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离小说完整版全文,登峰造极无上仙尊全文无删减全文阅读

评分:10分
  • 类型:仙侠小说
  • 热点:小说,阅读,全文
  • 看全文→
  • 编辑:空空道长
  • 评语:精品热文《登峰造极无上仙尊》小说完整版由微信公众号:禾木小说 免费提供,不登巅峰,何以造极?无上仙尊重临都市,御白衣,踏歌行,弹指遮天!江山如画,琴瑟无暇,又怎及

    精品热文

    =
    周离站在一块平缓的礁石上,眯着眼睛,看着傍晚幽深而又澎湃的大海。
     
    不远处,就是黄海市最著名的景点----廊桥。
     
    已经是初秋天气,风已经很凉。
     
    傍晚的海风已经褪去了午后的燥热,吹在人的脸上、身上,其实并不是太友好,又湿又咸又冷。
     
    但这丝毫挡不住周围游客们热烈的兴奋。
     
    他们纷纷在廊桥边嬉笑、欢呼,喂食海鸥,与落日下壮美的廊桥合影,生机勃勃。
     
    却也将礁石上高高瘦瘦的少年,映衬的更加孤寂。
     
    就仿若~,他是一片即将被海风抚起的单薄纸片……
     
    “呵呵。廊桥。廊桥遗梦啊!”
     
    周离清秀稚嫩的小脸上,忽然露出一丝远超越他年龄的漠然冷笑!
     
    “我离火仙尊没有陨落在天劫中,竟重生回魂牵梦萦的地球少年时代!哈……”
     
    周离已经在这块礁石上站了大半下午。
     
    周离的无上法宝、已经融入他血脉的轮回镜已经不见了踪迹。
     
    他澎湃的足以毁灭星辰的法力,也消散无踪。
     
    以周离离火仙尊横踏虚空、脚踩万族、万战万胜的强悍阅历,他已经完全确定,这绝不是心魔!
     
    哪怕心魔再强大,也不可能剥夺他渡劫期老怪整整十个甲子的苦修!
     
    幻境与真实,终究有细微的区别!
     
    他彻彻底底回到了地球的少年时代!
     
    此时,周离真想仰天长啸,放声大笑,将自己积攒了足有十甲子的畅快、郁结、苦痛,一次性全部发泄出来!
     
    但周离却并不能这么做……
     
    身为黄海市的门面工程,廊桥的安保措施,那可是相当到位的。

    周离在这礁石上站了一下午,虽是偏僻,但已经有不少‘火眼金睛’的巡守大爷大妈,盯上了他。
     
    就在周离旁边几步外,有两个戴着红袖标的大爷大妈,看似是在聊天,实则是在严厉防备他,绝不能让他在廊桥‘跳海’。
     
    不过,周离此时非但不讨厌这些大爷大妈,反倒是对他们充满了亲近之感。
     
    蹒跚学步。
     
    牙牙学语。
     
    没有人知道,十个甲子~,究竟有多漫长!
     
    更没有人知道,年少时的回忆,哪怕青涩,甚至苦闷,却有多么的珍贵!
     
    “呵呵。”
     
    “我离火仙尊,一生历经万战,未尝一败!被公认为修真大世界六百年来的第一天才!”
     
    “可……谁又知,我离火仙尊在少年时,竟是懦弱、内向,甚至是自卑至极的无能废柴?若不是恩师酒道人路过地球……”
     
    “也好,也好啊!”
     
    “前世,我虽有万古神帝李未炎的
    =
    又名聚灵草,因其叶由内而外,分成八片,就像是八朵花瓣一样,因此而得名。
     
    八瓣草性居阴阳之间,有天生聚灵的作用,却极为善于隐匿,形就若最普通的苦菜一般,很难被人察觉。
     
    也正是因为其这个特性,不论是修魔、修法、修仙,亦或是其他诸修,都极为喜欢这宝贝。
     
    尤其是对于初尝仙道的初学者而言,没有什么,比八瓣草的灵气,更为适合筑基了!
     
    在修真大世界,八瓣草的确不算什么,但在此时灵气如此稀薄的地球,这颗八瓣草,简直是堪比万金的宝贝!
     
    “呵呵。竟然是八瓣草!”
     
    “果真应了那句老话,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啊。”
     
    “有这颗八瓣草在,我稳稳筑基,踏入练气境第二个小境界开元境,可就有余了不少!”
     
    “不过,这颗八瓣草此时还在幼苗期,至少还需半年,才可成熟!这也正好!我可设立法阵,将八瓣草的聚灵作用发挥至最大,让其成长的更饱满。前世我便太急,正好利用这段时间,把基石夯的更稳妥些,之后,将每个境界都修至大圆满!”
     
    但周离正准备布置法阵,将这颗八瓣草,好好保护起来,却忽然发现,他此时还是小弱鸡一枚……
     
    好在这八瓣草生长之地,已经是这海边公园最深处的生僻之地,夜间的海风又湿又冷,便是艺高人胆大的小情侣们,也绝不会选择这种地方。
     
    周离并不担心会被人打扰。
     
    “恩师在上,炎帝在上,借你们神光拂照,小徒就却之不恭了!”

    片刻,周离恭敬对天空中他最尊敬的两位恩师拜了拜,小心在八瓣草边盘膝而坐,精心修炼起来。
     
    周离仔细思量,从他万种法门中选择的筑基法门,是万古神帝李未炎
    =
    周离本欲直接挂断电话,但片刻,冷冷笑了笑道:“好!表姐!我马上下去!”
     
    ………
     
    俞家虽对母亲无情无义,但毕竟,是他们抚养了母亲长大成人!
     
    加之,此时还未事发,母亲依然在极力讨好着她的哥哥们,想凭借她自己的实力和努力,融入家族,也让周离,可以加到一层光环。
     
    可母亲并不知道,人性这东西,只有更丑恶,没有最丑恶!
     
    不过,俞家的无情、贪婪,仿似蛆虫,那是他们的事情。
     
    他周离身为母亲的独子,自然不能在这种场合,抹了母亲的面子,让母亲在大义上过不去。
     
    只是,对于母亲所说的鸡血石和杨慎的真迹,周离却看也没有看一眼的兴致了!
     
    “肉包子喂狗而已!”
     
    “俞家,你们欠我妈的东西,我很快就为我妈讨回来!”
     
    …………
     
    五分钟后,周离来到楼下,转瞬便找到了视觉的焦点!
     
    周末略显空荡的停车位上,一辆红的刺眼的兰博基尼埃文塔多,也就是传说中的‘大牛’,就像是无上的王者一般,鹤立鸡群!

    在黄海这种发达的二线城市,哪怕稀有的超跑,其实也并不算稀罕物。
     
    真正吸引人眼球的。
     
    是大牛旁边,一个一身火红色连体短裙,被海风抚起的黑色长发舒展飘洒,戴着一副耀眼的棕色墨镜,身姿还有些稚嫩、却已经极为妖娆,正高傲的抱着手臂、看向不远处辽阔大海的美女!
     
    初秋正午还稍显刺目的阳光下。
     
    火红的跑车,火红的短裙,乌黑的飘逸长发,胜雪的妖娆身姿,简直就仿若横空出世的女神!
     
    让凡夫俗子甚至都不敢生出觊觎之心!
     
    但周围路过的‘群众’,却都像是行注目礼一般,根本无法从她的身上挪开目光。
     
    “表姐,让你久等了。”
     
    周离提着礼物,快步迎上去,与俞北瑶保持着一米多些的距离,淡淡笑了笑,看向他这个并没有任何血缘关系的表姐。
     
    “周离,你昨天干嘛去了?为什么不去学校上……”
     
    俞北瑶后面的‘课’字还没说出来,忽然发现,眼前的周离~,似乎跟以前有些……有些不一样了。
     
    但究竟是哪里不一样,俞北瑶一时也找不出来。
     
    仿若周离一下子给了她某种说不出的压力。
     
    俞北瑶的语气不自然的微微柔和下来一些:“周离,你昨天没上课,班主任王老师找我了。如果你再敢逃课,我就给小姑姑打电话!”
     
    说到最后,俞北瑶还是下意识的威胁了周离一句。
     
    周离淡淡一笑:“表姐,以后不会了。我如果有事出去,一定会先给王老师请假!”
     
    说着,周离飘逸的随手打开了副驾车门,提着礼物,轻松自然的坐到了大牛里面。
     
    “你……”
     
    俞北瑶还想说些什么,忽然想起来,这个她最为熟悉的不成器的男孩子身上,竟没有了以往对她那种简直痴迷般的迷恋……
     
    俞北瑶心中一时也不知道是什么滋味。
     
    原本,在周离的世界,她就是周离的一切,比生命还重要,现在却……
     
    但转瞬,俞北瑶娇俏的红唇边便露出了一丝微微笑意。
     
    “周离,就凭你,还想跟姐玩深沉?”
     
    俞北瑶气场十足的上了车子,一脚大力油门,红色的大牛仿似咆哮的野兽,喷薄着狂暴的声浪,绝尘而去。
     
    …………
     
    并不宽敞的车子内,俞北瑶一边开车,一边偷偷的打量着身边这最熟悉的少年。
     
    命运使然。
     
    俞北瑶与周离的关系错综复杂。
     
    她对周离并没有几分男女之爱,却被命运强行将两人安排到一起。
     
    俞北瑶平日里大部分花销,吃穿用度,包括这辆拉风的兰博基尼大牛,皆是周离的母亲俞溪来提供。
     
    俞北瑶原本自信、对周离有足够的掌控力~,但此时……
     
    车内,少女清幽的体香怡人。
     
    可周离依然对其主人不怎么感冒,淡淡的看着窗外的景色。
     
    俞北瑶忽然发现,她这原本小菜鸡一样的‘表弟’,脸孔上,竟多了一丝无法用言语形容的刚毅线条……
     
    说起来,这也是命运的造化。
     
    俞北瑶与周离,同年同月同日生,她只比周离先来到这个世界一个多小时。
     
    俞溪并不是俞家的亲生女儿,周离与俞北瑶和俞家之间,没有任何的血缘关系。
     
    周离之所以会来黄海上学,而不是离老家荒城更近的省城,俞北瑶就是其中最核心的原因。
     
    母亲想撮合俞北瑶和周离!
     
    用‘曲线救国’的方式,让他们周家一家人,真正融入俞家……
     
    周离的三舅俞秋原,在表面上好像是牛~逼哄哄,但实际上,他今年已经四十有五,却不过只是黄海市副市长,还没有进常委。
     
    而且~,他是俞家嫡子,这还是在耗费了俞家不少能量的前提下。
     
    黄海虽是副省级城市,属于高配,但显赫的不过是一哥、二哥两人,一哥甚至是省内常委。
     
    但寻常的副市长,不过还是副地级而已。
     
    俞秋原在表面上看似风光,实则,不论级别还是含金量,都远不如周离的父亲周培安!
     
    而俞北瑶的生母、那位燕京王家的贵女因病早亡,此时俞北瑶名义上的母亲,是俞秋原后来在黄海任上的续弦。
     
    说白了,就是小老婆,仅比俞北瑶大了不到六岁,黄海市歌舞团的台柱子出身。
     
    她肯嫁给俞秋原这种‘槽老头子’,显然~,并不是非常单纯。
     
    俞家对俞秋原这事情,也是不太认可,老爷子在财力上对俞秋原的掣肘,也颇为狠厉。
     
    但对俞溪而言,不管怎样,她这三哥俞秋原,终究是俞家嫡子。
     
    更何况,‘罪不及妻女’!
     
    老爷子对俞秋原有看法,但对漂亮高傲的俞北瑶,还是极为欣赏和疼爱的。
     
    这就促成了一个畸形模式!
     
    ------俞溪视俞北瑶这‘伪公主’如女,几乎就等同于自幼丧母的俞北瑶的母亲角色。
     
    关于母亲俞溪的真正身份,包括与俞家之间的真正关系,周离后世甚至还特地返回地球调查过。
     
    可惜,那时,已是百年之后,沧海桑田若云烟。
     
    随着父亲母亲身亡,这就像是一个谜底,永远的沉淀在历史的尘埃里。
     
    周离甚至思量,恐怕母亲自己,也并不知道她身世中的曲折……
     
    脑海中的记忆仿似抽丝,虽然清晰,却又生疼无比。
     
    周离摇头笑了笑,看到前方就要转进大名鼎鼎的仙关疗养院别墅区。
     
    这时,车子忽然停下来。
     
    俞北瑶如玉般的俏脸上略显痛处,秀眉微蹙,宝石般的大眼睛极为幽怨的看着周离,雪白的贝齿紧咬红唇:“周离,我,我肚子有些痛……”
     
    近半小时的车程,周离竟未多看她一眼……
     
    俞北瑶心里忽然有一种莫名慌乱,不得已,只能换了一种方式…
     
    “嗯?”
     
    周离回身看向俞北瑶的眼睛。
     
    俞北瑶忽然发现,周离的眼睛里,平静清澈的简直有些可怕!
     
    仿似~,她不再是周离最喜欢、最深爱,为了得到她、甚至可以不惜所有的俞北瑶,而只是……一个寻常的不能再寻常的寻常女人。
     
    俞北瑶忽然有一种说不出的失落,执拗的高傲性子也一下子涌上来!
     
    她洁白如玉的小手忽然用力抓住了周离的大手,低声道:“周离,我,我肚子好痛,可能是…是要来大姨妈,好难受……”
     
    说着,俞北瑶的俏脸上,两片娇羞的红晕,止不住升腾起来,恍若坠入凡间的女神,我见犹怜。
     
    俞北瑶甚至自己也没有想到,她竟然能对周离说出这种话来……
     
    竟为了吸引他的关注,到了这个程度……
     
    但从被捧在手心的焦点一下子变为路人,俞北瑶又觉得她这选择没错。
     
    不过,俞北瑶很快便冷静下来,心中暗道:“周离,等下,你怎么跟我道歉,我都不会原谅你!”
     
    但周离渡劫期老怪的阅历,只看俞北瑶的眼睛,又怎可能不明白俞北瑶的小心思?
     
    片刻,淡淡笑道:“表姐,现在时候还早,也不着急。你先休息一会儿。”
     
    周离说完,又看向了窗外的景色。
     
    仿似,窗外早已经看过成千上万遍的景色,比她俞北瑶还要好看,比她俞北瑶还要重要!
     
    俞北瑶等了两三分钟,周离却依然没有任何动作,她抓着周离大手的小手也放不住了,娇声低低啐一口:“周离,我生气了!”
     
    说着,一脚油门,大牛轰鸣着暴躁的声浪,直冲向疗养院里面。
     
    周离摇头笑了笑,脸上表情却不可置否。
     
    他这个从小失去了母爱的‘表姐’,从来爱的,都只有她自己而已,何曾会爱别人?
     
    …………
     
    仙关疗养院别墅区。
     
    是黄海位置最好、‘仙气儿’最足、也是规制最高的别墅群。
     
    整片区域都属于军产。
     
    寻常人,哪怕是大富豪,有钱也买不到这里面的房子。因为他们不够资格!
     
    比之不远处的常委大院和海军大院,都要高出几个档次!
     
    俞秋原将家安在这里,其实已经超标。
     
    但俞秋原恐怕自己也知道,他在仕途上的余地,已经不大。又何如彻底放松的享受生活?
     
    他又没有儿子!
     
    俞家有他光芒万丈的大哥、二哥撑着,他又何苦庸人自扰?
     
    以他俞家嫡子的身份,等到退休时、再往前一步,安安稳稳养老,根本不费吹灰之力。
     
    俞北瑶将车子停在后院的车库,直接不再理周离,快步上了二楼。
     
    周离来到一楼客厅,正准备跟俞秋原打个招呼,交代一声,却发现俞秋原有客人,正在客厅与一个中年人相谈甚欢,却明显没有介绍自己的意思。
     
    周离也不理会,直接将礼物递给‘小三舅妈’,笑道:“三舅妈,我出去透透气。”
     
    小三舅妈打开鸡血石礼盒一看,漂亮的大眼睛登时一亮,忙笑着寒暄道:“小离,太阳这么大,出去干嘛?屋里喝杯茶,凉快一会嘛。”
     
    但其言语中,并没有三分真诚。
     
    前世,俞老三之所以急急对自己的遗产动手,这小三舅妈,恐怕也是不可推卸的诱因之一。
     
    周离淡淡笑道:“不了,三舅妈。今天海风不错,我想出去吹一吹。”
     
    小三舅妈见周离识趣,也不再劝,笑着将周离送到了门口,招呼周离一会儿来吃晚饭。
     
    周离走出别墅后院,直接走向了对面不远的海边小花园。
     
    他在来时已经发现,这仙关疗养院别墅区,不愧是黄海的地标龙头,其灵气,明显比一路走来的城中所有区域,都要浓厚。
     
    哪怕周离的据点廊桥公园,有八瓣草帮忙,灵气也仅仅是比这里浓郁一点点而已。
     
    周离又怎会浪费宝贵时间,在别墅里坐不讨人喜的冷板凳?
     
    小花园内,绿树荫荫,海风拂面,并未有太多热气。
     
    周离选了个最佳的地点,盘腿坐在了深处草丛里,精心修炼起来。
     
    此时,俞北瑶虽然上了楼,却一直在关注着周离。
     
    她正站在三楼的后露天露台上,静静看着草丛中周离‘故弄玄虚’的模糊身影。
     
    “哼。一天不见,倒真长进了!知道装深沉了!可这事情,哪有这么容易?周离,你还想逃出姐的手掌心?”
     
    俞北瑶轻啐一口,刚要回身,懒的再理会周离,却忽然发现,不远处,一个满头白发的蹒跚老头,正在一个一身白色运动装、扎着利索马尾的美女陪伴下,走向周离那边。
     
    这白发老头倒没什么,大院里到处都是,但这马尾美女,跟她俞北瑶相比,竟丝毫不落下风,甚至要更为英气不少。
     
    这让俞北瑶心中更为不愉,本来抬起来的脚步,又停了下来,继续看向不远处的小花园。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