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夏薄擎小说【无爱的婚姻】全文章节免费阅读

评分:10分
  • 类型:言情小说
  • 热点:小说,阅读,全文
  • 看全文→
  • 编辑:空空道长
  • 评语:都市言情《无爱的婚姻》小说在线阅读全文由微信公众号:好米小说 提供,简述:她以为是他,但十个月后老公却将一张亲子鉴定摔在她的脸上。 她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但他认定是

    都市言情

    =
    初夏在打开房门的时候,她惊的愣了一下。
     
      嫁入薄家四年,早已知道薄言明在外面有不少风流韵事,但这还是第一次搞女人搞到了家里,搞到了他们的床上,而且透过狭窄的门缝,她清楚的看到她的闺蜜傅雪躺在薄言明的身下。
     
      一阵恶心,她真想转身离开,但她有东西必须进去拿。
     
      手猛然用力,房门就那么大敞四开了。
     
      “啊!”
     
      傅雪惊叫的看着初夏。
     
      “夏、夏夏,我……我……”她支吾了两声,然后一脸的楚楚可怜:“我对不起你,我知道我不应该这样,可我是真心喜欢言明,我爱他,我控制不住自己,是我的错,请你原谅我。”
     
      真心?
     
      别闹了。控制不住才是真的。
     
      十五分钟前初夏接到傅雪的电话说已经到了她家,正在一楼大厅,她那时手上还有些事,所以抱歉的告诉她还要半个小时才能回去,让她先上楼,但因为又接到一通紧急电话,她放下手上所有的事,提前十五分钟赶回来。真是没想到,他们连这半个小时的空档都舍不得浪费,紧赶紧打得如此火热。

      见初夏没有理她,径自去梳妆台上找东西,傅雪又紧张的开口:“夏夏,我真的不是故意要跟你抢你老公,我只是……”
     
      “宝贝儿,别怕。”
     
      薄言明终于打断她的话。
     
      他长臂抱着她,吻了下她柔软的唇,然后抚着她快要哭出来的脸,侧目瞄着初夏的背影,笑道:“薄家的大少奶奶向来贤良淑德,宽宏大量,能容人所不能,她才不会为这点小事跟你斤斤计较呢。”
     
      “可是……”
     
      “别废话了,这里我说了算,别管她,我们继续。”
     
      “言明,别……别这样……”
     
      他们就这样在初夏的面前继续着真人表演,初夏听着声音,背对着他们急躁的终于找到了她要找的东西,是一对非常精美的耳环。
     
      她将耳环握在手中,匆忙转身走到门口,却又突然停下了双脚。
     
      总觉得胸口闷的难受。
     
      自己视作亲姐妹的闺蜜跟自己的老公在自己的房间云雨缠绵,这算什么事?
     
      猛然转身,看着他们。
     
      “不好意思打扰一下。小雪,还记得两个月前我陪你去医院做手术吗?那时医生叮嘱过你,你已经做过两次处女膜修复手术,最好还是不要再做第三次,虽然不会影响生育,但多则生变,还是小心为好,而且医生还让我多劝劝你,大家都是成年人,如果真的是真心相爱,就不会介意这些。所以……”她扬起美丽的笑颜:“祝你们幸福。”
     
      说完,她就大步离开,还好心帮他们把门带上。
     
      不用想都能知道薄言明此时的脸有多难看。
     
      他是出了名的洁癖重症患者,尤其是对女人,从来不碰二手货,这次算是栽了。
     
      初夏快速的走到楼下,走出薄家的豪宅,来到偏僻的后院小门。
    =
    =
    第2章 三叔
    “姐。”
     
    初夏闻声看向一个穿着高中校服的少年。
     
    “小弟。”
     
    她快步走过去将耳环塞进他的手中:“你先拿这个去应应急,剩下的我再想办法。”
     
    少年摊开手掌,惊讶的看着手中的耳环:“这不是妈妈的遗物吗?”
     
    初夏合上他的手,用力握紧。
     
    “找个好买家,以后有机会姐一定会赎回来。”
     
    少年的脸上尽是与年龄不相符的无奈和老成。
     
    他用另一只手也紧紧捂住初夏的手,应着:“我知道了,姐你放心。”
     
    初夏目送着他离开,直至再也看不到他的背影,这才沉下双眸,转身往回走,但没走出几步,她就撞到一个结实的胸膛,整张脸都贴在那个人的胸口上。
     
    她惊慌的抬起头。
     
    那人身材颀长,她的视线刚好落在他的脖颈。
     
    洁白的衬衫领子系的十分规整,深蓝色的领带也打的一丝不苟,性感的喉结在线条强硬的勃颈上傲然凸起。忽然,那凸起上下窜动了一次,她忙再次抬头,看向他那张严谨又俊逸的脸,震惊道:“三叔?”

    薄擎幽深的双眸低垂的看着自己胸口的白衬衫。
     
    一个性状较好的红唇印刺眼的印在上面。
     
    初夏摸了下自己的唇,慌忙伸手:“对不起三叔,我帮你擦掉。”
     
    薄擎阻着她的手,淡淡的说了句:“以后小心点。”
     
    他低沉的声音如大提琴般浑厚丰满,但初夏却觉得他的话别有深意。
     
    刚刚,他应该是看到了,也应该是误会了。
     
    清者自清。
     
    初夏不想解释。
     
    腰板挺直,双目大方的迎着他幽深的眸子,很自然的问:“三叔怎么突然回来了?你不是在美国定居了吗?”
     
    薄擎没有即刻回答她,而是用幽深的眸子凝着她,用静谧的瞳孔深深的看着她。
     
    没被刚才的误会闹的尴尬,到被他的眼神看的好像没穿衣服似的。
     
    初夏的心脏有些失了节奏,刚要转移视线,他却开了口。
     
    “是老爷子叫我回来的。”
     
    “爷爷?”
     
    初夏不明白,但没敢多问。从认识这个人开始,他就给人一种不易亲近的深沉感,不过他还是没有吝啬与回答。
     
    “今天是我的生日。”
     
    初夏懂了。
     
    薄家的男人在而立之年都会发生两件大事,就是股权和财产的分配,老爷子会将自己的股权当做生日礼物转让出一部分,还会将自己的遗产在三个律师的见证下重新拟定。薄家的儿子在这一天都会异常激动兴奋,但是他……好像并不在意。
     
    从第一次见到他他就是这张严谨到已经面瘫的脸。
     
    曾经因为好奇她还做过一些傻事,想想,不自觉的就勾起了嘴角。
     
    薄擎看着她嘴边的笑容,淡淡的问:“你笑什么?”
     
    初夏马上把嘴角落下:“没什么,职业习惯。”
     
    “这个习惯不好。”
     
    初夏不解的思忖了一下。
     
    跟他说话总有种意味深长的感觉,好像所有中文字里面都暗藏玄机,总之……一个字累,两个字很累,所以还是赶快闪人的好。
    =
    =
    第3章 通知你们一声
    薄家的长桌旁从来都没坐的这么齐全过。所有直系亲戚全数到场,但还是有个位子是空的。
     
    老爷子坐下后,视线落在初夏和薄言明中间的空椅子上。
     
    “小昱呢?”他关切的询问。
     
    初夏马上抱歉的回答:“小昱今天有点发烧,刚刚在楼上睡着了。”
     
    “怎么又发烧了?看过医生了吗?”
     
    初夏看了眼薄言明。
     
    薄言明一脸的不以为然。
     
    初夏撑起嘴角的笑容:“已经看过了,医生说没事,打了针吃了药,睡一觉就好了。”

    “那就好。小昱从生下来就经常生病,你这个做母亲的一定要多用点心照顾他。”
     
    “知道了爷爷。”
     
    老爷子终于从她的身上收回视线,看向桌上的众人。
     
    “今天是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