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有岁月可回头】小说在线阅读

评分:10分
  • 类型:言情小说
  • 热点:
  • 看全文→
  • 编辑:空空道长
  • 评语: 《若有岁月可回头》最新章节阅读,新书《若有岁月可回头》已上线。观念明确 欢风华丽 妙不可言 妙趣横生、文笔流畅、辞藻华丽、人物丰满、形象鲜活!本章节由、微、信、公

     《若有岁月可回头》最新章节阅读,新书《若有岁月可回头》已上线。观念明确 欢风华丽 妙不可言 妙趣横生、文笔流畅、辞藻华丽、人物丰满、形象鲜活!

     第9章 为什么是我的媛希

     

      这件事情一直在热搜上持续了三天,安莉娜也接受到了所有谩骂,可是网上却再次爆出来,说宙宇集团总裁程灿宇将携手安莉娜开澄清发布会。

     

      我没想到程灿宇会这么做,我以为他会等到风波平息,或者花钱撤那些热搜。

     

      可是这一次,他却放下了自身利益。

     

      发布会选在了露天场地,事情闹的比较大,我和程宁海也过去了。

     

      程灿宇一身黑色西装,显得格外深沉,这几日下来,似乎都消瘦了不少。上台的时候手里紧紧地牵着安丽娜,两个人看起来恩爱如初。

     

      安莉娜则是低着头,对面镜头有些不太自在,有很多粉丝还是激动,想迫切要个解释,程灿宇将安莉娜拦在身后,拿过话筒,一脸严肃,

    67a59ed7b6cb4281a086e52deba2312e!400x400.jpg

      “最近对于网上造谣我被带绿帽子,莉娜出轨别人的事情,我想今日我们需要做一个澄清。”

     

      “首先,我要和大家说一件事,虽然之前我和莉娜有过一段短暂的失败婚姻,可是现在经过我们两个双方的感情确定,谁都还爱着谁,所以我们已经和好了。”

     

      “至于那个在医院陪莉娜做产检的神秘男人就是我,只不过网上散播出去的照片上,我都被打了很大一部分马赛克。还有那些房车酒店里的热吻照片,你们仔细想想,和之前爆出来我和莉娜在一起的照片是不是很雷同。”

     

      “所以我再次声明,莉娜没有出轨,我们两个人的感情很稳定,很好。一切都是有人故意而为之,也可以说黑粉的挑唆,希望大家可以理智考虑问题。”

     

      “在此也感谢所有支持莉娜的粉丝。”

     

      程灿宇的思路很清晰,这样一说,底下所有的粉丝都开始讨论起来,几乎渐渐没有了声讨谩骂声,安莉娜站在台上,委屈地抹着眼泪。

     

      大屏幕里郝然呈现出一张程灿宇正在陪着安莉娜在医生办公室的照片。

     

      所有的声音都开始成了同情,心疼,打抱不平……

     

      我没想过只是开了一个发布会,和程灿宇的一些解释,事情就出现了巨大的扭转。

     

      手下,握的很紧,直到程宁海说了句话,我才想起来,旁边还有人。

     

      “舟禾,你是不是觉得灿宇也很厉害,他总是有扭转局面的能力,就算是干事业,也很有商业头脑。”

     

      “其实,父亲很看中我,一直以来也很偏袒我。但是我之所以去学医,就是我知道我没有灿宇的那种天赋,所以才跑去了美国。”

     

      “但我不得不承认的是,灿宇他确实很优秀。”

     

      “是啊,作为一个商人,他可不止是有头脑还很有手段。”

     

      我假装冷静着回了程宁海一句,内心却早已翻江倒海,能让程灿宇如此维护的女人,还真是特殊。看来他的心里果真都是这个超模。

     

      我准备转身离开,看到前面台上突然冲上去一个戴帽子的人,就迟疑了一秒,可是就在那一刹那之间,只见安莉娜从台上倒了下来,身旁的程灿宇都没来得及伸出手,安莉娜已经摔倒在了地上,旁边的保安都冲了上去。

     

      我有一种可怕的感觉,突然往人前冲去,脑海里徘徊的是媛希那句,舟禾要不我去帮你报仇。

     

      那一刻,我祈求上帝,那个人不要是媛希,千万不要是我最重要的媛希。

     

      什么爱恨情仇的我都放下,放下,和媛希一起离开这个城市,去过安稳的生活。

     

      有两个保安,制止住了戴帽子的人,挣扎中,帽子掉在了地上,一抬头的瞬间,我恰巧和那双眼睛对视上去。

     

      即使是秀发遮住了半张脸,我的心还是渐渐冰凉坠入了谷底,像是缀了巨大的石头,连呼吸都不会了,手中的包径直垂直落了下去,我想扑过去,想从那两个保安手中救出媛希,程宁海拉住了我,我哭着喊着都没有用。

     

      安莉娜流了很多血,和我当年的场景一摸一样,可是她有所有人帮她,我只有媛希。

     

      没过多久,警察便来了,没上铐子之前,媛希还笑着想帮我擦眼泪,她怎么那么傻……

     

      我的媛希真傻,这种事情,就算要做,也应该是我去,她为我已经受了太多的苦了。她本该好好恋爱,嫁个好人,好好生活的。

     

      是我,一切都是我造成的……

     

      事后,网上传来消息,安莉娜流产,程灿宇痛不欲生整夜陪伴在床头,看着这些标题,一个个都令我发笑发冷。

     

      甚至有网友,觉得媛希应该被判死刑,那一刻,我突然感觉到,网络有多可怕。

     

      我去程灿宇的公寓找他,公司找他,天堂找他,疯狂地去任何能他有可能会出现的地方找他,想求他放媛希一条生路。

    第10章 从来没见过这样的程院长

     

      我在程灿宇的公寓蹲点了两天,直到第二日夜晚才看到他的车回来,下着大雨,程灿宇似乎是匆匆忙忙地回来拿东西。

     

      我在门口拦住了他的路,雨太大,嘴在不停地哆嗦,浑身发抖。

     

      “程灿宇,媛希她不是故意的,我求求你,放过她可以吗?我求求你。”

     

      我不停地朝程灿宇鞠躬,一直没敢停,可是他的话却让我看不到一丝希望。

     

      “那么明显的冲上去推倒了莉娜,所有人都看的清清楚楚,你却告诉我,说她不是故意的。”

     

      “方舟禾,那是一条人命。”

     

      程灿宇突然转过身,单手攥住我的衣领,眸光锁在我身上,恨不得杀了我一样,“还是说,你指使她的,为了给你那个野种报仇。”

     

      在他心里还觉得我怀的孩子是野种。曾经觉得那么幸福的事,如今却成了天大的嘲讽与笑话。

     

      如果这个世界上有后悔药,我一定拼尽所有去买回来。

     

      “对,是我指使的,程灿宇你让警察来抓我,是我指使媛希的,如果能换她出来,什么罪名我都担。”

     

      “我蛇蝎心肠,我狠毒恶心。我求求你,让警察来抓我吧。我是主谋,一切都是我的错,是我指使的。跟媛希没有任何关系。”

     

      “你以为担个罪名,就能换回莉娜的孩子吗。”

     

      “方舟禾,我现在才真的看清楚你的这幅嘴脸。真是恶心至极。”

     

      车灯打照在铁门框上,反射过来在程灿宇的脸上,我看到他拧起的浓眉里和眼睛里,都是对我的厌恶,像在看一坨垃圾的眸光。

     

      遍布的红血丝下似乎是痛苦,最爱的女人的孩子没了,肯定痛不欲生吧。

     

      有那么一刻,看着他如此痛苦,我居然会感到一丝欣慰,当年的那种痛苦,程灿宇终于也体会了。可是这种欣慰不能建立在媛希坐牢的基础上。

     

      程灿宇甩开我的领子,开门要进去,我突然噗通一声跪了下去,抱住了他的腿,他拿着钥匙的手顿了一下,转过头看着我,

     

      “我求求你了,媛希是唯一对我来说最重要的人了,程灿宇,你想让我去坐牢都可以,只要能让媛希出来。”

     

      我往后退了几步,就差磕头了,就在低头下去的一瞬间,程灿宇抬脚重重地踢在了我的肩膀上,我趴在雨水里,看着他冷漠的身影慢慢消失在光亮里。

     

      我在大雨里跪了一夜,希望他能心软,可是整整一夜,房间里的灯没有亮起,那扇门也没有再打开。

     

      第二日清晨,程宁海驱车过来,抱起已经快没有温度的我,吓坏了,已最快的速度送回了医院,那是我第一次看到他那么慌乱,听到他发火,怒斥我为什么这么傻,就算我一直跪下去,问题也得不到任何解决。

     

      我躺在病床上,身体不停地发抖,嘴唇发紫,程灿宇将医院所有医术最顶尖的医生都叫进了病房里,像是我得了巨大的疾病一样,可是偏偏是这种极具微小的细心,更能拢聚人心。

     

      我看他当着所有人的面一件件脱了身上的衣服,躺上病床紧紧地抱着我给我取暖,我眼里都是泪,说不出一句话,

     

      他埋在我的脖颈,我听到他嘴唇说话的时候也在颤抖,当医生这么多年来来,这是头一次他这么手足无措吧。

     

      “舟禾,我不想你有任何事,我已经找了国内最好的律师去谈判,如果你想求灿宇和安莉娜的话,我去求,我去求他们。”

     

      “我不想再看到你变成这样。你浑身没有一丝温度的时候,你知道吗,我的心里有多害怕。”

     

      我被程宁海紧紧抱着,浑身僵硬也动弹不得,我好想去摸摸他的脸,摸摸他的眼睛,这么好的程宁海,不能因为我变成这样。

     

      病房里有几个护士,看着这一幕,也开始偷偷抹眼泪,我听到有人哽咽着说,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程院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