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品《那是爱的假象》小说全文免费阅读TXT

评分:10分
  • 类型:总裁小说
  • 热点:
  • 看全文→
  • 编辑:空空道长
  • 评语: 第1章 悲惨世界我叫苏媚,很漂亮,但嫁给了一个被废了的混混。“做我的女人,我帮你报仇!”因为这句话,我嫁给了李强。五年前,刚毕业的我和男友林喆,住在了这

     

    第1章 悲惨世界

    我叫苏媚,很漂亮,但嫁给了一个被废了的混混。

    “做我的女人,我帮你报仇!”

    因为这句话,我嫁给了李强。

    五年前,刚毕业的我和男友林喆,住在了这个城中村的巷子里,那时的我们在这个大城市卑微的角落,期望着未来的美好生活。

    林喆刚入职工作的那个晚上,我和他吃完庆祝宵夜,准备好好回家恩爱一番。

    林喆取笑我,说我“天生敏感,在外端庄在家放荡,说不定就是祸水化的,直接化在他怀里了!”

    谁知道林喆一语成箴,巷子里突然就冒出来一群混混。

    那些人看中了我的美色,想要对我下手,林喆为了保护我,身上被砍了十几刀,最后凄惨的死去。

    我心里把那些人恨得要命,但那时候也没见过世面,所以找到了号称这个区老大的李强,让他帮我报仇。

    他说只要我答应做他的女人,他就帮我。

    我答应了。

    李强知道那些混混是谁,也去找过那些人的麻烦,可是最后他不但没能帮我报仇,反倒被人揍了一顿,连那方面的能力都被人给废了。

    五年多来,李强很努力,但还是个混混,而且是越混越差得那种,连以前跟着他的小弟都跑了。

    现在的他,整天只知道在城中村这条巷子里去收保护费,而且他还不知道,每次我发工资之后都要去那些店里还钱,还得陪着笑脸道歉。

    “我说苏老师,你还这么年轻漂亮,干嘛要跟着李强那种混不吝的一起过日子呢?”

    黄婆婆是巷子里杂货铺的老板,五十多岁的本地人,李强每次收保护费都先找她。

    我心里叹了口气,道:“生活嘛,习惯就好了,李强对我还可以。”

    李强对我确实可以,虽然他没什么钱,混的也差,但还是很喜欢买化妆品包包给我,对于我的工资他也没看得上。他骨子里有点大男子,但那方面能力被废了以后,实际上又非常自卑,我和他的生活更像是两个可怜人的抱团取暖。

    “苏老师,你最近血气不旺,可能会沾上不好的东西,如果有麻烦倒是可以找我。”黄婆婆突然这样说道。

    我有些疑惑,笑问道:“婆婆你还懂看相啊?”

    “略懂。”黄婆婆干瘪的脸笑了笑,道:“不过你长这样漂亮,这祸水命我是没法帮你改的。”

    听黄婆婆这样一说,我觉得我真的可能是个灾星,害死前男友不说,连李强也因此成了别人眼中的废物。

    不过好在我考入了一所高中当英语老师,工资还可以,所以生活并没有很难过下去,我也有点渐渐忘记了报仇这件事情。

    当然,有时候在梦中,我还能梦到林喆双眼流着血,向我哭诉:“媚儿,我死的好惨啊!”

    我总是哭着回应他,“林喆,我也想为你报仇,但是我没这样的能力啊!”

    “是没有能力还是不想?”

    林喆这样反问着,我总是无言以对,最后从梦中带着泪水醒过来,然后开始逼问李强什么时候帮我报仇。

    刚开始李强还会安慰我,说一定会找到机会的,可是随着当初那些杀死我前男友又废了他的人,逐渐变成了连他也遥不可及的大佬后,他也不再说这话了,反而有时候会朝我发大火,甚至要打我。

    学校领导并不知道我的老公是个混混,我也没主动透露过我的婚姻生活,再加上我的教学成绩确实还不错,所以学校今年准备让我当一个班的班主任,这样我的工资也能够涨两千。

    今天是新学期的一天,成为新任班主任的我很高兴,早早就穿好职业装来到学校,班上的学生陆陆续续到来,看着这些青春的面孔,我不由想到了我的高中。

    林喆和我高中时就在一起了,林喆帅气,体育全能,成绩优秀,而我也是漂亮的学霸,英语成绩尤其好。

    在同学们眼中,我们是天造地设的一对,而且是很光明的一对,虽然有时候也有些小拌嘴,但我们的爱情一直很稳定。

    希望他们都能比我和林喆幸福吧,我心里叹着气,然后步入教室。

    “早啊,各位同学,我叫苏媚,是你们未来三年的班主任,也是你们的英语老师,希望在接下来的三年中我们能一起度过最美好的三年!”

    我话音落下,引起了台下的一阵小骚动,我能够明显感觉到那些年轻的男孩子们对于有这样一个漂亮班主任的激动。

    不过当我扫过那些青涩的笑脸时,一张冰冷的脸却让我猛地怔了一下,差点惊慌失措而逃。

    那是一张和林喆高中时一模一样的脸,那双澄净的眼睛和林喆也像是一个模子里出来的。

    陡然间,那原本令我有着无限回忆的清澈眸子突然变红,最后竟然渗出血来……

    这突如其来的幻觉把我吓得要命,不过再一看,那眼睛还是那样澄净纯粹,好像从来没有变化过一般。

    我强压住自己的恐惧,开始点名。

    那个男生站起来冰冷的自我介绍:“我叫林赫!”

    林赫,连名字都和林喆那么像,难道他真的和林喆有关系?

    可是林喆从来都没说过自己还有个弟弟啊,而且林喆家在另一个省,就算有弟弟,也不可能到这个城市来读高中吧。

    好不容易点完名,班上除了林赫之外的学生我竟然一个都没记住,那双眼睛在我身上却如同梦魇一般徘徊不去,这让我有一种惴惴不安,一整天都魂不守舍。

    下班后,其他老师都走了的时候,我们办公室的门却被敲响了。

    “请进!”

    我刚要回答,门就被推开,一看到来的是谁,我就差点丢了魂。

    “苏老师!”

    从林赫口中说出来的话,冰冷的就像地狱中的声音。

    我强压住自己的情绪,微笑着平静的朝着林赫问道:“林赫同学,现在不是已经下课放学了么?你找老师有事?”

    “是啊,我是想问问林老师,我哥哥呢?”

    我瞪大着眼睛不敢相信,心里面最担心的事情终于发生了,林赫就这样走过来,就像是当年的林喆这样走过来一般,凑到我的面前,面无表情,冰冷纯粹,又重复问道。

    “苏老师,我哥哥林喆呢?”

    我想要逃跑,可是身体却很奇怪的丝毫无法动弹。

    林赫捧着我的脸,认真的盯着看了一会之后,竟然照着我的唇吻了下来。

    我没想到林赫竟然大胆到这个程度,在办公室就敢强吻我。

    我紧闭着自己的唇,但就算是这样也能感受到他身体那种骨子里的冰冷。

    “我想尝尝你这女人的味道,感受下我哥哥为何而死!”

     
    第2章 暴虐的男人

    李强在被废了后,很少和我亲热,我已经很多年没有和别人接吻过了,而眼前的林赫,让我恍惚间看到了曾经的林喆,有些情不自禁。

    但是林赫真的很冷,那是骨子里散发出来的冷,这种冷让我虽然产生了情欲,但又迅速冷静下来。

    我狠狠推开他,他轻飘飘的往后退了几步,然后抹了抹嘴。

    最后林赫竟然不发一语,就这样离开办公室。

    成为班主任的一天,林赫的出现将我平静的生活击的粉碎,我有些浑浑噩噩的离开学校。

    “苏老师,你没事吧?”

    问我的是同办公室的赵司睿老师,他是数学老师,也是高一年级的年级主任。

    赵司睿戴着眼镜文质彬彬的,但身材健硕。而且听说他爸还是这大城市的教育厅高官,可以说前途光明无比,是学校很多年轻女老师的白马王子。

    我知道他对我有明显的爱慕之情,但碍于我已经结婚,一直没有真正的表达过。

    我有时候也想,如果我忘记从前的一切,和赵司睿在一起的话,我也会拥有人人羡慕的生活吧。

    “就是有点不舒服。”

    “你这是一次当班主任,有点紧张吧。”赵司睿笑了笑,然后又道:“其实当班主任也没其他诀窍,就是把学生当朋友就好啦,跟朋友相处有什么好紧张的呢?”

    “谢谢赵老师指点,我会尽快调整适应的。”

    赵司睿给了我一个鼓励的眼神,又道“要不我送你回家吧!”

    我连忙摇头,对于赵司睿,虽然知道他爱慕自己,但是我骨子里还是有些自卑的,很害怕他知道我的现状,知道我住在城中村,知道我的老公是个混混。

    再说了,要是让李强遇到我跟赵司睿走在一起,还不知道会惹出什么麻烦。

    我们两根本就不是一个世界的人,我不值得拥有他的好感!

    下了公交车,穿过昏沉黑暗的巷子,杂货铺的黄婆婆一边在烧纸钱,一边又在空中撒着纸钱,口中还念叨着。

    “七月半,鬼门开!生有执念,死勿复仇!阴阳有路,生死相隔!”

    还有些台词我也没听清,但是昏黄的巷子加上烧纸钱的老婆婆,这诡异的画面令我忍不住想要快走几步。

    但是,原本非常认真的黄婆婆却有些意外的将我叫住。

    我连忙问道:“李强今天白天又收了您的保护费么?”

    毕竟黄婆婆是孤寡老人,看起来好欺负,李强不管什么时候,只要没钱就找她收保护费。

    “昨天才刚收完,今天再收我不找人打死他!”

    黄婆婆摇着头,做出一副凶狠的样子,但这凶狠的样子看起来有点好笑。

    “有个小伙子一直在我这里问你的情况,我没法祭拜鬼神,他很烦!”

    随着黄婆婆的话音落下,赵司睿从杂货铺走了出来。

    我心中一慌,夺路而逃。

    赵司睿却是很快的跟了上来,他是个健硕的男子,我穿着高跟鞋根本就跑不过他,很快就被他追上。

    “你放开我!”

    我大声呵斥他,想要挣脱他,可是赵司睿却把我紧紧抱住,压在小巷的墙壁上,用他沉稳内敛的声音道:“苏媚,我不会放开你的!”

    “我已经结婚了!”

    我告诉他这样的事实,赵司睿果然松开了一些。

    我趁着这时将他狠狠推开。

    才刚跑出几步,却听到赵司睿大声道:“苏媚,你觉得学校如果知道你老公是个收老婆婆保护费的混混,结果会怎样?”

    我顿时愣住,回过头来有些不敢相信的看着赵司睿。

    那种心理面最害怕的事情终于发生,而且竟然在赵司睿的口中说出来。

    “你调查我!”我有些愤怒的看着赵司睿,又大声道:“看到我这个样子你很得意,是么?你是想用这个事实来威胁我么?你到底想要怎样?”

    赵司睿似乎也对我的愤怒有些不知所措,语气弱了很多,“我没有……”

    “我老公就是个混混怎么了?我就生活在这样暗无天日的地方怎么了?你这样高高在上的公子哥怎么会明白我这样活得像老鼠一样的人的痛苦!”

    今天本来就因为林赫的出现让我有些神经质,我觉得我突然间有些崩溃,大声的哭着,喊着。

    五年来的不甘在这一刻似乎要倾泻而出,我的伪装我的秘密在赵司睿出现在小巷的这一刻已经完全被撕开,我感觉自己天塌了。

    却在这时,李强不知道从哪里穿了出来,他是个混混,本就是见面干一场的性格,可能是以为赵司睿在欺负我,竟然朝着赵司睿一脚飞踹过去。

    赵司睿虽然有这么健壮,但是在李强的偷袭下,扎扎实实的挨了一脚,惨叫一声栽倒在地。

    李强挥着拳头,“你大爷的,你对我老婆做了什么事情!想干我老婆,是不?”

    紧接着他又朝着赵司睿猛扑过去,只是这次,赵司睿早有防备,李强被他一脚就踹中肚子,捂着肚子半天说不出话来。

    赵司睿拍了拍身上的灰尘,有些不屑的看了李强一眼,又饱含深意的看着我,平静的道:“苏媚,如果你有什么苦衷,告诉我,好么?”

    我强忍着心里的苦楚,摇着头,“我没有什么苦衷!”

    李强也是大声呵斥,“你是哪里来的混蛋,我现在就让你知道强哥的厉——”

    李强话还没说完,赵司睿直接就是一巴掌甩在他脸上。

    李强眼冒金星,还没来的及反击,赵司睿已经退到了巷子外,他白衬衫原本一尘不染,现在却沾上一个硕大的黑脚印,显得非常辣眼。但赵司睿气质高洁,显得与这污秽的巷子格格不入,饱含深意的看我一眼后就离开了。

    李强直起身子,有些愤怒的看着我,大声质问道:“这是你新找的男人?”

    我有些震惊的看着李强,没想到他竟然说出这种话来,连忙大声反驳,“不是!”

    “不是你的男人怎么会找到这里来!”

    李强浑身都像是在冒火一样,抓着我的头发就把我往家里拽,我痛得要命,大声骂着,可是李强却丝毫不放手。

    跟着李强这么多年,他对我客客气气,我都差不多忘记他是个没文化很残暴的混混了,只是这次,我终于再次看清了他。

    把我抓回家,他用绳子将我绑在椅子上。

    “李强,你想要做什么?”我心中惊恐无比。

    李强在被赵司睿打了一顿,又没法找赵司睿报复,那火气明显是要撒在我身上了。

    “嫌弃我无能,在外面找了男人,是么?今天非得好好收拾你不可!”

     
    第3章 极致的耻辱

    看着李强发狂,我有些害怕。

    虽然眼前的是我共同生活了五年的老公,但此刻他陌生的让我不再认识他。

    我挣扎着,却在这时,李强猛地一巴掌甩在我的脸上,我痛的眼冒金星。

    我终于放弃反抗。

    眼前的人是我的丈夫,是为我付出过的男人,他想要对我怎样,我有什么资格反抗呢?

    虽然内心有些嫌恶,但我还是乖乖地任由他摆布……

    只是,李强因为之前被废掉了,现在仍旧什么反应都没有。

    “你这贱人,肯定在心里嘲笑我吧!你也不想想是谁让我变成这个鬼样子!”

    李强又是一巴掌甩在我的脸上,然后不知道从哪里找到了一根棍子,狠狠的捅了过来。

    “我以后就用这玩意满足你,你要是敢找野男人,我一定把你给捅穿了!”

    感受到一阵痛处传来,我心里却在哀鸣。

    曾经的我心如死灰,觉得这样的生活过下去也无所谓,可是李强的这次发狂,却让我感觉自己重新回到了地狱。

    这一晚,我第一次被折磨得这么惨。

    事后,清醒过来的李强似乎也觉得对不起我,向我道歉。

    可是我对他的暴戾已经产生了浓浓的恐惧,而且李强发狂时说的话,让我知道他内心深处一定在恨我,恨我导致他变成了一个废物!

    二天我声称自己摔了一跤,请假并没有去学校。

    三天我还是不想去,但一想着接下来的生活,如果我再不去学校的话,可能都要被辞退了,我才刚当上班主任啊,我怎么对的期我的学生?

    而且要是被辞退的话,李强没有任何正经收入,我的生活可能会更惨了。

    最后,我还是鼓起勇气来到学校,当然脸上被李强折磨的痕迹还是非常明显。

    学校其他老师听说了我摔倒的消息,只是让我好好照顾自己。

    可是赵司睿却知道不是这么回事,他非常关心的看着我,而我回报他的却是冰冷的眼神。

    在办公室说话也不方便,赵司睿直接将我拉上教学楼顶的天台,将天台的门锁住。

    “苏媚,你怎么了?”

    “我已经说过,摔了一跤而已!”

    “谁摔倒能摔到脸上!”赵司睿大声的质问我。

    “我怎么样关你什么事!”我狠狠地回应他,眼泪有些不争气的流下来。幸好现在在天台没人看到,要不然肯定要被误会我和赵司睿发生了什么。

    “你被你老公打了?”赵司睿认真的问道,见我不说话,他又苦口婆心劝说,“你为什么要这样作践自己呢?”

    我还是没有回应他,赵司睿竟然直接将我抱在怀中,心疼问道:“是因为我,你昨天才被那混蛋打了?”

    他的怀抱很温暖,但我也只能轻轻将他推开,冰冷道:“我的事情不用赵老师操心!”

    赵司睿却不依不饶,“苏媚,离开他,你本来不该在那里生活!”

    听到这话,我不由得冷笑一声,“不在那里生活,我能在哪里生活?”

    看到赵司睿一滞,我又道:“赵老师,生活就是这样,有你这样充满阳光的,也有我这样在黑暗中匍匐前进的。如果我们不是同事,如果我没有生出一副还算可以的皮囊,我们本没有丝毫交集。我有老公,老公是个混混,你看中我的也不过时这具身体而已!”

    赵司睿听到我的话,显得很委屈,道:“我没有!我并没有告诉其他人苏媚你的事情!”

    “哦?”我嘴角扬起笑意,有些嘲讽的看着他,“那得要谢谢赵老师了,不过你保留着这个秘密做什么呢?作为未来想要要挟我的筹码么?作为把我上床的理由么?”

    赵司睿有些震惊的看着我,显然不敢相信我竟然说出这样的话来。

    紧接着,他像是下定了决心一般,大声道:“苏媚,你离婚,我娶你!”

    我呵呵一笑,“这算是求婚么?赵老师别开玩笑了,如果想要我的身体,只要你不把我的秘密说出去,你现在就可以!”

    我伸手开始解开上身衬衫的扣子,赵司睿明显被我的举动吓到,“苏媚,你怎么能这样!”

    “我就是这样下贱的女人,为了达到自己目的不惜一切的女人!”我放肆的笑着,带着万千妩媚,“怎样?赵老师不喜欢么?”

    赵司睿愣了愣,突然,他就像是下了莫大的决心一般,将我抱住,照着我的唇吻了下来。

    “啊!”我有些惊讶,想要躲避,可是却被赵司睿双手箍着,无法动弹。

    我原本就很敏感,更何况眼前还是我存着爱慕之心的男子,我更是无法自已。

    赵司睿霸道的吻着我,这种酥酥麻麻的感觉让我忍不住有些发烫,“我这是出轨么?”

    赵司睿会不会认为我就是个轻贱的女人?

    内心的羞耻却抵不过身体的诚实,我轻轻呻吟了一声。

    而赵司睿像是找到机会了一般,咬住了我……

    这样激情而炽烈的行为,一下子就点燃我内心的火焰,在被李强那样暴力的对待后,我需要有人这样温柔的对待我,我的身体也在渴望着他。

    赵司睿双手已经探入了我的裙底,感受他手掌的火热,我不由得叫出声。

    “赵司睿,不要,会被人看到!”

    “我已经把门锁上了!”

    赵司睿这样回应,竟然直接将我的裙子掀起来。

    我知道,在这个时间,在这个地点,和眼前的人发生这样的事情都是错误,但身体却渴望着有东西点燃我如死灰的心。

    我的身体已如软泥,最后,我仅存的理智和道德的约束,还是让我狠狠的将赵司睿推开,“我们不能这样!”

    赵司睿显然很失望,但他眼中却更加闪着光芒。

    “苏媚,你是爱我的,对么?如果不是这样,我们不会走到这步!”

    我不知道该点头还是摇头好,只是低着头默然不语。

     
    第4章 你最好别回家

    空旷的天台上,明明天还很热,但因为阵阵凉风,使的全身赤裸的我有了些微微的寒意。

    “你冷吗?”赵司睿把我从他的身上揽了过来。

    “嗯……不会……”我没有心思感受这温存,只是认真的将自己的衣服重新穿好,然后朝着赵司睿道:“赵老师,以后我们别这样了!”

    我真的有些担心自己情不自禁,就和赵司睿真的发生什么,毕竟学校已婚的最美女老师和最帅最年轻的主任如果做出出轨偷情的事情,传出去一定是大新闻,而且赵司睿的前途有可能就被我毁了。

    我已经毁过两个男人,不想再有三个。

    “苏媚,和你老公离婚,嫁给我!”

    赵司睿目光澄净,我知道他是真心想要娶我的。以前我觉得李强虽然报不了仇,是个混混,但他毕竟对自己还好。但是那天他那样……我想着,身体那种痛感又涌了上来。

    现在的我再勉强和李强生活在一起,没有任何意义,我心想,要是真的能和李强离婚,和赵司睿在一起的话,生活应该会幸福很多吧……

    但是,我还是摇摇头,婚姻不是简单的两情相悦,不说赵司睿的家里能不能接受我这样一个女人,我也不能那样自私的抛下仇恨去追求自己的生活!

    赵司睿很失望,但他看我坚定的眼神,还是没有再继续这个话题。

    也许是被爱情冲淡了痛苦,我感觉身上没那么痛了,和班上的学生的相处也比较自然。

    当然,我还是不敢和林赫有所交流,不过林赫似乎也没啥意愿和我说话。

    晚上回家时,我却隐隐约约有些感到害怕。

    虽然那天李强给我道过歉了,但一想到还要和随时都会变得暴戾的他相处,心里就有点退缩。

    深吸几口气后,我还是快步走回巷子中。

    却在这时,我看到林赫竟然从黄婆婆的杂货铺走了出来。

    我心中一惊,难道林赫也是来调查我的?

    我故意装作没有看到,可是林赫一双眼睛却直勾勾看着我。

    等到走近了,他突然说道:“你今天最好别回家!”

    “啊?”我满心疑惑,“为什么?”

    “今晚你回家,明天你会死!”林赫平静冰冷的说。

    我觉得有些好笑,他一个高中生而已,还能预知生死不成?

    再说李强再怎样暴力,也不至于把我杀了吧?

    “谢谢你的提醒!”我礼貌的笑了笑,当作回应。

    林赫知道我明显没把他的话放在心上,显得有些愤怒,“你这个蠢女人!”

    我顿时呆住,对于林赫的无力有些不高兴,道:“林赫,即便你是林喆的弟弟,但我也是你的班主任,是你的嫂子,你怎么可以这样对我说话!”

    “为什么不可以这样对你说话?我哥为你死了,你嫁给了个混蛋,难道我提醒你别去送死也不行?”林赫嘴角扬起嘲讽的笑意,显得非常愤怒,大声质问我,“你有想过为我哥报仇么?还敢以我的嫂子自居?”

    “我有啊!”但是我的话完全底气不足,显得像是在狡辩。

    林赫对于我这种狡辩,显得更加愤怒起来。

    就在这时,我突然就感觉到一阵头晕,原本不长的巷子像是被无限延长开来,黄婆婆的杂货铺也不见了,巷子口的几个行人都不见了。

    傍晚的天空红的厉害,如同红色的幕布,将这里也染上了一层诡异的红色。

    我就这样呆呆的站着,如同站在充满鲜血的世界中。

    林赫就这样看着我,看起来好像就在我面前,看起来又像是在很遥远的地方。

    我想要继续前行,可是身体却很奇怪的丝毫无法动弹。

    林赫怪异的笑着,他那双澄净眸子陡然变得血红,鲜血从眼眶中流出来,滑过脸颊。

    紧接着,他的口中,鼻子中,耳朵中都开始流血。

    他身体上开始出现刀口,胸口上被破开一个血洞……这是林喆死时的惨状!

    和我在梦中看到的林喆一模一样!

    林赫身体内流出的血开始在我脚下汇聚,很快就形成了一个血池,我的身体缓缓往下沉去,这些血像是要把我淹没!

    林赫缓缓走到我的面前,居高临下的盯着看了一会之后,他伸手捧住我的脸。

    我原本以为他会像那天在办公室那样吻我,但谁知道他却狠狠的卡住了我的脖子!

    我被迫张开嘴呼吸,他此时才照着我的唇吻下来,冰冷的舌开始在我口中肆虐。

    但是,在这样诡异的场景下,我实在没有任何接吻的乐趣。

    “与其你被别人害死,还不如就让我在这里弄死你!”

    林赫的语气充满暴戾,掐住我脖子的手越来越重。我感觉自己根本无法呼吸……很痛。

    我这是要被掐死了么?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我感觉我的脖子快要被他掐断的时候,我听到耳边好像听到了黄婆婆的声音,说着:“生有执念,死勿报仇!阴阳各有路,生死两相隔!”

    “你这样做,救不了她!”

    紧接着,诡异场景陡然消失。

    林赫松开我,往后退了几步,我看到他的脸色非常苍白,像是突然得了一场大病一般。

    他朝着杂货铺瞥了一眼,口中发出一声冷哼,恶狠狠瞪我一眼后,就此离开。

    我摸了摸额头,刚刚那幻觉也太真实了。

    而脖子上传来的痛,让我感觉到刚刚林赫真的是要掐死我!

    他可能是因为我没有想过给林喆报仇而生气,而且产生了恨意吧。

    我无法反驳也无法解释,他无论对我做出多过分的事情,我都无法恨他,因为他是林喆的弟弟,而我这辈子最对不起的就是林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