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品《归墟路》小说完整版全文在线阅读

评分:10分
  • 类型:仙侠小说
  • 热点:小说,阅读,全文
  • 看全文→
  • 编辑:空空道长
  • 评语:火爆新书《归墟路》小说完整版由微信公众号:禾木小说 免费提供!遭遇狂妄皇子,被逼远走他乡……可是,龙无声只因眠,一旦惊龙入海,从此万龙归墟!目前全文已

    火爆新书

    =
    “山里花开山里醉,灵泉轻响溅翡翠,阎王叫你三更死,一点红芒魂魄碎......"
     
    悠悠的吟唱声越来越远,终是再也无法听到。
     
    可是那道士,早已面色大变,冷汗布满了额头......
     
    看到这一幕,云奕冷声说道:“什么意思?”
     
    道士深吸一口气,强自压下心中的恐惧,开口道:“山中翡翠客,阎王身边过,一点红芒起,天涯断魂魄!翡翠,他是毒王翡翠!”
     
    听到这句话,络腮胡浑身一颤,面色大变,语调有些颤抖的说道:“那……那这红点?”
     
    道士喃喃的说道:“天涯海角,生死一念......天涯断魂蛊……”
     
    络腮胡身形一阵踉跄,面色惨白之极。
     
    就在这时,云奕浑身一僵,竟是闭目向后栽去。
     
    络腮胡一把将其接住,面露惊恐,连忙看向道士。
     
    道士深吸了一口气,强自稳住心神,略作查看后向着络腮胡道:“这应该是蛊毒入体后的必然反应,暂时没有生命危险!”
     
    络腮胡和那两名护卫猛然长出了一口气,若是六皇子出了什么事情,那么他们,也别想活了。

    道士沉声道:“当务之急,我们要尽快赶回去,情陛下亲自出手!”
     
    络腮胡有些不确定的问道:“陛下,能解这蛊毒吗?”
     
    道士缓缓的摇了摇头,沉声道:“不知!”
     
    络腮胡看向躺在地上,了无声息的林修,皱眉道:“这个怎么办?”
     
    道士略作沉吟道:“他不能死,毒王是替他打抱不平,他死了,对方必然发难。”
     
    说完这句话,立刻走到林修身边,从怀中取出一粒弹药,塞进了他的口中。
     
    做完这一切,他再次无奈的摇了摇头,这才和抱着少年的络腮胡及两名心有余悸的护卫一起,向着院落之外走去。
     
    院落中重新恢复了宁静,只剩下躺在地上的林修,呼吸逐渐的均匀......
     
    就在几人离去约莫一柱香后,林修所在院落之外约莫百丈处的一颗老树上,一个壮硕的人影从树上跳了下来,
     
    他蹑手蹑脚的进入院落,来到林修的近前,用手感受了一下林修那逐渐沉稳的鼻息,这才轻舒一口气,随即急急离去......身形矫健之极。
     
    ......
     
    ......
     
    月上枝头,清辉朗照!
     
    林修醒了过来,胸口依旧火辣辣的痛!不过,五脏六腑的痛楚似是减轻了不少。
     
    他从地上坐了起来,却并未站起,而是闭上眼睛,仔细的将昏迷前的记忆梳理了一遍。
     
    有人救了他!
     
    可惜的是,他昏迷的早,并不知道那人是谁。
     
    他轻叹一声,挣扎着从地上站起,却牵动了胸前的伤口,痛的龇牙咧嘴。
     
    他好不容易稳住身形,随即抬首望天,许久之后,紧紧握住了拳头,心中第一次对修炼产生了浓浓的渴望!
     
    可是紧接着,他的目光变得无比黯然......以他的体质,能活着......已是奢求,至于修炼,算了吧。
     
    他长叹一声,那声音复杂无比
     
    ......
     
    他略作歇息,似是想起了什么,立刻来到石井旁,抓起了放在竹椅上的那本破旧书籍,四下打量之后,忍痛爬上了院中的那个大榆树,将之藏在了上面。
     
    那本书,是他师父唯一教给他的东西。
     
    并且,只是教他背诵!
     
    尽管他现在对那书上的内容早已倒背如流,可是他依旧不懂那真正的含义。
     
    上面那些晦涩难懂的文字与他而言,实在如同天书一般。
     
    甚至,他都不知道这本到底是什么书......
     
    他师父曾经严厉无比的告诉过他,书中的内容,绝对不可以让任何人知道!
     
    是任何人!
     
    如今经历变故,为防万一,所以林修立刻将之藏了起来。
     
    做完这一切后,他松了一口气,面色有些怪异的说道:
     
    “那些到底是什么人?为何要强占这间屋子呢?”
     
    ......
     
    ......
     
    昨夜发生的一切,知之者甚少,并未影响这个村子的宁静生活。
     
    林修也如往常一般,很早就起来了,不知为何,昨夜那颇重的伤势,到了早晨,竟然已经彻底的复原......
     
    林修洗漱完毕,径直向着村外的小山坡走去。
     
    他要赢回他输掉的那把榆木弹弓,尽管经历了昨夜的变故,可是与他而言,那是唯一可以增加他实力的武器......
     
    他很快来到了目的地,可是木篱笆围起的院落中却有些沉寂。
     
    林修眼中闪过一抹疑惑,往常这个时候,院落中总是有一个壮硕的身影,挥舞着那巨大的板斧。
     
    而那壮硕身影的旁边的,当然少不了赢了他榆木弹弓的小子......
     
    为何今日,两人却不见影踪?
     
    林修再行两步,来到院落门口,随即高声叫道:
     
    方蓝,方蓝,我是林修,你出来一下!”
     
    可奇怪的是,声音落下半响,屋内依旧静悄悄的。
     
    林修再喊了几声,还是无人应答,他皱起眉头,自言自语道:“奇怪,这大早上的,能去哪里呢?”
     
    他挠了挠头,悻悻的准备离去,就在这时,余光落在篱笆之上,那里,绑着一块白色的手帕,迎风飘扬。
     
    他疾行两步,来到近前,将手帕解下,布质入手丝滑,还带着丝丝凉意。
     
    林修一愣,有些不明白这种高档的布料怎么会出现在方蓝家,不过随即他的心神便被上面的字迹所吸引了。
     
    字迹娟秀之极,透着丝丝灵气。
     
    林修嘟囔了一声:“一个大男人,字竟然写的这么秀气”
     
    一边说,一边仔细看了下去。
     
    上面的内容很简单,只有六行:
     
    林修
     
    我和爹搬走了
     
    本来打算今天告诉你一件事......
     
    可是,算了。
     
    榆木弓我带走了,有缘再见!
     
    方蓝
     
    林修呆呆的看着手帕上的内容,面色变得有些呆滞,片刻之后,风中传来一声怒喝:
     
    “方蓝,你这个王八蛋,竟然把我的榆木弓给带走了,你小子别再让我看到你!”
     
    ......
     
    ......
     
    皇宫大殿,金碧辉煌,龙凤呈祥,气势磅礴。
     
    大殿之后有一花园,亭台楼榭,碧水映天。
     
    此时此刻,曾经一脸傲气的六皇子,正低着头,如同一个乖宝宝一般,恭敬的站在一座凉亭之外,似乎在等待什么人。
     
    而在其身后,是一脸不安的道士和络腮胡。
     
    不知何时,一道身影无声无息的出现在了凉亭之中,他身材雄伟,背负双手,只留给几人一个背影。
     
    可是他身上那种睥睨天下,傲视苍穹的王者之气,却是丝毫不加掩饰的。
     
    感受到这种气息,三人蓦然抬头,这才发现亭中多了一个人。
     
    下一秒
     
    三人齐齐下跪,恭声道:
     
    “参见陛下/父皇!”
     
    当今天下,能被称为陛下之人只有一个!
     
    那就是如今大云王朝的天子,云连天!
     
    而这三个字,也是一个传说
     
    ......
     
    十多年前,云家还是前朝重臣,云连天的父亲云齐还是手握重兵的大将军,而云连天,还只是一个名不见经传的纨绔子弟。
     
    可是,功高盖主这种事,每朝每代都会发生,可惜云齐性格耿直,自以为忠心耿耿,皇帝不会对他动手......最终被人设计陷害,落得一个叛国之罪,被五大高手围杀而死。
     
    不但如此,云家族人,也受到了牵连。
     
    可是,奉命抄家的大军涌入云家之后,一道惊雷炸响,所有人竟是倒飞而回。
     
    云连天!
     
    那个在所有人眼中都是混吃等死,无能败家的纨绔子弟,竟是忽然成为了绝顶的高手。
     
    不但如此,他竟然早有部署,登高一呼,无数势力响应,军方近半人马,瞬间倒戈,剑指皇城。
     
    直到这时,众人才真正意识到,所有人都被骗了,这个众人眼中的纨绔子弟,无论心计修为,都可谓惊世骇俗。
     
    前后不过两年的时间,竟是彻底掌控了除皇城之外,原风王朝所有的领地。
     
    最后,大军围城之日,他更是以一己之力,力压前朝五大高手,留下了惊世骇俗的传世之战。
     
    随即以天人之姿,入主皇城,建立大云王朝。
     
    十年来,更是励精图治,以雄才大略治理天下,云王朝很快达到了一个前朝难以企及的高度,成为百姓争相传颂的一段佳话
     
    ......
     
    此时,这个传奇人物并没有转身,只是轻轻挥了挥手,示意几人平身,随即轻声吟道:“山中翡翠客,天涯断魂魄......呵呵!说吧,发生了何事?”
     
    很显然,他已然察觉了云奕身上中的蛊毒,这种神鬼莫测的手段,另亭外三人心悦诚服,眼中恭敬之色越发浓郁。
     
    道士略微调整了心绪,开始将事发经过缓缓道来。
     
    可是云奕的霸道,在他口中则变成了苦口婆心,好言相劝,乃是对方不识抬举,甚至恶语伤人......
     
    云连天眼中闪过一抹莫名的深意......却并未阻止对方的讲述。
     
    待到听完之后,他轻声自语道:“化外村庄......龙眠之地?真是有趣!”
     
    说完这句话,他便不再言语,只是定定的看着苍穹。
     
    直到许久之后,他才悠悠开口道:
     
    “凶狠的狼,只有撕咬食物时才会露出锋利的獠牙......因为獠牙的光芒,虽能震慑猎物,却也能引起对方的警觉,甚至引来更强大的存在”
     
    “这天地间,能人异士不知其多,连朕,都不敢说纵横天下。”
     
    “锋芒毕露,不懂隐忍者,难成大事!”
     
    听到这些话,六皇子云奕浑身一颤,面色瞬间惨白,他猛然跪下,语调颤抖的说道:
     
    “父皇,儿臣错了,儿臣一定谨记父皇的教导!”
     
    云连天没有说话,不过袖口一荡,一道指风激射而出,刹那间没入少年体内。
     
    少年闷哼一声,手臂轻震,一道红芒冲出,快速向着天空遁去。
     
    云连天冷哼一声,微微抬手,刹那间那红芒一滞,在空中怦然破碎。
     
    整个过程,竟如行云流水,简单之极!
     
    这,这可是令人谈之色变的毒王翡翠最霸道的蛊毒,竟然被如此云淡风轻的解掉了?
     
    云奕连忙伏在地上,恭声道:“多谢父皇!”
     
    云连天再次挥了挥手,淡然道:“都下去吧”
     
    观星道人和络腮胡连忙搀扶着少年告退
     
    ......
     
    几人离去不久,云连天忽然轻声说道:“你怎么看?”
     
    他话声刚落,身后的空气一阵颤动,一道人影浮现而出......这人相貌身材看上去并无特殊,唯一奇怪的是,始终闭着眼睛。
     
    他出现之后,轻声说道:“真龙出,万龙潜……陛下如今龙威正盛,按说不应有龙眠之地现世才对......要不,我亲自走一趟吧!”
     
    云连天缓缓摇了摇头,沉声道:“无需如此,让黄云营去就可以了。即便那龙眠之地为真又能如何?我为天子,当镇压万龙......我有更重要的事需要你的协助”
     
    “何事?”
     
    “玄天经”
    =
    =
    第5章 惊龙
    这一日,一群不速之客的到来打破了村庄的宁静。
     
    那是一队全副武装之人,约莫近百。他们每一人都身披金黄色的铠甲,远远望去,如同溪水中闪动的赤金,又如天边流动的祥云。
     
    黄云营!
     
    这是黄云营的人!
     
    这标志性的铠甲,天下独一无二。
     
    众所周知,大云王朝如今国运昌盛,雄师猛将多不胜数,可是其中最为精锐,能称得上威震四海的,当数赤云,紫云和黄云三营。
     
    这三支力量,乃是大云王朝真正的核心,是王朝震慑八方不可或缺的力量。
     
    这样的力量,轻易不会出动,一旦出动,便表明了皇室的一种态度......
     
    势在必得!
     
    可是,现如今竟是有近百黄云营的人全副武装的出现在了这样一个穷乡僻壤之地,这就有些耐人寻味了。
     
    难道这偏僻的化外之地,还有什么东西入的了皇室的法眼不成?
     
    这些人虽然身着重甲,可是却行如疾风,绝大多数人靠着两只脚,便能紧紧的跟随着最前方的那匹急奔的战马,身形丝毫不落。
     
    很快的,他们来到了林修所在的院落,团团将之围住。
     
    一个将领模样之人从马上一跃而下,径直向着院门走去
     
    ......
     
    院落中正在浇灌花草的林修已经听到了院墙外那盔甲摩擦和马蹄触地的声响,他的眉头才刚刚皱起,院落的大门,便“哗啦”一声被推开了。
     
    一行人鱼贯而入,一个个面色威严,身上满是肃杀之气,打眼一看,就是身经百战的铁血之士。
     
    那些人涌入之后,立刻四下散开,均匀的分布在周围的院墙之下,身形笔挺。
     
    只剩下那名身材魁梧的将领,颇有兴趣的打量着不远处的林修。
     
    因为林修也在打量着他。
     
    并且这名少年的眼中除了初始之时那极为短暂的意外之后,就始终无比的平静。
     
    平静的......如同一潭幽深的古井。
     
    如此平静的少年,不多。
     
    面对黄云营这些浑身充满肃杀之气的强者,依旧能如此平静的少年,更是少之又少。
     
    将领的眼中,闪过了一抹赞赏之色,他尽量让自己的语调变得柔和,开口问道:
     
    “你叫什么名字?”
     
    不过,林修却根本不买他的账......
     
    他嘴角扬起一抹冷笑,愤愤的说道:“果真都是一个德性,如同土匪一般闯到别人家里,还能理直气壮的质问别人,你们眼中,还有王法吗?”
     
    听到王法二字,将领的目光忽然变得古怪之极,可是他却并未多言,因为他问及对方姓名,只是顺带为之。
     
    他有正事要做!
     
    是而他微微抬手,立刻有一人呈上一个木匣。

    看到这个木匣,林修以为对方又要故技重施,以重金强行买下他的屋子,眼中立刻浮现出浓浓的厌恶之色。
     
    可是那将领并未再理会他,而是轻轻的将木匣打开,小心翼翼的从里面取出一样东西,林修随意瞥了一眼,却立刻被吸引了心神。
     
    那是一件不知用什么材料做成的金龙浮雕,金龙栩栩如生,神韵十足,身上的每一片龙鳞都清晰可见。
     
    更为神奇的是,那对龙眼灵意闪动,林修甚至从其中感受到了那种俾睨天下的气势......
     
    这金龙浮雕,绝非凡品。
     
    林修瞬间做出了如此判断。
     
    将领将浮雕取出之后,目光也变得无比恭敬,随即,他手中有霞光忽起,径直向着金龙灌去。
     
    接下来所发生的一幕,彻底撼动了林修的心神......
     
    那金龙浮雕,忽然间金光大盛,片刻之后,一声龙吟炸响,那浮雕,竟然活了。
     
    金龙蜿蜒而上,迎风暴涨,不过片刻的功夫,竟是在村子的上空化作了一条庞然大物,遮天蔽日。
     
    那似乎是一条,真正的龙!
     
    ......
     
    林修的眼珠子都快瞪出眼眶了,嘴巴大张,一脸的震撼。
     
    他竟然看到了龙,那早已销匿于岁月之中,只在传说中才会被提及的远古神兽。
     
    是这个世界疯了,还是他的眼花了?
     
    或许感受到了他心中的质疑,那空中的庞然大物,竟是再次发出一声穿金裂石的清啸,震得林修小脸煞白。
     
    可是,他的震惊,才刚刚开始......
     
    那声龙吟之后,林修竟然又听到了另外一声奇怪的龙吟,之所以用奇怪二字形容,乃是因为这一声,似是从地底深处传来,显得有些沉闷。
     
    似乎如同一只洪荒巨兽,刚刚从沉睡中被惊醒......
     
    就在他略显疑惑,以为自己在巨大声响的冲击下出现了幻听之时,他脚下的大地......忽然剧烈的震动了起来。
     
    又是一声,远比之前任何一声都要震撼的龙吟之声,从林修脚下晃动的大地深处响起,他甚至感受到了一阵狂猛的飓风,风中,还有刺鼻的腥臭。
     
    他连站,都有些站不稳了。
     
    就在他身形左摇右晃之时,天空中的那条金色的巨龙,在听到下方传来的那声震撼的咆哮之后,身躯似是忽然僵了一下。
     
    随即,巨大的龙目中闪过一抹畏惧之色,竟是不再发出半点声响,悄然无息的快速向着下方游去。
     
    庞大的身躯在快速的缩小,不过数息的时间,变成了初始的那种迷你模样,重新化作了浮雕。
     
    地下深处,再次传来了一声有些低沉的声响,随即再也没有了动静。
     
    而方才不断剧烈晃动的大地,也重新归于平静。
     
    阳光透过茂密的榆树叶,落在了林修的身上,可是不知为何,他却忽然感到那阳光似是有些清冷
     
    ......
     
    那名将领眉头紧皱的瞥了一眼不远处额头冷汗密布,呼吸变得无比粗重,一脸惊魂未定的林修,目露疑惑,有些不太明白他为何会如此......
     
    不过,与这相比,他的主要精力,依旧放在他手中的那座金龙浮雕之上。
     
    除了那疑惑的一瞥之外,从始至终,他的目光都盯着手中的金龙浮雕,确切的说,是盯着那龙口的位置
     
    片刻未曾离开!
     
    按照他的认知,只要在异宝周围一定的范围内催动这件大云王朝的秘宝......赤金螭,那么异宝必然会在十息之内被赤金螭寻到并且攫取。
     
    可是,从他催动这赤金螭开始到现在,两个十息都过去了,金螭口中除了霞光闪烁之外,却始终没有出现任何的东西。
     
    以他的经验,出现如此状况的可能只有一个......
     
    异宝已经被取走了。
     
    毒王翡翠!
     
    定然是毒王翡翠赶走六皇子等人之后,取走了异宝。
     
    “果真,还是扑了个空啊”
     
    将领手中的霞光缓缓消失,脸上有着不加掩饰的失落。
     
    他轻叹一声,小心翼翼的将那赤金螭重新放在木匣之内,交给方才持匣之人,这才重新看向了林修。
     
    林修脸上,依旧有未曾平息的震惊......
     
    将领有些不明所以,可是此时却没有心情关心其它,他目不转睛的凝视着林修半响,沉声道:
     
    “毒王翡翠,在哪里?”
     
    林修缓缓回过神来,随即有些疑惑的问道:“毒王翡翠?什么东西?”
     
    将领面色一僵,沉声道:“不要肆意挑战我的耐心,也不要随意破坏你在我心中那微弱的好感?”
     
    林修眉头紧锁,疑惑无比的说道:“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将领的面色沉了下来,深吸了一口气,忍住性子道:“我再问最后一遍,那天晚上向六皇子施种蛊毒,将你救下的毒王翡翠,在哪里?”
     
    林修皱着眉头,低声自语道:“那天晚上......六皇子......什么?六皇子?你说他是皇子?”
     
    他猛然抬头看向那名将领,眼中闪过一抹深深的震惊,他万万没有想到,那个嚣张,傲慢,狂妄之极的少年,竟然是个皇子!
     
    看到林修眼中的震惊,将领的面色稍缓,接着说道:“不错,你现在知道你得罪的到底是谁了吧,所以,立刻告诉我毒王翡翠的下落,只要找到毒王,或许你还有些转机。”
     
    那名将领以为自己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林修必然会意识到个中厉害,交代毒王的下落。
     
    可是他万万没想到的是,听到他的话,林修的脸上忽然怒气翻涌......
     
    “我得罪他?你竟然说我得罪他?你们皇室之人的无耻,果真是一脉相承!”
     
    “别说我根本不知什么毒王什么翡翠,就是知道,也绝对不会告诉你们的。”
     
    将领的面色,彻底沉了下去,他目露精光,沉声说道:“小子,你知不知道,单单是你对皇室的侮辱,就足够让你死上一百次!”
     
    林修目露讥讽,挺起胸膛,一脸傲然的反问道:“死上一次和百次有何区别?至少剩下的九十九次是不知道的!”
     
    将领面沉如水,随即冷哼一声,身上气势蓦然升腾。
     
    刹那间,林修感到自己的肩膀上压了一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