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整版小说秦北蓦《首席甜宠隐婚妻》全本在线阅读

评分:10分
  • 类型:总裁小说
  • 热点:
  • 看全文→
  • 编辑:空空道长
  • 评语: 第1章 上错了床夜,希尔顿酒店。 苏眠扶墙跌跌撞撞地跑过酒店的走廊,两只高跟鞋因为跑得太急而掉了一地。 酒店走廊吊灯的光线白茫茫地打在苏眠的脸上,映照见了苏眠一张潮

     第1章 上错了床

    夜,希尔顿酒店。

     

    苏眠扶墙跌跌撞撞地跑过酒店的走廊,两只高跟鞋因为跑得太急而掉了一地。

     

    酒店走廊吊灯的光线白茫茫地打在苏眠的脸上,映照见了苏眠一张潮红如血的脸蛋。

     

    眼前的景物重影模糊了,仿佛一场梦境般。

     

    可身体里犹如火烧般的炙热又在提醒苏眠,这一切都是真实的。

     

    数分钟前,她在宴席上喝了杯妹妹递来的酒,大脑就变得晕乎乎的,被人扶去房间休息,迷糊中有个长相猥琐的男人进房间抱住了她,苏眠一下就清醒了,使出吃奶的力气用力推开男人逃了出来。

     

    “贱人!给我站住!!”身后的男人一直穷追不舍。

     

    苏眠咬了咬牙根,身体的力气在一点点消耗殆尽,但是不能停,一停下就会被……

     

    突然,前方的电梯门‘叮’地打开了。

     

    苏眠如同抓住了救命的稻草,在最后一秒冲入了电梯。

     

    电梯门关上,追来的男人不甘心的在电梯外捶打着门,“贱人!滚出来!”

     

    苏眠大汗淋漓,手指颤抖地在电梯数字键上一通乱摁……

     

    ‘叮——’电梯门打开的瞬间,苏眠丝毫没注意到这里是顶层总统套房,糊里糊涂地走出了电梯。

     

    热,好热,身体好像被火烧似的。

     

    苏眠心中唯一的念头只想用点什么东西来浇灭这股燥热。

     

    摇摇晃晃进了总统套房的主卧室,看到大床上躺着一个男人,也许是药性发作,苏眠恍惚将那人看成了她喜欢的那个男人,停在床边,俯身对着男人削薄的唇,吻了下去……

     

    ……

     

    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窗外已从黑夜变成了白天,清晨的太阳光落在苏眠的脸上,暖洋洋的,苏眠忍不住伸了个懒腰,忽然手心触碰到一抹肌肉结实坚硬的触感。

     

    苏眠浑身的血液倏地凝固了。

     

    转动眼珠,不期然对上一张俊美如斯的脸,五官深邃,精湛完美。

     

    仿佛卢浮宫里的一件艺术品。

     

    即便熟睡着,仍然有隽贵的气息自男人身上流淌而出。

     

    苏眠小脸唰的一白,拥被而起的瞬间,两腿间传来的疼痛让苏眠意识到昨晚他们之间发生了什么。

     

    来不及细想,苏眠大脑一片空白的冲进了淋浴室。

     

    秦北蓦是被苏眠有些大的起床声给弄醒的。

     

    还未睁开眼睛,便看见一团影子飞快的从他眼前闪过。

     

    尽管只是短促的一瞥,秦北蓦还是认出来了,那是不着寸缕的苏眠。

     

    她怎么会在这?!?

     

    秦北蓦犹如被雷劈中了似的愣了好半晌。

     

    反应过来时,扫了圈室内,凌乱的一切……

     

    都在提醒秦北蓦昨晚他和苏眠什么都做了!

     

    浴室内,苏眠打开花洒,冰凉的水珠落在白皙的肌肤上,有点冷,她不禁打了个寒颤……

     

    如果这件事被媒体知道,会不会影响到苏家的股票市场?

     

    不管怎样,必须快点离开!

     

    思及此,苏眠急忙快速用蓬蓬头冲洗了下自己满是吻痕的身体。

     

    洗好澡从浴室出来,苏眠听到门外响起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发生了什么?

     

    随后,主卧室门外,毫无预兆的涌入了一群举着摄像机、握着话筒的记者。

     

    “有人爆料苏氏集团的千金在这里和野男人幽会!”

     

    “天啊!这个女人是谁!莫非就是那位行为不检点的苏家千金?”

     

    第2章 祖传宝贝

    紧接着无数镁光灯,白茫茫地打在了苏眠的脸上。

     

    苏眠巴掌大的小脸,惨白得仿佛一张纸,小手紧紧揪着胸前的浴巾,浑身颤抖得厉害。

     

    虽然搞不清楚到底是谁给她下药,但很明显,她被人陷害了。

     

    “苏小姐,请问您的奸夫呢……”一个记者举着话筒,递到苏眠的面前。

     

    话筒还差几毫米要碰到苏眠的唇,突然一只大掌从天而降,霸道野蛮地夺过话筒,狠狠摔碎!

     

    “都给我滚出去——!!”

     

    头顶响起一声低沉沙哑而夹裹着震怒的咆哮!

     

    仿佛雄狮的低吼咆哮,震得在场所有人都震耳发聩!

     

    秦北蓦不知何时出现在苏眠身后,身材本就欣硕挺拔,和娇小玲珑苏眠一对比,更显得高大伟岸,气势凌人。

     

    即便刚刚睡醒,仍有一股磅礴的冷意从他的周身迸发而出。

     

    冷锐刺骨眼神扫射一周——

     

    在场记者纷纷鸡皮疙瘩,不寒而栗!

     

    “今天的事,谁敢走漏半点风声——我会让他从海城永远消失!”

     

    “天啊……”记者低呼,“苏眠的奸夫,居然是他……”

     

    “秦,秦爷,我们错了!我们立刻就滚!”

     

    不知哪个胆小的记者认怂先逃了,随后所有的记者纷纷作鸟兽散。

     

    套房内,瞬间恢复了一片宁静。

     

    “小眠?”安静的室内,忽然响起了男人略带疑怔的低沉声音。

     

    苏眠惊魂未定,来不及细想这个男人为什么要帮自己,也来不及想他为什么知道自己的名字,一边捞起自己散落在地上的衣服往身上套,一边语速很快的说,“昨晚是我冒犯你了,今天的事你不要说出去……”

     

    说着苏眠像是想到了什么,从兜里摸出了一张红色钞票,拍在桌上,“这是赏给你的小费,今天的事绝对不能说出去!”

     

    听着小女人喋喋不休的碎碎念,秦北蓦漆黑的睿眸明灭不定的闪动了两下,“我叫秦北蓦。”

     

    他故意咬字很重,说得很慢,睿眸一瞬不扎的盯着苏眠。

     

    秦北蓦。

     

    听到这个名字,苏眠穿衣服的手一僵,本就苍白的脸,染上了一层死白。

     

    昨夜她受邀参加秦家举办的接风宴,才得知她的未婚夫秦狩有个哥哥,叫做秦北蓦……

     

    听闻五年前秦北蓦的恋人去世,难以承受打击的秦北蓦去了新西兰,一走就是整整五年,秦老爷爷病重,才闻讯回国。

     

    但,这和她没什么关系,秦狩骗了她,这个男人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苏眠眼底闪过一抹恨意,拧身朝着门口大阔步走去。

     

    “等等。”秦北蓦顿了顿,见苏眠要走,眸色一沉,迈开长腿,仅仅两步便追上了苏眠,侧身挡住苏眠的去路。

     

    “干什么?”苏眠语气冰冷麻木的问。

     

    女人因为愤怒,双颊染上了两抹玫瑰色的醺色,红唇鲜艳,仿佛一颗甜美可口的樱桃。

     

    想到昨夜的鱼水之乐,秦北蓦冷瞳有过一抹炙热。

     

    秦北蓦的喉结上下滚动了两下,沙哑出声:“睡了我,不打算负责?”

     

    拜托!

     

    苏眠彻底被这个男人雷到了,翻了个白眼。

     

    该说这句台词的人是她好不好!

     

    “我对你做了什么?”苏眠叉腰质问。

     

    “你拿了我的祖传宝贝。”秦北蓦脸不红心不跳。

    12302Q206-8.jpg

    =

    还要拍一段?刚才那段戏不是挺好的吗?

     

    苏眠叹了口气,捡起地上的水手服。

     

    换好衣服回到片场,孟玥起身,站在苏眠面前,然后将肩上的羽绒服,披到了苏眠肩上,“等会辛苦你了,我会拜托导演给你多加一分酬劳。”

     

    “哇塞,玥姐人真好,居然把自己的外套给助理耶!要是我能做玥姐的助理该有多好!”

     

    苏眠盖着暖和的羽绒服外套,却浑身发冷,孟玥的笑,让她有些不寒而栗,面上皮笑肉不笑了声,“多谢玥姐。”

    《偏执总裁任性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