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苏宛如《慕少,先坑为敬》全文阅读

评分:10分
  • 类型:总裁小说
  • 热点:
  • 看全文→
  • 编辑:空空道长
  • 评语:慕少,先坑为敬小说简介:据我所知,你们分居的时间已经满足了离婚条件,您是聪明人,应该明白在一场名存实亡的婚姻里死耗并没有意义。” 一声轻笑,苏宛如轻抬下巴,

    慕少,先坑为敬小说简介:据我所知,你们分居的时间已经满足了离婚条件,您是聪明人,应该明白在一场名存实亡的婚姻里死耗并没有意义。”

     

    一声轻笑,苏宛如轻抬下巴,努力掩去眸中的涩意,目不转睛的盯着梁起,一字一句咄咄逼人:“有劳梁先生把合约里的男主角请到我面前,我要见到他之后,当面签字。”

     

    纠缠那么久,这一次,她竟然这么轻易就说签字?

     

    梁起震惊不已,不过她既然愿意配合,他自然见好就收。

     第1章 不做我的老公?你休想!

    B市,春光乍暖。

     

    高楼林立的金融商业街,豪华的顶楼办公室里,一场无硝烟的战争在上演。

     

    一沓合约猝不及防的砸到苏宛如面前,碰倒她手侧的杯子,溅起一桌茶渍。

     

    苏宛如水光潋滟的眸子冷冷扫过眼前的男人,修长白嫩的手指轻轻挑起合约,她微抬眼角,勾人摄魂的嗓音带着三分性感、七分冷漠——

     

    “梁律师,这就是慕斯寒让你谈判的态度?”

     

    尾声轻勾,熨人耳膜,她的声音和外貌一样,漫不经心就能勾得男人魂色俱授。

     

    但梁起丝毫不为所动,与她打交道已有三年,他自然知道,这个妖精外表魔鬼内心的女人,越是妩媚入骨,越是危险可怕。

     

    “苏小姐,三年期限已到,慕先生已经下了最后通牒,若是您还不肯签署协议,那只能法院见了。”

     

    顿了顿,梁起斯文的推了推眼镜,嘴角勾起一抹嘲讽的弧度。

     

    “据我所知,你们分居的时间已经满足了离婚条件,您是聪明人,应该明白在一场名存实亡的婚姻里死耗并没有意义。”

     

    一声轻笑,苏宛如轻抬下巴,努力掩去眸中的涩意,目不转睛的盯着梁起,一字一句咄咄逼人:“有劳梁先生把合约里的男主角请到我面前,我要见到他之后,当面签字。”

     

    纠缠那么久,这一次,她竟然这么轻易就说签字?

     

    梁起震惊不已,不过她既然愿意配合,他自然见好就收。

     

    “好,苏小姐,那咱们也不必赘言,请您等候我的答复。”话落,他捡起合约,头也不回向外走去。

     

    门内,气氛一下子变得安静,苏宛如轻轻把玩着手中的咖啡杯,柔媚至极的眼神里透露着一种琢磨不透的狡黠:

     

    “慕斯寒,从你成为我合约老公的那一刻起,这婚,你就休想离!”

     

    霓虹闪耀。

     

    号称S市最大的商业区,知名度较高的五星级酒店的超豪华的总统套房内,身材挺拔的男人窝坐在暗红色的沙发,眼神冷峻,气度超凡,高级定制的休闲西装将他那惹火勾人的身材修饰得完美无缺。

     

    他的怀中,半靠着一个浓妆艳抹的美人儿,手指轻挑,滑过他那张俊美无暇的脸庞。

     

    听完对面梁起的汇报,男人深邃的眼神里灵光乍现,他迅速推开黏在怀里的女人,

     

    身体前倾,磁性的男中音带着霸气以及一丝不敢置信:“她同意签字?”

     

    “其实……我也不太明白苏小姐为何一反常态。”

     

    梁起回应,对上面前这个让男人都不免嫉妒的男人锋利的眼神,不自觉的退后了一步。

     

    伴着鼻子里发出的一声轻蔑的冷笑,慕斯寒稍微整理了下坐姿,身边的美人儿连忙斟满高脚杯的红酒,“那个女人会那么听话?肯定是怕吃官司,不敢跟我法庭对峙吧!”

     

    此时此刻,酒店楼下。

     

    一位让周遭男人频频驻足的可人儿傲然站立,正是楼上两个男人话题的主角,苏宛如。

     

    黑如瀑布的秀发任意散落,齿白唇红,精致无比的小脸娇媚至极,高雅华贵的红色露肩晚礼将她那挺拔傲人的罩杯烘托极致,无可挑剔的修身剪裁让她完美的纤纤细腰展露无遗。

     

    享受着女人们眼神里的嫉妒和男人们眼神里的渴望,苏宛如自带女王般的光环,气场十足的踩着10cm高跟走进酒店大厅的电梯。

     

    面对着独自一人电梯的镜子,打量着镜子里让自己都神魂颠倒的尤物,不免内心愤懑——

     

    第2章 故意不穿内衣?好下贱啊!

    电梯一路运行至顶层,苏宛如拿起手机,找到最近一个的通话记录的号码按了拨听键:

     

    “我已经到了,事情办妥了吗?”

     

    电话对面传来一道谄媚的女声:“宛如姐姐,慕少刚进去洗澡,你就在这稍作等候吧”

     

    复古色的口红勾勒下的娇俏唇形露出一丝得意:“好,是1201吗,我马上就过去。”挂了电话,苏宛如柔媚的眼神坚定,嘴角轻抬。

     

    真不知道将一夜情情人换成2年独守空房的老婆,慕斯寒会是怎样的表情?想到此,她喉咙里不自觉发出一声冷笑。

     

    “宛如姐。”一个女孩从门里探出脑袋,见到她立马大开了大门。

     

      苏宛如面露微笑的冲她点了点头,“钱我已经打在你卡上了,慕斯寒这边我会自己解决,你可以走了。”

     

     苏宛如走进了套房,径直走到了那张大的夸张的床边坐下。

     

      水声停止,慕斯寒随意的披了浴衣出来,湿哒哒的黑发上挂满水滴,性感的胸肌令人血脉喷张,修长的双腿从被包裹的浴衣露出一角,古铜色的肌肤张扬着活力。

     

    苏宛如竟然忍不住咽了下口水,虽然他们针锋相对势不两立,可面对这个活生生的人间极品,仿佛被挑逗了自己的七情六欲,恨不得现在就不顾一切的扑上去。

     

    不过,她下意识的看了看自己:刚才趁着慕斯寒洗澡的间隙换上的薄纱睡衣,勾勒出了她诱人的完美身材。

     

    “今天就算也便宜了他慕斯寒。”

     

      慕斯寒显然没抬眼打量坐在床边的人儿,低着头用毛巾擦拭头发,冷冷的磁性男中音带着一丝不容拒绝的命令,“过来,给本少擦头发。”

     

      “他还真当自己是皇帝”,苏宛如内心鄙视了一下,但迫于大局,只得假装顺从。

     

      她拿过毛巾,笨笨的开始给他擦拭。

     

    “你的手怎么这么笨!”慕斯寒终于忍不住,低声怒道。

     

    这么简单的事情居然被连拽三次头发,这女人真是糟糕透了。

     

      被指责后的苏宛如调整了下力度和手法,终于及时的安抚了下这个愤怒起来都这么好看的男人,他不再说话,温顺的任由她的手指在他的头发上来回擦拭。

     

      事毕,慕斯寒终于抬起双眸,正眼瞥了下这个连男人都伺候不好的女人。

     

      四目相对,瞳孔紧缩,难以置信。

     

      慕斯寒从床上弹了起来,愤怒和吃惊:“怎么会是你!”

     

      “嘘”,苏宛如一根修长的手指白如凝脂,细腻非常,她轻轻的堵上了他的嘴巴,

     

    “我们本来就是合法夫妻,作为妻子的我来探望自己的老公,这有什么不妥?”

     

    说完,她一双桃花电眼写尽委屈,粉嫩小脸满是娇羞,纤细的腰肢轻轻扭动,细嫩的长腿充满诱惑。

     

      “别跟我套近乎,若不是你当初处心积虑的欺骗我,我又怎么可能跟你这个女人结婚?!”慕斯寒只斜眼冷视了一秒,便毫不领情的将苏宛如的手指重重推开。

     

      他眼里嘴里的冷漠和不屑激怒了苏宛如,为了不让他达到离婚的目的自己已经一再隐忍,而眼前这个不可一世的男人居然丝毫不为所动,冷漠心狠至此,难道他的心是铁石做的?

     

      但她不能言情于表,她极力压制自己的情绪,娇嗔道:

     

    “老公,我知道你对当初的事情仍旧耿耿于怀,可你知道吗?若不是因为太爱你,我怎会冒着日后被你抛弃的风险来欺骗你?”

     

    女人眼神朦胧楚楚可怜,柔嫩的红唇微微颤抖,声音轻柔得如同清晨枝叶上的露珠一般,惹人怜惜。

    16112403297671.jpg

    =

     

    对方说得理所应当,苏宛如的肺都快要气炸了,而更让她耐受的是对面两人的举动。江以淮眼里的宠溺与关怀不假,看得让她肚里酸水直冒,即使分手多年,曾经那么刻骨的感情也不是说忘就忘的。

     

      “怎么不说话,被我说中了,是不是真的榜上大款就瞧不起我和素素了。”江以淮继续嘲讽道。

     

      “岂敢,江先生说的字字有理,以咱们江苏两家的交情,你们二人的婚礼我理应荣幸之至义不容辞。”

     

      再次客道了几句,受了江以淮的冷嘲暗讽,苏宛如终于将两尊大佛给请走了,一下午紧绷的弦瞬间断了,想想这几个小时内的委屈愤怒,她像个泄了气的皮球,瘫坐在经理室的椅子上。

    《天下朝凤:邪王请指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