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我的眼泪再次夺眶而出

评分:10分
  • 类型:总裁小说
  • 热点:
  • 看全文→
  • 编辑:空空道长
  • 评语: 1“救命啊,救命啊,你放开我……”“轰隆隆——”先是凄厉的女生尖叫,随后是一声巨大的爆炸声惊醒了我。我在迷迷糊糊中睁开

     1

    “救命啊,救命啊,你放开我……”

    “轰隆隆——”

    先是凄厉的女生尖叫,随后是一声巨大的爆炸声惊醒了我。我在迷迷糊糊中睁开眼睛,发现自己躺在一个阴暗的房间。空气弥漫着蛋白质的焦味,还夹杂着潮湿的霉味,一缕阳光从窄小的窗口射进来。

    等到完全清醒,我才发现我的脸似乎被滚烫的热油煎熬似的疼,犹如千刀万剐一般。“啊——!”我疼得喊叫出来,用粗糙的双手紧紧捂住脸颊,但是稍一触碰便是钻心的疼。我疼得在床上打滚,不敢用手触摸我的脸,只能不断用手摩擦着我的全身,试图减轻疼痛。

    我感到脖子上似乎有什么东西,用手一摸,是一条金属项链,挂坠上雕刻了一个“美”字。

    这时门吱嘎一声开了,一个魁梧的年轻人,背着光站在我面前。

    “赵哥,你醒啦!”他跟我打招呼。

    那缕阳光正好照在我们半边脸上,让我们的脸一半隐藏在晦暗中,一半暴露在光明里。

    我忍着剧痛,紧紧盯着眼前的这个人,努力在脑海思索他的名字。可是我发现,我的头脑一片空白,我不知道他是谁,也不知道我是谁,我似乎失忆了。

    我想开口,发现声带似乎也坏了,咽一口口水都隐隐作痛。我用几乎辨不清的沙哑声音,艰难地开口问他,“请……请问你是谁?我……我又是谁?”

    “我呀,我是你朋友,我叫李舒,你嘛……嗯,你要有心理准备,你是照片上这个女孩的哥哥……”说完,他将一张剪报递给我。

    报纸上是一个叫赵某的美丽女孩的照片,洋溢着纯美的笑靥。她鹅卵形的白皙脸蛋,白瓷一般的皮肤,一件简约的天蓝色吊带衣轻灵地搭在她肩膀上。

    多美的女孩啊,我想。可是旁边的新闻,却说她被一个滴滴司机强奸后,司机打算开车将她带到野外杀害,女孩奋起抵抗,最后连人带车翻入山沟。

    “我……我妹妹被人强暴杀害了?”我心头不经一颤,一醒来,就听到这么一个噩耗,“我为什么失忆了?你能……你能带我去看看我妹妹的遗体吗,我把所有的事情都忘了。”

    他摇摇头说:"你第一个赶到汽车坠毁现场,发现司机已经走。你想救出你妹妹,但是汽车因为汽油泄漏爆炸,你被炸伤,还失忆了。”

    “啊!”我惊讶,脸上的伤口似乎更加疼痛。思考片刻,我才发现我想不起来妹妹的名字。

    “她……我妹妹她,叫什么名字啊?”

    “赵玥。”他回答我。我妹妹叫赵玥,多好听的名字!但是她……我内心泛起一阵苦楚。

    “节哀顺变,现在的你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这个,给你。”说完,他将一把沉甸甸的手枪,塞到我手里。

    “啊!这个……”我惊讶地张开嘴,每扯动一下皮肤,我的脸上就传来钻心的痛。“这是干什么?”

    “你不记得了吧,你失忆前,叫我弄把手枪给你,你要为你妹妹报仇。作为兄弟,我肯定义不容辞,我也想亲手手刃了那个凶手,为你妹妹报仇。所以我通过走私犯搞到了这么一把手枪。”他眼神警惕地说。

    “你要我杀人!”我惊呼。

    “你有没有搞错,是你叫我帮你弄一把手枪,你要报仇的。”他语气带着不满。

    “我……”

    “你看看,你自己被那个滴滴司机折磨成什么样了?”他甩给我一面镜子。

    我战战兢兢地拿起镜子,透过微弱的光线,看见了我自己。我的整块脸,都被烧毁了,散发着恶心的蛋白质焦味。它如同一大块烤焦的面包一样,已经完全看不出原来人的模样。一阵恶心感袭上我的心头。

    “我怎么会变成这样!”我不敢相信眼前的我,将镜子一把摔在地上。镜片碎了一地,将阳光破碎地反射在墙上,让昏暗的房间变得如同千疮百孔一般。

    李舒拍拍我的肩膀,蹲在我面前。这时我才看清楚他的样子,那是一个稚气未脱的年轻人,一双眼睛散发出一股淡淡的哀伤。

    “那凶手呢?警察抓到他了吗。”我急切地说。

    他摇摇头,失落地说,“凶手钟某还逍遥法外,而且……”他停顿了一下,盯着我说,“而且就算抓住了,也很难判死刑,因为你妹妹是被炸死的。而且你妹妹的悲剧里,有罪之人不止那个凶手,所以你失忆前,要求我调查这些,我都调查清楚了。”

    说完他拿出一叠厚厚的文件和照片。那上面,记录了形形色色的人,我忍着痛,从床上爬起来,拿起那叠东西,认真看起来。

    我看到了凶手的样子,那肮脏的模样,配得上我的妹妹?

    “据披露的信息,凶手来自一个单亲家庭,还是个留守儿童,初中没毕业就辍学了,现在和女朋友住在一起。他欠了一屁股的高利贷,是个十足的失败者,所以才会这么放纵自己的行为。而且,在此前已经有女性投诉过他了,不过滴滴没有受理,直到这次事发。知道吗,很多人说他也是个可怜人……”李舒说。

    “可怜,我妹妹就不可怜?他命运坎坷,他有理由选择堕落,也有理由选择努力,但他没有任何理由伤害别人?”我咆哮。

    李舒静静地看着我,眼神露出一丝丝玩味的表情,那似乎是怜悯。

    “那上面,记录了案发时,家属和警方一再要求滴滴公司公布嫌疑犯司机的车辆信息,但是那个滴滴客服却一再隐瞒真相,最后错过了黄金救援时间。”

    “还有在你妹妹离开后,有个喷子,在百度贴吧上发帖,居然说你妹妹穿的这么暴露,是骚货,被强奸都是自找的,这样无耻的贴,居然还有跟多人跟帖。”

    “还有一个警察……”他沉默片刻,表情凝重,“还有个巡警,本来案发前撞见了疑似凶手的车,他看见了凶手紧张的表情,但是没有多想,选择了放他们走。他本来有机会救那个女孩的……唉——”他陷入沉思。

    “还有一个滴滴司机群,群主还到处散播你妹妹的图片,群里的很多滴滴司机都说你妹妹真骚,有个叫网名“大众男神”的本地居民,还说真想……”

    “够了!”我已经怒不可遏。“我们马上动身吧。”

    2

    下午将近六点钟,我们来到了一个破败的旧城中村,楼宇间布满犹如蜘蛛丝一样密密麻麻的电线。

    我穿着卫衣,用卫衣的连衣帽紧紧罩住头,还用口罩蒙住脸。即便如此,路过的好事行人还是不时投来好奇的目光。那眼光犹如一根根针,刺激着我的神经。我此时才知道,即使这种无意的眼光,对于一个残疾人,都是一种无形的伤害。

    幸好我的朋友李舒,无所畏惧地跟着我。虽然我没有任何他的记忆,以及对于我妹妹的记忆,但是,为了正义,我已经准备好付出一切,有人,必须用行动敲醒这个麻木的社会。

    我们进了一栋破旧的出租屋,来到三楼一间出租屋,李舒带上口罩,锐利的眼神确认了一下地址,随后点点头。“就是这里!”

    “‘大众男神’就住在这种地方?”我不禁冷笑。

    “咚咚咚——”

    “谁啊?”里面传来一声回应。

    “安监查房。”李舒大声回答。

    一个满脸凹坑的中年人,刚刚打开门,就被我一脚踹进房子。随着一声惨叫,我们已经迅速地关上门。我简单地打量了一下房间,这是一个一房一厅的窄小房子。

    “我CNM,你们干嘛!”男人咆哮,又被我们一顿拳打脚踢。

    “不准叫!再叫就一枪毙了你。”我将冷冰冰的枪口指着他,扯着沙哑疼痛的喉咙,尽全力拉高音调。他意识到危险,终于静了下来。

    “你就是大众男神?”我一边看着他,一边冷笑。“男神你的住所,可是真够简朴啊?”

    “我……你们是谁?为什么要杀我,我没得罪你们啊?”

    “你现在跟我装可怜,你在微信群里,侮辱我死去妹妹的时候那股嚣张劲头呢?”我满腔怒火地盯着他,李舒不知为何,也紧张地盯着我。

    “我……我知道错了,我对不起您,大爷,您饶过我的狗命,要多少钱我都给你,我还有老婆子女儿,您……您饶过我吧。”男人跪在地上,痛哭流涕,不住地给我磕头。

    我看见他这个熊样,愈发地气愤,就这种人,太多了。被社会排挤,不努力奋发,却只会欺负更弱小的人,可是本质上不过是个懦夫。

    “你这种懦夫,才会欺负和侮辱女性,真正强大的男人,都知道如何尊重女性。”李舒也气愤地对着他说。

    “对,我是个懦夫,我连狗都不如,我……”

    “咚咚咚——”门响了。我和李舒,还有那个男人都紧张地盯着大门。

    “不准说话!”我用枪抵着他的脑门。李舒悄悄地打算去开门。

    “爸爸爸爸,我和妈妈回来啦,快开门啊。”门外传来一个女孩的叫声。李舒慢慢地打开门,看见了门外的母女两个,一把将她们拉进来。

    “你是谁啊,你——啊!老公……”女人也看见了跪在地上的男人,想要冲过来。

    “不要动!过来我就开枪了!”我呵斥她。

    “不要啊,不要杀我爸爸,我爸爸是个好人……”女孩用水灵灵的大眼睛盯着我,早就哭的梨花带雨。抱着妈妈的大腿,大声哭起来。

    这哭声把我和李舒都吓坏了,“你看好你女儿,别让她哭啊,别逼我啊。”我紧张地将手中的枪对准她们。

    “不要,你要杀就杀我,我知道我是个失败的男人,还经常打老婆孩子,但是……我不会让你们伤害她们的!”男人像一条狗一样爬过去,护住她们母子。

    “不要,你不要杀我的老公,我不知道他做了什么,我只知道他虽然不好,但是他还是辛苦的养家。没了他,我也不活了!”女人也抢在男人的面前,但是被男人死死地压在身后。他们夫妻,还有那个可爱的女孩,一家三口无助地哭泣起来。

    我和李舒都惊讶于他们的勇敢,在哭声中,我似乎丢了魂一样不知所措,内心竟然对这母子涌出一股悲哀。

    好一阵沉默,李舒才开口。

    “你知道你老公都做了什么吗?他在网上……”

    我拍拍李舒的肩膀。他转过来,盯着我。我看了一眼那个小女孩,摇摇头,示意他住口。他意识到我的意思,叹了一口气。

    “你应该感到高兴,你有这么好家人,可是你为什么这么自私呢,想想如果受害的是你的家人,你愿意这么侮辱她们吗?我真的想……”我握紧拳头重重地锤在墙上。

    “我们走吧!再给他一个机会。”我跟李舒说。

    李舒打开门,先出去查看情况,我跟在他后面。在关门前,我最后警告他。

    “记住,以后做个好人,因为你的女儿,以后也会生活在这个社会。”

    ……

    3

    一大早,新闻就播出了我们昨天的事情。为了避免警察找上门,我们在李舒寻找的一个隐蔽住所过了一夜。睡梦中,我妹妹的哭叫声,汽车的爆炸声,一再的惊醒我。

    救命啊,救命啊,你放开我……”

    “轰隆隆——”

    她的哭声那么无助,那么真实,就好像在我就在现场,却无法帮助她。我在煎熬中度过了一夜,直到翌日一大早,我们继续踏上这条复仇之路。

    “接下来呢?我们找那个网络喷子,还是其他人。”说完,他叹了一口气。

    我把玩着手中的手枪,思绪从噩梦中的凄惨叫声中回来,沉默片刻,才扯着干疼的喉咙回答他。

    “算了吧,直接找那个滴滴客服,看看能不能问出更多凶手的信息。不行就再找凶手的女朋友,看看能不能借她找到那个畜生。”

    “但是那些人呢?他们同样有罪。”

    “有罪?”我无奈地说,“我们中国可没有见死不救罪,也没有网络喷人罪。”

    李舒听完,用一种复杂而又玩味的表情看着我。我脸上的伤口,似乎也被他看得隐隐作痛。

    “是啊。”他说,“在这个社会,相比起做好人,做一个坏人要容易得多。”他边开车,边扯出这莫名其妙的大道理。

    不一会,我们到了一个稍微高档一点的住宅小区,阳光渐渐升高,日色由晕黄变得白炽。按照李舒查到的资料,我们进了一栋出租屋。

    他照例带上口罩,敲响了402的房门。

    “咚咚咚——”

    片刻后,里边传来女人的叫声,“谁啊?”

    “警察!”说完,李舒掏出一个证件,在猫眼上晃悠一圈,又警惕地放进口袋。

    “为了方便行事,从走私犯那里弄来的假证件。”他狡黠地瞥了惊讶的我一眼,窃窃地说。我微笑着,暗自佩服他行事的周密。

    门刚打开一个裂缝,我们一把夺门而入。里面一个面容姣好的长发女人,被我们的架势,吓得扑倒在地。

    “你……你们想干嘛?救……”她刚想开口,就被李舒紧紧地捂住了嘴巴,恐吓他:“想活命,就乖乖地配合我们。”女人被吓得花容失色,眼神惊恐地摇摇头。

    “我是赵玥的哥哥,我来这里的目的,是质问你,为什么案发时不肯及时透露凶手的车辆信息,让我的妹妹死于非命!”我说完,扯下脸上的面具,露出可怖的面容。女人看见了我惊恐的面容,脸色吓得惨白。

    “我……我也是被逼无奈,我上报给安全部门,安全部门让我等待,没有允许不能调取机密信息。随后安全部门又上报给部门主管,主管又让我们等待,上报给部门经理,我们就这样一直等,一直等……”女人嘴唇急促地颤抖,眼角挂出两行清泪。“可是你们不能偷偷地发给警方或者家属吗?”李舒说。

    “可是我……任何一个有职业操守的人,都会服从公司的秩序啊。而且……而且我违反规定,会被公司开除。以后别的公司知道了我的行为,谁还会要我?你觉得那些公司,会为了我的英雄事迹,张开怀抱接纳我?”女人长发披散,垂落在地,肩膀无助地抖动着,低声啜泣起来。

    看到这,我和李舒都显得十分不忍,的确,这确确实实不是她的错,我们有什么责任,去指责一个同样为了生活百般忍受的人。

    “你以为,同样作为一个女人,我……我就不想救那个女孩吗?可是,如果那个人是你,你能保证你不会做出自私的行为?”她无力地说,不是在反驳,更像是一种忏悔。

    “滴沥沥沥——”她的手机响了。没等我们反应过来,她习惯性地从口袋拿出手机。

    “等一下……”我还没喊出口,她已经接通了手机。而我和李舒,却呆立在原地,完全不知所措。

    “喂……我刚起床呢,怎么……嗯?我声音不对劲?刚睡醒嘛,又有点感冒,所以有点鼻音。我没事,就请了几天假。我还有事,先不聊了,嗯……好吧,我们老地方见!”她说完,利落地挂了电话,脸上好不容易绽现的笑容,瞬间烟消云散。

    “我男朋友打来的……”她还想接着说什么,却没有接下去,而是转开了话题。

    “你不知道,公司为了这件事,雇佣了很多水军,甚至将凶手的不幸经历挖出来,试图扭转不利的舆论。而我呢?我因为这件事,被网友口诛笔伐,网友跑到我的微博下面,留言谩骂我,问候我的家人。还人肉我,跑去骂我的男朋友和家人。我因为这件事,请假快一个星期了……”她想说什么,但是欲言又止。

    我和李舒已经完全对这个女人丧失了怨恨。相反,我甚至觉得,她会对这件事感到愧疚,恰恰是因为,她是一个道德观念强烈的人。

    “对不起,我……我们不知道说什么好,我错怪你了,那不是你的错,真的非常对不起。”我愧疚地说。

    我们扶她起来,将她安稳地放置在一张旧沙发上。我们知道,再问这个女人关于凶手的事,已经没有任何意义——如果知道,她早就告诉我们了。

    我们默默地打开门离去,临别时,李舒再次说了一句“对不起。”

    4

    第二天清晨,我们守着电视机的新闻,等着它播出我们昨天的事情。但是,新闻丝毫没头提及昨天的事——那个女人,没有报警。

    我和李舒坐在阴暗房间的角落,各自望着那一缕刺破黑暗的阳光。房间里的灰尘,在阳光下肆意地翻滚纠缠着。

    昨晚又是那个噩梦,妹妹的叫声一直充斥着我的脑海,就好像我身处在案发现场,看着她被摧残,却无法拯救她,让我无比煎熬。

    我内心不断地思考着这两天的事,无论是凶手也罢,喷子也罢,旁观者也罢……人之所以会作恶,真的和我们成长的经历,或者生活的环境有关吗?如果真是这样,那么善良,该怎样存在于人的身上?

    我不想再让自己难受,不一会儿,我坚定地起身,拍拍李舒的肩膀,“走吧,去凶手的女友家里,她肯定知道些什么线索。”

    他回过神,目光游移涣散,如那漂浮的灰尘。用一种谜一样的眼光盯着我,好一会儿,才开口。

    “好吧,结束这一切。”

    我们来到郊区外的一个旧城区,又是一个老旧的出租屋。上了顶楼七楼,来到701门口。李舒熟练地戴上手套,迟疑片刻,还是敲响了大门。

    “咚咚咚——”

    刚敲响,里面马上传来一阵沙哑的女声:“你们烦不烦啊,一天到晚都来逼我,你们一定要逼死我是不是?害人的又不是我,为什么你们要这样逼我!”

    我和李舒正满脸疑惑地对视,大门已经打开了。一个眼神憔悴的女人,拿着一把扫把,满脸怒火地冲了出来。

    “我跟你们拼了!”女人拿起扫把扫向我们。

    我们合理将女人推向屋里,关上门。女人大声地尖叫着、挣扎着。我只好拿出枪,指着她,让她冷静下来。

    “别动!”我用沙哑的嗓音吼住她。她放下手里的扫把,紧绷的身体慢慢地松弛下来。

    “你的男朋友呢?你一定知道他的行踪吧,告诉我,我就饶你一命。”我恐吓她,我知道我的所有努力,我妹妹的正义,都在这个女人的身上。我要让那个凶手,亲手死在我的枪下。那梦中的凄惨的尖叫,一遍又一遍的告诉我,一定要让这个凶手承受最残酷的折磨。

    “我……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警察已经问过我几百遍了,我真的不知道,你饶过我吧。其实他也挺可怜的,他……”

    “住嘴!”我咆哮着,扯下我的口罩,用双手拽着女人的衣领,“你能说任何人可怜,但是你不能说他可怜,他是伤害我妹妹的凶手,他是没人性的人渣、畜生!”

    女人被我的可怖样貌和咆哮吓到了,无助地瘫软在地。我内心已经疯狂,因为再问不出凶手的踪迹,我就没有了任何希望。

    “他在哪,快说,他在哪,在哪!……”

    “她不知道凶手在哪,噢……不对,其实她也算知道,我也知道,你也知道。”李舒看着我,眼神如平静的水面。为什么,他为什么这样看着我?

    “啊!你……你……”女人尖叫着,用手指着我的胸膛。我会过他,发现她指的是我脖子上的项链。那条刻了一个“美”的项链。

    “你是阿元吗?我是阿美啊,你的阿美啊?你不记得我了,你怎么变成这样了?我……”女人看着我,从她脖子上扯出一条款式一样的项链,上面刻着一个“元”字。说完,她无助地哭泣起来。

    我是阿元?记忆如同决堤的滔滔洪水,瞬间向我的脑海袭来。

    啊!我想起来了,我叫钟元,我就是那个滴滴司机,是我杀害了我的妹……噢,不对,是我侵犯了那个女孩,还害死了那个女孩,我就是那个凶手。

    那梦中的尖叫声,是我施暴时女孩的凄惨叫声。那汽车爆炸的声音,是我被救出汽车时的爆炸声。有个人,把我从死亡边缘拉了回来。他……我眼神呆滞地望着李舒,他眼神依旧如此平静。

    “看来记起来了呀,没错,是我把你救出来的。”他说完这话,眼眸泛起丝丝波澜,随后深呼吸一口气,接着说,“我叫赵舒,我就是那个巡警,那晚在执勤,阿玥特意送宵夜给我。我不能送她回家,所以帮她叫了车,那时我看见了你,谁能相信,你这个看似平常不过的人,却做出了这么丧心病狂的事。”

    说完,他双手捂面,泪水从他指缝间挤出。屋外,警笛声大作,警察似乎已经知道了我的行踪。

    “都是我的错,是我叫的车,是我加的你,是我把妹妹放到你的魔爪……我知道出事了以后,用我掌握的第一手线索,第一个找到了你,那时你们已经翻车在山下。你知道最讽刺的是什么吗?”他松开双手,双眼泛红地看着我。

    “最讽刺的……”他嘴唇颤抖,“我妹妹当场就死了,而你却苟活了下来。我作为警察,不能动用私刑。我受到的教育,我的职责告诉我,我不能杀了你这个仇人,相反,我还必须救你,不能让你死于车祸。”

    “所以我计划了这一切,我要让你和我一样,经历那种丧失挚爱,却无法手刃凶手的痛苦。”

    听完这一切,我泪水夺眶而出,跪倒在地。经过这两天,我早已把那个姑娘,当做我的亲妹妹。而现在,我却被告知是我亲手杀害了我的“妹妹”。

    我的内心不断地涌出那个姑娘的尖叫。我犹如一头猛兽扑向她,她挣扎着,不断地求我不要伤害她,她的家人,她的哥哥在等她回去……

    人之所以会作恶,人之所以会选择冷漠,真的和我们成长的经历,或者生活的环境有关吗?不——我有了答案,不是的。我想到了我自己,我人生的坎坷,不是我堕落的理由,更不是我作恶的理由。

    人之所以会作恶,会冷眼旁观他人的不幸,说到底,就是人并非生来是善良的。人生来是自私的,而做一个好人,做一个善良的人需要付出更多,却往往得不到回报。所以人们会追求那种作恶的瞬间快感。

    不论人的遭遇如何,善良和罪恶这道选择题,对于所有人都是公平的。

    想到这里,我知道要洗脱我的罪恶,只有一条路。于是,我将枪口塞进我的嘴巴……阿元,不要!”阿美扑向我,抢夺我手里的枪。

    “阿美,你找个更好的男人,我是个废物!”我说完,将她一把推开。警察已经奔上楼梯,从门口冲进来,想着我奔来。“别动,放下手枪!”

    我闭上眼,扣动扳机。“咔,咔咔咔”——没子弹!

    我睁开眼,警察已经冲过来将我压住。我从人群中望见了赵舒,他脸上流淌着泪,哭笑着盯着我。为什么?我的眼泪再次夺眶而出……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