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音楼司南《娇美甜妻先怀后爱》全文免费阅读_

评分:10分
  • 类型:言情小说
  • 热点:
  • 看全文→
  • 编辑:空空道长
  • 评语: 最近推荐了很多书友一本主角是黎音楼司南的小说,这本小说叫《娇美甜妻先怀后爱》,由我爱喝可乐著写,感兴趣的书友不要错过这本小说了!本章节由、微、信、公、众、号【雨季

     最近推荐了很多书友一本主角是黎音楼司南的小说,这本小说叫《娇美甜妻先怀后爱》,由我爱喝可乐著写,感兴趣的书友不要错过这本小说了!

    第10章 调查

     

    黎音在这边和一群女人撕扯,那边,楼司南从金色大帝回去之后,马上就命令手下去调查齐梦的背景。

     

    拥有着庞大的财力和人力,不到两个小时,齐梦早到从出生到现在的全部人生经历就摆在了楼司南的办公桌上。

     

    楼司南翻阅着不厚的材料,心里越看越烦躁。

     

    怪不得他会觉得那个女人和黎音很像。

    58197c1837e04548ab26268afa8d33d8!400x400.jpg

    没想到齐梦竟然和黎音是闺蜜,自己真是看走了眼,什么人才会和黎音那个恶毒的女人成为好友。

     

    何况她还结过婚,和唐墨缘那个软弱无能的男人,想到唐墨缘阿谀奉承的样子,他对她的厌恶又添了一分。

     

    像是什么脏东西一样,楼司南把手头的资料甩开。恨不得时间倒流,没有碰到齐梦的时候。

     

    楼司南点燃香烟,双腿搭在办公桌上,思绪回到当天晚上八点,自己是怎么碰到那个女人的呢。

     

    齐梦的脸明明和黎音不一样,可是当他在走廊看见她的背影,稳稳端着的肩胛骨和走路时的仪态,自己一瞬间以为自己看到了黎音。

     

    哪怕自己清楚地知道,黎音是自己亲自送入监狱的,但还是忍不住用目光追随者她进入秦淮安的包厢。

     

    原以为也就是这样了,可是透过没有关严的门缝,自己隐约听到她的拒绝和求饶。

     

    再加上唐墨缘满身怒气的冲进包厢,自己就不由自主的跟上,并且不惜和秦家对立,帮她解了围。

     

    楼司南知道,自己当时的行为用中邪了来形容都不为过。

     

    自从妻子黎悦身亡,黎音进监狱,他就再也没有看上过任何女人。

     

    黎悦的身亡对他打击巨大,黎音的欺骗,黎音,呵。

     

    他再没有见过比黎音更心思歹毒,用计深远的女人。

     

    在他不知情的情况下,她代替了黎悦陪在了自己身边,还是用那么狠毒的手段对待自己的亲姐姐。

     

    怀了孩子又怎么样,口口声声说爱他又怎么样。

     

    难道这样爱人黎悦就会回来吗?她对自己的欺骗就能抵消吗?

     

    黎音就是这么用爱他的借口,一次次的伤害他身边的人,害死他的妻子的。

     

    面对她的苦苦哀求,她的眼泪和哭泣,楼司南告诉自己那都是骗局,是这个女人的又一个诡计。

     

    楼司南从不后悔把她踹入悬崖,就算再给他一次机会,他还是会做同样的事。

     

    不再关心齐梦的事,楼司南把这次事件当成是自己的鬼迷心窍。

     

    他告诉自己,楼司南,黎音还好好地在监狱里面服刑呢,那个女人不是黎音。

     

    可是黎音这边的事情,还远不到结束的时候。

     

    “好了,你直接说吧,不要再用昨天那套哭哭啼啼的把戏。”童颜双手撑在桌子上紧迫盯人。

     

    “银先生问我和楼少的关系,然后让我和楼少保持联系。”

     

    自己的羞涩、胆怯都是正常的,齐梦一直都是温和的性子。倒是昨天那种情况下自己的异常希望不要被人注意到。

     

    黎音表现出恰到好处的娇羞。

     

    “就这些?”童颜明显不信就是这个事情。她觉得齐梦对她有所隐瞒。

     

    “我也觉得银先生是不是找错人了,但是银先生根本没有听我说话,就把我赶出来了,我也不知道为什么。”

     

    说到这如果童颜还有什么不懂的那她就是个傻子了。楼司南应该是要飞升了。

     

    看来是银先生得到了什么确切的消息,准备把齐梦推上去,以此来取得楼司南的信任。

     

    但是这种好事凭什么能轮到这个小贱人。童颜心里想:为什么不能是我呢。

     

    看着童颜若有所思的样子,黎音知道,鱼儿上钩了。

     

    又通过各种方式和齐梦聊天,童颜都没有得到其他有价值的信息。

     

    也正是因为这样,童颜对这个消息十分信任,银先生从来不是一个好讲话、愿意解释的人,如果现在齐梦把事情说得清楚又完整,那么齐梦的话肯定就不值得信。

     

    再说,齐梦一直以来就是乖顺、诚惶诚恐的性格,嗯……除了昨天的爆发。总不至于特意来骗她。

     

    “好了,你出去吧,类似于昨天的事不能再犯,不然我绝不会轻饶你,今天就给你放假吧,好好调整调整。”

     

    一番话恩威并施,如果真的是齐梦在这里,一定会感激童颜的体贴。

     

    可惜她是黎音,自然轻易看破童颜心中的算计和想法。

     

    被给了半天假的黎音表面上千恩万谢的走了,一夜未眠让她精神靡顿,清丽的眸子却亮的发光。

     

    现在不是睡觉的时候,昨天的事超出了她的预知。

     

    秦淮安并不在她的计划内,看来得去找一趟安迪。

     

    接通了电话的安迪约她在一家咖啡厅见面。

     

    在安迪的叙述中,黎音知道了秦淮安因为被齐梦退婚,面子尽失,所以在齐梦进入金色大帝之后一直纠缠她不放,可是齐梦宁死不从,昨天秦淮安才又找着了机会。

     

    才发生了昨天的一场闹。

     

    如果只是从一个陌生人的角度上来看,齐梦的眼光真的很糟糕。

     

    唐墨缘除了那张英俊的脸实在是一无是处。

     

    轻浮的眼神,一旦碰上漂亮的女人,眼睛就黏上不放,黎音以前就受到过唐墨缘的骚扰,可是和齐梦说过之后,单纯的齐梦完全不信。

     

    浮夸的动作和语言,实在和优雅高贵扯不上任何关系,溜须拍马倒是一把好手。黎音讽刺的想。

     

    可是在齐梦心中,她的情人唐墨缘英俊绅士,尤其是对她,体贴关心,曾经在深夜安慰了她一个半小时,只是因为齐梦做了一个噩梦。

     

    齐梦在唐墨缘身上感受了以前从来没有过的关心与爱护。

     

    黎音对此嗤之以鼻,唐墨缘那种凤凰男满心都在觊觎齐家的财产,对你这个齐家小姐当然贴心备至了。

     

    可惜当齐梦违背齐父给她定的婚约,毅然决然地嫁给了唐墨缘的时候,黎音已经身陷囹圄,没有机会劝阻她。

     

    最后导致了齐梦家产被侵占,唐墨缘也出轨的结果。

     

    黎音陷入回忆,沉默不语。

     

    “我见着楼司南了,他很可怕,我都这样了,他都能认出来是我。”

     

    安迪一惊:“黎小姐,他不会真的发现了吗?”

     

    “没有。”黎音摇摇头,“我整容了,看脸认不出来什么。本来还有个胎记,但是在监狱那会儿,被几个人拿刀子活生生地剜掉了那块儿肉,胎记没了,他才没咬定。”

     

    安迪瞧着黎音瘦弱的身躯,忍不住道:“黎小姐,您多保重身体。”

     

    “不可能了,从我出来之后,命运的齿轮就重新转动了。”黎音喃喃道。

     

    她已经不再是从前的黎音了。

     

    黎音无心和安迪多说,挥手告别。

     

    桌上的咖啡一杯未动。

     

    第11章 酒会

     

    黎音没想到,她的第一个任务,那么快就来了。

     

    “银先生,没想到是您屈尊亲自来了。”

     

    银津屈尊来了她的宿舍,黎音“受宠若惊”,刚打算要给银津倒茶,被他挥手拦下了。

     

    “不用。”银津显得十分疲惫。

     

    “不要废话了,秦淮安公司正在招标一个大工程,你要让他拿到这个项目。事成之后,想要什么,你自己提。”

     

    哟,挺爽快嘛。

     

    “银先生,条件什么的不着急。您太高看我了,我能不能做到,还不一定呢。”

     

    “你肯定没问题。”银津幽深的目光看着她,“我相信你。”

     

    黎音没想到银津才见她第一面就把她看透了。

     

    “至于怎么做,我不需要一一交代了吧。”

     

    黎音话并不说满:“还是要老板帮我创造机会。”

     

    不然,她不可能轻易地接近秦淮安。

     

    要知道,上次秦淮安的狗可是被楼司南打死的,无非那次唐墨缘替她背了锅,秦淮安没有怪罪到她头上。

     

    “放心,该我做的,我会给你安排好,让你没有后顾之忧。”

     

    第二天,童颜就告诉她,秦淮安点了她。

     

    “你魅力还挺大,钩得花丛中过的秦少屡次垂青。”

     

    阴阳怪气的人总是讨人嫌。

     

    不管银津打理了什么,她总是要抓住这次机会的,黎音想。

     

    黎音抱着浴巾和药油走进2001包厢。

     

    和上次不同,除了两个亲信,包厢里没有其他人。

     

    连经常点的歌女和舞女都没有。

     

    已经有了心理准备的黎音,甚至对着秦淮安笑了笑。

     

    秦淮安被这个笑迷了眼,一贯冷傲的齐梦这是转了性。

     

    “秦少,您躺下吧,今天我为您服务。”

     

    秦淮安倚着靠背躺下。

     

    不能忘了,他今天是来找回场子的。

     

    黎音用灵巧的手,有规律地按摩着各大穴位。

     

    秦淮安不会轻易让齐梦过关。

     

    “力气这么小,是在给我挠痒痒吗?”

     

    “用力这么重,我可没你皮糙肉厚。”

     

    “你是不是不会按摩?我没有任何感觉。”

     

    一个小时过去,秦淮安喝着水看齐梦跪在一旁。

     

    “喝水,不要只会跪着。我找你来是寻开心的,不会笑吗?”

     

    黎音扯出一抹笑。

     

    秦淮安假装看不出她的勉强。

     

    “去,给我唱首歌。”

     

    “切歌啊,你俩柱子啊。”秦淮安向身后两人吼道。

     

    当她还是黎音的时候,美妙的歌声让她拥有大票追求者。

     

    现在,她是齐梦,她不敢唱。

     

    “秦少,我不会唱歌,怕污了你的耳朵。”

     

    “叫你唱就唱,不要废话,”

     

    记得和银津的交易,黎音没再扭捏,直接唱了首自己最擅长的歌曲。

     

    一曲完毕,黎音被自己脸上的泪怔住了,秦淮安被她的歌声怔住了。

     

    “好,下去吧,今天就到这儿了。”

     

    连着三天,黎音都被秦淮安点去,按摩完之后,唱同样的歌,就算结束。

     

    黎音正想要怎么得到自己想要的情报,第四天,童颜告诉她,金色大帝为了给秦淮安上次赔罪,应秦少的要求,明天齐梦作陪一天。

     

    不入虎穴焉得虎子,黎音特意穿上了掐腰的裙子,勾勒得腰身不盈一握,化了淡妆的脸更显得整个人楚楚可怜。

     

    看见秦淮安惊喜的眼光,黎音知道自己的目的达到了。

     

    “齐梦,只要今天我高兴了,金色大帝必有你一席之地,”

     

    “谢谢秦少。”

     

    黎音话不多,齐梦本身也不是活泼的性子。

     

    果然秦淮安得了这一句话,并不介意黎音的冷淡。

     

    直接吩咐司机开车去自家的商场。

     

     

    下车后,秦淮安搂着黎音的腰就走进去,丈量着手下的凝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