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神锋邹昊小说全文在线阅读

小说评分:10分
  • 类型:言情小说
  • 热点:热血神锋
  • 看全文→
  • 编辑:空空道长
  • 评语: 热血神锋邹昊小说全文在线阅读完整版 热血神锋邹昊小说全文在线阅读是一部都市小说,内容精彩,适合男女生空闲时间阅读,目前全文已完结,喜欢就点击

     热血神锋邹昊小说全文在线阅读完整版由 热血神锋邹昊小说全文在线阅读是一部都市小说,内容精彩,适合男女生空闲时间阅读,目前全文已完结,喜欢就点击热血神锋邹全文阅读吧!

    =

    《热血神锋》已出全文

    =

    “大家没有什么其他事情的话,散会。”梦婉柔冷冷的宣布。

     

    “等等,你这明显就是公报私仇。”戴安愤怒的拍桌而起,言语中尽是不满。

     

    “就是,不就是私下里说了你几句,就要开除我们?”同样被开除的李倩倩起身附和道。

     

    “李倩倩,财务部职员,五月份由于你统计错误,整个部门连续加班三十六个小时才从新捋顺。戴安,市场调研部,五月十三号的金燕市进行实地问卷调查,你在周边游玩两日。这些理由够充分吗?”梦婉柔面无表情的娓娓道来。

     

    李倩倩与戴安被说的哑口无言,脸涨成了猪肝色,会议室里众人面面相觑,没有人敢出声求情,深怕一个不小心就引火上身了。

     

    回到办公室的梦婉柔无力的坐在办公桌前,才想起来脚底的伤只是简单的清洗了下,还没有进行消毒,找出急救箱准备好好处理一下,以免感染。

     

    脱下鞋子才发现由于刚才一直站立,脚底的伤口受到挤压还在流血,看来有必要去医院处理下了,虽然伤口不是很深,但炎炎夏日,伤口又在脚底一个不心感染了,十天半个月下不了床都是轻的,她刚回来可不能因为任何事影响工作。

     

    刚准备离开电话突然响了,是苏曼殊的视频电话,随即按下接听键,屏幕上出现一张妩媚娆娆的混血脸庞,直接送上一个飞吻:“怎么样亲爱的,第一天上任还顺利吗?可不要太苛刻哦。”

     

    “别提了,比想象的更糟糕,人数倒是占了上风,能用的没几个。”梦婉柔一边视频一边来到地下停车场。

     

    “你可不要太苛刻哦~~等等,我没有看错吧?我们的工作狂才上班一个小时就准备翘班了?”苏曼殊看着手机上的画面依然是停车场,有点疑惑,这丫头工作起来可是没日没夜的,在每天在公司的时间都超过十个小时,这么早离开公司可不是她的性格。

     

    “去医院。”

     

    “医院?生病了?”

     

    “别提了,今天就是我悲惨人生的开始,大早上就闹了一个大乌龙,遇到一个死变 态……” 

     

    “阿嚏~阿嚏~”正在与同样休假的战友慕凌风打拳的邹昊天连着打了好几个喷嚏,别小看了这几个不起眼的喷嚏,可是让邹昊天吃了大亏,连续被击中好几次。

     

    “停、停、阿嚏~停”邹昊天被打的招架不住,连连喊着停。

     

    “大队长不是教导过我们,不要错失任何一次进攻的机会。”慕凌风一边摘掉手套一边打趣道:“你不会是得罪了谁,人家在背后诅咒你呢吧?”

     

    “怎么~阿嚏~可能~阿嚏~”邹昊天也是奇怪,这到底是怎么了。

     

    “走吧,去老吴哪里坐会儿。”慕凌风提议道。

     

    老吴有一间咖啡厅,装修别致又极具个性,深受年轻人的喜爱,闲暇之余都会去那里坐坐,缓解大都市快节奏的压力,舒缓心情,每次有机会都会去坐坐。

     

    两个大男人选择了靠窗的位子,暖暖的阳光透过落地玻璃窗洒进来,照在身上特别舒服,窗玻璃是经过特殊处理的,即使夏午的阳光照进来也不会烤得慌,只是淡淡的、软软的,使人心情愉悦。

     

    点了两杯咖啡,边喝边讨论起女人来,军人也是人,更是纯纯的爷们儿,由于长期生活在部队且身份特殊,几乎没有接触女性的机会,导致三十多岁的两个大男人依然单身。

    “一杯卡布奇诺一份蛋糕,谢谢。”梦婉柔从医院出来已经是中午了,正巧路过这家看着比较有品味的咖啡店,就决定在这里解决午餐问题了。

     

    这不是早上关心他‘右肾’的女子吗?邹昊天正在感叹着这个城市太小了,短短的几个小时竟然能相遇两次。

     

    “婉柔,终于找到你了,我知道我错了,原谅我好不好?”一个男人的声音响起。

     

    梦婉柔转身看着站在身后的男人不免有些惊讶,他竟然从美国追回国了。

     

    “婉柔我去你公司找你,你的秘书说你去了医院,我到医院的时候正好看见你的车子驶出来,一路跟到这里来,我是真的知道错了。”

     

    “半年前我就已经跟你说的很清楚了,不要再纠缠我。”

     

    男子不依不饶的拉着梦婉柔的手,任凭梦婉柔怎么挣扎就是不撒手。

     

    坐在不远处的邹昊天把这一切看在眼里,咋说也是关心过他‘右肾’的女人,能帮还是要帮一把的。

     

    心里这样想着就开始行动了,走过去把手亲昵的搭在梦婉柔的肩膀上:“婉柔这位是?”

     

    她可是在商场上摸爬滚打多年的女强人,当然看得出来这小子是来给她解围的,这个时候自然不会拒绝,于是乎也亲昵的靠过去:“在美国的追求者。”

     

    “我算明白了,原来你是有了小白脸才不肯原谅我啊,这到底谁对谁错还真不好说了”男子有些恼羞成怒,拉着梦婉柔的手狠狠的一甩,梦婉柔脚上本就有伤,此时被惯性带着往后仰去。

     

    一个结实有力的手臂揽住她盈盈一握的细腰将她带入怀中,这男人的胸膛坚毅宽厚,甚至可以听见心跳声,梦婉柔的心也是狂跳不止,她还是第一次这么近距离的接触男人。

     

    “此处应该有掌声,啪啪啪~”慕凌风坐在位子上看这一出好戏,毫不吝啬的献上掌声。

     

    “你不是还有事情吗?先回去吧。”邹昊天向慕凌天使了个眼色。

     

    慕凌天无奈的起身离开咖啡厅,重色轻友啊~~~

     

    男子看到此情此景,他的理智慢慢崩溃,跟梦婉柔处了这么多年,她的小腰连他都没有碰过,看到这样的场面还怎么能隐忍。

     

    于是恶向胆边生,上去就是一拳,奔着邹昊天的脸蛋而去。

     

    邹昊天看到对方恼羞成怒的一拳,没有过多的招式,抬腿一脚就把对方踹飞了起来,落在地上。

     

    笑话,跟兵王动手,真是死字不知道怎么写。

     

    要知道,每次兵王比武,邹昊天都是种子号选手。要是真被你这一拳打到脸上,那热闹可就大了。

     

    男子趴在地上过了好一会儿,才艰难的站起来,他知道自己不是对手,捂着肚子一瘸一拐的走了出去。

     

    临出门前,他回头看了一眼梦婉柔,露出愤恨的目光。

     

    邹昊天看到男子走出咖啡厅,就开始上演苦肉计:“啊~我的腰好痛、好痛。”

     

    “你没事儿吧,是不是又抻到伤口了?”梦婉柔担心刚刚动手时是不是又牵扯到他的伤口了。

     

    “恩,可不可以麻烦你送我一下?”

     

    梦婉柔想都没想,背起包扶着他就往外走,于情于理都没有不送人家的理由,毕竟刚刚才帮过她。

     

    车子平稳的行驶着,坐在副驾驶室的邹昊天感觉头越来越沉,竟渐渐的睡着了…… 

    =

    《热血神锋》已出全文

    =

    ‘滨河花园’到了,梦婉柔侧头一看副驾驶上坐着的男人睡的跟死猪一样,他只说了小区的位置,并没有说是那幢楼那个单元,这可怎么办?

     

    “喂,你醒醒,你家到底住在哪里啊?”任凭梦婉柔怎么摇晃就是没有任何回应,男人嘴里喃喃自语的说着什么,也听不清楚,把手轻轻探在额头上,糟糕,这个如牛般健壮的男人竟然在发烧。有没有搞错呀,偏偏这个时候生病了?

     

    翻遍了这个男人的口袋也没找到身份证件,把他送去医院?他身上的可是枪伤啊,没有任何诊断、病例之类的,她不得被带进警察局啊。带去酒店?连他的名字都不知道又没有身份证。总不能把他直接扔下车。算了,先带回自己家再说吧。

     

    梦婉柔若知道至此以后会和这个男人纠缠不清,决定会后悔今天所做的决定。

     

    打定主意后,调转车头直奔自己的住所,‘碧桂园’高档住宅区,对于梦婉柔今时今日的身份和收入来说,住在这里一点也不过分。

     

    到了小区停好车之后,梦婉柔傻眼了,看着健壮的体格,怎么把他弄到楼上去?

     

    找人帮忙吧,还不知道找谁,最后没有办法,只能自己来。

     

    把吃奶的力气都使出来了,最后才将这个男人搬上 床。梦婉柔坐在沙发上大口喘着气“沉死了,真是欠你的。”说归说,还是起身去打来温水准备给他物理降温。

     

    坐在床边看着这个家伙,长得还真是好看,光洁白皙的脸庞,透着棱角分明的刚毅;浓密的眉毛叛逆地稍稍向上扬起,微微紧闭的双眼把微卷的睫毛显得更加长密。英挺的鼻梁,像玫瑰花瓣一样粉嫩的嘴唇,立体的五官刀刻般俊美,整个人发出一种威严的气息。

     

    梦婉柔竟然看出来神儿,完全忘却了她此时该做的事情。

     

    “恩~”或许是高烧所致,邹昊天迷糊中发出呻 吟的声音,才将梦婉柔的思绪拉回来,用冰毛巾给他敷在额头上,用温水浸泡好的毛巾给他擦拭胸膛,隔着一层毛巾的手完全能感觉到结实而有弹性的胸肌,梦婉柔不由的一阵阵脸红心跳加速。

     

    经过一番折腾的梦婉柔也是疲惫不堪,倚在沙发上不知不觉睡着了……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被一阵电话声吵醒,看看窗外天已经黑了,是那个男人的电话响了,卧室内传出断断续续的讲电话声音,梦婉柔依旧窝在沙发上没有去打扰。

     

    邹昊天挂断电话才注意到屋内的环境,这并不是他的家,依稀记得他让那个叫‘婉柔’的女人送他回家,之后的事情就、、、

     

    推开卧室的门走出来,看见沙发上的女人,零碎的记忆拼凑出大概的经过开口道谢:“谢谢你的照顾。”

     

    “不客气。”沙发上的女子回以甜甜的微笑,和白天的人判若两人,梦婉柔起身像厨房走去:“肚子饿吗?要不要吃点东西。”

     

    邹昊天摇摇头:“不了,我有事情要做,必须马上出发。”多好的机会啊,可是偏偏这个时候有任务。没办法,军人——必须时刻服从命令、听从指挥。

     

    梦婉柔点点头也没多说什么,走过去为他打开门,邹昊天走了几步停住,转过头:“我们还能再见面吗?”

     

    站在门旁的女子报以微笑:“梦婉柔。”

     

    “邹昊天。”说罢转身进入电梯,电梯的数字9、10、11、12……

     

    奇怪,不是说有事吗?怎么不是下楼而是往顶楼去了?什么重要的事?自杀啊?

     

    梦婉柔好奇极了,随即也乘坐电梯跟随至顶楼。

    推开顶楼的那一刻,梦婉柔惊呆了,我的妈呀,这是在拍电视剧吗?竟然、竟然有直升机……

     

    直升机并没有降落在楼顶上,而是盘旋在空中,有软梯从直升机上垂下,梦婉柔推开顶楼门的时候正好看见邹昊天爬上软梯,直升机已经在不断的上升高度,他整个人被带着起离地面。

     

    好似感觉到背后注视的目光,半空中的邹昊天回头像梦婉柔招手,还喊着什么,被淹没在直升机螺旋桨的声音中。

     

    梦婉柔用手捂着嘴,怕自己惊讶的大喊出来,看见邹昊天回头招手的瞬间,她的心提到了嗓子眼儿~

     

    看着直升机渐渐消失在黑夜里,她并没有着急下楼,而是坐在顶楼上看着直升机消失的方向回忆这一天所发生的事情,这一天的经历也是够奇葩了,这些不应该是电视剧中的故事情节吗?怎么就都发生在她的身上了?

     

    还有这个男人,也太神秘了,到底是做什么的?能让直升机来接他,肯定大有来头。黑 社会大哥?大毒贩?走私军火?

     

    电视里也就这几种角色动不动就坐直升机跑了,看来是个危险人物,长的帅也得远离啊,别惹上不必要的麻烦,搭上大好前程,那就得不偿失了。

     

    得出结论后起身离开顶楼,回去泡个热水澡好好睡一觉,明天还有很多工作等待着她,就当今天的经历是一场梦吧。

     

    直升机上,邹昊天闭目养神,他刚才接到指令,任务地点孟荻拉国集合,其他人员已经前往,由于他和慕凌天在休假,为节省时间特派直升机接上他们直接到孟荻拉国集合。

     

    孟荻拉国是实行多党制的国家,由于选举问题出现动乱,多名议员被劫持,事态严重,所以总部紧急召回特种部队‘阿尔法小组’参加作战。

     

    对于邹昊天来说,每一次执行任务都是在生与死的边缘徘徊,他们的职业不允许有分毫的差错,一个人的失误可能导致全军覆没。

     

    飞行了五个多小时抵达孟荻拉国,下了直升机还没有来得及休息片刻就直接踏上了输送机,准备前往作战地点。

     

    现在已经是深夜,他们必须在黎明前执行完这次任务,时间比较紧急,不允许有分毫的耽搁。

     

    汇合后整装待发,所以人打起十二分的精神进入作战状态,有几个新兵第一次执行任务,兴奋中带着一丝紧张。

     

    对这个特殊的职业充满向往……

    =

    《热血神锋》已出全文

    =

    邹昊天一把扯掉脖子上的‘兵牌’交给走过来的慕凌风手里。

     

    每次执行任务都要把兵牌上交,为的是万一在执行任务过程中不幸牺牲了,必须得是没有任何身份的。

     

    特种部队——执行特殊任务,虽然进行过特殊训练、配备特殊装备,但没有人能保证万无一失。以至于他们在执行极强难度任务的时候都会写好遗书。

     

    “十分钟后到达目标地,全员做好降落准备。”通讯器里传来指令。

     

    “什么、什么意思?我们要空降?”第一次参加作战任务的新兵有点结巴的问道。

     

    “是。”邹昊天用简洁的语言、肯定的态度给了一个答案。

     

    邹昊天带领大家做好最后的跳伞准备,已经在加压舱内呆上半个小时的众人佩戴氧气面罩,已排除体内的氮气,否则极有可能在高空离开机舱后由于供氧不足会出现丧失意志,大脑一片空白,那就真的死翘翘了。

     

    本以为是直接在地面进攻的,没想到突然变成需要空降,让没有作战经验的新兵更加紧张,虽然平时也经历过很多次实战演习,但气氛还是有差别的。

     

    囚禁议员及家属的地理位置很特殊,在一家废弃的教堂里,教堂三面环山,易守难攻。正面防守的脸只苍蝇都难飞进去,他们只能选择防守相对薄弱的北边陡峭深山,降落在山林里采取行动。

     

    机舱缓缓打开,强劲的风吹进来,全员有序的来到机舱门前随时准备降落,邹昊天抬起右手打了个前进的手势‘阿尔法小组’全队成员陆续跳出舱外。

     

    特种兵执行任务的危险性无处不在,敌人、战友的配合甚至自然的力量。要各方面的因素都综合考虑进去,经过缜密的计算拟定一系列的作战计划。

     

    突袭作战运输机并不会到达目标地的正上方,而是在接近目标的时候就需要提前跳伞,一般用翼伞静悄悄的到达目标区域,跳伞期间如果出现突然的风向变化,那可就不知道会被吹到谁姥姥家去了。

     

    安全着陆后,两两一组,趁着天黑在森林里快速前行,逼近目标。一个个矫健的身影在黑夜中穿行,对于恶势力来说,他们的到来就犹如死神的降临,绝对是他们的终结者。

     

    北部侧门设有两个岗哨楼,一左一右,黑夜中扎眼的红外线扫射高频率的移动。这组织设备真是够先进的了,这可是美国刚研制出来的防御扫射线,千万别小瞧了这一束束红光,它带有高压电伏,被击中虽不能像电影中那么夸张,瞬间化成灰烬,但也足以麻痹全身,丧失行动能力,束手就擒。

    这第一脚没踢响啊,后边的兵都面面相觑不知所措。邹昊天与慕凌天对视一眼,默契的开始脱掉身上的装备,尽可能的减轻体重与周身的障碍物,只留一把匕首在腰间,确保速度与身体的灵活性。

     

    他作为‘大队长’不但要指挥作战确保任务顺利完成,更要确保每一位队员的安全,慕凌天作为中队长也是义不容辞。

     

    掐准了红外线扫描频率的时间差后,迅速往前冲,如奔跑猎豹,眼看四条红外线来到慕凌天周身,交织成网状,他一个鱼跃前滚翻勉强躲过,惊的邹昊天一身冷汗。

     

    慕凌天站稳后打了个OK的手势,两人继续前进,侧翻、匍匐、助力加速一跃,邹昊天顺利通过最后一道防线来到右侧岗哨楼下,慕凌天随后抵达左侧岗哨楼,两人手脚并用碰上足有十米高的岗哨楼如履平地,这作战能力堪比蜘蛛侠。

     

    站岗的人还没有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就被从后面扭断了脖子,另一名刚想举枪反抗,邹昊天的军刀已经划过了他的喉,他眼睛瞪得如驼铃般大小,显然不敢相信发生的一切,还没来得及呻 吟一句就倒地了。

     

    这种红外线扫射线虽然先进但还没有完善全面,最大的缺点就在于它的中控系统不能安置在较远的超控室内,至少要三个不超过五百米的电极产生对流才能发挥作用,北部一共有六个这个的电极岗楼,他们摧毁中间的两个就相当于让六个电极岗楼失去作用,剩余组员可以顺利从北部进入作战。

     

    一路直捣敌人内部,却不见被关押的议员及家属。邹昊天觉得有点不大对劲。

     

    此时教堂的大门突然关闭,邹昊天暗叫不好,恐怕是中计了,他迅速做出指挥手势,小组成员四下散开,毕竟是训练有素的特种部队,想要围剿他们谈何容易。

     

    “哒哒哒”几部重机枪从不同的方向开始发射。

     

    一名新兵不幸被子弹扫中小腿,枪林弹雨中又一名队员中枪,此时的邹昊天虽然愤怒,但他必须保持冷静,做出准确的判断才有可能带领他的队伍冲出去。

     

    邹昊天与慕凌天的多年的搭档,不需要言语,一个眼神就心意相通了。

     

    慕凌天紧握手中的机枪,向邹昊天点头示意,两人同时其身。

     

    邹昊天在慕凌天的掩护下一个前滚翻的同时快速开枪,两颗子弹射出,两名重机枪持枪者应声倒地,有了突破口,全员迅速行动,从被包围到突围只短短的七分钟。

     

    组织头目见大势已去,落荒而逃。邹昊天随即追出,头目以为只要上了山进入森林就可以摆脱追捕,一前一后两道身影在森林里穿梭。

     

    前面的身影突然停住,转身与邹昊天对视,扔掉手中的枪,脱掉外衣。

     

    与此同时邹昊天也同样扔掉手中的枪,这是要来肉搏啊。

     

    “飞鹰,让我看看你的实力。”同样健壮,甚至身材比邹昊天还要魁梧的男人开口道。

     

    “夜莺,你成是我最崇拜的人。”邹昊天冷冷的开口道。

     

    “你怎么知道我是‘夜莺’?”男人疑惑。

     

    “速度,你一直是我努力的目标。还有你的右手,在一次任务中失去了两根手指,但很少有人知道,其实你左手的枪法更胜右手。三年前突然神秘失踪,好似人间蒸发了一样。”

     

    “你知道的太多了。”男人阴沉着脸。开始在心底盘算着眼前这个小子的身份。

    =

    《热血神锋》已出全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