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光不再,你还在】爆款《时光不再,你还在》完整小说目录阅读

评分:10分
  • 类型:总裁小说
  • 热点:
  • 看全文→
  • 编辑:空空道长
  • 评语: 时光不再,你还在小说简介:看着白静熙躺在那里,气若游丝,瘦的好像一张纸,本来红润而又生气的美丽面容,这会儿已经形同枯槁。 他的心里涌上一股奇怪的感觉,连他自己都

     时光不再,你还在小说简介:看着白静熙躺在那里,气若游丝,瘦的好像一张纸,本来红润而又生气的美丽面容,这会儿已经形同枯槁。

     

    他的心里涌上一股奇怪的感觉,连他自己都无法分辨,对于她,现在是一种什么样的感情。

     

    手掌敷上她脸颊的那种冰冷触感,让他忽的就想起了自己上一次这样触碰她,好像是她16岁的时候。

    第十一章 已经认不清人了

    凌莫尘走后,宋依依仿佛清醒过来了一般,她回想着他刚才说过的话,忽然变得害怕起来。

     

    他看到了她的真面目,凌莫寒也说她不过是他的一件衣服,随时可能丢掉。

     

    越想越慌乱,她开始变得坐立难安。

     

    不会的,她好不容易走到今天,绝对不能前功尽弃!

     

    想到这里,她捡起地上的电话,打给了凌莫寒。

     

    ——

     

    凌莫寒刚从宋依依的住处离开,就接到别墅佣人的电话,说白静熙的情绪很不稳定。

     

    他赶到别墅,就看到她浑身是伤的躺在床上,嘴里咬着毛巾,即便是睡着了,手脚还是被绑着。

     

    “这样绑着太太怎么睡的好?拿了那么多薪水,你们就是这么给我做事的?”

     

    “凌先生,太太刚打过镇定剂,她的情况最近越来越严重了,发作的时候,已经认不清人了。”

     

    “不是请了心理医生吗?怎么情况没有好转反而严重了?”

     

    佣人也不敢再多说什么,只是默不作声。

     

    他不耐烦的遣走佣人,迈开步子走向了床边。

     

    看着白静熙躺在那里,气若游丝,瘦的好像一张纸,本来红润而又生气的美丽面容,这会儿已经形同枯槁。

     

    他的心里涌上一股奇怪的感觉,连他自己都无法分辨,对于她,现在是一种什么样的感情。

     

    手掌敷上她脸颊的那种冰冷触感,让他忽的就想起了自己上一次这样触碰她,好像是她16岁的时候。

     

    那时候的他,心里分明是有她的,只是从什么时候开始,那种好感,强行的被他忽视,以至于最终转变成了深恶痛绝的厌恶?

     

    刚陷入到回忆当中的思绪,被一阵电话里铃声打断。

     

    他看了一眼,电话是宋依依打来的,眉心不耐的蹙了蹙,干脆直接关机。

     

    刚将电话收起来,就瞥见床上的人动了动。

     

    “你醒了?”连他自己都没有察觉,向来清冷的语气,此时竟温和了许多。

     

    “你来了。”白静熙只是用眼尾的余光扫了凌莫寒一眼,便附身去拉床头柜的抽屉。

     

    一个月来,她第一次这样心平气和的面对自己,竟让凌莫寒感觉到莫名的舒畅,仿佛一直堵在心口的郁结终于舒展开了。

     

    “你要拿什么,我帮你。”刚伸出去的手,被白静熙冷漠的躲开了。

     

    那张俊脸瞬间又阴沉下来。

     

    她丝毫不顾及他的情绪,兀自拉开抽屉,从中拿出一份文件,转而递给凌莫寒。

     

    “字我已经签好了,从现在开始我们之间没有任何关系。”

     

    接过离婚协议,草草的翻了几下,凌莫寒目光最终落在最后面那几个娟秀的签名上,墨玉色的瞳仁里,似乎燃着火焰。

     

    他合上协议,看着白静熙始终平静的甚至有些冷若冰霜的脸颊,“你现在神志不清醒,我只当做这份协议不存在!”

     

    说着,他便三两下的将协议撕了个粉碎。

     

    “凌莫寒!”白静熙忽然看向他,原本漆黑澄澈的眸子,布满了血丝,“我这一个月来,是过得浑浑噩噩的,一闭上眼睛,就是爸妈倒在血泊里,浑身是血的样子,所以我每一秒钟,都在想着怎么杀了自己。可是此刻,我很清醒,就在刚才,我又梦到我的孩子了。”

     

    “不许你在我面前提那个孩子!”

     

    设为关注章节

    第十二章 他真的爱你么?

    “不许你在我面前提那个孩子!”凌莫寒伸手按住白静熙的肩膀,语气中带着不容置喙的强硬。

     

    可白静熙面对盛怒暴躁的凌莫寒,再也没有了任何的惧怕,她始终安静平和,“医生说,那个孩子,已经开始成型了。”她说着,凉薄而又闪烁的目光挪到了凌莫寒的脸上。

     

    心里有一根线,扯着他的皮肉,扯得他生生的疼痛,那个孩子明明不是他的,他为什么会感到心痛?

     

    他讨厌这种脱离掌控的情绪,强行的将它压下去,对着白静熙,一字一顿的说下去,“你听好,我这是最后一次,从你嘴里听到有关那个孩子的话题,我的忍耐,是有限度的!”

     

    说完这些话,他起身决然的离开。

     

    白静熙紧紧的攥着床单,看着那个男人无情的背影,吼了出来,“凌莫寒,我都已经放手了,你为什么不肯放过我,我到底做错了什么,你非要这样折磨我!”

     

    凌莫寒都已经走出了别墅,还隐隐约约的能听到二楼某个窗口,传出来撕心裂肺的哭声。

     

    内心烦闷不已,他上了车,一脚油门绝尘而去。

     

    ——

     

    宋依依一直联系不上凌莫寒,得知他去国外的消息后,心里越发的忐忑不安。

     

    回想起前几天,她从佣人那里得到的消息,说是凌莫寒亲手撕了白静熙签好名字的离婚协议,不安中又多了一些愤恨。

     

    “凌莫寒,我要让你后悔,我要让所有挡我路的人不得善终!”

     

    她的手里捏着一柄锋利的水果刀,冰冷的金属光芒映在她晦暗的眸子里,嘴角扯起一丝狠毒的笑容。

     

    她驱车来到凌莫寒用来囚禁白静熙的别墅外,握着方向盘的手太用力,指节都有些泛白,她一直喜欢这个地段的别墅,凌莫寒答应她买下来做他们的婚房,结果现在,里面却住着那个女人。

     

    她下了车,走进别墅,找到了主卧的位置,推开门,果然看到白静熙睡在里面。

     

    “你这个贱人,竟敢睡在我和寒哥哥的床上!”她一把扯住白静熙的头发,将她从床上拎起来。

     

    最近一段时间,白静熙的精神状况很不好,时好时坏,好在这会儿她是清醒的。

     

    睁开眼看到是她,脸色顿时垮了下来。

     

    “宋依依,你放开我。”她挣扎着挣脱,伸手指着门口,“滚出去,我不想见到你。”

    19ef1c6e450f53ef!600x600.jpg

    =

    刚才她下意识的躲避,脸颊虽然躲开了,可是刀刃却划伤了她的眼睛。

     

    看着在床上打滚的白静熙,宋依依起初也是慌了,不过转瞬她就心一横,再次冲着她的脸上划了下去。

     

    “宋小姐!不好了,凌先生回来了!”

     

    门口传来了佣人的声音,宋依依握着匕首的手,停在了半空中,脸顿时就白了,心跳如擂鼓。

     

    他怎么突然回来了?

    《枭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