热文《妖尊》小说完整版全文章节目录

评分:10分
  • 类型:仙侠小说
  • 热点:小说,阅读,全文
  • 扫一扫微信看全文→
  • 编辑:空空道长
  • 评语:精品热文《妖尊》小说完整版全文章节目录由微信公众号:禾木小说 免费提供!大修之世,人皆向往飞升。而我妖影随行,只为续命。然,人心似魔,天下皆毒,且处处是敌。目前全

    精品热文《妖尊》小说完整版全文章节目录由微信公众号:禾木小说 免费提供!大修之世,人皆向往飞升。而我妖影随行,只为续命。然,人心似魔,天下皆毒,且处处是敌。目前全文已出,欢迎点击(妖尊)全文免费阅读。

    =================================================
    《妖尊》小说已出全文
    阅读全文请搜索关注微信公众号:禾木小说
    回复小说名字或数字 244 即可继续阅读全文章节
    此处篇幅有限,以下是精彩章节试读。
    ==========================================
    琼皇鼎山脉横跨大陆,妖魔据巢,乃中州抵御南蛮入侵的一座天然屏障。此山妖气冲天,凡人自来不敢越界,因此琼皇鼎山脉也被世人称呼为“琼皇妖山”。——山脉以南是南疆部州,向有“烝鲜族”和“颜羽族”两大宗族部落。
     
    两族同祖,都驻有寄灵仙堂镇守部族。
     
    时至夏末,暑气正盛,热得令人窒息。
     
    烝鲜族月牙城,宗族祠堂却是阴风阵阵,透着凉气。
     
    祠堂里摆满灵位牌子,且还关着一个十四五岁少年。
     
    这少年叫作谢宫宝,是寄灵仙堂的弟子。
     
    他模样好看,眼神有灵,却又是鬼丈夫。
     
    身处祠堂,他不害怕,稚嫩的脸上反而抹着一丝厌色。他发着呆,像是在思考着问题?也不知呆了多久,猛听“砰”响,有一块灵牌掉下地来。
     
    这灵牌落地,声响极脆,像恶鬼索命异常恐怖。
     
    谢宫宝吓了一跳,愕道:“是仙儿姐的灵位牌子!奇怪了,这没风没动的,它怎么自个儿掉了下来?莫非她……?”
     
    话到这儿,大抹冷汗,没再往下面说。

    这谢宫宝身世不好,是个孤儿。
     
    他出生时,父母双亡,自己也让琥珀雪狐叼走。
     
    之后光着屁股陪狐狸睡了三年,最后让寄灵仙师关山岳救回,并且收做弟子。——当时,关山岳勘察他的灵力,发现他体内寄有异灵,打那时起便怀疑谢宫宝可能狐灵入体,难以根除。
     
    可没找到根除之法,关山岳忽然失踪了。
     
    从那时,谢宫宝便和师兄雍牧相依为命。
     
    等到稍大一些,族中又发生了一件大事。
     
    前族长颜梵带队贩运晶魄翻越妖山去往中州,途中不幸遭遇群妖袭击,当时遇难的人员当中还有一个是族长刚满15岁的千金颜仙儿。——这一老一少死后,族长之职便由颜梵之妻聂小乔继承。
     
    这聂小乔死了丈夫和女儿,跑来仙堂问罪。
     
    说雍牧和谢宫宝不能保民授民,令人鞭打。
     
    打完之后,仍不解气,说要给女儿找个守灵的丈夫,逼谢宫宝跟颜仙儿的灵位拜堂成亲。自此,谢宫宝入赘颜家,做了颜仙儿的鬼丈夫,这一做就做了两年。
     
    期间受尽毒打,受尽虐待。
     
    ……
     
    ……
     
    此时,颜仙儿的灵牌掉落,甚是可疑。
     
    但谢宫宝不愿多想,捡起灵牌摆好。
     
    然后问:“仙儿姐,你在怪我么?
     
    他想,若是仙儿姐有灵,必会怪他。
     
    这些年,他跟师兄雍牧在族中地位还不如一个普通族人。
     
    受族长聂小乔冷落多年,他们也受够了,就想离家出逃。
     
    师兄雍牧又馋又懒的性子在族中是出了名的,也不知道他打从哪里听说中州地大物博,做乞丐都能置家置业,他懒人有懒人的想法,心里渴望着带师弟到中州做乞丐去。——可是,策划上路每次都被抓回,被抓之后,族长也不为难雍牧,只拿谢宫宝出气。
     
    今天逃跑是第五回了,依然没有成功出逃。
     
    假如成功,颜仙儿就孤单了,她岂能不恼。
     
    过了一会儿,天色黑了,屋外传来脚步声。
     
    谢宫宝眼神里闪过一丝倔犟。
     
    犹豫一下,笔直的跪了下来。
     
    这时脚声忽止,“咯”声门开。
     
    族长聂小乔提着灯笼推门进来。
     
    她插好灯笼,凄凉的看着堂上历代族长和仙师的灵位。别看她生女17载,实际年岁才三十有二,正值风韵当道,加上素衣裹身不做贵妇打扮,更显不俗。也正因为两年前亡夫亡女,她平时总那么冷峻忧伤,极少露笑。
     
    看了一会儿,把目转向谢宫宝。
     
    也不说话,从后腰拔出鞭子“啪啪啪……”抽在谢宫宝背上。她鞭鞭见肉,竟是一鞭也没落空,连抽了十七鞭子方才收手:“去年我打你十六下,今年多打一下,你可有领悟?”
     
    谢宫宝极是坚毅,挨了十七鞭子却连哼也没哼一声。
     
    看着颜仙儿的牌位,他岂能无悟:“仙儿姐今年多长一岁,所以你就多打一下。”
     
    聂小乔道:“没错,我要让你时时记得仙儿是怎么死的。当年你师傅把‘镜月回光术’传授给你,你就应该加倍修练,续上仙根,结果你一事无成!想想你师傅,十岁续上仙根,十一岁就能亲自带队翻越妖山了,而你......!不管怎么说,仙儿死都因你修练不勤造成。这两年你随雍牧一而再再而三的逃跑,可见你一点悔过之心都没有,你这一出一出的实在让人寒心。”
     
    谢宫宝听到这些话,竟是一阵伤感。
     
    回品话意,他愧疚起来:“仙儿姐的死,我也不想。”
     
    聂小乔似乎话尽,走到门边,回头又道:“不要把我的话当做耳旁风,两年前我就跟你说过,要么老老实实的做个守灵的鬼丈夫,要么勤勤恳恳修练做回一任仙师,两种选择你自己把握。还有,今晚你别睡了,就留在祠堂好好反省,跪也好练也罢,都随你自己心意。”
     
    聂小乔带门走后,又悄悄折返回来,趴在门窗偷瞧。
     
    看见谢宫宝盘腿结印,她才又满意点头,静静离开。
     
    ……
     
    ……
     
    其实谢宫宝向不懒惰,他何尝不想好好修炼。
     
    他烝鲜族为修灵一脉,修炼的是《寄灵法诀》。
     
    此诀有三,乃冥体魂光术、炼魂术、镜月回光术。
     
    前面二术是口传功法,只要是本族族人都可修练。
     
    但镜月回光术却是仙根,只能魂灵意授,自古只传一人。
     
    谢宫宝仙根注体,有缘攀附仙道,他当然比谁都渴望早些开窍。可惜他每次练来的魂力一天之间就会莫名其妙的消失大半。 这么多年,他都在白费功夫,怎么练也练不好。
     
    此时,盘膝入定,半修半睡坐到半夜。
     
    潜意识里朦朦胧胧的看到一缕倩影。
     
    那是个白衣仙子,看不太清,但能感觉到有些熟悉。
     
    那仙子冲他发笑,他心里一喜,喊:“是仙儿姐吗?”
     
    喊着喊着,猛然惊醒,抬头瞥看堂上灵牌。
     
    只见颜仙儿的灵位又“啪”声掉下。
     
    谢宫宝惊了一跳,起身捡起灵位摆好,心想:“这段时间为什么老梦见她?难道她的魂体还活着?”想到这儿,瞪大眼珠看着灵位,说道:“真是这样吗?”
    =================================================
    《妖尊》小说已出全文
    阅读全文请搜索关注微信公众号:禾木小说
    回复小说名字或数字 244 即可继续阅读全文章节
    此处篇幅有限,以下是精彩章节试读。
    ==========================================
    第二章 大爆发
    想得正投入,忽然听到屋顶瓦片脆响。
     
    谢宫宝怔了一下,举头轻喝:“是谁!”
     
    喝声未泯,一个胖乎乎的蒙面人闯进门来。
     
    谢宫宝还没反应过来,手腕便遭来人扣住。
     
    那黑衣蒙面人轻喝:“不想死就别让人!”
     
    谢宫宝挣扎不脱,咬牙怒问:“你是什么人!想干什么!”
     
    那蒙面人道:“听说你是寄灵仙堂的弟子,又做了这家的姑爷,看来身份地位很高啊,那么家里什么地方藏了宝贝,相信你是知道的喏。跟我说说,五彩灵蛋藏哪儿了?说出来,我就不杀你。”
     
    原来是个窃贼,谢宫宝心知不妙。
     
    急忙口念 “冥体魂光术”,没反应。
     
    接着又念,这回从头上冒起一撮小绿火。
     
    谢宫宝担心那火苗要灭,滑稽的朝上吹气。
     
    可是吹着吹着,那火苗还是无耻的熄灭了。

    那蒙面人看着好笑:“小子,你很会搞笑嘛。”
     
    谢宫宝最恨别人嘲笑他的修为,怒及之下,挥拳便打。
     
    “臭小子,找死!”蒙面人侧身避开,打了他一掌。——谢宫宝背心中掌,当即摔倒,呕起血来。——蒙面人随即又一把将他提起:“我没有多少耐心,告诉我五彩灵蛋藏哪儿了?你若不说,我先杀你,然后再屠你全族!”
     
    谢宫宝受伤颇重,没有力气挣扎。
     
    索性闭眼,犟道:“要杀便杀,啰嗦什么!”
     
    他不是不想活了,只是今晚招贼无疑又是一场祸事,两年前因颜仙儿之死而获罪,其罪尚未还清,如今又来一祸,他讨厌祸事发生之后的种种问罪,与其这样戴罪苟活,还不如现在就死,起码免去了族长、族人寒心般的问责。
     
    ……
     
    ……
     
    “什么人敢在我这儿撒野!”
     
    就在这时,聂小乔突然闯进祠堂,探手直取蒙面人双眼。
     
    那蒙面人冷哼一声,稍稍偏头,巧妙躲开。
     
    他躲是躲开了,但谢宫宝却被聂小乔夺走。
     
    原来,聂小乔攻击蒙面人双眼只是虚晃的一招,她真正的意图是想给蒙面人造成短暂的致盲,以此达到营救谢宫宝的目的。——她救下谢宫宝,立时窜出门去,跳上屋顶喊话:“宗卒何在!”——她这一喊,街外的宗卒举着火把迅速赶来,附近的族人也都纷纷聚来支应着。
     
    那蒙面人追上屋顶,怒喝:“你当我怕你喊么,就算让你喊来千人我又何惧!”
     
    这时,宗卒们纷纷上屋,架起魂盾护着聂小乔。
     
    聂小乔玉手一挥:“把这狗贼给我剁成肉酱!”
     
    宗卒们齐声应是,举起兵刃砍将上去。
     
    那蒙面人哼哼冷笑,杵在原地一动不动,眼看众人合围过来,他微秒之间拍出十数掌,只听啪啪啪……,顿时有十多名宗卒魂盾破灭,被打下屋去,死的死伤的伤。——余下宗卒见状,愤恨之意加剧,攻击势头不减反增,但都一一被蒙面人双掌击飞。
     
    聂小乔脸上泛起一丝惧意,失声道:
     
    “难道是混元真气!”
     
    这世上修仙向有修气、修灵两种。
     
    南疆专注修灵,中州一脉则专修气。
     
    自古两脉互不侵犯,很少发生冲突。
     
    眼下这蒙面人摆明就是中州修气一脉,而且修为奇高。
     
    要知道修练达到混元真气的当世也只十人左右,而蒙面人便是其中之一,其修为可见一斑了。——聂小乔极为愤恨,这蒙面人必是因关山岳失踪,才这么无所忌惮,简直欺人太甚!她搁下谢宫宝,纵身上前也加入战团:“狗贼!枉你是混元上仙,却毫无善心一味挑事,我烝鲜族就是拼尽最后一人,也不屈服!”
     
    她是一族之长,修为仅次于寄灵仙师关山岳,如今仙师不在,值此紧要关头,她不得不亲自应战。可是,即使她加入战团,也难以扭转局面,一个不慎中了一掌。
     
    ……
     
    ……
     
    谢宫宝躺在远处看着,眼眶尽是泪水。
     
    这场屋顶的大战刺激着他的每一根神经。
     
    以前他不理解颜仙儿的死与他何干,现在看见族人一个个被击杀,族长也身中一掌,他忽然明白护民授民的责任有多么重要。一直以来他对族人都有抱怨,此时看见他们身处危境,便回想起以往与族人的点点滴滴,其实族人对他的关心一点也不曾减少,他们只是寒心太久了。
     
    看着看着,谢宫宝自责愧疚越发强烈。
     
    他忍着伤疼,摇摇晃晃爬起,怒瞪着蒙面人,嘴里含恨:“我不允许!绝不允许你杀我族人!绝不允许……!”一边临近崩溃的念着,一边踏着残重的步子艰难的往蒙面人走去。
     
    他心胸起伏剧烈,两只眼睛迸射红光。
     
    也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力气,突然大喝:
     
    “老贼!你给我住手——!”
     
    这声喊话大如雷响,直破苍穹。
     
    屋下屋顶所有人都是一震,不自觉的停下手齐齐朝谢宫宝望来。月光映照下,他们看见谢宫宝在屋顶一角走着,如饿狼顾食一般盯着蒙面人,那眼神诡异得令人不寒而栗。——烝鲜族人面面相觑,他们从来没有见过谢宫宝动过杀气,此时得见,都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没等众人回味过来,只见谢宫宝倏地跳上半空。
     
    他的身影烙在月亮轮廓之上,就像个夜游杀神。
     
    突然,身子下沉,出掌朝蒙面人拍落下来。
     
    “不知死活的东西,你是自寻死路!”那蒙面人没把他放在眼里,不屑一顾的随手那么一应。——两掌相交,只听嘭声,气浪翻滚,把屋顶上的宗卒吹得东倒西歪。——与此同时,蒙面人在强劲的掌力拍击下,哎哟一声,踩穿屋顶掉了下去;他反应快,扣住窟窿口子使劲的往上蹭。
     
    可惜他轻敌在先,此时处处被动。
     
    他往上一蹭,谢宫宝又是三记重拳打来。
     
    只听砰砰砰三声响,打得他头晕脑胀。
     
    虽说蒙面人狼狈之极,但毕竟修为极高,这一蹭还是让他蹭上了屋顶。他摸了摸巨疼无比的脑袋,带着满目的怒火和疑问盯着谢宫宝:“臭小子,扮猪吃老虎么!”
     
    谢宫宝眼射红光,龇牙凶道:
     
    “杀我族人,你得偿命!”
     
    话未落,欺身上前,一通乱打。
     
    此刻,他从灵魂深处涌来一股强大的力量。
     
    这股力量越来越强,强到他只想嗜血杀人。
     
    他好像有些失控,有些亢奋,也有些阴沉。
     
    蒙面人哈哈大笑,笑去满脸的狼狈,手上聚足十成真气接招,企图一招制敌。哪料谢宫宝的魂力突然暴涨,那绿光魂力在他周身上下结成一个似人似狐的形状,其力量竟然可以与蒙面人相抗衡了。——蒙面人皱了皱眉,他发现谢宫宝的魂力似乎已经达到仙师级别,而且只攻不守,像头失了理智的猛兽,完全是在拼命。
     
    他蒙面而来,以免暴露身份,不敢使用本家功法。
     
    面对谢宫宝的玩命进攻,他只能回招防守。
     
    防了十数招,眼神一泄,更有撤退之念了。
     
    ……
     
    ……
     
    聂小乔等一干宗卒插不上手,一个个都跳下屋去。
     
    街上的族人越聚越多,大家都望着屋顶的打斗。
     
    每个人的心都提到嗓子眼上,张嘴难以置信:
     
    “这是小宝吗?他……他怎么忽然之间……?”
     
    “怎么不是小宝,天天见他,你还会认错。”
     
    “我以为他这辈子没出息了,没想到……!”
     
    “盼了这些年,总算看到希望了,呜呜~~。”
     
    “……。”
     
    众族人七嘴八舌,情形激动,更有人激动的哭了。
     
    仙堂后继有人,仙根得续,总能不让人喜极而泣。
     
    聂小乔也好高兴,同时也百思不得其解。她知道谢宫宝是一块糊不上墙壁的泥巴,几乎修练不出魂力,可为什么忽然之间变强了?——要知道,修练是日积月累而成,不可能一蹴而就,这究竟是怎么回事?聂小乔怎么想也想不通透,不过谢宫宝的蜕变是事实,她比任何人都要高兴。
     
    ……
     
    ……
     
    这时,屋顶上的打斗已接近尾声。
     
    “寄灵仙堂果然名不虚传,好,算你有点本事,我不跟你打了。”蒙面人见讨不到好,不愿多做纠缠,往后跃开,跳去巷口。——谢宫宝如魔袭身,不知进退,疾追上去:“杀了人就想跑,没这么容易!”
     
    两人对过一掌,飘步闪去城东树林。
     
    追时,谢宫宝隐约听着聂小乔喊:“宫宝,穷寇莫追,放他走!”
     
    可是他脑子充血,一心杀人,根本听不进话。
     
    然而就在他追进城东树林的刹那间,被飞来的一颗石子射中膝盖,踉踉跄跄绊倒在地,等他爬起来想再追赶,那蒙面人却已消失不见。——蒙面人虽然跑了,可他的杀心仍然充斥着每一根神经,猛一瞥眼,看见好多人举着火把奔进林子,他认不得人了,猴急似的扑过去想要大开杀戒。
     
    但就在这时,有人在他耳边喊:“小宝,你清醒一点!”
     
    谢宫宝猛地转头,面露凶狠狰狞的看着那人。
     
    他眼睛一团模糊,看不清楚,拼命的晃了晃头,只见眼前是一个白衣素身,纤尘不染的仙子,这仙子微微张开唇瓣冲他笑了笑。谢宫宝心里一喜,杀气瞬间隐灭,失声道:“仙儿姐,你……你果然没死!”——说完这话,眼前一黑昏了过去。
     
    ……
     
    ……
     
    林外崖边站着一个青袍儒士和一个绿衫少女。
     
    那少女看见谢宫宝昏倒,脸上担忧,疑惑不解的问那青袍士:“叔叔,那蒙面人来这里作恶,你不帮忙也就是了,怎么还拿石子打他?”
     
    青袍士正色道:“你懂什么,拿石子打他,是想救他。”
     
    那少女远远瞄着谢宫宝,又问:“那他不会有事吧?”
     
    青袍士高深莫测笑了笑:“或许他会来壁龙潭小住几天,别看了,跟叔叔回山吧。
    =================================================
    《妖尊》小说已出全文
    阅读全文请搜索关注微信公众号:禾木小说
    回复小说名字或数字 244 即可继续阅读全文章节
    此处篇幅有限,以下是精彩章节试读。
    ==========================================
    第三章 国民岳母
    次日天亮,谢宫宝朦朦胧胧醒来。
     
    感觉乏力,体内且伴着阵阵绞疼。
     
    他依稀记得昨晚跟蒙面人打斗过,只觉畅快淋漓一扫多年郁闷。至于后面发生的事他没有一点印象,他不知道自己何以魂力暴涨?更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晕倒的,整件事回想起来就像是做的一场梦。
     
    此刻半梦半醒,闻到淡淡的体香,一时心旷神怡。
     
    他感觉被人搂着,头枕着什么东西,好软好舒服。
     
    不觉青春萌动,潜意识的伸手乱摸。
     
    猛地睁眼,蚊帐之内竟是两人卧床。
     
    他惊讶的发现搂着自己的是丈母娘聂小乔,只见她背靠床头,闭着眼睛轻咬嘴唇,轻轻的呻吟着,脸上酡红酡红的,美到了极点。看清楚状况,谢宫宝吓了一大跳,心道:“惨了惨了!我刚才做什么!”赶紧起身,可是身子一动,立感巨疼难当,失声惨叫:“哎哟!”
     
    聂小乔闻声睁眼,一动不动的盯着谢宫宝看。
     
    这双眼睛朦胧艳美,带着两分激情三分慈爱:
     
    “你受了内伤,乖乖的躺着不要乱动。”

    谢宫宝见她温声温气的没有动怒,心呼:
     
    “幸好她睡着了,刚才的事她不知道。”
     
    饶是如此,他也不敢睡在丈母娘的守寡闺房里。因为聂小乔从来没有对他这么温柔过,搂他睡觉更是破天荒的第一次,此时聂小乔的态度转变对谢宫宝来说,很不适应,甚至有些害怕。——他挣扎着坐起来,小心谨慎的说道:“睡了一觉好多了,我不应该在这儿,我回房了。”
     
    聂小乔见他坐着痛苦,赶紧又搀他睡好:
     
    “啰嗦什么,为娘的照顾你不应该么。”
     
    谢宫宝以为意识不清,听错了:
     
    “娘?什么娘?”
     
    聂小乔脸上隐现羞色,穿好鞋子下床,回转头来脸色又是一沉,做起一贯的冷峻样儿:“你跟仙儿拜堂成亲已经有两年了,这两年你守灵守的好,还算是个合格的夫君,看在这个份上,以后你就管我叫娘吧。”
     
    谢宫宝把眼一闭,偏过头去,不知应该怎么应答?
     
    他孤苦伶仃惯了,一时间让他认个娘确实难了。
     
    不过,聂小乔态度上的转变,也让他很是感动。
     
    至少昨晚受伤,她搂了自己一夜,这份慈性是谢宫宝从来都没有感受过的,温馨的让人不得不感动。可是刚才乱摸一通,无形当中给自己设下一睹心里障碍,加上从小到大没有叫过一声“爹娘”,现在大了,就更叫不出口了:“还是叫族长吧,习……习惯了。”
     
    聂小乔没有说话,开门去了。
     
    接下来两天,她没再回闺房。
     
    这两天,谢宫宝躺在床上养伤,吃喝拉撒由丫鬟伺候。到第三天,他力气恢复了不少,体内淤伤也明显好转,下午还下床走了四五圈,可是到了晚上突然砸东西打人,失控发起疯来。
     
    ……
     
    ……
     
    聂小乔闻讯赶来,闺房却已让谢宫宝砸得稀烂了。
     
    看见谢宫宝两眼迸射红光,理智全失,暗呼不妙。
     
    冲进房间,使了最大的力气把他按倒在床。
     
    过了一会儿,谢宫宝不闹了,却又全身打颤,好像很冷,虚脱的一点力气也没有了。聂小乔赶紧探脉,惊讶的发现谢宫宝的魂力散得好快,显现魂飞湮灭之象。——聂小乔大惊失色,心道:“不可能,我烝鲜族的魂体与旁人不同,好端端的怎么会……?难道,难道是妖狐之灵!”
     
    心语方落,探脉之手被一股怪异之力弹开。
     
    聂小乔怔了一下,又下手把脉,不禁失声:
     
    “啊!吞魂夺体,果然是狐灵作祟!”
     
    看来昨晚谢宫宝大战蒙面人是狐灵之故。
     
    此妖蛰伏多年,犹如狐影,不声不响的让人不察。
     
    这时苏醒竟如脱兔,怪力层出,令人又好不惊恐。
     
    聂小乔不懂这狐灵为何物,但关山岳失踪前曾留书告诫,若谢宫宝遭狐灵吞魂脱体,当立即毙之以绝后患。——想到关山岳失踪前的告诫,聂小乔就禁不住的心里生恨,极度排斥。
     
    关山岳啊关山岳,你自己做下糊涂事,凭什么要我替你善后!
     
    既知宫宝后续之事,你为什么还要意授于他?
     
    断我仙根,毁我族业,你简直可恶之极!
     
    她愤恨已极,不打算理会关山岳的告诫。
     
    再说,她养育谢宫宝两年,虽婿如子,怎舍得痛下杀手。
     
    就算舍得,“镜月回光术”还在谢宫宝魂识之内尚未开窍,杀了岂不等于自毁仙根。要知道此术之重,与族群兴衰息息相关,且不说修灵一脉的地位需要“镜月回光术”的维系,单说族业就更离不开“镜月回光术”了。
     
    ……
     
    ……
     
    床上,谢宫宝哆嗦着,半昏半醒问着:
     
    “族长,我……我是不是快死了?”
     
    “别瞎说,哪有这么容易死。”
     
    “那你为……为什么哭了?”
     
    聂小乔偏过头去,把泪擦掉:“又瞎说,我哪有哭,你忍着点,我这就带你去壁龙潭治病去。”说罢,伸指封住谢宫宝周身大穴,而后连人带被子卷出屋去。到屋外,点齐十名族卒,再让家仆备好一顶竹轿抬着谢宫宝就这么匆匆出城了。
     
    她很清楚,谢宫宝现在的情况并非不能医治。
     
    早就听说中州一脉可以真气封灵,或可一试。
     
    她知道壁龙潭住着一位隐士高人,这隐士初现是六年前,那日他曾登临仙堂与关山岳说道,说来也怪,此人见到宫宝,一眼就看出他体内异样,临走时还曾留有一话,说宫宝将来若有异变,可到壁龙潭找他。——此后,这隐士便再也没有踏足仙堂,但他每隔半年都会下山采购晶魄和生活所需。
     
    基于此点,聂小乔断定此人还在壁龙潭无疑。
     
    ……
     
    ……
     
    壁龙潭在琼皇妖山绝顶。
     
    从月牙城出发,需经五十里坡林,五十里泉壑,再爬五十里黑岩陡壁。翻过山顶,在大山背面的雪线秘处有一泉沟,融化的雪水顺着这道沟缓缓流进天坑巨洞的深潭之中,此潭便是壁龙潭。
     
    聂小乔一行深夜出发,次日午时方才抵达。
     
    途中,谢宫宝好几次晕死,命悬一线。
     
    聂小乔不惜耗费自身魂力帮他续着命。
     
    到壁龙潭时,她的魂力也已近枯竭。
     
    这壁龙潭阔约三十丈,深约二十丈,庞大无比。好在坑洞里生长着许多树蔓古藤,一行人抓住古藤滑落下去,倒也不难。洞内水滴声如琴瑟和鸣,煞是好听。——瞥眼游望,潭底雾气迷绕,隐隐约约瞧得见潭水中央有灯光飘闪。
     
    聂小乔朝光亮处喊话:“有人吗?”
     
    喊声未落,从雾里驶出一条船来。
     
    撑船的是个十三四岁的绿衫少女。
     
    聂小乔大喜,朝她挥手打招呼:“姑娘,能载我们一程吗?”
     
    那绿衫少女把船划到岸边,踮起脚尖看了看半死不活的谢宫宝,而后堵在船头不让人上,朝聂小乔道:“我家叔叔知道来人了,让我过来接你们,只是你们人也太多了,我的船载不下。”
     
    聂小乔令两名族卒抬起竹轿,来到船边:
     
    “就载我们几个,其余的不用姑娘管。”
     
    “那好,你们上船吧。”
     
    那绿衫少女招呼聂小乔上船,然后撑离水岸,冲进雾区,在湖心岛屿靠岸下船。绿衫少女在前引路,穿过一片矮树林,来到一间竹屋门前。正要踏着石阶进屋,门内传来说话声:
     
    “族长大驾光临,有失远迎,恕罪恕罪。”
     
    声未落,从屋里头迎出一个中年青袍儒士。
     
    此人高高瘦瘦,灰发短须,鹰眉神目。
     
    总之,身姿若仙,五官雄俊。
    =================================================
    《妖尊》小说已出全文
    阅读全文请搜索关注微信公众号:禾木小说
    回复小说名字或数字 244 即可继续阅读全文章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