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热门明霞《拐个将军来种田》小说TXT全文免费阅读

评分:10分
  • 类型:总裁小说
  • 热点:
  • 看全文→
  • 编辑:空空道长
  • 评语: 拐个将军来种田小说简介:明霞圆眼一瞪,拍开他的手,怒斥道,“拿开你的脏手,我们可是魏侍郎府的人!”   明霞是伺候大少爷的大丫鬟,向来是得意,这次没有

     拐个将军来种田小说简介:明霞圆眼一瞪,拍开他的手,怒斥道,“拿开你的脏手,我们可是魏侍郎府的人!”

     

      明霞是伺候大少爷的大丫鬟,向来是得意,这次没有将明霞带走,早就不满了,自然不能忍受敌兵这样的欺辱。

     

      叶彤儿却觉得内心非常的不安,伸手住了翠霞的手,低声道,“我们等下一起冲出去吧!这些人根本就是不怀好

    第001章:破城受辱

    “城破了,快跑啊!”

     

      “敌军已经杀进来了,我们快点走啊!”

     

      几日前,叛军南明军开始攻城,青州城到处一片的混乱,谁知此时魏侍郎却丢弃青州城逃离,以至于青州城落入了南明军的手里。

     

      城破了时,叶彤儿还在魏府当着小丫鬟,只见到所有人的都收拾着包袱疯狂的涌出魏府,而魏府的几位主人早就在几天前收拾东西离开了,只剩她们这些个小丫鬟跟仆人还都留在府里。

     

      “彤儿,快跑啊!”

     

      翠霞拉着还有些发愣的叶彤从后门拥挤的人群一起挤了出来,原来那些百姓见魏侍郎逃离愤怒之下冲破了侍郎府到处掠夺财物。

     

      一群丫鬟冲到大街上,发现到处都是逃难的百姓,不远处就看到铁骑军骑着马正面无表情的朝着这边过来,顿时惊慌的一哄而逃!

     

      叶彤儿跟着翠霞以及其他丫鬟从巷子里一路跑着,不顾一切的四处逃着命。早前就听说过,南明国的皇上带着自己的铁骑军一路千军万马的破城无数,每到一个地方必定血流成河。

     

      就在跑到巷子口时,一群原本在巷子口搜寻的敌军兵服的人迅速将她们全部围了起来。

     

      “嘿嘿,怎么这么多的小丫鬟,真是漂亮。真是不枉费我们拼了命的破城,真是值当啊!”

     

      其中一个人见到跑在最前方的明霞时眼前一亮,上去一把拽住了明霞的一只手手,猥琐的笑着,“这小丫鬟长得真是俊俏!”

     

      啪!

     

      明霞圆眼一瞪,拍开他的手,怒斥道,“拿开你的脏手,我们可是魏侍郎府的人!”

     

      明霞是伺候大少爷的大丫鬟,向来是得意,这次没有将明霞带走,早就不满了,自然不能忍受敌兵这样的欺辱。

     

      叶彤儿却觉得内心非常的不安,伸手住了翠霞的手,低声道,“我们等下一起冲出去吧!这些人根本就是不怀好意......”

     

      还未等叶彤儿说完,就听见那人大喊,“魏侍郎那个老匹夫早就逃走了,城都不要了,还指望要你们这些小丫头?还不如给爷我快活快活!”

     

      他们顿时一阵哄笑,那人一把将明霞给搂了过去,伸手就将她的衣服撕裂,冲着墙角压了过去,只能见明霞那被压住的双腿用力乱蹬着,一声尖叫之后便是破碎的哭音......

     

      其余的兵见着此状况,都蜂拥而上逮着人就抱着,大庭广众之下就撕开衣服将人压在地上,尖叫声,怒斥声,笑声,充斥在整个巷子内。

     

      叶彤儿跟翠霞颤抖着搂着在一起,有人上前抓住了叶彤儿,翠霞用力的咬住那人的手,顿时鲜血喷溅出来。

     

      “啊,小婊子!”

     

      那人反手就将翠霞抽倒在地,冷笑着就将她压倒在身上,撕拉着翠霞的外衫。

     

      叶彤儿咬着牙,猛地将手里的包袱狠狠的砸向他的后脑勺,他哼都没哼一声倒在了翠霞的身上。

     

      叶彤儿手里包袱里有着之前魏夫人因对她的绣活满意而赏赐给她的妆匣盒,她特意留着送给姐姐当嫁妆的,没想到此时派上了用场!

     

      “翠、翠霞姐,你没事吧!”

     

      叶彤儿用力的将她身上的男人掀开,连忙上前拉好翠霞的衣服,就要扶她起来。

     

      忽然,一个人从后面抱住了叶彤儿,摸着她露在外面的脖子,嬉笑着,“这小娘皮的皮肤真他妈的白!”

     

      “啊!放开我!翠霞姐,救我!救命啊!”

     

      叶彤儿绝望的喊着,那人却将叶彤打横扛在肩上,朝着巷子深处走了两步,丢在了一个被遗弃的拉车上。

     

      “彤儿!”翠霞刚爬起身,谁知刚才被叶彤儿打昏的敌军兵醒了过来,狞笑着拉着翠霞的腿用扯了回来压了上去。

     

      “救命?你叫谁都没用!”那人一把撕裂叶彤儿的外衫,见她露出艳红色的肚兜吊带,眼睛顿时直了,伸手就要将肚兜扯掉!

     

      叶彤儿苍白一张脸已经放弃挣扎,闭上眼就要咬舌自尽。

     

      谁知,身上的压力顿时消失了,只听见一声惨叫,巷子里顿时死一般的寂静。

     

      叶彤儿震惊的睁开眼睛,泪眼朦胧的看着站在眼前一身铁骑军装束的男人,面容刚毅,一双眸子深邃凌厉,一柄长刀上还往下滴着血,而旁边地上躺着的正是刚才欺辱她的那个男人,而他身后站着十几个同样的铁骑军。

     

      叶彤儿迅速的将衣服拉扯起来,颤抖不已的将自己蜷缩成一团,早已经流泪满面。

     

      “宁王早已下令,欺辱百姓者,就地处斩!”

     

      冷冷几句话说完,身后的铁骑军均面无表情的冲进了刚刚的人群,一声接着一声的惨叫声在巷子里回荡,鲜血喷溅在巷子内,勾勒出血腥的痕迹,那十几个敌军均不留一命,血溅当场。

     

      忽然,一件衣服披在了叶彤儿的身上,身边也放了一件东西。

     

      叶彤儿咬着下唇,缓缓抬起眼,看见自己身上披着的是散开的包袱里自己的外衫,身边放着的是已经收拾好了的包袱。

     

      她含着泪猛地将包袱抱在怀里,喏喏了半晌,什么也没说出来,冲到了翠霞的身边,颤抖的手将自己身上的衣服盖住她半裸的身体。

     

      “翠、翠霞姐!”她哽咽的喊着。

     

      闭着眼睛的翠霞呕出了一口血,虚弱的看叶彤儿,叹了口气,“我们是不是在阎罗殿相见了?”

     

      叶彤儿擦去翠霞脸上的泪水,“没有,我们还活着,有人救了我们!”

     

      翠霞静静的看了眼那些杀了人就准备离开了的铁骑军,面无表情的闭上眼睛喃喃自语:“死了多好、死了多好......”

     

      叶彤儿看着那些躺在地上,还有蹲在角落里的曾经一个个熟悉的脸,每个人的脸上都是满满的绝望,凄凉。

     

      次日。

     

      破城之后,整个青州府已经被南明国彻底占领,城内虽然受到了大规模的破坏,但是很快也接受到了整顿。而昨日那些受辱的丫鬟被铁骑军接进了一座宅子里,听说好像等宁王回来再商量如何解决。

     

      而翠霞昨日并没有跟去,而是带着叶彤儿去了城东的破庙里,当夜就发起了高烧。

     

      叶彤儿将手里的粥搅拌了两下,端着走进了破庙内,半跪在了翠霞的面前,“翠霞姐,喝点粥吧?”

     

      面色苍白的翠霞微微睁开眼,声音沙哑,“你怎么会有米的?”

     

      “早上我去路上捡的,还有一些菜,足够我们生活两天的。翠霞姐,我家是乡下的,等过两天城门开了,我们一起去回我家好不好?”

     

    第002章:陆元玉

    叶彤儿虽然不聪明,但是知道翠霞是城镇里的人,从小就有自己定亲的未婚夫,并不一定能看得上乡下,但是她还是希望翠霞能跟她一起去乡下过点安逸的生活,忘了城里这些恐怖的事情。

     

      翠霞却坚定的摇了摇头,“彤儿,等我好了我就送你回去,以后轻易不要再来青州城了!”

     

      叶彤儿点点头,她之所以来到城里做丫鬟,也是自己的亲奶奶将她卖给了人伢子,只为了给小姑多添点嫁妆,但是乡下远比城里安全多了,没有那些凶神恶煞之人。

     

      还未等两个人怎么说话,就听见外面嘈杂喧闹的声音,叶彤儿连忙的扶起翠霞,将铺着的衣服也都收拢起来,扶着她靠在佛像的后面的墙上,小声的叮嘱,“千万别说话。”

     

      原来进来的是一波难民,不仅有男人,还有妇人跟小孩,肯定是其他城镇里受到战争波及的人,无奈只好乞讨,平时就住在破庙里。

     

      叶彤儿松了一口气,她害怕会再次碰到南明兵,逃都逃不掉。

     

      很快,就在叶彤儿舍弃了一碗米给了那些人之后,与那些人打成了一片,约好第二天去街上,看能不能捡到菜。

     

      陆元玉疲倦的从指挥所出来,走了偏僻的巷子抄了近路。

     

      远远地就在在一个巷子口,他看见了一个熟悉的身影,一个瘦弱的小身子正蹲在在被丢弃的竹篓面前翻着烂菜叶,一片片摘干净放在另一个破旧的小篮子里,小篮子里放了一块素色的麻布遮挡着。

     

      “你在做什么?”

     

      陆元玉大步走过去问道。

     

      叶彤儿猛地转过身,瞪大眼睛一脸受惊的看着陆元玉。

     

      眼前这个人眼神过于凌厉,让人不敢跟他对视,叶彤儿在魏府里也见过不少参军之人,没有几个能有他这样凌厉的眼神对视一眼都觉得背后冒着寒气,庆幸他不是其他那些凶恶的南明军,而是曾经救过她的人。

     

      叶彤儿微微欠身,“多谢恩公救命之恩,小女子无以为报......”

     

      她的话还没说完,就见陆元玉已经掀开了她的篮子,里面一些烂菜叶,还有她好不容易抢到一些踩烂的番薯,还能给翠霞熬一点粥喝。

     

      陆元玉看着叶彤儿那脏乱的脸,唯有一双对他害怕闪烁大眼睛还能看的下去。掂了掂手里的小篮子递给了叶彤儿,吩咐了句,“跟我走吧!”

     

      叶彤儿有些讶异,随后害怕的咬着唇,摇摇头“我不去,我还得去照顾我姐姐。”

     

      说完,在陆元玉诧异的眼神下,低垂着头一路小跑的冲向巷子口。

     

      “我只是要你给我做顿饭,我给你十个铜板。”

     

      陆元玉已经几日几夜没睡觉了,此时耐心已经达到了极限,若不是因为眼前这个女子背影极像他曾经那个妹妹,他想在心里给自己一点安慰,不然根本不会去那么多事。

     

      只见那个身影微微一顿,还是脚步不停的朝前走着。

     

      陆元玉嗤笑了一句,真是不知好歹的女人,揉着发痛的肩膀的朝着宁王暂时给他的居住地方走去。

     

      叶彤儿紧紧的搂着自己的篮子,神色不安的看着四周来往的南明兵跟铁骑军,眼神却始终追随着前面那个人的身影。

     

      忽然,就在一处拐弯的地方,身影突然不见了。

     

      叶彤儿顿时一惊,迈着小碎步迅速追赶了过去,直到拐角前都未看到那个人,她喘着粗气,不能再往前走了,那是贵人居住的地方,她现在这个样子很快就会被赶出去的。

     

      身后的一间房门嘎吱一下打开了,陆元玉衣衫半敞,浑身湿淋淋慵懒的靠在门边,“跟着我做什么?”

     

      叶彤儿微微侧身不敢看他的胸膛,半捂着染上红霞的脸,“你不是要我给你做饭吗?我答应了。”

     

      陆元玉勾唇一笑,点点头,放了叶彤儿进来,将厨房指给她看之后,将十枚铜板递给她,“我去睡一觉,做好饭你就可以直接走了。”

     

      叶彤儿小心翼翼的将钱收在荷包内,感激的点点头。

     

      若是在城未破之前,十枚铜板根本不算什么,她每个月月俸还有半两银子,可是如今早就被破庙里的难民抢没了,现在这铜板还可以给催翠霞姐姐抓一副药,如今她已经烧了两天了没有退热。

     

      来之前她早就考虑好了,若是真的不怀好意她就算出卖自己也得拿到钱,幸好恩人一直都是好人。

     

      厨房在左边的一间小屋,推开门便是一片狼藉,桌子上都是肉跟蔬菜,有些已经掉在了地上。

     

      叶彤儿将肉跟鱼挂在了梁上,将蔬菜全部整齐摆好放在了竹扁里,其余的一些零碎的全部都撒上粗盐,腌进了坛子里。

     

      待叶彤儿收拾完,就已经临近晌午,她连忙烧火开始做饭,很快红烧肉,清蒸鱼,还有一盘炒青菜全部都出锅了,之后再呛了一点野菜烧了一碗野菜面。

     

      将菜都放在厨房的桌子上摆好,四处也没有找到遮盖的东西,只好将碗碟对盖,擦了擦汗拎着篮子走了出去。

     

      院子里一片寂静,屋子的门紧紧关闭着,叶彤儿小心翼翼的打开院门走了出去。

     

      叶彤儿拎着一包药匆匆赶回破庙时,就看见两个男人正跟翠霞拉扯着,其中一个男人正在翻着她跟翠霞的包袱。

     

      叶彤儿从旁边的干柴抽出一根粗树枝,冲进去就冲着两人打着,大喊道:“叫你们抢东西,我打死你们两个小贼!"

     

      两个人措不及防的被打了好几棍,见叶彤儿拿着木棍下手越来越重,都怒骂着跑了出去。

     

      “翠霞姐,你没事吧?”

     

      见两人离开没有再回来,叶彤儿穿着粗气回头将篮子提回来放在身边,扶着翠霞坐起来。

    17032423481649.jpg

    =

     

      叶彤儿焦急的半抱着叶海从张喜福的身上下来,入手便是滚烫的身体,连忙帮他放在炕上。

     

      “姐,你快兑一盆温热的水端过来。”

     

      叶彤伸手将叶海的衣服扯开,将他的整个肩膀跟手脚全部都擦了一遍,这才将帕子搭在他的额头上,沾了点温水给他起皮的唇上湿润着。

     

      很快,一个头发花白的老头子被请了过来,看了看叶海,“咋烧的这般的严重,娃都烧昏过去了。”

     

      “江大爷您给看看,我弟弟他没事吧?”

     

      江大爷号脉之后,皱了皱眉,“我先给你开服退热药,你们赶紧

    《帝高一尺嬷高一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