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天爱叶擎小说最新章节,余生多请教全文在线阅读

评分:10分
  • 类型:言情小说
  • 热点:小说,阅读,全文
  • 扫一扫微信看全文→
  • 编辑:空空道长
  • 评语:精品新书《余生多请教》小说在线阅读全文由微信公众号:雪月文学 提供,简述:陆天爱心惊肉跳,走廊两旁全是房间,根本没有她的藏身之所。她用力扳动面前房间的扳手,扳手是

    精品新书《余生多请教》小说在线阅读全文由微信公众号:雪月文学 提供,简述:陆天爱心惊肉跳,走廊两旁全是房间,根本没有她的藏身之所。她用力扳动面前房间的扳手,扳手是松动的,门被推开了一道缝,太巧了!内容精彩不要错过哦..目前全文已出,欢迎点击(余生多请教)全文免费阅读

    =================================================
    《余生多请教》小说已出全文
    阅读全文请搜索关注微信公众号:雪月文学
    回复小说名字或数字 167 即可继续阅读全文章节
    此处篇幅有限,以下是精彩章节试读。
    =================================================
    美国拉斯维加斯的晚上,各大赌场人满为患,灯红酒绿,纸醉金迷。
     
      赌场的职工更衣室内,一个女子的身影暗暗闪过,摸索到自己的衣柜,一打开,不由得暗暗骂了句shit。
     
      硬着头皮将那套“工作服”穿上身,衣柜的全身镜里映出一张漂亮的面孔,肌肤白皙,双眼晶莹,樱花色的双唇,美而不艳,很有灵气。
     
      杨莉莉是自己的大学同学,兼职是赌场服务员,工作无非是端茶送水,赚点赌客的小费。
     
      而她今晚冒名顶替杨莉莉潜入赌场,是来抓人的——有自杀倾向又嗜赌如命的病人约翰。
     
      “约翰!”她一走入会员包间,只见神情焦虑的约翰,一身皱巴巴的宽大西装,也不知道在赌场几天了,顶着黑眼圈,紧张地盯着手里的扑克牌。
     
      他一看到陆天爱,充血的眼睛里满是惶恐,就像是被抓奸的已婚男人,抓了一把筹码在口袋,逃也似的跑向门口。
     
      “约翰!别跑!”她不顾脚上十厘米的高跟鞋,边喊边冲。“我们好好谈一谈!”
     
      房间一片混乱,荷官拨通了内线电话:“保卫处吗?有个生面孔的兔女郎混进来了,惊扰了客人。”
     
      十几个西装笔挺的保镖瞬间出动,面无表情地搜寻着偌大赌场的每一层房间。
     
      陆天爱追上了45楼,走出去一看,这里的装修风格,金碧辉煌,极度奢侈浮夸,应该是赌场内部的高档酒店。
     
      约翰难道住在这里?

      一个可疑的黑影,消失在走廊尽头,她悄无声息地跟过去,突然听到后面电梯打开的声音。
     
      “嘿,伙计,一旦发现那个古怪的女人,立即汇报。”黑人保镖抬起手里的对讲机。
     
      陆天爱心惊肉跳,走廊两旁全是房间,根本没有她的藏身之所。她用力扳动面前房间的扳手,扳手是松动的,门被推开了一道缝,太巧了!
     
      趴在门背上,从猫眼里确认黑人保镖瞪着铜铃大眼疾步走过,她才大大松了口气。
     
      妈蛋,她今晚是在拍什么好莱坞大片吗?皇家赌场的邦女郎?
     
      “约翰?你在对吗?”她才转身环顾四周,这个房间足足有两百平米,是她看过最豪华的总统套房,难以想象这会是约翰的老巢。
     
      空荡荡的客厅内,没有任何回应,约翰是她实习期结束最后的一名病人,再差两个小时,她就可以完成得到执照的所有工作时间。
     
      绝不能在最后关头掉链子,否则,前功尽弃,还要重头再来。
     
      陆天爱脱下高跟鞋,走向漆黑一片的卧室,遮光窗帘拉的严严实实,一丝光都透不进来。
     
      床上有人。
     
      耳畔浮动着沉重的气息声,她哭笑不得,一把掀开被子:“约翰,你跟我躲猫猫,有意思吗?”
     
      男人猝然睁开眼,翻身将她压在身下,一手扼住她的脖子,所有动作只用了三秒钟的时间,身手敏捷的不像话。
     
      趁着一道微弱光亮,她看清了那双眼睛,眼瞳幽深似海,是东方人的墨黑,而约翰却是标准的金发碧眼!
     
      这家伙又是谁?!约翰的好基友?!
     
      “哥们,我刚买了退烧药——”席元推开卧室的门,一开灯,目瞪口呆。
     
      目睹好哥们把一个女人压在身下的情景,女人的面孔虽然看不清,但这身兔女郎的装扮和姣好身材,令人过目难忘。
     
      席元急忙转身,漫不经心地耸耸肩,笑道:“原来你喜欢角色扮演啊?你们好好玩,就当我没来过,继续,继续。”
     
      将药丢在沙发,席元摸摸鼻子,识趣地走开。只是有点想不通,他这个兄弟平时不是出了名的不近女色吗?一到国外就玩这么大?
     
      “谁派你来的?”男人扼住她脖子的手掌,依旧不曾松开,眯起黑眸。
     
      她的视线锁住这个男人,他至少有一米八,面容精致,俊眉斜长,黑眸幽深,轮廓分明,只是薄唇抿成一线。黑衬衫,黑长裤,整个人散发出贵族一般的清贵冷傲,高高在上,活像个禁欲男神。
     
      她该不会遇到黑帮头子了吧?
     
      陆天爱吃力地开口:“如果我说我走错房间了,你信吗?”
     
      “没有房卡就能进来,本事可真不小。”他冷哼一声,更加剧了对她的猜忌,手上的力道不由得加重几分。
     
      这里不比国内,美国私人可以持枪,任何人都可能是危险分子。
     
      即便……她长着一张足以迷惑人心的漂亮面孔。
     
      “房门只是虚掩上,可能是你的朋友出去买药,没有留意。”她呼吸困难,莹莹大眼内几乎要溢出眼泪:“我只是来找一个熟人约翰,绝对没有恶意……”
     
      他居高临下地审视那张苍白的面孔,眼底幽暗无光,在她快要窒息的那一刻,冷漠的松了手。
     
      还不等她彻底松口气,双手被人捆上一根男士皮带,她脑海一片空白,措手不及地望向他。
     
      这特么又是玩哪一招?SM?
     
      长腿越过她,他下了床,双臂环胸,冷眼打量眼前的女人。
     
      “危险分子”约莫一米六二,五官精致,头戴灰色的兔耳朵发箍,一件贴身的兔女郎抹胸装,露出纤细匀称的双腿。此刻她跪坐在两米的大床上,娇臀后还有一团白色毛茸茸的兔尾巴,随着她挣扎而左右摇晃。
     
      她双手被绑缚,一脸愕然,这种说不上是呆萌还是美艳的场景,居然让他的身体,起了最原始的反应。
     
      “你不要乱来,我会报警的!”她美目怒睁,厉声警告,在下一秒化身为愤怒的兔子。
     
      “你的话不可信,我只相信我的判断。”
     
      他冷漠地推倒她。“是你闯入我的房间,警察会相信谁?”
     
      “报警。”他从床头掏出手机,塞到她的手里,俊脸上一抹似笑非笑的神情。
     
      手机从她手里掉落,她深吸一口气,闭上眼。“我可以自证清白。”
     
      就当是被机场安检摸两下,没什么大不了!
     
      一秒钟后,她收回了这句话。
     
      整个人犹如被晴天霹雳劈中,头皮发麻,他摸得仔细,却又不带一份感情。手掌停留在她的娇臀上,连那团毛茸茸的兔尾巴,也顺势摸了一把。
     
      尾巴里也能藏枪?什么枪?玩具枪吗?
    =================================================
    《余生多请教》小说已出全文
    阅读全文请搜索关注微信公众号:雪月文学
    回复小说名字或数字 167 即可继续阅读全文章节
    此处篇幅有限,以下是精彩章节试读。
    =================================================
     陆天爱陷入枕头的脸,早已被烧的滚烫,她从未出过这么大的丑,但眼下最重要的是能活着出去。
     
      关键,还不能惹上任何麻烦,她不能进警局。
     
      就在下一刻,男人毫不迟疑地将她翻了个面,冷淡的黑眸对准她的视线,欣赏着她烧红的脸。
     
      “检查完了吗?我可以走了?”
     
      “我还没有检查正面。”他的视线缓缓落下,落在她线条优美的胸前,眼底却不见半分欲望,傲慢的像要拆开一分礼物。
     
      “你敢!”她的小宇宙终于爆发了,头顶的兔耳朵剧烈地晃动起来。
     
      “用眼睛好好看看,我敢不敢。”他的语气依旧平静,只是陆天爱一脸的怒气,令那张精致的小脸更加鲜活起来,他有点想笑,头也没那么疼了。
     
      陆天爱咬紧牙根,他的手掌覆上她的柔软,带着生硬的探索,继而是平坦的腰腹,一路往下……
     
      她用尽全力,踢向他胯下,他没想过她会来这么一招,扣住她的脚踝,把她整个人都拉向他。
     
      那具柔若无骨的身躯压在他的身上,她双手被绑着,根本无法施力,扭动挣扎了几回,都没能爬起身来。
     
      他面色沉下,黑眸中划过一道复杂的火光,嗓音听来有种压抑的磁性。“就你这点花拳绣腿,我是不该怀疑你。”

      只是这个女人在他身上扭来扭去,再好的克制力,也敌不过男人的本能。
     
      “给我解开。”她拧着眉头,努了努嘴,示意她还被皮带捆绑着的双手。
     
      男人冷冷瞥了她一眼,他没让任何女人上过他的床,更别提这么不怕死地跨坐在他身上……她身上淡淡的馨香,萦绕在自己鼻尖,钻到身体最深处,方才克制压下的欲望,居然再度蠢蠢欲动起来。
     
      他利落地解开了皮带,丢到一旁。
     
      “你大爷的——”她低声骂了句中文,却不知所有的话,全都落入了他的耳中。
     
      “你在说什么?”他皱眉,似有不悦,依旧是流利的英语。
     
      “我说,真高兴能解除我们之间所有的误会。“她抬起笑脸,一点也不心虚,朝他挥挥手。”拜拜啦。”
     
      男人扶着床沿坐回原地,太阳穴一阵抽搐,他的身子紧绷,双手紧紧抓住床单,沁出一手的汗。
     
      该死的头痛病……
     
      她刚打开门,就看到走廊上出现了着三四个黑衣保镖,领头的还是那个黑人,他一脸严肃,朝着后头的保镖招手。
     
      “4509,跟上。”
     
      她满心懊恼,怎么忘记了这里到处都是摄像头呢?他们肯定在影像里看到自己进入这个房间,不把她揪出来誓不罢休!
     
      她出去,少不了进警局,不出去,也是瓮中捉鳖!呸,她才不是那只鳖!
     
      门铃声,急促地响起。
     
      “先生!先生在吗?”
     
      他不耐烦地起身,走到客厅,不由得眯起黑眸,那个朝他指手画脚的兔子是什么意思?
     
      她拼命地摆手,示意别开门,他却不为所动,长臂一伸,从容地开了门。
     
      “先生,刚才有个年轻女子进了您的套房,并非我们员工,身份尚不明确,您可曾见过她?“黑人保镖虽然长的彪悍,但对于赌场的贵客,却态度恭敬有礼。
     
      “是有这么个人。”他的嗓音低沉,一把拎起她的脖颈,把门后的天爱揪出来。
     
      “就是她!把她带出去!”黑人保镖凶神恶煞地招呼,身后几个黑衣人,就要冲出来。
     
      “帮我。”她压低嗓音,紧紧拽住身畔的男人,美国赌场这种龙蛇混杂的地方,保镖下手可不轻。
     
      他置若罔闻,面对她眼底的急迫,依旧无动于衷。
     
      他向来不喜欢管闲事。
     
      “先生,你们认识吗?”黑人保镖面露古怪。
     
      一个念头,突然闪过了她的脑海,她什么都顾不得了,踮起脚尖,吻上了他的唇。
     
      他的唇很薄,却又带着炽热的温度,像是一团火,她也是第一次吻人,完全不顾力道技巧,美目瞪着那双深潭般的黑眸,里头却是一片讳莫如深。
     
      他嫌恶地一把推开她,却不料她抱的更紧。
     
      ”亲爱的,你别生气了,好不好?”她看清他眼底的嫌弃,抓住他的弱点,她笑着抬高脸,又要去吻他。
     
      他冷眼旁观,那句话说的真不错,人生如戏,全靠演技。
     
      几个保镖看的一愣一愣的,碍于这个男人是小老板席元的好友,是最尊贵的客人,谁也不敢贸然得罪。
     
      就在粉唇离他还有咫尺之间的距离,那张漠然的俊脸有了松动,眼前的女人很聪明,知道抓住人的软肋。
     
      也就是一念之间,他管了人生中第一件闲事。
     
      “是我女朋友,总喜欢制造一些惊喜,给你们惹麻烦了吗?”他扯唇一笑,搂住她的肩膀,把她拥入怀中,言语之中满满当当都是宠溺。
     
      他居然愿意拉她一把?
     
      此时必有蹊跷。
     
      “原来是这样,先生,打扰了,请享受美好的夜晚。“保镖完全不敢多问细节,对他的话深信不疑,随即带人离开。
     
      门一关上,他脸上的笑容瞬间崩落,嫌恶地抹去唇上沾惹的气息,好似沾上了什么脏东西。
     
      她看的目瞪口呆,明明吃亏的人是她好不好?
     
      他看也不看她,只是刚走了几步,剧烈的头痛猛地袭击了他,脚步虚浮,走到半路突然停下来,似乎在强忍着什么。
     
      “你还不滚?”
     
      “我会走,但不会滚。”陆天爱白了一眼,这人总是这么冷冰冰的。刚才碰到他滚烫的唇,她就发觉不对劲,伸手探了探他的额头,果然体温热的吓人。
     
      他抓住她的手,眼神凌厉,哪怕一字不语,也足以震慑住任何人。“我让你碰我了吗?”
     
      “我不喜欢欠人情,你刚才给我打掩护,我更不能丢下生病的人一走了之。”她倒出两片退烧药,脸上毫无惧色。
     
      “吃药。”
     
      他俊眉微蹙,面色沉愠,活了二十八年,没有人敢逼迫他做任何事。
     
      “如果一直不退烧,人会变成脑残。”她抬了抬眉,郑重其事地威胁。
     
      他冷嗤一声,看一只兔子正儿八经地照顾人,滑稽透顶。
     
      到底谁脑残?她看上去智商余额早就不足了吧。
     
      虽然满心嗤之以鼻,但那幅淡漠傲慢的神情,却不自觉和缓许多。灯光笼罩着她一身,兔耳朵和兔尾巴轻微晃动着,居然看着有点可爱。
     
      他想到此处,不禁眉头一皱,他怎么可能觉得她可爱?不想再被她影响,他将药片抛入口中,干咽下。
     
      “拿着。”
     
      他喊住转身要走的她,丢过去一件男士外套。穿这身行头走在深夜的街头,难保别人不把她当成站街女。
     
      陆天爱套上外套就走,满心是那个麻烦鬼约翰。
     
      耳畔传来清晰的关门声。
     
      他闭上眼,疼痛让人疲倦,但唇上的温度,迟迟不曾消退。
    =================================================
    《余生多请教》小说已出全文
    阅读全文请搜索关注微信公众号:雪月文学
    回复小说名字或数字 167 即可继续阅读全文章节
    此处篇幅有限,以下是精彩章节试读。
    =================================================
      第二天,爱看热闹的席元早早就来了。
     
      他拾起地毯上的兔耳朵,戴在头上,夸张地卖萌:“哥们,昨晚春色无边啊,你今天的脸色好看多了。我早就跟你说,春宵一刻是良药——”
     
      “昨晚什么都没发生。”他从浴室出来,刚冲过澡,黑发湿透,神色清冷,对于自己的隐私,一向不愿多谈。
     
      “就当作什么也没发生。”席元翘着二郎腿,暧昧地挤眉弄眼:“不过,哪里来的兔子?”
     
      对好友的戏谑置若罔闻,拿起一件全新的阿玛尼衬衫,他常常受头痛的煎熬,昨晚闹了这么一出闹剧,居然睡的比往常都好。
     
      席元垂涎地望向他精壮诱人的身材,脸好看也就罢了,身材也是绝了,要他是女人,也恨不得早日跟他生猴子。
     
      “我小时候最爱看西游记了,兔子精主动纠缠唐长老,是这么个剧情吧?”
     
      “我不认识她。”他表情冷淡,勾起嘴角的嘲笑,冷叱一声。“怪不得你读书总是不行,西游记看多了。”
     
      席元一脸憋屈,他哥们嘴巴太严实,根本就套不出话来,憋死他这个好奇宝宝了。
     
      “馨姨又安排了相亲吧,听说是丰汇银行的大小姐谢媛?你推了好几次,等她回国,准逃不了。不过,据说谢媛是沧海市第一美人呢。”
     
      他始终无动于衷,床单上一抹细微的光亮,划过他的眼,拾起那块银色的名牌,上面赫然刻着两个字。

      莉莉。
     
      脑海浮现昨夜那个误闯入房间的兔女郎,那双清澈灵气的眼睛,樱花色的双唇,以及那一具他曾经亲手检查过柔软玲珑的身躯……
     
      心里没来由地掠过一丝不该有的烦闷,将名牌丢入垃圾桶,转身走出卧室。
     
      他来美国,有更重要的事。
     
      史密斯心理学独立研究所,坐落在纽约,是美国心理学界内最有名的研究所之一。
     
      “陆,祝贺你顺利取得心理医生执照,你还是决定要回国吗?”说话的正是史密斯教授,他五十来岁,满头卷翘银发,胖乎乎的脸上架着一副圆框眼镜,言语之中多有不舍。
     
      陆天爱是他的研究生,也是最得他喜欢的一个中国弟子,她的拼劲和固执,跟年轻的自己极为相像。如果她能在美国发展,前途一片光明。
     
      “我一定要回去的。”陆天爱嫣然一笑,她从未改变过自己的决定。
     
      “我就知道你会这么说。”史密斯教授扶了扶自己的眼镜,对徒弟的回答毫不意外,呵呵笑着,“人各有志,我就不强留你了。”
     
      “史密斯教授,我会想念你的。”她感慨万千,跟了教授两年,在学术和生活上,都受了不少照顾。
     
      “陆,我给你准备了一份离别礼物。”史密斯教授拍了拍陆天爱的后背,递给她一张机票,笑面盈盈。“你的第一份正式工作,就在中国。”
     
      陆天爱一怔,垂下目光,落在机票的时间上。
     
      出发的时间,是十天后。
     
      拎了两大袋东西,走出华人超市,街道上已经空无一人,远处有几栋老式公寓,灰白的建筑,远离纽约市区高楼林立的喧嚣繁华,看上去没多少生机,住着的也多是一些生活窘迫的穷人。
     
      那个地方她一住,就是六年多,怎么也有感情。
     
      六十平米的屋子,只有两个房间,冯叔冯姨一间,她跟冯悠悠挤在另一个屋子,只是前年冯叔患上食道癌,熬了五个月,最终还是走了。
     
      她按动了门铃,开门的是冯姨崔娟月,五官文秀,但脸上没有一点血色,身形虚弱。
     
      “冯姨,今晚我们吃火锅!”她笑靥灿烂,美眸发光。
     
      “小爱,你又乱花钱了——”崔娟月叹了口气,赶忙接过购物袋,笑着摇头。“买这么多,我们三个哪里吃得完?“
     
      陆天爱粲然一笑,换鞋进屋:“今天研究所发工资了,当然要改善伙食了。”
     
      “姐,怎么还买红酒了?”冯悠悠在厨房打下手,她比陆天爱小两岁,本科刚毕业,一米七的个头,留着波波头,是个大大咧咧的假小子。
     
      “我拿到心理医生执照了。“陆天爱边洗菜边说。“
     
      崔娟月喜出望外:“那是得好好庆祝庆祝,待会儿我也得喝一杯。”
     
      “冯姨,悠悠,我还有个好消息要告诉你们。”陆天爱坦诚。“我找到了工作,就在沧海市。”
     
      闻到此处,崔娟月手里的菜刀一晃,几乎切到自己的手指。
     
      她皱着眉头,抬起不敢置信的面孔:“你要回国?”
     
      “是有点突然,不过我已经答应教授了。”陆天爱点头,总觉得冯姨反应大了些。
     
      “你冯叔临终前交代过我,一定不能让你独自回国。”崔娟月一脸忧心忡忡,眉头紧蹙,紧紧抓住陆天爱的手。
     
      陆天爱能察觉出她的紧张忐忑,她镇定自如,说的云淡风轻。“事情都过去这么多年了,更何况,我不可能一辈子躲在美国。”
     
      崔娟月默不作声地收回了目光,沉默着切菜,煮汤。陆天爱虽然不是她的女儿,但一起生活六年,她知道天爱是个有主见的姑娘,从本科到研究生,天爱走的路,全是她自己选的。
     
      大家围着火锅,一顿饭吃到半夜,三个女人喝了两瓶红酒,崔娟月喝的微醺,提前睡去了。
     
      天爱和悠悠收拾了厨房,一起窝到一米五的床上,悠悠突然搂住天爱的腰,很是不舍。
     
      “姐,你回去真不会有麻烦吗?现在我们虽然没钱,但挺安稳的。”
     
      “现在是我最好的时机。不回沧海,哪怕余生能在美国飞黄腾达,我也会遗憾终生。”她靠着悠悠的肩膀,脸上没了表情,幽幽地说。
     
      冯悠悠安静地听着,她亲眼目睹陆天爱跌入低谷的凄惨和一夕之间失去所有的悲痛,所以,她张不开口劝天爱别回去
    =================================================
    《余生多请教》小说已出全文
    阅读全文请搜索关注微信公众号:雪月文学
    回复小说名字或数字 167 即可继续阅读全文章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