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薄凉如霜》小说在线阅读_

评分:10分
  • 类型:总裁小说
  • 热点:
  • 看全文→
  • 编辑:空空道长
  • 评语:小说主人公是童遇安,路之遥,康佐城的小说是《爱情薄凉如霜》,这本小说的作者是嗡嗡嗡写的一本现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本章节由、微、信、公、众、号【雨季文学】提供! 第7章

    小说主人公是童遇安,路之遥,康佐城的小说是《爱情薄凉如霜》,这本小说的作者是嗡嗡嗡写的一本现代言情类型的小说。

     第7章 老子就是你金主

     

    熟悉的腔调,我忍不住愣在了那里。

     

    王老板!

     

    想起前两次他猥琐的样子,我有种拔腿就跑的冲动。可我不敢,从小在家暴的阴影下长大,我根深蒂固的认知就是越躲被揍得的越狠。

     

    我害怕的转身,木讷的看向高高瘦瘦的猥琐男人。

     

    王老板笑嘻嘻的靠近我,伸手就把我搂在了怀里,手已经不规矩的抚上了我的胸。

     

    “走,跟老子去乐乐。”

     

    我抗拒的推他:“别……王老板,不是说三个月……”

     

    “三个月可以先不下崽,总不能老子包了你还跟个和尚似的。”他在我胸上狠狠捏了一把,我疼得叫出声,他满意的哈哈大笑,“我就喜欢你这样的,自从上了你,老子对别的女人都提不起兴趣了。”

     

    他的手往我衣服里伸,我咬唇,鼓足勇气抓住他,“不可以……”

     

    “是不是觉得在马路上害羞?走,我带你去个地方,咱这次玩点刺激的。”不顾我反抗,王老板搂着我的腰就往车上拽。

     

    “我不去!”不知道哪里来的胆子,我咬住他的胳膊,趁着他痛呼的时候,拔腿就跑。

    67185e56dcb93bbb!400x400_big.jpg

    王老板明显发怒了,杀气腾腾的追过来,“臭娘们!敢咬老子!”

     

    我害怕的一直跑,没注意跑进了死胡同。

     

    我惊恐的看着王老板一张扭曲狰狞的脸:“跑啊,臭婊子,你还跑!信不信老子在这里就奸了你!”

     

    虽然吓得腿都软了,可我还是故作镇定,“王老板要在这里欺负我,也得先问问我金主同不同意。”

     

    王老板脸色一沉:“老子就是你金主!”

     

    “你不是!”她害怕的吞了口口水,看着王老板一步步逼近,浑身都软了。

     

    “告诉老子,还有哪个孙子敢要你?”他一脸阴霾。

     

    我很想说康佐城,可是想起他的警告,到了嘴边的名字我怎么也不敢说出来。

     

    看出我的囧态,他笑的越发得意而猥琐了,就像是注定抓到手的老鼠,慢慢靠近我,“是你老老实实跟老子走,还是我在这里上了你。人来人往的也挺刺激,你说呢?”

     

    他摩拳擦掌,就要撕我衣服的样子。

     

    我沿着墙壁慢慢往外挪,惊恐而戒备的看着他,眼看着我要挪出去来,他扑过来就抓我的头发,我疼得龇牙咧嘴,下意识朝他身下踹去。

     

    “啊——你这个臭婊子!!!”他捂着身下还不肯放过我,揪着我的就打。

     

    我躲不开,只能任由他宛如雨点般的拳脚落在我身上,整个人蜷缩着瑟瑟发抖。

     

    我想,我快要被打死了吧。

     

    闭着眼睛,我有了觉悟,反正在这种人手里丢一条命也不足为奇,没人会为了我这种人闹上法庭。

     

    雨越下越大,从刚刚的毛毛细雨到后来倾盆大雨。

     

    不知道我是不是出现了幻觉,身上居然没有疼的感觉了,耳边传来英雄救美的拳打脚踢声,我眯着眼睛看过去,恍恍惚惚好像看见了路之遥。

     

    他跟王老板打的厉害,几次被打倒在地上,几次又站起来,浑身是血。

     

    原来王老板拿了刀子,直往他身上戳。

     

    “不要打了……警察……警察来了……”我浑身骨头像是断了,艰难的朝路之遥爬过去,嘶哑的喊。

     

    也许老天还不想收了我这条贱命,真的有警车路过。王老板不想惹麻烦,狠狠踹了路之遥几脚就走了。

     

    我看着满地的血,鼻子间都是血腥的气息,哭的不能自已。

     

    我跟路之遥被送进了医院,我没什么大问题,休息一阵子就好了。路之遥也算是命大,王老板的刀子差几寸就扎进他心脏了,好在留了条命。

     

    我守在他病床前,哭红了眼,“你干什么救我?”

     

    他没多说,冷冷看我一眼,“留在这里干什么,还不去找康佐城。”

     

    我不想走,他救了我,我不能就这么丢下他。

     

    路之遥不耐烦的挥着手:“让你走,听不懂啊!滚滚滚,看见你烦!”

     

    他起身推我,还是一如既往的粗鲁,可这次却疼的嘶哑咧嘴,这样脆弱的路之遥是我没有见过的。

     

    我不敢再忤逆她,红着眼眶离开了。

     

    到门口的时候,我遇上童随心。不出意外,她狠狠给了我一巴掌,咬着牙说,“童遇安,如果不是有康少在,我今天非弄死你!”

     

    我低着头,任由她打骂。

     

    不远处,一辆黑色奔驰停在那里,我认了出来,拖着跟骨头错位般疼痛的身子往过走。

     

    康佐城没说话,我跟在他身后诚惶诚恐。

     

    一路上,我脑子都空空的,想不清楚路之遥为什么豁出命救我。只是一想到满地血水和他奄奄一息的样子,我一颗心忍不住的疼。

     

    到了康佐城的公寓,他凉凉看我一眼,“去把自己处理干净。”

     

    我低着头,木讷的往浴室走。虽然从小生活在家暴的阴影里,可是那种动刀的画面我还是第一次见,到现在还心惊胆颤的。

     

    我把自己洗的很彻底,穿衣服的时候看见镜子里苍白的自己,跟鬼似的,连我自己看了都怕。

     

    “还没好?”

     

    门外的声音吓得一颤,我急忙去开门,就见康佐城漫不经心的靠在门框上。我就像是犯了错的小学生站在那里,紧紧咬着唇,不知道该说什么。

     

    突然,他伸手把我牢牢圈在怀里,我一下子就蒙了。刚刚经历了血雨腥风,我真的应付不来他的需求……

     

    我恳求的看他,希望他能放过我。

     

    康佐城捏着我的下巴逼迫我看他,宛如利剑的眸子在我身上扫来扫去,“我还真是小瞧你了,姿势不错。”

     

    我整个人僵住了,知道他肯定看了视频,难堪的低着头,不敢看他。

     

    我想在他面前维持一个干净的表象,可好像已经全然糊掉了。我等着他羞辱我,甚至像路之遥、王老板那样打我,虐我。

     

    我想错了,他没有羞辱我,也没有打我,只是含住了我的唇,凉凉的,有种薄荷的味道。

     

    他的手伸进我的衣服,一寸一寸摸着。

     

    我惊恐的打颤,满脑子是不好的记忆,心头的恐惧伴随着血水袭来,我疯了似的朝他拳打脚踢,就像刚刚在雨水里,王老板想要撕掉我的衣服,我拼了命护住自己一样。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的情绪渐渐缓和了,看着被我打得康佐城,惊恐的步步后退,死死握着拳头,声音哆嗦的说,“对、对不起……”

     

    脑子里还是王老板想要占有我,路之遥疯狂保

    第8章 要你的命

     

    差不多晚上十点多,康佐城带我去了一家法国餐厅,在大学的时候我旁听过一阵子法语,能认识简单的法文,菜单对我来说不算很难。

     

    康佐城意外的看我一眼,那眼神让我觉得极其不舒服。就像说我这种人,居然也懂法文一样。

     

    吃过饭,他又带我去买衣服,用他的话说,他最不缺的就是钱,喜欢的随便买。

     

    我下不去手,最后还是他一件件让导购员拿给我试穿,结账的时候,上面的数字看的我心惊肉跳。

     

    第一次,我体会到什么叫有钱人。

     

    也是第一次,我穿的像个公主一样,差点就以为自己真的成了公主。

     

    车上,我实在是太累了,迷迷糊糊就睡着了,直到门童过来叫醒我,我才发现康佐城已经下车了,赶紧跟过去。

     

    很豪奢的酒店,比之前姚姗姗带我去的酒店还豪奢。

     

    我小心翼翼的扯扯康佐城的衣服:“来这里干什么?”

     

    “吃饭!”

     

    康佐城步子很大,我几乎得小跑才能追上他。

     

    我单纯的以为他带我真的是来吃饭,事实证明是我想多了,他只是带我来参加一个饭局。几个上了年纪的男人,身边都坐着貌美如花的姑娘。

     

    我跟他朝空出来的位置坐下去,识相的大气都不敢出。

     

    康佐城跟他们谈笑风生,包括我在内,所有的女人都只是陪衬,跟个花瓶差不多,陪喝陪笑,就是不能多吃。

     

    我浑身都疼,又饿的厉害,好像疼痛无形中被放大了无数倍一般。

     

    饭局结束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两点多了,回去的路上,我小声问他能不能停车,让我去买点东西。

     

    康佐城挑眉,直接把钱包给我。

     

    我迫不及待跑向便利店,胡乱买了点吃点,结账的时候,打开康佐城的钱包,里面居然有一张女人的照片,我看着照片发呆,直到店员提醒我,我才回过神来。

     

    上了车,康佐城看一眼我的东西问:“没吃饱?”

     

    我嗯了一声,没再说话,满脑子都是他跟那个女人的合照,纷繁杂乱的情绪占据了我的胸口,闷闷的,有点疼。

     

    回到家,我简单洗漱一下,就往客房走。

     

    康佐城指了指桌上买来的东西:“不是饿了,怎么不吃?”

     

    “饿过劲了,我先去睡了。”

     

    刚要关门,康佐城的话就从门缝里飘了进来,“要知道自己是什么身份,我身边不留贪心的人。”

     

    我没说话,关了门躺在床上,盯着天花板一看就是一宿。

     

    其实后来想想,我真怨不得他,他早就提醒过我了,是我自己非要陷在这种关系里无法自拔,以至于后来伤痕累累,都是自找的。

     

    可是这会儿的我并不清楚,只是天真的想,我留下来不过是为了拿到我的照片和视频,总有一天能够全身而退。

     

    后来的几天,我日子过得挺清闲的,康佐城偶尔才来一次,也基本上是晚上来,大多时候是醉醺醺的,按住我就亲。只是,他从来没有占有我,不知道是嫌我身上有伤,还是看过那些视频以后对我没了兴趣。

     

    这样也好,对于上床这种事情,我是有心理阴影的。

     

    他不来的时候,我就一个人在家发呆,做做饭,种种花,收拾收拾屋子。这是我以前渴望的生活,可现在却莫名的排斥。

     

    我去过几次医院,医生说我爸差不多好了,已经被接回去了。我想我爸,可又不能忤逆康佐城,他说过不让我跟家里再有任何联系。

     

    我只好借着去看路之遥的名义打听我爸,知道我爸现在过得很好,我也放心了。

     

    至于路之遥,再有一阵子就可以出院了,我也不用太内疚了。

     

    从病房出来,正好看见童随心在外面等我。她压低声音说,“跟我过来。”

     

    我跟着她去了医院后花园,她对我的态度依旧冷冷的,比之前更讨厌。

     

    她说:“你现在跟了康佐城,这事儿原本我不该再找你了,可王老板说了,要是不把你带过去,就要卸了路之遥一条腿。童遇安,你欠路之遥一条命,必须得去。”

     

    童随心说话向来不拐弯抹角,而且说到做到。所以,不管我答应不答应都得去,区别在于是我安安分分去还是被她暴力送过去。

     

    “你也可以先给康佐城打个电话,他要捞你就去,不捞你是你的命。”看似无情,其实她还是对我有那么一点姐妹情分吧?

     

    我想了半天,最后决定告诉康佐城。我现在是他的人,如果真被王老板欺负了,只怕以后的日子更糟糕。

     

    康佐城没接电话,我心里惶惶的,在童随心让人把我押上车的时候,我给他发了条短信,约莫是我被王老板的人带走了,让他救我。

     

    说真的,我一点把握都没有。

     

    下车的时候,我心里害怕的紧,一想起王老板的嘴脸就忍不住打颤。只是,说到底我还是欠了路之遥一条命,并不想真的让他卸条胳膊卸条腿。

     

    远远就看见王老板站在那里,我吓得腿都软了,下意识摸了摸口袋里的匕首,如果他真要勉强我,我就捅他几刀,也算是替路之遥报仇了,还了他的债。

     

    我都做好英勇就义的准备了,只是没想到会看见一张轮廓分明的脸出现在王老板身边,嘴角还带着浅笑。

     

    我愣住了,康佐城怎么会在这里?

     

    “很意外?”他伸手搂住我,捏了捏我的脸,“还不快跟王老板问好。”

     

    “王老板好。”我讪笑。

     

    王老板脸上笑着,可看我的眼神充满了诡异,我就知道我得罪了他,只怕这事儿没法善了,心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