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裴慕斯顾念念【总裁请我跳支舞】结局怎么样?

评分:10分
  • 类型:总裁小说
  • 热点:
  • 看全文→
  • 编辑:空空道长
  • 评语: 《总裁请我跳支舞》小说全文在线免费阅读txt下载完整版 新书《总裁请我跳支舞》已上线。小说《总裁请我跳支舞》文章情节如行云流水,一气呵成,读后如醍醐灌顶,令读者茅塞顿

     《总裁请我跳支舞》小说全文在线免费阅读txt下载完整版 新书《总裁请我跳支舞》已上线。

    小说《总裁请我跳支舞》文章情节如行云流水,一气呵成,读后如醍醐灌顶,令读者茅塞顿开!

    第五章:做笔交易

     

    “病人是脑肿瘤,还好发现的及时,病人家属尽快安排手术吧。”医生有些责备。

     

    “什么,脑肿瘤!”哟妈对于这些病没什么概念,可一个“瘤”字还是让她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

     

    在这件事情发生之前,我爸的身体一直很好,家里的重活都是他在忙活着,这一下子,我完全没有心理准备。

     

    “医生,大概要准备多少手术费?”我强迫自己镇定下来,搀扶着我妈继续询问着。

     

    5bb7068a0e267863.jpg!600x600.jpg

    他是我爸,是我和我妈最后的依靠,哪怕是砸锅卖铁,我也要把他救过来!

     

    “前前后后大概六十万,还是尽快准备吧,这病拖不得。”医生叹了口气,看起来也有些为难。

     

    “六十万……”我一个娘跄往后退了两步,肩膀撞上墙角却一点儿都不觉得痛。

     

    就算我同意跟沐天诚离婚,也只能拿到十万,根本就是杯水车薪,我算是体会到了什么叫做绝望。

     

    医生又叮嘱了几句,我和我妈只能陪着把我爸送到病房,她替我爸掖好被角,又把我给拖到了门外,有些无措:“念念,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是我的女儿,我不信你会做出那样的事情。”

     

    “妈,我……”

     

    这件事情我真是不知道怎么说,沐天诚在我爸妈的印象里就是个好丈夫好女婿,只怕我说了更伤她们的心。

     

    “这件事先不提,裴慕斯又是怎么回事,我怎么从来没听你提起过这个人?”她适时地转移话题。

     

    我回头看一眼站在窗户边的裴慕斯,他很高,身材颀长,轮廓冷峻深邃。

     

    “我不知道。”我摇摇头,简单说明了我和裴慕斯认识的经过,她也没有怀疑,正想说些什么,沐天诚就穿着一身崭新的黑色西装出现在我们面前。

     

    他换了个新发型,看上去至少年轻了五岁,意气风发的跟个小伙子似的,手里拿着的离婚协议却刺痛了我的眼睛。

     

    他处心积虑做了这么多,无非就是想让我签字离婚!

     

    我拽过我妈护在身后,冷眼看着他:“这才分开几天就把自己打扮的人模狗样的,陈菲儿那狐狸精给你吹了不少枕边风吧,有什么事情冲着我来,你凭什么找我爸妈的麻烦!”

     

    沐天诚冷笑一声,步步紧逼:“我很清楚你爸妈对你来说意味着什么,说到底你还应该感谢我,要不是我,只怕里面那老东西也没多少日子好活。今天我来就是想跟你做个交易。”

     

    “你做梦,我是不会签字的,我要去告你,婚内出轨可不是什么好名声!”

     

    沐天诚耸耸肩,丝毫不为所动:“随便你,不过我还是要提醒你一句,菲儿家里有些背景,只怕最后你会跪下来求我。只要你签字,我可以负责那老东西的医药费,就当是你让老子干了这么多年的报酬。”

     

    “你……沐天诚你这个禽兽!”我气的浑身抖个不停,恨不得把这个衣冠禽兽给掐死!

     

    我跟了他整整五年,最后竟然还比不过外头那个狐狸精!

     

    第六章:我的女人

     

    我顺手从身边经过的护士盘里抓过一支针管就朝沐天诚扑过去,却被他用力拽住,生生给了我一巴掌,脸上火辣辣的,应该是肿了。

     

    “顾念念,你他妈给我识相点,我有的是办法让里面那个老东西活不过今天!”沐天诚铁青着脸,眼睛里全是对我的厌恶。

     

    我妈也冲了上来拽着沐天诚的胳膊,一边哭一边求他:“天诚,有什么话咱们好好说,先把念念放开,一日夫妻百日恩,好歹你们也一起过了五年!”

     

    “滚开!”沐天诚一把将我妈推倒在地,骂骂咧咧地,“死老太婆也不看看自己什么德性,隔老远就闻见身上那股土气,我告诉你们,今天这字,你必须得签,菲儿还等着跟我领证结婚!”

     

    他强硬地把笔塞到我手里,我的骨头都快被他给捏碎了,他还是把我摁倒在地上逼迫我签字。

     

    我仅存的一丝自尊,就这样被他给踩在了脚下。

     

    我咬着牙,拼了命地把手往里缩,口腔里弥漫的血腥味跟铁锈似的。

     

    “念念……沐天诚,你快放开我女儿!”我妈像是闪了腰,扑在地上冲他喊。

     

    沐天诚已经红了眼,下手一点儿分寸都没有,一脚踩在了我的背上。

     

    “嗯……”背上突然一轻,我抬头却见沐天诚躬腰抚肚,一脸痛苦的模样。

     

    “我的女人,还轮不到你动手。”身旁裴慕斯声音冷的能连人血液也给冻住。

     

    我一个激灵,抬头看着他,却只看到他的下巴。

     

    按理来说,他根本就没有必要帮我,可是他却说我是他的女人?这个裴慕斯真是太莫名其妙了。

     

    沐天诚狠狠抹了一把嘴边的血迹,往地上啐了一口,一脸鄙夷地看着我:“顾念念你他妈的行啊,这么快就找着下家接盘了,被这个男人睡过几次?被干的挺爽啊!”

     

    “你给我滚,我再也不想看到你,给我滚!”我歇斯底里。

     

    “不想死的太难看就给我滚,否则……”裴慕斯说着就看向他的裤裆。

     

    沐天诚一个激灵夹紧了双腿,指着我的鼻子半天没说出话来,我知道他是怕了裴慕斯。

     

    说到底他根本就是个怂货,只怕到最后陈菲儿也会变成另外一个我,这么一想,我竟然觉得她有些可悲。

     

    “顾念念,咱们走着瞧,你会跪着回来求我的!”沐天诚愤愤地丢下这么一句,有所忌惮地看了眼裴慕斯,匆匆离开。

     

    我瞬间松了口气,急忙脱离裴慕斯的怀抱把我妈给扶起来:“妈,你没事吧?”

     

    “我没事,”她摇摇头,“念念,事到如今,还有什么是不能跟妈说的,你这是要急死我啊!”

     

    “妈……”我有些哽咽,胸口跟被什么堵住似的难受,话到嘴边还是说不出口。

     

    “你倒是快说啊!”她有些急了。

     

    “我说我说,你别急。”我扶着她到旁边坐下,把事情经过向她说了个大概,心里也被扎出一个个的口子,痛的厉害。

     

    我和沐天诚,是真的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