柔情老公难自控全文免费阅读_柔情老公难自控小说无广告

评分:10分
  • 类型:总裁小说
  • 热点:
  • 看全文→
  • 编辑:空空道长
  • 评语: 「001 乔安安的未婚夫 」阳光无比明媚的早上,乔娇娇的车停在乔家老宅的大门口,坐在车里看着这占地面积不小的房子,她精致的小脸上一片冰冷。这里早已不是她的家,也不是

     

    「001 乔安安的未婚夫
     
     

    阳光无比明媚的早上,乔娇娇的车停在乔家老宅的大门口,坐在车里看着这占地面积不小的房子,她精致的小脸上一片冰冷。这里早已不是她的家,也不是她想回去休息的地方。

    目光扫向院子里原本栽着紫萝兰的位置,如今早已经换上了大片的火红玫瑰,只因这个家里早已经换了女主人。脑海里闪过一抹记忆,乔娇娇的脸上又冷了几分,要不是因为这个家里还有爷爷在,她真的不想再回来。

    车外早有下人恭敬地等候着,她下车将钥匙抛给下人,然后便高昂着头走进大门。大门里言笑晏晏的一家人,因为乔娇娇的到来突然变得寂静无比。

    乔娇娇自嘲一笑,然后也不看大厅里坐着的一大群人,然后便径直朝楼梯口走去,爷爷的房间在二楼,她回来只是来看爷爷的。

    就在乔娇娇刚踏上楼梯的时候身后传来一个中气十足的声音,夹杂着浓浓的怒气将声音传播在乔家的每一个角落。

    “乔娇娇你给我站住,你到底知道不知道什么叫礼貌,你眼里还有没有我这个父亲。”

    乔望天,乔氏的现任总裁,也是乔娇娇的亲生父亲。他的话让乔娇娇身子一僵,然后便转过身来,目光一一扫视着在坐的每一个人。

    “在我的眼里我的父亲早就已经死了,在我十八岁那年便已经死了。”没有任何的留恋,也没有丝毫的感情,乔娇娇只是冷冷地看着眼前那个自称是她父亲的男人。

    早在她十八岁那年,父母突然离婚,然后家里突然多了一对母女,她就已经当这个男人死了。原本以为不会再有这种伤痛在心里停留,可是为何现在心里还是那么的难受。

    乔望天指着乔娇娇还想指责两句,却被站在他身旁的凌素素给拉住了,凌素素在他的耳边说了什么然后便看到他狠狠地瞪了一眼乔娇娇。

    “你过来坐下,你妹妹回来了,她等下有事要向大家宣布,等她说完你有多远便给我滚多远。”乔望天的声音里有着毫不掩饰的厌恶,看向乔娇娇的眼里也满是失望。

    乔娇娇看了二楼爷爷的房间一眼,没有多言便在沙发上坐下。并没有要她等多久,便听到门外传来银铃般的笑声和一道温厚的声音。

    紧接着便看到一对男女出现在大门口,男的高大挺拔身形伟岸,女的娇小可人如小鸟般依附在男人的身边。看到这样的一对人,乔娇娇的心里升起一抹不好的预感。

    她的目光没有任何偏差地停留在那个男人的身上,熟悉的容颜熟悉的气味,唯一不熟悉的却是那样宠溺的笑容。

    乔娇娇痴痴地看着那越走越近的身影,她很想以最完美无缺的笑容走到他的面前,说上一声“好久不见”,可是双脚却怎么也抬不动分毫。

    “姐姐,你真的愿意回来呀?我刚刚听妈妈说你也会回来,还不相信呢,现在看到你真好!”

    乔安安,乔娇娇那个打半路上冒出来的妹妹,此时正扬起甜美可爱的笑容望着她。话音里极力表现出来的亲近友好气息也是那么的明显,可是乔娇娇却是半分都不想理会。

    她的目光依旧停留在乔安安身边的顾楠身上,可是顾楠却连半个眼神都没有分给她。颤抖的十指让乔娇娇知道自己的内心是多么的激动,三年未见,她心里思念如潮急待一个缺口就会狂涌而出。

    少女时代便将这个男人装进了自己的心里,一直那么努力就是想让自己有足够的资本站在他的身边,如今他确实站在她的面前了,可是为何他的眼神却丝毫不为她停留。

    “姐姐,你怎么了?可是不舒服?”眼见没有得到乔娇娇的回应,乔安安便主动朝她伸出双手,作势想探上她的额头试试她的体温,却被乔娇娇条件反射似地一巴掌给挥开。

    “乔大小姐,安安她是好心关心你,你即便是不领情也不能对她动手啊,你的教养都去哪儿了?”清冷的声音里带着浓浓的不满,一下子便将乔娇娇的神思给拉了回来。

    “你,你为了乔安安而质问我?”乔娇娇有些不敢相信的看着眼前那明明就在自己眼前的容颜,却感觉他们之间仿佛隔了千万道鸿沟。

    他们很小的时候便认识,这么多年一直都是那么的要好,可是现在他却为乔安安这个女人来质问于她。不过是条件式地挥开乔安安的手,便被质疑教养去哪了。

    什么时候他们之间是这样的生疏了,乔娇娇觉得自己的心被撕的有些生疼,回想三年前那被扼杀在摇篮里的表白,忽然发现有些什么东西是自己忽视了的。

    “安安是我的未婚妻,你对她无礼便是与我过不去,娇娇我看在我们过去的友情上,这一次我不跟你计较,但是再有下次我就不会这么好说话了。”

    掷地有声的男声在乔家老宅里回荡着,那一个一个的字仿佛一把把的尖刀插进了乔娇娇柔弱的心房,将她从少女时代便一直储存的粉色泡泡全部戳破。

    在乔娇娇苍白脸色的对比下,乔安安则是万分娇羞地向大家宣告着她的幸福:“姐姐对不起,我知道你也喜欢楠哥哥,可是楠哥哥他选择了我,我也好爱楠哥哥,所以请你成全我们好不好。我们很快便要订婚了,以后我们会好好补偿你的。”

    乔安安的话柔美无限,可是听在乔娇娇的耳朵里却是那么的刺耳伤人,她努力地高昂着头想从顾楠的眼里看到自己想到的眸光,可是眼睛所到之处却只看到他眉目含情地将所有的心思都放在怀里的乔安安身上。

    对于自己的期待完全没有一点的在意,顾楠全身所散出来的排斥和疏离让乔娇娇差点以为自己跟他完全是陌生人的关系。心仿佛被撕成一片片地抛向空中,整个人难过的快要昏过去。

    “娇娇啊,你别怪你妹妹,她跟顾楠是真心相爱的,你是姐姐一定会让妹妹的对不对,凌姨知道你最懂事不过了。”看着向来高冷示人的乔娇娇如此的难受,凌素素上前挡在乔安安面前一脸真诚相的说着。

    “说的真好听,凭什么我要让她,我妈只生了我一个女儿,我从来就不承认她是我妹妹。”

    有些歇斯底里的大吼出声,仿佛这样的话就能将胸腔里那股难受给吼出来,乔娇娇只觉得眼睛生涩发疼,可她拼命告诉自己不能哭,特别是不能在这些人的面前哭,那样只会让他们更得意。

    乔娇娇的突然大吼让众人吓一跳,乔望天“腾”的一下站起身来,怒意十足地走到乔娇娇的面前,“啪”的一声打在乔娇娇的左脸上。

    “你这个孽女,顾楠可是你妹妹看上的男人,你就这么不知羞耻的要跟自己的妹妹抢男人吗?我怎么会有这样的女儿,你给我滚。”

    乔望天一脸的气急败坏,哪怕平时他对于这个大女儿心里有几分愧疚,可是见她在顾家少爷面前如此的不知羞,顿时也怒从心中来,只想将乔娇娇赶出乔家不让顾家人看笑话。

    “不知羞耻?呵,好一个不知羞耻。”乔娇娇捂着已经红肿的左脸,不怒反笑目光死死地盯着乔望天。后者心里有些发虚,但是眸光扫到顾楠的位置,顿时又增加了不少的底气。

    只要能攀上顾家,那他乔家在A城也就能挤上上流社会了,还是安安这孩子有本事,这么快就搭上顾家的线了,比不识趣的乔娇娇强多了。

    乔娇娇收回手高昂着头走向大门口,在经过顾楠的时候还是心怀希望的看了一眼,却只看到一个后脑勺,他的全部心思都在怀里的乔安安身上。他还真是宝贝的很呢,原来一定都是自己自作多情啊,呵!

    乔娇娇最后不知道是怎么走出乔家老宅的,她仿佛感觉到那大房子里的所有人都用同情可怜嘲讽的眼神看着自己,那样的眼神是她这辈子都不想再看到的。

    乔安安和顾楠那一声声的补偿仿佛在嘲笑她的自作多情,乔望天和凌素素看顾楠那像上帝般的眼神更是让她觉得讽刺。

    发动车子打开天窗,任由夜风将自己的长发吹向四方,沁凉的夜风夹杂着些许的湿意打在脸上,却怎么也吹不开心底那浓浓的悲痛。

    放在副驾驶座上的手机突然响起,拿过手机直接接通,尚未来得及出声便听到一个冰冷的声音:“在哪里?”

    醇厚而低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成功地将乔娇娇一直忍耐的泪水给引出了眼眶,落入风中的泪水马上被吹干不见踪影。但是那个如同G大调的声音却一直围绕在耳边久久不曾散……

    “在开车,”醒了醒鼻子将自己的声音听起来更自然一点,她不是那种喜欢让外人知道自己情绪变化的人。

    电话那头的男人沉默片刻,似乎在思考着什么,然后G大调的声音再次响起:“我在蓝园!”

    蓝园,是他们平时欢爱的地方,他说这句话的意思也就是说要她开车前往,乔娇娇此时很不想去,但是电话那头的男人似乎并没有给她思考的余地,直接把电话给挂掉了。

     
    「002 别后重逢
     
     

    蓝园

    乔娇娇的车子刚停稳,车门便被人从外面给拉开,身子一晃然后后背便抵在了冰凉的车身上。

    一道审视的目光细细地扫过她的脸,从上至下,再从下往上一寸寸的。最后停留在那红肿的左脸上,原本低温的目光瞬间变得似冰刃凌迟着乔娇娇。

    “谁打的?”

    如雪山顶上那最冻人的风,所到之处无不让人心寒冷。修长而又骨节分明的长指覆上那红肿的脸颊,眼眸里带着摄人的目光,仿佛只要乔娇娇说出一个名字来,他便要毁了那个人。

    “顾卿,我只是有些皮肤过敏,抹点药就没事了,你让我先起来。”背后传来的冰凉让乔娇娇非常的不舒服,但是顾卿的目光更是让她头皮发麻。

    做他的情人三年,这还是第一次见他这般摄人模样,让她真的很不习惯。

    “我问你谁打的,不要让我说第三遍。”气压继续降低,覆在伤处的手指越发的轻柔,眼底深处翻腾的怒气似有倾天之势。

    “乔望天,”乔娇娇被那股强冷空气给惊天,没有再多纠结便将出手之人的名字说了出来,没有过多的称呼只是简单的名字。

    “该死!”顾卿狠狠地一拳砸在车子的引擎盖上,眼里的怒气再也遮掩不住。从口袋里掏出手机,拨了一个电话,也不等电话那头说话就直接下令:“大量收购乔氏股票。”

    挂掉电话之后,顾卿便一把拉过乔娇娇的手将她带进屋按在沙发上,然后便转身去找医药箱。

    直到乔娇娇的脸上覆上一层薄薄的药膏,顾卿都没有再说一个字,熟知他脾气的乔娇娇知道他在生气。原本在乔家冷透了的心在这一刻渐渐回暖,她清了清嗓子想找些话来打破这尴尬的场面。

    “以后不要再回去了,至少不要单独一个人。”依旧是那低沉好听的声音,只是少了几分冷意多了两分无奈,背对着乔娇娇的俊脸上满是狠戾,乔氏算是得罪他了。

    “谢谢,”低着头,乔娇娇轻声道谢。外面艳阳再好,也无法让她被乔望天伤到的心变暖,但是在这个男人面前仅仅几句话便让她心里充满暖意。

    这声谢谢是应该的,不是么!

    “我该回去上班了,”起身拿起自己的包包便准备离开,为了回乔家她可是翘了班的,现在时间还早下午还能正常上班。

    “你就不问问我这么久时间没有跟你联系是干嘛去了?”低沉而压抑的声音里有着显而易见的怒气,顾卿努力地控制着自己想掐死身边的这个女人的冲动。

    “我们当初不是说好的吗?只是对方的搭伙对象而已,各不干涉对方的自由。”乔娇娇低头自嘲一笑,她跟顾卿之间关系并不非单纯。

    说不单纯是因为作为顾卿的床伴她在这个位置上已经有三年的时间了,但是每个月除了彼此发泄的那么几个晚上,他们很少有联系,哪怕在宴会或者其它地方看见了也不会打招呼的。

    既是如此那顾卿为什么这么长时间没有给她打电话她也就没有什么好追究的,再说了,这次真的有很久时间没有跟她联系了吗?

    好像也只不过是十来天的样子吧,最近她一直在忙着参加珠宝设计大赛的事情,压根就没有心思想别的。

    她的满不在乎和随意的语气将顾卿气的够呛,出差半个月,他拼命地忍住不主动跟她联系,就是想看看她会不会打电话来,哪怕是发个短信也说明她是在乎他的,可是这半个月她连半个字都没有。

    如今他回来了主动前来找她,可是这个女人依旧没有任何的异常之处,仿佛他就是一个多余的人。在她的生命里从来都不曾出现过一般,这样的忽视让顾卿只觉得自己的心像是在火上被烧烤了一遍又一遍的。

    “好一个不干涉对方的自由,乔大小姐还真是好记性。”几乎是从牙齿缝挤出这么几个字来,顾卿手下的力道差点将整个医药盒给掰成两半。

    整个人的身上都散发着一股强大的戾气,一张俊脸更是黑的更刮下几层炭屑下来。一时间,整个屋子里的气氛都突然变得冷凝起来,身居其中的乔娇娇感觉到明显的呼吸困难。

    “当初这些可都是你提出来的,”乔娇娇的声音淡淡的,似在提醒顾卿这么一个事实,也似在解释她为何如此冷淡的原因。

    因为乔娇娇的这么一句话,顾卿整张脸都僵硬了。没错,当初这一条是他主动提出来的,但是如今他却该死的希望乔娇娇能得失忆症,忘记当初他说过的那些话。

    “是我说出来的没错,但是你别忘了这场游戏的主导者可是我,游戏规则由我来定。”恢复成冰冷的语气,顾卿长臂一伸将乔娇娇给捞进怀里,直奔二楼的房间。

    他向来不喜欢有人质疑他的决定,真情也好假意也罢,他的女人无论何时眼里都只能看见他的存在。三年做不到,那他便再耗一个三年又如何,终有一天会将怀里的小女人给驯服。

    乔娇娇被重重地摔在床上,好不容易等眩晕过去想要起身,便看到顾卿黑沉着脸望着她,眼里那浓郁的黑色让人惊心。

    越想越气,顾卿一步步地靠近床边,高大的身影慢慢地朝乔娇娇压来,那无形中的压力让乔娇娇很是不适应。

    “我不在的日子里,这迷人的身体可有别的男人见过?”一手解着领带,一手撑着俯视着白皙的娇嫩肌肤,嘴里吐出的却是让乔娇娇深觉受辱的话。

    “顾卿,我想你应该明白你没有权力问我这个问题的。我们原本就是两个世界的人,当年要不是你相逼,我们连最原始的那层关系都不会有。今天你又何必问这样幼稚的问题,我怎么样都跟你没关系。”

    乔娇娇说的很平淡,三年前发生的那件事情让她跟顾卿有了亲密的关系,但并没有让两颗因此而走近,她时刻都记得她跟顾卿有且仅有那一层最原始的关系。

    她这平淡到冷漠的话却让顾卿如同当头一棒,血色从脸上如数退去,双手紧握成拳。

    好一个没权力质问,说的真好,在她乔娇娇的心里他顾卿什么都不是。就连质问她的权力都没有!

    向来习惯了掌控任何事情的顾卿几时受过这种气,毫不怜惜地将她压在床上,没有任何前戏地办了她。

    事后,望着满室奢靡的暧昧气息,乔娇娇微眯着眼有晶莹的泪水划过眼角。早在三年前她就已经配不上顾楠了吧,至少她的身子就已经配不上了。

    从浴室将身子清理干净的顾卿刚出来便看到她眼角的湿意,灯光的折射下那泪水仿佛一滴开水滑落他的心房,烫的他整个人都是一阵颤意。

    什么时候起,他们之间竟然变成这般模样了,什么时候这个女人的存在已经轻易的就能引起他的情绪变化了,她在他的心里仿佛已经不是床伴这么简单的存在了。

    对于这样的变化他却谈不上讨厌,眼前的女子眉眼是那么的精致,一如小的时候那般让人不容忽视,她脸上那平静无波的样子深深地刺痛着顾卿的眼,伸出修长的手指紧紧地掐向白皙滑嫩的下巴,声音低沉如同来自遥远的九幽地狱般。

    “乔娇娇,三年前我说过的话到现在依然管用。乔氏在我眼里什么都不是,你最好是别若恼了我,不然我不介意让乔氏消失在A城。”

    听了他的话,乔娇娇早已经干净清爽的眼眸只是定定地望着他,清冷的声音里有的也只是满不在乎:“乔氏的存活与我何干,时间都过了三年,顾卿你这是打算继续沿用威胁这一招么?”

    三年前的场景历历在目,她心里的伤痛只有她自己明白。这三年里她从来没有责怪过顾卿,但也从来没将他当成自己的熟人,在她这里顾卿只是她必须要完成的一个任务而已。

    平静的眼眸里什么都看不到,若努力寻找便只能看到那来不及收敛的嘲讽,顾卿只觉得自己的喉咙一阵发紧,心里的苦涩慢慢溢了出来,掐住乔娇娇下巴的手也渐渐松开来。

    心却在这一刻像是被什么东西给牵制住了一般,让他很是难受。他想从那双皎若月辉的眼睛里看到自己的痕迹,却发现一无所获,有些挫败地收回自己的双手,一言不发地套上衣服然后离开。

    乔娇娇以为经此一事,顾卿应该会在很长一段时间里都不会再来找她的,她也很快就把这一天里发生的事情都给忘到了脑外,将所有的心思都放到了设计稿上。

    所以当第二天接到顾卿的电话时,她半天没有回过神来,“楼下,五分钟!”电话那头依旧是那个冰冷的声音,每次都将时间算的那么精确无误。

    “我很忙,恕不奉陪。”乔娇娇的声音淡淡的,不骄不燥似夏日里的一股清泉,但是听在顾卿的耳朵里却犹如浇火的油,瞬间就将他的心火给激发出来了。

    “你还有四分钟的时间,”冰冷但是却明显带上怒意的声音在乔娇娇的耳边响起,在电话被挂断之后,乔娇娇轻轻地叹了口气,然后还是将东西给收拾好,拿起手机包包准备提前下班。

     
    「003 相亲进行时
     
     

    公司楼下的大门口,艳阳的余辉照在那威武霸气的悍马上,车内的男人此时正紧抿着嘴唇望着大门的方向,在看到那熟悉的身影出现便立马转移了视线,狭长的凤眸里飞速地闪过一抹得意和满足。

    乔娇娇跨出大门看到的便刚好是顾卿的侧脸,在夕阳的照耀下那如画的眉眼像是渡上了一层金光,减去了常年的冷气增加了几分暖意,乔娇娇一时间意有些看痴了。

    顾卿长的好看这个事实,早在她上幼儿园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便知道了,那时候的乔家还只有她乔娇娇一个小公主,乔家和顾家还住在一个大院子里。

    第一次见到顾卿,她惊讶的连冰淇淋掉在公主裙上了都没有发现,只顾着傻傻地追问他的名字,一声一声的姐姐叫着。那个时候的顾卿张扬而乖张,明明只不过大她三岁,却整天穿着西装耍帅。

    “上车”生硬而冰冷的两个字打断了乔娇娇的回想,目光再次回到车内的男人身上,发现他今日换下了一成不变的白衬衣,换上了一件紫色衬衣,优雅神秘的紫色很衬他,乔娇娇在心里默默地评价着。

    拉开车门上车坐好,所有动作一气呵成,然后只是静静地望着车窗外不发一言。在顾卿的车上发呆似乎已经成了她最常有的状态,车子启动,一股静谧而怪异的气流在两人之间来回流淌。

    “叮零零”

    一阵悦耳的手机零声打破了这沉闷的氛围,乔娇娇掏出手机将电话接通。

    “娇娇啊,明天是周末,去见见外公给你挑选的对象啊!那可是外公老战友的宝贝孙子,人品长相那可都是一流的,你一定会喜欢的。”

    电话那头的外公声音宏亮如钟,带着明显的喜悦之情,乔娇娇听了却有些哭笑不得。

    “外公,我真不着急,你不用替我操心的。”

    这不是外公第一次替她牵线了,每次她都是尽可能地找理由拒绝这类的相亲,但是很显然在外公面前她的理由都不能成为理由。

    “娇娇啊,你妈就已经不让我老人家省心了,你就不能让外公省点心嘛。你说你要是带了男朋友回家来,外公还用得着这么操心么。”

    电话那头的外公又开始数叨乔娇娇的斑斑劣迹,但乔娇娇只是微笑地听着,她知道外公是心疼她,想要她早日找到可以依靠的人,所以也就任由外公唠叨。

    就这样一个说一个听,一个电话打了近半上小时,乔娇娇一直都温婉的笑着,没有丝毫的不耐烦。电话那头的外公从他给乔娇娇介绍的第一个相亲对象说到明天将要见面的那一个,很是意犹未尽。

    最后还是乔娇娇状似无意地说到肚子有些饿了,外公才罢休。挂掉电话便看到一旁黑着脸的男人,他的目光一直盯在自己的手机上,不悦之情很是明显。

    “你明天要去相亲?”密闭的空间里,顾卿的声音很低,听似无害但是熟知他性格的乔娇娇却明显地感觉到了不对劲。目光扫到他放在方向盘上的手,那泛白的关节部分正彰显着他此时的内心世界。

    乔娇娇轻轻地点了点头表示事实正如他所听到的那样,却不想正在行驶的悍马突然一个急刹,没有丝毫反应的乔娇娇差点直接撞向挡风玻璃,还好顾卿一把抓住了她的手腕才让她幸免于难。

    “你疯了,现在可是晚高峰。”甩开顾卿钳住的手,乔娇娇有些动怒,她很惜命,对于顾卿这样莽撞的行为她柳眉一竖就准备好好地教训两句。

    可是在面对那对深如寒潭的双眸时却又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了,手握成拳在唇边轻咳了几声。

    冷冷的扫了她一眼,顾卿便不再搭理她,转头将车依旧开的飞快,在如潮的车流中穿梭着。但是乔娇娇有了刚刚的经验也不再开口说话,只是紧紧地抓着头顶的把手担心自己被飞出去。

    车子最后在A市最为豪华的维多利亚餐厅前停下,顾卿打开门将钥匙抛给泊车小弟便头也不回地往门口走去,丝毫没有记起副驾驶座上的乔娇娇一般。

    乔娇娇眉头微皱看着那高大挺拔的身影,纤细的十指细细地摩挲着自己背包上的带子,犹豫着到底要不要下车。直觉告诉她今天的顾卿很危险,她自认跟顾卿不熟没有必要这样天天见面的。

    一直埋头往前走的男人却在将要走进餐厅的旋转玻璃门的时候突然停住身子,余光没有扫到想见的人影,阴沉着脸转过身看到依旧坐在副驾驶位上没有动摇的乔娇娇,眼里迸射出的光芒让人心惊。

    快而急地再次回到车边,居高临下地睥睨着车内的人儿,冰冷中夹杂着几分咬牙切齿,道:“乔娇娇,你信不信我就在这里要了你!”

    从来没有一个人能像乔娇娇这样轻易地惹怒他,什么都没做便足够让他火冒三丈的了,就因为她什么都没做所以他才会觉得更加的气愤。

    对于顾卿这类似孩子气的话语,乔娇娇表示很无语,翻了个白眼便打开车门从容地下了车,踩着恨天高越过顾卿便往餐厅大门走去,连半个眼神都没有分给他。

    维多利亚餐厅在A城出名并不单单是因为他的地段和档次是最为出众的,更因为他这家针对情侣推出的特色服务,顾卿正是看中了这一点所以才将用餐地点选在这儿的。

    可是此时相对而坐的两个人却是完全浪费了餐厅的初衷,不见半分情侣之间的亲昵不说,连半个交流的眼神都没有。

    “明天的相亲不许去!”冷漠的话里满是生硬,以及有着他自己都没有发现的别扭,顾卿端起桌上的水杯喝了一口借以掩饰自己的不自然。

    出差之前他一直都在纠结自己对乔娇娇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心情,但是出差后不能相见思念如潮,他才明白自己是彻底栽在这小丫头的手里了,哪怕她并不待见他。

    他相中的女人怎么可能让别的男人觊觎,哪怕只是相亲也不行,他不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

    “顾先生,有件事情我想我应该提醒你,你我约定的三年期限今天已经到期。今天过后我们便不再有一丝一毫的关系,我跟谁见面跟谁相亲,以后跟谁结婚过一生都与你没有一毛钱的关系,请你以后高抬贵手不要再插手我的生活,可好?”

    清脆的声音里带上了几分冷意,她乔娇娇并不喜欢自己的生活被人插手。出于一个人的本能,她并不愿意与顾卿有过多的纠葛,三年已到,若能远离她自然是毫无条件的有多远就离的多远。

    乔娇娇说的很绝情,精致绝伦的小脸上满是冷漠,整个人深身上下都散发着一股生人勿近的气息,她就像是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哪怕近在对面的顾卿都没法融入到她的世界里去。

    “乔娇娇,这场游戏的主动权一直都在我的手里,什么时候喊停由我说了算。想跟我划清界限再回到顾楠的身边去么?这辈子,你休想!”

    跟乔娇娇的淡然相比,顾卿的声音里多了几分冷入骨髓的凉意。乔娇娇却在听到“顾楠”二字时,整个人都开始陷入惊异中。

    他知道顾楠的事情,他竟然知道自己对顾楠的心意,那其它人是不是也知道这个事情?

    顾卿没有看到乔娇娇那瞬间苍白的脸色,事实上他现在满心的苦涩,接着问道:“三年前若不是我出现,你是不是就打算对顾楠自荐枕席了?”

    “三年前那个晚上的事情你都知道?你是不是一直都在旁边看我的笑话,所以那个晚上你才会来的那么的及时,所以才会……”

    接下来的话乔娇娇说不下去了,她只觉得自己的喉咙像是被人给紧紧地掐住了,三年前的那个晚上就像一个梦魇时刻缠绕着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