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热小说宁棋《甜蜜99天:高冷帝少轻轻亲》全文在线阅读

评分:10分
  • 类型:言情小说
  • 热点:
  • 看全文→
  • 编辑:空空道长
  • 评语:甜蜜99天:高冷帝少轻轻亲 小说简介:她摸着她的肚子:“没有错,我知道宁棋也是这里的老师。” 我的眼睛不由自主地往她肚子上瞟,这么大的肚子,估计有六七个月

    甜蜜99天:高冷帝少轻轻亲 小说简介:她摸着她的肚子:“没有错,我知道宁棋也是这里的老师。”

     

    我的眼睛不由自主地往她肚子上瞟,这么大的肚子,估计有六七个月大了吧,我想起七个月前,正好是我跟宁棋订婚的时候,他柔情蜜意地拉着我的手,在我爸妈面前许下承诺,要一辈子对我好。

     

    001 小三找上门

    小三挺着肚子找上来的时候,我才知道未婚夫出轨了。

     

    我是大学讲师,教广告文案写作,那天在给学生上课,因为是三节课连着上,课间休息我就在教室里给学生放可口可乐的经典广告。

     

    有个孕妇走进教室。

     

    我的学生都好奇地看着她。

     

    她朝我走过来,笑着问我:“是丁时宜吗?”

     

    我点头,在脑袋里回忆,似乎不认识她。

     

    她道:“我叫温路,你可以叫我小路。”

     

    态度非常温和,脸上的笑也叫人心生好感。

     

    她接下来的一句话却叫我完全懵住:“我怀了宁棋的孩子。”

     

    宁棋是我的未婚夫,跟我是同事,我们都是文学院的老师,我听见学生已经开始窃窃私语,因为他们都知道我跟宁棋已经订婚。

     

    我一时不知道用什么表情来面对,扯出一个笑:“你是不是认错人了?”

     

    她摸着她的肚子:“没有错,我知道宁棋也是这里的老师。”

     

    我的眼睛不由自主地往她肚子上瞟,这么大的肚子,估计有六七个月大了吧,我想起七个月前,正好是我跟宁棋订婚的时候,他柔情蜜意地拉着我的手,在我爸妈面前许下承诺,要一辈子对我好。

     

    我用力撑着讲桌,说不出话来。

     

    这个叫温路的女人,依旧是笑:“我知道你跟宁棋已经见过父母了,但是没办法,我想给宝宝一个家,你跟宁棋分手吧。”

     

    我皱眉,不知道为什么她能这样轻松地跟我提出要求。

     

    她还在继续道:“我和宁棋在一起两年了,本来我也不想插足你们,但意外怀上宝宝,我还是希望能给宝宝一个完整的家,我不想再拖下去,所以就来找你了。”

     

    我不由瞪大眼睛,我跟宁棋是在大四时恋爱的,因为都留在本校读研,又是同一个导师,也就顺理成章成了男女朋友。

     

    算起来,我跟他确立关系四年,而他跟这个叫温路的女孩子竟然牵扯了两年!

     

    偏偏我一点也不知情……

     

    “宁棋不愿意来面对你,但他也是同意的,他也想要这个宝宝。”温路道。

     

    我听着,模模糊糊地想,宁棋今天好像还有课,是给新闻专业的学生上现代文学,他现在应该就在隔壁教室,我转身就往外走:“我不信,我要去找他问清楚!”

     

    才走到门口,温路跑上来,拉我的衣服:“他没来上课,你找不到他的。”

     

    我没理她,还是往前走,事实上我脑子里乱糟糟的,只有一个念头,就是一定要找到宁棋。

     

    她跑到我前面,挡住我的路:“他已经递交了离职,以后不会再来学校。”

     

    我盯着她,一点也不相信她的话。

     

    她道:“以后宁棋会来我家公司帮忙,我们家只有我一个女儿,以后家业都是他的。”

     

    我咬牙:“如果我不放手呢?”

     

    她脸上的笑立刻没了,换成了哭脸:“那我家宝宝怎么办……”

     

    我直直望着她:“你是小三,你知道吗?”

     

    她忽然扑通一声跪在地上:“姐,你就成全我们吧!宁棋他怕你恨他,不敢跟你讲实话,可他对你已经没有感情了!你还年轻,还是个大学老师,很容易找对象的,你就放手吧!求你了!”

     

    我目瞪口呆,没想到她刚刚还笑嘻嘻的,转眼间就变了个人。

     

    她爬过来抓我的裤腿:“姐,我真的很爱宁棋,求求你把他让给我……”

     

    我想抽出脚,她却把我的小腿抱得更紧,而且还用肚子来蹭我的鞋子。

     

    这个动作让我愣了下。我下意识地按了按裤袋里的手机。

     

    她突然大喊:“啊……我肚子好痛……姐你为什么踢我,我知道你恨我,可孩子是无辜的啊!”

     

    我愕然,我根本就没有踢她!

     

    她抱着我的腿,眼泪啪啪地往下掉:“姐,你也太狠心了,为什么要害我的孩子……”

     

    我眼前一阵发黑,几乎站立不住。

     

    我终于明白了她的意图,她是想用这样的方式叫我跟宁棋分手。

     

    她之前的笑脸,刚刚那一跪,都不过是为了给现在这个剧情做铺垫。

     

    我努力撑着墙角才站稳,木然地望着她。

     

    如果可以,我也想给她跪下,让她不要在这里闹。

     

    我看到我的学生全部围了上来,看到隔壁班的学生也跑出来看热闹,都在指指点点。

     

    我捂着自己的胸口,好像不是愤怒,也不是难堪,就是很难受,像堵着个东西。

     

    她还在哭着喊:“好痛……我的肚子好痛……”

     

    我慢慢地往外抽脚,她忽然一下子抱得更紧。

     

    她侧倒在地上,一手拽着我的裤脚,一手抱着肚子,下身好像流血了。

     

    我错愕不已,赶忙蹲下去。

     

    无论我恨不恨她,无论她有多少算计,这种时候还是孩子要紧。

     

    有学生在喊:“快叫救护车!”

     

    温路拉着我的手:“姐,求你原谅我……”

     

    我打断她:“你别说话,深呼吸。”

     

    她摇头,一个劲地哭:“孩子是无辜的,姐,你为什么要打我的孩子,为什么要打我的孩子……好痛……”

     

    我不由皱眉:“我没有……”

     

    她突然扳下我的脑袋,凑在我耳边,用只有我们两人听得见的声音道:“你要是不跟宁棋分手,我会让你更难看。”

     

    我惊愕了一瞬,用力把她推开。

     

    她立刻就嚎啕大哭:“痛……姐,你踢了我不算,还推我……你真的一点也不顾及孩子吗?呜呜……我的孩子保不住了……”

     

    我冷冷盯着她。

     

    她身下的血还在淌,可我已经不相信她了,只觉得她在做戏。

     

    我甚至怀疑,她是不是真的怀了孩子。

     

    温路哭得梨花带雨,沾了血的那只手来拉我的裤脚:“姐,你好狠的心啊。”

     

    我刚要说话,有个人冲过来,一把推开我。

     

    来的是宁棋。

     

    他蹲下去抱住温路,抬头恶狠狠地瞪着我:“丁时宜,我没想到你是这么恶毒的女人!”

     

    002 叶向远

    我冷冷瞧着他们。

     

    这两人,真是一对绝配。

     

    一个会演戏,一个出轨。

     

    我双手握成拳头,强迫自己冷静下来。

     

    这时候不适合揭穿温路,她一定早有防备。

     

    刚刚她就已经倒打我一耙,污蔑我想害她的孩子。

     

    至于宁棋,他或许早跟温路约好了一起做戏。

     

    再说现在所有人都看着,如果吵起来,只怕更难看。

     

    温路见到宁棋,就像见到了救星,靠在他怀里哭诉:“棋哥哥,我们的宝宝要没了……我肚子好痛……宝宝怎么办……快救救我……”

     

    宁棋紧紧搂着她,握住她的手:“已经叫救护车了,你忍一忍……别怕,我在这里。”

     

    这两人,在我面前肆无忌惮地抱在一起,也不怕遭报应。

     

    我不想再跟他们扯东扯西,转身要离开。

     

    哪知道温路压一把扯住我的裤脚:“姐,求求你,放了宁棋吧……看在这个孩子的份上……孩子已经被你踢了一脚,还不知道保不保得住……”

     

    我气得浑身发抖:“我根本就没踢你的肚子!你的孩子是无辜的,那我呢!我跟宁棋已经订婚了!”

     

    周围的学生越来越多,我不想再在这里被看热闹,于是不再理她,打算回教室。

     

    谁知道温路突然从我身后扑上来:“姐,你别生气!我不是那个意思……”

     

    她一边叫囔着,一边用力撞我的腰。

     

    我猝不及防,脑袋磕在墙上。

     

    意识渐渐模糊,只感觉到自己在往地上倒去。

     

    似乎是有人奔过来扶住了我。

     

    之后的事我的就不知道了。

     

    ……

     

    我醒来时,脑袋还有点疼,隐约听到有人在讲话,我模糊地睁开眼,发现自己正躺在一辆车的后座上。

     

    车里并没有其他人,而驾驶座的门开着。

     

    声音是从外面传来的。

     

    我抬眼望过去,便见一个身形挺拔的男人站在车门口。

     

    这人我认得,他是我们学校建筑系的客座教授叶向远。

     

    叶向远是这学期才来的,听说上课第一天,他的照片就在学校论坛上传了个遍。

     

    实在是他太帅了。

     

    此时此刻,从我的角度,只看得他的侧脸。

     

    他正皱着眉头,脸上没有一丝表情,可硬朗的线条和高挺的鼻梁,依然可以看出他的英俊逼人。

     

    我和他没说过话,不过每周二上午的课,我们的教室是挨在一起的,所以偶然碰见,也会点头示意。

     

    奇怪的是,他怎么会在这里。

     

    今天并不是周二,他应该没课才对。

     

    被温路撞晕之后发生了什么,我并不清楚,难道我现在是在他的车里吗?

     

    我看到他对面站着一排穿军装的男人,一个个身强体壮。

     

    为首的是个高大的青年,正挺直腰板,毕恭毕敬道:“团长,咱们整个团的兄弟都在等着你回归……”

     

    他还没说完,便被叶向远打断:“好好训练,别再来找我。”

     

    青年道:“可上面……”

     

    叶向远淡淡道:“与我无关。”

     

    说完他便转身上了车,不再理会他们。

     

    我有些慌乱,正在犹豫要不要继续装晕,他已经坐进来,我来不及闭上眼睛,恰好在后视镜里,和他的目光撞个正着。

     

    他很快便转开了视线,就像没看到我一般,系上安全带,然后启动车子。

     

    全程都是漠不关心的模样。

     

    我觉得有点尴尬,轻咳一声,打破沉默道:“是你帮了我吗?”

     

    叶向远嗯一声,又不说话了。

     

    我猜测他心情不太好,一时也不知道说什么。

     

    他道:“现在送你去医院。”

     

    声音醇厚而低沉,透着磁性。

     

    我是一个声控,最喜欢去在网上听一些配音,真没想到,叶向远不止长得好看,连声音都这么好听。

     

    我不免感慨,向他道谢:“麻烦你了。”

     

    看来我并没有昏迷太久,我摸着还有些发疼的额头,见叶向远没有搭话的意思,重新闭上眼睛。

     

    之后我们便再没有交流。

     

    车子抵达医院,刚下车,便有一个年轻人跑上来:“二少,都安排好了。”

     

    叶向远点头,转向我:“他会带你去做检查。”

     

    他竟然安排得这样周到,我意外极了,连忙再次道谢。

     

    年轻人笑道:“请跟我来。”

     

    我跟着他往里面走,回头看了眼,叶向远已经开着车走了。

     

    年轻人的性格似乎很阳光,脸上的笑就没停过,他主动介绍自己:“我叫叶闻,大家都喊我小闻。”

     

    我忙道:“我姓丁,年纪肯定比你大,你叫我丁姐吧。”

     

    他从善如流,道:“丁姐,我们现在去拍片子,二少已经跟医院这边打过招呼了。”

     

    从之前的那些军人,我就猜到叶向远的身份不简单,但一句话就能让医院为他办事,还是军区医院,这可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

     

    而我身边的叶闻,看着开朗,却并不多话,像是我在电视里看到的那种豪门世家的下人,特别训练有素。

     

    我心里多少有数了,却并没有表露出来。

    84d82447b54bd9d6!600x600.jpg

    我一直觉得自己跟其他女人并没有什么不同,有自己的想法和坚持,但大多数时候还是很随波逐流的。

     

    在感情上,我也付出了很多。

     

    我甚至愿意一再退让,在宁棋出轨后,我的第一反应是和好,而不是玉石俱焚。

     

    只是没想到,无论我怎么做,他都觉得厌恶。

     

    可能我确实不得他喜爱吧。

     

    被相处四年的前男友如此贬低,甚至是贬到了尘埃,说不受伤是假的。

     

    在家里足足休养了三天,我才恢复平静。

     

    周二上午有课,我赶去学校,停车时正好看到叶向远。

     

    他很绅士地打开副驾驶的门,下来一个年轻的姑娘。

    《步步为营:教授老婆请入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