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风渺渺浮往昔---小说全文免费阅读TXT连载

评分:10分
  • 类型:总裁小说
  • 热点:
  • 看全文→
  • 编辑:空空道长
  • 评语: 第七章 征服这只刺猬  当他走下楼时,肖亦敏立刻迎了过去,“谨言哥!”  陆谨言薄唇微扬,似笑非笑,“小敏,你过来怎么不事先打个电话?”  

     

     

    第七章 征服这只刺猬

     

     

      当他走下楼时,肖亦敏立刻迎了过去,“谨言哥!”

      陆谨言薄唇微扬,似笑非笑,“小敏,你过来怎么不事先打个电话?”

      “我来找你还需要预约吗?”肖亦敏抬起手,挽住了他的胳膊,像是故意在花晓芃面前秀恩爱。

      陆谨言动了下胳膊,似乎想要抽出来,但瞥见花晓芃,就止住了,同肖亦敏一起坐到了沙发上。

      肖亦敏十分的得意,眉毛高高的扬了起来,仿佛在向情敌炫耀自己的胜利。

      花晓芃看在眼里,神情淡定如风,没有丝毫的反应。>>>>《晚风渺渺浮往昔》在线阅读<<<<

      这不是肖亦敏想要看到的,她笃定花晓芃的平静是装出来的。

      像她这种贫民窟里钻出来的低贱货色,在陆家不会有半点地位,只能假装大度,以免被休掉。

      “谨言哥,明天我们去俱乐部骑马,好不好?爱丽丝又长大了,你送给我的时候,它还是匹小马驹呢。”

      “这几天很忙,没有时间,你应该早点说。”陆谨言抚了抚她的头,语气像在哄孩子。

      “那晚上总有空吧,我们晚上去听歌剧,好不好?”肖亦敏嗲声嗲气的,带着一种撒娇的姿态。

      “你得去问我的秘书,看我哪天晚上能空出来。”陆谨言耸了耸肩。

      花晓芃好奇的瞅着他们。

      她听不出来,他到底是在拒绝,还是在故意逗弄肖亦敏,和她调情。

      像他这种冷情冷性的人,估计也表现不出特别热情的样子。

      陆谨言的目光移了过来,碰触的一瞬间,她赶紧移开了眸子。

      刚才他对着肖亦敏的时候,眼神还是温和的,一转向她,就冷冽如冰,锐利如刀,仿佛要把她活剐了似的。

      他该不会是嫌她坐这里碍事,打扰了他和肖亦敏的二人世界吧?

      难道他不是单纯的gay,是男女通吃型,对女人也有兴趣?

      想到这里,她忍不住的打了个寒噤。

      她宁愿他是个实实在在的gay,通吃型太可怕了!

      “那个……我先上楼去了,你们慢慢聊。”

      无论如何,她还是识相点的好,不要当电灯泡,惹他不快。

      她溜得很快,陆谨言深黑的冰眸掠过了一道火光。

      “谨言哥……”肖亦敏还想说什么,被他冷冷的打断了,“没什么事,你就该回去了。”

      “不要,我想跟你一起吃晚饭。”肖亦敏扭动着腰肢,整个身体都朝他贴去。

      陆谨言甩开她,站起身来,“梅姨,送客。”说完,不待她回应就上了楼。

      现在,他只想做一件事,教训楼上不识趣的草履虫。

      肖亦敏愣在沙发上,半天没回过神来,他变脸变得太快了,她实在适应不了。

      房间里。

      花晓芃躺在休闲椅上听音乐。

      当门被推开时,她丝毫没有察觉到。

      陆谨言一把拉下她的耳机,扔在了地上。

      她有点受惊,下意识的从椅子上站了起来,“你怎么这么快就上来了,肖小姐呢?”

      陆谨言大手一伸,捏住了她的下巴,“我要你这个蠢货有什么用?”

      他的脸上弥漫着阴鸷的戾气,眼睛里闪耀的怒火,几乎要把她吞噬殆尽。

      她惊慌而茫然无措,不知道他在发什么脾气。

      她张开嘴,想说话,却没有声音,他捏着她的下巴,太疼了。

      好半晌,她才费力的吐出几个字来:“我做错了什么?”

      “你知道自己该做什么吗?”他的语气里充满了讥讽,仿佛面对着的只是一只愚蠢的虫子。

      她最大的错就是什么都没做!

      花晓芃使出一股吃奶的劲,推开了他。

      “如果你觉得我没有及时离开,打扰了你和肖小姐,我很抱歉。”

      陆谨言低哼一声,她的话不但没有平息他的怒火,反倒让他更恼火。

      就算是只狗,也有看门的价值,但这个女人对他而言,连半点价值都没有,只会污染空气。

      “还记得你在这里的身份吗?”

      “记得,我是你的……妻子。”她的声音很小,说妻子两个字的时候顿了下,因为连自己听来都觉得滑稽可笑。

      这里,没有人真的把她当成一份子,在陆夫人眼里,她是来讨钱的乞丐,在他的眼里,她是个肮脏的累赘!

      陆谨言脸上的讥诮之色加深了,薄唇勾起一弯蔑视的冷弧,“娶你的是陆家,不是我,你只是个挂名的傀儡。”

      “我知道。”她抬起头来,望着他。

      她的语气是卑屈忍辱的,但一份倔强的不驯从眼睛里逐渐的显露出来,仿佛在做无声的挑衅。

      这样的眼神,把他内心的征服欲望撩动了起来,让他想要狠狠的制服她。

      她的柔弱,她的唯唯诺诺,都是表面的,骨子里充满了野性,藏匿着利刺。

      他要把她的刺一根一根的拔掉。

      “你不知道,但我会慢慢的告诉你!”

      他抓住了她的胳膊,一个猛力的旋转,将她按倒在了水晶桌上。

      桌面冰冷无比,隔着单薄的布料,一阵阵寒意在她的背脊蔓延,让她四肢发凉。

      “你要干什么?”她惊恐不已,他要杀了她吗?

      “让你清楚自己的义务!”他粗暴的撕着她的衣服,直到把所有的遮蔽都撕得一丝不剩。

      “不要!”她奋尽全力想要挣脱出来,但趴着的羞辱姿势,让她完全使不上劲。

      或许是太讨厌她,不想看着她,所以他选择从后面侵略。

      “你没有资格拒绝。”他的大手罩在了她的胸口,恣意的玩弄,仿佛她只是个充气娃娃。

      她不明白,他不是嫌弃她不是第一次,说她脏吗,为什么要还碰她?

      “我有,我可以拒绝,我凭什么不能拒绝?”上身动不了,她就抬起脚去踢他的腿肚子。

      这个行为对他而言不过是个隔靴挠痒,根本就阻止不了他的侵略。

      他确实嫌弃她,他有洁癖,但强烈的征服欲侵蚀了他的思想,让他只想攻城夺地。

      这是第一次,他想要去征服一个女人!

      “伺候我,是你的第一条义务!”

      他的身体贴上了她的背,坚实的肌肉如火一般的灼热,和她身下的水晶桌面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冰火两重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