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叶依心《墓墓无闻》在线阅读全文

评分:10分
  • 类型:言情小说
  • 热点:
  • 看全文→
  • 编辑:空空道长
  • 评语: 墓墓无闻小说简介:“孙哥?一年不见,你好象又老了。”叶依心眯了眯眼睛,就知道他没死。看他来者不善的模样,不会是算账吧。知道今天躲不过,索性就大大方方

      墓墓无闻小说简介:“孙哥?一年不见,你好象又老了。”叶依心眯了眯眼睛,就知道他没死。看他来者不善的模样,不会是算账吧。知道今天躲不过,索性就大大方方应道。

     

    “哈哈,叶依心还是和以前一样爱开玩笑。”孙作奇看到她,眼睛微亮,对于她的不礼貌丝毫不以为然。

     

    再次见到她,她还一如丛前。说话的时候,眼角会微微弯起,形成月牙的形状。眼中透着清亮,好象所有黑暗在她的面前,都将无所遁形。

    第一章 再见面

    只差没有漫天飞雪的冬天,冻得让人不想出门。一个呼吸一口白气,叶依心双手插在口袋慢慢前行。来这里已经一年了,从春天到冬天,说长不长说短不短。说长转眼就过,说短,却也让她感受到了花开花落。

     

    “叶小姐,别来无恙?”略带吵哑的声音从侧方响起,那语气好似见个好友般,完全感觉不到恶意。但叶依心却在第一时间做好了防备动作,警惕的侧头看着对方。

     

    那是个30岁左右的男人。肤色带着从事这一行人,特有的苍白。一头乱发有点天生卷,鼻梁高挺,浅薄的唇线,微微抿起。

     

    黑色的风衣,腰带随风轻轻飞扬着。同色系的铅笔裤,勾勒出他修长的腿部线条。他不动时,就仿佛是一副画卷。

     

    “孙哥?一年不见,你好象又老了。”叶依心眯了眯眼睛,就知道他没死。看他来者不善的模样,不会是算账吧。知道今天躲不过,索性就大大方方应道。

     

    “哈哈,叶依心还是和以前一样爱开玩笑。”孙作奇看到她,眼睛微亮,对于她的不礼貌丝毫不以为然。

     

    再次见到她,她还一如丛前。说话的时候,眼角会微微弯起,形成月牙的形状。眼中透着清亮,好象所有黑暗在她的面前,都将无所遁形。

     

    她今天穿了一件亚麻色的针织衫,同色系的小脚九分裤,下面是一双匡威高邦布鞋。整个人显得清新又淡雅。

     

    “孙哥故意来找我,应该不是来交流感情的吧。”叶依心在故意二字上加重音量。在外人看来,两个外貌出众的人,好象在话着家常。但其中的波涛汹涌,只有她们自己知道。

     

    孙作奇可是行业里的老人,她还活动的时候,和他也合作过几次。那次的事,是她不太厚道。不过那时,她也管不了那么多了。现在她早就退出了,他都还能找来,那就绝不是叙旧那么简单。

     

    “我的确是无事不登三宝殿,叶依心你既然不在这道上走了,那东西就交出来吧。”刚还满脸笑容的孙作奇,在把话挑明的同时,脸色也变得有些严肃。

     

    “什么东西?我可没欠你什么东西!”

     

    “叶依心,你不用装蒜。我知道东西在你手里。”

     

    “我可不知道什么东西。”

     

    话音刚落,叶依心就猛然展身率先攻了上去。现在不是她娇情的时候,不能因为对方是行业里的老人,就放松警惕。有时候,老人可比年经人危险很多。毕竟,姜还是老的辣。

     

    孙作奇显然没有料到她会突然发难,应付得有些仓促,身子连连后退。叶依心心里暗暗一惊,她在他不设防的出时猛然出手,竟然只逼退了他几步,孙哥的功夫,比她想象中的更加恐怖。

     

    叶依心太久没有与人动手,几乎找不到感觉,转眼间就被对方掌握先机,让她只能本能的躲闪出手。刚刚她的突然发难显然是惹怒了孙哥,他的出手凌厉异常,完全没有顾及到她只是一个女人。

     

    孙哥显然也是看出这一点,直接一个跃起,手垂直砸在叶依心的肩膀上。叶依心顾不上疼痛,双手一勾便顺着他的手一跃,双脚直接攻往他露空的肚子。吃了叶依心一脚,连连退了几步,叶依心也借机脱离了他的攻击范围。

     

    “哎!叶依心!你别装傻!我这是为你好!那东西你留着也没用,拿在手里也是祸害,还不如交给我,我可以保证以后没有任何一个人找你麻烦!”孙作奇一边应付着她的发难,一边向她叫道。

     

    他说此话的时候,神色闪过一丝严谨。他不希望她卷进那些事,那些毫无根据,却有确实存在的事。

     

    “我说了没有什么东西在我手里!你都找到我了,一定也去我家里找过了,有东西还能瞒住您老的火眼金睛?”

     

    叶依心一边应着一边暗骂他身材太过结实,完全跟他的长相不成正比。也不敢和他硬碰硬。女人在力量方面本来就处于弱势,尤其对方还是练的实打实的硬气功夫。她只能利用巧攻才让自己没有那么快败下阵来。打了半刻钟还没有分出胜负,倒让她看出,他无意伤她。

     

    得到这个结论后,叶依心不管不顾,干脆利落的把背面露空,直直向对方攻击而去。挡住她的攻击,他猛然跃起直取叶依心露空的背后。却见她完全没有防御,就连闪躲的动作也不曾有。想到自己的目的,他只能强制自己收手,在离她后背不到一公分的地方,强行扭转身子落到了她的身侧。

     

    他刚刚一落地,叶依心出手如电的直接用手抵住了他的喉咙。孙哥眼神猛的一凝,虽然不甘心,但也只能承认,这一次,是他输了。一举得胜,她却没有丝毫的喜悦。她心里清楚,她只不过是利用了,他不会伤她这个点,才让他处于下风。刚刚如果他不收手,那么她这条命,也就送在他的手里。

     

    “孙哥,得罪了!”紧紧盯着孙作奇的眼睛,虽然赢得不太光彩,但总归是赢了。

     

    孙哥完全不掩视他不甘的眼神,她太过狡猾了,就是看中了他的弱点。不过他却不得不佩服她的勇气,她是在赌,明明知道她打不过他,所以她在赌,赌他不会伤她。如果她估计错误,那么付出的代价,就是性命。但这一次,显然她赌赢了。

     

    “我知道有东西在你手里,你把那东西留在手里,会害了你的!罢了罢了!走吧,你走吧。”孙哥的声音有些欲言又止,但叶依心却没心思管这些,而是警惕的看着他,慢慢的收回自己的手。看到他微眯着眼睛,没有丝毫动静。她才慢慢转身,快速的向门口走去。

     

    一出门口,叶依心就赶紧把手甩了甩。痛……刚刚被他挨到的地方,无一不是酸痛异常。刚刚鼓足一口气,还没有多大的感觉,现在一放松下来,她感觉自己全身都要散架了。尤其是肩膀那里,可能骨头裂开也不一定。

     

    忍着疼奔到附近小诊所,一下子摊在诊所病床上起不来。医生看到她这模样,赶紧给她检查。得,真的骨裂了,伤筋动骨一百天,看到医生不善的眼神,她所有到嘴里的话,都重新吞咽了回去。

     

    “你一个姑娘家,这是跟谁打架了?”知道只是骨裂了,医生才放下心,来打听八卦。

     

    自从一年前,她跌撞着进入他的小诊所。他本着医者之德救了命悬一线的她,她便在这附近安了家。两人由此熟识,也算得上是朋友。

     

    “你也说我一个姑娘家,怎么可能跟人打架,摔着了。”叶依心白了他一眼,有些悻悻的说道。

     

    “哟,摔得可以啊,摔得跟被揍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听到此话的叶依心呲了呲嘴,决定不和这个庸医计较。

     

    把挂在脖子上的项链取下来,那是一个小型的机关锁。机关锁上面密密麻麻的刻满了字,是一种不认识的字体。紧紧的握住这小小的机关锁,那绝望的呼喊好象近在耳边。这一年来,她一闭上眼睛,出现的就是那双绝望带着解脱的双眼。

     

    不要回去!永远不要回去!这是他最后的遗言。他拼尽最后一分力气,让她活着出来。可是他却没有考虑,她是不是愿意。如果他现在站在她的面前,她一定毫不犹豫的狠狠甩他一巴掌,打掉他的自以为是。

     

    “不要哭了,等下把脸上的药都洗掉了。”医生别扭的转过头,有些不适应收起爪子的叶依心。

     

    自从一年前他救了她,她便有喜有怒,唯独没有悲。后来不知道怎么回事,又突然变得沉默起来,沉默得让他心很痛。现在看到她这副模样,让他感到一阵心疼。

     

    “你不说话没人把你当哑巴!”一把擦掉脸上的泪水,叶依心有些忿忿不平道。

     

    “人的嘴部有二个功能,一,是用来吃,二,是用来说,你这是剥夺我作为人的正常权利!”

     

    “这是作为人的权利,不是鹦鹉的。”把那机关锁挂在脖子上,套上鞋子就往外走。她大意了,孙作奇能找到她,那就代表别人也能找到她。她得赶快离开这里,不能连累这个明明是医学世家二公子,却硬要挂黑牌在这里专攻妇科病症的人。

     

    “喂!你这属于人身攻击。还有,你身上还有伤,不宜多动!”许少芍看着叶依心一系列的动作,赶紧开口叫道。可惜叶依心挥挥手,人已经走远,显然没有打算听他的话。

     

    直到叶依心脱离了视线,他才拿出手机。熟稔的输入几个数字,末等对方说话,便先开口:

     

    “怎么下这么重的手,骨头都裂了。”

     

    对面沉默半晌,一个沙哑的声音才从话筒里传来:“她没事吧?”

     

    “瞧她还能赶着去逃命,应该没事。”

     

    “嗯。”对方嗯了一声,就直挂了电话。

     

    医生挑挑眉,并不气恼,眉间反而有隐隐的担心。

     

    叶依心一出诊所就往汽车站里赶。汽车站里人鱼混杂,她还有可能离开这座城市。那个地方,她永远都不要再回去。那里不禁埋葬了她的爱,也埋葬了她二十几名伙伴。她们二十几人进去,就只有她一人踏出那里。每当午夜梦回,她都会被恶梦惊醒。

     

    叶依心刚过一个转角,一道劲风就从她的面前划过。她立即就势退后一步,避开那拳风。叶依心刚刚和别人交过手,现在再和人交手,从一开绐就感觉到有些吃力。他的拳头快而威猛,好多次她躲闪不及被拳头打中,痛得她眉头直皱。

     

    对方显然也没有料到她这么容易对付,竟然愣了愣神。趁着他愣神的空档,叶依心从他横着的手臂穿过,直接用手砸到他的腰间。身上的软处受到重力的攻击,墨子棋连连后退几步,才稳住身形。

     

    叶依心站在对面,双手扣在身后,握了又松,松了又握。刚刚连出几招打在他的身上,他都好象没有感觉般,现在总算也看到他露出了冷着脸以外的表情。这样硬拼下去,吃亏的一定会是自己,就算是打到了他的身上,受伤的也有可能是她的手。

     

    叶依心突然猛的直直冲了过去,墨子棋心里一惊,立刻凝力一拳对着她打了出去。她眼睁睁的看着他的拳头向她迎面而来,没有一点退缩的直迎上去,直到距离拳头不过一公分,她都感觉到了他拳头带来的冲劲,才猛然矮身避开拳头,一掌劈在了他的心脏位置。

     

    第二章 被抓

    肋骨受到冲击,墨子棋紧退了好几步。他好象听到了自己肋骨断裂的声音。刚刚她露的那几手,让他有些轻视她,没有想到,她倒是用事实给他上了生动的一课。

     

    墨子棋那里不好受,叶依心这里也伤得不轻。刚刚她的肩膀就已经受伤,现在这样强力出击,她觉得她的右手,可能会随时废掉。她深刻明白她和他的差距,她依靠的是速度,而他依靠的是力量。她一向认为最好的防御就是攻击。这也注定了她的防御力非常弱。如果再让他打上一拳,她已经可以预想到,她的后果了。

     

    “叶小姐,我没有别的意思,只是想让你跟我走一趟。”墨子棋稳了稳身子,开口沉稳的说道。

     

    “你们便是这样请人的吗?不好意思,我没心情!”一边说话,一边往他冲了过去。她只能靠速度取胜,在力量方面,她根本不是他的对手。

     

    墨子棋紧紧的盯着她的动作,她速度很快,但她应该是受了伤,和正常状态不可同日而语。猛的侧身错开她的来势,反手一握便扣住她的手腕。叶依心大惊,她的手犹如被铁钳夹住般,瞬间便丧失了力气。

     

    叶依心还没有感觉到多少痛意,人就已经被甩了出去。摔在地上感觉到全身被什么碾压过一样,心里暗暗咒骂,真不懂得怜香惜玉。有东西自胃里翻涌上来,鲜血的味道让她瞬间清醒不少。

     

    叶依心慢慢的爬了起来,没有出手,却苦笑道:“看来,你是非要带我走了!”

     

    叶依心再次向墨子棋冲了过去,却在将到他面前时,猛然改变方向,向下突袭攻击他的下盘。墨子棋赶紧往后退去,避开她的攻击,然后伸手就往地上抓去。一个翻身躲过他的攻击,用手拍向地面,叶依心就重新站了起来,没有丝毫停歇的向上跃去,然后一个手刀直接砸向了他的肩膀。

     

    墨子棋立刻压低身子,用另一只手直接去接她的攻击。叶依心刚刚才吃了被他锁住的苦,怎么可能还让他锁身,立刻身子一转,就往他身侧落去。刚刚站稳身子,他的攻击就立即跟了上来。被打得节节败退,叶依心显得异常狼狈。

     

    后面是粉白色的墙壁,已经退无可退。叶依心脚尖一转,便改变了她的方向,然后快速的绕到他的后方。迅速出掌袭击他来不及防的身后,却见他猛然向后出拳,直接打到她的手掌上。顿时叶依心额头冷汗直冒,双手好象灌了铅般十分的沉重。

     

    急退了几步,脱离他的攻击范围。连连出招没有伤到他分毫,心里着实郁闷却不能泄气。这样硬拼她完全占不到优势,速度也因她的伤势有所限制,根本对他造不成什么伤害。咬了咬牙,叶依心一脸狠绝的冲向前。

     

    从他左侧着手,看到他拳风一来,赶紧向外侧身,一把抓住她的手臂,在他要挥开她的同时,她赶紧松手换抓住他的衣服。看到他拳头过来,赶紧灵机一动滑到他的身后,一把抓住他的头发。在他吃疼的同时,对着他的脖子就一个手刀过去。

     

    手刀刚刚落下身子就被一股大力冲击开来,让她一直连退了几米远,才稳住身形。这种杀敌八百,自损一千的招,虽然划不来,但有时候,却也只能兵行险招。

     

    墨子棋抚了抚后脖,眉目生凌的看着叶依心。刚刚是他大意了,不过下一次,可没有这么好的机会。全身都升腾起一种热血沸腾的感觉,他现在脑子里只有一件事,就是打败眼前这个女人。

     

    叶依心晃了晃已经麻木的手臂,现在她都已经感觉不到多大的痛意了。咽下刚刚翻涌上来的鲜血,看来她的内脏可能也伤得不轻。看来孙哥说得没错,那东西留着就是一个祸害。可惜,那东西是他唯一的遗物,她拼死也不会让人夺了去。

     

    用最快的速度向他冲了过去,这一次,不成功便成仁。墨子棋看着她找死一般的直接向他冲来,他毫不客气的凝气出拳。不躲不避真接迎向他的拳头,微微一闪身,她便和他靠得极近,近得可以看到,他睫毛到底有多深。

     

    还没来得及细数他的睫毛有多少,她的身子便呈抛物线向后倒去。同时向后倒去的,还有墨子棋。墨子棋惊讶的看着此刻镇定非常的叶依心,双脚被她的脚勾起,她因自己的拳头向后倒去,他的脚随着她的动作也向她的方向而去,让他一瞬间就失了平衡。

     

    墨子棋一手撑地,一个旋转便重新站立起来,然后猛的向前赴去。叶依心刚刚落地,就猛的吐出一口鲜血。才缓过神,便看到墨子棋放大版的脸,然后嘴里就不知道被塞进一颗什么东西。

     

    叶依心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发现自己身在一处封闭的空间。身上的伤也被处理过,衣服也被换掉。疑惑的看着身上衣服,迷彩?难道她到了军方?不待她想出一个所以然,砰的一声,前面门开了。

     

    “叶依心,又见面了!”孙作奇一脸不甘愿的被人推着进来,却在看到叶依心那一刻,立马眉开眼笑,好象看到了亲妈。

     

    相比起上一次见面时的病态美,孙作奇这次出现在她的面前,硬朗了许多。下巴上也长出了寸许长的胡子,生生把一张花美男的脸,变成了大叔型。

     

    “孙哥!你怎么进来了?阴沟里翻了船?”叶依心故作惊诧的说道,很有幸灾乐祸的意味。真是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看到孙作奇,她心里一下子平衡很多。

     

    看到叶依心那副小得意的表情,在她不注意的时候,孙作奇露出一个宠溺的笑容。等到她看过来,他却早已经恢复正常。

     

    “呸呸呸!你才阴沟里翻了船!叫你把东西给我!你丫的死倔,现在好了,我们要吃公粮了!”孙作奇听到她的话,一脸的忿忿不平。

     

    “到底怎么回事?孙哥,你说清楚!”叶依心糊涂了,越听越不明白。这些个事情,到底怎么扯上关系的?

     

    “事情嘛,要从前几天说起。这话,说来就长喽!”摸了摸寸许长的胡子,孙作奇一脸仙风道骨的说道。

     

    “那就长话短说!”叶依心不耐烦的打断他。孙作奇这个人,两极分化得极为历害。在墓里的时候,惜字如金,但在生活中,却又啰嗦得很。

     

    “其实就是几天前,几个爷找我,要你那东西,我便来找你了。民不与官斗,尤其是我们这种良民,你说是吧!”

     

    “说重点!而且,你凭什么肯定我有那东西?”

     

    “重点还用我说吗?我来找你了,东西没拿到,军爷改变主意,决定他们那什子计划,让我们参加。我们也算我们那一行的顶级人物,一些他们不懂的东西,我们自然有门道,估计他们也是看中了这一点,东西要了,人,征收了!哎,这就是做名人的难处,行行都一样啊!”

     

    “其实他们就是利用你找到我吧!你还没说怎么肯定我有那东西。”叶依心危险的眯起双眼。她在这一年里,隐姓瞒名,连区都没有出过,想找到她,难上加难。但孙哥不一样,当年他在她身上下过追魂蛊,想找到她易如反掌。

     

    “哈哈!你怎么能这么说?别忘了,那地方可是我带你们进去的,而且,你还丢下了我。”孙作奇一脸嬉皮笑脸的说着,说到最后,眼神一黯,似是想到不好的东西。

     

    叶依心心里清楚得很,他说的都是实话。对于她当初丢下他,她脸上闪过一丝不自然,但飞快恢复平静。

     

    “叶依心,你知道这是哪吗?”孙作奇实然抬眸,直视叶依心。

     

    “这话该我问你吧,我又没有和他们打过交道。”叶依心闭目休息,保持好自己的良好状态。对于未知数,保持好自己的状态这是最好的做法。

     

    她们这一行最忌晦就是与官斗。他们找到孙作奇找她,孙作奇这种老油条一定不想掺和军方的混水,想独善其外。但又心里过意不去,所以提前来警告,这也算是仁之义尽了。只是他竟然也被弄进来了。估计军方是不想让这消息外露,所以知道的人都跑不了。

     

    砰的一声,门又开了。叶依心微微张开眼睛,就看到一个身着迷彩服的人走了进来。得了,来正主了,看来迷底很快就要揭晓了。

     

    “叶依心小姐,孙作奇先生,首先很抱歉这样请你们来作客,我是肖国军。”

     

    叶依心抿了抿嘴没有答话,来都来了,说这些只让人觉得虚伪。这次他们找她的目的,她也心知肚明。只不过他们怎么知道那东西在她的手里?这件事按理来说,应该除了她,没有任何一个人知道的。当然,孙作奇除外。

     

    “知道抱歉就送我们回去吧,我们不介意。”孙作奇撇了撇嘴,用这种不正当的方式请他过来,他心里早就怒气横生,只是不敢发出来。

     

    “呵呵,其实这次请你们来,是想请你们帮个忙。”

     

    “有话直说,来都来了,别浪费时间。”

     

    “叶小姐果然爽快,我要你们带路去一趟这里。”肖国军拿出一根项链,正是叶依心的那一个机关锁。

    ada0a2eba6ae0670!600x600.jpg

    “昨天那事,她闹的。”孙作奇继续在叶依心耳边轻声说道,眼角余光还扫视着那妇人,防着她突然动作。

     

    “起开!”叶依心被孙作奇的呼吸弄得耳朵直痒痒,赶紧一把推开他。然后走上前去,站在了妇人对面。妇人只是笑着,用那牙齿恶心着她。

     

    “大婶,我们是路过的,昨天几个小子不小心冒犯到您,还请您大人不见小人过,我们今天就走,绝不会再打扰您。这是我的一点小意思,就当是为我那几个不懂事的给您道个歉,您看这事就这样过了成吗?”

     1/2    1 2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