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若有岁月可回头最新章节-TXT

评分:10分
  • 类型:总裁小说
  • 热点:
  • 看全文→
  • 编辑:空空道长
  • 评语: 小说《若有岁月可回头》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难得的情节与文笔俱佳的好书。主角:方舟禾,程灿宇作者:暮余生.本章节由、微、信、公、众、号【雨季文学】提供!第11章

     小说《若有岁月可回头》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难得的情节与文笔俱佳的好书。主角:方舟禾,程灿宇作者:暮余生.

    第11章 叫了我一声阿禾

     

      安莉娜也在程宁海的医院里,好像是之后转移进来的,因为不想让媒体多报道,所以换了医院,程宁海的医院是私立的,媒体也不好多下手调查。

     

      从早上回来开始程宁海就一直在病房里寸步不离地看着我,就连上厕所,也在门外安静的守着。

     

      “宁海,我还想去再求一下安莉娜,不管有没有希望,我都要去。如果他们撤诉的话。只要花些钱,媛希就不用坐牢了。”

     

      我站在窗前,目光呆滞地看着前方,因为已经没有别的办法了,除了求他们。就算律师去,就算胜诉,还是要在里面蹲一些时间的。

     

      “我替你去,我去向灿宇求情。”程宁海将我抱起来放回床上,起身就要走,我伸手勾住了他的脖子,他的眼睛真清澈,什么都没有,漆黑的瞳仁闪烁的一直都是我。

    0c99b52b2e5d5ffc!600x600.jpg

      “宁海,谢谢你!可是媛希是我最好的朋友,有些事情,是我该去做的。让我去吧,你在这里等我。”

     

      苍白的脸上眼泪不知不觉又流了下来,这几天好像流了太多泪。

     

      程宁海伸手帮我擦了泪水,满眼的心疼与不忍,凑过来在我.干裂的嘴唇上轻轻吻了一下,说了句我等你。

     

      我换掉身上宽大的病服,穿了自己的衣服,想看起来稍微精神一点。

     

      程宁海吩咐让人送过来了水果篮和补品。

     

      安丽娜病房外面还有程灿宇的人,我走过去,站在门口,迟迟不知道该怎么敲门,手心里一直冒冷汗,现在他们应该最不想看到的就是我吧,可是不管怎样,我都要厚着脸皮去求一求。

     

      “灿宇,出院之后,我能不能先和你住在一起。”

     

      我刚要抬手敲门,里面传来了安莉娜和程灿宇的说话声,便停顿了一下。

     

      “灿宇,谢谢你帮我!”

     

      “其实,这一次要不是陈媛希那个疯女人冲上来推了我一把,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而且舆论风向也变了,现在对我很有利。”

     

      “那个孩子来的根本不是时候,就算不是陈媛希我也不会留下来。只不过她成了最好的挡箭牌,借这次机会还能洗白我。”

     

      “所以你是故意摔倒的?”我已经等不及听下去他们还要说什么,推开门冲了进去,程灿宇的声音被掩盖进门框的撞裂声里。

     

      我将手中的果篮朝着安莉娜的方向扔了过去,疾步过去,双手不停地颤抖着,死死地揪起她的领子,像是用着浑身的力气,那一刻,我真的想杀了这个女人。

     

      “你刚才说的话都是真的吗?”

     

      “方舟禾,你疯了吧,你干什么?”

     

      “我让你告诉我,你刚才说的都是真的吗?”我又吼了一句,声带扯的疼到像裂开了一样,可是比起心里的痛,能算得了什么。

     

      “是陈媛希太傻了,是她自己跑来当我的垫脚石的,你不能怪我。”

     

      “所以,当了你的垫脚石,还要被你起诉进牢里,是吗?”

     

      “我也没办法,我需要给我的粉丝们一个交代。”

     

      “你卑鄙!”

     

      “媛希是无辜的,为什么要让她白白搭进去。你想不择手段,达成目的,为什么要媛希成为那个枪口上的人。”

     

      我抬手狠狠地甩了安莉娜一个耳光,她使劲的挣扎着,嘴里一直叫喊着程灿宇过来帮忙。

     

      我回眸看了一眼程灿宇,牙根咬的极紧,眸光通红,我告诉他,要是敢上来碰我一下,我就死给他看,让他们身败名裂。

     

      我绝对不能让媛希成为我们这场感情里的牺牲品。

     

      “方舟禾,你住手,放开我,你知道你在干什么吗?难不成你想杀了我吗?”

     

      “对,我想杀了你。”

     

      我往前走了一步,用尽了浑身的力气,将她按到了床上,单条腿跪了上去,双手掐下去的时候,我想过,如果一切已经到了这种地步,那就一起下地狱吧,反正谁都不能好过。

     

      程灿宇看情况不对,在身后喊了一句,“舟禾,不要!”冲上来拉我。

     

      可是还没等程灿宇拉开我,我的双手已经松开了安莉娜的脖子,往后倒去,重重的一声躺在了地板上。

     

      我卷缩着身体捂着腰间,低头看着不断喷出来的鲜血,一切都是那么不可思议。

     

      当年她害了我的孩子,媛希给了她一刀,现在她设计掉了孩子,又给了我一刀。如果万物有轮回,我想这就是上帝给我们的惩罚。

     

      安莉娜扔了手里的刀子,看着满手的血,捂住嘴从房门里跑了出去。

     

      我看到程灿宇跪在我身旁,嘴角颤抖地叫了一声阿禾。

     

      那一声,似乎是穿越了时空,我还记得很久以前的时候,程灿宇就喜欢叫我阿禾

     

      他的怀抱还是和以前一样冰冷生硬,我听到他的心脏跳的很慢,和我的呼吸一样,越来越困难。

     

      “程灿宇,我是不是快要死了吗?”

     

      “阿禾,我不会让你死的。不会。”

     

      我笑着伸手去摸他紧皱的眉头,可是感觉距离好远,手指和胳膊好重,我感觉我够不到他了。

     

      我们之间的距离永远那么远。

     

      我听到他疯了一样的叫医生进来。

     

      我想像从前一样,想抚平他的眉头,可是胳膊没有力气了,连呼吸也无法用力了,直到,胳膊径直的垂落下去。

     

      程灿宇,是不是要永远说再见了。

     

      我们之间的爱恨情仇终于要结束了。

     

    第12章 神神秘秘的车子

     

      那一刀,差点要了我的命,倒下去的那一刻,我以为真的要结束了。

     

      听说,还是程宁海救了我。

     

      我一直住在医院里,没有再见过程灿宇和安莉娜,听说他们撤诉了,媛希也要被放出来了。

     

      我让程宁海开车带我过去,看见齐鸣也等在铁门外,应该是一早就到了。

     

      本想过去打声招呼,可是还隔着几米之远。我看到齐鸣转过身看到我的眼神也是那种极其的厌恶。

     

      他看了眼我身旁的程宁海,可能也觉得我是一个肮脏至极,换着不同男人的女人吧。

     

      入秋之后,天气总是不太好,只要一有风,就会止不住咳嗽。我紧了紧脖子上的围巾,没再往前走,站在原地等候着。

     

      没过多长时间,铁门打开了,我看到狱警带着媛希出来,只不过才半个月的时间,都瘦到皮脱相了,原本合身的衣服此刻看起来那么宽大。

     

      我的脚步有些沉重,像灌了铅一样,不知该怎么上前去。我心里明白,我对媛希的愧疚太深了,她为我付出的,是我用一生也还不了的。

     

      齐鸣跑上前去,紧紧地抱着媛希,我听到一连串的问题砸了过去,“还好他们撤诉了,不然怎么办,你想蹲几年,要我等几年。”

     

      “陈媛希,你这么大的人了,怎么那么冲动?你知不知道,你进去的这些日子我有多担心你。”

     

      “我还没有和你正式表白呢,那么多心里话还没有说出口。不过……其实,我想了很久,你在里面待多久,我就等你多久。”

     

      “陈媛希,以后让我照顾你吧。”

     

      我看着眼前的一幕,心头突然有些酸涩,没想到齐鸣是如此真性情的人,心里偷偷喜欢还做好了等媛希的准备。

     

      我的媛希终于有人好好疼了。

     

      我看到媛希踢了他一脚,说怎么就不盼着她点好呢。

     

      便朝我走了过来,齐鸣跟在身后,一直低着头,似乎是不愿意看见我。

     

      我让程宁海先回了车里,想和媛希说几句话,媛希让齐鸣也先回去,可是齐鸣突然说了一句话,

     

      “陈媛希,你交的都是这种朋友吗?男人成堆,迟早都会教坏你的,你还是少和她说话为好。最好直接断了联系。”

     

      “齐鸣,我交什么朋友是我的权利,如果你不能接受舟禾,那我也不需要你的什么照顾。我只要舟禾就够了。”

     

      媛希的语气很冷也很坚决,我感觉到她有点生气了,齐鸣没再说什么,看了我一眼便走了过去。

     

      “舟禾,你别生气,他什么都不知道。”

     

      我上前一把紧紧地抱住了媛希,让她别说话,想好好看看她。

     

      媛希突然在我肩头拍了一把,说我矫情什么啊。

     

      “媛希,你明明知道你根本没有碰到安莉娜,是她自己做势摔倒的。为什么不替自己辩解,为什么要受这些苦。你怎么这么傻?”

     

      “为了你,什么苦我都愿意受。”

     

      “舟禾,当年我被所有人欺负的时候,只有你,愿意出来帮我,只有你愿意和我做朋友。在我最困难最痛苦的时候陪在我身边,如果不是你,我应该早就熬不过去了。所以,那时候我就发誓,这一辈子,我陈媛希为了你方舟禾什么都可以做,可以不顾一切。除了父母,你就是我最重要的人。”

     

      听着这些话,我才觉得,这样的陈媛希才是矫情的,还说我矫情。

     

      我推开她,说要带她去吃饭,她怎么瘦成这样子了。就要上车的时候,齐鸣来和我抢人。

     

      最终拉扯之后,我把人让给了齐鸣,如果齐鸣真的是媛希对的那个人,我一定会支持他们。

     

      沙漠少女陈媛希也需要爱情的滋润了。

     

      看着他们的车子离开,我才坐进车里。伤口疼到不行,应该是裂开了,有血迹渗出来。我勾着腰捂着,钻痛过后的麻木侵蚀着脑神经。

     

      程宁海再一次被我吓到发火,说我总是那么不听话,那么固执,让他那么担心。

     

      车子朝医院的方向开去,离开的时候我看到路口对面有一辆车子神神秘秘,停了很久。里坐好像了一个人,看不清面目,可是我总觉得那么炙热的目光,像极了程灿宇。

     

      其实,我不知道的是程宁海的车起步之后,那辆车子也跟了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