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花式撩妻:老公,别放肆小说(已完结)最新章节

10.0

来源:

作者:

时间:2019-03-12 16:51:47

评语:

标签:
小说介绍
《花式撩妻:老公,别放肆小说(已完结)最新章节》来源,主角:。简介: 第3章 游戏幽兰轩会所,夏惜之站在角落里,面无表情地和夏雪琪通话:“姐姐,你人呢?”“有点事走不开,刘总你好好谈,争取续约。他是我们公司重要的经销
在线阅读

小说内容

 

第3章 游戏

幽兰轩会所,夏惜之站在角落里,面无表情地和夏雪琪通话:“姐姐,你人呢?”

“有点事走不开,刘总你好好谈,争取续约。他是我们公司重要的经销商,今晚你就做他的女伴。可别搞砸合作,要不然后果自负。”夏雪琪高傲地说完,便直接挂断。

眉头皱起,夏惜之眯起眼:“最好别玩什么花招。”

转身,夏惜之回到包房内。瞧见她,油腻中年男走上前,热情地说道:“夏惜之,来,我给你介绍下,这位就是陈总,他对你可是十分青睐。”

被称为陈总的男人牵着身材火辣的妙龄女孩,抓着她的手,直勾勾地盯着她的脸:“对于夏小姐的芳名我可是如雷贯耳,今天终于有幸见到,果然是数一数二的大美人。”

夏惜之尴尬而故作自然地将手抽回,浅笑地回应:“能遇见陈总,也是我的荣幸。”

四人在沙发上坐下,夏惜之注意到,刘总总是色眯眯地在陈总女伴的胸上流连。仿若没发觉,夏惜之从容地和几人聊天。

“夏小姐,这杯我敬你,期待在工作中有合作机会。”陈总端着酒杯,笑着说道。

停顿了几秒,夏惜之拿起面前的那杯酒,礼貌地点头致意:“陈总客气,应该是我敬你才对。”

陈总爽快地喝了酒,夏惜之有条不紊地喝完那杯。就在她咽下喉咙的那一刻,夏惜之敏锐地注意到,陈总和刘总的目光短暂地交汇。见此,夏惜之眉心拧着。

喝过酒,夏惜之的内心惴惴不安。而就在这时,刘总和那妙龄女孩突然离开包房。意识到不对劲,夏惜之起身,却发觉有些头晕。“夏小姐,其实我对你倾心很久,可惜一直没机会认识你。”陈总抓住她的手,整个人凑了过去。

闻言,夏惜之冷静地抽回手:“陈总抬爱了,我这个有夫之妇不值得陈总喜欢。”

“A市谁人不知,你和纪家大少爷要离婚了。夏惜之,不如你跟我……”陈总再次抓着她的肩膀。

感觉到酥麻的微弱电流,夏惜之的脸瞬间苍白。拍掉他的手,夏惜之愠怒:“陈总,请自重。”

看到她的反抗,陈总笑眯眯地说道:“人都来了何必故作矜持,今天这换爱游戏的局,我要是放了你,岂不是做了赔本买卖。”

换爱游戏?夏惜之瞬间明白,胸口阵阵起伏。克制怒火,夏惜之冷静地看向他:“陈总,就算我将离婚,我现在还是纪修渝的老婆。在他婚内给他戴绿帽,修渝和纪家,会饶了你吗?”

“这……”陈总的神情明显犹豫,有些迟疑地转动眼珠。

双腿渐渐发软,夏惜之冷笑地补充:“我和修渝一夜夫妻百日恩,如果我跟他说,你侵犯了我,你还有命活着吗?”

身体本能地往后,陈总有些慌乱:“我还有事,先走一步。”说完,陈总踉跄地逃走。

扬起嘴角,夏惜之没想到纪修渝这招牌还能管用。头晕得厉害,身上越来越热,夏惜之清楚,她被下药。

拿起酒瓶,夏惜之啪地将酒瓶打碎。拿起碎片,夏惜之把心一狠,直接在白皙的大腿上画下一道血痕。伴随着疼痛,夏惜之的脑子清醒些。

站起身,夏惜之撑着身体,往外走去。电梯内,被疼痛压抑的药效再次席卷而来,夏惜之意识到,这药性很猛。

电梯打开,夏惜之抬起头,熟悉的脸闯入视线。看到他,夏惜之忍着冲动抓住他的袖子:“我被下药。”

闻言,祁先生神色一凛。没有说话,立即弯腰将她抱起,快步离开会所。车内,当他的肌肤碰上她,夏惜之一声惊呼。“需要我你帮泻火?”祁先生低沉地开口。

看着他,身体不停地叫嚣着想要。想到夏雪琪得意看戏的嘴脸,夏惜之咬着牙:“我不会让她如愿,麻烦送我去医院。”

说话间,夏惜之拿起玻璃碎片,继续在大腿上画下一道,只有疼痛能让她保持片刻清醒。看到她的举动,祁先生瞳孔微睁:“你对自己真狠。”

夏惜之沉默不语,只是用力克制心头的欲火。祁先生也不再废话,利落地坐上车,扬长而去。

第二天,夏氏公司。夏雪琪双手交叉,食指互点着,饶有兴致地等待着某人的到来。看到大门被推开,夏雪琪扬起下巴,脸上带着得逞的笑意:“昨晚还愉快吗?”

平静地走到她的面前,夏惜之微笑地看着她。忽然,夏惜之扬起手,啪地一记响亮的耳光落在夏雪琪漂亮的脸蛋上。

夏雪琪震惊地瞪大眼,愠怒地看向她:“臭丫头,你敢打我?”

“这巴掌,就算是送给姐姐的一点回礼。昨晚的局,你花了不少心思吧。”夏惜之似笑非笑地看着她愤怒的样子。

霍地站起身,夏雪琪扬起手作势教训她,却被抓住手腕。“夏惜之,你该跪地感谢我。我只不过是帮你找好下家,免得你孤独终老。”夏雪琪鄙夷地说着,使劲地想要挣掉她的手。

夏惜之拽紧她的手腕,娇笑道:“多谢姐姐好心,可惜没能让你如愿。并不是所有男人,都有胆子上我。不过姐姐,我的事情不用你费心。这种事,我不希望再发生。要不然,别怪我翻脸无情。到时,吃亏的是你。”

眯起眼,夏雪琪讽刺地说道:“你敢威胁我?就算我让人把你轮了,你又能拿我怎么样?”

“如果吴默凡知道,当初我跟他分手的原因,你说他还会娶你吗?还有那件事,他要是知道,会不会为了我,义无反顾地抛弃你?嗯哼,还真是期待呢。”夏惜之悠悠地说道。

面容瞬间苍白如纸,夏雪琪铁青着脸,攥紧拳头。满意地看着她的神色变化,夏惜之撩了下额前的刘海,甜美地笑着:“姐姐要是没其他事,那我先去工作咯。”说完,夏惜之心情愉悦地离开。

走出办公室,夏惜之收起笑容,冷漠地离开。她不在意夏雪琪的嫉妒和报复,但谁想动她,她也不会坐以待毙。

第4章 离婚,被放鸽子

晚上八点,熟悉的酒店。夏惜之攀着男人的脖子,双腿缠着他壮实的腰……

一场酣战结束,如瀑的长发慵懒地散落在肩。“昨晚谢谢你,要是遇上别人,我恐怕会丑态百出。”夏惜之感谢地说道。

“该谢的是你自己。”祁先生淡然地回答。

柔嫩的手掌抵着他的胸膛肌肉,夏惜之媚笑:“明天起,我就是自由身,想想还真是期待。”

前晚,纪修渝打来电话,让她明天早上准时前往民政局,办理离婚手续。她也想着早点解脱,便欣然答应。

闻言,祁先生眯起眼:“你很想离婚?”

“对我而言,有没这婚姻无差别。从一开始,我就不是真心想嫁给他。”夏惜之随意地说道,“更别说,他双腿残疾。”

眸色变深,祁先生的眼眸里闪过冷意:“你看不起他。”

没有注意到他的转变,夏惜之轻笑:“这倒没有,就算他残疾,那也是生在豪门,比别人优越。况且残疾还能活着长大,证明人家身残志坚,我有什么资格轻视他?”

神色渐渐缓和,祁先生捏着她的下颌,在她的唇上啄了下:“昨晚是谁对付你?”

黑发在指尖缠绕,夏惜之浅笑地提醒:“祁先生,你又越矩了,这是我的私事,不要过问。还有,不要爱上我。”

看向她,祁先生挑眉:“理由。”

“我跟你只是炮友,只性不爱。爱那东西,太奢侈。如果沾惹上爱,我会把你换了。当然,我希望你是唯一一个,我也有洁癖。”夏惜之笑着,却让人觉得疏离冷漠。

夏惜之不会和任何人谈爱,她没资格决定自己的爱情,尤其是婚姻。爱太多,自寻烦恼罢了。

祁先生不语,忽然将她扑倒。覆上她的唇,辗转在她的唇齿间。看着身下娇媚的人儿,他忽然不希望别的男人,看到她的身体。那种感觉,有些陌生。清晨,夏惜之和祁先生难得平静地坐在那吃早餐。瞧着她的神情,祁先生低沉地开口:“你心情很好?”

“当然,一会就要离婚。不用顶着纪太太的头衔,我会很轻松。”夏惜之随意地回答。

作为纪修渝的妻子,夏惜之觉得自己是失败的。她不曾见过丈夫的脸,更从未因为萧太太的身份带来任何便利。她所拥有的,只是别人的笑话。

看到她脸上流露的喜悦,祁先生的眼底快速地闪过不满,凉凉地说道:“怎么,想重新回到你爱的男人身边?”

手中的动作停顿住,夏惜之摇头:“不会,我跟他已经结束。有些东西,覆水难收。”

祁先生的双眼像是能洞悉一切,看到她眼底一闪而过的痛楚,他忽然有些嫉妒被她深爱的男人。默然收回目光,祁先生低头,继续吃早餐。

吃过早餐,瞧了眼放在包包里的户口本,夏惜之起身:“祁先生我先走了。”

“我该预祝你离婚顺利吗,嗯?”祁先生平静地开口。

来到他的跟前,夏惜之双手抱着他的脖子,踮起脚尖,在他的脸颊上落下轻吻:“谢谢。”

脸颊上传来温热的触感,祁先生刚伸手准备搂着她的纤腰,却见夏惜之已经离开他的怀抱。手停留在空中,祁先生略带尴尬地收回。

瞧见她离开,祁先生双腿交叠靠在墙壁上,若有所思地不知道在想什么。

离开酒店,夏惜之直接开车奔向民政局。当她抵达民政局时候,已经八点多。笔直地站在那,夏惜之耐心地等待着。

这段婚姻维系一年多,对夏惜之而言,并没有任何留恋。他们不曾见过面,就算全部通话加起来都不超过二十分钟。提早离婚,对她而言是解脱。

看着时间一点一滴地流逝,时针抵达九点,纪修渝却没有出现。见状,夏惜之皱眉:“该不会路上堵车吧?”

想到有这可能性,夏惜之继续耐心等待。眼看着都快到十点,纪修渝却依旧没现身,也没有任何来电。拿起手机,夏惜之第二次拨通纪修渝的电话。

电话响过一会,低沉冷冽的声音传来:“什么事?”

“纪先生,我在民政局,你在哪?”夏惜之连忙询问道。

纪修渝沉默几秒,声音里没有起伏地回答:“我不需要跟你汇报。”

闻言,怒火蹭蹭地往上冒,夏惜之单手叉腰,深呼吸地开口:“纪先生,几天前你说今天九点来民政局离婚,你不记得了吗?”

“我在忙。”纪修渝惜字如金地回应。

听到他的答案,夏惜之握着拳头,克制着发飙的冲动:“纪先生要是忙,可以找人代替来签字。当初结婚的时候,不也是他人代劳?”

纪修渝不急不缓,淡淡地说道:“今天日子不好,不宜离婚。具体时间,择日通知你。”

什么?夏惜之睁大眼,气恼地喊道:“纪修渝,你耍我吗?我在这等你一个多小时,你说择日?”

“嗯,不错。”纪修渝平静地回答,“什么时候离,我说得算。”说完,纪修渝结束通话。

“喂,喂!”夏惜之生气地扬起手机作势摔了,最终还是克制住,一脚踹向民政局门口的石狮子。

用手扇风,另一只手插着腰,夏惜之被气得不轻:“这混蛋太过分了,不离婚不提前说一声,害得我在这白白等了这么久。气死我了,气死我了!”

暗处,祁先生悠闲地靠在座椅上,放下手机,双眼望向气急败坏中的女人。看到她生气的样子,他的眼里噙着笑容,嘴角有细微的变化。她的样子,很有趣。

“总裁?”助理诧异地看着他,“你在笑吗?”

收回心神,祁先生恢复惯有的冷漠,一本正经地说谎:“没有。”

助理没回答,只是继续地打量着他。被他看得很不自然,祁先生故作镇定地轻咳一声:“回公司。”

助理别有深意地看向夏惜之的方向,忽然有些期待事情的发展。

>>>>本文《花式撩妻:老公,别放肆》全文在线阅读<<<<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