豪门深渊小说《昨夜星辰昨夜风》秦子非在线阅读全文

评分:10分
  • 类型:言情小说
  • 热点:
  • 看全文→
  • 编辑:空空道长
  • 评语: 昨夜星辰昨夜风小说简介:扔下这句话秦子非挂了电话,叶清歌气得够呛,秦子非这样喜怒难测让她完全不好伺候,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她忍气吞声的去了公司。 推开总裁办的

      昨夜星辰昨夜风小说简介:扔下这句话秦子非挂了电话,叶清歌气得够呛,秦子非这样喜怒难测让她完全不好伺候,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她忍气吞声的去了公司。

     
    推开总裁办的门秦子非正靠在椅子上打电话,看见她手上缠着纱布一瘸一拐的进来愣了一下。“真的受伤了还是故意缠上纱布来敷衍我的?”
    第11章 出了口恶气
    叶清歌一瘸一拐的出了医院,走到医院不远处看见一个乞丐蹲在地上要钱,她随手把慕站北的金卡扔给了乞丐。
     
    乞丐握住金卡有些不敢相信的看着她,叶清歌走了两步又回头告诉乞丐,“没有密码,无限额,你想取多少取多少!”
     
    看着乞丐拿起金卡去了附件的取款机,叶清歌吐出一口气,刚刚憋在心口的恶气总算消散了一些。
     
    姓慕的,你不是有钱要装大爷吗?我让你装!
     
    她心里畅快的拦住一辆车回了家。因为出了车祸腿上手上都受了伤,次日叶清歌没有去上班,打电话请了假,秦子非接电话时候语气尖酸刻薄:“我说叶清歌,是不是我昨天放你早点回家你就开始作了?想偷懒?”
     
    “不是这样的,秦总,我的手和腿真的受伤了。”
     
    “我听你声音不像是有事情的啊?只要不是爬不起来,你就马上给我来上班,爬也要爬到公司!”
     
    扔下这句话秦子非挂了电话,叶清歌气得够呛,秦子非这样喜怒难测让她完全不好伺候,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她忍气吞声的去了公司。
     
    推开总裁办的门秦子非正靠在椅子上打电话,看见她手上缠着纱布一瘸一拐的进来愣了一下。“真的受伤了还是故意缠上纱布来敷衍我的?”
     
    “真受伤了!”
     
    “过来让我检查一下!”秦子非蛮横的命令,叶清歌低头垂目走到他面前,不等叶清歌伸出手秦子非一把抓住她的手拆开纱布,看见里面的伤痕他这才相信了。
     
    “你是怎么回事?怎么一回国就冒冒失失的?之前是酒会和人发生争执,现在又把自己弄伤了?”
     
    “我也不想的。”叶清歌低着头回答。
     
    她和秦子非靠得太近,他能闻见她身上好闻的体香,秦子非突然来了兴致,这个唐煜城塞给他的助理他一直不喜欢,从来也没有正眼看过,今天这样面对面的突然发现有些不太一样。
     
    她的手指修长洁白,这样低头垂目的站在他面前,他能够清晰的看见她露出的修长的脖子,那脖子光洁白嫩,看起来让他心里痒痒的。
     
    他是中邪了么?怎么会对这样一个古板呆滞的女人产生兴趣?
     
    突然记起从来到他身旁那一天起,叶清歌就没有正眼看过他,每次都是低头垂目恭恭敬敬的样子,他一直最厌烦的就是这样按部就班的人,可是今天突然发现不太对。
     
    他秦子非长得可是玉树临风,多少女人看见他前仆后继的往上靠,这个女人年纪轻轻的为什么对他没有那种花痴表现?
     
    这个想法让秦子非心里突然不爽,恶声恶气的命令叶清歌:“把头抬起来!”
     
    叶清歌低着头,慢声细语的:“秦总,您有事情请吩咐!”
     
    竟然不听他的指挥秦子非心里火气,一把握住叶清歌的下巴强迫她抬起头来。
     
    叶清歌负痛随着他的手下用力抬头看向他,秦子非接触到的是一双水灵灵的美到极致的眸子。
     
    他嘴里的恶毒话一下子憋了回去,伴随而来的是惊喜,这个女人的眼睛好美!
     
    秦子非随意惯了也不管三七二十一,一把扯下叶清歌脸上的眼镜,这下看得更真切了。
     
    五官精致绝伦,皮肤吹弹即破,特别是一双美目,简直没得让人炫目。
     
    秦子非低声咒骂一声:“好你个唐煜城,我和你没有完!”
     
    叶清歌不明白秦子非发什么疯,好好的骂起唐煜城来了,她的下巴被他握得生疼,忍住气:“秦总,您能不能放开我?”
     
    “放开?好啊,没有问题,不过你得答应我一个要求!”
     
    “什么要求?”
     
    “让我亲一口再说!”秦子非说着低头亲了下来。
     
    第12章 舅舅生病
    没有想到他竟然这样放肆,说亲就亲下来,叶清歌都没有考虑扬手一个耳光抽了过去。
     
    秦子非做梦也没有想到平时文文弱弱的叶清歌竟然敢动手,完全没有丝毫闪避,一记耳光挨得实实在在的。
     
    秦子非活到现在还从来没有人敢动手打他,一下子放开叶清歌,声音带了狠戾,“你不想干了?”
     
    叶清歌自然是知道秦子非的,堂堂秦家最疼爱的三少爷,被女人扇耳光只怕从来没有过,这下是捅娄子了。
     
    惹了这个二世祖可不是好玩的,秦子非肯定不会放过她,既然结果已经最坏,她也不装了,“姓秦的,我忍你很久了!不干就不干,此处不留人自有留人处,我不干了!”
     
    忍下这句话她打开包把秦子非配给她的手机车钥匙一股脑的掏出来扔在桌上转身就走,看她一瘸一拐的出门,秦子非摸着火辣辣的脸,脸上带了一丝玩味的笑:“叶清歌,既然招惹上小爷,就没有这么容易放过你,你等着!”
     
    叶清歌出了秦氏大厦,刚准备去公交站台,手机响了,她接通是邻居打来的:“清歌,你舅舅晕倒被送医院了,你赶快到医院来!”
     
    叶清歌一惊,拦住一辆出租车就赶往医院,到达医院舅舅在急救室抢救,邻居站在门口等候。
     
    叶清歌上前急切的问:“情况怎么样了?”
     
    “不知道,医生在抢救,情况好像不是太好。”
     
    “这可怎么办才好!”叶清歌急得像是热锅上的蚂蚁,在急救室等了好一会,门打开了,医生走了出来,“谁是病人家属?”
     
    “我是。”叶清歌赶紧上前。
    5b134445a9c4c368.jpg!600x600.jpg

    =

    “差吗?我觉得挺好啊?比我之前逢场作戏的那些女人不知道漂亮了多少倍,比慕总你那书记千金也漂亮了不是一星半点儿吧?”秦子非脸上笑嘻嘻的,却在无形中损了一把慕站北。
     
    “呵呵!”慕站北冷笑一声,“就怕是金玉其外败絮其中。”
     
    这话让秦子非脸色变了,他和慕站北无冤无仇,他这样凑过来奚落是什么道理,手上疼得厉害,他无心和慕站北打嘴仗,“我先走了,小野猫把我咬成这样,我得去医院包扎一下,防止感染!”
     
    目送秦子非的车远去,慕站北一拳砸在方向盘上,水性杨花的女人,这么快就勾搭上了秦子非,真是不要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