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如霜夜墨琛《渡情王爷要求婚》(「完整版」-全文免费阅读-

评分:10分
  • 类型:总裁小说
  • 热点:
  • 看全文→
  • 编辑:空空道长
  • 评语:这部《渡情王爷要求婚》小说是一本火爆的网络小说,作者文笔精湛,故事情节丰富,人物性格饱满,不论是主角还是配角都鲜活的展现在了读者的面前非常值得一看!本章节由、微

    这部《渡情王爷要求婚》小说是一本火爆的网络小说,作者文笔精湛,故事情节丰富,人物性格饱满,不论是主角还是配角都鲜活的展现在了读者的面前非常值得一看!

    第5章 厉王不如鸭

     

    全场哗然,这厉王侍卫是想干什么?

     

    月如霜用力吹了一下盖头,借着盖头飞起那瞬间,她便看清了一切。

     

    喜堂之上,新郎不出现,侍卫却抱着一只鸭上堂,便是傻子,也能领悟几分真意了。

    5bb6302b29e1b491.jpg!600x600.jpg

    果然,子彦道:“王妃,王爷还有事未处理完,为免误了吉时,特令子彦代劳。然,子彦他日也是要成亲的,万不能与王妃行礼,这于情于理都不符,故而,只能由子彦怀中这鸭可以代劳了。”

     

    此言一出,现场之人直接骚动了,猜测连连。

     

    “王爷这是不满意婚事,嫌弃相府千金,所以才不出现的?”

     

    “我听说这相府千金貌丑如罗刹,压根就配不上王爷。”

     

    “可王爷不喜相府千金,何以要下聘求亲呢?”

     

    “王爷的心思,岂是我等该猜测的?说不定是这女人使了什么法子,使得王爷不得不娶?”

     

    “……”

     

    议论不断,月如霜冷哼一声,这才道:“既然王爷都能不介意自己不如一只鸭,本小姐又有何好介意?”

     

    话音方落,又是无数视线射过来,就好像刀子般,月如霜琢磨着,若是眼神能杀人,她怕是体无完肤,死无数次了。

     

    月如霜还不解气,眼珠子转了转,随后,狡黠一笑,继续道:“不知道入了洞房,可还是由此鸭代劳?”

     

    她是想来个人畜结合?这女人疯了吧?

     

    都说相府四小姐脑子不太正常,果然,闻名不如相见啊!

     

    子彦却是犹豫了,正是拿不定主意时,月如霜步伐平静地上前,凑近子彦,用只有两人才能听到的声音道:“回去告诉你家王爷,如果他敢让本小姐与此鸭拜堂,那么,本小姐便敢将他尺寸不行,房事不举之事宣扬得满城皆知。”

     

    “敢威胁王爷,你在找死?”子彦简直无法理解月如霜的脑回路。

     

    月如霜眸光一转,又道:“告诉你家王爷,我会着重讲予邪医听。”

     

    “你认识邪医?”子彦激动了。

     

    那个不识好歹的家伙,竟敢拒了王爷求医,简直不知天高地厚,偏偏,他们无往不利的万事通竟首次无从下手,完全查不出半点与邪医有关的东西。

     

    月如霜道:“不只认识,还熟得很。”

     

    子彦一听,越发激动了,连脸都红了起来:“他在哪里?”

     

    “你家王爷来了,我或许能想得起来。”月如霜道。

     

    子彦怒了,冷哼:“这便是你要王爷拜堂的诡计吧?”

     

    “你可真是看得起我,我好好的人,如何会使鬼计呢?”

     

    打不得,说不过,子彦哼了一声,转身便走。

     

    他这一离开,再次引得众人猜测连连。

     

    然,此番还没开口交谈,子彦便又折返回来,而其前面一步之遥,厉王夜墨琛疾步而来。

     

    一袭玄衣紫金冠,身姿挺拔,剑眉星目,步伐轻快,却又不失沉稳,浑身都散发出逼人的贵气,眨一眼看去,实在是惊为天人。

     

    然,其身上散发出来的锐利,又是霸气无比,加之其种种传言,在场之人竟也只敢远观,不敢靠近。

     

    众目睽睽之下,夜墨琛走到月如霜面前,将其一把捞入怀中,继而俯身凑了过去。

     

    第6章 梁子结下了

     

    “听说,你与邪医熟得很?”夜墨琛冷冷地问:“本王已经来了,现在,可以告诉本王他人在何处了?”

     

    远在天边,近在眼前!

     

    月如霜心忖着,开口却是:“王爷,这是喜堂,总提其他男人不好吧?”

     

    “说!”夜墨琛掐着月如霜的手加重力道,厉喝。

     

    你特么的再掐下去,本小姐的腰都要断了。

     

    老虎不发威,当她是病猫?

     

    月如霜干脆利落地伸手环过夜墨琛的腰,继而毫不客气地在其腰上狠狠地掐了下去。

     

    眸光顿沉,夜墨琛怒道:“敢掐本王,你找死?当真以为本王不敢对你怎样?”

     

    “岂会?王爷大名如雷贯耳,怀疑谁也万不敢怀疑你。”话虽如此,月如霜却没有半点松手之意。

     

    两人之间已是刀光剑影,天雷地火,但在在场宾客看来,两人却是恩爱非常。

     

    毫无疑问地,宾客们又炸了,就没有一个人能理解。

     

    “厉王竟真的喜欢月如霜那个丑八怪?”

     

    “月如霜那个丑八怪何德何能,竟能得厉王之心?”

     

    “咱们该觉得庆幸,厉王有了月如霜,也就不会再想着其他女子了,咱们家里的闺女安全了。”

     

    “也是,只盼着月如霜长寿些。”

     

    “……”

     

    声音虽小,但夜墨琛却是一字不落地听了进去。

     

    这群蠢货,到底哪只眼睛看到他喜欢月如霜了?

     

    正待怒斥一番,腰间又是一紧。

     

    倏然,疼痛与酥麻并存,比之前还要强烈的感觉传遍身体每一处神经,夜墨琛眸色更沉,掐在月如霜腰上的手猛然重了几分:“松手!否则,本王立刻要了你的命。”

     

    疼啊!腰肯定青一大块了。

     

    月如霜那个怒啊!什么破男人,一点风度都没有。

     

    “你先放手。”月如霜道。

     

    夜墨琛不松手,反倒又加大了力道,毫无怜香惜玉之心:“不要考验本王的耐性!”

     

    尼玛,腰快断了!真要断了!

     

    疼痛刺激着神经,月如霜气得磨牙,臭男人!算你狠!

     

    好汉不吃眼前亏,好女不跟男斗,今日便不跟你计较,不过,咱们的梁子结下了。

     

    在夜墨琛腰上再次狠狠拧了一把,月如霜方才收回手:“放手!”

     

    眸光凌厉地扫向月如霜,哪怕是隔着盖头,月如霜也能感觉到杀气。

     

    不过,也亏得这盖头,月如霜看不到夜墨琛快杀人的眼神。

     

    该死的女人,她是不知道在对谁下手吗?

     

    “邪医在哪?”夜墨琛再次问道。

     

    “我头疼,忘了。”月如霜顺势往夜墨琛身上倒。

     

    他掐她的腰,她叫头疼,真能装啊!

     

    夜墨琛真想一把掐死她,不过,还不到时候。

     

    近乎粗暴地收回手,一把将月如霜推开,夜墨琛才扭头怒道:“拜堂!”

     

    众人一怔,在子彦的一声厉喝中,方才惊醒过来。

     

    夜墨琛亲自与月如霜拜堂,完了后,月如霜被送入洞房,夜墨琛陪宾客。

     

    直到深夜,夜墨琛才踏入新房。

     

    这会儿,月如霜已经顾自躺榻上睡着了。

     

    “……”

     

     

    一股火陡然升起,夜墨琛两步上前,伸手将被子一掀,直接将人给拖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