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连翘冯厉行小说【蚀骨柔情:总裁吃上瘾】完整版章节免费阅读

评分:10分
  • 类型:总裁小说
  • 热点:小说,阅读,全文
  • 看全文→
  • 编辑:空空道长
  • 评语:总裁豪门《蚀骨柔情:总裁吃上瘾》在线阅读全文由微信公众号:好米小说 提供,简述:报仇的第一步便是接近圈内那位能只手遮天的冯总,有他当靠山,她才有赢的胜算。 如何接
    总裁豪门
    =
    连翘不客气地接过筹码,反问:“为什么我要听你的?”
     
    冯厉行笑得更厉害,欺身贴到她耳边,蛊惑般地开口:“因为我能让你赢!”
     
    短短几个字,他明明说得疏淡平和,可却让连翘产生了压迫感,像是有猛兽贴近,以至于她下意识地往后退了半步,眉头轻挑:“我偏不!”
     
    她这害死人的倔性子啊,东倒西歪地又走回赌桌,手一挥,一把筹码全部飞了出去。
     
    “大!”连翘眼睛都没眨一下,可惜很快开骰,4点,她又FUCKING的输了!
     
    “操,还有完没完啊!”连翘用手猛敲了一下桌面,愤愤站起来。
     
    冯厉行已经走到她身后…
     
    “你押了一晚上的大,没赢几把,怎么就这么不听话?”
     
    “要你管!”连翘不买账:“反正输掉的钱我明天就还你!”说完低头开始在坤包里找纸和笔,纸没找到,只能抽了一张纸巾出来,写下自己的手机号码递给他。
     
    冯厉行的手还在裤袋里,眉稍上扬,没有要接的意思。

    “就这么一串电话,就让我随随便便相信你?”
     
    连翘有些急了:“那你要我怎么样?钱我肯定会还的!”。
     
    她看了眼纸巾,突然将自己的嘴唇重重覆上去,“bia~”的一记,纸巾上留下一道猩红的嘴唇印子。
     
    “盖章列据,你放心好了,我不缺你这十万块钱!”连翘将盖着她唇印的纸巾硬塞到冯厉行手中,很快就转身往外走,走到一半突然想起来,她现在是装醉状态,所以立即开始改走“八字步”……
     
    冯厉行一直站在原地,看着连翘滑稽的背影,稍稍低头,将纸巾上的那道唇印搁到鼻下,轻嗅,除了威士忌的味道外,依稀还能闻到淡淡的樱桃味,似曾相识。
     
    “这么low的手段她也能使出来,这几年在国外算是白呆了!”冯厉行收回笑容,掏出手机打电话:“Perry,余缨的女儿回国了,帮我查一下她回国的目的!”
     
    约半小时后Perry便回复了:“……她应该是回来参加陆予江和梁念珍的婚礼,另外,律所那边刚来的消息,余缨临终前把她名下的瞑色股份全部转到了余连翘名下……”
     
    连翘在房间睡到日上三竿,最后还是被手机铃声吵醒,屏幕上显示“刘院长”三个字,连翘赶紧接起来。
     
    “刘院长,你好。”
     
    “余小姐,不好意思打扰你,安安的心脏检查报告出来了,情况不大好,所以我才急着给你打电话。”
     
    一听这话,连翘睡意全消。
     
    好在刘院长很快又补充:“不过医生的意思是让我们尽快给他安排手术,趁孩子年纪还小,尽早手术痊愈的可能性会比较大。”
     
    连翘松了一口气:“我知道,再等我一段时间,等我把手头的事处理完就去办理领养安安的手续,到时候我想把安安接到国外做手术,毕竟国外的医疗水平要好一些。”
     
    “那真是太感谢余小姐了,余小姐真是活菩萨,心善,这些年总是定期来看安安,安安命好,遇到你这个贵人…”刘院长唏嘘一番,连翘却不自觉地自嘲笑出来。
     
    她是活菩萨么?才不是呢!
     
    连翘将手机扔回床上,伸手去够床柜上的烟盒,很快烟雾就燃了起来,很呛口的辛辣味,她却已经适应得很好。
     
    只是手臂伸出去的时候,丝质睡衣的袖口滑到关肘处,大半截纤细的手臂便露了出来。
     
    手臂的皮肤很白,但腕口却可见很多被烟蒂烫过的痕迹,深深浅浅,新旧不一。
     
    连翘又用劲抿了一口烟,吐着白雾将烟蒂扔进烟缸。
     
    刘院长那话多讽刺啊,这些年她在国外过得极其狼狈,几乎人不像人,鬼不像鬼,哪里配当活菩萨!
     
    至于她收养安安,是因为另有目的!
    =
    =
    005 去她房间,晚上见
    三天后,思慕与La’mo的签约仪式隆重举行,瞑色正式易主。
     
    记者招待会上,陆予江与冯厉行愉快握手,为时半年的收购案终于落幕。
     
    陆予江那天心情极好,当着记者的面宣布了他与梁念珍的婚期,婚期恰好是瞑色重新挂牌上市的第二天。
     
    冯厉行调侃:“陆董真是重情意,这么多年过去了,你居然还要为陆夫人补办婚宴。”
     
    “应该的,这是我欠念珍的,还希望冯总到时候能够赏光来参加我和念珍的婚礼。”陆予江也不顾忌众多记者在场,脸上全是他对梁念珍的偏宠。
     
    “恶心,恶心,恶心!!!”连翘窝在酒店房间,用手指猛戳电脑屏幕上陆予江的脸。
     
    那场签约仪式是现场直播,画面调转,就在连翘猛戳的时候,镜头一下子转到了冯厉行身上。
     
    特写镜头,画面中的男子穿着银灰色西装,清逸俊朗,嘴角带着一抹似有似无的笑,连翘总觉得,她能够从这个原本清隽的男人身上嗅到危险的味道。
     
    再想到她这次回国的目的,连翘心跳无辜漏了一拍。
     
    不行,她的时间不多了,瞑色一周之后便会重新挂牌上市,她必须在这一周时间内搞定冯厉行。
     
    “漫漫,江湖救急,能不能帮我搞到冯厉行的手机号码?” 连翘趴在床上给自己在国内的死党赵漫打电话。

    “冯厉行?你说LA’MO现任的CEO?”
     
    “是啊,我知道这任务挺艰巨,但你不是在圈内认识很多人嘛,所以拜托拜托!”连翘俏皮哀求,岂料赵漫很爽快地答应了。
     
    “不艰巨,我现在手机里就有他的号码,一会儿发给你。”
     
    “……”连翘一时错愕,“你怎么会有冯厉行的号码?”
     
    “因为他现在是裴潇潇的男人啊,而我一个月前刚被调去当裴潇潇那贱人的助理!”
     
    “……”
     
    一分钟后一串数字发到了连翘手机上,她直接拨过去。
     
    “喂,哪位?”干净清冽的声音,好像跟赌场中那个蛊惑低靡的男子判若两人,只是背景有些吵,他应该还在签约会现场。
     
    连翘狠狠吞了口口水掩饰紧张:“我,你的欠债人!”
     
    那端声音停了几秒,连翘依稀听到了脚步声和推门声,大约半分钟后冯厉行才再度开口,清冽口吻不再,而是带了几分戏谑:“怎么?你主动给我打电话,这么迫不及待地要还钱?”
     
    “欠债还钱天经地义,我不会赖账,你晚上有时间么?来华克山庄,我开支票给你,顺便请你吃顿饭!”
     
    连翘一口气讲完,心尖扑通狂跳。
     
    那端又没声音了。
     
    操,这货不会不来吧!
     
    连翘捏了一把汗,刚想开口确认,却听到那头恢复清冽的声音:“吃饭就免了,晚上直接去你房间拿钱!”
     
    来她房间拿钱?几个意思?
     
    连翘一下懵了,好在冯厉行很快开口:“把你房号发我手机上,晚上见!”
     
    好一句“晚上见”,跟句诅咒似的,愣是把连翘懵在那里长达数分钟。
     
    就这样,成了?
     
    成了吗?
     
    连翘把脸埋进枕头,啊啊啊地鬼叫出来,
     
    惊讶之余便是欣喜,欣喜之后开始慌张!
     
    天哪天哪,她该怎么办?她接下来要做什么?化妆?选内衣?
     
    不不不,当务之急是挑一支红酒,对,等他来了,先灌他酒!
    =
    =
    006 他要来,她好紧张
    连翘马不停蹄地给客房部打电话,安排好送红酒的时间,再出门打车,直奔商场,买了件削肩紧身套裙。
     
    据说裴潇潇是冯厉行最近两年最宠的一个,是不是该照着她的风格去打扮?
     
    半小时后,连翘化完妆站在镜子前面,紧身的露肩小礼服,红唇玉肌,她深吸一口气,往枕头底下塞了两个套子,塞完觉得不好,又拿了一个出来压在浴室的小香皂下面。
     
    一切准备就绪,她才发现自己心跳快得好像随时会蹦出来。
     
    天,天,天……好紧张怎么办?她要吃糖!
     
    手忙脚乱地开始满房间找糖,总算在小坤包的夹层里翻出一颗太妃糖。
     
    撕开糖纸,迫切地塞入嘴中,浓郁的奶油和巧克力味道在舌尖化开,甜到心坎,连翘慌张的心情才稍稍平复一些。
     
    “妈,你如果在天上看着,保佑我一次就能成!”她闭了闭眼睛,感觉体内的燥热情绪慢慢褪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