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倪佳人傅司臣小说(已完结) 夜夜承欢:总裁我不卖最新章节

10.0

来源:

作者:

时间:2019-03-12 16:32:30

评语:

标签:
小说介绍
《倪佳人傅司臣小说(已完结) 夜夜承欢:总裁我不卖最新章节》来源,主角:。简介: 第三章:把她折磨致死“小四,你冷静点儿!”苏泽修拽住了他的拳头,深怕他一时激动,朝倪佳人脸上挥去,“你知不知道自己在胡说什么!”“我&h
在线阅读

小说内容

 

第三章:把她折磨致死

“小四,你冷静点儿!”苏泽修拽住了他的拳头,深怕他一时激动,朝倪佳人脸上挥去,“你知不知道自己在胡说什么!”

“我……”

我没有啊。

我没有把人命当作儿戏,也没有希望谁消失啊……

可是,傅司臣,你为什么就是不信呢?

眼前的场景越来越模糊,傅司臣的脸,在她眼底逐渐被一层雾气掩盖,大脑意识都被小腹的痛感给转移了,站直的身体跟着变软,脚底有些站不稳了。

怎么会……那么痛?

“佳人!”

苏泽修一声惊呼,倪佳人的身子就像一张黄叶,摇晃了两下,便向身后倒去。

可她的目光,一直盯着一个方向。迷糊中,她看见傅司臣似乎也吃了一惊,身子微微前倾,有了一个向前的趋势。

他还是……

担心自己的吧?

他只是恨,恨她五年前的所作所为,并不代表她在他的心里毫无地位了……

是吗?

她来不及问出口,已经意识全无。

嘴角的弧度缓缓勾起,心间划过一缕暖流,眼角却涌出了泪珠。

“佳人!”苏泽修眼疾手快,两步上前,接住了她下落的身体。

而傅司臣仅是身体前倾罢了,吃惊过后,他冷眼扫过她苍白的小脸,甚至没有一丝心疼或是怜悯,冷漠地转了身。

“小四!”苏泽修厉声叫住远去的身影。

他冷漠地转头,脸上的表情难以言说,只是似乎倪佳人的生死都与他无关。

苏泽修抱起了倪佳人,怒斥,“不管当初如何,佳人都是大家所保护的人,你刚才的话,实在太过分了!”

“呵,我不需要一个因为喜欢,就不择手段,甚至枉顾人命的妹妹!而且,我从来就没把她当成我妹妹!”

最后一句,带着深深的无力。

“……”

苏泽修无奈地摇了摇头,“总有一天,你会后悔的。”

傅司臣眉心微蹙,却无言回应。

苏泽修匆匆抱着倪佳人离开,她虽然意识全无,额头上还一直冒着细碎的汗水。

酒店经理迎上来,“苏总!”

“安排车去医院!立刻!快!”

“是!”

苏泽修焦急的声音还在他耳边回响,傅司臣脸上变换了神色,让人无法猜透他的心思。眸光放在酒店门口片刻,他也转身离去,脸上恢复了冷漠。

走廊恢复了宁静,好像刚才的事,从未发生过。

倪佳人醒来的时候,腹部还在隐隐发痛,她下意识地伸手去捂住小腹的位置。

“别动!”一个磁性的声音制止了她。

苏泽修说,“你是急性阑尾炎,刚做了手术。”

“泽修哥。”

傅……司臣呢?

她探寻的目光,聪明如苏泽修,如何看不出来。“小四没有过来。”苏泽修冷漠地说。这对倪佳人或许残忍了些,但,与其让倪佳人继续抱着不实际的梦过日子,不如让她早点儿看清现实。

倪佳人抿了抿唇,嘴角弧度很牵强,“我,也没问他啊。”

失落。

所有人都知道她的心思,只有他,对她的真心视而不见,甚至一次又一次地将它拍打在地,就像不值一文的垃圾。

倪佳人在医院住了两天,等待伤口结痂。

第三天,傅司臣带着满身的疲惫终于出现在病房门口。

倪佳人刚挂上电话,和公司的人开了一个很长的电话会议。本就有些苍白的脸色,更虚弱了一些。

傅司臣见状,冷哼一声,“你还真是刻苦,倪氏这么个小破公司,值得你拿命去赌?还是,名和利就真的那么重要?”

倪佳人先是一惊,看见靠在房门前的傅司臣,随即低下了头。

原以为躲过了他的质问,却听到了快步的脚步声。

傅司臣走到病床前,二指狠狠地掐住她的下巴,迫使她的目光转向他,“说啊!名和利重要到你可以不择手段?!”

他愤怒的语调,让平时低沉的嗓音像是破了嗓了一样。

倪佳人的确看了他,却是不解。

他在愤怒什么?

愤怒她不懂得珍惜自己的身体?还是愤怒她这个只爱名与利的行为,让他回想起了五年前那件事?

倪佳人,别天真了!

肯定是后者吧。

可她又能解释什么呢?

不管她怎么说,他傅司臣也不肯相信,不是吗?

倪佳人咬着唇,想摇头,却猛地被他封住了唇。

她瞪大了双眸,他……吻了她?

说是吻,不如说是啃咬,嘴上传来火辣辣的痛感。

她正为唇上的力道吃疼,傅司臣就早已翻身上床,恰好压住了她的伤口,她倒吸一口凉气,还未出声,就被傅司臣收入口中。

一手掀开她的病号服,一路往上而去。

他要做什么?

“不要……”

傅司臣似乎没有听到。

“小四不要……”

她无法忘记,第一晚,那种被撕裂的痛楚,他毫无预兆地进入,比她此刻的伤口更痛。

最痛的,是他与她,有着世间最近的距离,却是最远的心。

傅司臣撩起了她的衣角,触碰到了她未完全结痂的伤口。身上的男人顿了一下,眸光扫过纱布包裹着的小腹,皱起了眉头,眸色有些许的迟疑。

傅司臣翻身下了床,见她泪眼朦胧,却咬着牙死撑,内心一阵烦躁。

“倪佳人,是你说的不要,那你最好给我安分点儿,收起那些小心思,你叔叔还在住院,恐怕,他受不了倪氏破产的消息吧?”

倪佳人心惊,猛地抬头,“不要,求你,不要动倪氏,不要告诉叔叔!”

拽着他的衣角,焦急地泪水不自觉地落出了眼眶。

“求我?”

傅司臣勾唇,邪意中一抹讥诮,“你拿什么求我?”

对呀,她拿什么求?她还有什么?

倪佳人抬眸,他的视线,似乎恰好落到她的衣领处,而她的目光,恰好可以看到他某处的变化……

身体,她只剩下这副身体了……

可是,倪佳人,哪怕再痛,再屈辱,你也得忍,叔叔为了倪氏已经心力交瘁,他和倪氏已经是你在这个世间剩下的所有了……

手缓缓地解开病号服的第一颗扣子。

“呵!“

傅司臣不知为何,看到她的动作,怒火升腾,“倪佳人,你当自己是什么?陪睡的妓女吗?”

倪佳人的手颤了颤,胸口像是被巨流堵住。

她的一切,在他眼里,都一文不值。

“可是,小四。”她缓缓拉起一抹浅笑,“除了叔叔和倪氏,我已经一无所有了……”

傅司臣眸子微凝,出奇地,没有反驳她的那声称呼。

只是看着她苦涩的笑容。

那是他近五年未曾见过的弧度……

想起她父母去世,她泪眼汪汪地趴在他怀里哭得撕心裂肺,那时候那么单纯的倪佳人,为什么就变了呢?

是啊,他为什么要在意一个狠心的女人是否一无所有?

“倪佳人,最好少在我面前楚楚可怜!那样只会让我更讨厌你!你的一切,不都是你自找的吗?视人命为草芥的人,还配拥有什么?”

倪佳人收回了目光,心脏宛如刀绞。

还未反应过来,又是一声讽刺,“你确定,你还在乎你叔叔的死活?”

她唯唯诺诺地想躲藏起来,只有这一刻,她那么不想见到傅司臣,他的话就像是利刃,刀刀割过心脏,疼到她忍不住呜咽起来。

而傅司臣已然甩门而去。

为什么?

她只做错了一件事情,他就要将她打入了地狱,把她说得如此不堪。

何况,那件事,错不在她。

只是,他不信啊,她又能有什么办法?

叔叔是她在人世间最在乎的人,自然,就算拼尽全力,她也会守住他和倪氏。

门外,主治医生站在门口候着。

“是因为那个药吗?”

傅司臣脸色有些差,不等主治医生回答,他继续说道,“把药换了,换成营养液。”

倪佳人的伤口,因为傅司臣的粗暴,未结痂的部分变得有些血肉模糊,鲜血染红了病号服。

不过,她也坚持出院了。

公司出了事,离不开她的。

失去了庆华地产的合约,她必须快速地寻找新的公司合作,好在她们是设计公司,不会动摇根本,只是,会委屈了为庆华地产合作案付出心血的设计师们。

傅母曾打电话来,让她回傅家修养,她以工作忙为由拒绝了。

倪佳人从众多的地产公司中,挑选了弗雷地产,一个不算大的公司,却资金雄厚,开出的条件是所有公司里最好的。

所以,倪佳人二话不说,约好了对方负责人谈合作的相关事宜。

豪轩酒店。

倪佳人这次提前到了酒店,等候弗雷地产的负责人。

对方是个近40岁的中年人,还带着一个30来岁的女助理,对方她并不熟悉,为了防止出意外,她没有选择包厢,而是在大厅的一个角落。

两人在饭桌上一唱一和,一直灌酒,倪佳人有些吃不消。

“李总,我真的不能喝了……”

“倪总,你这就没意思了,出来谈生意的,不就好着这美酒佳人吗,今日佳人是倪总,这酒嘛,自然就得多喝两盅了!”

李总色眯眯的眼睛,一直游离在她的衣领下方的纽扣。

喝得有些多的倪佳人,更加觉得反胃,却又只能硬生生忍下。

女助理在一旁扇风点火,并举起了杯子,“倪总,与倪氏的合作,我们李总可是非常期待的……”

倪佳人勉强扯出笑容,与之碰杯,将杯子里的酒一饮而尽。

“倪总好酒量!”

李总一声高呼,见到倪佳人晕晕乎乎地开始甩脑袋保持清醒,便和助理打了个眼色,两人迅速换了个位置。

“来,倪总,我再敬你一杯!”

李总举着酒杯,另一手却色眯眯地握住了倪佳人握着酒杯的手。

倪佳人有些迷糊,根本没有察觉他的动作,只是一味地喝干酒杯里的酒水,只要把这一场熬过去了,倪氏就没事了……

只要熬过去就好……

苏泽修接到消息,从聚会上匆匆赶来,只看见她撑着笑颜,不停地往嘴里灌酒。

第四章:轻点儿

她才做了手术!怎么能这么糟蹋自己的身体!

“喝了多少了?”他问身边的酒店经理。

“快一箱了……”

苏泽修皱起了眉头。

她吃得消吗?

傅司臣在打压倪氏,他也知道,他不敢贸然上前,否则,搞砸了她的合作,倪氏恐怕真的会出问题。

这不是他想看到的。“一会儿让人把倪小姐的酒换成水。”苏泽修说。

“好的,苏总。”

苏泽修正准备走,身后却传来熟悉的声音。“泽修?”

傅司臣领着身后一帮人走进来,看见苏泽修靠在墙边,若有所思地看着一个方向。

傅司臣见状,眼神示意助理何轩先带其他人进去。

何轩会意,“各位,请跟我来。”

人群消失。

苏泽修缓缓站起了身子,冷唇轻启,“小四,你非得把和她的关系搞得那么僵吗?你就没有想过,或许五年前的事情,根本不是你所想的样子。”

他的叹息声,带着遗憾和不解。

傅司臣眸光微闪,差一点儿没懂他的意思,随即便明白了,他口中的“她”是谁。顺着他之前的视线看去,果然,他看见了倪佳人。

两个人交替在敬酒,饭桌上菜品还是完整的,只有身边的酒箱,空瓶子歪七竖八地倒在箱子里,而那个男人,竟在对她上下其手?

那个女人,就一点儿没有感觉吗?

还是……她那么想救活倪氏,哪怕用身体去换,哪怕去换的人,不是他傅司臣?

胸膛猛地涌起怒意,一把拽开祁闻控制自己的手,待理智回笼,他已然站在了倪佳人的身侧,握着她的手,拽到了自己的身后。

“跟我走!”

倪佳人踉跄了两下,看到眼前的人,突然笑了,浑浑噩噩地自言自语,“傅司臣?怎么是你?不对,怎么可能是傅司臣,肯定是我眼花了,我都喝醉了。李总,我都喝醉了,我们这合作是不是……”

她以为,眼前这个人,是李总。

身后却传来李总唯唯诺诺的声音,“傅总……”

傅司臣眸色一凝,她竟然把他看成那个小秃头?

“人我带走了!”

他冷到极点的声音,终于让倪佳人回来了些理智,她眯着眼眸,一手狐疑地捏了捏傅司臣的脸。

“倪佳人!”

她竟然在大庭广众之下捏他的脸?

“嘿嘿……”倪佳人傻笑,“真的是傅司臣啊……”

“不是我,难道是李总吗?”傅司臣冷笑。

那么一个其貌不扬的男人,她都能委下身段去求,她到底还有没有底线?是不是就差把自己脱光了送到那个男人的床上了!

“不是李总?”

倪佳人像是突然被惊醒了似的,猛地挣开他的手,“不行,只能是李总啊!我要回去,我的合同还没签呢,我……”

“啊!”

猝不及防,傅司臣迈开了步子,拽着,不如说是拖着倪佳人,往前走,倪佳人一路踉踉跄跄根本来不及去反抗,全部意识都拿去换步子了。

苏泽修,“小四,你……”

“房卡给我!”

苏泽修看了一眼晕乎乎的倪佳人,直接让经理摸了一张房卡递给他。

他们两人的问题,总要自己去解决。看样子,傅司臣也并不是真的不关心她了。

倪佳人不知道怎么被带走的,嘴里一直晕乎乎的呢喃着,“不能走,我不能走,合同……李总……合同……我还能喝!”

“咔哒。”

门一关上,傅司臣近乎粗暴地将她往墙上甩去,“倪佳人,你看不出来那个李总在占你便宜吗?为了一个合同,你就要把自己往别的男人身上贴吗?”

“不,不是,我必须拿下这个合同……”

她像是完全没有听懂他的话,眸光始终涣散着,也没感觉到背部的疼痛,迷迷糊糊地撑着身子,就要打开房门。

她竟然还想着合同!

怒火升腾,傅司臣先一步按住她的身子,“倪佳人,你能不能不要那么贱!为了一个合同,拿身子去换,你跟妓女有什么区别!”

她醉了,可是,意识也还是有的。

他所说的一句又一句,都把她说得那么不堪,她想假装听不到,可他竟然还一次次地强调!

就因为她爱他,所以就活该承受吗?

倪佳人猛地推开傅司臣,突然大吼,“是,我贱!所以才会傻乎乎地任你侮辱!可我又是为了什么?”

已畏首畏尾多年的她,竟有如此过激的动作,傅司臣一时惊诧,竟忘记了反驳,愣在原地。

“这个世界上,我只剩下叔叔一个亲人了,他在医院不知道什么时候会离我而去,他用尽了一辈子的努力去支撑倪氏,而我呢?因为喜欢你,义无反顾地就栽进去了,才害得倪氏成了现在的模样。”

涣散的目光,无焦距地望着水晶灯,像是丢失了魂魄,傅司臣的心,像是被什么东西揪住。

“那是你自找的!”

如果不是她的狠心,这一切都不会变,他们还会是……当初的模样。

他的双眸,充满了暴戾。

“傅司臣你就是个混蛋!是!都是我自找的!可有什么错你冲我一个人来啊!”她双手突然砸在他的胸膛上,一下又一下。

“为什么要对倪氏出手?你说我视人命如草芥,可你呢?拿叔叔的生命威胁我,你又算什么?倪氏是我们一家人留在世上最后的心血,你都要那么残忍地夺走……”

倪佳人几度哽咽,眼泪鼻涕肆无忌惮地流下来,“小四,我后悔了,我真的后悔了。如果知道我们之间会是这个局面,我宁愿你永远都不知道我喜欢你,我宁愿从来没嫁给你,可是,我现在想通了,我想反悔了,还来得及吗?”

她的眼眸,如此清澈,望着他,泪光闪烁。

傅司臣却怒火中烧。

什么意思?

她想离婚吗?

五年前她犯下了错,怎么可能那么容易就得到原谅!

“我告诉你,五年前那件事……”她的声音无力而又倔强,拼命解释。

五年前三个字,就像是触动了他的逆鳞,猛地一使力,将倪佳人拉至身前,“倪佳人,别给我提五年前!你害了她,就休想得到自由,这辈子,你都只能用来赎罪!”

既然她喜欢他,为了得到他不择手段,那他就要用婚姻的牢笼来禁锢她一生!

他不允许,她就不能离开!

倪佳人倏地感觉重力消失,人落在了身后的大床上。

傅司臣结实的身躯随之而上,将她压在身下,粗暴地扯过略有些性感的裙装,毫无前戏,直接到最后一步。

“啊……”

撕裂般地疼痛再次袭来,倪佳人疼得泪水瞬间划过眼角,“混蛋,轻点儿!”

她的脑海中,还是七年前他那般温润的模样,偶尔喜欢跟她斗嘴,她会把他堵得哑口无言……

听着她的哭腔,鬼使神差般地,傅司臣放缓了动作。声声嘤咛,传入他的耳中,动作又急切了几分。

酒未醒,人已醉。

鼻息传来熟悉的气息,是她最迷恋的味道,她忍不住靠近,忍不住迎合。房间内气温节节攀升,暧昧的气氛在唇齿间交缠。

“小四……”她动情地呼唤了他的昵称。

傅司臣微怔,动作停顿了一下,他微微抬起眸子,身下闭着眸子的倪佳人,脸色潮红,眉间微微蹙着,嘴角却是愉悦的弧度。

即便带了些妩媚,却像极了五年前天真无邪的她,笑得没心没肺。

有那么一瞬间,他很怀念当年他们五人在一起的模样,倪佳人被他们宠得无法无天,天不怕地不怕,不像现在的她,凡事畏首畏尾……

若不是,五年前……

他们又会是什么模样?

“小四……”

倪佳人轻声催促着,似乎对他停下的动作不满。

微微扭动的身躯,瞬间催动了他的情欲,没有反驳她的称呼,相反,傅司臣一声低吼,大掌将她炙热的小手伸开,与之十指紧扣。

夜还很长……

倪佳人醒来,脑袋还有些发懵,是宿醉后的迷糊。

身体怎么会那么酸疼啊?

昨晚发生了什么?

她抬手砸了砸脑袋,只记得和李总见了一面,被灌了很多酒,然后……然后发生了什么事?

揉了揉太阳穴,支撑起身子,被子滑落,倪佳人看到身上青紫的痕迹……

脸色猛地变得铁青。

这是……

和谁?

她慌忙地查看周围,却瞥见沙发上,傅司臣翘着二郎腿,靠着沙发椅背上,闭着眸子小憩。

昨晚是……和他?

倪佳人有些惊讶,又不敢肯定。

他还闭着眸子,似乎没有发现她已经醒来。

倪佳人目光近乎贪婪地锁定在他的脸上,菱角分明的轮廓,精致的五官,浓密的眉,高挺的鼻梁,嘴唇很薄,总让人感觉很冷漠,不近人情。

都说薄唇的人薄情。

可他,怎么就对那个人那么死心塌地呢?

“醒了?”傅司臣突然睁开了眸子,声音却极其冷漠。

一下子将神游的倪佳人拉了回来,她慌忙地低下头,有些不知所措,“额,恩。”

傅司臣冷着脸起身,拿起茶几上的一个小药瓶,还有一杯水,递到她的面前,“把药吃了。”

第二次。

这是他们第二次缠绵,却是她第三次见到同样的牌子的紧急避孕药,更可笑的是,这一次缠绵,她甚至不知道是如何发生的。

忘记了一次撕裂的痛苦,却迎来的心脏的强击。

不管怎么发生,结果就是,她必须得吃下这令她反胃恶心的避孕药。

从瓶子里倒出了两粒药,摊在手心,正准备一口吃下,手腕却被紧紧的扼住。傅司臣蹙着眉头,看着那两粒药丸,薄唇冷声,“吃一颗。”

紧急避孕药原本对身体伤害就大,她怎么直接拿两颗?

倪佳人嘴角轻扯了一下,有几分苦涩,“吃两颗吧,保险。”

就像第一晚一样,她也被迫吃了两颗。

傅司臣一怔。

>>>>本文《夜夜承欢:总裁我不卖》全文在线阅读<<<<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