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越过谎言拥抱你小说阅读_

评分:10分
  • 类型:总裁小说
  • 热点:
  • 看全文→
  • 编辑:空空道长
  • 评语: 《越过谎言拥抱你》全文讲述何尽欢秦纵遥之间的故事,为您带来《越过谎言拥抱你》阅读。各位书友要是觉得《越过谎言拥抱你》还不错的话请不要忘记向您qq群和微博里的朋友推

     《越过谎言拥抱你》全文讲述何尽欢秦纵遥之间的故事,为您带来《越过谎言拥抱你》阅读。

    各位书友要是觉得《越过谎言拥抱你》还不错的话请不要忘记向您qq群和微博里的朋友推荐哦!.

    011你是不想要

     

    容家老宅这地理位置,上来容易下去不易。

     

    半山腰,此时又是深夜没什么人和车辆经过,走在路上不禁有些害怕。

     

    沈思渺几乎是壮着胆子,一步步往前走的。

     

    偶尔传来从林深处的鸟叫声,都能将她吓得腿软。

    67185e56dcb93bbb!400x400_big.jpg

    扭伤的脚踝还未完全消肿,这么一折腾怕是要肿的更厉害了。

     

    可沈思渺现在顾不得那么多,她不想继续留在容家,不想看见那个男人对她轻视的眼神!

     

    若是可以的话,她真想再也不要见面!

     

    身后,容景行慢慢悠悠的开着车追了她快半个小时。

     

    车头打的近光灯,因为距离较远,所以沈思渺并未察觉到身后的人。

     

    容景行透过那盏灯光看过去,女人一瘸一拐的瘦弱背影有着本不属于她的倔强!

     

    那种感觉,就像是她在容衍的房间时候。

     

    他揉着她脚踝的时候故意力气很大,可她偏生就是忍住没哭!

     

    要知道曾经在床上,但凡他稍微用点力气,她都疼的泪意莹莹,然后一个劲的躲着他,求饶更是常有的事情!

     

    可刚刚她在容衍的房间的时候,不仅没有,反而似乎在逞强?

     

    逞强给谁看?

     

    容衍吗?!

     

    容景行想到这里脸色不由更沉了几分,下一秒变换成远光灯直射前面女人的背影!

     

    沈思渺被这突如其来的灯光吓到,顿住脚步缓缓回头便见一片刺目的灯光,照的她根本睁不开眼睛。

     

    她几乎下意识的,抬手挡住了眼睛。

     

    容景行猛地一脚油门,车子急速往前面的女人逼近,然后又距离刚好的在她脚边停下。

     

    沈思渺缓缓挪开眼前的手,车灯熄灭,她视线有片刻的恍惚。

     

    等她视线恢复的时候,车窗滑下露出男人那张无可挑剔的俊颜。

     

    沈思渺眉心微蹙,微微点了下头礼貌的打了个招呼。

     

    但是她的一举一动在男人眼里,都透着别扭!像是在刻意和他拉开距离!

     

    容景行微微皱眉道:“上车,我送你回去。”

     

    送她回去?

     

    沈思渺下意思的后退一步,微微摇头示意不用。

     

    转身就要走开!

     

    容景行面色一沉,拔下车钥匙快步追过去,一把扯过她甩去车门边上!

     

    沈思渺皱眉挣扎,男人抬腿屈膝轻而易举的困住她的动作!

     

    她深呼吸压下心头的怒火,抬眸看着那个男人。

     

    即使夜色深深,容景行还是看清了她眼底一闪而过的火气。

     

    很好,跟他在一起半年,她终于知道生气了。

     

    因为什么?

     

    因为他今晚将她从容衍的房间逼出来了?!

     

    容景行抬手一把捏住了她下巴,逼着她看向自己!

     

    冷声道:“容衍是我侄儿,你还真想从我床上爬出去之后,再爬上我侄儿的床?!”

     

    深夜的山风从四面八方扑面而来,沈思渺披散在肩头的发丝被山风带起。

     

    她内心深处一片凉薄。

     

    冷淡的眼神看着他,眼底倔强分明。

     

    终于还是忍无可忍的朝着打手语:我没想嫁给容衍!

     

    容景行不爱看她比划,但那不表示他看不懂。

     

    不知道为什么看着她比划完,他却莫名松了口气。

     

    可是她眼底的倔强还是让他不顺眼。

     

    男人眯眸问道:“这么说,你是承认在勾引我?”

     

    沈思渺咬着唇颤抖,眼底委屈的红了一片。

     

    赌气的比划:容先生未免太看得起自己!用过的东西,我没兴趣再用!

     

    她成功的挑起了他隐忍的怒火,容景行一张脸绷紧,看着她的眸沉了不止一度!

     

    遂一低头扣着她下巴就吻了上去!

     

    沈思渺当然不配合,可她挥出去的手,轻而易举被制服!

     

    容景行双腿强行挤进她腿间,作恶的抵住她,她整个人狼狈呈打开的姿势贴在车门边缘!

     

    男人一把拉开车门,将她推进去,压住她!

    012去补张膜

     

    沈思渺起步走近,冷漠的看着那对母女!

     

    沈安然撑着发重的脑袋看过去,瞬间清醒了几秒。

     

    扶着桌子站起来,抬手指着沈思渺问道:“你、你是不是被容衍撵出来了?!”

     

    沈思渺寒眸扫过何巧音看向沈安然比划:我妈呢!你们把她藏哪儿了!我已经去过容家了,是不是该让我见她了!

     

    何巧音醉容上也多了一丝怒气!

     

    “小贱人,谁叫你回来的!你要是敢坏我大事,小心我让于念秋死无葬身之地!”

     

    她们根本不想让她见于念秋!

     

    沈思渺气的浑身颤抖,一步上前抓住沈安然的衣领,奋力的将她推到椅子上!

     

    一旁半醉不醉的何巧音见情形不对,起步走过来一把扯开沈思渺将她摔在地上,紧张的问:“安然,我的宝贝儿你没事儿吧?”

     

    沈思渺被她扯到痛处,摊在地上一时站不起来。

     

    沈安然摇了摇头,忽地起身端起一旁的红酒“哗”的一下泼去地上沈思渺的脸上!

     

    殷红液体顺着领口一路往下滴落,好不狼狈!

     

    沈安然起身走过去,冷冽的眸看着沈思渺道:“别再挑战我的耐心,和容衍睡觉生孩子,是你见于念秋唯一的捷径!”

     

    何巧音及时出声叫道:“王妈过来,带二小姐上去休息!没我的命令,不许她出来半步!”

     

    沈思渺被人强行拉去二楼锁上门。

     

    卧室是装了防盗窗的,她根本逃不出去!

     

    楼下,何巧音坐在太妃椅上直叹气。

     

    沈安然想了想她不由又说了句:“明天先带沈思渺去趟医院!”

     

    何巧音一天满脸不高兴:“带那个小贱人去医院做什么,你还怕她病死不成?!”

     

    沈安然凝眉看着她说道:“我能带她去干什么,当然是去补膜啊!”

     

    补个chu女膜,日后容衍真睡了她也不至于露出破绽吧!

     

    何巧音一听,不由拍手叫道:“你这个注意好,不愧是妈的好女儿!”

     

    翌日早上七点。

     

    沈思渺房间的门被打开,她冲出来便见沈安然挡在门口。

     

    她站在那里瞪着门外的人比划:我妈人呢!

     

    沈安然弯唇一笑,低眸看着沈思渺脚踝的伤道:“在我告诉你她行踪之前,你怕是先得跟我去医院看看伤。别到时候母女见面,引她担心。”

     

    沈思渺觉得不对劲,这对母女向来不达目的不罢休,这回怎么可能那么好说话!

     

    她刚要退进房间关上门,便被沈安然一把拉住手腕道:“害怕姐姐吃你肉啊,治好腿伤咱们才能谈于念秋的事情对不对?”

     

    沈思渺到底还是动摇了,于是由着她揽着自己往外走。

     

    进了医院,挂号缴费都是沈安然一手办理。

     

    沈思渺被带进去之后,便被强行捆在了手术台上!

     

    医生叫上外面的护士也往手术室走去,快进去的时候口袋里的电话忽地一阵响。

     

    男人脚步一顿,接通笑道:“师兄,今天这么闲啊?”

     

    耳边传来一道沉稳的声音:“你人呢,我在你办公室。”

     

    司徒健抬眸看着手术室大门叹气道:“不巧,我刚刚临时安排一场手术,你可能得等我忙完。”

     

    那边询问道:“什么手术,多久?”

     

    司徒健轻笑一声道:“我桌子上有病历你自己看吧,我这儿站着人不方便与你多说。”

     

    那边静默半晌,司徒健正要挂掉的时候,忽地听见男人问道:“你手术的女人叫沈思渺?补chu女膜?!”

     

    司徒健怔了下,喃喃道:“是啊,估计快结婚了吧,挺正常的。”

     

    现在社会谁还没个前男友啊,总不能因为一张膜影响后半生幸福吧!

     

    “正常?!”

     

    司徒健听着他这声冷呵,不由微微颤了了下。

     

    狐疑的问道:“师兄,这人你该不会认识吧?!”

     

    司徒健饶有兴味道:“这患者有意思了,家属一出手就是十万,包了我接下来的时间!”

     

    容景行挑眉问:“什么家属?”

     

    “单子上有家属签字,你翻。”司徒健笑道:“我进去做术前准备,晚点再说。”

     

    容景行翻到那页纸上,沈安然的名字赫然印入眼帘!

     

     

    又是这个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