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溱溱,裴恒)小说好看吗?

评分:10分
  • 类型:总裁小说
  • 热点:
  • 看全文→
  • 编辑:空空道长
  • 评语:《总裁霸宠小女佣》小说全文在线免费阅读txt下载完整版 新书《总裁霸宠小女佣》已上线。这篇《总裁霸宠小女佣》小说内容横扫千军 惊天动地 见缝插针、朴实无华、文从字顺、

    《总裁霸宠小女佣》小说全文在线免费阅读txt下载完整版 新书《总裁霸宠小女佣》已上线。

    这篇《总裁霸宠小女佣》小说内容横扫千军 惊天动地 见缝插针、朴实无华、文从字顺、层次清晰!

     

    第八章剑拔弩张的庆功宴

     

    新科影帝的三角绯闻越演越烈,以至于让商界的社交圈都震动了。一边任星成身后是裴氏,一边是童梦身后的童家,两家都不是吃素的主儿。何况任星成的经纪合约,还签在童家的天地影视公司呢!

     

    这种八卦最让人津津乐道了,没几天的时间,薛子柔就从自己的母亲嘴里“听说”了这件事。

     

    这样最好,事情闹得越严重,黎溱溱就越难留在裴恒身边。

     

    薛子柔柔声对薛母说,“白阿姨他们总不会不管的,妈妈你就不要跟着担心了。我今天要陪哥哥去参加恒哥的庆功宴呢,妈妈,你来帮我挑一挑礼服吧。”

    ad70e5f7dac25557!400x400_big.jpg

    裴恒这次去美国,谈成了一个价值将近三十亿人民币的项目。裴氏集团自上到下欢欣鼓舞,裴董事长亲自从巴黎发令,要替儿子庆功。

     

    薛子华没有固定的女友,这种社交场合一般都是由他妹妹代行女伴的职责,尤其这次还是到裴氏去给裴恒庆功,他就更要带上薛子柔了。

     

    兄妹俩常年浸淫在高级社交圈里,也都是去留过学的人,衣着品味自然与常人不同,一出现在嘉盛国际顶层的露天花园,立刻亮了不少人的眼。

     

    裴恒看上去丝毫没有受到任星成绯闻的影响,仍然在跟身边的人谈笑风生,薛子华尽职尽责地将妹妹护送到他身旁,“阿恒。”他放开薛子柔的手,“我妹妹就交给你了。”

     

    薛子柔因为周边有不少人在,低了头,一副含羞带怯的样子,却让裴恒想起了某个极爱脸红,还极爱咬下嘴唇的小丫头来。

     

    因而他没有直接从薛子华的手里,接过薛子柔的手。

     

    只是这一两秒钟的空隙,另一只纤纤素手伸过来,替裴恒将衣襟上沾到的一点柳絮拂掉,“薛总,薛小姐,晚上好。”

     

    薛子柔闻言抬起头来,对上了黄媚儿的眸子,她也微微一笑,“黄小姐。”

     

    黄媚儿穿了一身剪裁得体的金黄色绸缎的长裙,大方地将凹凸有致的好身材展现出来,薛子柔只看了她一眼,便将视线挪回裴恒身上,说,“黄小姐衣如其人,端得是一身好气派啊。”

     

    她在暗讽黄媚儿风骚,旁人只觉她这是赞美黄媚儿,却只有黄媚儿听出了她的弦外之音,她回敬了一句,“薛小姐这绿裙子我看了就喜欢,真是有股春天的气息呢。”把薛子柔在发春的意思表达完,她从裴恒和薛子柔中间穿过,对薛子华说,“薛总上一次说,要替我引荐新动力公司的周女士,我看到她就在那边呢,要麻烦薛总了哟。”她对着薛子华伸出手。

     

    裴恒这时候也握住了薛子柔的手,“你去吧。”他对薛子华说,“子柔我会替你看好的。”

     

    薛子华于是弓起手臂,让黄媚儿挽住自己,两个人一起往一边去了。

     

    几句话的功夫,愣是没让人听出她们之间的暗潮汹涌来,薛子柔趁着拿鸡尾酒的功夫往远处看了一眼,黄媚儿正在自己哥哥身边,和人寒暄。

     

    这个女人,果然不好对付。

     

    庆功宴开到一半,任星成也赶到了,他拽着黎溱溱的手腕,几乎是一路把她拖进了会场。

     

    这种热闹怎么能少得了他?既然二表哥不愿意管他女佣和他的绯闻,那他把她弄过来亮亮相,也没什么吧?

     

    任星成很想看到裴恒见到自己和黎溱溱在一起的时候会是什么表情。

     

    黎溱溱试图反抗,可她的力气根本敌不过任星成,加上任星成又是裴氏的股东之一,还是个名人,一路从嘉盛国际楼下上来,竟然也没人敢拦。

     

    任星成带着她一出现在顶层的露天花园,立刻就引起了周围的窃窃私语。

     

    “二表哥!”任星成没事儿人一样,拉着黎溱溱到了裴恒面前,大声地叫道。

     

    裴恒恨不得现在立刻就把他从30层给丢下去,“你怎么带她来了?”

     

    “这种场合不带女伴怎么行呢?”任星成抬手拿了一杯酒,喝了一口,“再说二表哥你不是也应该挺想见见这丫头的?”

     

    裴恒强忍怒火,声音冰冷,“她这个样子你还带出来见人?”

     

    黎溱溱本来就站也不是,走也不是,听见这话,捂着脸往后缩了一下。

     

    裴恒看到她的动作,越发火大了,她到底想什么呢?竟然还跟着任星成跑到这里来搅合他的庆功宴?

     

    “要把人带出来,好歹也要配得上你的身家。任星成,你真是给白家丢脸!”裴恒指桑卖槐,把任星成和黎溱溱都骂了进去。

     

    黎溱溱死死地咬着下唇,脸上火辣辣得疼混合着羞愤造成的脸红,让她觉得一刻都不想在这个地方多待了。

     

    任星成牢牢地控制着黎溱溱,桃花眼一眯,两道精光般的视线扫在裴恒身边一直没有出声的薛子柔身上,“呀,表嫂也在啊。”

     

    薛子柔微笑着和他打招呼,“恭喜你,最近又拿了最佳男演员。”她只字未提黎溱溱和任星成的绯闻,仿佛根本不知道这件事,也不认识黎溱溱一样。

     

    “我能拿奖,少不得人帮忙呢。”任星成笑起来,“可惜我太忙,不能在二表哥身边帮忙。不过有你哥,还有那么多人在他身边,”他看了一眼黎溱溱,对着裴恒挑衅道,“他可是一点都不寂寞呢!”

     

    “够了!”裴恒真是忍不下去了,“你大老远跑来就是为了给我难堪的么?”他压低了声音,可话语里的怒气分毫未减。

     

    他们四个人现在就站在花园的正中间,虽然没有人敢凑上来光明正大地听他们之间的对话,周边却也有不少有人在竖起耳朵来等八卦。

     

    何况,这是他裴恒的庆功宴。要是让任星成和黎溱溱就这么给搅合了,他的脸面就要丢尽了!

     

    “不是啊,我是想带着我的‘女朋友’出来见见世面。”任星成轻佻一笑,对上他几乎要爆发的双眸,一副玩世不恭的态度。

     

    他这样的反应更加激怒了裴恒,可任星成还嫌不够,手一伸就要拦住黎溱溱的腰。

     

    黎溱溱要躲的时候,却被一道旋风般的身影抓住了胳膊,死拉硬拽地拖离开了任星成身边,童梦比起裴恒来更加愤怒,她形状姣好的双眼几乎要喷出火来,“你竟然还敢跟星成哥哥到这里来!?”

     

    黎溱溱这下也火了,她从头到尾都是被人逼着的,像个玩物一般地被人甩来甩去,还遭受了那么多的羞辱。就算是泥人也有三分土性,她也不是没脾气的人,“放开!”

     

    听得她一声怒斥,裴恒和任星成都是一愣,暂时忘记了继续吵架。

     

    童梦抄起身边的香槟杯就要往她脸上泼,黎溱溱的动作却更快了一步,她用力一推童梦的肩膀。

     

    童梦大惊,好不容易站稳,黎溱溱利用反作用力,再用力一推,将童梦推得往后退了两步。她也真是气急了,心心念念都是非要给这个打过她的嚣张女明星一点教训不可。这两下以后仍不停手,一步步地推搡着童梦到了喷泉边上。

     

    “哎,别呀!”薛子柔提着裙子,急切地跑过来,作势要拦。

     

    她迟了一步,刚刚落脚在黎溱溱身侧,童梦已经被黎溱溱最后一推,“嘭”地一声落进了小

    第九章没有硝烟的战争

     

    “除了我之前买的那个养蚕场,其他地方,让人去人工降点儿雨吧。”裴恒目光沉沉。

     

    这两条命令看似毫无关系,却都是对付人用的,裴恒的方案,就是让金云纺织收不到蚕丝原料,到时候裴恒这边的养蚕场一提高价格,金云纺织的资金链出现问题,必然去找连襟童家帮忙。

     

    童家借钱之后,裴恒再将金云纺织成本提高的风声放出,股价必定大跌。那时候他已经身为持股股东,当然可以大量回购其他股东的股权,等童家反应过来,他早已经控制了金云纺织!

     

    童家又赔了钱,又丢了一个有紧密联系的实业企业,还只能暗自吃亏,一声不吭。

     

    “要是,童家执意扶持金云纺织呢?”童家虽不像裴家一样涉及各行各业,实力却也不容小觑,因而秘书有些惴惴。

     

    “我妈有个远房表舅,好像是在广州做服装生意的。”裴恒看了一眼时间,撂下一句话,去敲诊疗室的门,“好了么?”

     

    诊疗室的门打开,出来一个脸上贴了纱布,腿上也缠着绷带的女孩,秘书一眼就认出,她就是方才在庆功宴上跟童梦大打出手的那个女孩。

     

    天啊,这个女孩到底是何方神圣?能让他的顶头上司,花名在外的裴恒,丢下满堂的宾客,残局都不收拾,就追了出来,还要为她重创童家,连自己的表弟都不放过?

     

    甚至,裴恒还带着她到他的私人医生这里看病?!

     

    董大刚拿着诊疗表,跟着黎溱溱一起出门,“没什么别的大问题,除了营养不良和缺铁性贫血以外。”

     

    裴恒“嗯”了一声。

     

    黎溱溱没有女模特那种好身材,看着也不是会减肥的人,怎么会得营养不良这种病呢?

     

    “日常饮食不规律,饥一顿饱一顿,就容易营养不良,她还好,轻度而已。贫血也是她这个年龄的女孩很容易得的病啦。青春期末期,正是每个月大量失血的时候呢。”虽然戴着眼镜,董大刚却是个不折不扣的斯文败类,说话也很没下限,直白得黎溱溱都听不下去了,从眉间脸红到了脖子根儿。

     

    看黎溱溱低下了头,裴恒瞪了董大刚一眼,“药呢?”

     

    “补铁的,”董大刚早就预备好了,从白大褂的口袋里掏出一瓶药来,往裴恒的方向一扔,“三餐后吃一片就行。如果你不愿意让她留在这儿输液的话,营养不良我可就不管了。”

     

    当然不愿意。裴恒把药接了,“走吧。”

     

    秘书没跟他们一起,而是去执行裴恒那一系列命令了,黎溱溱则是跟着裴恒回到了家。

     

    进了家门,裴恒也没理她,自行上楼去换衣服了。

     

    黎溱溱默默地叹了一口气,把药放到了小书房里,又走出来的时候,裴恒已经换了一身在家穿的衣服,站在二楼看着她了。

     

    裴恒家很有特色,整个二层都是休息区,开放型卧室连着阳台、浴室和衣帽间,站在卧室就能对一层的情况一览无余。

     

    而一层也没有客房,客厅,厨房,办公室;小型的电影放映室里面,有一整面墙都是各种蓝光光碟。黎溱溱现在落脚的一层的小书房,即便是这些屋子里面比较小的一间,面积也差不多是她宿舍的两倍大。她选了那里,就是因为看着满书架的书,她就觉得十分安心。

     

    “对不起……”黎溱溱抬起头,看着楼上的裴恒,她也不知道她为什么要道歉,可是她就是觉得刚才发生的那一切都是她的错。

     

    “你是应该跟我道歉。”裴恒双手撑在栏杆上,“谁允许你住进我的书房里的?被褥还往我的躺椅上铺,你知道那把椅子多贵么?”

     

    黎溱溱咬了咬嘴唇,又说了一次:“对不起……”

     

    不过……他什么时候到过那间小书房去了呢?

     

    “上来吧。”裴恒提高音量,在一层对黎溱溱说。

     

    黎溱溱刚刚走上台阶,就看见紫色的床上,扔着一件白色的蕾丝睡裙,裴恒瞟了她一眼,“换上。”

     

    黎溱溱乖乖拿了衣服,躲到二楼的浴室里换好了,才慢吞吞地出来。

     

    她打开门,整个二楼却已经是处于黑暗的状态了,裴恒看来已经睡下了,她正准备下楼,却听他说,“哪儿去?”

     

    “我……”黎溱溱本来是想回到楼下去睡的。

     

    “你的功能也包括暖床。”裴恒翻了个身,毫不留情地粉碎了黎溱溱的“阴谋”。

     

    黎溱溱只好留在了二层,自我纠结了好几分钟之后,她才一步步地蹭到床边,小心翼翼地占了一个角落。

     

    她真的是很想离裴恒远一点,刚才对他道歉他也没有要接受的意思,现在这样同床共枕,又算是什么啊!

     

    裴恒却没有她那么多想法,感觉到床垫上压了另一个人的重量,他理所当然地转过身,一下就把她捞到了怀里。

     

    “嘶……”黎溱溱是背对着裴恒的,被他一拉,右脸的伤处蹭到了枕头,忍不住痛呼了一声。

     

    “喂!我都把我的位子让给你了,你还背对着我干什么?转过来!”裴恒有些生气,这女人是怎么搞的?

     

    他一向是睡床左侧的,今天是看黎溱溱右脸有伤,才把自己的位置让了出去。

     

    “你,你怎么知道……”黑暗中,黎溱溱的脸又红了,他也太观察入微了吧?连自己睡觉的时候往哪边躺都知道?

     

    “你想太多了,我是要你履行抱枕的职责而已。”裴恒长手长脚地将黎溱溱缠住,两人面对的时候,黎溱溱恰好是右脸朝上,不会碰着伤口。

     

    对着一个脸部受伤的女人,他可不会有什么想法的。只是他今天需要好好睡一觉,明天起来才能有精神去收拾那个烂摊子。

     

    裴恒的怀里很温暖,黎溱溱没一会儿就睡熟了。

     

    在她脸上的伤口痊愈期间,任星成接受了UN的聘书,真的被弄到了战区去当亲善大使了。童梦也被经纪公司以游学的名义送到了国外,这段绯闻因几位主角的失踪,而不了了之。

     

    裴恒的计划也进行的很顺利,只等着他表舅爷爷的服装厂给金运纺织一下订单,他就可以收线了。

     

    薛子柔听着助理的汇报,将一朵白玫瑰的花茎剪短了些,放在花瓶旁边比了比,“那个人找到了么?”

     

    “已经联系上了,他也接受了我们的条件。小姐希望他什么时候出现都可以。”助理的回答不带任何感情。

     

    “离用得着他的时候倒还早,”薛子柔把白玫瑰插在了马蹄莲和百合中间,“童梦回来的时候,记得告诉我。”

     

    “是。小姐,离您约黄小姐的时间,还有五分钟了。”助理看了一眼时间。

     

    “你猜她会迟到么?”上流社会的女人赴约,一定要迟到五分钟左右才能显出身份来,薛子柔自己就是这样做的,黄媚儿么,就算这样做,也是东施效颦。

     

    助理回答得十分诚实,“我不知道。”

     

    实际上,黄媚儿是卡着时间,准点儿到的。毕竟是拜访薛宅,就算她不喜欢薛子柔那个女人,薛家的面子,她还是要给的。

     

    “黄小姐是第一次来,上茶吧。”薛子柔穿了件及膝的连衣裙,配上六英寸高的高跟鞋和脸上精致的妆容,仿佛是随时准备去参加时尚派对一样。

     

    黄媚儿倒是对自己身上的职业装没什么自卑,“薛小姐请我来,有什么事情么?”

     

    “你应该听说了,这次恒哥家的公司,和我们家一起的联合招标。”薛子柔优雅地捻起茶杯,“黄小姐是恒哥家的供应商,马上也许就会跟我们家也扯上关系呢。”

     

    “薛小姐是想提前欢迎我么?”黄媚儿眼波流转,一点儿都不像是在看她讨厌的人,嘴角甚至还挂着一丝微笑。

     

    “不,只是觉得,应该跟黄小姐正式的打个招呼而已。毕竟,黄小姐很有可能也成为我们薛家的合作伙伴嘛。”薛子柔淡淡一笑,将合作伙伴四个字说的十分婉转。

     

    她想要告诉黄媚儿,她不过是给人打工的人而已。

     

    黄媚儿十分淡定地回应,“我公司和裴氏合作的世间比较长,方方面面都互相了解得多一些,薛家这边,还要多拜托薛小姐了。”

     

    想要羞辱她?没那么容易,你是裴恒将来的太太又怎么样?现在跟他有鱼水之欢的人可不是是你。

     

    两个女人同时喝了一口茶,放下杯子时,便对着对方露出了完美无瑕的微笑。

     

    “黄小姐客气了。”

     

    “薛小姐才是。”

     

    “我晚上要要去参加品酒,就不送黄小姐了。”薛子柔率先站起来,“特意麻烦黄小姐来这一趟,真是不好意思。”

     

    黄媚儿对她伸出手,“哪里,本来我也该来拜会的。”

     

    两个人都是轻轻握了握对方的手指,黄媚儿便转身离开了,丝毫都没有拖泥带水。

     

    看着她出了门,薛子柔接了助理递过来的温热毛巾,擦了擦手指,“看到了吧?那个女人才是值得当做对手的。”

     

    助理在她身边,默不作声地听着。

     

    “她公司的账务确定是没有问题的么?”薛子柔轻巧地将毛巾丢进垃圾桶里,问。

     

    “是。”助理已经查了至少三遍了,“除非她还有隐瞒着的账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