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源小说推荐《自此与你隔光明》抢先阅读

评分:10分
  • 类型:总裁小说
  • 热点:
  • 看全文→
  • 编辑:空空道长
  • 评语:都市小说《自此与你隔光明》已上线。文章情节平凡中显示出不凡的文学功底,可谓字字珠玑。辞藻华丽营造氛围。本章节由、微、信、公、众、号【雨季文学】提供! 第十一章 惊

    都市小说《自此与你隔光明》已上线。文章情节平凡中显示出不凡的文学功底,可谓字字珠玑。辞藻华丽营造氛围。

     第十一章 惊心动魄

     

    东西砸在地面的声音从听筒里传来,闷响回荡在整个空荡荡的会议室里。

     

      许墨琛愣住,攥着屏幕一片漆黑的手机,保持着原来的样子,高大的身躯变得僵硬,一动不动。

     

      刚刚,夏清宁是……

     

      跳楼了??

     

      一切来的太快,画面过于惊心动魄,以至于这个平日里处事沉着冷静的男人,此刻却有着前所未有过的惊慌。

     

      他双手颤抖的握着手机,朝着电话那头再次拨打过去。

     

      一遍又一遍,却再也无人接听。

     

      许墨琛杵在原地,心口被什么钝器刺破一样,疼痛从心脏四周的感知神经,慢慢的袭来。

     

      头脑清醒一分过后,他嗓音颤抖的朝着门外的助手秦屿喊道:“查……快查夏清宁的位置,我立刻马上就要见到她!!”

    70390ca58ce0440c96213d30c8fbef80!400x400.jpg

      ……

     

      北城医院。

     

      查到地址后,许墨琛一刻都没有停留赶到夏清宁定位的医院。

     

      刚到还没下车,透过车窗一眼就看到门口,有一簇人影围成一团。

     

      许墨琛迈着僵硬的步伐下车,大力的拨开人群,高大的身躯挤了进去。

     

      当大理石地板上的一滩刺目艳红的血迹映入眸时,这一瞬间,触目惊心!

     

      这一摊血迹,都是夏清宁那个女人留下来的?

     

      许墨琛高大的身子,此刻不禁一颤,不自觉的往后退了几步。

     

      “刚刚有个女孩子跳楼了,现在送进了急救室了,不知道情况怎么样。”

     

      “这么高的楼跳下来,肯定死了吧!”

     

      “好可怜,年纪轻轻的有多么痛苦,才会想不开……”

     

      周围窸窸窣窣的讨论声,一字一句像是一根根银针般。朝着许墨琛的耳膜袭来。

     

      他怎么也不敢相信,那个打也打不走,骂也骂不走的女人会选择这般痛苦的方式离开。

     

      那个自私胆小的女人,怎么会舍得去死?

     

      “不,我不信,夏清宁她怎么敢?”

     

      许墨琛慌忙的摇着头,他逃避着这一抹刺目的颜色,退了几步后挪着颤抖的身子,转身径直往医院里跑去。

     

      急救室外,许墨琛一颗心卡在嗓子眼,迈着步子在门外不安的走动着。

     

      他承认,确实,他一直以为自己对夏清宁的厌恶很深很深。

     

      可是,乃至此刻,他才知道,并没有深刻到必须让那个女人死掉才能遏止。

     

      甚至看到那个女人在手机画面里,一点一点剥离的时候,他从未想过,自己的心会如此的痛!

     

      “许总,您别太担心,或许夫人没事……”

     

      秦屿从未看过平时那般冷静的许大总裁有过这般焦急,他只想安慰好这个不知所措的男人。

     

      可是说这句话的时候,他自己都有所怀疑。

     

      真的没事吗?那可是十一楼啊!

     

      ……

     

      “谁是夏小姐的家属?”

     

      思绪被从急救室里走出来的护士小姐的这句话掐断,许墨琛回过神来后,激动的上前,嗓音中都带着颤抖:“我,我是病人的老公。”

     

      “夏小姐的情况危机,医生还在抢救,目前情况不好,随时会有生命危险,这个是病危通知书,先生,麻烦您签个字吧!”

     

    第十二章 狂跳不安

     

      “我欲与君相知,长命无绝衰。山无棱,江水为竭,冬雷震震,夏雨雪。天地合,乃敢与君绝。”

     

      大学的时候,满是稚气的夏清宁,穿着白色体恤,总爱对着许墨琛念这首诗。

     

      她说:“许墨琛,我会伴你生生世世,谁也不能将你我分开!”

     

      时光的流逝,是世间最为残酷的事情。

     

      它能将一个人的心磨碎。

     

      也能将一段五彩斑斓的感情冲淡到一点颜色都不剩。

     

      最后所有一切,都物是人非。

     

      可是,再怎么样,许墨琛都没有想过,那个曾经彼此爱到骨子里的人,最后,会用这样的方式放手。

     

      他也从未想过,夏清宁那个女人,留给自己的最后一句话是:“因为爱你,太痛!”

     

      所以想结束?所以想死?

     

      可是她怎敢死?怎敢用这种方式离开,她怎敢??

     

      “这字我绝不会签,你去告诉夏清宁,要她马上给我活着从急救室里出来,不然我定会摧毁整个夏氏集团,我定会让他们夏家无路可走!”许墨琛一把将护士小姐递给自己的病危通知书撕个粉碎,他双目涩红,垂在身侧的手不受控制的抖着。

     

      “先生,您这样我很为难,夏小姐的情况确实……”

     

      “闭嘴!”

     

      许墨琛没等护士把话说完就打断,他手指着急救室,激动的情绪让他丢了许氏总裁一贯的理智:“我警告你,里面的女人如果今天没有活着出来,我要你们医院所有人陪葬!”

     

      嘶吼的声音回荡在整个僻静的医院的走廊。

     

      护士小姐被许墨琛吓得涨红了双眼,她捡起地上的碎片,无奈的走回了急救室。

     

      真的难以置信……

     

      秦屿站在许墨琛的身边,看着此刻情绪异常激动的男人,以前他以为,那个活得卑微,从来都没有被许墨琛放在眼里的夫人,在许墨琛心中没有一点位置。

     

      可是,此刻等到夏清宁真的出事的时候,那个平日里做事有条有理的男人,却整个人都在颤抖咆哮。

     

      他抬手拍了拍激动的男人,安慰道:“许总,您先冷静一下。”

     

      冷静?

     

      他怎么可能冷静?

     

      夏清宁最后的那几句话像是梦魇一般一一在许墨琛的耳边响起。

     

      还有她那决绝凄惨的身影,不停在他眼前晃荡着。

     

      许墨琛无法按捺住一颗狂妄不安跳动的心。

     

      他怎么也无法保持冷静。

     

      睁眼是急救室刺眼的灯光。

     

      闭眼是夏清宁那个女人愈发消瘦,惨白的脸……

     

      脑中像是在播放一部旧电影一般,一个一个画面在眼前跳动。

     

      那个女人总是说,她要解释,她有很多很多话要说。

     

      可是许墨琛却从来没有听过任何一句她想说的话。

     

      一句也没有。

     

      一股清晰的涩痛缓缓爬上心头,许墨琛抬眼看着紧紧关闭的手术室,心中默念着:“夏清宁,活着出来,我给你机会解释,这次我定会听你一句。”

     

      上天像是听见了许墨琛心中的声音似的,门在此刻倏地开了。

     

      一排穿着白大褂的医生从急救室里走出来,还没等许墨琛开口问,他们便齐齐朝着他鞠了一躬,口中沉重的说道:“对不起,我们尽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