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无广告版】~《独家宠婚:陆少心尖妻》全文免费试读

10.0

来源:书小宝

作者:黎浅,陆天擎

时间:2019-03-14 15:06:25

评语:好看的小说,只是那么一两秒的时间

标签:
小说介绍
好看的小说,只是那么一两秒的时间《【无广告版】~《独家宠婚:陆少心尖妻》全文免费试读》来源书小宝,主角:黎浅,陆天擎。简介:她有一瞬间僵了僵,却并没有任何失态,与他对视的时候,眼波也是凝住的。
在线阅读

小说内容

只是那么一两秒的时间,两个人之间的距离已经拉得很近,黎浅甚至可以清晰地看到他每一根细长的眼睫毛。


她有一瞬间僵了僵,却并没有任何失态,与他对视的时候,眼波也是凝住的。

陆天擎看了她一眼,手很快又收了回来。

下一刻,黎浅单薄的身体被安全带缚在了座椅上。

片刻的怔楞之后,黎浅回过神来,忽而轻笑了一声,伸出手来捏住安全带,缓缓道:“我可以自己系的。”

“是吗?”陆天擎重新启动车子,一面掉头一面开口,“我以为你不会理我,所以就自己动手了。”

黎浅听了,突然就又沉默下来,也没有看他,只是低头看着自己捏着安全带的手。

陆天擎沉眸看着前方的车道,好一会儿才又听到黎浅低低的声音:“不是的。”

“什么?”陆天擎依然没有看她,漫不经心地反问。

黎浅却又仿佛突然放松了一般,松开手里的安全带,手肘靠在车窗处撑着自己的头,轻笑了一声,说:“我不是不理陆四哥,只不过我名声不太好,怕影响到陆四哥。”

陆天擎忽然转头看了她一眼。

黎浅已经恢复了惯常的神情,没有了之前的沉默与拘谨,蓬松长发有一丝凌乱,却更衬得她脸上的笑容风情迷人。

她没有看陆天擎,只是看着前方的车道,顿了顿,才又开口:“我知道在四哥眼里清者自清,可我不是清者,难免会连累四哥,所以只能对四哥无礼了。”

“这么谨小慎微。”陆天擎再度看了她一眼,缓缓道,“那理应先学会保护自己。”

黎浅再度笑出声来,笑过之后,却缓缓摇了摇头。

车子刚好在一个红绿灯路口停下,陆天擎转头看向她。

黎浅微微偏了头,迎上他的视线,眸光盈盈似乎有水波荡漾。她看着他,说:“好人才需要被保护,像我这样的……不需要。”

她似在自嘲,可是这话却说得极其坦然,没有半分尴尬,仿佛早已打心里认同了这样一个事实,再不需要费一丝力气挣扎。

陆天擎看着前方红灯跳跃的数字,却沉声开口:“你觉得我是好人?”

“那当然。”黎浅几乎不假思索地回答。

陆天擎忽然打开扶手箱,从里面取出一盒烟来,随后抬手征求了一下黎浅的意见。黎浅摇头表示不介意之后,他很快低头点燃了一支香烟。

烟火明灭间,他深邃的眉眼却似乎模糊起来。

黎浅静静地看着他抽烟的动作,却忽然反问了一句:“难道不是吗?”

绿灯亮起,陆天擎灭掉烟头,扔进了车内的烟灰缸里,随后重新启动了车子。

他先前抽烟时放下的窗户还没升起来,有冷风席卷而入。黎浅微微打了个寒噤,耳边风声呼呼的同时,却忽然听见他冷淡的声音——

“不是。”

陆天擎说完这两个字,这才缓缓升起了车窗,依旧专注地驾车。

黎浅安静了片刻,转头看向他,却见他脸上波澜不兴,根本看不出任何情绪,就仿佛刚才那两个字只是她的错觉。

黎浅很快收回了视线,垂眸一笑之后,低声说:“你是。”

陆天擎沉眸看着窗外,低笑了一声:“你认识我多久?”

“很久了啊!”黎浅立刻回答,“从我第一次喊你‘四哥’起,到现在都已经十二年了,所以我已经认识你十二年了!”

陆天擎忽然就转头看了她一眼。

黎浅嘴角勾着回忆的微笑,格外甜美动人,“虽然我们见面的次数不多,可是我知道你是个好人。你对思唯那么好,一个这么疼爱妹妹的哥哥,怎么会不是好人呢?”

“你对好人的定义真简单。”陆天擎说。

“那是因为我知道坏人是什么样子。”黎浅回答,“我见过很多坏男人,陆四哥你跟他们不一样。”

陆天擎听完,没有再说话。

黎浅一时也沉默下来,只是转头看着窗外,数着一盏盏飞速倒退的路灯。

从蓝家到黎家本就不远,十几分钟后,陆天擎的车子停在了黎家别墅外。

车子停住,陆天擎没有说话,黎浅竟然也鬼使神差地没有动,两个人就那么安安静静地坐在车里,各怀心思。

直至门房上的人走到大门后面往外面看了一眼,黎浅才突然回过神来一般,解开了自己身上的安全带。

“陆四哥,谢谢你送我回来,回去的路上你要小心驾驶。再见。”她轻声说完,这才推开了车门。

陆天擎并没有看她,只是淡淡应了一声。

黎浅这才推门下车,缓缓走进了大门。

直至她的身影消失在门后,陆天擎才又取出烟来,点燃一支之后调低了座椅,半躺在那里,一面抽烟一面看着头顶黑沉沉的夜空。

她说,她见过很多坏男人,而他跟他们不一样。

陆天擎想着这句话,忽然就低笑了一声。

一支烟抽完,他掉头离开。车子刚刚行驶了几分钟,车内忽然响起一阵单调重复的手机铃声,并不是他的。

后视镜里映出后排座位上一只正发亮的手机,陆天擎踩下刹车,探身取过了那只手机。

屏幕上显示一个陌生座机号码,陆天擎接起来,电话那头传来黎浅试探的声音:“喂?”

五分钟后,陆天擎的车再度驶回黎家门口,他推门下车,黎浅刚好从大门里跑出来。

天气太冷,她身上已经裹了一件红色的大衣,迎着夜色小跑过来,长发随风,像是电影里的长镜头,由远及近,美得让人移不开眼。

陆天擎就倚在车门上,静静地看着她一点点跑近。

黎浅是从楼上一路跑下来的,因此在陆天擎面前停住脚步时她气息有些喘,红唇微启,呵气成雾。

“不好意思,陆四哥。”她在他面前站定,微微缓口气便开了口,“都怪我糊涂,麻烦你又跑一趟了。”

陆天擎并没有说话,只是静静地看着她。

黎浅似乎怔了怔,随后便笑了起来,“手机呢?”

陆天擎依旧没有说话。

氛围陡然便有些不同起来,黎浅脸上笑意渐敛,静静与他对视着,盈盈一双水眸里仿佛有明灭的光。

“你穿红色很漂亮。”陆天擎终于开口,却是一句让黎浅完全没有想到的话。

黎浅再度怔忡之后,渐渐地又笑了起来,可是她脸上的笑容还来不及完全展开,陆天擎忽然伸出手来,一把搂住她的腰,将她勾进了自己怀中。

黎浅有片刻的晕眩,再清醒过来时,人已经在他怀中。

他个子很高,她又只穿了平底鞋,因此即便他倚在车门上,却依旧足足高出她一个头。

这样的情形下,女人很容易就弱势下来。可是黎浅没有,她抬眸与他对视着,目光没有任何闪烁,反而像在期待什么。

陆天擎缓缓伸出手来抬起了她的下巴,声音压得很低:“我说过,我不是什么好人。”

黎浅缓缓笑了起来,“那没关系啊,反正我也不是什么好女人——”

话音未落,陆天擎已经蓦地低下头来,吻住了她的唇。

这世上有一种女人的美丽是毒药,哪怕明知不可触碰,却依旧能诱人不由自主,即便一碰便是万劫不复。

陆天擎转身就将她抵在车身上,低了头开始亲吻她优美光洁的颈。

也许是车身太过冰凉,黎浅身子贴上去的那一刻,那层寒意突然就穿透她身上的大衣和里面的裙装,直直地渗入肌理深处。

她抖了一下。

陆天擎似乎察觉得到,下一刻他就拉开了后座的车门,直接将黎浅丢进了车里。

后座宽敞得让黎浅感到眩晕,车内仅有外面不远处的路灯投过来的光线,昏暗到她连他的脸都看不清。

她忽然伸出手来,轻轻捧住他的脸,小心翼翼地触碰。

陆天擎绵密的亲吻旋即落下。

昏暗的车厢内,一时便只剩呼吸交融之声。

她勾着陆天擎的脖子,到后来几乎毫无与他相抵抗的力气,只能承受。

第14章宋衍,你能不能帮我找点药?

而他熟练、有技巧、游刃有余。

黎浅渐渐只觉得自己濒临窒息,已经是混混沌沌的艰难时刻,她却忽然听见了什么动静,一下子清醒过来。

陆天擎显然比她更早听到,黎浅身体一僵,他就已经缓缓松开了她。

他将黎浅虚软的身体从后座上扶起来,两人一同看向车外,却只见黎家大门已经打开。片刻之后,黎浅看见黎仲文的车子匆匆驶出了黎家。

两辆车子擦身而过,黎仲文的车没有任何停留地离去,黎家的大门又缓缓关了起来。

眼见着门房上的人在门后一闪而过,黎浅迅速按下车窗喊了一声:“田叔!出什么事了?”

田叔匆匆打开小门,分明往陆天擎的车里看了好几眼,这才回答:“太太不小心烫伤了,先生送她去医院处理。”

黎浅听了,不以为意地应了一声,很快又升起了车窗。

一番混乱之后,车内情形已经早不同起先。

黎浅红唇微肿,头发凌乱,红色的大衣也只剩了一只衣袖还穿在身上。而相较于她,陆天擎似乎要好得多,不过是原本齐整的深色西装上多了几道褶皱而已。

而诡异的是,经过这一下的打乱,两个人之间原本已经膨胀至不可控的那股迷乱激情,却在片刻之后荡然无存。

陆天擎放下车窗,点了一支烟。

黎浅心照不宣地坐在旁边,一点点穿好了衣服,整理自己的头发。

“对不起啊。”她将长发从大衣里拨出来,轻笑着开口,“今天好像不太合适。”

陆天擎夹着香烟的手搭在窗上,闻言转头看了她一眼,随后回答:“回去早点休息。”

不过短短片刻,他语调已经平静下来,仿佛刚才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黎浅闻言,笑了笑,“好啊,你也是,路上小心开车。”

说完她就推门下了车,这一次没有忘记自己的手机。

陆天擎很快也回到了驾驶座,在黎浅安静的注视之下,迅速掉头离开。

黎浅站在原地,一直到他的车尾灯消失在视线中,她却依旧僵硬地站着。

直至手里的手机忽然震动起来,黎浅这才像是猛然回神一样,看了一眼屏幕,接起了电话。

宋衍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来:“刚刚下班,要不要一起吃个宵夜?”

黎浅没有回答。

“黎浅?”宋衍疑惑地喊了她一声。

她孑然独立在森冷的道路边,很久之后才深吸了一口气,缓缓开口:“宋衍,你能不能帮我找点药?”

黎浅这句话实在是将宋衍惊得不轻,也不知他的车开得多快,半个小时后,他就来到黎家门外,出现在黎浅眼前。

而黎浅随意地席地坐在路边,手中竟然还夹着一支香烟!

宋衍猛地跳下车来,劈头盖脸地就问:“你哪来的烟?”

“问田叔要的。”黎浅指了指门房,随后耸了耸肩,“不怎么好抽。”

说完,她抬起手来,将烟头的方向朝向宋衍。

宋衍盯着她看了一会儿,低头含住香烟,转身在她旁边跟她并排坐了下来。他三两口吸没了烟,这才又看向黎浅,“说吧,你找那种药是想干嘛?”

黎浅睨了他一眼,忽然坏笑起来,“要那种药,总归不是想要干什么好事。你确定想知道?”

“你脑子抽了是不是?”宋衍直接就冲她吼了起来,“黎浅,陆天擎是什么人?那些大家族里出来的人有哪一个会是傻子?你以为他会这么傻乎乎地就被你算计了?就算他被你算计成功了,你以为他会那么轻而易举地妥协?你以为你真就能得到什么好处?”

他说到激动处忍不住就站起身来,黎浅不由得倚了灯柱,抬起眼来看着他,等他连珠炮似的说完,才眨巴着眼睛问了一句:“你怎么了?”

宋衍虽然平常也总是跟她相互调侃拌嘴,可是还从来没有这样认真火爆地骂过她,黎浅很明显地察觉到他不对劲。

“烟呢?”

黎浅忽然就伸出手来抱住了他的脖子,随后拍拍他的脸,笑眯眯地说:“乖,抽烟对身体不好。你到底怎么了?跟姐姐说说。”

“妈的!”宋衍忍不住爆了句粗,却又安静许久,才冷冷说了一句,“今天林雪朵来四季了,跟一个老男人。”

黎浅一听,立刻就了然了。

林雪朵,大学时伤宋衍至深的女人。

黎浅伸出手来,像摸小动物一样地摸着他的头,“可怜的宝宝,姐姐知道你心里苦,来,姐姐给你抱抱!”

“滚!”宋衍嫌弃地推了她一把。

黎浅忍不住笑出声来,继续调戏他:“你这么生气是为什么啊?她这么上进,你应该赞叹她啊……就像我一样。还是,她见你现在西装笔挺人模狗样的,又想来吃你这颗回头草?”

“黎浅!”宋衍忽然狠狠瞪了她一眼,“老子心情很不好!”

黎浅听了,与他对视片刻,忽然再度笑了起来,随手一拨头发,“哦,那我说点别的事让你开心开心。”

宋衍依旧瞪着她。

黎浅伸出手来搭了他的肩膀,凑到他耳边,缓缓开口:“宋衍,我让你找药,是给我自己吃的。”

宋衍听到这句话,先是实实在在地愣了好一会儿,随后他脸色蓦地一变,看向黎浅,“你——”

>>>> 本文《独家宠婚:陆少心尖妻》全文在线阅读<<<<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