惹火甜妻-小说<惹火甜妻>全文免费阅读

评分:10分
  • 类型:言情小说
  • 热点:
  • 看全文→
  • 编辑:空空道长
  • 评语:言情小说《惹火甜妻》是主角名为【丹尼斯吴,文紫馨】的小说,本站提供《惹火甜妻》小说免费阅读该书讲述了主角之间的故事,小说情节言简意赅、完美无缺、一针见血、远见卓识

    言情小说《惹火甜妻》是主角名为【丹尼斯吴,文紫馨】的小说,本站提供《惹火甜妻》小说免费阅读该书讲述了主角之间的故事,小说情节言简意赅、完美无缺、一针见血、远见卓识、义正词严、出口成章!

    第七章 故意的安排

     

    丹尼斯吴媚眼如丝,瞟了一下台上,涂满黑色油彩的手指甲端起一杯酒,慢慢的饮入喉间。

     

    “美女,陪我喝一杯。”一个酒醉的大汉拿着酒站在了舞台的下方,一双贼溜溜的眼睛恨不得透过文紫馨的内裤看到里面,口水都流出来了。

     

    “这也是你安排的?”他问丹尼斯吴,有丝不悦。

     

    “不是,我安排的还没有出场。”丹尼斯吴很有兴趣的看着舞台上,她要看看文紫馨那个女人会怎么解决。

     

    文紫馨杏目瞟了一下那个油满肠肥的家伙,不予理会,不笑而嗔,天生的妩媚骨子,男人被她一看都酥到骨子里。

    ad02ae94e2475642!400x400_big.jpg

    醉汉冲动的跨上舞台,文紫馨一惊,爬上钢管,那犯贱男人尽然直接摸她的小腿,呕心的差点让文紫馨摔下来。

     

    叶寒尘抓紧酒杯,看向自己的手,看向手上被她咬过的地方,莫名的烦躁,他把杯子里的酒一饮而尽。

     

    丹尼斯吴媚眼看着叶寒尘,“怎么了?”

     

    叶寒尘冷冷勾起嘴角,看向抬上,那油满肠肥的家伙手搂上文紫馨的腰。滑腻腻的一脸陶醉。

     

    “你猜她会怎么做?”他突然问,眼中有种期待。

     

    丹尼斯吴随着他炙热的眼神看向文紫馨,那名醉汉拉住她的手要强迫她喝酒,文紫馨结果酒,直接把把酒泼在醉汉的脸上。

     

    叶寒尘微微露出了笑容,刚才的怒气全消。

     

    丹尼斯吴闻到一种危险的讯息,她倒在叶寒尘的怀里,柔若无骨,娇媚的看着叶寒尘冷峻的脸,“你的小辣椒挺猛的,你不会喜欢上她了吧?”

     

    叶寒尘犀利的盯着台下的文紫馨,她被醉汉拉着,无助的挣扎。“以她和我之间的恩怨,我会喜欢上她?你吃醋了?”

     

    “我要是吃你醋,早就气死了,怎么会?”

     

    醉男强行亲文紫馨的脸一口,得意洋洋的才放开她,一摇一摆的走回台下,台下一阵口哨声。

     

    叶寒尘的目光紧了紧,更加的阴暗,“那男人是谁?调查出来,从今以后,我不想再看到他。”

     

    “他不过是一个脂粉客。”丹尼斯吴觉得他小题大怪。

     

    叶寒尘瞟她一眼,那就是命令。

     

    丹尼斯吴有种异样的感觉,“知道了。”

     

    她说完,再次紧紧地盯着台上的文紫馨。

     

    文紫馨飞快的逃离,狼狈的回到休息室。厌恶的拿着湿巾擦自己的脸。

     

    一股呛鼻的烟味袭来,她看向休息室角落里站着的一个陌生的女人,她妖艳的画着烟熏妆。一条热裤,上身露出肚脐,小蛮腰上一点赘肉都没有。

     

    她双手夹着一根细长的女士烟,妖娆的走到文紫馨的面前,朝着她的脸涂了一口。

     

    文紫馨很反感这种小太妹。烦躁的别过脸。

     

    “男人呢?你越是挣扎越是清高他们就对你越有兴趣,越想得到你就越会挑点事情来做做,你只要喝下那一口酒,满足了他们的自尊心,他们自然会离开,你也不用尴尬,反正,看得到,摸不到,摸得到,得不到。轻浮其实是保护自己最好的方式。”

     

    文紫馨诧异的看着她,氤氲的雾气让她看不清她的脸。

     

    小太妹讳莫如深的一笑,“你自己慢慢体会。”说完,转身离开,走到门那里,手上的烟尾弹了出去。

     

    文紫馨若有所思,再次出场领舞,换上了一件白色的短裙,上身还是性感的胸罩。

     

    “说了?”丹尼斯吴媚眼看着台上的文紫馨,坐在她旁边的是刚才的那个太妹。

     

    “嗯。”

     

    “轻浮是保护自己最好的方式。她会掉进了个染缸,以后再怎么漂白也不会干净了。”丹尼斯吴假装有些惋惜。她的手覆盖上叶寒尘的,“今晚去我那里睡?”

     

    叶寒尘不留痕迹的抽出自己的手,又饮了一杯,放下酒杯。

     

    “明天约了驲石集团的千金吃饭,今晚就不去了。”

     

    丹尼斯吴有些惆怅,她用右手撑住脸颊,欣赏的打量叶寒尘,“什么样的女人可以得到你的心,还是你根本无心。”

     

    “不要发酒疯了,早点休息,我们来日方长,既然驲石集团有意巴结,我就给他们这个机会。”他转移心思,不想自己再停留在那抹娇俏的身影上。

     

    十二点,酒吧的生意没有玩,文紫馨可以先离开了,她换上自己的衣服去宿舍,宿舍离酒吧不远,转过一个弄堂就到。

     

    弄堂很黑,路灯发出昏暗的光芒,这条道上到了晚上就空无一人。

     

    文紫馨觉得后面有人跟着她,她加快步伐,后面步伐声加重,变快,好像有喘息声,而且不止一个人。她快速的快的跑进小区,奔到搂上,回到了单身公寓才放下心。

     

    在叶寒尘的脚下,在酒吧滋事的那个家伙躺在地上,手被绑着拴在柱子上,“记得,她是我的女人,不经过我允许,谁都不能碰他。”他冷冷的说道,拍拍手,如地狱的撒旦让人不寒而栗。

     

    中午,文紫馨想着要去市中心买防狼武器。经过飞翔西餐厅的玻璃窗。依稀的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她往后退了几步,看向窗户里面,叶寒尘和一位美女正在吃饭,美女带着羞涩的笑容,恬静优雅。

     

    叶寒尘很绅士的搅动着咖啡杯里的汤勺,倾听美女说话,偶尔露出微微的笑容。

     

    这人面兽心的家伙,人前一套,人后一套,装绅士是吧?他让她没法找工作,她要让他知道她也不是好惹的,一丝狡黠闪过文紫馨的眼眸。

     

    她走进西餐厅里面,径直的朝着叶寒尘走过去。

     

    “寒尘,她是谁啊?”她嗲嗲的说道,微笑着走到叶寒尘的旁边,甜蜜的搂住叶寒尘的胳膊,带着挑衅的笑容看向那位美女。

     

    美女很是吃惊,“叶总,她是……”

     

    文紫馨扭头看向叶寒尘,“你今早这么早离开,就是过来见别的女人吗?”她酥麻的抱怨道。

     

    叶寒尘犀利的看向她,讳莫如深。

     

    “什么是这个女人,寒尘,这个乱七八糟的女人是谁?”柳真可怜兮兮的看着叶寒尘,淑女气质荡然无存。

     

    “我是他的女朋友啊?”文紫馨娇媚的看着叶寒尘,“昨晚我没有满足你吗?你害我怀孕了都不省心。”她故意数落着,眼里是狡黠的光芒。

     

    “不可能,我们前些日子才……”柳真咬了咬唇,没有说出来。她幽怨的看了叶寒尘一眼。

     

    “才什么?才上床?是啊,我们寒尘技巧的确了得,好多女人都趋之若鹜,有时他激动的时候还会咬我的肩膀呢?”文紫馨媚笑着,眼光飘向叶寒尘,意味深长的挑衅,她要赤裸裸的让他的女人抛弃他。

     

    “你,你不要脸。”柳真激动的站起来,泪珠在她的眼中旋转。

     

    文紫馨看到她的眼泪有些内疚,可是转念一想,叶寒尘是一只披着羊皮的狼,她是为了救那个美女脱离苦海。让她早点知道叶寒尘的真面目,以免以后痛苦。

     

    “什么不要脸,我已经怀有他的孩子了,不要脸的也是你。”文紫馨尖酸刻薄的说道,柳真哭着瞪了她一眼,拿起面前的酒朝着文紫馨脸上泼去。

     

    文紫馨一脸狼狈。

     

    “贱人。”柳真说完,委屈的看了一眼叶寒尘,转身走人。

     

    文紫馨擦了擦额头上的头发,她救了一个无知少女,值得。

     

    叶寒尘隐忍笑意。“做小三感觉怎么样?我怎么不知道你这么爱我?”

     

    文紫馨瞪向他,把餐巾纸丢在桌上,很是不屑。“谁爱你这种人。”她站起来,抬起下巴俯视他,鄙夷的说道:“我呢?是永远不会爱上你这种精虫入脑的男人的,还有,不要觉你用你的权力和阴谋会让我一无所有,我已经一无所有,就不怕再失去什么,而你叶寒尘想要保住的东西太多,所以,注定你会输。”

     

    第八章 你到底要什么

     

    叶寒尘讨厌她的骄傲,讨厌她的无所畏惧。

     

    他握着她的下巴。狠狠的吻上,她的唇很柔软,带着微微的甜。

     

    文紫馨猛的推开他,他反而楼主她的腰,对上她生气的眼睛,目光灼灼,“赶走了我的猎物,你就必须取代。”

     

    “你神经,放开我。”

     

    “挑逗了我,想要抽身,就不会容易。”叶寒尘突地抱起她,“老婆,你怀孕了,小心摔跤。”他故意大声说道,正大光明的抱着她离开。

     

    他把她丢进车子,自己坐在她的旁边。

     

    “去别墅。”叶寒尘吩咐他的专用司机。

     

    文紫馨赶快开门,她的手被叶寒尘抓住,他勾起嘴角,他喜欢看她的慌张。

     

    “挣扎啊,我不介意在车上再次要了你。”他的话像是魔咒让文紫馨忘记了挣扎。

     

    “你到底想干嘛?我跟你无冤无仇。”

     

    叶寒尘的瞳孔紧了紧,显然不认同这句话,“做我一年的情人,我说过的。”

     

    “只是为了满足你的兽欲,至于吗?”

     

    “答应不答应?”

     

    “我不是廉价的附属品,也不是看见帅哥就扑上去的花痴,说出你真正地目的吧,为了一个女人浪费那么多的财力物力不是你一个商人的所为,你到底要什么东西?”她不傻,不笨,直觉觉得没这么简单。

     

    他欣赏她的聪明,但是不到最后他是不会让她知道的。

     

    “就是那么简单,你越挣扎我越想得到,或许得到了,就寡然无谓了。”

     

    文紫馨一愣,想起小太妹说的那段话。她不能跟他明着斗,她不是他的对手,那么就顺着他,找到机会跑。

     

    她缓了缓神,假装如同的问道:“那么跟你一年,给多少钱?”

     

    叶寒尘一愣,惊讶于她的改变,他勾起讽刺的嘴角,手放开,她的手上已经有被他抓着的五个手指印。

     

    “五百万,上次说过了。”他不屑的说,像是给她恩赐,眼神里的鄙夷显而易见。

     

    “好啊,总比我在酒吧做舞女好。”她眼中闪过狡黠,目光看向窗外。

     

    他慵懒的躺在沙发上。

     

    车子在红灯处停下里。

     

    五,四,三,突然地,她去打开车门,门却怎么都打不开。

     

    叶寒尘眯起了眼睛,“儿童锁锁住的,只能从外面打开。”

     

    文紫馨一惊,暴露了。她尴尬一笑,“我试试的,我说怎么打不开,原来是这样。”

     

    叶寒尘狐疑的看着她,她的手紧张的揉搓着。

     

    车子转入他的别墅,她被带进了叶寒尘的房间,叶寒尘锁上门。

     

    他靠近她,文紫馨往后退背抵在了墙上。

     

    叶寒尘手撑在她脸庞的墙上,让她笼罩在他的气息之下,他勾起她的下巴,看到她眼中的恐慌。

     

    “会咬吗?”他邪恶的问。

     

    文紫馨握紧了拳头,灵动的眼珠闪动着。

     

    她的细节他尽在掌握,他就是要这样慢慢的折磨她的心智。

     

    “或者,就像上次那样让你坐在我身上。”他煽情的继续说道,眼神越来越邪恶。

     

    文紫馨紧张的看着他,钳制她的脸,“取悦我,是你唯一的退路。”

     

    说完,他放开她,不可一世的转身,把白色的衬衫随手一扔,丢在地上。走进浴室,仿佛她完全在他的鼓掌之中那般。

     

    “神经。”文紫馨立马拉门,居然打不开。

     

    她又冲到窗口。现在处于四米的高处,下面是游泳池。游泳池过去一百米就是公交站台,只要出去,她就可以成功脱逃。

     

    想到这里,她顾不了那么多,打开窗户,憋气,跳下去。

     

    “砰。”她跌入到水中。

     

    她往下掉,鼻子里呛到了水,落地,她一蹬,水穿过她的手臂,身体,她浮出水面。

     

    她拧了一下鼻子,往岸边走去。

     

    她的身后溅起了好大的水花。叶寒尘也跳了下来,潜到水底下,拉住她的腿,把她攥进水里。

     

    文紫馨惊恐的推他,他反而压了上来,把她压在水底下,四目相望,她觉得氧气一点点的从她的身体里剥离,留下的只是死亡的恐惧。

     

    咕噜咕噜,气泡从她嘴里跑出来。窒息的感觉蔓延到了胸口,只要再过十秒她就会去见阎王。

     

    叶寒尘脸色冰冷的看着她的脸越来越苍白,他像是一个地狱的恶魔,嗜血残忍。

     

    氧气没有了,她没有力气反抗,头发在水中起伏,她的衣服也随着水流飘动起来。

     

    她的眼神渐渐的没有了焦距,她居然是死在游泳池的,真是太可悲了。

     

    突然地,叶寒尘吻住她的唇,把舌头伸进她的嘴里。

     

    气息,渴望的气息。

     

    她不能死,她要带着爸爸妈妈早去的生命活着。

     

    文紫馨像是抓到浮木一般,搂住慕容逸爵的身体,大力的,贪婪的回吻他,在他的嘴里得到生存的空气。

     

    水中,两具纠缠的身体,翻转,漂浮。

     

    叶寒尘一个登地,两人出了水面。

     

    文紫馨立马放开叶清尘大口大口的吸收空气中的养分。

     

    她的头发湿漉漉的,水滴一点一滴从发上掉下来,不修边幅,不抹妆容,美得出尘,他的某个部位蠢蠢欲动。

     

    文紫馨瞪他一眼,往游泳池壁走,爬了一下,没爬得上,再爬。

     

    突然地,一具炙热的身体紧靠她的后背,过热的体温传过来。

     

    “想在游泳池玩吗?我好久没有那样玩了,既然你想,我陪你。”他邪恶的说,眼神却更加的冰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