鲜妻在上:独家甜宠全文阅读,夏初一小说在线阅读全文完结版

评分:10分
  • 类型:言情小说
  • 热点:小说,阅读,全文
  • 看全文→
  • 编辑:空空道长
  • 评语:总裁豪门《鲜妻在上:独家甜宠》小说在线阅读全文由微信公众号:好米小说 提供,简述:重活一世,夏初一奉行“拿了我的给我加倍还回来,吃了我的给我加倍吐出来!&rdq

    总裁豪门

    =
     夏初一怎么敢,怎么敢这样跟他说话?
     
      明明以前,以前不是这样的!
     
      以前,只要是他说的话,哪怕是错的夏初一都不会反驳,除了他让夏初一离她远点这一条之外,几乎他说什么,夏初一都会当成圣旨一样的执行,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跟他呛声!
     
      更不敢让他滚!
     
      “我是夏家大小姐,夏若瞳的姐姐,我跟夏若瞳怎么样,还轮不到你一个外人来插手!你算什么东西?多管闲事!”夏初一对陈扬丝毫客气不起来。
     
      哪怕知道他现在只不过是个中二期的毛头小子,被夏若瞳骗的团团转,后来绿帽子戴了一大摞,但是一想到他之前对自己的恶劣态度,就觉得不可原谅!
     
      她之前是喜欢陈扬没错,也为了追求陈扬做过不少蠢事,但是现在,陈扬算个什么东西?
     
      有些事真的是需要重来一次才会看得更明白。
     
      她记得自己上一世刚醒来的时候,陈扬也来警告过她一次,说的话无比绝情,但是那个时候的她仍旧执迷不悟对陈扬苦苦哀求,简直卑微到了泥土里,结果又被对方极尽羞辱!
     
      现在想起来,自己都觉得自己当时真是犯贱啊!
     
      “你……”陈扬被夏初一气的说不出话来,他指着夏初一半天,最后只留下一句“以后再敢欺负夏若瞳,就走着瞧!”的在夏初一听起来觉得分外好笑的狠话,就像来的时候那样怒气冲冲的离开了。
     
      赶走陈扬,夏初一自己开始反省检讨自己了,她当年到底是近视的多厉害,才会看上陈扬这种除了一张脸已经中二病晚期的家伙!
     
      果然美色害人啊!
     
      “这个夏初一,有点意思!”病房外面,沈上笑着看对面的池傲,“你这个小媳妇儿,跟传说中的有点不一样啊!”
     
      “嗯。”池傲朝夏初一的病房方向看了一眼,准备离开。
     
      “就“嗯”?”沈上翻了个白眼,忽然像是想到了什么,一脸惊奇的瞪着池傲问:“你刚才说嗯?”
     
      “嗯。”池傲又回了个单音节。
     
      “我说夏初一是你小媳妇儿,你说嗯?”沈上不确定,生怕池傲刚才没有听清楚他的话,又重复了一遍重点,问道。

      “难不成是你小媳妇儿?”池傲没好气的白了好友一眼。
     
      “别别别,我可消受不起!”沈上做告饶状,又不解的问:“你没开玩笑吧?你真打算同意这门婚事,娶这么只小辣椒?”
     
      “你有办法让我爷爷开口退婚?”池傲眉眼稍抬看着沈上。
     
      “没有!”沈上头摇的像是拨浪鼓。
     
      这门亲事是池爷爷当众定下的,还请了大师来批命说是天定姻缘,一夜之间传遍花都整个上流圈子,阵仗搞得不是一般的大,而实际是什么原因,他比别人清楚。
     
      不娶夏初一,池傲就必须离开部队,这是池爷爷的死命令,池傲没得选择。
     
      所以,就算池傲对这门亲事再不满,他大概也会遵从池爷爷的意愿,跟夏初一结婚。
     
      可是,真的从好友嘴里听到他认同这门婚事,沈上心里仍旧觉得怪怪的,不舒服。
     
      这个闷葫芦,真不知道他心里到底怎么想的!
     
      “你也看到了,这小辣椒可不是个容易收服的。”沈上觉得有必要提醒好友一下。
     
      想到夏初一宁死拒婚,醒来后豁出一切,差点掐死夏若瞳那股子狠劲儿,沈上有点不看好,更何况,还有她那一家子极品。
     
      “专治各种不服!”池傲冷笑一声,音色低沉而又威严。
     
      沈上激灵灵打了个寒战,池傲五官硬朗,原本身上就有种与生俱来的强势,再加上他多年部队生活枪林弹雨里磨练出来的杀伐果断的狠劲儿,一认真起来就连同样身为大老爷们的他都消受不起!
     
      这两个人要是对上……沈上默默地在心里为夏初一点了根蜡。
     
      池傲没再理会好友,他目光再次看向夏初一病房门的时候,眼底掠过几分兴味。
     
      夏初一是吧?幸会了!
     
      那天那只药的事,跟夏初一想的一样,不了了之,所有知情的人都像是集体失忆,不记得这件事了一样,就连刘杰,每次来给夏初一检查换药都是神情严肃,绝不多说一个字的废话,忙完了就立刻离开,跟身后有鬼追着似的。
     
      夏初一也绝不会给自己找不痛快,追着不放,乔慧珊要是连这么点小事都摆不平的话,倒是要叫她笑话了。
     
      这些天在医院里好吃好喝的养着,身体恢复的很快,她之所以会恢复的这么快,说到底还有乔慧珊那个女人的功劳。
     
      为了最快的让身体恢复到最佳状态,夏初一这几天变着花样的点餐,而乔慧珊为了在人前充当大度贤良的模样,又因为夏若瞳之前做的事心虚,虽然心里恨得牙痒痒,但是却不得不对夏初一有求必应,外加笑脸相迎,心里不知道有多憋屈。
     
      当然了,这三天,乔慧珊跟夏若瞳这对母女也没让夏初一好过就是了,每天都要在她耳边念叨八百遍嫁进池家的好处,想要用婚事来刺激夏初一。
     
      上一世,夏初一的确被刺激的不轻,几乎每次乔慧珊跟夏若瞳一提及池家,她就像是只炸毛的刺猬似的,反应激烈,情绪激动的在病房里又是砸又是摔的,寻死觅活,闹得周围的人都不得安生,乔慧珊跟夏若瞳这一招简直百试百灵,屡试不爽!
     
      可惜,这次,却注定要让这对母女失望了。
     
      夏初一该吃吃,该喝喝,吃饱了睡,睡饱了吃,压根没把结婚的事当回事儿。
     
      虽然乔慧珊跟夏若瞳两个女人一动嘴皮子,就像是病房里赶来了五百只鸭子似的吵闹,但是这跟上辈子她累到站着都能睡着的情形相比,这点阵仗简直就是小毛毛雨!
     
      她权当这母女两个给自己唱催眠曲了。
     
      一想到这对母女挖空心思的想要逼自己就范却屡屡不得逞的憋屈样,夏初一就在心里暗爽,吃的更香,睡得也更香了!
     
      “夏初一!你到底有没有听到我说话!”夏若瞳一把打掉夏初一手里的书,气急败坏的怒吼,声音尖锐刺耳。
    =
    =
      夏初一揉了揉耳朵,眼角微动瞥了夏若瞳以及夏若瞳身边板着脸的乔慧珊一眼,心里冷笑,看来这母女两个的耐性是被磨的差不多了,本性毕露了。
     
      她原本以为,还要再过几天呢,看来,这两个人也不过如此嘛!
     
      “夏初一,你到底想怎么样?”夏若瞳抓狂的又问了一句。
     
      夏初一漫不经心的一抬眼,说:“把书给我捡起来!”
     
      “你……你竟然敢指使我!”夏若瞳气的恨不得上去挠花夏初一的脸。
     
      这个女人真以为她们娘俩好欺负了是吧?这些天给她弄吃弄喝的,还真把她们当佣人使唤了?
     
      “这书可是你给我打掉的,怎么?我指使不动你?”夏初一说着,目光突然一厉:“捡起来!”
     
      夏若瞳被夏初一陡然转变的态度吓了一跳,本能的往乔慧珊身后缩了缩,脸上的表情畏惧又不甘。
     
      她可没忘记上次夏初一差点把她掐死的事,心里的阴影还没散去呢!
     
      可是让她服从夏初一的命令,在夏初一面前低头,她做不到!这里又没外人,不需要演戏!
     
      “你们这两个孩子!”乔慧珊纵容的笑笑,弯腰把床下的书捡了起来,递给夏初一。
     
      夏初一接过书来,翻到刚才看到的地方,给了乔慧珊一个算你识相的眼神后,继续往下看。
     
      乔慧珊就算是再心机深沉,也被夏初一刚才那一眼气的脸色扭曲,不过,她很快的又强压下自己怒气,继续游说夏初一。

      “初一啊,池家的婚事,你再好好想想。”
     
      这次,夏初一倒是没有再撩拨这两人,尺度把握的刚刚好,就在她们耐心即将告罄的那一刻,爽快的答应了,“不就是嫁人吗?我嫁就是了!”
     
      “你……同意了?”夏若瞳不相信的问。
     
      “是啊,我同意了。”夏初一又爽快的回答了一遍,只是那散漫的语气就像是到商场买东西一样随意。
     
      没想到夏初一竟然同意了,夏若瞳跟乔慧珊同时愣了愣,然后狐疑的盯着夏初一。
     
      “夏初一,你这次最好别再耍什么花招!你要是再闹出什么事来,我不会放过你的!”夏若瞳不放心的威胁:“还有,别再玩自杀这一套,就算是你死上一千次一万次,陈扬也不会多看你一眼!”
     
      “初一,池家人是我们这种人家惹不起的,你嫁过去,好歹是池家的大少奶奶,可千万别再任性了,你爸爸这些天,为了你的事,可真是操碎了心。”乔慧珊柔声劝着。
     
      “我知道了,小姨!你们放心,池家能选中我,是我几辈子修来的福气,我会好好的做个合格的池家大少奶奶的。”夏初一脸上的表情很认真,好像是真的在十分期待着嫁进池家似的。
     
      乔慧珊因为夏初一那一声小姨,脸色微变,不过很快的就又恢复正常,欣慰的说道:“你能这样想,最好不过了。像那天的事,可千万别再做了,你要是有什么三长两短,我怎么跟你妈交代!”
     
      “就是!就算是你要寻死觅活,也拜托你死的透一点,这样假惺惺的做戏,只会让人看笑话!”夏若瞳一边欣赏自己手上大师新绘的指甲一边嘲笑道。
     
      据说那个池傲已经克死了一个未婚妻,长得虎背熊腰面容丑陋,脾气也十分暴戾古怪,而且不近女色,凡是想要靠近他的女人,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