聂小乔《妖尊》小说在线阅读全文章节目录完结版

评分:10分
  • 类型:仙侠小说
  • 热点:小说,阅读,全文
  • 扫一扫微信看全文→
  • 编辑:空空道长
  • 评语:最新火爆《妖尊》聂小乔小说完整版由微信公众号:禾木小说 免费提供!大修之世,人皆向往飞升。而我妖影随行,只为续命。然,人心似魔,天下皆毒,且处处是敌。目前全文已出

    最新火爆《妖尊》聂小乔小说完整版由微信公众号:禾木小说 免费提供!大修之世,人皆向往飞升。而我妖影随行,只为续命。然,人心似魔,天下皆毒,且处处是敌。目前全文已出,欢迎点击聂小乔小说(妖尊)全文免费阅读。

    =================================================
    《妖尊》小说已出全文
    阅读全文请搜索关注微信公众号:禾木小说
    回复小说名字或数字 244 即可继续阅读全文章节
    此处篇幅有限,以下是精彩章节试读。
    =================================================
    聂小乔施礼:“上仙客气了。”
     
    那青袍士朝屋门引手:“族长请内屋说话。”
     
    聂小乔有求于人,不敢迟疑,令族卒把谢宫宝连同竹轿抬进屋去,而后打发族卒,不等坐定,又迫不及待的拿出十颗极品晶魄献上:“妾身虽说是一族之长,说到底还是个妇道人家,大礼大节的我也不懂,可能来得唐突了吧,奉上一些薄礼忝作赔罪了。”
     
    “什么赔不赔罪的,族长能来,屠某欢迎还来不及呢。”青袍士拿捏晶魄在手,笑赞:“好宝贝,晶莹剔透,魂力溢流,屠某还从没见过这么好的晶魄,族长出手好阔绰。只不过,礼下于人必有所求,族长不把话说明白了,这件礼物恕屠某不敢领受。”
     
    说时,斜眼偷瞄昏迷的谢宫宝,显是明知故问。
     
    聂小乔眼圈一红,尽显妇人柔态。
     
    她也不绕弯子,拱手拜倒:
     
    “求上仙施法救救小婿。”
     
    青袍士抿嘴轻笑,将她扶起:“族长无需行此大礼,我等修行所为何来,不正是救危扶贫吗。更何况,当年屠某也有言在先,宫宝小子若发生异变,可来找我施救,屠某又怎敢失言。”——话罢,伸手搭上谢宫宝的手脉。
     
    良久收手,皱眉叹息:“关山岳好糊涂,他不听我言,自作主张,逼迫宫宝修炼,以为这样可以强健魂力压制狐灵,殊不知狐灵从一开始就压制着宫宝的三魂七魄,他越是修炼,狐灵就越是强大。”

    听到这话,聂小乔心里一愣,恍然大悟。
     
    狐灵以吞噬魂力滋长,我早该想到了!
     
    难道这两年强逼宫宝修炼错了吗?
     
    她眼泪窝窝:“上仙可救得活?”
     
    青袍士锁眉冥思:“救也不难,只是缺了一味药引。”
     
    聂小乔大喜,美目堆笑:“什么药引?我去寻去。”
     
    “药引乃是五行灵兽,抓来一只割肉取血服过一剂可根除狐灵,一劳永逸。”青袍士背手倚窗,昂首阔谈,一话终了又话锋一转,继续说道:“世间流传,一千年前,烝鲜族第一任寄灵仙师曾在西域‘觉阎沙壁’亲睹‘千岁燕’产蛋,并且收获囊中,不知这事是真是假?”
     
    聂小乔心头一震,怎么无缘无故提起千年旧事?
     
    她虽是一阶女流,其智却不输须眉,岂能不懂:
     
    “妾身明白了,原来上仙对五彩灵蛋感兴趣。”
     
    “族长不要误会,屠某说的是病根和治法。”
     
    “小婿狐灵入体,病根清楚,还说什么?”
     
    “不不不,这可不是一般的狐灵,不知道族长有没有听过九面玉狐?”
     
    “什么!九面玉狐!你是说小婿他……他……?”聂小乔失声惊呼,九面玉狐四字在她听来好比地狱罗刹一般恐怖。——众所周知,上有九天,下有九幽;九幽出妖兽【九面玉狐】,九天降神灵【大日佛婴】,人间则以五行灵兽【醉心猿、紫鳞龙王、千岁燕、子午鼠、鼓瑟金蟾】为尊。这些灵兽道行堪比神魔,尤其九面玉狐天性奸猾,好吸魂力。
     
    “族长别慌,还没到九面,只是一只八面玉狐?”
     
    “这世上只传九面玉狐,这八面……?”
     
    “哈哈~~~,世上传言未必是实,世人都说九面玉狐出自九幽,其实不然,此物真正的来历没有几人知道。狐狸奸猾狡诈,修炼得道,更具诱术,迷惑人心获取灵魄是常有的事。狐狸得道至深,必寻灵童转世,每转一世修为精进一层,一世即一面,转到九世就是九面。——刚刚屠某把了宫宝的脉,一探就知道了,他体内就是一只转了八世的八面玉狐。”
     
    九面玉狐的真正来历竟是如此古怪离奇。
     
    转世之说,一世即一面,更是闻所未闻。
     
    聂小乔今闻,如雷贯耳,算是长了见识。
     
    可是这些与她何干,她只想救活宫宝:
     
    “除了五行灵兽,还有其他法子吗?”
     
    青袍士凝起一双神目,朝她看来,笑道:
     
    “别无他法,五行灵兽是先天神兽,只有它们的血才有避妖除魔的功效,当然,驱除九面玉狐是做不到的,但对付八面还是有很好的功效。——不过,族长也不要灰心,没有别法,却有良方啊,五行灵兽极难捕获,这点屠某是清楚的,刚刚我询问五彩灵蛋就有提醒之意,五彩灵蛋是千岁燕产出,功效一样,就看族长舍不舍得拿出来救人了。”
     
    ……
     
    ……
     
    若说五彩灵蛋就是良方,聂小乔又怎会舍不得。
     
    可惜这个灵蛋只记宗族史书,却不在族中。
     
    根据宗族史书记载,灵蛋确实出现过。
     
    那是一千年前第一任寄灵仙师余任天从西域带回,本来一直密封在宗族祠堂的结界密室里等待孵化,也不知道为什么五百年后,灵蛋莫名其妙不见了?当时密查,并没发现硬闯结界的痕迹。——时任族长、仙师开始怀疑是受了余任天的蒙骗,因为结界密室是余任天生前所设,五彩灵蛋也是他亲自放置,临死前还嘱咐后人莫要开启蛋盒。
     
    亏得后辈开盒一窥,否则就演变成一场千年骗局了。
     
    史书还记载,时任族长和仙师曾下过余任天的陵墓。
     
    从陵墓回来后,两人对里面情形只字不提。
     
    聂小乔心想,灵蛋或在余任天的陵墓之内?
     
    可是此陵乃先祖陵寝,不得族老支持,轻易是下不得的。所以她下山后需要说服族老,然后才能带人进陵,若无意外这一来一去恐怕七八天才能取来。她担心时间太长,谢宫宝挺不住:“只要能救活小婿,妾身没有舍不得的,就怕我走之后,他转眼就死,那么……那么妾身取来又有什么用?”
     
    青袍士道:“族长放心,一会儿屠某施法,帮他续命。”
     
    聂小乔深深下拜,柔声柔气的一再道谢。
     
    而后看了一眼谢宫宝,头也不回走了。
     
    ……
     
    ……
     
    谢宫宝半昏半醒哆嗦着喊:“族长,别丢……丢下我。”
     
    “她没丢下你,睡一会儿吧。”青袍士封了他的神识,而后手拍头顶灌了不少真气给他,待得谢宫宝脸色好转,遂又抱他上床,盖紧被子。最后,坐回椅上,若有所思的皱了皱眉。
     
    这时候,绿衫少女推门进来:“恭喜叔叔,九面玉狐和五彩灵蛋都要得手了。”
     
    青袍士道:“偷听我们说话,没规矩。”
     
    绿衫少女伸舌扮个鬼脸,一蹦一跳走到床边。
     
    左摆头右晃脑,用奇异的眼神瞅着谢宫宝看。
     
    看了片刻,伸手捏了捏谢宫宝的鼻子,噗吱笑道:“不知道这样,能不能憋死九面玉狐?叔叔,你快把九面玉狐抽出来吧,我想看看它是怎样一个妖怪?”
     
    “这只狐灵还只转了八世,等它完成九世之功,再抽不迟。”
     
    “九世之功?是要吸干他的魂力吗?那……那他不是……!”
     
    “叔叔还没这么残忍,怎么会因为一己私欲就害人性命,魂力嘛是要吸的,但不全吸,有叔叔在,管保他的性命,到时他顶多大病一场。这几天你帮叔叔多看着点,狐灵完功之时,他必然抽搐厉害,到时候你再叫我,不能晚了,否则他魂力被吸干,就是大罗神仙也救不活了。”
     
    绿衫少女应声说好,又去捏谢宫宝的鼻子,只觉好玩。
    =================================================
    《妖尊》小说已出全文
    阅读全文请搜索关注微信公众号:禾木小说
    回复小说名字或数字 244 即可继续阅读全文章节
    此处篇幅有限,以下是精彩章节试读。
    =================================================
    第五章 故旧
    其时,天色尚早。
     
    青袍士外出打来几只野味,下厨弄艺。
     
    叔侄俩吃饱喝足,绿衫少女又来给谢宫宝喂吃。
     
    如此过去两日,到第三天晚上,绿衫少女困在床边打盹,等她一盹打完,发现谢宫宝两眼翻白,抽搐得连床也快塌了。她“哎呀呀”大叫,跑出门去大喊:“叔叔!他不行了!你快些过来救他!”
     
    那青袍士正在竹林抛思修行,听到喊声,抢进屋来伸指连点,首先封住谢宫宝周身大穴,紧接着掌心运气,拍在谢宫宝的天灵盖上,那气源源不断输出,数秒间游遍了谢宫宝周身血脉。
     
    这气乃是混元真气,且已练到登峰造极之境。
     
    以真气而言,世上能达此境者也只十人左右。
     
    可想而知,这青袍士的道行之深难以度量。
     
    他那真气好像片片细刀,精准无比的割开缠在谢宫宝魂体上的狐灵。紧接着,虎口微张,真气回拢,大喝一声:“妖孽!还不出来么!”
     
    那狐灵让混元真气缠住,挣脱不掉,竟被拉了出来。
     
    端看下,是只绿光狐狸,龇牙闷哼,野性十足。
     
    ……
     
    ……
     
    正所谓人有失手,马有失蹄,那狐灵从谢宫宝的天灵盖刚被拉出半截,突然撒野咬中青袍士的手背。青袍士条件反射缩手回来,端看手背,已让狐灵咬掉一块皮去。等他再伸手捉那狐灵时,真气一灭,狐灵又钻了回去。
     
    青袍士脸色大变:“糟糕!这下麻烦了!”

    赶紧又拍出快掌,击打在谢宫宝天灵盖上。
     
    哪知真气分成左右围堵,竟还是晚了一步。
     
    狐灵吃堑长智,这回死死粘住谢宫宝的魂体,粘得更紧了。
     
    青袍士清楚机会已失,他的混元真气再怎么厉害,也不可能在谢宫宝魂力消亡之前将狐灵拉出,届时狐灵抢占谢宫宝的躯体,身具九面玉狐之力,他也不是对手。青袍士咬起牙根,催动真火:“该死!好狡猾的妖狐,我竟小瞧你了!”
     
    那绿衫少女倚门看着,见叔叔脸上充血,不由焦急万分:
     
    “不要九面玉狐了好不好?你……你要好好的。”
     
    “我没事,躲远点别进来!”青袍士脸泛痛苦。
     
    绿衫少女把身子一缩,空留了半只脑袋望着叔叔。
     
    此时,谢宫宝七孔流血,眼看就没有气息了。
     
    “既然你不肯屈服,那就封印了你!”青袍士将真气尽数灌入到谢宫宝体内,那真气便似大片薄纱袋子,将谢宫宝的魂魄和狐灵全包裹起来。——狐灵察觉到他的意图,弃了谢宫宝的魂体,拼命往上蹭。青袍雅士气喘吁吁,狰狞笑道:“不怕你不上当!”
     
    趁狐灵上蹭的当口,把谢宫宝的魂体抛出真气之外。
     
    反过头来开始紧缩真气,那真气好像绳袋越缩越紧。
     
    狐灵吃疼不起,嗷嗷惨叫,挣扎片刻便不敢动了。
     
    青袍士这招使得极妙,在混元真气的包裹之下,狐灵不甘封印,必定舍弃谢宫宝的魂体做窜逃之念。如此一来,青袍士把住机会救出谢宫宝的魂体,且还成功囚印狐灵,当真是一计二用,妙不可言。
     
    不过青袍士真气耗尽,脸色煞白,摇摇欲倒。
     
    绿衫少女冲进屋来,扶他:“叔叔,你快坐下。”
     
    “扶我去隔壁吧,这几天我要打坐修练,你好生看着他,别让他死了。”青袍士眼皮低垂,力气衰竭,放佛瞬间老去十岁。
     
    “九面玉狐还没除掉,万一它出来滋事,我怎么应付得住?”
     
    “它已让我封印,两年之内莫想破得我混元真气。”
     
    ……
     
    ……
     
    此次谢宫宝险些丧命,虽是救过来了,却也是睡够一天才缓过气来。而后高烧不退,胡言乱语,到第四天清晨方才退烧。午时醒来,掀开被子起床,只觉头重脚轻,歪歪倒倒走出门去,展眼游望,上面是个大洞口,有光有雾,有树有水。
     
    眼前一切都极陌生,他不认得这是哪儿?
     
    听见林外那头好像有女孩戏水之声。
     
    他拨开雾气,探头探脑的往外寻去。
     
    看见湖边有个绿衫少女扑水嬉戏。
     
    少女旁边还趴着一头髯公虎。
     
    他见虎悚惧,吓得转身就逃。
     
    那绿衫少女抢上岸来,命令髯公虎:“威武将军,把他给我截住了!”
     
    那髯公虎一扑一跃拦下谢宫宝,冲他瞪眼闷哼。
     
    谢宫宝慌忙退步,大叫:“冥体魂光术!”
     
    术字落音,头顶冒起火苗,像个鸡头,除此再无动静。
     
    绿衫少女捧腹大笑:“这也叫术,你丢不丢人。”
     
    同时间,髯公虎好像也看出一些端倪,把头一丢,斜眼看他,做出一副轻蔑不屑的样子。一人一虎,一唱一和,把谢宫宝数天来的睡意从昏昏沉沉的脑子里驱得一干二净。——他也不理会绿衫少女,寻着一根粗棒子摆好架势,冲髯公虎道:“你敢瞧不起我!来啊,我杀老虎就像踩蚂蚁这么简单!”
     
    髯公虎憋了憋嘴,抬起头更是趾高气扬。
     
    那绿衫少女拍走髯公虎,捧着肚子笑道:
     
    “好了,我把它赶走了,看把你吓得。”
     
    “你是小丫头,我不跟你一般见识。”
     
    谢宫宝甚觉没趣,跳上船,抓起竹竿撑离水岸。
     
    ……
     
    ……
     
    那绿衫少女把船拉住,不让他走。而后也跳上船来,气呼呼的看着谢宫宝,从腰间抽出一把玉箫作势要打:“你敢走,我就放虎咬你。你坐好,仔细听着,看你还记得不?”说罢,把箫放在嘴边吹奏起来。
     
    她那箫声清丽,回旋婉转。
     
    曲线入湖,鱼虾亢奋纷跳。
     
    乐声扬谷,也惹群鸟和鸣。
     
    一曲吹完,绿衫少女问:“这首《壁潭印月》还记得吗?”
     
    “不记得。”谢宫宝只觉好听,却无心回忆什么。
     
    绿衫少女转身狠狠跺脚,愁眉苦脸气道:“怎么就不记得了!六年前的时候我跟叔叔到仙堂去玩耍,我吹过一遍,你还说好听来着,然后你就欺负我只有七岁,抢了我的羊脂玉箫,我怎么求你,你都不肯还我,最后……最后让我打趴下了。”
     
    经她提醒,谢宫宝有些印象,小时候是有这么一段记忆:
     
    “哦,想起来了,你叫屠什么来着?屠丫头。”
     
    绿衫少女消了气,回头噗笑,满脸堆着喜:
     
    “什么丫头,我有名字的,我叫屠娇娇。”
     
    谢宫宝皮笑肉不笑,随口嗯嗯,一阵无趣。
     
    ……
     
    ……
     
    此刻,他心里念的想的全是聂小乔。
     
    哪里有心思跟一个小丫头纠缠不清。
     
    这段日子,他昏昏沉沉、迷迷糊糊的,能想起的事情已经不多,但是在这段模糊的记忆里处处又能感觉到聂小乔充满母爱的呵护。他记得聂小乔说要带他去什么壁龙潭治病?他还清清楚楚记得自己痛苦呻吟的时候,聂小乔总是搂着他,把那滚烫的眼泪滴落他脸。
     
    他从小孤苦伶仃,没有人疼爱,更没有感受过母爱。
     
    而聂小乔的这份爱直击他的心灵,感动到灵魂深处。
     
    经此一事,谢宫宝对聂小乔彻底改观。
     
    他想回家,不想待在这里:“我要走了,你下船吧。”
     
    屠娇娇背手昂头,趾高气扬的晃动身子,哼哼两声,偏偏不下船:“小宝,你都认出我了,还要走么!你走试试,看我不打死你。你来的时候都快死了,是我叔叔救活你的,现在你跟我家威武将军一样,都是我的了,我不准你走,你就哪儿也不能去。”
     
    这丫头真是难缠,7岁那会儿就古灵精怪的。
     
    没想到时隔这么多年,她的脾性一点没变。
     
    谢宫宝当年被她祸害过,对她印象不好。
     
    此时见她耍狠,把她一推:“你下去吧!”
     
    “你敢推我!”屠娇娇摇摇晃晃的,半截身子已经掉下船去,突然出手抓住谢宫宝的胳膊,两人同时摔下船,扎进水里。——等冒出水面,屠娇娇委屈的哭将起来,一边哭一边掐谢宫宝的腰子:“从来都没人敢推我,你敢推我,我要打死你!”
     
    谢宫宝被掐疼了,哎呀惨叫,打开她手:
     
    “你个小丫头片子,老是缠我做什么?”
     
    “你推了我,又打我,我……我……。”
     
    屠娇娇把泪一抹,抽出羊脂玉箫打他。
     
    谢宫宝举手护头,狼狈窝囊之极。
     
    平白无故让小丫头欺负,没道理。
     
    他也火了,抢下羊脂玉箫:“够了!还没完没了!”
     
    屠娇娇一愣,继而拍手,呵呵大笑起来:“对了对了!小时候你就是这么抢走我的羊脂玉箫的。”说罢,往谢宫宝身上浇水,嬉嬉闹闹,好不开心。
     
    谢宫宝火到不行,却是拿她一点辙也没有。
    =================================================
    《妖尊》小说已出全文
    阅读全文请搜索关注微信公众号:禾木小说
    回复小说名字或数字 244 即可继续阅读全文章节
    此处篇幅有限,以下是精彩章节试读。
    =================================================
    第六章 二使
    其时太阳斜挂,坑洞里光线暗了下来。
     
    湖边树梢上站着一人,却是那青袍士。
     
    屠娇娇跟谢宫宝嬉闹,吵到他的清净。
     
    他过来看了一会儿,心里颇多感慨。
     
    隐居六年了,他以为娇娇一直都很开心,今天一见才知道以往的自娱自乐都是无聊之举罢了,现在的哭、笑、闹是发自内心的愉悦。或许娇娇应该与人多多接触,可是强敌在侧,怎敢随心所欲,看来开心两字做叔叔的是永远也给不了的。
     
    悲切一阵,从树上跃下,走到水边招手:“别闹了,你们俩都过来。”
     
    屠娇娇扯住谢宫宝往岸边走来:“叔叔,他刚才推我,还打我。”
     
    谢宫宝心想,又跟小时候一样,明明是你打我,最后还要告状。
     
    他认得青袍士,当年仙堂切磋,他是亲眼目睹的,虽然记忆模糊,却是把青袍士的脸记得极熟。料想屠娇娇告了状,做叔叔的当然要给出气,故而他走了两步,便不愿往前走了。
     
    “明明是你打他,你当叔叔眼瞎没看见吗,你先到一边去,让我给宫宝小子把把脉。”青袍士捏了捏屠娇娇的鼻子,而后踏波上前抄起谢宫宝提上岸来:“你大病初愈,最好留下来观察观察,我想你家族长一两天内就该来接你了,到时候再走不迟。来,把手伸过来,我给你把脉。”
     
    谢宫宝听懂了,看来是族长送他来的。
     
    他记得族长说,带他到壁龙潭治病。
     
    看这儿又是湖又是坑的,肯定就是壁龙潭了。
     
    他伸手出去,开口问话:“是你救我的吗?”

    青袍士抿嘴轻笑,闭目把脉,却不答话。
     
    在一旁的屠娇娇听他发问,神气活现的把话接来:“那是当然,你不知道你体内有个八面玉狐吗?不对,现在是九面玉狐了,你的魂差点就让它吃了,要不是我叔叔耗尽混元真气把九面玉狐封印了,你这会儿早死翘翘了。”
     
    什么八面、九面,谢宫宝是一点也不懂。
     
    他只知道自己伤病不轻,比死还要痛苦。
     
    现在痊愈,好像有一种死而复活的感觉。
     
    得知真相,他对屠娇娇的刁蛮也不反感了。
     
    不管怎么说,他这条命是人家叔叔救的。
     
    青袍士把脉良久,微微点头,说了一句“恢复得不错”就戛然而止了。——他似乎感应到什么,两只耳朵有节奏的扇动着,突然耳朵一止,脸色随之惨变。他睁开眼睛,昂头看顶:“哼哼!要来的终究会来!你们俩进屋去,不管发生什么事都不许出来。”
     
    刚刚还温言善色,转眼杀气腾腾,让人好生难解。
     
    谢宫宝心知不妙,抬头看那洞口,又看不出端倪?
     
    同时,屠娇娇抓住青袍士衣角:“叔叔,你……你怎么了?”
     
    青袍雅士厉喝:“快进屋去!”
     
    这声喝直如惊雷贯耳,屠娇娇当场都吓傻了。
     
    “喊你进屋你就进屋,还磨蹭什么。”谢宫宝年长两岁,他知道好歹,料想必有祸事发生,拉起屠娇娇就往林子里跑去。两人没有进屋,就在林子深处停步,藏在山岩后面观望。
     
    过了一会儿,坑洞口人影忽闪,有人跳了下来。
     
    ……
     
    ……
     
    那人坠势迅疾,眼看就要摔死,身形忽又顿止。
     
    此人身着一袭黑袍,须发半白,样子生得霸气。他在水面上蜻蜓点水慢慢走着,每走一步都带起一圈涟漪。走得距离岛屿近了,距离青袍士近了,就这么在水面上拱手止步:“老弟六年闲居,让老哥好找。”
     
    “你我已无瓜葛,寻我做什么!”青袍士负手岸边,脸无表情。
     
    那人嘴角挂起一丝笑意,和和善善说道:“老弟说这话就生分了,你我相交几十年,胜似同胞兄弟,当年巡天二使之名撼天动地,何等声望,如今你躲进深山偷闲,教我一人撑着巡天二使的名声,这面旗子老哥都快扛不动了。”
     
    青袍士哈哈轻笑,继而越笑越大,笑得极其悲凉:
     
    “教主暴毙,二使离心,你我没有交情了。”
     
    那人眉心微挤,也做起悲状:“说到教主暴毙,难道你就没责任了。想想吧,当年你都做过什么,你明知白继文是轩仙流的人,你还跟他鼓琴鼓瑟,不知收敛,你自己和他结交也就罢了,怎么又要凑合他与方熙弱成就姻缘?他轩仙流自认修仙正统,岂能容忍,最后事情越闹越大,轩仙流联合龙涎寺对我教大举围攻,教主力战不逮,终死于非命。”
     
    青袍士鼻哼两声:
     
    “哼哼!你真会扯,把教主之死归咎于我了。轩仙流自命清高,早就与我教势不两存,就算我和白兄没有私交,这一战迟早会来。再说,教主久习《末法真经》,功法通天,教众也有不少深通广大之辈,当年一战,事实上我方侥胜,轩仙流、龙涎寺败北后,教主的身体状况仍佳。其实,你我心知肚明,教主暴毙是有人蓄谋加害。”
     
    “你误会纳兰教主了。”那人眯起眼睛,又柔笑起来。
     
    ……
     
    ……
     
    他们俩积怨极深,一碰面就争论不休。
     
    所争之事则是幡尸教一桩切齿的悬案。
     
    这幡尸教(教众自称幡仙教)地处中州以北,偏安北冥地界。
     
    此教奉行“一教二使三坛四圣”,昌盛千年,传位至【屠霸天】更是达到极盛。屠霸天执掌教务期间,人才辈出,尤以巡天二使最为杰出,修为之高可说是未逢敌手。如今屠霸天已逝,巡天二使尚在,却正是眼前二人。
     
    穿黑袍的是巡天左使高敢。
     
    青袍士则是巡天右使屠隐。
     
    其实他们的积怨全因一人。
     
    此人原是屠隐的贴身丫鬟,名叫【纳兰灵卿】。
     
    这纳兰灵卿生得极美,可用美绝天下来形容。
     
    正因为她美,教主屠霸天才将其纳娶过门。
     
    可是没想到,过门没几年,屠霸天就暴毙身亡了。
     
    屠隐怀疑教主之死与贺兰灵卿有关,同时也怀疑高敢涉案其中。事实上,诸多证据也都显示二人阴谋。而且,从后面纳兰灵卿更名【纳兰图霸】暂代教主之位,就更能看出她的野心。
     
    这些年,屠隐虽隐居南疆,心里却始终有恨。
     
    当年没有机会争论发泄,今天倒是有了机会:
     
    “到这时候你还帮她叫冤,不觉得可笑吗?”
     
    “老弟此言差矣。我只是阐述事实,教主之死怪不得纳兰教主,当年先教主力战两派,确实重伤力竭,他只是碍于脸面不愿表露出来罢了。——哎,其实这也是个劫数,怪谁也没用,你我都知道先教主痴练《末法真经》多年,他企图冲破混元,直达先天,殊不知先天罡气最不易掌控,他重伤之下,遭了罡气的反噬,暴毙也就不奇怪了。”高敢句句有叹,字字有哀,做出来的悲状样子很难让人分出真假。
     
    他顿了顿语,朝天拱手,又道:
     
    “纳兰教主虽为女子,雄才大略相比先教主有过之而无不及,老弟之所以对她持有偏见,怕是因为她是出自你的府邸,你嫌她身份低贱,不愿听她号令吧?”
     
    “胡说八道!我屠隐铮铮男儿,岂容不下一个女子!”
     
    “你要真有气量,当初就不该不辞而别。”
     
    “你休要混淆视听,这和气量有关么?我不管她的身份是贵是贱,总之,教主暴毙之后,她封锁消息,假传教令,意图篡位,这些都是不争的事实,若说教主之死跟她毫无关系,说什么我也不信。”
     
    “老弟不能是非不分啊!她这么做非但没错反而有功,我教刚经历一场大战,不能再卷入仇杀。先教主猝死,消息如果传开,轩仙流和龙涎寺势必卷土重来,她在这关键时刻,分寸拿捏极好,封锁消息不报丧,一来防止教众生变,内乱不止;二来颁发教令,调配人员防守,做好迎战准备。”
     
    ……
     
    ……
     
    很明显的弑主篡位,偏就一直狡辩。
     
    他这小人嘴脸的脸皮究竟有多厚?
     
    屠隐越听越气,咬牙恨恨:“真是屁话连天!我和教主是同宗兄弟,为什么消息封锁期间你能进出灵堂,而我却不能?不仅如此,总坛戒备森严,又为什么有人要暗杀襁褓之中的娇娇?”
     
    这话出口,威力极大,正是弑主篡位的疑问所在。
     
    高敢再巧言善辩,此时也答话不出,只能含糊其辞:“这……这我就不清楚了?你有疑问,何不随我回去向教主当面问个清楚。”
     
    “我不想见她,你走吧。”屠隐挥手驱客。
     
    “老弟,纳兰教主只是承继夫志暂代教主之位,并没有篡位之实。她一个女子也不容易,教众有几个是服她的,为了帮小姐守好这份基业,她索性把名字也改了,一来暗合教主的名讳,示威于众;二来也是告诉大家,自己没有篡位之心。”高敢道。
     
    屠隐频频冷笑,继而昂头大笑:
     
    “哈哈……,改名字?屠霸即图霸,改得好,改得妙!正所谓燕雀焉知鸿鹄之志,她是鸿鹄,我倒变成燕雀了,那么些年我都看走眼了,居然就没看出来她胸怀图霸!高敢,不要再说了,你来是什么目的,我一清二楚,我只能送你两个字‘不行’。”
     
    说了半天,高敢也渐渐失去耐心。
     
    脸色一沉,脚下也荡起圈圈涟漪:
     
    “屠隐,跟你怎么说也说不通了!这些年你逍遥自在,荒废教务,又有谁怨过你,乱局之中如果没有我和纳兰教主把控,教众不知有几人称王、几人称帝,现在教主就盼等小姐回去执掌教务,你要还是我教中人,就应该把小姐交把给我。”
     
    “我刚说了,不行!”屠隐冷巴巴说道。
     
    “你非要逼我出手么!”高敢怒气渐升。
     
    ……
     
    ……
     
    两人怒眼相瞪,瞳光如剑。
     
    还没交手,眼睛就先厮杀起来。
     
    周边空气放佛瞬间凝结,杀气飙升。
     
    这一刻没有声音,静得可怕,有些冷意。
     
    谢宫宝和屠娇娇躲在远处,都禁不住只打寒颤。
     
    她们听不懂屠隐和高敢的话,但此情此景却也知道他们就要开打了。高手过招,非同儿戏,谢宫宝想拉屠娇娇躲到更远一些,哪料却拉她不动。此时,屠娇娇为叔叔担着心,紧紧捏动拳头,身子骨僵硬着哪里迈得动步子。
     
    端见得,屠隐右手微抬,“砰”声拍碎身旁巨石。
     
    石碎处悬着一把冰剑,当真碧光萦绕,寒气逼人。
    =================================================
    《妖尊》小说已出全文
    阅读全文请搜索关注微信公众号:禾木小说
    回复小说名字或数字 244 即可继续阅读全文章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