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人气小说《不负你温柔》在线免费阅读

评分:10分
  • 类型:仙侠小说
  • 热点:
  • 扫一扫微信看全文→
  • 编辑:空空道长
  • 评语:不负你温柔小说简介:傅靳远冷笑:“我什么时候给你发过短信?” 许之薇哆嗦着拿出自己的手机想证明自己的清白,可是她无论怎么翻看,竟然都都没看到拿条约她来酒

    不负你温柔小说简介:傅靳远冷笑:“我什么时候给你发过短信?”

     
    许之薇哆嗦着拿出自己的手机想证明自己的清白,可是她无论怎么翻看,竟然都都没看到拿条约她来酒店的短信!
     第1章 捉奸在床
    好热……
     
    犹如被丢进岩浆里,许之薇浑身滚烫,身体里涌起一阵阵空虚,她不得已并拢双腿,恐慌地看着面前满脸横肉的中年男人。
     
    “别过来,你别过来……”
    继续阅读全文
    打开微信 → 点击右上方搜索按钮 →搜索公众号【yujibook】或公众号【雨季文学】点关注,关注后回复小说名字,即可阅读全文。请认准公众号【雨季文学】支持正版,谨防假冒。
    “宝贝,别怕,你长得这么漂亮,我会很温柔的。”男人露出淫邪的光,解开自己的皮带,饿狼扑食般扑到许之薇的身上。
     
    一股恶臭扑鼻,许之薇惊声尖叫,可她身子提不起一点力气。
     
    她的裙子被男人扯烂。
     
    男人分开她的双腿架在自己腰上,正要冲进去……
     
    哐当。
     
    门口忽然传来一声巨响。
     
    傅靳远穿着挺括的黑色外套,一张俊彦仿佛被寒霜浸染过,携裹满身杀意而来。
     
    “靳远,救我……”许之薇满头大汗,冲他伸出手。
     
    床上的男人也被傅靳远吓得一个哆嗦,从床上滚下来:“傅先生,不是你看到的那样,是这个女人勾引我,她说你满足不了她,她深闺寂寞了才主动约我来酒店开房,下药……下药也是她提出来的。”
     
    “你胡说!”许之薇面容潮红,结结巴巴地解释:“靳远……我、我是收到你的短信来这里的……”
     
    下巴猛地被他掐住。
     
    傅靳远冷笑:“我什么时候给你发过短信?”
     
    许之薇哆嗦着拿出自己的手机想证明自己的清白,可是她无论怎么翻看,竟然都都没看到拿条约她来酒店的短信!
     
    反而有一条来自备注“亲爱的”的短信:【宝贝,老地方见。】
     
    许之薇呆住。
     
    傅靳远顺着短信的号码拨出去。
     
    同一时间,酒店床头柜上另一只手机铃声跟着响起,是那个奸夫的。
     
    男人跪在傅靳远脚边:“傅先生你现在相信了吧?真的是这个女人……噗。”
     
    傅靳远强劲的腿猛地踹向男人的胸口,男人被踹出去小半米远,嘴里吐出一口血,弯着腰直也直不起来,脸色煞白直喘粗气。
     
    “我傅靳远的太太,你也敢玩?”
     
    “不是的……”许之薇咬着嘴,但理智抗不过体内的药性,说到最后尾音染上娇媚的低喘,她甚至伸出白嫩的小手在他胸膛上摩挲:“好热……帮我,靳远帮帮我……”
     
    傅靳远肌肉紧绷,眼底有什么东西似乎凝聚到了极点。
     
    “把奸夫带回老宅,别弄死了。”伴随着一声喑哑的命令,傅靳远的保镖立刻拖着奸夫出了房间,还颇为贴心地关上了门。
     
    傅靳远擒住许之薇的手腕,三两步将她拽进浴室。
     
    她连开口的机会都没有,整个人已经被他丢到了浴缸里。
     
    冰凉的水从头顶花洒浇灌而下。
     
    冬日的天阴气沉沉,浴室里又没有暖气,她的肌肤犹如被刀割一般,就连站也站不稳,齿冠哆嗦,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痛苦地摇着头:“我好难受……靳远,我求你……”
     
    “那个男人碰过你哪里?”傅靳远眸子里冷得仿佛没有温度:“是胸,腿,还是全部?”
     
    “没……没有……”
     
    “不说是么?那看来,你全身都需要消毒!”
     
    傅靳远冷笑一声,转身走到角落将酒店放置的消毒液拿起来,依旧从头淋下,刺鼻的消毒水气息弥漫着整个浴室里,刺激着感官。
     
    浴缸里的冷水越来越多,许之薇被刺激得小脸扭曲成一团。
     
    额头一滴滴汗水不停往地上滴……
     
    神游的理智瞬间回笼。
     
    许之薇倔强地咬着嘴:“我真的是被人陷害的,我一觉睡醒就在这里了,你相信我,那个男人真的没有得逞!”说完了,药性啃噬全身,她故意拿话激他:“你是我的老公,满足我是你的义务,你既然不碰我嫌我脏,那你就走开,我自己解决……”
     
    浴室里有片刻的死寂。
     
    几秒后,傅靳远突然一把拽着她的双腿动作粗鲁地将她下半身从水中捞起。
     
    上半身因此失去了支撑点,冷不丁滑入浴缸,夹杂着消毒液的水瞬间呛入她的口鼻,撕扯着她肺部的空气。
     
    她刚想钻出水面,身下骤然一痛,傅靳远就这么疯狂地冲了进去。
     
    竟然一路畅通无阻,她早就不是初次了……
     
    傅靳远冲撞的力度瞬间大起来,恨不得把她撞碎了。
     
    许之薇倒抽一口凉气,痛得快要窒息。
     
    “许之薇,你就这么饥渴这么缺男人上么?”傅靳远掐着她的后脑勺,逼她低下看着两人结合的地方,声音如淬了寒般阴鸷:“我成全你!让你被上个够!”
     
    “看看你自己,贱成这样,周游在这么多男人身下,你是不是很爽,一点都不觉得脏?”
     
    血脉喷张的画面,让许之薇一度感到羞耻和哽咽。
     
    她咬着牙让自己不发出任何声音,只用力抱着傅靳远的健硕的腰肢。
    第2章 对峙
    没有快感,只要疼痛。
     
    嘴里,一串串泡泡吐出来。
     
    透过光影绰绰的水面,她只觉得身体像被从中间撕裂成无数碎片,花了好大好大的力气才勉强撑起上半身,呼吸着新鲜的空气。
     
    “痛……靳远,求你轻点……”
     
    “痛么?你也会知道痛?”傅靳远置若罔闻,只有更加原始暴烈的发泄和惩罚,他掐着她的腿,居高临下,用冷漠到骨子里的声音逼问她:“是我厉害,还是你的奸夫厉害?”
     
    “……”她张不开嘴,给不了他答案。
     
    他便更加机械地冲撞:“许之薇,我要你永远记住今天,记住这种痛!”
     
    要痛苦,那大家就一起痛!
     
    三年前,他远在国外,傅老爷子因车祸重病,整个家族摇摇欲坠,他回国后临危受命,傅老爷子奄奄一息地求他,让他娶许之薇!
     
    婚后,他从不碰她。
     
    没想到……
     
    出轨!
     
    呵,真是他的好老婆!
     
    他发了疯一般的用力,一轮接着一轮不带停息,许之薇终于撑不住败下阵来,缓缓地闭上了眼睛,临近黑暗,她仿佛看到许多年前,有个少年从她门前经过。
     
    不经意回眸,那笑容阳光灿烂。
     
    温暖她的青春,是她半生的追逐。
    5563132c79aed24a!400x400_big.jpg
    “靳远……”她无意识地呢喃一声,彻底陷入昏迷。
     
    ——
     
    睁开眼,许之薇看到头顶欧式吊灯。
     
    这是她和傅靳远新婚主卧的款式。
     
    她回家了。
     
    昨晚被傅靳远折磨了一整晚,此刻,她坐起来浑身乏力,头重脚轻,似乎有感冒的症状。
     
    她下楼去倒水,刚拉开门就听到楼下男女的对话。
     
    “靳远哥,之薇真的出轨了么?会不会是被人陷害的?”安欣瑜眼底噙着一层淡淡的水雾,拉着傅靳远的袖口关心地询问。
     
    她永远这样一副柔柔弱弱体体贴贴的模样。
     
    当初,许之薇便是被她这副模样骗到,才会把她当成最好的朋友,还跟她分享所有的秘密,诉说自己喜欢上一个男人,不过那个男人不喜欢她。
     
    谁知道,她一边安慰她,一边却挽着傅靳远的胳膊,挑衅似的对自己说:“这是靳远哥,我们从小一起长大,之薇,你应该认识吧?”
     
    想起这些过往,许之薇攥紧了手心下楼。
     
    她青稠般的发铺在双肩,墨色的瞳仁带着委屈和愤怒望着傅靳远:“我要跟奸夫对峙,证明我自己的清白。”
     
    傅靳远厉眸微眯,眼底不见半分信任:“对峙?你的新把戏?”
     
    “靳远哥,之薇那么爱你,你就相信她一次,让那个奸夫来跟她对峙吧?”安欣瑜突然扯了扯傅靳远的袖子。
     
    傅靳远薄唇微勾,单腿搭在一侧的椅上,神色晦暗莫测:“好,我就给你个机会!管家,把人给我带进来!”
     
    管家应下,然后两个身穿黑色西装的保镖将一个鼻青脸肿的男人人带了进来,丢到傅靳远的脚边。
     
    经过昨晚的拷打折磨,他已经鼻青脸肿,躺在地上奄奄一息,跟条死狗般喘着粗气,满脸是血,看的人心里一阵恶心。
     
    许之薇胃里翻滚,她强自镇定着去拿了一把水果刀,直逼在男人的下半身:“你要毁了我,那我们就一起死!你说不说这一切究竟是怎么回事?”
     
    男人吓得脸都扭曲了,双腿颤抖。
     
    一股尿骚味在空气中蔓延……
     
    “不要!我、我说,我说……是……”
     
    “你可要想清楚了再回答。”安欣瑜走了过来,依旧是那副无辜的名媛模样,气恼地说:“之薇是个好女孩,你要是敢说一句假话污蔑她的清白,别说靳远不会饶了你,就连我也不会放过你和你的家人。”
     
    男人瞳孔不太明显地瑟缩了下。
     
    “阿之薇,阿之薇你难道忘了么?你在床上都叫我好哥哥,让我用力捣你的啊……”
     
    “你胡说!”许之薇热血乱窜,眼神中染上恨意,联想到刚刚安欣瑜最后那句话,更是不由激动地质问:“安欣瑜,你为什么要威胁他?是你?这些都是你安排的是不是……”
     
    “阿之薇,你怎么能这么污蔑我?”安欣瑜胸口剧烈起伏,哭着望向傅靳远:“靳远,你知道我多年来诚心向佛,就连蚂蚁都舍不得踩死,更何况阿之薇跟我一起长大,我刚刚还一心护着她,却没想到竟是护着一个白眼狼……”
     
    傅家与安家是世交。
     
    安欣瑜从小身体柔弱善良,每年都跑去献血、捐赠,甚至还成立了一个专项慈善基金,这样的女人,怎么可能陷害她?!
     
    “放心,我不会让人污蔑你的。”傅靳远突然一脚重重碾压在奸夫胸口,眼色狠戾至极:“她身上最敏感的地方是哪里,身上有几处红痣?说!说出来我就给你一百万!”
     
    男人蜷缩着,嘴里狂吐出一口血,却也结结巴巴说出了答案。
     
    “她……她最敏感的地方是耳垂,身上有、有两处红痣,一处在胸,还有一处在大腿根部……”
    继续阅读全文
    打开微信 → 点击右上方搜索按钮 →搜索公众号【yujibook】或公众号【雨季文学】点关注,关注后回复小说名字,即可阅读全文。请认准公众号【雨季文学】支持正版,谨防假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