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门盛宠:厉总请温柔厉琛叶一念免费在线免费试读

小说评分:10分
  • 类型:言情小说
  • 热点:名门盛宠:厉总请温柔
  • 扫一扫微信看全文→
  • 编辑:空空道长
  • 评语: 名门盛宠:厉总请温柔厉琛叶一念免费在线免费试读完整版由公众号uckeke提供!名门盛宠:厉总请温柔厉琛叶一念免费在线免费阅读是一部总裁小说,内容精彩,适合男女生空闲时

     名门盛宠:厉总请温柔厉琛叶一念免费在线免费试读完整版由公众号uckeke提供!名门盛宠:厉总请温柔厉琛叶一念免费在线免费阅读是一部总裁小说,内容精彩,适合男女生空闲时间阅读,目前全文已完结,喜欢就点击名门盛宠:厉总请温柔全文阅读吧!

    =================================================

    《名门盛宠:厉总请温柔》已出全文

    阅读全文请搜索关注微信公众号: uckeke

    回复小说名字或数字 1417 即可继续阅读全文章节

    此处篇幅有限,以下是精彩章节试读。

    =================================================

    看到她脸上露出如此精彩的表情,厉琛眯起的眸子中已经爬满了笑意。

     

    “叶小姐,你要搞清楚我是商人,不是慈善家,我不能做亏本的买卖。你的民事赔偿加医疗费至少要一百万,这不是一笔小数目,我凭什么要为你出那么多钱。”这是第一次,厉琛认真的称呼她‘叶小姐’,而不是用那种不屑的语气喊她小丫头,言辞之间毫无调侃。

     

    “可我已经同意把公司法人转给你。”这还不够?

     

    “你理解错了。签下转让协议,是我撤销诉讼,放你出去的条件。可我刚才没说帮你付钱不要条件。”

     

    “你……”叶一念被噎的说不出话。

     

    奸商!

     

    彻头彻尾的奸商!

     

    阴险又卑鄙,狡猾又冷酷。

     

    早知道,还不如再夜总会套房里闭上眼让那两个男公关伺候伺候,就tm的当作享受了。

     

    现在也不用坐在看守所里,被他威胁,受他摆弄。

     

    “以你的能力和社会资源,那个空壳公司你根本应付不了,资金被林喜军卷走,你是公司法人,合作方可都等着问你要钱。拿不出钱就是合同诈骗,罪上加罪,那判的可就不止10年。”

     

    一句话,像是一盆冰水从头浇下,给叶一念来了个透心凉。

     

    林喜军就是这么当她父亲的,她出事了不仅不管,居然还卷钱跑路!他把钱卷走了,作为公司法人,她拿不出合作方的资金款是要承担法律责任的!

     

    随便一个金融诈骗,就够她蹲上几年的。

     

    心凉的彻底,叶一念心里的愤怒已经写在了脸上。

     

    看她缄默不语,却又怒视着自己,厉琛完全收起了脸上的笑意,白净的脸庞绷紧了线条,变得异常冷酷,“我接管你的公司,重新注入资金,你的股份我会给你保留部分,我这是帮你。你可以拒绝我,但等我出去了,这份逮捕令你就非签不可了。”

     

    前后还不到一分钟,威胁卷土重来。

     

    “你放心,我不傻。”她几乎没有任何迟疑,一口答应下来。

     

    不答应能怎么样,难道去签那份逮捕令吗?

     

    她连咨询律师都不用了。厉琛能亲自现身说这番话,可见案子一直关注着。他若不松口,她故意伤害就是铁板钉钉。

     

    监狱那地方,不是人呆的,她高中时有同学辍学混社会,没多久就进去了,再后来就死在了监狱里。

     

    没有再犹豫,她握着笔在乙方那里填上了自己的名字。

     

    隽秀字迹跃然纸上,协议落款生效。

     

    卖身契一签,她俨然从华朗公司法人转变成了盛帝集团总裁的私人奴隶。

     

    “法人转让协议我已经签完了,你满意了吗?”放下笔,叶一念抬起头望向站在桌前的男人。

     

    “你的股份我保留了一半给你。”看她隽秀的脸庞上毫无表情,厉琛好心开口提醒。

     

    “我看到了。”

     

    “你并没有损失什么,公司靠你撑不起来,你手里握那么多股份就是一堆废纸,可我接管会让你的公司会让你公司股价升值上百亿,你是赚到了。”看她依然无动于衷,厉琛又补充道,“华朗公司表面上的法人还是你,保留法人名义,我不会出任。”

     

    叶一念这才有所表情,蹙起眉:“为什么?”

     

    难道他要做的不就是吞并公司吗?直接划掉她法人的名字,公司就进入盛帝旗下了。

    “我有我的安排。这点没必要跟你解释。”厉琛不答反问,“我替你接管这个破烂公司,给你挡下牢狱之灾,你是不是很高兴?不应该说一声谢谢吗?”

     

    “我高兴?”叶一念忍不住怼了回去,“我高兴的起来吗,没有你下套我会故意伤人?我会进看守所吗?你才是赚到了,让我爸以为送上女儿就能挽回损失,结果赔的更多。”

     

    “我还要替你垫付上百万医疗费,这叫赚?”

     

    “华朗虽然只剩下空壳,可只要资金重新注入项目启动,赚回来的利润不止上百万。你出了一份钱,获得永久受益,还附加多了一个贴身奴隶,这不是赚翻了?”叶一念虽然才进公司不久,可正在运转的项目她是跟进着的,正是投入后盈利会是一千万。

     

    当然这笔钱跟盛帝任何一个项目比都不值一提,可对于厉琛来说,花一百万,挣回一千万,这难道是亏?

     

    厉琛却摇头否认,“其实还你是赚了,不花一分钱摆平所有牢狱之灾。试想一下,如果我没带给你转让协议,你是什么下场?”

     

    叶一念立即噤声。

     

    她现在完全处于被动,万一说错话惹恼厉琛,他随时可以推翻撕毁协议。

     

    她不是没想过自己签下转让协议,厉琛却出尔反尔。

     

    可她现在别无选择。

     

    摆在面前的还有第三条路吗?

     

    继续担任公司法人,等着被讨债者起诉多罪并罚吗。

     

    现在,厉琛成了她唯一的救赎。

     

    “不用怕,你这么听话,我不会出尔反尔。”像是猜到了她在恐惧什么,厉琛掠起唇笑道,“撤销诉讼停下和解,今天晚上你就会放出来。”

     

    扔下这句话,厉琛拿起协议书往门口走去。

     

    走到铁门前忽然又停下脚步,回过身,望着还坐在铁椅上的叶一念,玩笑似的说道:“从今晚开始,手机要24小时保持畅通,晚上有事找你。”

     

    *

     

    暮色四合,最后一抹余晖消失在天际。

     

    繁华的街区已经亮起了霓虹灯,钢筋水林铸造的大厦一栋栋耸立在夜幕里,巨型广告荧幕上播放着盛帝集团的企业宣传广告。

     

    叶一念坐在出租车上,望着车窗外一闪而逝的霓虹,心中五味杂陈。

     

    厉琛没有骗她。

     

    傍晚十分,她就被放出看守所,手机钱包连同衣服都一并归还给她。

     

    脱下嫌犯穿的马甲服,穿上自己女士小西装,她竟然有种再世为人的感觉。

     

    看守所关押的这7天,简直度日如年,饭菜难吃到令人恶心的地步,同一号子里其他女嫌犯也都满口粗话一身匪气,指使新人端屎端尿洗衣洗脚。

     

    要不是她花钱通融,也会遭人践踏。

     

    她连着7天没有回家,打开手机,妈妈发来的询问短信只有几条,助理庄陌倒是发了无数条微信询关心她的情况。

     

    “庄陌,公司现在情况怎么样?”她拨出庄陌的电话。

     

    “一念姐,你终于出现了!”电话一接通,庄陌惊喜的声音就透过听筒传了出来,喜悦的声音中透着担忧,“你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情?还好吗?”

     

    “我……没事。这两天回了趟老家,山区没信号。”略一迟疑,叶一念还是选择了否认,“公司这两天怎么样?”

     

    “公司一切正常,你负责的那三个项目我一直跟着,没有任何问题。只是有一点……”庄陌犹豫了一下,才道,“林董早上来到公司,从财务那里划走了大部分资金,说是要参加去新加坡参加招标会,也没让秘书跟着,一个人走的。现在账面上几乎没有钱了,下周还要给合作方打尾款……”

     

    “我知道了。”叶一念揉了揉太阳穴,跟厉琛说的一样,林喜军卷钱跑路了。“一个小时后,我回公司查账。”

     

    “好的,我等你。”庄陌恭敬的挂断了电话。

     

    叶一念疲惫的收起手机,吩咐司机开到南城的丽景小区,准备跟母亲报一下平安,顺便换身衣服。

     

    20分钟后,回到单元楼下。

     

    此时,天色已经完全暗了下去。

     

    皓月当空,黑色幕布似的天空星光璀璨。

     

    还没进楼,手机突然响了一声,叶一念拿出手机一看,屏幕上显示出一条陌生的短信:我是你老板,半个小时后,楼外楼见。

     

    这是最新的诈骗短信吗?

     

    她狐疑地看着短信,正在思忖着,却听到楼道里传来嘈杂的咒骂,夹带着咚咚的砸门声。

     

    声音传的很大,叶一念连忙小跑进楼,看见楼道里站了一圈邻居正在围观什么,咒骂声更响亮了,现场热闹的堪比菜市场。

     

    “妈的,还不滚出来,叶红云你个臭三八,自己老公都管不住还跑来骂我老婆!”

     

    叶一念挤进人群最里面,才看到有两个酒气熏天的男人堵在自家门口大声辱骂着母亲,黑色的防盗门前已经被砸了数个啤酒瓶子,玻璃渣洒落一地。

     

    “干什么呢,你们俩是什么人?”叶一念先是一愣,随即反应过来,抬手指着正在砸门的光头男,大声质问。

     

    “你他呀的又是谁,少尼玛管闲事!”光头男怒气冲冲的转过身,睁着血红的怒视着她。

     

    “你挡在我家门闹什么?”听他满嘴的脏话,叶一念的压了好几天的火一下子就窜了上来,“马上从我家门口滚,不然我就打电话报警!”

     

    “哦,你是那谁的丫头……”光头男恍然大悟,一双眼睛在她身上来回扫了几圈,邪笑出来,“还他吗长得挺好看的。”

     

    说着话,就伸出黑手朝她脸上摸去。

     

    叶一念连忙后退,一手打开伸来的黑手,抬脚照着男人肚子狠踹了一脚。

     

    光头男一下子被踹的后退了两步,另一个男人见状立刻扑上来,抬手勾出一拳就要打在叶一念的头上。

     

    砰——

     

    肉体撞击的声音响起,一个人影立刻斜飞出去,撞在了水泥地上。

     

    在场的人都愣住了。

     

    没人想到会下手这么狠。

     

    “我说……”楼道里,响起了一声低冷清冽的声音,慵懒的语调中透着一股子愠怒:“小丫头,为什么不听我的话?”

     

    叶一念身子一僵,傻傻地侧过头去。

     

    厉琛此时正站在她身边,白净的脸上洋溢着嘲弄的笑意,垂眸冷睨着自己。就好像刚才突然从人群中出现,抬腿照着醉汉踹出凌厉一脚的人,根本不是他。

     

    他,他怎么知道自己在这?

    =================================================

    《名门盛宠:厉总请温柔》已出全文

    阅读全文请搜索关注微信公众号: uckeke

    回复小说名字或数字 1417 即可继续阅读全文章节

    =================================================

    “你怎么会知道这里?”

     

    话一出口,叶一念就觉得自己这话的可笑,厉琛这个男人,连局都布得这么滴水不漏,更何况她家这点微不足道的底细,怕是尽数都在厉琛的掌握之中。

     

    厉琛看穿了叶一念警惕目光背后的含义,对于阅历丰富,见多识广的厉琛来说,叶一念在他面前就像是透明的,什么小想法根本无所遁形。

     

    “没有我不知道的事情。”厉琛得意的勾了勾嘴角,并未作出解释,迈开修长双腿,如森林王者巡礼自己的领土一样,步伐慵懒的踱到叶一念的身边。

     

    不顾叶一念小小的挣扎,厉琛精健的手臂悍然将叶一念纤瘦肩膀圈在怀中,压低嗓音,暧昧又危险地呢喃道,“小丫头,乖一点,别惹怒我,嗯?”

     

    这种亲密姿态,自己仿佛就像是被这个强大男人所饲养的禁俘一样,令叶一念本能的想要逃离,却又被男人迫人的气势所慑,整个人动弹不得,只能任由男人像是对待宠物一样,亲昵的刮了刮她的小巧鼻尖。

     

    闹事的两个酒鬼,见有年轻漂亮的美女来了,早就色欲熏心,想好好“玩一玩”,没想到半路杀出个程咬金,竟然没有察觉厉琛身上的凌厉气势,破口大骂:“哪来的小白脸,给你大爷滚开!”

     

    还不怕死的伸手打算将被厉琛圈在怀里的叶一念拉出来,一咧嘴露出嚼槟榔惹出的一口烂牙,“来来,你爸勾 引我老婆,你妈还敢来我家找事,我没砍死他们都是好的,母债女还,你……”

     

    那扑面而来的酒气和口臭,几乎令叶一念当场呕吐出来,听到防盗门那边的动静,叶一念看去,就见防盗门后面的后开了,被生活折腾出一脸皱纹的母亲叶红云想来开门,却被继父拉住了,不知道说了什么,就见母亲垂下眼,不敢再看她。

     

    门,始终没有打来。

     

    叶一念扯了扯嘴角,自嘲一笑,别开眼。

     

    她知道的,她早知道的——对于离不开男人的母亲来说,女儿什么的,算得了什么?

     

    叶一念眯起眼睛,就在她打算抬起脚,朝着这个胆敢窥伺她的酒鬼下 身踹去时,一只大手率先伸出,正好将酒鬼的手握个正着。

     

    “敢窥觑我厉琛的东西,好大的胆子。”

     

    说着这话的男人,依然是那副懒懒的,像是说笑一般的调调。

     

    然而被厉琛握住的手,传来清晰的骨头错位的声音,昭示着男人平静外表下的狠厉。

     

    “啊——放手!快放手!我的手要断了!”

     

    酒鬼的另外一个同伴,见状,就要上前来抓厉琛的手臂,“你干什么?找死!”

     

    但没等他碰到厉琛的手臂,从厉琛身后伸出的一只手就率先拿出了那只意图对厉琛不轨的手。

     

    “总裁,这里交给我。”

     

    一张娃娃脸,戴着一副金丝边眼镜,衬得越发俊秀儒雅的男人忽然出现了,扼住酒鬼的手臂狠狠一甩,脸上一遍泛起绅士的微笑,一边卷起两边的袖子说道。

     

    “顾章,太慢了。等一下到九组领罚。”

     

    原本脸上挂着淡淡笑意的秘书顾章,一听这话,收敛了脸上的笑意,沉声应道:“是!”

     

    被厉琛和顾章轻而易举的收拾的两个男人这下算是酒醒了,看情况不对,就想跑路,“你们给我等着……我不会放过你们的!”

     

    可惜,他们惹到了不该惹的人。

    顾章抬起双手,看似纤瘦的他,只用一双手,就制住了两个刚才还很嚣张的暴徒。

     

    “不要等了,现在我们就来谈谈二位的恐吓罪和故意毁坏他人房屋罪,你们有权保持沉默,但你们说的每一句话,都会成为呈堂证供。”

     

    见两个暴徒被制住了,叶一念的继父卢大海这才打开门来,两眼发亮的朝着叶一念和厉琛的方向走来,“诶,别走啊,你是哪位?是看上我家女儿了吧,我是她爸!”

     

    卢大海说着,不住打量着厉琛,他混社会多年,没个正经工作,现在在某个夜总会给人看场子,没钱没本事还会打女人,偏就练就一身看人的本领,看得出厉琛一身贵气,怎么可能就这么放任离开?

     

    叶红云也跟了出来,唯唯诺诺的望向女儿叶一念,“念念……”

     

    叶一念觉得前所未有的难堪。

     

    哪怕是那一夜被自己亲生父亲设计出卖,甚至是被拘押的最后一天,这个阴狠的男人把卖身契约放在她的面前……叶一念都没觉得那么难堪过。

     

    生父是什么样的人,叶一念早有准备,因为不曾期待过,就算被设计也没那么失望。

     

    可是她的母亲……叶一念不明白,明明在男人的身上吃了这么多次亏,她的母亲为什么还是一次又一次奋不顾身,这种唯利是图,还会打女人的男人到底有什么好——比跟她相依为命那么多年的自己还强么?

     

    “走吧。”不顾母亲的挽留,还有继父的抱怨咒骂,叶一念第一次主动的拉住了厉琛的手,紧紧的,望向男人的目光中多了一抹祈求。

     

    叶一念很清楚,这个男人的意志,向来不是她所能左右的。

     

    感觉到手指传来的轻微压迫,厉琛挑眉望向叶一念,在对上女人的祈求目光之后,饶有兴致的勾起嘴角。

     

    这个女人有多倔强,在凯悦酒店的那一晚,他就已经深刻的认识到了。

     

    目光若有所思的扫了叶一念的母亲叶红云一眼,厉琛突然笑了起来,笑得邪肆,大手揽住叶一念的肩膀,“既然你这么求我了,我就勉为其难的……准了。”

     

    厉琛这一笑,让叶一念下意识感觉到不安,这个男人一笑起来,总觉得是在打什么盘算。

     

    没等叶一念反应过来,人就被带上了厉琛的车上。

     

    见状,卢大海破口大骂不止,骂叶一念带回来的男人不识相,骂叶一念没长眼睛,不懂得孝敬长辈。

     

    叶红云呆呆的跟着车子跑了几步。

     

    叶一念对上母亲红红的眼睛,随即……别开了脸,望向始终钳制着自己的霸道男人,不舒服的挣了挣,“那个……谢谢了,可以放开我了。”

     

    厉琛闻言,非但没有放开手,反而皮笑肉不笑的捏住叶一念的柔软双颊,双眼微眯,眸中闪过一抹危险的光芒。

     

    “怎么,利用完了,就想跑?”

    =================================================

    《名门盛宠:厉总请温柔》已出全文

    阅读全文请搜索关注微信公众号: uckeke

    回复小说名字或数字 1417 即可继续阅读全文章节

    =================================================

    这一瞬间,从厉琛身上迸发出来的危险气息,让叶一念顿时浑身紧绷起来。

     

    好想逃!

     

    感觉到叶一念浑身紧绷,一双又圆又大的眼睛警惕的盯着自己……很像是一只警惕心很强的野猫,不是么?

     

    厉琛不知怎么的,突然忆起很多年前,刚和一群找死的混混干架完后的那天,那只不怕死的蹭到他脚边的湿哒哒的小野猫,然而想到那只野猫的结局……

     

    “去楼外楼。”

     

    “是,总裁。”

     

    男人的钳制瞬间松开,那迫人的气势,如同潮水一般退散。

     

    叶一念怔愣之间,听到厉琛和司机的对话,脑海中闪过一道光。

     

    楼外楼……怎么听起来那么耳熟?

     

    叶一念突然想起刚才收到的,那个怀疑是诈骗短信的消息,她恍然大悟,“难道,刚才那个短信是你发的?”

     

    瞥到叶一念那傻乎乎的样子,厉琛动了动手指,只觉得格外手痒。

     

    忍了忍,厉琛最终还是抬起手,在叶一念光洁的额头上用力一弹,“以后手机必须要保持24小时开机待命,随时等候我的吩咐,记住了。”

     

    额头上传来的清晰的痛感,叫叶一念连忙捂住额头,瞪着厉琛,想要抗议他这种动手动脚的地方,就见厉琛伸出又伸出一根手指,她慌忙往后退了一步,警惕的盯着厉琛的举动。

     

    却见厉琛只是晃了晃手指,悠然一笑,一字一顿的道:“别忘了,‘协议’。”

     

    叶一念顿时想起那一纸霸王条款,想起自己签过的卖身契,心中愤怒,却又无可奈何,只好别过脸,蹭到车窗边,也不去理会厉琛。

     

    厉琛撑着眉骨,注视着叶一念的动作,勾了勾嘴角。

     

    挺有趣的女人不是么?

     

    只可惜,却是林西军的女儿……

     

    *

     

    楼外楼。

     

    楼外楼是江南园林的建筑,人工湖,茶楼,以及仿古的阁楼画舫应有尽有。

    早在这之前,叶一念就对这一家仿古高级私人会所有所耳闻。

     

    一群仕女从影壁后低眉顺眼的滑步而出,无论妆容、服饰还是行为举止,都像是从古画中走出来的一般。

     

    又有一个穿得像是古代大总管一样方头大耳的男人走了出来,上前跟厉琛寒暄。

     

    叶一念还在怔愣间,就被两个梳着丫鬟头的女生团团围住,“小姐,这边请。”

     

    “等等,去哪里?”

     

    叶一念下意识朝着厉琛的方向看去,但哪里还看得到厉琛的踪影?

     

    被领到一个古风古色的房间,有人上前就要来脱叶一念的西装外套,叶一念抬起胳膊挡了一下,警惕的看着她们道:“你们想干什么?”

     

    “请叶小姐换上这套衣服,这是厉大人的吩咐。”

     

    厉大人……叶一念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说的是厉琛。

     

    还厉大人,这厉琛又想玩什么花样?

     

    虽然有些无语,但都到了这里,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叶一念换掉出事那天穿的牛仔衣裤,穿上厉琛为她准备的普拉达夏裙。

     

    看得出这是当即普拉达推出的最新款夏裙,飘逸的淡紫色裙摆和精致的蕾丝肩带,将她纤瘦的身材映衬的更加修长,宛若初春威风吹起的嫩柳,走起路来,裙摆翻飞颇有些弱柳扶风的柔媚味道。

     

    不得不说,厉琛不光是有头脑,还是一个有品位的男人。

     

    十分钟后,当她穿着夏裙,在丫鬟打扮的服务员的带领下,走到厢房时,就看到一个熟悉身影正站在树下。

     

    听到动静,厉琛回过头来,在看到穿着夏裙,露出一双白皙修长的美腿,袅娜的站在那里,身后是两名古装打扮的丫鬟,再后面是故意做旧的厢房。

     

    就像是误闯古代的现代精灵一样。

     

    又像是曾经遇到的某个人。

     

    厉琛目光复杂的看着叶一念,薄唇勾起浅淡笑意,道:“这样才像女孩子。”

     

    叶一念被厉琛看得颇有些不自在,轻飘飘的裙摆也让她有些不安,她按着裙摆,看着厉琛走到她的面前,不自在的问道:“为什么要换衣服。”

     

    厉琛又露出那种似笑非笑的表情来,“你觉得你以前那形象,适合站在我身边吗?”

     

    臭屁的男人!

     

    叶一念在心里咬牙切齿,谁稀罕站在您老身边啊?不过不忿归不忿,谁让她现在受制于人呢。

     

    “好了,叶小姐,不要蹂 躏你的裙子了,走吧。”

     

    厉琛微微弯下腰,冲叶一念弯起手肘。

     

    这是让她挽上去的意思吧?

     

    这种亲昵的动作,换做是以前,叶一念肯定会想也不想的拒绝的,可是现在,她并没有选择的权利。

     

    协议里说的很清楚:对厉总的任何指示,都要无条件服从。

     

    叶一念看着厉琛的胳膊弯,迟疑了一下,回想在大学时候看到的黏黏糊糊的校园情侣的示范,也把整个小臂都搭了上去。

     

    厉琛微怔了下,随即抿唇失笑,“叶小姐,你不会连男朋友也没有交过吧,需要我为你示范吗?”

     

    叶一念一下子涨红了脸。

     

    被人当面戳穿自己的空白感情史,叶一念颇有几分恼羞成怒的,猛地把手缩了回来。

     

    不是叶一念不想交男朋友,可是她家复杂的家庭状况,让她不敢相信男人,没有钱读书就贷款就打工,千方百计挤出时间来读书,就怕落得跟误信男人的母亲一样的下场——没有生存技能,只能做依靠男人活下去的菟丝花。

     

    厉琛捉住了叶一念缩回的手。

     

    “既然伸出手,就没有缩回去的道理。”

     

    触手柔弱无骨的触感,令厉琛难得多看了一眼,轻轻将叶一念的手搭在自己的手臂上。

     

    “这样就好。”

     

    只有手腕以上的部分搭在男人的手臂上,确实比之前那黏糊腻味的劲儿好多了,但刚才被嘲笑的旧仇叶一念还没忘,因此只是倔强的抿着嘴。

     

    真是……难养的小猫啊。

     

    厉琛勾起嘴角,也没有理会叶一念那点别扭的小情绪,径直往前走,“知道这个和刚才那样有什么区别吗?”

     

    叶一念没有回答,很显然,厉琛也没有打算从叶一念这里得到答案。

     

    “知道吗?雄性,是热爱征服的动物,太轻易得到的不会珍惜。而你……一念,你还太嫩了。”

     

    这话是什么意思?叶一念皱眉,厉琛这话是想指什么?轻易得到……他不会是以为自己对他有好感吧?

     

    反思了一下自己刚才的行为,叶一念解释道:“厉总,我想您多虑了,想要抱您大腿的女人多的是,我就不凑这个热闹了。”

     

    “哼,是么。”厉琛哼笑了一声,突然抬手,捏住了叶一念微凉的耳垂,忽然逼近的声音带着暧昧的暗哑的滋味。

     

    “那就快点逃吧,小,处,女。”

    =================================================

    《名门盛宠:厉总请温柔》已出全文

    阅读全文请搜索关注微信公众号: uckeke

    回复小说名字或数字 1417 即可继续阅读全文章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