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途艰辛也要爱你小说,情途艰辛也要爱你未删减阅读全文

小说评分:10分
  • 类型:言情小说
  • 热点:情途艰辛也要爱你
  • 扫一扫微信看全文→
  • 编辑:空空道长
  • 评语: 情途艰辛也要爱你小说,情途艰辛也要爱你未删减阅读全文完整版由公众号uckeke提供! 情途艰辛也要爱你小说,情途艰辛也要爱你未删减阅读全文阅读是一部言情小说,内容精彩,

     情途艰辛也要爱你小说,情途艰辛也要爱你未删减阅读全文完整版由公众号uckeke提供! 情途艰辛也要爱你小说,情途艰辛也要爱你未删减阅读全文阅读是一部言情小说,内容精彩,适合男女生空闲时间阅读,目前全文已完结,喜欢就点击 情途艰辛也要爱你全文阅读吧!

    =================================================

    《情途艰辛也要爱你》已出全文

    阅读全文请搜索关注微信公众号: uckeke

    回复小说名字或数字 1411 即可继续阅读全文章节

    此处篇幅有限,以下是精彩章节试读。

    =================================================

    幸而阮舒反应快,在最后关头往后仰了身体,缓掉一部分的力劲。第二记耳光扇上来之前,她迅捷地“啪”一声猛力打落对方的手。

     

    “大伯母,再打下去,后果你可是承担不起。”

     

    明明是浅浅含笑的模样,眼神却像一把锋利的尖刀。

     

    王毓芬本能地瑟缩一下,收起手,反唇相讥:“确实承担不起,我若是打坏了你这张脸,你还怎么勾搭男人。”

     

    阮舒的唇角微微上翘:“大伯母,你真清闲,不好好在厅里招待客人,跑来这里看我怎么勾搭男人。”

     

    她的这副模样,在王毓芬看来全是得瑟,心中愈发来火,嘲讽道:“烂货始终是烂货,男人不过逢场作戏和你玩玩,你真以为他会娶你回家吗?做人最重要的是认清自己的身份,不是你的东西就不要觊觎!”

     

    “大伯母放心,我不觊觎谭少爷。”阮舒不愠不火,佯装没听懂王毓芬的一语双关,顺着话缓缓道,“我对这个东西已经腻了。他爱和谁怎样都与我无关。”

     

    她的言外之意不就在说自己女儿是接手了她不要的男人?王毓芬隐忍着勃然大怒,冷笑:“就让你再嘴硬着嚣张两天!等我们和谭家把亲事定下来,看你到时候在股东大会上怎么哭!”

     

    “嗯。我会哭得漂亮一些。先提前恭喜大伯父和大伯母。”

     

    阮舒回得太过云淡风轻,倒叫王毓芬心中狐疑万分。正是因为得知阮舒最近和谭家的少爷走得近,他们才用相亲截断了她这条路,怎么她看起来好像一丁点儿焦虑都没有?总不会是还在指望唐家吧?

     

    王毓芬并不知道,阮舒纯粹是因为肚子难受得厉害,懒得继续打嘴仗。回到自己的房间,她先去厕所检查了一下,确认并没有怎么出血,便直接扑 倒到床上,埋头睡过去。直到庆嫂来给她送鸡汤,敲响了房门,她才爬起来。

     

    庆嫂把鸡汤放到桌上,关切地打量她的满面倦容:“二小姐,你是不是生病了?”

     

    “不碍事。可能有点发烧,吃点退烧药就行了。”阮舒摸了摸额头,顺手翻找抽屉。抽屉里挨挨挤挤地塞满了各种日常备用药,尤以胃康宁和安眠片居多,且细看之下很容易发现几乎每一种药都有拆封使用过的痕迹。

     

    抽出来退烧药时,她又想起来问:“鸡汤也给三小姐送去了吗?”

     

    庆嫂摇摇头:“三小姐还没回来。”

    阮舒微怔,瞟一眼床头的钟。距离在医院碰到唐显扬和林妙芙已经过去两个多小时,照理该回来了。

     

    “行,那就先给她温在锅里。你去休息吧。”

     

    庆嫂点头应和后退了出去。

     

    鸡汤的色泽很漂亮,味道也不油腻,阮舒干脆把退烧药就着鸡汤一起吞下肚子,然后去包里掏出手机。

     

    一开机,全部都是未接来电和讯息的提醒,大部分自然来自于唐显扬,阮舒一概忽略,找出林妙芙的号码,正准备拨出去,助理的电话先一步打进来,语气着急:“阮总,你可算开机了!”

     

    “出什么事了?”阮舒隐约预感不好,果然便听助理汇报道,“药监局的审批没下来!”

     

    阮舒皱眉:“怎么会?副局长不是答应过最迟今天会给我们批下来吗?”

     

    “可我一直等到下班的时间也没等到。阮总,你说现在怎么办?后天第一笔单子就要出货了!”

     

    “别急。你确认过是什么原因了吗?”阮舒不由揉了揉太阳穴。因为今天她要上医院,所以中午就离开公司了,没料到出这么大的事。

     

    “我打过电话给秘书了,秘书一开始支支吾吾地也说是我们的这批保健品还需要再做进一步的评估监测。这摆明了就是打官腔嘛。幸亏阮总你有先见之明,之前交待过我好好和这位秘书打好关系,她禁不住我软磨硬泡,才和我透露,傍晚的时候,副局长好像接了个谭少爷的电话。”

     

    谭飞?

     

    阮舒的凤眸轻轻眯起。

     

    傍晚?那差不多就是在洗手间里和她翻脸之后发生的事情了?

     

    “我知道了。这件事你不用管了,交给我。”阮舒迅速挂了电话,转而翻出谭飞的号码,立马拨了过去。

     

    谭飞接得很快,一开口就是讥诮:“哟,林二小姐,怎么快又找我有事喽?”

     

    阮舒根本不想和他浪费时间,单刀直入:“谭少爷,咱们一码事归一码事,药监局那儿请你高抬贵手。”

     

    “在本少爷眼里可不分什么一码两码的。”谭飞冷冷一哼,“你不是很有能耐,哪还需要我高抬贵手?不好意思,我现在很忙,挂了。”

     

    “等等!”阮舒捏紧了手心,“你现在在哪?我过去找你。”

     

    …………

     

    半个小时后,漾色会所,阮舒一路找到205包厢的门口。门没关紧,开了道缝儿,里边闹哄哄的,气氛貌似特别好。她先叩了叩门,等了几秒,估计是太吵了所以根本没人听见。

     

    阮舒便自行把门缝推开一点,往里扫视。豪华包厢里灯光朦胧,只有一盏明亮的吊灯,十几个男男女女围着桌子瞧着人打牌,场面就像动物趋光聚拢。

     

    围在周围的人议论着牌局,给桌上的人支招。

     

    坐在牌桌上一共四家,其他三家纷纷说着大话忽悠对手给自己长底气。

     

    唯独第四家的那个男人,闲恣地靠在椅背上,眼里带着慵懒和些许倨傲,但笑不语。

     

    他恰正对着门口的方向而坐,隔着交织的灯光和人影,阮舒看清他高高的鼻梁和深邃的眼窝——傅令元。

     

    她再次敲了敲门。这次,包厢里死寂下来,不过并非大家注意到她了,而是全部牌局似乎到了紧要关头,全部人皆屏息凝神地盯着牌桌。

    =================================================

    《情途艰辛也要爱你》已出全文

    阅读全文请搜索关注微信公众号: uckeke

    回复小说名字或数字 1411 即可继续阅读全文章节

    =================================================

    便见傅令元微微笑一下,露出一种势在必得的自信神情。下一秒,他手中的牌尽数摊开,不轻不重地扔到桌上,打破了空气里的寂静。

     

    众人纷纷睁大眼睛俯身仔细看牌面,或赞叹或唏嘘。

     

    “傅三太厉害了,瞧这牌面漂亮得真是没话说,啧啧。”

     

    “你们几个今天要把裤裆都输没了。”

     

    “艹!傅三你在美国这十年都泡拉斯维加斯了吧!”坐在傅令元对面的人不服气地淬了一口,正是阮舒要找的谭飞。

     

    傅令元闻言未怒,表情更舒展了些,眸光黑沉,似笑非笑着,不承认也不否认。

     

    “谭少爷。”阮舒在这时冲谭飞的背影唤了一声。

     

    大家顿时扭头望过来。

     

    阮舒镇定自若地在各种复杂的目光中走到谭飞面前:“谭少爷,借一步说话。”

     

    “林家二小姐?”有人认出阮舒来,开始打趣儿,“谭老弟你艳福不浅,赌场失意情场得意啊!”

    另一个人紧跟着起哄:“赶巧这时间,是来给你泻 火的吗?别借一步了,我们把隔壁包厢借给你们。”

     

    牌桌上左侧的男人边洗着牌,边哼唱《爱情买卖》的恶搞版:“当初你说腿分开,分开就分开,现在却硬不起来,只好用——”

     

    尺度越来越大的荤腔子立马引发包厢内的一片哄笑声。

     

    “你他妈才硬不起来!”谭飞踹过去一脚,然后掀起眼皮子瞅一眼阮舒,“什么事?本少爷正忙着,你直接在这说了。”

     

    他这个时候才吭声,还明知故问,摆明了先前就是故意晾着她受方才的羞辱。阮舒心下冷笑,并没有就此负气离开,面上温温和和地把电话里的事情重新提一遍:“药监局的审批,请你高抬贵手。”

     

    谭飞嘴里叼着烟,一副爱搭不理的模样:“林二小姐找错人吧?药监局什么时候归我管了?你要审批找局里的领导去,与我何干?”

     

    “谭老弟,别这样为难美女。”先前打趣儿的人又插嘴,笑着戳穿谭飞,“谁不知道药监局的副局长是你表姑父。”

     

    “你他妈不说话没人把你当哑巴!”谭飞不爽地咒骂。

     

    周围看牌的人里,有女人酸溜溜地搭腔了:“就是,谭少又不是吃饱撑着没事干给人开后门的。想要帮忙啊,得先拿出点诚意。”

     

    见谭飞没反对,女人自作主张地拿过桌上的一瓶黑朗姆,重重搁在阮舒面前,“来,先把这瓶酒喝了。这对林二小姐应该只是小意思吧?你不是经常得陪酒?”

     

    对方的话显然是在故意将她和客户应酬时的交际暧昧成风月场所的小姐陪酒。不少听出来的人发出低低的取笑。

     

    这几年,阮舒早见惯了落井下石和冷嘲热讽,倒也不生气,看着谭飞,浅浅地笑:“要我喝酒没问题,可谭少爷总得给个准话,要不我这酒岂不是白喝了?”

     

    谭飞摸着他手里的牌,吊儿郎当地打太极:“你不是要借一步说话?那喝了这瓶酒,我给你机会。”

     

    闻言,阮舒的眸底微微泛凉——果真如此。她就知道没那么简单。

     

    牌桌上,忽然有人将刚发到手的牌全部丢桌上,站起了身。

     

    立即有牌友不满:“欸?傅三,你干什么?不打啦?赢够了就走人,你忒不厚道!不行不行!”

     

    傅令元抬下巴指了指阮舒和谭飞这边:“这不是有人忙着处理事情,还怎么专心打牌?你们谁接上来继续玩吧,我歇歇。”

     

    说着,他就要从牌桌前离开。

     

    阮舒的心中微动,蓦然开口唤他:“三哥。”

     

    俏丽的语声一出来,包厢里登时静了一静,大概是全被她对傅令元亲昵的称呼所愣到,不解这林家二小姐和傅家老三什么时候扯上关系了?

     

    一室狐疑之下,傅令元滞住身形,应声掀眼看阮舒。

     

    这还是自打进来包厢,阮舒第一次和他正面对上眼。

     

    眼睑处细微的褶子给他的黑眸添了分说不清道不明的清锐,同时蕴着抹好整以暇,似在等着听她要说些什么。

     

    纵使他嘴上没做回应,但这一眼之于阮舒而言已然足够。心中有了底,她继续问,“三哥一会儿是自己开车回家吗?”

     

    傅令元微微颔首。

     

    “那能否麻烦三哥一会儿顺路捎我一段?”阮舒翘起唇,手指摩挲上那瓶黑朗姆,清淡的眉目间依稀氲出淡淡一丝自嘲,解释道,“我这一瓶酒下去,怕是没法儿自己开车了。”

     

    傅令元略一眯眼,眸子里顿时生出兴味儿。

    =================================================

    《情途艰辛也要爱你》已出全文

    阅读全文请搜索关注微信公众号: uckeke

    回复小说名字或数字 1411 即可继续阅读全文章节

    =================================================

    阮舒相信,他是看穿她的小伎俩了。

     

    别说中间隔了十年未曾联络,即便是十年前,她和他的关系也并不见得有多好,严格算起来甚至还有点龃龉。

     

    她其实是看准了他在这群人当中的份量,企图向其他人彰显他们两个很熟的错觉。

     

    因为尚未拿捏清楚他如今的性情,话出口后,阮舒其实是有些紧张的。

     

    显然,大家也都在等着傅令元的回应,全都下意识地望向他,好像他的一句话,能够决定接下来的局面。

     

    死寂了两三秒后,傅令元的两片薄唇翻了翻,吐出了“可以”二字。

     

    阮舒暗松一口气,面上的笑容愈发璀然:“谢谢三哥。”

     

    谭飞的表情霎时有了异样,视线徘徊在傅令元和阮舒之间,似在琢磨两人的关系。倒是有人率先忍不住,半是探询地揶揄:“傅三,行啊,就这么被你捡漏了,你都答应送人家一程了,我们可不得更该使劲多灌她点,好方便你趁人之危行酒后之性。”

     

    几人附和着哈哈哈地笑。

     

    傅令元从牌桌前走去沙发往上面重重一坐,双腿交叠,惬意地靠着沙发背,懒懒地说:“那你们好好灌,我就坐在这歇会儿,你们什么时候灌倒她,我什么时候带她走。”

     

    边说着,他掏出了一根烟,点着,慢悠悠地抽,俨然摆出一副等人的架势。

     

    他身上穿着的还是几个小时前她在医院的电梯里遇到他时的那件衬衫,袖口比先前多撂起了两番,领口也比先前多敞开了一分,却仍旧敞开得恰到好处。

    不知是不是因为沙发那边的灯光更暗些,从她的角度望过去,细白的烟雾后,他的眸底透着一股高深莫测。阮舒默不作声地望着傅令元,不太明白他的这个行为存了什么心思。

     

    其他人同样不明白傅令元的意思,究竟是希望大家灌倒阮舒,还是在维护她。今天这一场牌局,本就是几人得知傅家老三回归海城,才特意设下的,怎样都不能扫了他的兴致。

     

    一时间,连方才叫嚷的那个女人不敢再贸贸然吭声,就等着看正主儿谭飞如何应对。

     

    倒是阮舒快一步反应,拿起了那瓶黑朗姆,但并未当真傻得整瓶灌自己,而是取了只杯子,装满酒后,落落大方地对谭飞举杯:“谭少爷,我今天身体不太舒服,请允我以这一杯酒向你致歉,然后咱们坐下来好好谈一谈事情,如何?”

     

    谭飞盯了眼面前的阮舒,又扫了一眼沙发上的傅令元,心里头隐约有了猜测——难道她勾搭上的新欢就是傅三?

     

    先前唱《爱情买卖》的那位在这时嬉笑着提醒阮舒:“林二小姐,你既然管傅三叫三哥,想必关系匪浅,那还给谭老弟敬什么酒啊?你直接开口让傅三给药监局的局长打电话啊!放眼海城,有谁敢不给傅家面子?”

     

    这一句,其实又隐隐约约的是对阮舒和傅令元的关系的试探。

     

    傅令元修长的手指间夹着烟,似笑非笑着不说话,给人一种似是而非故弄玄虚的感觉。

     

    阮舒轻轻笑了笑,回答那人道:“三哥已经帮过我几次,我不想再麻烦他。”

     

    耳朵尖的人皆注意到“几次”这个关键词,而眼睛尖的人更是发现了阮舒在说话之前,有意无意地和傅令元对视了一眼。这一眼在他们这些旁观者看来,无疑是眉目传情,心底顿时有了掂量。

     

    于是便有人大胆地给阮舒帮腔了,但也没敢直接得罪谭飞:“谭少,都等着继续打牌呢,我看喝酒就算了,帮不帮你都爽快点给个准话,别耽误大家的时间。”

     

    然而未及谭飞有所回应,原本坐在沙发上的傅令元起身了,抬腕看了看手上的表,道:“我得先回家了。你们继续。”

     

    “欸?怎么这么快?牌都没玩几局,这才九点啊就回家?傅三你什么时候转性了?以前你可是总叫嚣着通宵的那个!”

     

    傅令元勾了勾唇:“我刚从国外回来没两天,总得先在我爷爷面前好好表现表现。你们懂的。”

     

    大家都清楚他当年被家里送出去的原因,闻言自也无法再多加挽留,纷纷与他调笑着约下次。

     

    傅令元拎起他丢在沙发上的外套,抖了两下灰,搭在小臂上,迈着长腿往外走,到门口时,回头看着阮舒,询问:“不走吗?不是让我捎你一段?”

     

    阮舒不由一愣。

     

    确实说过让他捎,可她现在并没有喝酒……

     

    也就心底这么困惑,面上阮舒则顺其自然地放下酒杯,礼貌地朝大家微微颔首道别,然后跟在傅令元身后。

     

    两人一离开,包厢里立马炸了——都这样了还看不出他们之间的暧昧,也就剩瞎子了。

     

    “真没想到,她连刚回来两天的傅三都能勾搭上。”那个先前拿酒给阮舒的女人砸吧着嘴,一副忿忿然又酸溜溜的表情。

     

    谭飞的脸完全黑了。

     

    ***

     

    直至走到会所楼下,阮舒的唇边仍然保持着微翘的弧度。

     

    她完全想象得到,她跟随傅令元离开后,包厢里的那些人会如何揣测她和傅令元之间的关系。而谭飞,他肯定不会冒着得罪傅令元的危险,再给她的审批使绊子。

     

    这便是傅令元问她走的时候她所想通的关节。那一瞬间,她顾不得细究傅令元给她递梯子的原因,她必须先解决燃眉之急。

     

    “你很高兴?”

     

    男人沉磁般的嗓音拉回阮舒的思绪。

     

    一抬眸,她撞上傅令元湛黑的眸子。

     

    他审视着她,忽地朝她迈近一步,口吻好似漫不经心,脸色却是清凌的:“可是怎么办?我最讨厌被人利用。”

    =================================================

    《情途艰辛也要爱你》已出全文

    阅读全文请搜索关注微信公众号: uckeke

    回复小说名字或数字 1411 即可继续阅读全文章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