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绝色毒妃倾天下》小说在线阅读全文

评分:10分
  • 类型:总裁小说
  • 热点:小说,阅读,全文
  • 扫一扫微信看全文→
  • 编辑:空空道长
  • 评语:精品穿越《绝色毒妃倾天下》小说在线阅读全文由微信公众号:好米小说 提供,简述:囚禁冷宫十八年,最终被赐蒸刑收场。 一朝醒来,她浴血重生,洗尽善良。斗嫡母,治嫡姐,

    精品穿越《绝色毒妃倾天下》小说在线阅读全文由微信公众号:好米小说 提供,简述:囚禁冷宫十八年,最终被赐蒸刑收场。 一朝醒来,她浴血重生,洗尽善良。斗嫡母,治嫡姐,惩渣男,再布一局天下棋。风云会聚,内容精彩不要错过哦..目前全文已出,欢迎点击(绝色毒妃倾天下)全文免费阅读

    =================================================
    《绝色毒妃倾天下》小说已出全文
    阅读全文请搜索关注微信公众号:好米小说
    回复小说名字或数字 219 即可继续阅读全文章节
    此处篇幅有限,以下是精彩章节试读。
    =================================================
     雨势如瀑,夜色如铁,紫狐色的闪电撕裂长空,似要吞天噬地。
     
      “轰隆”一声巨响,惊雷猝然炸开,也惊醒了冷宫里已睡着的人。
     
      她睁开浑浊无光的眼睛,看了一眼窗外,原来是下大雨了,哎……老了,耳朵愈发不好使了。
     
      许久,她自嘲笑了笑,笑意里全是道不尽的悲凉和沧桑,十八年了……没想到蓦然回首间这一生竟也这么过去了。
     
      十八年前,也是这样一个电闪雷鸣大雨滂沱的夜里,她被于荣华做成了人彘,盛在了酿翁里,然后眼睁睁的看着她的一双儿女惨死面前……
     
      那一夜,无数的黑衣人包围了长春宫,在于荣华的一声令下后,以皇后通敌叛国之名开始屠宫,所有宫人都被处以极刑,她的陪嫁婢女含烟和点翠更是为了保护玄越和留昭,而被大卸八块,死的惨不忍睹。
     
      最后,长春宫里只剩玄越和留昭,小小的他们紧紧的相拥在一起,像是两棵孤伶的小草,在漫天风雨中瑟瑟发抖,他们害怕着,惊惧着,无助着,期待着父皇和母后来救他们,然而等待他们的却是姨娘于荣华的一声令下,竟将他们生生乱刀砍死了……
     
      那一夜的长春宫里,真正的血流成河,人间炼狱……
     
      玄越,留昭……
     
      啊……她的孩子,他们还那么小,怎么能下得去手。
     
      于荣华,你这个丧尽天良的女人,你为什么还没有死?为什么?
     
      我恨你!我恨你!我恨不得吃你的肉喝你的血,将你碎尸万段,将你挫骨扬灰……
     
      于式微死命的咬着唇瓣,泪如雨下,一颗心剧烈的痉挛着,好像被无数双手拧着,撕扯着,将她本就死去的灵魂再次千刀万剐一遍。
     
      她是皇后,却也是大云历史上第一个被做成人彘的皇后。只因生在七月半盂兰节,便被视为不详之人,亲娘恨她,生父不喜,却唯独得上官晔喜爱,娶为王妃,登基后更是封她为后,荣宠风光。
     
      那时她对上官晔除了深深的爱慕,还有深深的感激,感激他将她救出了太师府那个火坑,给了她一个家,一双玉雪可爱的儿女,但没想到……没想到只是一个转身,在他登基后不久不到半年,便残忍的将她推入了更加可怕的地狱。
     
      他先是封了她的嫡姐于荣华为贵妃,然后又夺走了她手中那人留给她的兵符,最后废了她将她打入冷宫。
    可爱意境图片女生活泼俏皮
      一切做的狠厉决断,不留半分情意。
     
      最温柔是他,最无情也是他。七年夫妻,患难与共,她助他登上皇位,不离不弃。却原来,不过是她愚蠢年纪里一场黄粱美梦而已,梦醒了,一切成空。
     
      这么多年过去了,所有记忆都变得混沌起来,唯独关于上官晔于荣华的点点滴滴,非但没有忘记,反而愈发清晰,那一幕幕就像是一个个无情的笑话,在遥远时光的另一头嘲笑她的愚蠢和无知。
     
      一个是她曾经用命来爱的男人,一个是她嫡亲的姐姐,却害了她一辈子,让她生死不能。这满目疮痍的一生,这痛不欲生的一生,这悔恨不甘的一生,真是可悲又可笑,可悲又可笑啊……
     
      “砰~”
     
      忽然,就在这时,冷宫的大门突然被打开了,鱼贯而入几个太监,走在最前面的太监拿着圣旨,宣读开来:“废后于氏,唆使守门宫女对皇上投毒,罪不容恕,特赐蒸刑,钦此。”
     
      投毒?
     
      于式微无谓失笑,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太监读完,看了一眼面无表情的于式微,眼底闪过一丝悲悯,然后屏退了左右,跪在了于式微的面前,悄声道:“皇后娘娘,奴才找了一个人来替你,待会儿,你便随着小德子离开皇宫吧。”
     
      小德子?
     
      于式微浑浊的眼底闪过一丝惊讶,像是想了好久才想起小德子这么一个人,小德子是她一手提拔起来给上官晔当近侍的,是一路见证她从一代宠后变成一代人彘废后的人。
     
      只是没想到,最后救她的人居然是他。
     
      于式微很快摇了摇头,不,她不会离开的,她还没亲眼看着那对狗男女得到报应。
     
      太监见她不应,声音哽咽道:“皇后娘娘,求您答应了吧,奴才当年承蒙娘娘恩德,家中老娘才保住性命,奴才一定要救您出去。”
     
      于式微摇头更加厉害了,暗淡的眼底迸发出强烈的恨意,她苟延残喘十八年,就是咽不下这口气,杀子之仇,残身之恨,一样一样都让她在每一个寂静深夜里发狂疯癫,她又如何甘心就这样离去?
     
      “啊~啊~”她发出微弱的嘶吼声,她要见于荣华那个贱人,她要见她!
     
      太监似乎看懂了于式微眼底的意思,呜咽道:“皇后娘娘,您又是何必呢,您一定要见于后么?”
     
      于式微重重的点了点头,是,她一定要见,因为她至今都不明白当初于荣华杀了玄越和留昭后,上官晔竟还对于荣华那般盛宠,杀子之仇不共戴天,他怎能这般糊涂?
     
      他利用她废了她,她认了,于荣华害了她将她做成人彘,她也认了,但是孩子死的那样不明不白,她不认,死都不能瞑目。
    =================================================
    《绝色毒妃倾天下》小说已出全文
    阅读全文请搜索关注微信公众号:好米小说
    回复小说名字或数字 219 即可继续阅读全文章节
    此处篇幅有限,以下是精彩章节试读。
    =================================================
    第2章 逆天重生
    雨雪交加下了整整一天,暮色缓缓降临,黑暗掩住风雪,微微的风声刮过,呜咽如鬼魅。
     
     破败的小床上躺着一个面色苍白,双眼紧闭的少女,她的额头上全是细密的汗珠,胸口剧烈的起伏着,张大着嘴大口的呼吸,像是做了什么可怕的噩梦,嘴里断断续续的梦呓着。
     
      终于……
     
      她‘腾’的一下起身,一双双眼瞪得老大,空洞而迷茫的直直看着前方。
     
    约莫片刻,那双死寂般的眸子渐渐回神,才突然发觉自己身上好痛好冷,便下意识的往身上一看,只见自己衣衫褴褛下是满身的血痕,一条条,一道道,深深浅浅,触目惊心。
     
      然而,当她的眸子移到了自己一双长满冻疮的手时,顿时瞳孔一缩,彷如被一道霹雳击中,大脑一阵嗡鸣作响。
     
      这……这怎么可能?她的四肢明明已经被斩断了,这怎么可能呢?
     
      于式微僵硬的抬头环顾一周,迷茫的看着她所在的房间。这房间十分简陋,除了她睡的破败小床外,便只有一个只剩一扇门的衣柜和一张摇摇欲坠的桌子,上面放着一个生满茶垢的茶壶和一只缺了角的杯子。这里既陌生又熟悉……
     
      正不明所以之际,忽然“哐当~”一声巨响,房间木门被大力撞开,闯进来一个身穿云灰色袄子的老妈妈,她的神色很是凶恶,手中还拿着一根血迹凝固的鞭子。
     
      进来后,她二话没先说,便走过来先给了于式微一鞭子,怒骂着:“小蹄子,我说怎么不见个人影,原来在这偷懒呢,你这个懒骨头,贱蹄子!让你给姨娘做寿面,你竟在这里偷懒睡觉。”
     
      鞭子抽过的地方一阵热辣辣的疼痛,于式微却仿佛不知道痛一样,惊愕不已的看着打她的周妈妈,眼底光芒忽闪。
     
      周妈妈!竟然是周妈妈!她还活着?她不是在她出嫁那日与五姨娘一起死了么?
     
      不,不对……

      于式微又急急的看了一眼自己的小手,这不是成年女人的手,分明是一双少女才有的手。眸色狠狠一变,她抬手使劲扇了自己一个耳光,以为是身在梦中。
     
      谁料,被扇过的地方立马是一阵真实的痛感,不是,竟然不是,她竟然不是在做梦……
     
      突然,于式微像是疯了一般大笑起来,“哈哈哈……哈哈哈……”
     
      她笑的癫狂,笑的悲凉,笑的泪如潮涌。本以为被蒸死便是她悲苦一生的结束,本以为抱着恶毒发指的诅咒便再不得超生,却不想……却不想,她竟然回到了过去,回到了少女时期。
     
      等等,周妈妈提到寿面?
     
      于式微脑中灵光一闪,想起来了,今日是她生母五姨娘王氏的三十二岁生辰!
     
      以前王氏从来都不让她给她做寿面的,因为怕她会咒她,怕她的不祥之气过给她,所以每当这一天都让她滚的远远地,眼不见为净。这次却一反常态,让她下午去给她做寿面。偏大清早因为手上冻疮发作,洗衣服慢了一刻钟,便遭了周妈妈一顿毒打,身上旧伤未愈又添了新伤,就感染发了高烧,回到房间后便晕睡了过去,她记得恍惚中她看到了六姨娘为她上药。
     
      那今年该是宏兴二十五年正月十七!
     
      她竟然回到了二十六年前,回到了自己十五岁的时节。二十六年啊,对她来说却是整整两生两世。
     
      于式微心中泛起浓浓的酸意,那恍若隔世般的记忆轮回倒流,一一涌入脑海……
     
      她仿佛看到了被蒸死前,于荣华告诉她上官晔暗许杀了玄越和留昭时的得意嘴脸。仿佛看到了身在冷宫十五载,日日绝望的残忍岁月。仿佛看到了被做成人彘时鲜血淋漓,痛的生不如死的画面。仿佛看到了那日风雨夜里惨死在自己面前的玄越和留昭。仿佛看到了上官晔将她打入冷宫时的无情狠绝的眼神。仿佛看到了自己披着嫁衣无悔嫁给上官晔的那一日……
     
      原来自己什么都记得,更记得那记忆深处里恍如野火燎原般的悔恨和不甘,那满心发狂的滔天恨意。那一场漫天红雪祭奠了她前世一生惨剧,也洗涤了她今生仁善纯良。从这一刻开始,她于式微宁做修罗,也不与人仁善,那些曾经害她之人,她一个一个都不会放过。
     
      于式微浑身颤抖着,眼底闪着强烈的恨意和戾气,似是陷在那那无尽的深渊里不得而出。她的一双红肿小手狠狠的揪着身上的旧棉被,冻疮在她用力下一点点的裂开,鲜血直流,可她却浑然不觉。
     
      周妈妈看着又扇自己耳光,又是笑又是哭的于式微,一阵错愕,莫非这贱蹄子是疯了不成?还有,为什么她此时的眼神那么的陌生?甚至……甚至有一点可怕。
     
      可怕?
     
      周妈妈觉得有些可笑,抬起鞭子,便又狠狠的一鞭子打在于式微瘦弱的身板上,又是一道血痕绽开,“贱蹄子,别给我装蒜,快给我起来干活。”
     
      一阵钻心的痛传进心底,也惊醒了于式微,心底更是泛起一丝杀意。这个打她之人叫周妈妈,是她的生母王氏身边的亲信,一个为虎作伥的恶婆子,她这满身的伤疤和新伤皆是这恶婆子所为。
     
    她脸色一沉,眸底寒光乍现,厉声道:“周妈妈,你好大的胆子,敢欺主犯上。”
     
      “欺主犯上?呵……”周妈妈一声不以为意的冷笑,然而在对上于式微一双冷如寒潭的眸子时不由噤声,心中狠狠一跳,像是被一下浇了一盆冰水,心底一寒,颤栗了一下。
     
      为什么她忽然觉得这贱蹄子哪里不一样了?
     
      再看一眼,贱蹄子还是贱蹄子,随即老脸腾起一层浓浓的怒意,鞭子又是一甩,骂道:“小蹄子,你是疯了吧?”竟然敢这么跟她说话?
     
      于式微不躲不闪,一把接住了周妈妈的鞭子,使劲一拉,便将猝不及防的周妈妈拉倒到了小床上。
     
      余光里,于式微瞧见床头一把剪刀,想都没想就抄了起来,一下抵在了周妈妈的脖子上,用着自己还不熟悉的声音冷冷道:“周妈妈,剪刀无情,你最好别动。”
     
      周妈妈惊呆了,身子僵硬,不敢相信这个一向被她打得连屁都不敢放的臭丫头居然敢还手,而且还是用剪刀抵着的脖子,心中又一颤,惊慌道:“小蹄子,你想造反不成?”
     
      “造反?”
     
      于式微像是听到了什么好笑的话,轻声笑了笑,那笑意比隆冬腊月的冰雪还要寒凉。
     
      “你笑什么?”周妈妈愤怒的问。
     
      于式微终于止住了笑意,冷冽的目光投进了周妈妈愤然的眼底,云淡风轻道:“笑你多行不义必自毙。”
     
      “贱蹄子,你……”
     
      “砰~”的一声响,周妈妈的话都还没说完,头上便被重重一击,白眼一翻,顿时失去了意识。
     
       香雪院里,王氏坐在榻上,一身青花缠枝的软缎袄子,鬓边别着一只金丝牡丹簪子,闲逸的剪着花枝,见已然夜幕,周妈妈却半晌未归,不由吩咐身边的丫头小宁,“去看看周妈妈为何还未回来?”
     
      “是,奴婢这就去。”
     
      小宁提着灯笼一阵小跑,来到了于式微住的院子,喊了声“周妈妈”,心中却愈发不好,担心二小姐会有什么事。
     
      破败的小屋里有微弱的烛光亮起,只听到里面传来一道冰冷的声音,“小宁,周妈妈在这里”。
     
      小宁眉头一紧,探着灯笼边走边道:“二小姐,你怎么样了?”
    =================================================
    《绝色毒妃倾天下》小说已出全文
    阅读全文请搜索关注微信公众号:好米小说
    回复小说名字或数字 219 即可继续阅读全文章节
    此处篇幅有限,以下是精彩章节试读。
    =================================================
    第3章 庶女翻盘
    “吱呀”一声,小宁推开了于式微房间的门,却被眼前一幕给吓到了。只见昏暗烛光下,周妈妈双眼紧闭着倒在地上,身上五花大绑,口中塞着抹布,显然昏了过去。
     
      小宁又看看了,才发现不远处缩在床下,身子发抖的于式微,她双手环抱着头,似是很害怕很无助。
     
      “二……二小姐。”小宁急急的奔了过去。
     
      于式微抬起头来,一张惨白的小脸上满是泪水,看到是小宁后,眼底闪过一丝淡淡的疼痛。
     
    前世,就是这个丫头,在她每每被周妈妈打个半死后,偷偷跑来给她送药。也是这个丫头,因为为她挡鞭子惹得周妈妈不高兴,而被周妈妈打死。雪中送炭之情一心护她之义,她永生铭记。 她哗的一下起身,激动地拉住了小宁的手,无助的哭诉道:“小宁,我……我真的没有办法了,周妈妈……她差点打死我,我好怕,好怕,不得已才反抗的。”
     
      看着惊慌恐惧的于式微,小宁不禁潸然泪下,眼底露出一抹同情之色。周妈妈时常将二小姐打个半死这倒是真的,兔子急了都还要咬人,何况是人呢。
     
      反抗的好!
     
      她早就看不惯周妈妈如此狠毒了,明明是尊贵的小姐,却被她指使打骂,过的连府内最低等的丫头都不如。
     
      说到底,还是在五姨娘那,要不是五姨娘默许,周妈妈又怎敢如此嚣张。
     
      只是这样一来,周妈妈醒后怕是绝对不会放过二小姐的。
     
      小宁倏然变得紧张起来,快速的从荷包里掏出了一块自己仅有的碎银,塞到了于式微的手心里,便将于式微往门外推:“二小姐,你快逃吧,若是周妈妈醒来,定然不会放过你的,你快走,逃到哪里都好,也绝对比在这儿要好,快走啊!” 
     
      于式微见她善良如斯,早已死去的心上有一丝温暖淌过,悲切道:“小宁,我一介弱女子,又从未出过门,能逃到哪里呢?”
     
      顿了顿,她擦了一把眼泪,目露期望,“若是小宁你肯帮我一个忙,或许我还有活命的机会。”

      “活命的机会?”小宁有些惊讶的看着于式微期望炙热的眼神,随即重重的点了点头,“二小姐有什么请尽管吩咐,奴婢拼死也一定照办。” 
     
      于式微温柔一笑,这傻丫头,还是如前世一般单纯无心机,她这般护她,她又怎么舍得让她死呢?
     
      “小宁,放心,你我都不会有事,你只需按照我说的做便可。”
     
       一个时辰后,太师府的书房门前传来一阵骚动。
     
      门口两个侍卫拦着一个神色慌张的婢女,婢女口中高喊着:“不好了老爷,周妈妈在二小姐住的地方放了一把火,扬言要烧死二小姐……”
     
      书房内,太师于文清手中笔一顿,然后神色不耐的看了一眼身边的大儿子于任宏,沉声道:“宏儿,去看看外面干什么这么吵?”
     
      于任宏一身白衣锦袍,玉冠束发,气度高雅的作了一揖,“是,父亲。”
     
      他走到了外面便看到了被侍卫拦着的小宁,挥了挥手,示意侍卫放手,挑眉问道:“哪院的奴婢?吵什么?”
     
      小宁立刻跪了下来,一张小脸早已被黑灰抹花,难以看出真面目,她急急的说道:“大少爷,奴婢是厨房里的粗使丫头,方才是要去换岗的,谁料奴婢经过二小姐住处时,见到了周妈妈,她正拿着一个火把,烧了二小姐所住的屋子,奴婢很害怕,便来禀报老爷。”
     
      闻言,于任宏俊逸的眉峰微微凝住,“你说的二小姐是于式微?”那个几乎被太师府遗忘的庶女?
     
      于任宏看向了后院,果真见到一片火光冲天,火势好像已经不小了。
     
      小宁继续急切道:“大少爷,求您救救二小姐吧,若是二小姐被周妈妈烧死了,这事儿传出去,说我们太师府一个奴才就可以烧死主子,岂不成了天大的冤枉?当今圣上可是爱民如子啊……”
     
      于任宏听后眉心一动,如此火势,只怕全府的人都知道了,任那于式微就这么被烧死,那太师府一定会落得苛待庶女纵容奴才弑主之名,更甚还会失了圣心。
     
      一番权衡利弊,他快速的回到了书房禀报:“父亲,是于式微,被香雪院的周妈妈放了一把火,困在了屋子里。”
     
      于文清拿着笔的手再次一顿,神色微微有些烦躁,“这些小事,不要来烦我,圣上出的难题到现在为父都还没有个解决之道。” 
     
      于任宏知道父亲向来不喜欢这个二妹,甚至默许了那些人欺负,而他自然也不喜欢这个二妹,一个七月半出生的庶女,简直就是不详,死了也好。
     
      只是……
     
      “父亲,于式微虽然是小事,可是您有没有想过,这事儿如果传出去,传到圣上的耳朵里,圣上会如何看待我们太师府?您的对手又当如何做?”
     
      闻言,于文清顿时一惊,是啊,他怎么忘了这茬,他位极人臣,官拜一品,满朝文武都在盯着他的位置,等着拉他下马。若是此事被人捉了把柄,在圣上面前大做文章,那太师府绝对会陷入水深火热之地。
     
      于任宏见父亲清明起来,笑了笑,眼底闪烁一丝精光:“若是此事是父亲爱女如命,不顾自己生命去火海救女,圣上又当如何看待父亲呢?”
     
      “哈哈……不愧是我的宏儿,与为父想到一处去了。”于文清捋着胡子,既欣慰又满意的看着于任宏,这个大儿子随了他,做事一向是稳妥的,事事又都以太师府考虑,为他这个父亲考虑,得子如此,于家后继有人了。
     
      很快,乌压压的下人拎着水,赶到了于式微所住的院子,而太师也亲自到来,救出了屋子里险些被火烧死的女儿。
     
      第二日一早,周妈妈纵火烧二小姐,太师亲自进火海救女的消息不胫而走,不稍两个时辰便传遍了京城的大街小巷,人们这想起原来太师府还有个二小姐,但人们更多啧啧称赞的是太师不顾危险亲身救女的事。
     
      人们无一不是在夸赞太师爱护子女如命,是个好父亲,还听说太师为了安抚受惊的爱女,特意为爱女翻新了一座阁楼,不是新建,只是翻新,足见太师是个清廉节俭的好官。
     
      飞云阁中,于式微穿着一身藕粉色柔棉曳地长裙,用木簪随意将头发挽了起来,安静的坐在廊下,将一双长满冻疮的手泡在汤药中,要盆下以暖炉温着,不至于冷却。
     
       这汤药是大夫人唐氏送来的,昨夜的事轰动整个京城,于文清尚且亲自去‘救’她,唐氏又怎会落了后,给人落下一个苛待庶女之名呢。
     
      不仅如此,唐氏一大早还亲自来了飞云阁,对她一阵嘘寒问暖,送来许多的生活物品以及衣物棉被,为自己这个贤惠大度的当家主母做足了面子。
     
      看了一眼熟悉的院子,于式微一阵久违的熟悉感,这个院子就是她前世住的院子,不过却是过了二月二龙头节之后才让她搬进来住的,也就是十三日后。
     
      她记得二月二龙头节那天,文帝率领百官及百官家眷去法华寺祭天祈福。也就是在那天,她被法华寺的无忧大师称骨批命:此格世间罕有生,女主男命贵难言,天上紫微来照命,母仪天下乐太平。
     
      她以母仪天下的命格,引起无数人注意,其中一个就是野心巨大的上官晔。回到太师府后的当天,于文清便命人将飞云阁翻了新,亲自将她送了进来
    =================================================
    《绝色毒妃倾天下》小说已出全文
    阅读全文请搜索关注微信公众号:好米小说
    回复小说名字或数字 219 即可继续阅读全文章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