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热文】第一豪门:大牌弃妇小说免费完整版全本

评分:10分
  • 类型:言情小说
  • 热点:小说,阅读,全文
  • 扫一扫微信看全文→
  • 编辑:空空道长
  • 评语: 第一豪门:大牌弃妇小说完整版全文由 八度小说书城 提供,简介:他真没吹牛,记忆中,洞玄子医学中有三种起死回生的医术,第一种是双修三十六式,第二种是按压七十二手,第

     第一豪门:大牌弃妇小说完整版全文由 八度小说书城 提供,简介:他真没吹牛,记忆中,洞玄子医学中有三种起死回生的医术,第一种是双修三十六式,第二种是按压七十二手,第三种是宫廷秘方..喜欢的宝宝欢迎点击《第一豪门:大牌弃妇》小说全文章节完整版阅读。

    =================================================
    《第一豪门:大牌弃妇》小说已出全文
    阅读全文请搜索关注微信公众号: ccuusc
    回复小说名字或数字 189 即可继续阅读全文章节
    此处篇幅有限,以下是精彩章节试读。
    =================================================
    张大雕有些郁闷,好嘛,敢情不是自己占了便宜,而是羊入虎口啊。这女人就是会玩,明明就臊得慌,骗要做作一番。
     
    见张大雕一脸郁闷的样子,玉姐噗嗤一笑,心里还是有些小得意,这男人无论在榻上有猛,下了榻还不是女人手里的布娃娃,想怎么捏就怎么捏。
     
    或许是真的康复了吧,玉姐感觉心情特别好,先在浴缸里放上温水,后用沐浴头把自己和张大雕冲洗一下,便相携进了浴缸。
     
    当然,他们的目的不仅仅泡澡,自然还要做一些其他事情。
     
    让张大雕惊喜的是,自己并没有动用三十六式,丹田内的胚胎却自动的抽取玉姐精气了,只不过这种抽取很温和,温和到不会伤及玉姐的本源。
     
    思索了一下原因,张大雕若有所悟,很可能,是自己的修炼已经进入了正轨,就算用普通姿势也能修炼。
     
    这倒是意外之喜了,要不然,每次修炼都要折腾好几个小时,劳心劳力不说,还耗费时间。
     
    还有就是,通过刚才的精气补充,先天胚胎虽然没有长大一丝,却却恢复了脉动,开始产生先天之气。
     
    张大雕有种错觉,这先天胚胎就是自己的第二个心脏,只不过,区别在于第一个心脏造血,第二个心脏造先天之气。
     
    “黄蕾丫头说得没错,你真是个狗东西!”温存之后,玉姐八爪鱼般缠绕着张大雕,身心舒爽道,“好多年了,人家终于又尝到女人的乐趣,这就证明我的病真的好了,大狗狗,你真是厉害啊!”
     
    张大雕也感觉到了,的确,现在的玉姐是正常男人都能满足她,这就是先天之气的神奇之处。
     
    玉姐忽然道:“对了,你除了三十六式外,还懂其他医术吗?”
     
    张大雕权衡再三道:“那还用说,除了三十六式治疗法,我还懂经脉按压法治疗法和内科用药,以及……呵呵,反正,在我眼里,只要不是绝症晚期,一般都能手到病除,事实上,我现在的功力还不够,够的话哪怕绝症晚期也不在话下。”
     
    他真没吹牛,记忆中,洞玄子医学中有三种起死回生的医术,第一种是双修三十六式,第二种是按压七十二手,第三种是宫廷秘方。
     
    其中,按压七十二手类似于针灸术,只要先天之气足够,就能做到“手到病除”。
     
    而宫廷秘方专治生理疾病,只要是生理上的疾病,就没有治不好的。当然,还有其他药方也很神奇,但和宫廷秘方比起来就差一些了。
     
    事实上,洞玄子的医术不在扁鹊华佗之下,只不过,他是以房中事起家,又醉心修道,所以不被传统医学认可。
     
    “你就吹吧,小心把牛皮吹破了!”玉姐俏生生的翻了个白眼,“你医术要是那么厉害,为什么还要去医院做手术?”

    这是黄蕾想骗你的钱好不?
     
    张大雕当然不会去戳破黄蕾的谎言,狡辩道:“我的大脑属于外伤,就是大脑里有淤血压迫着脑神经,所以需要手术清楚淤血,而我并不懂外科手术,就算懂,也不能给自己做手术啊!”
     
    玉姐似乎信了,又似乎想考验一下张大雕,拿起浴缸外的手机拨了个电话,笑嘻嘻道:“狐狸精,有人说能治好你的病,还保证手到病除,你要不要试试啊?”
     
    一听这话,张大雕眼前一黑,这妞坑爹啊,都不经过我同意就擅自打电话,万一治不好怎么办,那不是要我丢丑么?
     
    “真的假的?”对方没好气道,“我这都老毛病了,谁敢说手到病除?你丫的该不会寻我开心吧?”
     
    玉姐气哼哼道:“信不信由你,不来别后悔!”
     
    说完,她直接挂了电话,轻笑道:“大狗狗,说说你的收费是多少吧?”
     
    张大雕心肝一跳,老半天才含糊道:“这得看什么病了。”
     
    玉姐道:“比如我这种病呢?”
     
    张大雕压抑着乱跳的心脏,咳嗦道:“你拿得出手我也收得下。”
     
    “这可是你说的哦!”玉姐眉目生春道,“不过,你收了我的钱,可得负责把我的病治断根哦?”
     
    “那是当然。”张大雕知道她醉翁之意不在酒,也不点破。
     
    玉姐这才高高兴兴的出了浴缸,说是要去订晚餐。
     
    折腾了一整夜,又睡了一天,张大雕早就饿得头昏眼花了。
     
    半个小时后,二人在客厅用过了饭店送来的丰盛晚餐,之后玉姐歉然道:“本想再留你过夜的,可我今晚要去处理一下生意上的事,只能让黄蕾来接你了。”
     
    “不用,这大晚上的麻烦人家不好,我自己坐车回去就是。”
     
    “那等下给狐狸精治了病再走。”玉姐拿出一张银行卡塞进张大雕口袋里,情动道,“密码是六个零。”
     
    她没说卡里有多少钱,张大雕也不好问,便故作平淡的收下了。
     
    又过了半个小时,门铃响了起来,玉姐急忙跑去开门。
     
    未几,她和一个狐媚的女人拉拉扯扯的走了进来,一边走还一边叽叽咕咕的耳语,间或发出咯咯咯的坏笑。
     
    那女人伸着黑色缎面印花短裙套装,齐肩短发,身材较好,拎着个红色手提袋,走起路来一扭一扭的,轻浮的杏眼还带着勾魂的浅笑,好像生怕别人不知道她有多臊,十足的狐媚味道。
    一进大厅,她就死盯着张大雕的凸出部位,看得张大雕浑身发紧,不由得闭拢了膝盖。
     
    “咯咯咯,她是胡姐,我的闺蜜,你叫她狐狸精也行。”玉姐轻笑道,“狐狸精,这就是我说的大狗狗,你们赶紧勾搭吧,我去换衣服,八点后我还要去会所呢。”
     
    “都六点半了,一个多小时能干什么?”胡姐很不高兴的埋怨了一句,便紧挨着张大雕坐在沙发上,眨巴着杏眼问道,“玉姐怎么叫你大狗狗啊?”
     
    你个仙人板板!
     
    张大雕暗中咒骂了一句,没好气道:“她是来治病的么,若不是我可要走了?”
     
    “当然是啊!”胡姐急忙道,“我就是常年坐在电脑前惹出来的毛病,去医院检查,说是腰骶损伤,不能再从事坐姿之类的工作。”
     
    骶骨有个别称叫尾椎骨,为督脉及足少阴肾经分野,位置极其重要。
     
    张大雕道:“是不是久坐后一起身,尾椎骨就摩擦性的疼痛,躺下时,又无法伸展腰身?”
     
    “你果然厉害,一眼就看出来了!”胡姐惊喜道,“那能治吗?”
     
    “这不是职业病,而是被男人瞎折腾弄伤了尾椎神经,加之肌肉拉伤,尾椎半脱落,且年深日久……说白了有点类似于严重的闪了腰,已经属于残废了!”
     
    “啊?”胡姐花容失色道,“那怎么办,能治吗?”
     
    由此可见,她真是被男人瞎折腾弄残的。
     
    “大雕出手,百病无忧!”张大雕牛皮哄哄道,“只要我按压一下按,保证手到病除,只是……”
     
    “只是什么?”胡姐急巴巴道,“要钱是吧,你说个价!”
     
    “钱肯定是要收的,但不是收费的问题。”张大雕蹙眉道,“因为尾椎位置特殊,我的按压手法又有些特别,怕不太方便。”
     
    “这是治病,有什么不方便的?”胡姐到是坦荡,“是要除去裙子吗?”
     
    “那是必须的。”张大雕眼珠转动道,“但我给人治病有个规矩,那就是在收费之外还有个附加条件。”
     
    胡姐道:“什么条件?”
     
    张大雕就贴着她的耳朵说了修炼的事。
     
    胡姐耳根一红,做贼似的看了眼卧室方向,用力点头道:“行,到时候都由着你的性子。”
     
    张大雕起身道:“那我们去客房吧!”
     
    胡姐嗯了一声,跟着张大雕上二楼,期间,张大雕还去厨房取了鸡蛋和瓷盆。
     
    到了客房后,胡姐磨磨蹭蹭的除掉短裙,问道:“要怎么做呢?”
     
    张大雕很想视而不见,可眼睛却不听使唤,老半天才道:“首先,我要把你的尾椎骨复位,其次疏通尾椎神经,所以……你要屈膝俯卧,等我把尾椎骨复位后,你再身体向前、腿肢分开俯卧——因为尾椎骨已经半脱落定型了,所以复位的时候可能疼痛难忍,你要有心理准备。”
     
    胡姐光听着就已经胆战心惊了,但更多的还是那种羞人的各种折腾,她满脸羞红道:“那你拿鸡蛋和瓷盆干嘛?”
     
    张大雕白眼道:“鸡蛋清是用来滋润的,至于瓷盆嘛,毕竟我要触及到你的敏感神经,所以……我怕洗床单!”
     
    胡姐大发娇嗔道:“那也用不上瓷盆啊,顶多有个海碗就够了。”
     
    张大雕翻着白眼胆:“这不是量的问题,而是范围的问题。”
     
    胡姐羞臊的瞪了张大雕一眼,这才按照吩咐屈膝俯卧,捂着脸都不敢见人了。
     
    张大雕压抑着心跳,最大程度的卷起她的衣物,在她背心滴上蛋清,然后从颈椎骨开始涂抹按压,再一寸寸往尾椎骨移动。
     
    当手指触及到尾椎附近的“八骨”和“长强”时,胡姐嗷的一声,腰肢就开始震颤了,紧接着,瓷盆里就响起滴答声。
     
    张大雕抹了把热汗,心说,这才按压到尾椎骨呢,要是按压会*阴,那还不来势汹汹啊!
     
    “呃……还是聊些什么吧,否则我无法静下心来。”张大雕无奈的提议道。
     
    “嗯……好哇,听玉姐说你老会聊天了,那就聊聊吧。”胡姐早已心慌意乱了,脑子里全是些不健康的画面。
    =================================================
    《第一豪门:大牌弃妇》小说已出全文
    阅读全文请搜索关注微信公众号: ccuusc
    回复小说名字或数字 189 即可继续阅读全文章节
    此处篇幅有限,以下是精彩章节试读。
    =================================================
    “胡姐,你是做什么的呢?”
     
    “你猜!”胡姐一脸俏皮之色。
     
    张大雕郁闷道:“我看你肉质鲜嫩,总不会坐过月子吧?”
     
    “你果然坏透了!”胡姐在指尖下不受控制的颠簸着,“人家还没结婚,当然没坐过月子啦!”
     
    张大雕一翻白眼:“可我看你的言谈举止怎么像少妇呢?”
     
    “你坏啦,人家虽然没结婚,但也可以有男人啊,你……喜欢少妇么?”
     
    张大雕含糊的嗯了一声,忽然道:“我让你猜数吧?”
     
    “猜数?”胡姐眼睛一亮,“是猜拳吧?我听玉姐说你猜拳老厉害了,总是赢她!”
     
    你个仙人板板,玉姐果然把老子卖了!
     
    张大雕没好气道:“我是说猜数,不是猜拳!我不是用手指给你按压吗,你猜我用了几根指头?”
     
    “一根……不,两根!嗷……是三根!”胡姐抽筋道,“好人,不能再加了!”
     
    见成功转移了她的注意力,张大雕忽然内外一用力,只听咔的一声响,尾椎骨就被他掰掉后又接上去。
     
    “啊!”胡姐杀猪似的惨叫起来,同时腰肢猛烈的蹦哒,都快痛疯了。
     
    张大雕用膝盖死死顶住她的背心,同时调动胚胎里的先天之气,通过指尖源源不断的注入她的尾椎神经中。

    哗啦啦……
     
    剧痛中,胡姐感到有一股清凉之气从尾椎骨涌入脊髓之中,那种酸爽,居然激得膀胱失*禁了。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事实上,在张大雕的意识里只是一瞬间而已,因为胚胎中蕴含的先天之气实在太少了,只够修复损伤的尾椎骨和脊椎神经,之后,胚胎再次停止脉动,陷入沉睡状态。
     
    “看来,必须大量吸取精气啊!”张大雕暗中叹了口气,起身去了卫生间。
     
    而胡姐则满天大汗的享受着膀胱失*禁的余韵,肢体还时不时的抽搐几下。
     
    砰砰砰!
     
    这个时候,玉姐在外面敲门道:“你们好了没有啊?”
     
    胡姐慌忙穿上内外短裙,并把瓷盆藏在床下,这才开了门,和玉姐嬉笑打闹起来。
     
    玉姐忍不住问道:“怎么样,病治好了吗?”
     
    胡姐扭了扭腰,又摇了摇屁屁,惊叫道:“腰不酸了!尾椎骨也不痛了!啊哦买嘎,我的腰骶痛真的治好了!”
     
    玉姐惊讶道,“怎么治的?”
     
    胡姐道:“就里里外外的按压啊,这也太神奇了,就那么按压几下,陈年旧疾就好!”
     
    玉姐眼睛放光,终于相信张大雕身怀绝世医术了,念念道:“看来,我们这次走运了!”
     
    胡姐看了下卫生间方向,对玉姐叽叽咕咕耳语了几句。
     
    玉姐频频点头,却又摇头。
     
    胡姐犹不放弃:“时间可不等人哦玉姐,万一那老头子……”
     
    “行了!”玉姐制止道,“你赶紧去准备诊金吧,我也该去会所了。”
     
    胡姐为难道:“那给多少合适呢?”
     
    玉姐想了想:“我看人一向挺准,感觉他不是个贪财的人,再者说了,以他本事,还怕没钱花吗?你就随便给,只要不让他觉得你抠门就行。”
     
    胡姐点头称是,拎着包出去了。
     
    等张大雕从卫生间里出来后,玉姐也带着他出了农庄,期间还一个劲的致歉,说有机会一定和张大雕好好研究一下三十六式。
     
    到了大转盘路口,刚提了款的胡姐迎了上来,亲昵道:“大雕,现在银行下班了,提款机上只能取到这么多钱,要不你把账号告诉我,我直接打到你卡上吧。”
     
    这是说好的诊金,张大雕也没客气,接过牛皮纸袋子看了看,居然有六万现金,顿时就傻了眼,连说够了够了。
     
    胡姐和玉姐相视一笑,又客气了几句,交换了联系方式,这才相携而去。
     
    等她们走远后,张大雕急忙跑到提款机上查询卡里的余额,发现玉姐给自己的银行卡里居然有三十六万存款。
     
    张大雕连六万都觉得是天文数字,如今再乘以六,可想而知,他心里有多震撼。
     
    抱着暴发户的激动心情,他打车回到佟家镇,当时,时间已经是晚上八点半了,川西的冬季天黑得早,这会儿家家户户早已关门看电视了,偏僻的佟家镇街上更是静悄悄的。
     
    从佟家镇到斧溪村八组还有两公里机耕道,因为靠近山区,一到晚上就乌漆墨黑的,尤其是穿过一片坟坝的时,几乎能用伸手不见五指来形容,偏偏,张大雕的二手手机又没电了,想找个照明的东西都难。
     
    “你个仙人板板,难道世上真的有鬼?”张大雕望着前面的坟坝咒骂不已,尤其是那道晃动的身影,还以为自己撞鬼了。
     
    不过他历来胆大,大吼道:“谁!”
     
    “是斧溪村的乡亲吗?”
     
    对方居然是个女的,张大雕一听口音,忙问道:“是兰嫂子吗,我是张大雕啊!”
     
    兰嫂是斧溪村兰五家的媳妇,看上去二十几岁,长相秀丽,身材丰*腴,为人朴实,性格温和。
     
    只可惜,她给重男轻女的兰五生了个龅牙女儿。自从她生下女儿后,兰五一气之下又回广东打工去了,近段时间更传出他要和兰嫂离婚。
     
    “原来是大雕兄弟啊,你也是回家吗?”兰嫂惊喜的返回几步,在她的印象里,张大雕虽然脑子有毛病,还时常做些出格的事,但从不欺凌妇孺,是个坏人中的君子。
     
    “是啊,我今天在镇上遇到点事,所以回家晚了。”张大雕随便找了个蹩脚的借口,便道,“我看你也回家吧,那就一起走吧。”
     
    兰嫂正中下怀,嗯了一声紧跟张大雕身后,期间,张大雕问她为什么这么晚回家,她说女儿得了感染了肺炎,在镇医院住院,因为钱不够,所以想回家找人借一点。
     
    张大雕感觉自己也是有钱人了,就大大咧咧道:“差多少啊?”
     
    “差多了……”兰嫂忽然蹲在地上嚎啕大哭起来,说住院费要花好几千,家里都快揭不开锅了,借的奶粉钱到现在都还没还呢,眼下又要借钱,谁还愿意借啊?
     
    张大雕也知道兰五分家后日子过得紧巴巴的,现在他又不管媳妇的死活了,这是要把兰嫂往绝路上逼啊!
     
    “兰嫂子,天无绝人之路,你先起来再说吧!”张大雕把兰嫂扶了起来,义愤填膺道,“不就几千块吗,我借给你!”
     
    “你连安慰人都不会,你自己都还没钱花呢,拿什么借给我?”
     
    张大雕直接把牛皮口袋递给她,嘿嘿笑道:“你看看这是什么?”
     
    兰嫂原本准备了打火机的,只是不能当做手电筒用,这会用打灰机照了一下,顿时失声惊呼道:“我的天,你哪来这么多钱?”
     
    张大雕早想好了说词,只说自己小时候跟毛大爷学了一手治病救人的本事,只是没人相信自己能治病而已,今天凑巧在镇上遇到一个闪了腰的富婆,就给她按压了一下,结果居然治好了,那富婆一高兴,就赏了六万现金。
     
    兰嫂半信半疑,但还是坚持道:“我现在的确急需钱用,可我现在不能相信你的话,所以这钱我不敢借。”
     
    张大雕乐了:“那你要怎么才肯相信我呢?”
     
    黑暗中,兰嫂偷看着张大雕,用豁出去的语气说道:“除非你能证明给我看!”
     
    张大雕头疼道:“怎么证明,你又不是病人?”
     
    兰嫂气哼哼道:“你还说自己会治病呢,难道没看出我不能产汁吗,要不然我也不会借钱给孩子买奶粉了?”
     
    张大雕一愣,心说,我想看,这乌漆墨黑的也看不见啊!
     
    这时候兰嫂低着头,弱不可闻道:“你要是能让我产汁,我就相信你会治病!”
     
    “介个……我倒是有把握,可、可方便吗?”
     
    “你跟我来。”兰嫂一把抓住张大雕的手腕,三弯两拐钻进了坟坝里。
     
    原来,坟坝里有片竹林,穿过竹林是一道荒凉的斜坡,斜坡上有许多生基洞。
     
    生基洞是土改时合葬了无数骸骨的墓室,里面大多是破烂的罐子,说恐怖又不恐怖,关键是一到晚上就阴森森的。
     
    兰嫂一手拉着张大雕,一手打着打火机,找了个隐秘而又宽敞的生基洞钻了进去。
     
    这时候对她来说,最恐怖的不是鬼怪,而是没东西给女儿吃,所以管不了那么多了。
     
    进了生基洞后,她熄了打火机,依坐在一块断石上,扯开衣领,死咬嘴唇道:“这生基洞隐蔽阴森,就算大白天都很少有人敢来,你就在这里证明给我看吧!”
     
    张大雕摸了摸鼻子,感觉自己被疯狗咬伤后就犯了邪,老是遇上不按常理出牌的女人,便大胆的弯下腰,握住试了下手感,感觉异常鼓胀,心里就有数了。
     
    就按照记忆中的经验,立马给出治疗方案:“你这是初始挤压不得法,使孚中茓封闭,堵塞了孚汁的溢出,不能用针刺,更不能再次挤压,否则越难出汁。
     
    “得用围魏救赵之法,按压孚根茓,也就是孚房下缘,胸两侧,第五与第六肋骨之间左右距胸中行各10厘米外侧的位置。
     
    “以手指关节向下按压,做圈状按摩,因为孚中茓好比瓶嘴,孚根茓好比瓶身,挤压瓶身,受力薄弱的瓶盖自然就冲开了。”
     
    听着张大雕的解说,虽然不是很懂,但兰嫂却惊喜异常,再顾不得羞耻了,急切道:“大雕兄弟,那就麻烦你给我按压吧,只要能出汁,怎么做都行,完了嫂子一定会感谢你的!”
     
    “那……我就不客气了。”张大雕吞了下口水,感觉自己的定力越来越差了。
     
    兰嫂嗯了一声,双臂反撑断石,尽量凸显傲人之处,鼻孔喷着热气道:“你……就当我是你的女人吧……”
    =================================================
    《第一豪门:大牌弃妇》小说已出全文
    阅读全文请搜索关注微信公众号: ccuusc
    回复小说名字或数字 189 即可继续阅读全文章节
    此处篇幅有限,以下是精彩章节试读。
    =================================================
    张大雕深吸了口气,先重点按压兰嫂的左边,虽然现在没有先天之气的协助,但只是疏通一个茓位而已,没有先天之气一样能行,只是花的时间长一点而已。
     
    大约半个小时后,兰嫂几乎浑身都软了,正要叫张大雕停手,因为在她看来,都这么久了还没有效果,这厮分明是在占自己的便宜。
     
    可就在这个时候,只听嗤的一声,紧接着,左边的胀痛忽然一松,恰似便结的人忽然得到了释放,轻松得仿佛要飞起来一般。
     
    “通了,通了!”兰嫂失控的尖叫起来,用手一托,感觉到满手都是孚汁,同时她还发现,飙射的孚汁直接溅在张大雕脸上,顿时就惊呆了。
     
    张大雕愣了几秒钟,旋即低头发疯来。
     
    兰嫂浑身一僵,居然没有阻止,也没有吭声,只是死死的咬着嘴唇,甚至下意识的调整了一下角度。
     
    这时候,她终于相信张大雕会治病了,也相信张大雕的钱不是偷来抢来的了。
     
    想到自己以后不用再买奶粉,又有钱交住院费了,甚至还和一个医术高超,能挣大钱的人有了这场机遇,她就幸福得快晕倒了。
     
    同时,她还有种报复的快乐感,恶狠狠的想:“兰五,你不是负心绝情吗,我现在就给你戴绿帽子,而且是心甘情愿的让张大雕上!
     
    “你不是想和我离婚吗,那就离吧!没有你,依然有张大雕肯帮助我,甚至肯给我钱!没有你,我也依然能活下去,依然能把囡囡养大!
     
    “等着吧,只要我愿意豁出去,终有一天会让你后悔终生!”
     
    是以,在这种怨恨的支撑下,兰嫂索性用行动暗示张大雕,比如轻抬膝盖磨蹭张大雕的命脉,或者故意发出耳红心跳的鼻音,甚至故意让线裙摆滑落腰部。

    一股成就感立马涌上张大雕的心头,他也就心安理得的享用起来,同时,右边的治疗也在继续,只是性质却变了样。
     
    大约一个小时后,右边也通了,张大雕立马转移阵地,还厚颜无耻的解释道:“初次疏通后必须把积压的孚汁抽取出来,要不然会再次堵塞的。”
     
    “嗯嗯嗯。”兰嫂求之不得的连连点头,反正有黑暗掩盖羞臊,他想干嘛就干嘛吧。
     
    事实上,假如没有遇到张大雕,为了救女儿,也为了活下去,山穷水尽的兰嫂都准备去卖笑了,如今,既然能遇上张大雕,那自然是要百般迁就讨好的。
     
    张大雕越发得意,索性让兰嫂偎在自己怀里,同情心泛滥道:“以后有困难直接找我,我一定会帮你的!”
     
    兰嫂嗯了一声,幸福无边道:“原来你这么厉害,他们都被你骗了。”
     
    张大雕只是嘿嘿笑。
     
    兰嫂感动道:“你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好,我可是结过婚,又生过孩子的女人,虽说是剖腹产,哪里依然能让男人着迷,但毕竟是让人用过了的?”
     
    张大雕犹豫了下,实话实说道:“第一,我的确有些同情你,想帮你;第二,我还有事求你帮忙,帮你也就等于帮我自己;第三嘛……”
     
    “怎么不说了?”兰嫂柔声催促着。
     
    “呃……第三就是,生过孩子的女人更适合我的巨型命脉,而且,你在乡亲们眼里可是个好女人呢!”张大雕是这样想的,毕竟,既然老天把这女人送到自己手上,那又岂有拒绝的道理?
     
    兰嫂幽怨道:“在你们眼里我是个好女人,可在兰五眼里我却是个累赘,而且还是个不能生育的累赘。”
     
    “这话怎么说的?”
     
    兰嫂心有余悸道:“医生说,我是先天性子女宫畸形,再生孩子的话会有生命危险,所以,在生了囡囡后我就不能再怀孕了,这也是兰五嫌弃我的主要原因,因为他还想要一个男孩。”
     
    “畸形?”张大雕沮丧了,这种病不是自己现在能治好的,那得需要四修以上的先天之气,自己现在才刚刚修出胚胎,离四修还有十万八千里呢!
     
    “对了,你要我怎么帮你呢,我现在可是什么都没有哦,顶多让你的命脉来去驰骋而已?”兰嫂很想帮张大雕,又担心没那个能力。
     
    张大雕道:“我想要大家知道我会治病,如果你如此这般这般如此,那大家不就相信了吗?”
     
    兰嫂喜出望外道:“真的行吗?”
     
    张大雕自信道:“肯定行的,只是……我治病有个规矩。”
     
    兰嫂瞪大了眼睛道:“是要收钱吗,可我没钱啊!”
     
    “我怎么可能收你的钱呢?我的意思是,你得答应我一个条件。”说着,他还五指一紧。
     
    兰嫂浑身一颤,终于明白张大雕的意思了,泥泞不堪道:“你……你要是觉得我适合你的命脉,那、那你就试试吧……”
     
    一听这话,张大雕再不客气,直接就试了起来……
     
    这一次,张大雕有了经验,兰嫂也是过来人,过程自然顺畅多了。
     
    不过,张大雕发现,如果不用三十六式的话,抽取到的精气只够恢复胚胎的脉动而已,由此可见,三十六式的妙用是彻底压榨女人的潜能,而不是荒唐的瞎折腾。
     
    只可惜,现在不适合动用三十六式,因为一旦动用就会耗时一整夜,事后又要昏睡一天,自己无所事事,倒不介意睡多久,可人家兰嫂却要去医院照顾女儿,岂能在这生基洞中昏睡一天?
     
    所以,张大雕草草结束了战斗,打算找个机会再和兰嫂研究三十六式。
     
    饶是如此,兰嫂也被张大雕折腾得够呛,直呼张大雕是狗变的。
     
    之后,二人依偎缠*绵,大约快天亮的时候,张大雕道:“记住,按照我们昨晚商量好的,今天一定要把动静闹大,至于这钱嘛,你先拿一万吧,用完再找我要。”
     
    他接着又用霸道的语气道,“你现在是我的女人,你的女儿就是我的女儿,以后有什么事情直接找我,不许再去求别人!
     
    “你也别急着拒绝,我这也是想给自己一点压力,让自己有个奋斗的目标,反正闲着也是闲着。
     
    “还有,我是男人,有男人的担当,不是兰五那种的绝情寡义垃圾!”
     
    兰嫂感动得哭了,哽咽道:“我听你的,都听你的,以后你就是我的男人,囡囡的亲爹……只要你想要,我就给你!等过了这道坎,我还要在离婚协议上签字,让兰五去死吧!”
     
    张大雕安慰了几句,这才让她带钱离开。
     
    张大雕记得今天是赶集的日子,家里应该没人,左右无事,又调息吐纳了一会儿,感觉到胚胎的微弱脉动有些丧气,若没有海量的精气吸收的话,靠胚胎的自然成长只怕猴年马月也不能突破到第二修。
     
    好在,以现在的医学手段来看,至少钱途是一片光明的。
     
    志得意满之下,张大雕起身赶回家中。
     
    今天是赶集的日子,家里一个人都没有,张大雕给手机充上电后就去卫生间洗了澡。
     
    这房子是前几年修的,楼梯房从中间分开,张大雕住二楼右边的套房,张二雕住二楼左边的套房,平时都各有隐私,互不干扰。
     
    洗完澡,张大雕开了手机,见有好几个黄蕾的未接电话,就拨了回去,还没来得及开口,黄蕾就妒火冲天道:“你个没良心的,居然不接我电话,以后休想和我聊天,更别指望我做那种事!”
     
    这是吃醋还是想分一点好处呢?
     
    张大雕一时间也拿捏不定,便避重就轻道:“还不是你的手机电池不行么,才用了一天就没电了,我也是刚充上电啊。”
     
    “那你昨晚干嘛去了,哼!”
     
    “昨天不是被玉姐折腾惨了吗,回家就睡着了。”
     
    “那她给了你多少钱?”黄蕾的语气有些眼馋。
     
    张大雕立马就明白了,她这是想要分一点好处啊,不过这也正常,人家那么热心的给自己拉生意,总不能白忙活吧?
     
    实话实说,张大雕也感觉离不开黄蕾这个帮手,灵机一动道:“玉姐不让我说,不过她叫我不要亏待你。我琢磨了下也是这个理儿,就取了三万出来,有时间你过来拿吧。”
     
    “三……三万,你确定没骗我?”黄蕾激动坏了,惊喜道,“老公,你太好了啦,人家要好好犒劳你,我们开手机视频吧,正好现在家里没人,你想怎么聊都行,人家一定满足你!”
     
    张大雕浑身一热,迟疑半晌道:“好哇,等我把门窗关好。”
     
    黄蕾鼻音粗重道:“人家早就把门窗关好了,就等着给你看呢!”
     
    张大雕三两下关了门窗,钻进被窝开了手机qq,一番询问后便建了个号,加了黄蕾为好友。
     
    结果发现她的网名居然叫“当舞”,还硬要自己把网名改成楚河。
     
    张大雕汗了一把,这不是小时候学过的唐诗么,其中就有一句就是锄禾日当午。
     
    “快呀老公,接受视频聊天!”黄蕾已经迫不及待的开启了视频。
     
    张大雕的心脏剧烈的跳动着,瞪大了眼睛接受视频请求……
    =================================================
    《第一豪门:大牌弃妇》小说已出全文
    阅读全文请搜索关注微信公众号: ccuusc
    回复小说名字或数字 189 即可继续阅读全文章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