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离小说完整版全文,登峰造极无上仙尊全文无删减全文阅读

评分:10分
  • 类型:仙侠小说
  • 热点:小说,阅读,全文
  • 扫一扫微信看全文→
  • 编辑:空空道长
  • 评语:精品热文《登峰造极无上仙尊》小说完整版由微信公众号:禾木小说 免费提供,不登巅峰,何以造极?无上仙尊重临都市,御白衣,踏歌行,弹指遮天!江山如画,琴瑟无暇,又怎及

    精品热文《登峰造极无上仙尊》小说完整版由微信公众号:禾木小说 免费提供,不登巅峰,何以造极?无上仙尊重临都市,御白衣,踏歌行,弹指遮天!江山如画,琴瑟无暇,又怎及你耳畔一语情话?目前全文已出,欢迎点击(登峰造极无上仙尊)全文免费阅读。

    =================================================
    《登峰造极无上仙尊》小说已出全文
    阅读全文请搜索关注微信公众号:禾木小说
    回复小说名字或数字 249 即可继续阅读全文章节
    此处篇幅有限,以下是精彩章节试读。
    =================================================
    周离站在一块平缓的礁石上,眯着眼睛,看着傍晚幽深而又澎湃的大海。
     
    不远处,就是黄海市最著名的景点----廊桥。
     
    已经是初秋天气,风已经很凉。
     
    傍晚的海风已经褪去了午后的燥热,吹在人的脸上、身上,其实并不是太友好,又湿又咸又冷。
     
    但这丝毫挡不住周围游客们热烈的兴奋。
     
    他们纷纷在廊桥边嬉笑、欢呼,喂食海鸥,与落日下壮美的廊桥合影,生机勃勃。
     
    却也将礁石上高高瘦瘦的少年,映衬的更加孤寂。
     
    就仿若~,他是一片即将被海风抚起的单薄纸片……
     
    “呵呵。廊桥。廊桥遗梦啊!”
     
    周离清秀稚嫩的小脸上,忽然露出一丝远超越他年龄的漠然冷笑!
     
    “我离火仙尊没有陨落在天劫中,竟重生回魂牵梦萦的地球少年时代!哈……”
     
    周离已经在这块礁石上站了大半下午。
     
    周离的无上法宝、已经融入他血脉的轮回镜已经不见了踪迹。
     
    他澎湃的足以毁灭星辰的法力,也消散无踪。
     
    以周离离火仙尊横踏虚空、脚踩万族、万战万胜的强悍阅历,他已经完全确定,这绝不是心魔!
     
    哪怕心魔再强大,也不可能剥夺他渡劫期老怪整整十个甲子的苦修!
     
    幻境与真实,终究有细微的区别!
     
    他彻彻底底回到了地球的少年时代!
     
    此时,周离真想仰天长啸,放声大笑,将自己积攒了足有十甲子的畅快、郁结、苦痛,一次性全部发泄出来!
     
    但周离却并不能这么做……
     
    身为黄海市的门面工程,廊桥的安保措施,那可是相当到位的。

    周离在这礁石上站了一下午,虽是偏僻,但已经有不少‘火眼金睛’的巡守大爷大妈,盯上了他。
     
    就在周离旁边几步外,有两个戴着红袖标的大爷大妈,看似是在聊天,实则是在严厉防备他,绝不能让他在廊桥‘跳海’。
     
    不过,周离此时非但不讨厌这些大爷大妈,反倒是对他们充满了亲近之感。
     
    蹒跚学步。
     
    牙牙学语。
     
    没有人知道,十个甲子~,究竟有多漫长!
     
    更没有人知道,年少时的回忆,哪怕青涩,甚至苦闷,却有多么的珍贵!
     
    “呵呵。”
     
    “我离火仙尊,一生历经万战,未尝一败!被公认为修真大世界六百年来的第一天才!”
     
    “可……谁又知,我离火仙尊在少年时,竟是懦弱、内向,甚至是自卑至极的无能废柴?若不是恩师酒道人路过地球……”
     
    “也好,也好啊!”
     
    “前世,我虽有万古神帝李未炎的《火莲经》真传,肉身无比强悍!可因为修炼太快,心太急,以致根基不稳。寻常的战斗中,这倒没什么,可在最恐怖的第九重天劫中,却……”
     
    “尤其是我引以为傲、自以为恒万劫不灭、天塌不惊的道心,却因少年时这些永远无法弥补的遗憾而动摇,真是……”
     
    周离忽然摇头失笑!
     
    “无情未必真豪杰!”
     
    “老天爷待我周某人不薄啊!”
     
    “哼!”
     
    “还有那些伤害我、侮辱我的人!这一世,老子必定要统统讨回来!”
     
    “老子这一生,绝不会再留下任何遗憾!!!”
     
    “爸!妈!小妹!还有梦姐,还有……小静!你们还好吗……你们知道,我有多想你们么!!!”
     
    恍惚之中,堂堂渡劫期老怪,修真大世界第一天才,眼眶中竟已经被泪水占满!
     
    周离用力抹了一把眼泪,正要离开,口袋中手机忽然响起来。
     
    周离掏出口袋里的苹果4S一看,是母亲俞溪打过来。
     
    此时还是2011年10月中旬,苹果4S刚刚在美国上市,港岛都没货,但广告却已经在内地铺天盖地的宣传。
     
    旁边这对大爷大妈明显也是看过广告的人,一听周离这苹果4S的铃声,再看到周离手机背后这被吃掉一小口的苹果图标,都有些发愣,低声嘀咕起来。
     
    周离显然没有时间照顾这对大爷大妈的心思。
     
    他稍稍平复一下情绪,有些颤抖的接起了这个足足等了六百年的电话!
     
    电话那头很快传来了俞溪温润若水的声音:“小离,这几天过的怎么样?我看天气预报黄海变天了,你一定要多穿几件衣服。你打小身子弱,别冻感冒了!”
     
    “嗯。妈……我,我知道的。妈…您,您也一定要多保重身体啊。”
     
    “呵呵。妈身体好着呢。对了,小离。妈之前给你寄过去的礼物,你收到了吧?”
     
    周离这时也想起来,母亲的确是给自己寄了几份礼物,却被自己随意丢在了公寓的角落里,忙点头‘嗯’一声。
     
    电话那头传来俞溪温柔的笑声:“小离,妈就知道你要丢三落四。那妈再跟你说一遍。其中那个正方形礼盒,是妈刚在港岛收到的一块上品鸡血石。那卷筒,是明代大才子杨慎的一副手稿。明天,就是三舅的生日了,妈在港岛回不去,你明晚之前,一定帮妈把礼物送到了。顺便跟你三舅好好亲近亲近……”
     
    “三舅?”
     
    周离喃喃一声。片刻,眼睛中却寒芒闪动!
     
    周离并不是黄海本地人,而是来自海东省中部的一座小城。
     
    他的父亲,是当地的副地级领导,是进入了常委的副市长。
     
    他的母亲,则出自燕京豪门俞家,在老家荒城,在黄海,在省城,在中海,在港岛,都有生意,资产早已过亿。
     
    只不过,父亲母亲是燕京大学的同学,属于自由恋爱,尤其是父亲出身寒门,哪怕母亲只是俞家养女呢!这在很大程度上,却依然并不为世人所容。
     
    但父亲母亲都是燕京大学的高材生,都是好胜心极强之人!
     
    他们走到今天,并没有借助俞家的半分助力,而是顶着俞家的冷眼嘲笑、甚至打压,凭借自己的双手,一步一个脚印,坚实的走到了现在!
     
    但正如老话所言:
     
    ‘木秀于林,风必摧之!’
     
    ‘匹夫无罪,怀璧其罪!’
     
    母亲高瞻远瞩的商业眼光,雷霆般的手段,赌上身家性命,在短短一月内,便拿下了中海江畔那块近百亩的地皮。
     
    此时还不到三年,事实已经证明了母亲拿下这块地皮的正确性!暴涨何止十倍!
     
    但也正是这块地,成为了大风暴爆发的导~火~索!
     
    此时意气风发的母亲恐绝不会想到,她这般敬重、不惜花费重金笼络、甚至讨好的哥哥们,在利益面前,竟然……
     
    尤其是周离的‘三舅’俞秋原,更是借助黄海的近水楼台之势,在母亲的公司被迫倒台、父亲饮弹自尽、母亲从港岛八十八楼飘然落下之后,第一个跳出来,丝毫不顾脸皮的争夺父母为自己留下的最后遗产!
     
    想起俞秋原那张贪婪的老脸,周离忍不住一阵低低冷笑,拳头都攥的咯吱作响。
     
    “小离,你怎么了?傻笑个什么?”
     
    俞溪温柔的声音也将周离拉回到了现实。
     
    周离忙笑道:“妈,没事。我就想着明天能去三舅家吃大餐了呢。对了,妈。您,您能不能多给我打点钱……”
     
    “你这臭小子。”
     
    俞溪笑着啐一口,却并没有拒绝,“这月只能再给你一万,我等下让如梦给你打过去。臭小子,我警告你,不要骚扰你如梦姐。要不然,妈告诉你爸,打你屁股……”
     
    听到电话那头传来的忙音,周离不由摇头失笑。
     
    ‘穷养儿,富养女。’
     
    自己跟小妹小茗,姐姐秦如梦,这待遇……简直是天差万别啊。
     
    她们两人,每月只买衣服、零花钱轻轻松松就超十万了……
     
    老妈在大局观上,的确是远超越常人,可在人情世故的细节上……
     
    但~,自己已经重生,哪怕老妈真的出现了失误,那又如何?
     
    堂堂渡劫期老怪,近乎至高无上的大罗神仙,如何行事,还需向他人解释?
     
    “俞红亦,孟离古!”
     
    “呵呵!你们都准备好了么?”
     
    周离带着无比从容自信的淡淡笑意,大步跳下礁石,朝着身后不远处的阶梯上走去。
     
    旁边的大爷大妈等了快一下午,这用苹果手机的富家公子总算没有想不开,也是松了一口气,低声说笑着,又开始在周围巡视起来。
     
    周离来到台阶上的大马路,直奔对面的海边公园。
     
    修真大世界十个甲子的经历,彻彻底底的脱胎换骨,周离非常明白,想要改变环境,唯有先改变自己!
     
    因为有太多太多的时候,对与错~,其实……并不重要!
     
    重要的~,只是你本身的实力!
     
    往公园里走了两三里地,已经接近最深处,周离的眉头却越皱越紧!
     
    这海边公园,毗邻大海,背靠山峦,已经属于难得的灵秀之地,可这灵气竟如此稀薄,甚至连修真大世界最普通之地的百分之一都不到。
     
    灵气如水,也是宇宙中的一种能量,也处在流动状态。
     
    哪怕周离无上大道在手,在这般条件,想要修到入门的筑基初期,也得耗费不少思量。
     
    但他周离是何人?
     
    最恐怖的九重天劫,他都视若平地,更何况此时的小小困难?
     
    周离一边思考着该用什么功法来筑基,打好基石,一边继续朝着公园深处走去。
     
    不多时,周离已经来到了公园深处毗邻大海的砂石山之前,却依然没有什么收获。
     
    这边反而不如刚才的小树林中,灵气更为浓郁。
     
    周离正要往回走,返回刚才的小树林,却忽然发现,就在脚下十几步外、一条流向岩石缝隙中的潺潺小溪边,一团绿油油、毫不起眼、就像是寻常的苦菜一般的小草,正在潺潺溪水的滋润下,优哉游哉,‘隐匿于市井之间!’
     
    周离眼中登时精光一闪:
     
    “竟然是这宝贝!”
    =================================================
    《登峰造极无上仙尊》小说已出全文
    阅读全文请搜索关注微信公众号:禾木小说
    回复小说名字或数字 249 即可继续阅读全文章节
    此处篇幅有限,以下是精彩章节试读。
    =================================================
    又名聚灵草,因其叶由内而外,分成八片,就像是八朵花瓣一样,因此而得名。
     
    八瓣草性居阴阳之间,有天生聚灵的作用,却极为善于隐匿,形就若最普通的苦菜一般,很难被人察觉。
     
    也正是因为其这个特性,不论是修魔、修法、修仙,亦或是其他诸修,都极为喜欢这宝贝。
     
    尤其是对于初尝仙道的初学者而言,没有什么,比八瓣草的灵气,更为适合筑基了!
     
    在修真大世界,八瓣草的确不算什么,但在此时灵气如此稀薄的地球,这颗八瓣草,简直是堪比万金的宝贝!
     
    “呵呵。竟然是八瓣草!”
     
    “果真应了那句老话,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啊。”
     
    “有这颗八瓣草在,我稳稳筑基,踏入练气境第二个小境界开元境,可就有余了不少!”
     
    “不过,这颗八瓣草此时还在幼苗期,至少还需半年,才可成熟!这也正好!我可设立法阵,将八瓣草的聚灵作用发挥至最大,让其成长的更饱满。前世我便太急,正好利用这段时间,把基石夯的更稳妥些,之后,将每个境界都修至大圆满!”
     
    但周离正准备布置法阵,将这颗八瓣草,好好保护起来,却忽然发现,他此时还是小弱鸡一枚……
     
    好在这八瓣草生长之地,已经是这海边公园最深处的生僻之地,夜间的海风又湿又冷,便是艺高人胆大的小情侣们,也绝不会选择这种地方。
     
    周离并不担心会被人打扰。
     
    “恩师在上,炎帝在上,借你们神光拂照,小徒就却之不恭了!”

    片刻,周离恭敬对天空中他最尊敬的两位恩师拜了拜,小心在八瓣草边盘膝而坐,精心修炼起来。
     
    周离仔细思量,从他万种法门中选择的筑基法门,是万古神帝李未炎《火莲经》中的《小炎叶经》!
     
    周离的恩师酒道人,虽对周离有知遇之恩,在周离最危机的时候,将周离带离了地球,引入了修仙大道。
     
    但酒道人性情怪癖,常年云游宇宙,他的功法,偏向于豪迈、狂放,却细腻不足。
     
    包括酒道人的母宗、玄都宗的大道《真玄经》。
     
    在周离元婴期后,无意间得到了风流神帝李未炎的《火莲经》后,很快便发现了其中差异。
     
    没有比较,就没有高下。
     
    就如同酒道人与李未炎这两位大能的性子一样,酒道人狂放不羁,李未炎则是温润如水,激情如火,翩翩公子。
     
    前世,周离正是以《真玄经》为根基,踏上了仙路征途,他很明了,《真玄经》虽刚猛无比,其中却有些许小瑕疵。
     
    或者不能叫瑕疵,只是几处微微不足的小细节。
     
    此时,重临一次选择,周离以求稳为主,自然是选择更为温润细腻的《小炎叶经》了!
     
    当然,在修真大世界,无论是《真玄经》还是《小炎叶经》,都是盖世不传的至尊秘宝,比其他法门,要高出数倍、甚至天壤之别。
     
    待周离到元婴期之后,这两门大道,很容易就可融会贯通!
     
    修仙之途,以练气为始。
     
    随后,有先天、金丹、元婴、化神等诸境。
     
    练气为所有一切本元,而筑基则是练气的基石。
     
    达到筑基期后,可有千斤之力,快若猎豹,超越人体极限,超着真正的仙路转化。
     
    后面的开元、神海两境,则是走上了真正的仙路,已经可具备一定‘神通’,可撒豆成兵、呼风唤雨,使用各种阵法秘术。
     
    至于之后的先天之境,则可乘风御剑,突破人之寿命极限,杀人与万里无形,踏入正真的仙途!
     
    “《小炎叶经》果然玄妙!”
     
    “前世,我是在元婴巅峰之后,才开始修炼《小炎叶经》,并未发现其低等级的玄妙。李未炎果然大能啊!简单筑基之法,竟也包含万种玄妙!尤其是这颗火红的生命树种子,简直令人匪夷所思!”
     
    周离一边思量,一边仔细感受着丹田中一颗米粒大小、红彤彤的小小种子。
     
    周离贪婪的吸收着八瓣草身上之灵气。
     
    很快,以周离和这颗八瓣草为圆心,原本一直往低处缓慢涌动的灵气,竟不自禁的开始往周离这边倒流过来,速度明显比天然状态快了不少!
     
    周离此时也想明白,为何~,之前在下面的小树林,会感觉灵气很是浓郁了,原来皆是这颗调皮的八瓣草在做鬼。
     
    周离心中一动:“难不成,这颗地球上的小小八瓣草,竟也有灵识?”
     
    在周离和这颗八瓣草的默契配合下,这方小天地,仿若变成了一个微弱的小黑洞,各方面的灵气,缓缓涌动,径自朝着周离身边流动过来。
     
    周离的胸膛,仿似变成了一个极有节奏的鼓风机,他每一次吸气,胸膛都会高高鼓起来十几厘米,每一次呼气,都是无比顺畅恬静……
     
    时光如梭,日升月落。
     
    眨眼,次日清晨的朝阳已经跨过海面,冲出云层,横跨在海天之间,美如画卷。
     
    忽然。
     
    “叱!”
     
    周离猛的睁开眼睛,眼睛犹若灯泡般光亮,吐出一口浊气。
     
    这口浊气竟仿若白练,在空气中发出细碎的‘噼啪’响声,足冲出七八米外,这才消散不见。
     
    而周离丹田中,这颗小小的生命种子,也在不知不觉间,长出了一条嫩嫩可爱的绿油油小苗儿,脉络呈现淡红色。
     
    周离的身体,虽还是昨日一般高高瘦瘦的少年,但整个人的气质,却是有了某种很难形容的变化。
     
    最简单直白点来说~,周离的皮肤,仿似更白了,而且,简直比寻常女生的皮肤还要更细腻。
     
    一旁的八瓣草,枝叶仿似也比昨日时大了半圈。
     
    不过,这小东西极为鬼机灵,天一亮,它又懒懒恹恹一团,黄不拉几,便是喜欢采苦菜的大爷大妈们,也不会对它感什么兴趣。
     
    “嘿!你这小草,果然是贼的很那!不过,这也好。在地球上碰到你也不容易,如果你乖乖听话,我保你成道又如何?”
     
    周离笑着摸了摸八瓣草的枝叶。
     
    这八瓣草竟似听懂了周离的话,讨巧的对周离伸出了它的绿叶,但片刻又恢复了懒洋洋不堪的模样。
     
    周离哈哈大笑,站起身来,聚足中气,朝着一旁的一颗老柏树上打出一拳。
     
    登时,这颗一人环抱都抱不过来的老柏树,一阵枝叶晃动,落叶满地,坚硬若铁皮的老树皮上,已经印出一个两寸余深的拳头形伤口!
     
    周离只觉浑身充满了无穷的力量,意气风发!
     
    “哈!筑基初期已成!”
     
    “小伙伴,今天就到这里吧。明天我再来找你!”
     
    周离心情大好,又亲昵的摸了摸八瓣草的枝叶,大步离开。
     
    八瓣草又讨巧的对周离‘绿了绿’,转瞬,又恢复了懒洋洋、病恹恹。
     
    …………
     
    离开廊桥海边公园,周离步行回到了不远处、母校六中隔壁的海边公寓。
     
    此时,华国的房地产热已经进入了高~潮期。
     
    黄海六中,虽算不得省市前列的重点中学,但其艺体类却相当强盛!
     
    此时活跃在华国的黄海籍明星,尤其是几个顶级一线大牌,皆是出自黄海六中!
     
    黄海六中也审时度势,加大了对教学水平、基础设施的投入力度,尤其是引入了巨额外资资本,打造了几个实力爆表的综合实验班,风头上甚至有超越黄海一中、二中的架势。
     
    这也使得六中周边的房价,简直就像是坐火箭!
     
    而周离此时居住的这座公寓,虽算是单身公寓,但足有140多平,两室两厅,全景海景,可直面廊桥,市值早已经超过了500万。
     
    这房子,是俞溪在数年之前买下,挂在周离的名下。
     
    哪怕俞溪在黄海并没有什么势力,但仅这套房子,便足可见她眼光之毒、之准!
     
    公寓内的一切,皆是母亲俞溪亲手布置,是周离最喜欢的陈设。
     
    感受着房间内的陈设,母亲一样一样亲手挑选的家具,周离仿似看到了,当时母亲带着梦姐姐,还有古灵精怪的小妹小茗,亲自布置房间时的场景。
     
    已经十三岁的小茗,娇嗔着霸占了主卧,眨着眼睛对自己笑:“哥哥,我和妈妈睡主卧,梦姐姐睡侧卧,你嘛,就去沙发上睡吧。”
     
    哪怕这一幕足足相隔了十个甲子、六百年,但在周离的脑海里,却仿似他最强悍的离火法印,已经成为了他的本能,根本挥散不去……
     
    “小茗,你这小丫头,今年该十五岁了吧?现在,你又变成什么模样、给哥哥什么惊喜呢?”
     
    “还有梦姐姐!这一世,我周离纵然粉身碎骨,神魂湮灭,也绝不会再辜负你!”
     
    周离忙擦了一把即将要涌出眼眶的泪水,收拾起早饭加午饭来。
     
    房间自是不用周离亲自打扫,母亲早已经安排好了一切。
     
    每周一、周三、周五,保姆赵妈都会为周离收拾好一切,把冰箱里塞满各种不用烹饪、只需简单加热就能吃的美食。
     
    此时,周离虽有《小炎叶经》淬体,已经达到了筑基初期,完全可以不食人间烟火,而只依靠灵气来维持生命。
     
    但地球的灵气着实让人无语……
     
    哪怕有这有灵识的八瓣草帮忙,对周离而言,还是太过稀薄了。
     
    腹中早已经饥肠辘辘,周离也来不及思量许多,从冰箱里取出一大堆肉食青菜,放在微波炉里简单加热,大快朵颐起来。
     
    吃饱喝足,周离忽然想起了八瓣草。
     
    “寻常的筑基初期修士,显然不能轻易布置阵法。但我有修真大世界最有名的阵法大师、恩师酒道人的真传,又融汇了炎帝李未炎的大道重宝。这点小法阵,不过小意思而已。今天正好周六,没什么事儿,正好去各大药店扫荡一番,先把小法阵弄起来。”
     
    周离正要急急出门,忽然看到了母亲之前寄过来、放在客厅一角的礼物。
     
    周离刚要过去打开看下,手机却剧烈的响起来。
     
    掏出手机一看,‘俞北瑶’三个字,正在剧烈跳动。
     
    周离本不想接这个电话,但看到礼物,又想起老妈的话,今天是他那‘三舅’俞秋原的生日。
     
    思虑片刻,周离还是按下了接听键。
     
    但还未等周离把手机放在耳边、里面一个极为清脆好听、却是充满了怒火的女声,已经铺天盖地:
     
    “周离,你怎么回事?”
     
    “你知不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
     
    “连个电话也不知道打?”
     
    “我现在就在你楼下等着你!还不赶紧下来……”
    =================================================
    《登峰造极无上仙尊》小说已出全文
    阅读全文请搜索关注微信公众号:禾木小说
    回复小说名字或数字 249 即可继续阅读全文章节
    此处篇幅有限,以下是精彩章节试读。
    =================================================
    周离本欲直接挂断电话,但片刻,冷冷笑了笑道:“好!表姐!我马上下去!”
     
    ………
     
    俞家虽对母亲无情无义,但毕竟,是他们抚养了母亲长大成人!
     
    加之,此时还未事发,母亲依然在极力讨好着她的哥哥们,想凭借她自己的实力和努力,融入家族,也让周离,可以加到一层光环。
     
    可母亲并不知道,人性这东西,只有更丑恶,没有最丑恶!
     
    不过,俞家的无情、贪婪,仿似蛆虫,那是他们的事情。
     
    他周离身为母亲的独子,自然不能在这种场合,抹了母亲的面子,让母亲在大义上过不去。
     
    只是,对于母亲所说的鸡血石和杨慎的真迹,周离却看也没有看一眼的兴致了!
     
    “肉包子喂狗而已!”
     
    “俞家,你们欠我妈的东西,我很快就为我妈讨回来!”
     
    …………
     
    五分钟后,周离来到楼下,转瞬便找到了视觉的焦点!
     
    周末略显空荡的停车位上,一辆红的刺眼的兰博基尼埃文塔多,也就是传说中的‘大牛’,就像是无上的王者一般,鹤立鸡群!

    在黄海这种发达的二线城市,哪怕稀有的超跑,其实也并不算稀罕物。
     
    真正吸引人眼球的。
     
    是大牛旁边,一个一身火红色连体短裙,被海风抚起的黑色长发舒展飘洒,戴着一副耀眼的棕色墨镜,身姿还有些稚嫩、却已经极为妖娆,正高傲的抱着手臂、看向不远处辽阔大海的美女!
     
    初秋正午还稍显刺目的阳光下。
     
    火红的跑车,火红的短裙,乌黑的飘逸长发,胜雪的妖娆身姿,简直就仿若横空出世的女神!
     
    让凡夫俗子甚至都不敢生出觊觎之心!
     
    但周围路过的‘群众’,却都像是行注目礼一般,根本无法从她的身上挪开目光。
     
    “表姐,让你久等了。”
     
    周离提着礼物,快步迎上去,与俞北瑶保持着一米多些的距离,淡淡笑了笑,看向他这个并没有任何血缘关系的表姐。
     
    “周离,你昨天干嘛去了?为什么不去学校上……”
     
    俞北瑶后面的‘课’字还没说出来,忽然发现,眼前的周离~,似乎跟以前有些……有些不一样了。
     
    但究竟是哪里不一样,俞北瑶一时也找不出来。
     
    仿若周离一下子给了她某种说不出的压力。
     
    俞北瑶的语气不自然的微微柔和下来一些:“周离,你昨天没上课,班主任王老师找我了。如果你再敢逃课,我就给小姑姑打电话!”
     
    说到最后,俞北瑶还是下意识的威胁了周离一句。
     
    周离淡淡一笑:“表姐,以后不会了。我如果有事出去,一定会先给王老师请假!”
     
    说着,周离飘逸的随手打开了副驾车门,提着礼物,轻松自然的坐到了大牛里面。
     
    “你……”
     
    俞北瑶还想说些什么,忽然想起来,这个她最为熟悉的不成器的男孩子身上,竟没有了以往对她那种简直痴迷般的迷恋……
     
    俞北瑶心中一时也不知道是什么滋味。
     
    原本,在周离的世界,她就是周离的一切,比生命还重要,现在却……
     
    但转瞬,俞北瑶娇俏的红唇边便露出了一丝微微笑意。
     
    “周离,就凭你,还想跟姐玩深沉?”
     
    俞北瑶气场十足的上了车子,一脚大力油门,红色的大牛仿似咆哮的野兽,喷薄着狂暴的声浪,绝尘而去。
     
    …………
     
    并不宽敞的车子内,俞北瑶一边开车,一边偷偷的打量着身边这最熟悉的少年。
     
    命运使然。
     
    俞北瑶与周离的关系错综复杂。
     
    她对周离并没有几分男女之爱,却被命运强行将两人安排到一起。
     
    俞北瑶平日里大部分花销,吃穿用度,包括这辆拉风的兰博基尼大牛,皆是周离的母亲俞溪来提供。
     
    俞北瑶原本自信、对周离有足够的掌控力~,但此时……
     
    车内,少女清幽的体香怡人。
     
    可周离依然对其主人不怎么感冒,淡淡的看着窗外的景色。
     
    俞北瑶忽然发现,她这原本小菜鸡一样的‘表弟’,脸孔上,竟多了一丝无法用言语形容的刚毅线条……
     
    说起来,这也是命运的造化。
     
    俞北瑶与周离,同年同月同日生,她只比周离先来到这个世界一个多小时。
     
    俞溪并不是俞家的亲生女儿,周离与俞北瑶和俞家之间,没有任何的血缘关系。
     
    周离之所以会来黄海上学,而不是离老家荒城更近的省城,俞北瑶就是其中最核心的原因。
     
    母亲想撮合俞北瑶和周离!
     
    用‘曲线救国’的方式,让他们周家一家人,真正融入俞家……
     
    周离的三舅俞秋原,在表面上好像是牛~逼哄哄,但实际上,他今年已经四十有五,却不过只是黄海市副市长,还没有进常委。
     
    而且~,他是俞家嫡子,这还是在耗费了俞家不少能量的前提下。
     
    黄海虽是副省级城市,属于高配,但显赫的不过是一哥、二哥两人,一哥甚至是省内常委。
     
    但寻常的副市长,不过还是副地级而已。
     
    俞秋原在表面上看似风光,实则,不论级别还是含金量,都远不如周离的父亲周培安!
     
    而俞北瑶的生母、那位燕京王家的贵女因病早亡,此时俞北瑶名义上的母亲,是俞秋原后来在黄海任上的续弦。
     
    说白了,就是小老婆,仅比俞北瑶大了不到六岁,黄海市歌舞团的台柱子出身。
     
    她肯嫁给俞秋原这种‘槽老头子’,显然~,并不是非常单纯。
     
    俞家对俞秋原这事情,也是不太认可,老爷子在财力上对俞秋原的掣肘,也颇为狠厉。
     
    但对俞溪而言,不管怎样,她这三哥俞秋原,终究是俞家嫡子。
     
    更何况,‘罪不及妻女’!
     
    老爷子对俞秋原有看法,但对漂亮高傲的俞北瑶,还是极为欣赏和疼爱的。
     
    这就促成了一个畸形模式!
     
    ------俞溪视俞北瑶这‘伪公主’如女,几乎就等同于自幼丧母的俞北瑶的母亲角色。
     
    关于母亲俞溪的真正身份,包括与俞家之间的真正关系,周离后世甚至还特地返回地球调查过。
     
    可惜,那时,已是百年之后,沧海桑田若云烟。
     
    随着父亲母亲身亡,这就像是一个谜底,永远的沉淀在历史的尘埃里。
     
    周离甚至思量,恐怕母亲自己,也并不知道她身世中的曲折……
     
    脑海中的记忆仿似抽丝,虽然清晰,却又生疼无比。
     
    周离摇头笑了笑,看到前方就要转进大名鼎鼎的仙关疗养院别墅区。
     
    这时,车子忽然停下来。
     
    俞北瑶如玉般的俏脸上略显痛处,秀眉微蹙,宝石般的大眼睛极为幽怨的看着周离,雪白的贝齿紧咬红唇:“周离,我,我肚子有些痛……”
     
    近半小时的车程,周离竟未多看她一眼……
     
    俞北瑶心里忽然有一种莫名慌乱,不得已,只能换了一种方式…
     
    “嗯?”
     
    周离回身看向俞北瑶的眼睛。
     
    俞北瑶忽然发现,周离的眼睛里,平静清澈的简直有些可怕!
     
    仿似~,她不再是周离最喜欢、最深爱,为了得到她、甚至可以不惜所有的俞北瑶,而只是……一个寻常的不能再寻常的寻常女人。
     
    俞北瑶忽然有一种说不出的失落,执拗的高傲性子也一下子涌上来!
     
    她洁白如玉的小手忽然用力抓住了周离的大手,低声道:“周离,我,我肚子好痛,可能是…是要来大姨妈,好难受……”
     
    说着,俞北瑶的俏脸上,两片娇羞的红晕,止不住升腾起来,恍若坠入凡间的女神,我见犹怜。
     
    俞北瑶甚至自己也没有想到,她竟然能对周离说出这种话来……
     
    竟为了吸引他的关注,到了这个程度……
     
    但从被捧在手心的焦点一下子变为路人,俞北瑶又觉得她这选择没错。
     
    不过,俞北瑶很快便冷静下来,心中暗道:“周离,等下,你怎么跟我道歉,我都不会原谅你!”
     
    但周离渡劫期老怪的阅历,只看俞北瑶的眼睛,又怎可能不明白俞北瑶的小心思?
     
    片刻,淡淡笑道:“表姐,现在时候还早,也不着急。你先休息一会儿。”
     
    周离说完,又看向了窗外的景色。
     
    仿似,窗外早已经看过成千上万遍的景色,比她俞北瑶还要好看,比她俞北瑶还要重要!
     
    俞北瑶等了两三分钟,周离却依然没有任何动作,她抓着周离大手的小手也放不住了,娇声低低啐一口:“周离,我生气了!”
     
    说着,一脚油门,大牛轰鸣着暴躁的声浪,直冲向疗养院里面。
     
    周离摇头笑了笑,脸上表情却不可置否。
     
    他这个从小失去了母爱的‘表姐’,从来爱的,都只有她自己而已,何曾会爱别人?
     
    …………
     
    仙关疗养院别墅区。
     
    是黄海位置最好、‘仙气儿’最足、也是规制最高的别墅群。
     
    整片区域都属于军产。
     
    寻常人,哪怕是大富豪,有钱也买不到这里面的房子。因为他们不够资格!
     
    比之不远处的常委大院和海军大院,都要高出几个档次!
     
    俞秋原将家安在这里,其实已经超标。
     
    但俞秋原恐怕自己也知道,他在仕途上的余地,已经不大。又何如彻底放松的享受生活?
     
    他又没有儿子!
     
    俞家有他光芒万丈的大哥、二哥撑着,他又何苦庸人自扰?
     
    以他俞家嫡子的身份,等到退休时、再往前一步,安安稳稳养老,根本不费吹灰之力。
     
    俞北瑶将车子停在后院的车库,直接不再理周离,快步上了二楼。
     
    周离来到一楼客厅,正准备跟俞秋原打个招呼,交代一声,却发现俞秋原有客人,正在客厅与一个中年人相谈甚欢,却明显没有介绍自己的意思。
     
    周离也不理会,直接将礼物递给‘小三舅妈’,笑道:“三舅妈,我出去透透气。”
     
    小三舅妈打开鸡血石礼盒一看,漂亮的大眼睛登时一亮,忙笑着寒暄道:“小离,太阳这么大,出去干嘛?屋里喝杯茶,凉快一会嘛。”
     
    但其言语中,并没有三分真诚。
     
    前世,俞老三之所以急急对自己的遗产动手,这小三舅妈,恐怕也是不可推卸的诱因之一。
     
    周离淡淡笑道:“不了,三舅妈。今天海风不错,我想出去吹一吹。”
     
    小三舅妈见周离识趣,也不再劝,笑着将周离送到了门口,招呼周离一会儿来吃晚饭。
     
    周离走出别墅后院,直接走向了对面不远的海边小花园。
     
    他在来时已经发现,这仙关疗养院别墅区,不愧是黄海的地标龙头,其灵气,明显比一路走来的城中所有区域,都要浓厚。
     
    哪怕周离的据点廊桥公园,有八瓣草帮忙,灵气也仅仅是比这里浓郁一点点而已。
     
    周离又怎会浪费宝贵时间,在别墅里坐不讨人喜的冷板凳?
     
    小花园内,绿树荫荫,海风拂面,并未有太多热气。
     
    周离选了个最佳的地点,盘腿坐在了深处草丛里,精心修炼起来。
     
    此时,俞北瑶虽然上了楼,却一直在关注着周离。
     
    她正站在三楼的后露天露台上,静静看着草丛中周离‘故弄玄虚’的模糊身影。
     
    “哼。一天不见,倒真长进了!知道装深沉了!可这事情,哪有这么容易?周离,你还想逃出姐的手掌心?”
     
    俞北瑶轻啐一口,刚要回身,懒的再理会周离,却忽然发现,不远处,一个满头白发的蹒跚老头,正在一个一身白色运动装、扎着利索马尾的美女陪伴下,走向周离那边。
     
    这白发老头倒没什么,大院里到处都是,但这马尾美女,跟她俞北瑶相比,竟丝毫不落下风,甚至要更为英气不少。
     
    这让俞北瑶心中更为不愉,本来抬起来的脚步,又停了下来,继续看向不远处的小花园。
    =================================================
    《登峰造极无上仙尊》小说已出全文
    阅读全文请搜索关注微信公众号:禾木小说
    回复小说名字或数字 249 即可继续阅读全文章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