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角乔乔季墨言的小说最新章节在线阅读_

评分:10分
  • 类型:总裁小说
  • 热点:
  • 看全文→
  • 编辑:空空道长
  • 评语: 《头号完美总裁》这是一本正在连载中的都市言情小说,作者是一锅大包子。男主是季墨言,女主是乔乔。本章节由、微、信、公、众、号【雨季文学】提供!第11章你已经嫁人了,

     《头号完美总裁》这是一本正在连载中的都市言情小说,作者是一锅大包子。男主是季墨言,女主是乔乔。

    第11章你已经嫁人了,这里只是你的娘家

     

      我沉着脸扫了客厅一圈,呵,还真是齐啊,我老爸,我后娘,乔晓晓,除此之外就是我的老公季墨言了。

     

      季墨言和乔晓晓坐在一张沙发上,乔晓晓的胳膊还保持往季墨言嘴里塞果肉的动作。

     

      “乔乔,你怎么回来了?”我爸皱着眉闷声的开口,他已经有五十多岁了,一身得体的灰色西装,因为一直保养得很好,略显肥胖的脸上皮光肉滑,看不到一丁点皱纹。

     

      他的亲闺女回来了,他还一脸不太高兴的样子,这让我很不舒服,就好像我的出现打扰了他们一家人的安宁。

     

      乔晓晓还有我后娘刘淑娟,那张脸都是难看到了极点,刘淑娟两道柳眉倒竖,抱着胳膊对我质问道:“乔乔,你怎么不打招呼就回来了?”

    5ba0d6d65697e654.jpg!600x600.jpg

      “这是我的家,我为什么要打招呼?”我语气不善的反驳,说话的时候,我抬眼看去季墨言,他的眼底平平淡淡,似乎对我的出现没有引起一丝波澜,只是望着虚空出神,甚至一刻都没有看我。

     

      我顿时生出了一些无力感,不由自主的叹了口郁气。

     

      “乔乔,你怎么和你刘阿姨说话的,你已经嫁人了,这里只是你的娘家!”

     

      我老爸心疼死了他的后老婆,重重一拍沙发腾地站了起来,瞪圆的眼睛里全是凶光。

     

      我咬着嘴唇一声没吭,嘴里有了血腥的味道,嘴唇已经咬破了。

     

      我老爸的意思很明显,这里是乔晓晓两母女的家,而我只是一个外人?我想到了一句成语,鸠占鹊巢!说实话,我们乔家能有现在的成色都是我死去老妈的功劳,我妈嫁给我爸的时候,我爸其实还只是个小职员,我妈不知道哪里来的那么多人脉,几年间帮我爸成立了公司,还帮他找到了几个大客户。男人一旦有了钱就学坏,偷偷在外面养了小三刘淑娟,最后经不起刘淑娟的怂恿,直接把她领回了家。非但让她生下了乔晓晓,还眼睁睁的看着刘淑娟作威作福骑到了我妈的头顶。我当时也有五六岁大了,但不知道妈妈到底承受了些什么,直到有一天推门进家,看到上吊自杀的妈妈,还有在妈妈脚底下玩着小汽车的乔晓晓,我整个天空在这一刻崩塌了。

     

      想起这曾经的一幕幕,就像有一把刀子在心口里搅动着,五脏六腑都跟着在疼,刘淑娟母女两个逼死了我妈,现在是不是又想把我也逼死了,这样乔家就是她们母女两个的了。

     

      我越想越气,我忍不住回头看去沙发上的季墨言,一把拉起了他的手,“你们以为我就想回来吗?我的老公在这里,我要找他回家!”

     

      季墨言微微抬了下眼眸,目光停留了一秒,冷淡的把我手松开了。

     

      我羞怒交加,死死地瞪着他,但是他淡漠冰凉的眸子,没有半点愧疚的意思。

     

      “你别碰墨言。”乔晓晓气很急忙过来推了我一下,那样子好像我要抢她东西似得。

     

      她根本就不知道廉耻两个字怎么写,季墨言是我的老公,是她的姐夫!

     

      “墨言才来一会,你如果有事找他,等明天再找好了,你先回去吧!”刘淑娟更是变本加厉的过来推搡我,一直把我推到了客厅外面。

     

      我眼底都红了,明天?听她的口气季墨言今晚还要住在这里?我一把推开了刘淑娟,迈步就冲回到了客厅里,只是这时候后面扑通一声,紧接着响起了刘淑娟的痛哼声,我回头一看,刘淑娟竟然捂着腿摔倒在了地上。

     

      我刚才明明没有用多大的力气,她绝对是演的,而且演得很逼真,丹凤眼里都噙满了眼泪。

     

      “乔乔,赶紧给你阿姨道歉!”我爸一看她心头肉摔倒了,怒不可遏的飞冲过来,小心翼翼的先把刘淑扶起来,随后狂拽着我的手到了刘淑娟的面前,厉声喝道:“道歉,赶紧道歉!”

     

      我冷笑着看去刘淑娟,“我凭什么道歉,是她故意摔倒的,不过眼的还真像啊!”

     

      刘淑娟捂着嘴哭了起来,可怜巴巴抬头对我爸说道:“大同,我没有故意摔倒,是乔乔推我的。”

     

      我刚想反驳,我爸已经满脸凶光的一巴掌抽在了我的脸上,那眼神简直要杀了我一样。

     

      我捂着脸一瞬不瞬的看着我爸,一声没吭,眼睛变成了血红色,都说女儿是爸爸上辈子的小情人,但是我在记忆里很少感受到什么叫做父爱。

     

      他余气未消,怒喝一声指去门外,“滚出去!”

     

      我脚步没动,抬头一直在盯着他,此刻双手已经用力的握紧,仿佛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在控制着自己。

     

      这时候,季墨言走了过来,我原以为他是过来拉偏架的,或者当和事老,但是他双手插在兜里,连看都没看我们这几人一眼,径直从我们身边走了出去。

     

      乔晓晓笑了几声,也紧跟着过来,“既然你爱留在这里,那你就留在这里,我们走好了!”

     

      虽然我在气头上,但是我脑子还算清楚,我的目的就是不让他们两个人鬼混,他们都出去了,我还留在这里干什么。

     

      我抬步就追,但是刚才还哭哭啼啼的刘淑娟忽然过来一把拉住了我的胳膊,冷冷的看着我,“你不是要留在这里吗,你怎么又要走了?”

     

      “我要去找我老公。”我心急如焚,声音也跟着大了起来。

     

      “老公?你可叫的真好听,墨言以前就是晓晓的男朋友,只是你老妈当初和季家定了联姻而已,否则嫁给墨言的肯定是晓晓!我告诉你,你别再去打扰他们!”

     

      刘淑娟害怕我跑了,双手从后面死死环住我的腰,我根本就挣脱不了,眼睁睁的看着乔晓晓钻进了季墨言的车里,汽车一溜烟的开走了。

     

      “你放开我!”我大吼大叫,乱蹬乱踢,眼泪都急下来了。

     

      刘淑娟觉得有些抓不住我了,抬眼烦躁的看了我爸一眼,气急大喊:“大同,你在干什么,赶紧把乔乔拉回家里去,你想让她打扰墨言和晓晓吗?”

     

      我爸在犹豫了一下,真的过来和刘淑娟一起架着我回到了客厅,这一刻我心如死灰,忽然间力气全都没有了,强忍着的眼泪终于流了下来,天底下怎么有这样对待自己女儿父亲。

     

    第12章脸皮比城墙都厚

     

      “乔乔今晚你就给我留在家里,哪里也别去!”我爸把我推进了以前住的卧室,怒喝一声,随后把门在外面锁上了。

     

      我在房间里急的像没头的苍蝇,几次往外敲门都没人搭理我,我走到窗边,看着夜色下的那颗松树暗暗咬了咬牙,踩着上了窗台,双手往前用力抱住那棵松树,顺着树干一路滑了下来。

     

      虽然只是二楼,但是我穿的是短T恤衫,胳膊给刮破了皮,但身体上的疼痛,远远比不上来自最柔软的心窝里。

     

      我弯着腰蹑手蹑脚的往别墅门口走去,我不敢弄出太大的动静,否则被佣人发现告诉了我爸,我又走不了了。

     

      我的车子停在院子边,眼看到了车边,飞快的钻进去,迅速发动了车子。

     

      车大灯亮起来的那一刻,几名佣人飞冲了过来,还有人在拍打着我的车头让我赶紧下车。

     

      没有人把我当做乔家的大小姐,他们只听乔晓晓还有她那个妈的话,我眼里闪烁一股狠厉,脚下慢慢轰起了油门,车子开始缓缓动了起来。就在车子狂冲起来的那一刻,这几几名佣人一看不好,飞快的从车边跳开。

     

      我的车子出来了别墅,在笔直的公路上开出去了好远,这才冷静下来开始思考,今晚我一定要找到季墨言和乔晓晓的下落,绝不能让他们成了好事,但是我打了几次季墨言的电话,都始终打不通,没有他们的位置我去哪里找他们。

     

      在沉思了一会后,我翻找了一番号码,打给了我最恨得那个女人,乔晓晓。

     

      我只是抱着一丝侥幸的心理,但没想到她还真的接通了,我立刻喝问道:“乔晓晓,你和我老公去了哪里?”

     

      我故意说了我老公几个字,就是想让她有一丝羞耻心,但是这个女人的脸皮比城墙都厚,还冷笑着讽刺道:“乔乔,你是说季墨言是你的老公吗?既然他是你的老公,你还要问我他的下落干什么,你自己打电话问啊?”

     

      我气得差点吐血,就在我绞尽脑汁想怎么从她嘴里套出位置的时候,她在沉默了一会,竟然咯咯的笑道:“乔乔,我就当告诉了你我们在哪里,季墨言也不会跟你回去,你还是死了这个心吧!”

     

      我怒斥道:“别说那么多废话,告诉我你们在哪里?”

     

      “我们在香格里拉酒店,八零八号房,你想来就来吧!”乔晓晓话里带着一丝嘲讽的意味,“对了,我们就要休息了,你要是想来就请尽快。”

     

      我咬着牙拳头握得死死的,额头的青筋都开始跳动。刚想朝电话里骂几句,但是乔晓晓已经大笑着把电话挂断了,我气愤的喘了几口气,一脚踩上油门,车子像发了疯一样直冲去了香格里拉酒店。

     

      现在已经晚上九点多钟了,我脑子里被愤怒完全给占据了,按电梯的手指尖都在哆嗦,上了八楼,循着一个个门牌号找过去。

     

      找到了八零八号房,我用力一推门,没想到门直接推开了,这是个套房,外面的房间漆黑一片,没有亮灯,不过里面的卧室里倒是有橘色的灯光透出来,还隐约听到一种不可描述的声音。

     

      我脸上的表情僵了一下,最不想看到的事情还是发生了,他们在卧室里是不是已经……

     

      我忽然间好像明白了乔晓晓把我叫来的目的,就是让我看到她和季墨言的这一刻,从而让我羞辱和打击到我,让我知道季墨言终究是属于她的!

     

      我的心在这一刻真的乱了,嘴唇都咬破了,却没有勇气走到前面的卧室,我害怕看到那恶心的一幕。

     

      我犹豫了好长时间,终于是朝着卧室门走了过去,冰凉的门把手就像带着一股寒凉,一直流传到了心窝里,遍体生寒。

     

      咔擦,门把手给我拧开了,我咬牙推开了门,下一刻就感觉到一道火辣辣的目光射了过来,都让我本能的打了个寒颤。

     

      我猛然看去,一颗悬着的心松了下来,他不是季墨言,而是一个秃顶裹着浴袍的四十多岁男人,相貌猥琐至极,那双眼睛里充满了邪恶的东西。房间里面只有他一个人,放在床边的手提电脑上正在放着嗯嗯啊啊的岛国爱情片,刚才听到的声音就是从电脑传出来的。

     

      “对不起,我走错了。”我尴尬的笑了笑,就想抽身离开,但是这个老男人却是重重咽了口唾沫,满脸通红的飞奔过来,一把抓住了我的手腕,邪笑道:“小姐,我都等了你这么久,你怎么来了就要走啊!”

     

      “什么意思,等我,谁让你等我的?”我用力扯着他的有些油腻的肥手,但是他的力气很大,笑眯眯的拉着我就往床上去,“这个调调我喜欢,果然是一分钱一分货!”

     

      他一下子把我推到了床上,解开了身上的浴袍带,那满脸丑陋的样子真的好把我吓傻了,我目一边竭力推着他,目光一边四处乱扫,当看到床边一个印着小广告单,我好像忽然间醒悟过来,错了,全都错了,他真的把我当成小姐了。

     

      “你快放开我,你认错人了。”我惊恐的在他身上乱抓,也让他的脸色阴沉了下来,抹了把胸口的血印子,满脸狰狞的望过来,忽然伸手朝我扇了一巴掌,“你个小贱人,别不识好歹,既然干了这行,还装什装?”

     

      “不是的,你真的认错人了……”说到这里,我心里忽然咯噔一下,我是被乔晓晓的电话叫来的,而她和季墨言根本就没在这里,所以这里就是她给我布的一个局!

     

      好狠的女人,我心肝都气的在颤抖,自己都感觉到五官都变得扭曲了,就在我这一走神的功夫,老男人已经再次朝我扑了过来,我下意识的往一旁滚了一下,朝着他就一脚蹬了过去。

     

      今天我穿的是高跟鞋,这一脚正在蹬在了他的小腹上,他哎呦一声蹲在了地上,等抬起眼睛的时候,那里面全是恶狠狠得凶光在跳动。

     

      我几乎是不假思索的从他身边跑过,他疼得没办法立刻起身,但是一只手忽然抓住了我的后脚跟,就想把我拖到他的身边。

     

      我惊叫的踹了几下,用力一抽脚,脚掌从高跟鞋里抽了出来,踉踉跄跄的就奔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