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风热门新书《总裁请开车》在线阅读完整版TXT章节

评分:10分
  • 类型:总裁小说
  • 热点:
  • 看全文→
  • 编辑:空空道长
  • 评语: 总裁请开车小说简介:婚礼当天,接亲的车队遭遇车祸,秦风伤到了脊椎骨,生生在床上躺了大半年。虽然现在与常人无异,但是却留下了难以启齿的后遗症,那物件成了摆设。 人

     总裁请开车小说简介:婚礼当天,接亲的车队遭遇车祸,秦风伤到了脊椎骨,生生在床上躺了大半年。虽然现在与常人无异,但是却留下了难以启齿的后遗症,那物件成了摆设。

     

    人前还是那个温文尔雅,积极上进的金牌经纪人,一回到家里除了酗酒就是找茬儿,整天疑心她和别的男人有染,给他戴了绿帽子。

     

    一旦看到南蔓清和别的男人说话,就是没完没了的折腾。从开始的冷眼嘲讽发展到拳打脚踢,自卑将他整个人都折磨疯了,判若两人。

     

    第1章 婚内强奸是犯法的

    “贱货,你怎么就这么饥渴,居然背着会男人,还笑的这么淫荡。”秦风恶狠狠的几张照片甩在南蔓清的脸上,锋利的边角划破她的脸颊,一阵火辣辣的痛。

     

    “你不是耐不住寂寞吗?我让你一次爽个够!”手指像是钳子似的掰着她的下巴,顺着微张的嘴灌下一瓶莫名的液体。

     

    “你……干什么?”滑腻粘稠的感觉让南蔓清不住的干呕,被身体本能的排斥,喉咙耸动就想吐出来。

     

    然而,秦风动作更快一步,毫不留情的抓住南蔓清的后脑逼迫南蔓清仰起头直视着他,另一只手将她的嘴捂了个严实。

     

    模糊的实现中闪动着男人赤红的眼睛,狰狞的五官,宛如恶鬼。

     

    三年前,他们作为同期实习生一起进公司,机缘巧合之下成了一对。他经纪公司的金牌制作人,家境殷实有前途,对南蔓清也算上心,谈了两年,他们就在买房的同一周领了结婚证。

     

    南蔓清以为,她的苦终于吃完了,可以心满意足的迎接新生活。

     

    只可惜,从举办婚礼的那天起,她就陷进另一个泥沼,被判了无期。

     

    婚礼当天,接亲的车队遭遇车祸,秦风伤到了脊椎骨,生生在床上躺了大半年。虽然现在与常人无异,但是却留下了难以启齿的后遗症,那物件成了摆设。

     

    人前还是那个温文尔雅,积极上进的金牌经纪人,一回到家里除了酗酒就是找茬儿,整天疑心她和别的男人有染,给他戴了绿帽子。

     

    一旦看到南蔓清和别的男人说话,就是没完没了的折腾。从开始的冷眼嘲讽发展到拳打脚踢,自卑将他整个人都折磨疯了,判若两人。

     

    一次次争吵,新伤摞旧伤的日子,南蔓清咬着牙忍下来。谈恋爱那两年秦风对她的好,成了她一辈子的枷锁。

     

    南蔓清从没有和别人抱怨过自己的生活,工作中也尽量避免与男同事过多接触,神经几乎崩成一条线,生怕被秦风看见心生不快。

     

    然而,一步步的退让却滋生了他的得寸进尺,现在竟然给她灌媚药!

     

    更可笑的是,南蔓清那个婆婆没事人一样坐在客厅看电视,不时爆发几句笑声。

     

    第一次,南蔓清觉得自己所有的坚持和隐忍都成了笑话,真的坚持不下去了......

     

    一口咬在男人的手心,趁着他吃痛的空荡,南蔓清手脚并用的爬到卫生间反手锁住了门。

     

    勉强的扒住马桶,死命的扣着喉咙。虽然南蔓清早就有了守活寡的觉悟,却也不是任他作贱的。

     

    “你居然还敢躲?心虚了吧,南蔓清,你给我说清楚,那个男的碰过你哪里了?”秦风神经质的反复叫嚣着,整个人都陷进了自己的想象里。

     

    南蔓清恍若未闻,手指甚至碰触到食道,试图突出咽下去的药水,眼泪横流。

     

    砰地一声,房门被猛的踢开,秦风一脚将她踹倒一旁,毫不怜惜的拽着她的头发将她拖到室内,捏着她的下巴冷哼。

     

    “你就这么想被男人玩?”秦风嘴角挑起一抹狞笑,眼神阴鸷。“我特意给你找的玩具,够大够硬吧?放心,今天我不会给你下床的机会。”

     

    说完就从兜里拿出一根胡萝卜,邪恶的拍打着她的脸颊。“哈哈,你的第一次给了胡萝卜,视频设备都给你准备好了,绝对把你的处女膜拍的清清楚楚的。”

     

    南蔓清霍得睁大眼睛,心神一阵恍惚,绝望几乎将她掩埋。

     

    为什么?为什么是她?

     

    在父母家不得重视,唯一的用处就是弟弟的提款机。嫁给秦风,一度以为自己终于可以拥抱温暖,哪曾想过是这样的苦楚。

     

    眼看着秦风端着摄像机步步逼近,南蔓清的心提到了嗓子眼,这个人是来真的,他是真的要毁了她。

     

    “秦风,你这算婚内强奸,是犯法的!”手指暗暗的摸向床头的台灯,她强撑着威胁。

     

    “我是你法律上的丈夫,取悦我那是天经地义的!”秦风激动地挥舞着双臂,旋即像是想到什么似的,颇有些得意道:“我就不信你能扛过药效,那药量绝对能够让你暴露淫荡的本性。说不定,一会儿不用我上手,你自己就会忍不住......”

     

    第2章 求你,要了南蔓清

    警惕的看着秦风逼近的笑脸,南蔓清下意识的加紧双腿,手脚并用的向后挪,全身上下的血液都仿佛凝固了一般。

     

    秦风,是什么样的人南蔓清很清楚

     

    自从那次意外之后,他就像是变了一个人,陌生得让她心悸。

     

    有时候,南蔓清都在想他到底是在乎她,还是只是想通过这种方式在她身上找回自信。

     

    他的手伸向她的衣角,南蔓清下意识的打了个激灵转身就向门口跑,却被秦风一脚踹在后背上,踉跄几步仰面砸在地板上。

     

    还没等南蔓清从疼痛中反应过来,他一把按住她的腰身,另一只手探向了她的底裤......

     

    南蔓清本能的尖叫一声,脚下却是发狠了似的踢腾。也许是恐惧激发了她的潜质,趁着他吃痛的空档,她向前紧挪了几步,试图挣脱他的钳制。

     

    在站起身的那一霎那,却被药效绊住脚步,迟来的眩让她连站起来的力气都没有,陌生的燥热在她身体里横冲直撞,蚕食着她最后的理智。

     

    发狠的咬了一口舌尖,自虐般的痛楚换来几分清明,咽下口腔里的腥甜,南蔓清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捡起墙角的杠铃抛向身后。

     

    只听到一声闷哼,秦风机械的摸向脑后,难以置信的盯着手上的鲜血。霎那间,整个人就像是被侵犯了领地的狮子,咆哮狰狞。

     

    “你竟然敢打我!?好,很好,你想玩点激烈的,我清满足你!”他激动的穿着粗气,一把扯下领带逼近她,拽着她的胳膊想要把他绑在门后。

     

    南蔓清运用全身的力气去压抑身体的渴望,剩下的一只手发疯似的拍打在他身上。

     

    秦风却一把擒住她的手按在他的胸膛,变态的大笑出声:“哈哈,你现在是不是很饥渴,别忍着了,出点声音才好玩......”

     

    朦胧的视线中看到的就是秦风再次拿在手里的摄像机,黑洞洞的镜头就像是一杆枪口,抵在南蔓清的额头,轻而易举的判了她的死刑。

     

    “来,看这镜头,你的脸歪了就不好看了......”秦风撇着挑剔,不满意的调试的镜头。

     

    瞅准这个空档,南蔓清一把摸出包里的水果刀,发狠的插进秦风的小腹。那一刻,南蔓清豁出去了,哪怕是坐牢也好,她不想毁在这个牢笼里。

     

    秦风难以置信的盯着插在自己身上的水果刀瘫软在地,一时之间失去了反应的能力,大张着嘴却发不出一个音节。

     

    趁着空档,南蔓清夺门而出,一口气跑进电梯里才真正的舒了一口气。从电梯的倒影中她看到一个媚眼如丝,躁动不安的自己。

     

    她心知自己根本扛不过药效,就算是去医院也只是丢人罢了。

     

    强撑着最后的力气,南蔓清扶着墙勉强走出大厅,细碎的轻哼顺着牙关漫出来,引得周遭的人群不怀好意的指指点点。

     

    她拉拉刘海儿,遮住脸上异样的潮红,佝偻着身子跑出小区门口,却被磅礴的大雨糊住了眼。

     

    “吱呀”一声,一辆黑色的迈巴赫堪堪擦着南蔓清的小腿停下来,身体顺着惯性栽倒在水泊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南蔓清就这么狼狈的趴着,脑子昏昏沉沉的失去思考的能力,任着雨水无情的砸在身上。

     

    一双笔直的大长腿缓缓走下车,在她眼前蹲下,清冷性感的男低音在南蔓清耳边响起:“还活着吗?”

     

    不用看脸,南蔓清就已经醉在他的声线里,没有任何犹豫,伸手拽住他的裤脚请求:“求你,要了我!”

    17031821218585.jpg

     

      甩了甩头,将这个奇葩的想法抛之脑后,南蔓清追上袁纵的脚步,愤愤说道。

     

      “我什么时候成了你的?”

     

      “你忘了?是你母亲将你用一百万买给了我。”

     

      “不要提她,我现在和她没有关系!”

     

      在医院讽刺的那一幕将自就是一个笑话,自己的母亲为了一百万将自己的亲生女儿出卖两次,第一次是因为五十万,这一次是因为一百万,呵,自己这么值钱?

    《有贼抢内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