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子恒《应韵而笙》小说阅读

评分:10分
  • 类型:言情小说
  • 热点:
  • 看全文→
  • 编辑:空空道长
  • 评语:应韵而笙小说简介:此时我只觉得自己变成了哗众取宠的小丑,精心包装成礼物送到他面前,他竟然视若无睹。 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流,我哭着问他是不是不爱我了,他手忙脚乱的安慰

    应韵而笙小说简介:此时我只觉得自己变成了哗众取宠的小丑,精心包装成礼物送到他面前,他竟然视若无睹。

     

    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流,我哭着问他是不是不爱我了,他手忙脚乱的安慰我,说工作烦心,一回家就只想睡觉,还说手里没钱了,现在不想急着要孩子。

     

     001 爱是一场无期徒刑

    我发现自己老公出轨是在婚后一年,而出轨的对象更是让我万万没想到……

     

    认识陶子恒是基于一场有计划的相亲,适龄男女一拍即合。谈了一年订婚结婚就一起操办了。

     

    虽然仓促,但我们感情一直都很好,婚后他待我如初。除了一点让我心里忐忑,说起来连我自己都不敢相信。

     

    结婚到现在我们都还没同房过,去咨询婚龄一年的闺蜜,她大着肚子教我如何调教自己老公,还神秘兮兮的塞给我一个袋子,说买回来还没穿就发现怀孕了。

     

    晚上回到家,我打开看,竟然是一套情趣内衣,虽然有些不好意思,但为了老公,我还是穿了。

     

    他在外应酬,九点多钟才回来。卧室门被推开,老公醉醺醺的走进屋子,和衣躺倒在床上。

     

    我翻身凑了过去,将身体紧贴着他,老公侧头看了我一眼,神色微怔,旋即将我揽入怀中,本以为大功告成了,可没想到紧接着,耳边传来了他温柔的声音。

     

    他说自己很累了,想睡觉。

     

    语气虽说轻柔,但我还是听出了那若有若无的冷漠。

     

    此时我只觉得自己变成了哗众取宠的小丑,精心包装成礼物送到他面前,他竟然视若无睹。

     

    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流,我哭着问他是不是不爱我了,他手忙脚乱的安慰我,说工作烦心,一回家就只想睡觉,还说手里没钱了,现在不想急着要孩子。

     

    我当时真被这三言两语给哄住了,觉得老公为了养家付出了这么多,还担心自己这样是不是在无理取闹。

     

    那晚他紧紧抱着我,一夜无眠,直到天边泛起鱼肚白的时候,我才想明白了。夫妻俩应该多一些信任,过多的猜疑只能离间我们的感情。

     

    第二天一大早,我起床做早餐,老公又恢复了往昔的温柔,临出门前还在我额前轻轻一吻,我满心欢喜。

     

    正打理家务的时候,闺蜜打电话过来,原来是询问昨晚的战果,我支支吾吾解释了半天,闺蜜听了直说不对劲,要我谨慎点,最好去医院看看。

     

    我本不想再起波折,心说顺其自然就好,可皇上不急太监急,婆婆那边接连来过几通电话,通话内容无一不是催着让我们要孩子。

     

    我见老公每每接完电话脸色都不好,还亲自给婆婆去电解释说老公工作忙,让她别太心急,船到桥头自然直,孩子也是早晚的事。

     

    没想着上午刚挂了电话,下午婆婆就上了门,大包小包的拿着,说是要来住几日,面上没提孩子的事,但我跟老公两人都明白她老人家此行的目的。

     

    老公去上班,我正收拾屋子,婆婆端着炖好的乌鸡汤来给我喝,我心里一暖,觉得自己能摊上这么个体贴的婆婆也不容易。

     

    可汤还没喝两口,婆婆见老公不在,就开始给我苦口婆心了。

     

    她说,小韵啊,婆婆都这把年纪了,你公公他去的早,我就指望着这一个儿子呢,眼瞅着没几年活头了,能不能在入土前见我孙子,都很难说咯。

     

    婆婆抹着眼泪说道,我听着也心酸,知道老人家过的不容易,想有个指望,便答应婆婆,一定尽早给她抱孙子,婆婆当时还满是欣慰的夸我,说她家娶了个好儿媳。

     

    晚上睡觉时候,我凑在老公耳边,跟他说朋友给了我两张体检劵,明天刚好星期天,趁着有空,去检查检查,你整天操劳,我看着心疼,多的做不了,这些都是为人妻的本分。

     

    老公许是太累,没多说什么,点了点头揽着我睡着了。

     

    有了体检为借口,我带着老公去了男科。到了门口他似乎是察觉到了什么,冷着脸质问我。

     

    他说:“应韵你什么意思,就这么急不可耐。”

     

    那话虽说的含糊,但我听出了这其中的讽刺,多半还加上了那次穿情趣内衣的影响。

     

    周围投来异样的目光,我尴尬的急忙跟老公解释,他却听也不听,生气的转身离开了。

     

    我知道这件事我做的不对,心急吃不了热豆腐。

     

    回到家里,就见到婆婆一脸严肃的坐在客厅,我拖鞋还没换好,她就厉声叫我过去,还责怪我不守妇道,作为妻子不在自己身上找原因,竟然怀疑自己男人有问题,她一手养到大的亲儿子,身体怎么样,她知道,绝对不会出问题。

     

    我听闻心里虽憋着气,但也知道是自己有错在先,紧忙道歉安慰婆婆,说也是我太心急了,想让她老人家抱上孙子,去让医生给开几副生精养血的药。

     

    婆婆见我的话说的在理,也就没再追究,晚上吃过饭,我正在厨房洗碗,客厅里电视声音开得很大,但我还是听见婆婆小声跟老公在谈论什么。

     

    我猜是关于孩子的问题,听不真切,最后只听到一句老公说的话,他说韵韵不想那么早要孩子。

     

    当时我就愣怔了,这话早先是谁跟我说的?我不傻,也没有健忘症,那晚我穿着情趣撩拨陶子恒,他一点反应都没有,冷淡的让我心寒,最后用这句话安慰我的时候,我还抱着理解他的心态,不去追究。

     

    现在倒好,反咬我一口。我怎么也想不到这话是从陶子恒嘴里说出来的,因为在我印象里,他一直都是吃苦耐劳,老实本分的一个人,比我年长三岁,到底是心智也成熟,可是如今,我觉得自己一开始的怀疑,并不是没有道理。

     

    第二天陶子恒说要加班,早早就离开了家,临走前婆婆瞥了我一眼,许是觉得她儿子还在生我的气,我却没有作为妻子的自觉性,这是我的猜测,顺便为自己出门找了借口,说是去给陶子恒买东西。

     

    婆婆听闻这话,脸色这才舒展开来。

     

    也不让我做家务了,便催促我出门。陶子恒叫了辆出租车,朝着与自己单位相反的方向开去,我拦了车随后跟了上去,车子停在一个小区门口,我付钱下车,悄悄跟在他身后。

     

    陶子恒轻车熟路的摁了密码,打开门进了一号楼三单元,我紧忙跟上,赶在门关上之前进去。手忙脚乱中却撞上了正要从里面出来的人。

     

    002 相逢会有时

    “不好意思。”我连连致歉,抬眸看去。

     

    对方是个身材高大的男人,品貌不凡。一张脸古雕刻画般的精致,他低头定定的看着我,脸上神色更是一秒内千变万化,而后不由分说将我拥入怀中。

     

    “你有病啊,放开我。”我瞬间慌了神,觉得自己遇到了坏人。

     

    男人淡淡笑着,不但没松手反而抱的更紧,甚至低头凑在我耳边轻声问道:

     

    “你叫什么名字。”

     

    “变态。”

     

    我瞪了他一眼,小声嘟囔着,灵机一动,一脚踩了上去,趁他吃痛松手的空档,逃也似的跑开了。

     

    跟踪失败,我没能探出陶子恒来这里找谁,却被陌生男人给调戏了,憋了一肚子气,我买了几个糕点回家。

     

    婆婆为了让我们和解,晚餐做的很丰盛,但一直到菜都凉了,我们也没能等到陶子恒回来,婆婆赔着笑说:

     

    “兴许子恒加班晚了,我去热饭,咱们先吃。”然后就钻进了厨房。

     

    我听见婆婆在厨房给陶子恒打电话,但似乎一直都没人接听。

     

    吃完饭后,我没好气的钻进厨房收拾碗筷,脑海中不自觉的浮现着陶子恒跟其他女人交换的场景,虽然我证据不足,但他怪异的举动,不让人想歪了,都很难。

     

    他不是没兴趣吗,不是举不起来了吗,那对着其他女人就可以了,我越想越生气,手一抖盘子掉在了地上,碎片蹦上脚面,因为是夏天,我穿的凉拖,很快脚面上就血红一片。

     

    我咬着牙忍着泪,一瘸一拐的找到医药箱给自己包扎,陶子恒回来的时候,见我的第一句话是质问我今天有没有出去。

     

    心里酸酸的,我撒了谎。

     

    我说:“陶子恒,你没见我脚上有伤吗?”话说一半,言外之意就是我怎么可能出的去。

     

    陶子恒听闻这才注意到我脚上缠着纱布,蹲下身子查看了我的伤势,还叮嘱要我以后小心一点。

     

    我眼睛涩涩的,把脚抽了回来。

     

    而此时婆婆从厨房走了出来,手里端着我下午出去买的糕点。兴高采烈的说:“子恒啊,快来尝尝,这可是小韵专程给你买的。”

     

    我俩听闻这话,相视一眼,我只觉尴尬,但心里还有气,别过头起身踉跄着回了卧室。

     

    晚上陶子恒没有进屋,我不知道他是睡在客厅沙发了,还是去了哪里,直到第二天早起,我也没见过他人,兴许是察觉到我发现了什么,这才有意躲着的吧。

     

    如今结婚也已经快一年了,我本觉得新欢燕儿,不该如此。却不知道问题究竟出在了哪里。我左思右想,觉得如果不爱,当初我们也不会走到一起,但这婚外出轨也来的太早了些。

     

    之后我们谁也没再提起什么,只是陶子恒更加忙于工作了,那天婆婆带我去医院给脚上换药。

     

    去厕所的路上,我再次遇到那个调戏我的男人,见他从男科门诊走了出来,我心说人长这么好,那方面却有障碍,真是可惜。

     

    察觉到了我的目光,男人开口叫我过去,我脚上还有伤,更不想去招惹一个变态男,扶着墙准备离开,没想到男人大步上前,拦住了我的去路。

     

    他说:“应韵你别想逃,我们能再遇见,就说明是有缘分,更何况你还是为我治病的良药。”

     

    我听闻心里一愣,开口反驳道:“你哪只眼看到我们有缘分的,有病就去找医生,别逮着人就咬。还有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

     

    他回答说:“这些你不用管,至于缘分,我是用身体感受到的。”

     

    男人扬着嘴角,说话语气暧昧得让我异常反感,更可怕的还有,他言毕竟然将我摁在墙上强吻了。

     

    “看吧,这就是缘分。”

     

    他说。

     

    我惊讶于这个男人的厚脸皮,亲完我还撸起袖子让我看他胳膊,我怒斥着变态,一瘸一拐的扶着墙跑开了,身后还传来了变态男的声音。

     

    “应韵,你逃不掉的。”

     

    当时我只觉得这个男人是变态跟踪狂,不仅调查我的隐私,还敢强吻我。知道这些我的第一反应就是逃跑,离这种人越远越好,就算你不举,缺女人。也不能找上我这个有夫之妇啊。

     

    没走多远,迎面便撞见了婆婆,她铁青着脸目光灼灼的看着我。

     

    “应韵,你刚刚做了什么!”

     

    “妈,你听我解释,我根本就不认识那个人。”

     

    “你不认识,还跟他……丢人,我们家没你这样的儿媳妇!”

     

    婆婆训斥的声音很大,周围纷纷投来看热闹的目光,耳边是窸窸窣窣的议论声,他们在背后指指点点,一定是跟婆婆一样,对我有误会。

     

    我转身去找变态男,想拉他过来跟婆婆解释清楚,但怎么都瞅不见那人的身影。

     

    婆婆打电话给陶子恒,让他来接我回去,然后就丢下我一人走了。

     

    回到家一进门便看到客厅内一片狼藉,我的东西全被婆婆从卧室里扔了出来,走近的时候,还能听见她在屋里翻箱倒柜。

     

    “妈,你这是干嘛。”陶子恒眼看着不对劲,上前询问。

     

    “问你宝贝媳妇去,问问她都在外面干了些什么龌龊事。”婆婆从里屋走出,指着鼻子高声喊着。

     

    “这里有误会,我晚点跟你解释。”我让陶子恒先去安慰婆婆,眼下她情绪不稳定,我思绪也很乱,想要解释,但一时间我竟哑口无言。

     

    事情明摆着是发生了,就算我怎么说,婆婆一口咬定,我也没办法。

     

    婆婆吵着给我爸妈打电话,我心里不安,虽说自己清清白白的,但我爸那种认死理的人,一定会打破砂锅问到底的,到时候两家人都闹的不开心。

     

    我让陶子恒劝说劝说,没想到他却异常的冷漠。

     

    “应韵,我是哪里亏待你了,就那么着急想要个孩子?”陶子恒一脸的鄙夷,我当即就郁闷了。

    7013b00ce7fc315c!600x600.jpg

    =

    我尴尬地笑了笑,心里暗想,这男人还真是幼稚,想惹我生气?真是好笑。

     

    榆逸笙一副憋着笑的模样,我更是郁闷不已,抬脚就踩他的脚。

     

    可他迅速抽回他的脚,而我尴尬地又将脚慢慢调整,装作若无其事地往前走。

     

    不一会,头顶传来阵阵笑声,他停下脚步,双眸闪着星光,认真地看着我。

     

    我有点儿发毛,我最怕他如此认真的眼神。

     

    “若不是我跟着你,你是不是打算听渣男解释?”

    《死鬼老公太生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