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楼台烟雨含笑舞》全文在线阅读

评分:10分
  • 类型:言情小说
  • 热点:
  • 扫一扫微信看全文→
  • 编辑:空空道长
  • 评语: 楼台烟雨含笑舞小说章节精彩简介:简宁咬唇,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开口。 她该怎么说?难道说她子宫壁薄,不能再流产了? “又不是第一次流了,”叶深没功夫跟简宁废

     楼台烟雨含笑舞

    小说章节精彩简介:简宁咬唇,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开口。

     

    她该怎么说?难道说她子宫壁薄,不能再流产了?

     

    “又不是第一次流了,”叶深没功夫跟简宁废话,将手慵懒地插在裤子的口袋里,漫不经心地说,“打掉,你就还是叶太太。”

     

    “不,阿深,我不会打掉他的,不会!”

    第1章 你跳,我看着

    怀孕八个月,简宁逃跑八个月,如今看到叶深,她知道自己再也无处可逃。

     

    “谁的野种?”

     

    冰冷无情的声音像是把利剑,猛然插进简宁心里,翻搅的鲜血淋漓,她苦笑。

     

    隐婚七年,她足不出户困在家里,孩子还能是谁的?

     

    “是你的,阿深,他是你的孩子。”

     

    “我的?”叶深唇角勾起一抹弧度,让简宁的心瞬间揪紧。

     

    “既然是我的孩子,那你跑什么?”

    =================================================

      未完待续,

      打开(唯·信)添加公众号:【雨季文学】

      在里面回复:小说名字,

      即可继续阅读全文

    =================================================

    “...”简宁咬唇,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开口。

     

    她该怎么说?难道说她子宫壁薄,不能再流产了?

     

    “又不是第一次流了,”叶深没功夫跟简宁废话,将手慵懒地插在裤子的口袋里,漫不经心地说,“打掉,你就还是叶太太。”

     

    “不,阿深,我不会打掉他的,不会!”

     

    简宁惊恐地向后退,很快就退到了天台的边缘,退无可退。

     

    “想我动手?”

     

    叶深吐出一口烟圈,一步一步地向向她逼近,在距离她大约三步远的位置时,简宁猛然站上天台的边缘,孤注一掷地嘶吼。

     

    “阿深,别动孩子,只要你答应我别动孩子,我立刻下来!”

     

    七年时间,她以为叶深到底对自己有点感情,可叶深没有。

     

    他的脸上没有不舍,没有犹豫,只有一片冰冷,以及唇角戏谑的弧度。

     

    简宁突然有些想笑,她抬头望向阴暗的天空,鼻尖酸涩,下意识地抚摸着自己的小腹。

     

    宝宝,妈妈真的好想带你看看这个世界。

     

    风凌冽地刮着,她颤抖着跨出左脚,却听见身后男人毫无感情的声音。

     

    凉薄,讥诮,带着不屑一顾的冷漠。

     

    “你死了,我会叫人在监狱里好好关照你弟弟简易,黄泉路太孤单,我不忍心你一个人。”

     

    什么??

     

    简宁像是被雷劈中,难以置信地看着眼前的男人,刚伸出的脚僵住。

     

    是啊,她怎么忘了,今天她冒险出来,就是为了接下午出狱的简易。

     

    她已经连累了简易一次,难道还要害死他吗?

     

    叶深,你够狠!

     

    趁这个空档,叶深立刻将她从天台边缘扯下来,一只手狠狠地掐着她的下颚,逼迫她与自己对视,一只手轻柔地拭去她眼角的泪水。

     

    “别哭,你放心,我不会让你死的那么痛快,因为,你不配。”

     

    下一刻,简宁便被叶深狠戾地推在地上。

     

    砰!

     

    她的头狠狠地磕在地上,没等她反应过来,叶深高大的身躯便欺身而上。

     

    男人指尖的冰凉让简宁打了一个哆嗦,她吃力地抵着他的胸口,低声哀求。

     

    “别这样,阿深,我求你别这样....”

     

    简宁泪眼朦胧的样子让他心头烦躁,尤其是她浑圆的肚子,无时不刻不在提醒着他,这个女人曾被别的男人肆意拥有过的画面。

     

    叶深满脸阴沉,将她翻转过来,不再看她的脸,反剪着她的手,轻哼一声。

     

    “简宁,你这么喜欢折腾,我满足你。”

     

    对简宁,叶深从不心慈手软,这一次,也一样。

     

    但无论她被怎么折腾,她的双手都紧紧地托着自己的腹部,不停地安抚。

     

    而肚子里的孩子也像是感知到了她的抚摸,时不时动一动让简宁安心。

     

    简宁的不专心让叶深眸色渐深,越发加重挞伐的力度,可无论他如何狠戾,身下的女人就是一声不吭!

     

    他突然觉得无趣,放开那个满脸隐忍的女人,整理好自己的衣服,又用纸巾擦干净手,这才后退几步,转身到不远处打电话。

     

    简宁扶着栏杆,强撑着站起来,趁他背对着自己的空档,想都没想,抬脚就朝天台楼梯口,跌跌撞撞地跑过去。

     

    砰!

     

    20150222001830_vKA2x.thumb.700_0.jpg

    第2章 要你陪葬

    天台门被她反锁,她步履蹒跚地走进电梯,按下通往车库的楼层键,心仍然控制不住地狂跳。

     

    连她自己都没想到,她居然敢在叶深的面前逃走。

     

    叮!

     

    电梯门打开,通向的,却并不是车库。

     

    简宁想按关门按钮已经来不及了,三个护士冲上来,有两个左右架着她的胳膊,剩下一个,对着自己的手臂就是狠狠一针。

     

    冰凉的液体扎进她的身体,就像扎进她的心上。

     

    恍惚间,她听到一声冷笑,叶深的冷笑。

     

    叶深,他什么时候从天台下来的?

     

    简宁呆滞地盯着他,而叶深同样也在看她。

     

    就在一群医护人员之间,目光淡漠地注视着她,就像是在注视一个毫无还手能力的蝼蚁。

     

    那样冰冷的眼神,将她从里到外都冻的彻彻底底。

     

    没等她回神,护士已经将她拖进手术室,抬着她的腿就要往手术台上架,简宁拼命挣扎着,眼角赤红地嘶吼。

     

    “你们想干什么!你们想干什么!你们这是犯罪!你们这是杀人!”

     

    “简小姐,我们能理解你的心情,但孩子畸形,叶先生已经决定引产,长痛不如短痛!”

    =================================================

      未完待续,

      打开(唯·信)添加公众号:【雨季文学】

      在里面回复:小说名字,

      即可继续阅读全文

    =================================================

    “什么畸形?谁说我的孩子畸形??我前天才做过产检,孩子好好的,孩子很健康!放开我!你们放开我!”

     

    简宁肝胆俱裂,居然猛地挣开护士的钳制,拿起手术台上的手术刀抵在自己脖子上,声嘶力竭地吼。

     

    “谁敢动我孩子!谁敢!”

     

    所有人都被简宁这股气势震住,面面相觑,一时间顿住都不敢上前。

     

    “让开!通通让开!”

     

    简宁一手用刀抵着脖子,一手挥开想要靠近她的人群,有血液顺着刀刃往下滴,可她却像是不知道似的,拖着沉重的身子,一步一步地往手术室外走去。

     

    汗,一滴一滴从她的额头滑下。

     

    简宁只感觉小腹一阵一阵的坠疼,拿着手术刀的手不停在抖,眼前的景象也如同打上雪花,一阵一阵闪着白光。

     

    坚持,再坚持一下就好....

     

    简宁咬牙强撑着,却听到一声惊呼。

     

    “小宁,你这是干什么!”

     

    听到这声呼唤,她的眼眶瞬间通红,她眼前模糊着,紧紧地攥着来人的手,低声哀求。

     

    “云柔,你来就好了,带我走,阿深要杀我的孩子....”

     

    “小宁,别这么激动。”苏云柔温和地笑着,抬手握住她抓着刀的手,紧接着,凑到她耳边,用仅有两人才能听到的声音说。

     

    “杀就杀呗,之前你流掉的那两个孽种炖的汤一点都不够喝,这个正好足月了,还能给我补一补。”

     

    什么?她,她说什么?

     

    简宁难以置信地睁大眼睛,来不及反应,就见苏云柔握着她拿刀的手,往自己身上扎,边扎边惊慌失措地喊。

     

    “小宁,你干什么,不要冲动!”

     

    砰!

     

    混乱之下,苏云柔放开她的手,重重地跌在地上。

     

    而简宁眼睁睁地看着汩汩的鲜血从苏云柔的双腿间流出来。

     

    “简!宁!”

     

    她终于看到了叶深脸上出现了除冷漠以外的其他神情。

     

    惊惶,恐惧,还有彻骨的恨意。

     

    小腹的抽痛更加明显了,简宁的脑子嗡嗡作响,似乎有什么在狠狠地下坠。

     

    陷入黑暗之前,她听见男人咬牙切齿的声音。

     

    “简宁,如果云柔有事,你和你肚子里的孩子,陪葬!”

     

    男人抱着苏云柔转身离去,而简宁两眼一黑,陷入昏厥。

     

    20150222001749_kaHMj.thumb.700_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