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武桃仙在线阅读,医武桃仙小说完结版全文全篇章节

评分:10分
  • 类型:言情小说
  • 热点:小说,阅读,全文
  • 看全文→
  • 编辑:空空道长
  • 评语:医武桃仙小说在线阅读全文由微信公众号:好米小说 提供!简述:一手医术可活死人,一身武功深不可测,他是花花都市最耀眼的圣手,武道世界最可怕的天才,也是众多红颜祸水的

    医武桃仙小说在线阅读全文由微信简述:一手医术可活死人,一身武功深不可测,他是花花都市最耀眼的圣手,武道世界最可怕的天才,也是众多红颜祸水的冤家,喜欢的宝宝欢迎点击(医武桃仙)小说全文章节完整版在线阅读。

    =
    =
    第001章 地下诊所
    破旧的房间,灯光昏暗。
     
    一个少年身上穿着件已经变成淡黄色的白大褂,手里或者捧着盆血水,或者拿着把剪子,忙碌的走进走出。
     
    “少川,端盆热水进来!”
     
    房间里传出一声清冷的声音。
     
    “来了!”
     
    少年匆忙的扔掉才抽了一半的香烟,端了盆热水走了进去。
     
    一个穿着白大褂的女人正在手术台前操作着,动作娴熟,眼前的血腥场面在她眼中视若无睹。
     
    “好了,再给她注射半个量的麻药!”
     
    女人轻轻的嘘出口气,说道。
     
    “嗯!”
     
    叶少川点了点头,从旁边桌子上找出支针筒,忙活起来。
     
    女人脱去橡胶手套,洗掉手上的血迹,然后摘去了口罩,露出了一张绝美的脸庞,但是眉目间尽是冷意。
     
    “来,吕姐,先喝杯茶,休息一下!”
     
    叶少川给病人注射好麻药,连忙从旁边拿起杯早就泡好的茶,递到了女人的手上。
     
    然后走到她的身后,在背上轻轻按摩起来。
     
    “好了,不用这么拍马屁!”
     
    吕清雪冷冷的拒绝道,但是眉间的冷意却是消散了些。
     
    叶少川嘿嘿一笑,手上的动作虽然停了下来,但是身体却是没动,依然站在吕清雪的身后,偷眼瞄去,刚好可以从她的脖颈看下去。
     
    衣领的缝隙中隐隐可以看到黑色的胸罩吊带,以及饱满的雪白。
     
    吕姐的身材还是这般傲人!
     
    叶少川只感觉喉间干燥无比,不禁轻轻咽了下口水。
     
    见到吕清雪就要转过身来,叶少川连忙端正眼神,笑着道:“吕姐,最近诊所的生意越来越好了啊!”
     
    “有什么好高兴的,都是些来打胎的女孩子,都是那些负心男造的孽!”
     
    吕清雪淡淡的道,眼中闪过一丝厌恶。
     
    她忽然抬起头,打量了下叶少川,似笑非笑的道:“你这身皮囊也不差,想必以前也祸害过不少女孩子吧?”
     
    她轻轻摆弄着手中那柄锋利之极的手术刀,寒光凛冽。
     
    这个少年是她半年前在诊所门口捡来的,当时身负重伤,把他救回来之后,就一直跟在她身边打杂帮忙,对于他的来历,她也问起过,但每次叶少川都是一笑了之,讳莫如深。
     
    叶少川闻言,又见到吕清雪手中的手术刀,连忙大声喊起屈来,“吕姐,我还是处男呢!”
     
    “滚!”
     
    吕清雪轻啐了一口。
     
    “不过你倒真有些医术的天赋,半年时间,现在甚至都能独立做一些小手术了,让你待在我这个地下小诊所可是有点屈才了!”
     
    吕清雪望了他一眼,叹道。

    叶少川听到吕清雪的话,脸上顿时变得严肃起来,道:“吕姐,我的命可以说是你给的,你这样说,莫非不要我了?”
     
    “你说呢?”
     
    吕清雪低头抿了口茶,白了他一眼,风情尽显。
     
    “嘿嘿……”
     
    叶少川立刻转怒为喜,乘吕清雪低头的瞬间,在她雪白的脖颈间轻轻的吻了一下。
     
    “叶少川,你放肆!”
     
    吕清雪噌的站了起来,柳眉横竖,脸上挂着一层薄霜,嗔怒道。
     
    “吕姐,我错了!”
     
    叶少川怪叫了一声,像只兔子一样朝外面跑去。
     
    吕清雪刚想去追,忽然手术台上传来一声轻声的呻吟,病人身上的麻药时间已经过去了。
     
    摇了摇头,朝手术台走去,但是脖颈上刚才被叶少川吻到的地方,却是慢慢的浮起了一层红晕。
     
    她忽然想起了当初捡到叶少川的时候,这个少年身上有三十多处刀伤,有几处深可见骨,甚至有一刀离心脏只要几毫米的距离,当时已经奄奄一息,躺在自家的诊所门口。
     
    出于同情的吕清雪将他搬到了手术台上,清洗处理了创口,她原本也没有抱多大的希望,这种重伤,换任何一个强壮的男人,都很难活下来,但是这个如同野草般倔强的少年,居然硬生生的撑了过来,而且只用了几周的时间,就直接恢复到了可以下床走路的程度。
     
    哪怕吕清雪自己是元洲医科大学的医学硕士,又在元洲市立医院临床多年,也没有见过这样强大的生命力。
     
    真不知道他究竟是什么来历?
     
    不过她却清楚叶少川的善良,正是因为如此,所以她才收留了叶少川,对于后者的来历,也并没有再多问。
     
    “这样的日子,也不错!”
     
    清洗了一番的叶少川坐在诊所里,想着吕清雪的娇美,心中一阵满足,时不时的傻笑不停。
     
    砰!
     
    突然,诊所的大门被猛地踹开,一个粗鲁蛮横的声音传了进来:“医生呢,快来给老子看看伤……”
     
    紧接着,便是一个流里流气,染着黄毛,肩膀上露着刺青的男子大步跨了进来,此刻那满是刺青的手臂上正汩汩流血,绽裂开一条狰狞的伤口。
     
    叶少川抬头看了过去。
     
    “看什么看,新来的?哼,快,吕清雪呢,让她出来,她男人受伤了。”男子冷哼一声,砰的坐在了椅子上。
     
    叶少川闻言脸色顿时一沉,一看对方的样子,就知道不是什么好东西,竟然还敢说是吕姐的男人,除非吕姐瞎了眼还差不多。
     
    “张力,又是你,这里不欢迎你,给我滚!”
     
    这时候,吕清雪从后面走了出来,精致绝美的脸上冷若冰霜,手中依旧拿锋利的手术刀,一副杀气腾腾的样子。
     
    “嘿嘿……”
     
    张力怪笑了两声,也不站起来,贪婪的看着吕清雪,嘴里却道:“吕清雪,我现在可是病人,你让我走?难道你这小诊所是不打算开了?”
     
    “就算关了门,也不帮你看病,滚吧!”吕清雪眼中毫不掩饰的厌恶,冷声道:“叶少川,把他给我请出去!”
     
    那个请字,说的尤其用力,咬牙切齿。
     
    尽管非常好奇这叫张力的家伙以前是怎么惹得吕姐如此生气,但是听到吕清雪的吩咐,叶少川还是迅速的走了过来,朝张力道:“还不快滚?”
     
    “小子,你让我滚?”
     
    见叶少川也敢这么跟自己说话,张力脸上浮现出一抹狞笑,啪的一声从腰间抽出一柄雪亮的砍刀,迎着叶少川的目光,满脸凶狠:“信不信老子砍死你?”
    =
    =
    第002章 吕清雪的狠
    雪亮的砍刀,寒光闪闪。
     
    就这么突兀的出现在叶少川的面前,让他微微一愣,下意识的后退了一步。
     
    张力以为叶少川害怕了,轻蔑的一笑,再次朝吕清雪道:“过来给老子包扎一下伤口,否则不要怪我不客气。”
     
    “张力,你不要得寸进尺,信不信我报警?”吕清雪深吸了口气,压下心中的怒火,声音依旧冰冷。
     
    “报警?”
     
    张力好像听到了什么好笑的事情,哈哈大笑:“你报啊,我就在这里看着你报警,快,赶紧的,我倒要看看是警察快,还是我刀快,在警察来之前,就算砍不死这小子,也足够弄残他了,你信不信?”
     
    说话间,他目光落在叶少川身上,满脸嚣张,手中砍刀比划了一下,仿佛考虑着从哪里下手。
     
    叶少川脸色一沉。
     
    吕清雪气的脸色铁青,死死地盯着眼前的无赖,抓着手术刀的玉手,青筋暴露,显然是怒到了极点。
     
    好半晌之后,她才长长的吐了口气,声音恢复了平静:“放下刀吧,我这就帮你包扎伤口。”
     
    声音落下,她已经转身朝柜台走去,不多时便拿了棉球、纱布和药膏走了过来,俏脸清冷,看不出喜怒,只是眼神如寒潭。
     
    “这才像话嘛!”
     
    见吕清雪服软,张力得意的一笑,也不放下刀,只是将流血的手臂一伸,递到了吕清雪的面前。
     
    身为医科大学的高材生,吕清雪的医术还是很不错的,熟练地用酒精消毒、棉球擦拭,然后上药包扎,动作优美,让人赏心悦目。
     
    张力自始至终都死死地盯着吕清雪的俏脸,眼中毫不掩饰自己的贪婪与色欲,不知何时另一只手上已经没有了刀,反而不动声色的想要朝吕清雪的胸口探来。

    叶少川在一旁看着,不知不觉已经眯起了眼睛,一道道的寒芒掠过,散发着凛冽的气息,一闪即逝。
     
    “你最好别动,否则不信不信我一刀捅死了你?”
     
    就在这时,吕清雪开口了,一柄寒光湛湛的手术刀从衣袖中滑出,落入了她的手中,直指张力的心脏部位。
     
    由于她正在帮张力包扎,二人离得太近,手术刀距离张力的心脏不到十五公分。
     
    看吕清雪的表情,冷漠无比,拿着手术刀的手丝毫不抖,仿佛只要张力再乱动一下,她就毫不犹豫的刺下去。
     
    张力一瞬间清醒了过来,他对吕清雪有些了解的,知道曾有人想占吕清雪的便宜,被她在身上刺了十几刀,诡异的是,这十几刀刀刀都避开了要害,最后警察来了,吕清雪除了赔了点钱,屁事都没有。
     
    他毫不怀疑,只要自己敢动,接下来这手术刀绝对会在自己身上留下十几刀,或者更多的血洞。
     
    到时候就算伤势不严重,恐怕疼也得疼死。
     
    想到这里,张力脸色都有些发白了,干笑了两声,连忙道:“清雪,我开玩笑的,你不要冲动。那个,我虽然喜欢你,但还没有龌龊到不经你同意就占你便宜的程度,这手术刀扎一下挺疼的,你离我远点……”
     
    “你不是不怕死么?”
     
    吕清俏脸上浮现出嘲弄之色。
     
    “不怕死,怕疼啊……”张力继续干笑着。
     
    “哼!”
     
    吕清雪冷哼一声,站了起来:“行了,你的伤口已经包扎好了,付了医药费就赶紧滚,以后不要让我再看到你。”
     
    “呵呵,还要医药费呀?”
     
    见吕清雪拿开了手术刀,张力又固态萌发了起来,怪笑两声就要去抓一旁的砍刀,却抓了一个空。
     
    他一抬头,发现自己的砍刀正被叶少川拿在手上。
     
    没有了砍刀,他就像是没有了依仗,也嚣张不起来了,怨毒的看了叶少川一眼,依旧贪婪的看着吕清雪的俏脸,无赖道:“我这把刀很值钱,就当成是医药费吧,不过你的保护费一直没交,明天我带人来收,你可记得准备一下。”
     
    说完,他的目光肆无忌惮的在吕清雪的身上打量,嘴里发出啧啧啧的声音,轻佻放荡。
     
    “滚!”
     
    吕清雪怒斥道。
     
    “哈哈,我这就走,不用送了。”张力哈哈大笑着,起身朝外面走去,不过走到门口的时候,他又停了下来。
     
    只见他回过头来,看着叶少川,狞笑道:“小子,以后出门看着点路,小心别给手里的刀砍死了!”
     
    说完这句话,他狂笑着走了出去。
     
    叶少川眉头掀了掀,却没有说什么,反倒是吕清雪脸色难看到了极点,随着砰的一声门关上,俏脸上又浮现出一抹担忧之色,一闪即逝。
     
    “吕姐!”
     
    叶少川将吕清雪的担忧收入眼中,却没有多说,只是问道:“这刀怎么办,要不要还给他?”
     
    “还给他干什么,你收起来吧,别弄丢了。”
     
    吕清雪厌恶的看了那把砍刀一眼,随后目光又落在了叶少川的身上,迟疑了一下,道:“小叶,你回头躲着点那个家伙吧!”
     
    “哦,我明白。”
     
    知道吕清雪是担心自己,叶少川心中一暖,脸上却不动声色。
     
    “我去看看那个女孩怎么样了,你收拾一下,一会儿关上门,今天就到这里吧。”吕清雪有些疲惫的揉了揉太阳穴,转身走向了后面。
     
    “好的,吕姐。”
     
    叶少川满口答应着,等到吕清雪消失在门后,他才摇了摇头,将诊所里的东西随便收拾了一下,然后喊了一声:“吕姐,我饿了,去买点夜宵啊,很快就回来。”
     
    不等吕清雪回答,他已经拎着砍刀晃悠悠的出了门去。
     
    门外天色已然黑暗,小巷子里的昏黄的灯光照着夜色一片朦胧,乌蒙蒙的天上,半颗星星都看不到了。
     
    叶少川辨了辨方向,将砍刀收入了衣服中,身形一晃,便消失在了夜色之中。
    =
    =
    第003章 一点小教训
    “老杨,给老子拿罐啤酒来!”
     
    穿过昏黄的小巷子,眼前是一个烧烤摊,摊主夫妇两个正在忙上忙下,生意虽然不火,却也有几个熟客在座。
     
    张力扯着嗓子喊了一声,砰的坐在了一张椅子上,再次道:“再给老子来十个猪腰子,十个脆骨……”
     
    直到说了一大串,他才停了下来。
     
    摊主夫妇一见是他,顿时脸色便有些不好看,但也知道这种混混不是自己一个小摊贩能惹得起的,只能听话。
     
    再者,往日里张力也没少来混吃混喝,他们也有些习惯了。
     
    烤串陆陆续续的上来,张力一边吃一边喝,嘴里骂骂咧咧的,也不知道说些什么东西,对于周围厌恶的目光,他也看不到。
     
    一个小时后,他吃饱喝足,又拿了一罐啤酒,晃晃悠悠的再次走进了巷子里。
     
    “真是个人渣!”
     
    直到他走后,人群里才冒出骂声一片。
     
    “额……”
     
    小巷子里,张力跌跌撞撞的正往家里走,看他的样子,显然是有些醉了。

    靠近大街巷口的一段路还有些灯光,继续往里面走,便是一片黑暗了,只能靠着朦胧的夜色前行。
     
    砰!
     
    忽然,张力感觉到撞到了什么东西,脚下一个不稳,跌倒在地,手上的啤酒没拿住,哗啦啦浇了自己一脸。
     
    “什么狗屁东西,挡老子的路?”
     
    张力嘴里骂着,抬头看了过去,却见一个黑乎乎的人影就站在自己的面前,一动不动,眼睛还在发光的看着他,诡异无比。
     
    这一看不要紧,他吓得亡魂大冒,一肚子的醉意顿时不翼而飞,彻底清醒了过来,只是手脚还是有些发软,一时间站不起来。
     
    砰!
     
    那黑影走了过来,砰的一脚踢在了他的身上,一股钻心的剧痛传来,让他忍不住扯着嗓子叫了起来。
     
    “还敢叫?”
     
    黑影冷哼了一声,一伸手,直接抓住了他的脖子,他刚出口的惨叫立刻戛然而止,就好像是被扭断了脖子的鸭子。
     
    张力就这样被捏着脖子举了起来,脖子疼痛,呼吸困难,但他的脑海中只有一个念头:“这人力气真大……”
     
    而随着渐渐被举高,他低头,透过朦胧的夜色,也看清了对方的样子。
     
    “是你?”
     
    他心里大叫,对方竟然是吕清雪那个诊所里的那个护理,也就是那个胆子小如鼠,被自己拿刀吓白了脸的家伙。
     
    “看来你认出我来了。”
     
    叶少川根本就没有隐藏自己的想法,通过张力的眼睛知道对方认出了自己,冷笑一声问道:“见到是我,是不是很意外?”
     
    砰!
     
    说着,他随手一抛,好像丢垃圾一样将张力扔在了地上,张力只感觉自己的骨头架子都跌散了,再次发出了惨叫声。
     
    夜色之中,他的惨叫如夜枭一般。
     
    这一次,叶少川没有再阻止他惨叫,而是好整以暇的看着,只是手中不知不觉得多了一柄砍刀。
     
    看到砍刀,张力吓得差点尿裤子,惨叫声顿时就停了下来,声音有些颤抖:“你要干什么,杀人是犯法的……”
     
    咣当!
     
    张力的声音还没落下,叶少川便将砍刀丢在了他的面前,在其惊疑的目光之中,直接道:“刀给你,我就站在这里,你砍我试试。”
     
    “什么?”
     
    张力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这小护理难道是个傻子,竟然把刀给自己,让自己去砍他,难道他以为自己不敢砍?
     
    在这一片街道上,张力也算是有名的混混了,争强斗狠,不知道参加了多少次砍刀大战,被人砍过,也砍过人。眼下叶少川竟然让自己砍他,张力心中又怒又喜,想到刚才的憋屈,差点忘了身上的疼痛,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抓起砍刀就蹿了起来,朝着叶少川砍了过去。
     
    “老子砍死你!”他大吼道。
     
    只是迎接他的,是叶少川冰冷如寒星的眸子,看到这两个颗眸子,他就好像被当头浇了一盆冷水,哗啦啦,一股寒气从尾椎直透天灵。
     
    砰!
     
    也看着张力到了面前,砍刀就要落在自己身上,叶少川终于动了,只是一脚,快如闪电,在夜色之中根本就看不清楚。
     
    但是张力却听到了咔嚓一声,紧接着便是剧烈的疼痛从被踢到的小腿上传来,同时他的身体也飞了出去。
     
    砰……扑通……
     
    只见张力先是撞在墙上,然后又跌落了下来,滚在了地上,砍刀早就丢到了一边,他抱着自己的腿惨叫了起来。
     
    他能感觉到,自己的腿被踢断了。
     
    “再来!”
     
    叶少川再次将刀丢在了张力面前,淡淡道。
     
    他的声音虽然平淡,但却让张力一震毛骨悚然,心中涌现出了前所未有的恐惧,不敢拿砍刀,更不敢叫了,抱着自己的腿不断打滚。
     
    “不敢了吗?”
     
    叶少川蹲在了张力面前,笑着问道。
     
    “不……敢了,你……你饶……饶了我……”张力强忍着腿上的剧痛,额头不断的冒汗,声音颤抖的好像结巴。
     
    “知道我为什么找你吗?”叶少川再次问道。
     
    “……我……我不该……不该惹你!”张力心中苦涩到了极点,也懊悔到了极点,怎么也想不到那诊所里人畜无害的小护理竟然这么可怕。
     
    叶少川没说话,只是看着他,让张力心中紧张无比,暗想莫非自己是哪里说错了?
     
    好半晌之后,叶少川才开口道:“你招惹我没关系,但是却不该招惹吕清雪,她是我的女人。”
     
    “……”
     
    张力无语,心中暗骂,惹了吕清雪还不是惹了你,往常我也没少惹吕清雪,怎么不见有人来打我?
     
    只是这话他就在心里想想,说出口是万万不敢的,叶少川已经打断了他的一条腿,他可不想另一条腿也被打断。
     
    “知道以后该怎么做了么?”叶少川问。
     
    “知道了……”
     
    张力低下头,前所未有的真切,他发誓这是自己这辈子说的最诚恳的一句话。
     
    “知道就好,今天就先给你一点小教训,如果还有下次,可就不要怪我了。”叶少川说着,站起来转身走入了黑暗之中。
     
    直到叶少川离去,张力都依旧不敢喘一口大气,生怕他没有走远,直到过了十分钟,他才惨叫着掏出手机打急救电话。
     
    再不急救,他可就真成残疾人了。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