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禁锢

迷幻罂粟的心禁锢全文在线阅读评分:10分
  • 类型:总裁小说
  • 热点:心禁锢,迷幻罂粟
  • 看全文→
  • 编辑:空空道长
  • 评语:我叫冷倾心,出生在台湾的一个小渔村里,我从出生就没见过我爸爸。别人都骂我是野种,因为妈妈曾经到台北工作,回到小渔村时还没结婚就生下了我,又不肯说我的爸爸是谁,所以别人都当我妈妈是不要脸的下丨贱女人,认为她在外面当别人的小老婆,对方玩腻了,不要她了她才自己回小渔村生孩子。于是,他们连带地也看不起我。我没上过学,我所知道的都是妈妈教我的,在我的记忆中,妈妈是个既温柔又美丽的仙女,她告诉我,我不是没有爸爸,只是爸爸很忙,他没空照顾我和妈妈。其实我并不伤心自己没有爸爸,因为我拥有全世界最好的妈妈。 我们的日子过得

    我叫冷倾心,出生在台湾的一个小渔村里,我从出生就没见过我爸爸。别人都骂我是野种,因为妈妈曾经到台北工作,回到小渔村时还没结婚就生下了我,又不肯说我的爸爸是谁,所以别人都当我妈妈是不要脸的下贱女人,认为她在外面当别人的小老婆,对方玩腻了,不要她了她才自己回小渔村生孩子。于是,他们连带地也看不起我。我没上过学,我所知道的都是妈妈教我的,在我的记忆中,妈妈是个既温柔又美丽的仙女,她告诉我,我不是没有爸爸,只是爸爸很忙,他没空照顾我和妈妈。其实我并不伤心自己没有爸爸,因为我拥有全世界最好的妈妈。

    我们的日子过得很苦,在我们那个小村庄里没人愿意给妈妈一个工作,无奈之下,妈妈只能让隔壁的婆婆带着我,她则到外面打工赚钱养我。我好久好久才能见一次妈妈,她每一次回来看我我都会很开心。

    但是,由于过度劳累,妈妈在我10岁的时候生病死了……

    妈妈有一个哥哥,其实舅舅是个好人,只是我的舅妈很凶,妈妈死后,舅舅不顾舅妈的反对收养了我,这让舅舅家吵翻了天,虽然我最后留在了舅舅家,但是舅妈对我的态度就像对待佣人一样,她一有什么不顺心的事就会打我,一天到晚我都有干不完的活儿,骂我来出气,尽管那时候我还只是个10岁的孩子。

    舅舅为了我已经和舅妈闹得不可开交了,我不希望他难做人,于是我只好忍!

    就这样,我在舅舅家度过了六年,我本来以为我会一辈子呆在舅舅家,可是那时候却发生了一件事,让我不得不离开小渔村……

    那天晚上,舅舅、舅妈还有表姐都出去了,家里就我和表哥两个人,我心里很害怕,因为表哥平常就喜欢对我动手动脚,可是因为舅舅在,他还不敢太放肆。今天就我和他两个人……

    我干完家事后就躲进自己的房间,我的房间没有锁,我只好拿椅子和桌子顶着房门。

    我躲在角落,怕表哥会硬闯进来,过了一个多小时,没什么动静,我的心放了下来,我很累,于是爬到床上后,不久就睡着了。

    半夜的时候,我被一声巨响吵醒,张开眼,表哥已经在我床边了,我想叫,他却捂住了我的嘴。

    “呜……呜……”我惊恐地张大双眼看着他。

    “哈哈,你以为凭一张破椅子和破桌子就能挡住我,表妹,你太天真了!”他笑着撕开了我的衣服,我不停挣扎,可是表哥有近100公斤,我本撼动不了他分毫。

    “你好白,好嫩!”他的手抓着我的部揉捏,我怕得眼泪直掉。

    “不要,不要!”我用哀求的眼神看着他,他放开了我的嘴,我刚想叫,他就有枕巾塞住了我的嘴。

    我双手握拳捶打着他,他一把抓住我的手,另一只手开始在我的大腿上抚摩。那恶心的感觉让我的胃里一阵翻腾,他扯掉我的裤子,眼睛紧紧地盯着我无任何遮掩的大腿处。

    “55555555555……”我哭着,我以为今天难逃表哥的魔掌了。但是,在我快绝望的时候,舅舅、舅妈回来了。

    “兔崽子,你在做什么?”听到舅舅的声音,表哥放开了我的手,我赶紧拉过被单遮掩几进赤裸的身子。

    “爸,我喜欢表妹,你就成全了我吧!”

    “儿子啊,不是爸妈不成全你,你表妹现在已经是村长的人了!”舅舅还没开口,舅妈就抢先说出让我震惊不已的话。我瞪大双眼看着她,什么意思?我想问,可是哭得太厉害,我一时说不出话来。

    “妈,表妹怎么会是村长的人?”表哥也是一脸无法接受的表情。

    “哼,这丫头就跟她妈一样是只狐狸,村长才见过她一面就说要娶她做第10房姨太太!”舅妈一脸的不屑。

    我闻言一阵晕旋,村长比舅舅年纪还要大,而且传闻他是个虐待狂,要我嫁该给一个老得快当我爷爷的人当姨太太?

    “舅妈,你是在开玩笑吗?”我颤着声问。

    “谁有空和你开玩笑,今天我和你舅舅连聘金都收了。”舅妈语气尖锐地说。

    原来他们今天是去村长家收聘金的。“不……不……舅舅,这不是真的,是不是,舅妈在和我开玩笑,是不是?你也不会这么对我的,是不是?”

    我看着舅舅,希望他告诉我没有那种事,可是,他却别开了头,这一动作彻底打破了我的希冀。

    “这次你别指望你舅舅还会帮你,告诉你,你舅舅的鱼场快经营不下去了,如果没那笔聘金周转,我们就都得去喝四北风了!”

    舅舅一脸的惭愧,“倾心,你就当帮帮舅舅好吗?怎么说,舅舅也养了你那么多年了,你就当报恩行吗?”

    “不,舅舅,你让我干什么都行,我、我出去打工,我赚钱养你们,你们不要把我嫁给村长,求求你们了,我求求你们了……”我摇摇晃晃地下了床,跪在舅舅面前。

    “倾心,是舅舅对不起你!”舅舅的泪流了下来,他转身离开了我的房间。

    “不要走,舅舅……啊……”舅妈一把扯起我。

    “你就认命吧,你也不想想,凭你一个野种,村长肯要你是你的福气,你不要进酒不喝喝罚酒!”说完,她甩开我,让我跌坐在地上。

    “妈,那我怎么办?我喜欢表妹……”

    “你傻啊,等有了钱,你要什么女人没有!”

    舅妈拉着表哥,走出了我的房间,“而你,就乖乖等着三天后嫁人吧,哈哈哈哈……”

    我坐在冰冷的地上一直哭一直哭,可是就算我哭死了,也改变不了舅妈要把我嫁给村长的事实……

    从那个晚上开始,舅妈他们就一直把我锁在家里,他们没收了我的钥匙,不让我出门。我知道他们是怕我逃,可是村子这么小,我又能逃到哪里去呢?

    明天就是我嫁入村长家的日子了,我知道我再怎么反抗也没用,但是我不会让那个人糟蹋我的,于是我决定,趁今天村长请舅舅他们去吃饭并且再确定一下明天酒席的事宜的时候,我,要去“找”我的妈妈……

    听到开门又关门的声音,我知道他们都走了。于是我来到厨房,拿起菜刀放到手腕边上,妈妈死后,我在这个世界已经没什么亲人了,唯一让我挂念的就是小时候带过我的婆婆和她的孙子明哥哥,明哥哥有个青梅竹马,我都叫她静姐姐,他们是这个世界上真正爱我,关心我的人,可是,我就要永远离开他们了……

    就在我将要割手腕的时候……

    “丫头,你千万不要做傻事!”明哥哥跑过来夺过我手中的菜刀。

    “明哥哥,你怎么会来我家,你是怎么进来的?”

    “我曾经拿你的钥匙去打了一把,我知道总有一天会有用的!”明哥哥扔下菜刀,“别说那么多了,快跟我走,迟了就来不及了!”他拉起我就往外跑。

    “明哥哥,你要带我去哪?”我一边跑,一边问他。

    “今天晚上有小船去台北,船的主人是我好哥们,你和他一起去台北,我不会让你嫁给那个老头子的!”

    “可是我走了,你怎么办,舅妈他们不会放过你的!”

    “他们没有什么证据说是我带走你的!”他带着我一直跑,我们跑的小路是通往海边的,由于比较偏僻,平时也没什么人走,何况现在是晚上,一路上只听见我们的脚步声……

    到了海边,静姐姐朝我们跑了过来,“倾心,这些衣服是我的,你带着,还有,这些钱你收好了!”

    “不,我怎么可以要你们的钱……”我知道他们也不富裕。

    “别在推辞了,你去了大城市,什么都要钱,但是我和你明哥哥只有这么多钱……555555555555555……”还说完,她哭了起来,“倾心,我舍不得你!”

    “静姐姐,我也舍不得你们……”我也跟着哭。

    “现在不是哭得时候,他们随时会发现你不见了,你快走!”明哥哥把我推到船上,“倾心,你要保重……”他哽咽着对我说。

    “我会的,你也要好好照顾静姐姐……”

    …………

    船开了,我站在船头,流着泪向他们拼命挥着手,我知道这一走,要再见面,恐怕是很困难的事了……

    就这样,我离开了小渔村,来到了台北,明哥哥的朋友将我放在一个码头后就走了,他还要去接别的人……

    在这个陌生的城市,我不知道我该去哪里?身上只有静姐姐给我的200多块钱,我不知道我能撑多久,只知道,我不能倒下去……

    不知道能去哪里?所以我只好不停地走,不停地走,走到两条腿没有感觉了,我还是没有停下来。

    “呜……呜……”走近一条小巷的时候,我听到断断续续的呻吟声,不太像是人的,应该是动物吧!

    处于好奇心,我走进了小巷,是一条狗!我不知道那是什么狗,但我还是情不自禁地发出了赞叹,那真是一条漂亮的狗,金黄的不带一丝杂色的长毛,在路灯的照下仿佛会闪光一样,我尝试着接近它……

    “汪!汪!汪!”它突然狂吠了起来,并且站了起来,但是,“啪”的一声,它又倒回了地上。我看见它的腿在流血,将它腿上的毛全染红了!

    “你别怕,我不会伤害你的!”我慢慢地接近它,“你在流血,我帮你止止,好吗?”我从静姐姐给我的袋子中找出水和比较柔软的内衣,“狗狗乖,不要怕哦!”我蹲在它的面前,不知道它是感受到了我的友善,还是疼得动不了了,它很乖得让我给它清洗了伤口,然后我用内衣帮它把伤口包了起来。

    “真乖!”我坐到地上,吃力地托起它,让它趴在我的腿上。

    “你放心,我会保护你的!”

    “……”

    “你有家吗?”

    “……”它是狗,当然不会回答我,可我还是很开心地对它说着话。

    “是不是和我一样也没有家了?”

    “……”还是沉默……

    “没关系,从今天起,我们就是家人了!”

    “……”

    说着说着,我闭上了眼睛,我是真的累了……

    当我呜咽着醒来的时候,发现我已经不在那个小巷了,可是,我在哪里呢?

    我环顾四周,这是间漂亮得一点也不真实的房间,以水蓝色为主调,致的家具,恰当的摆设,还有我睡的那张超大的复古床,我把头埋进被子中,好香,好软,和我以前睡的被子完全不一样,没有霉味,只有淡淡的花香。

    “这里是天堂吗?”我死了吗?我答应妈妈会好好活下去的,可是,天堂好美,我不想走了,而且,在这里应该能见到妈妈……

    我突然坐了起来,是啊,这里是天堂啊,妈妈也应该在……

    我掀开被子,想去找我妈妈。

    “小姐,你醒了!”

    “你是谁?”天使不是应该是不会老的吗?怎么眼前的婆婆会在天堂啊!

    “我是这里的佣人吴妈!”

    “佣人?”我像是不能理解地用重复了一遍,她不是天师,天堂也需要佣人吗?

    “是的,昨天小少爷他们去找luck的时候,发现你抱着它晕倒在小巷里,看样子,应该是你给它包扎的伤口,小少爷他们最喜欢这只狗了,所以既然你帮了它,他们就不可能把你丢在那里不管……”

    “luck?那只狗狗吗?”原来我还没死,这里应该是那只狗的主人家吧!心中有点小失望,因为见不到妈妈了……

    “是的!”吴妈笑咪咪的,很亲切!

    “那……我现在醒了,该走了。”虽然这里很美,可是我不应该打扰人家太久!

    “小姐,你才刚醒,肚子一定饿了吧,先吃点东西再走也不迟!”

    “可是……”我还是不想麻烦她。

    “好了,先吃了再说!”她不由分说,拉起我的手就往外走。

    在干净明亮的厨房里,我吃了有生以来最丰盛的一餐,吃完后,我想帮着收拾,吴妈却一把推开我。

    “这些事让我来就好!”

    “可是我已经很麻烦你了,怎么可以还让你收拾……”这样对老人家不好!

    “我都做习惯了,很快就好了!”

    “吴妈,小少爷请那位小姐去见他们!”背后突然传来冷冰冰的声音,一回头,我就被一个面无表情的老者吓了一跳,50岁上下的样子。

    “知道了,陈管家。”她转向我,“小姐,小少爷他们找你……他们不喜欢等人的,你还是快去吧……对了,小少爷们一个叫聂仁凯,一个叫聂仁旋……”哎,小少爷他们带这丫头回来,恐怕不是因为她救了luck那么简单吧!这丫头经得起他们的折腾吗?

    “哦!”我看了吴妈一眼,她好像有点担心,欲言又止,我虽然疑惑,可是让人等是不礼貌的行为,于是我就乖乖跟着那个被叫做陈管家的人走了!

    来到大厅,虽然很漂亮,可是我不敢乱看,我一路低着头跟着老管家走。

    “少爷,那位小姐来了!”仍然是平板的声音。

    “知道了,你先下去!”好好听的声音,我忍不住抬起了头,天!好漂亮的男人,不是帅,是漂亮!比我记忆中的妈妈还漂亮,妈妈可是全村最漂亮的女人……

    “哥,她长得不赖嘛!”我的脸一下子就红透了,这才发现沙发上坐着两个男人,而且还是还长得一模一样!应该是双胞胎吧。

    “是不赖,不过太瘦了,经不起折腾,要是没玩两下就死了那多没劲啊!”他站了起来,走到我面前,用手捏起我的下巴!

    “痛……”我痛得流下了眼泪,我想挣脱他的钳制,可是他的手劲很大。

    “哥,你猜,她能让我们玩多久?”聂仁旋着下巴,他看我的眼神就和表哥看我的眼神一样,但比表哥的还邪恶,让我不禁打起了冷颤,直觉告诉我,他比表哥还要恐怖。

    “一个月?两个月?很难说,她看起来挺柔弱的,能承受我们两个同时攻击多久,真的很难说!”聂仁凯看着我笑得很‘灿烂’,却让我从头冷到脚,我想逃,真的想逃!

    “那我们先试试好了!”聂仁旋突然站起来来到我身后,大手罩上我的部。

    “不要……”我还来不及求救,聂仁凯就托着我的脑袋吻上了我的唇,他用另一只手掐开我的嘴,舌头伸进去纠缠着我的香舌,吸吮着我口中的蜜津。

    “恩……”我甩着头想躲开他的唇,可是头却被他牢牢固定住。

    “哥,她起来好爽,好有弹,好软……”他推高我的衣服和罩,双手直接上我挺俏的房。聂仁凯终于放开了我的嘴,他低头含住我一个逐渐变硬的蓓蕾,含在嘴里逗弄。

    “你们放开我,我不要……”我的脑袋昏昏的,可是我知道这样是不对的……

    他们没理睬我,刷的一声,聂仁凯撕掉了我的衣服。

    “啊……”随着我的尖叫声,我的裤子也离开了我的下体,现在的我全身上下只剩下一条碎花底裤……

    聂仁凯隔着底裤上我的下体,我倒抽了一口冷气……

    “真没想到,你那么敏感,我们还没怎么样呢,你就已经湿了!”他在我耳边吹着气,我不自觉地全身哆嗦!

    聂仁旋撕裂了我身上最后一丝遮掩,他蹲下身,眼睛直视我的后庭。

    “好漂亮的粉红色……”他用手抚着我的后庭,一个接一个的吻落在我雪白的屁股上。

    “啊……”他忽然狠狠地咬了一下我的屁股,我痛地再次大叫,可是他还是在我的屁股上烙下一个又一个的齿印,让原本毫无瑕疵的屁股布满青紫……

    “还真是湿得不想样呢!你怎么这么荡呢?”聂仁凯将手指用力入我多汁的花xue,紧窄的hua径包裹住他的长指,让他满足地呻吟出声。另一只大手使劲揉着我的房,蜜汁随着他进出的动作大量地涌出,沾湿了后庭。

    “哥,她还真是香甜呢!”聂仁旋从后面将头埋近我的双腿间,他舔吻着被聂仁凯用手指撑开的花唇,另一只手掐着我的花蒂,然后将沾着我花蜜的手指在我的后庭来回抚弄。

    “啊……不……不要……5555……”我被他们弄得全身发软,哭着求他们放过我,可是他们又怎么肯放弃到嘴的猎物呢?

    聂仁旋又加入一手指,虽然我已经湿透了,可天生紧窄的花xue还是不能承受两指的同时探掏!再加上他故意在我的花xue中屈起手指,我更是疼得不住求饶!

    “哥,我受不了了,我要进去……”聂仁旋解开他的裤头。肿胀的nan张牙舞爪地耸立在他的腿间。

    “不,不要……”我害怕地直摇头!

    他们才不管我愿不愿意,聂仁凯抽出埋在我体内的手指,“她小xue的第一次给你,嘴和后庭的第一次都是我的!”他好看的嘴说出让我胆战心惊的话语。

    聂仁旋皱了下眉,“好,就这么办!”

    听到了他的回答,聂仁凯松开了他的手,一时间失去支持,我脚一软,趴在了地上,我凭着最后一丝力气,向前爬去,想逃开这让我害怕的一切。

    “啊……”聂仁抓住我的腿向后一拉,抬起我的屁股,扣着我的腰,我感觉有一勺热的东西顶着我的花xue,他用他的nan在我的屁股沟来回摩擦,沾满了我的蜜汁后往我的小xue中狠狠一戳……

    “啊……”硕大的顶端蛮横地顶开我的的嫩xue,让我痛不欲生!我猛烈地挣扎起来,聂仁旋却紧紧抓住我,他的nan继续往我的深处钻。

    “不要了,求求你们……不……!”当他顶到我的处女膜时,他停顿了会,然后重重往里一捣,穿透了我象征纯洁的薄膜!撕裂的疼痛让我不住颤抖,他不等我适应,就开始在我体内移动,大的nan摩擦着我的内壁,鲜红的处子鲜血顺着我的大腿流下……

    “不……啊……不要……”我大声叫着,聂仁凯却在这时抓起我的头发,他解开他自己的裤头,将暗红的欲望塞进我的嘴里,大的nan一下就顶到了我的喉咙,他疯狂地在我的嘴里进出。

    聂仁旋向前抓住我的双揉捏,手指把玩着我顶端的红莓。

    我真希望我就这样死去,可是下体的传来的疼痛却时刻提醒我,我还活着,还在被这两个禽兽侵犯。

    非人的折磨持续着,嘴里的nan戳得我欲呕,聂仁旋的动作幅度也越来越大,他掐住我的花蒂,快感伴随着疼痛侵袭我的大脑,我羞耻的发现我开始大量分泌汁,顺畅了他的抽动。

    “感到快乐了吗?”聂仁旋加大他抽我嫩xue的动作,手指随着下体的律动有规律地抚弄我的花核!

    聂仁凯的男顶端已经开始溢出体,强烈的男气味充满我整个口腔。

    “啊……啊……”聂仁凯满足地呻吟着,他抓着我的头发,坚挺的欲望将我的嘴角磨出了血丝。

    “好紧……啊……不行,我要了!”聂仁旋几十个猛力地撞击后,将大量***洒入我的子……他退出我的花xue,坐到沙发上,欣赏着聂仁凯抽我的小嘴的糜画面。

    看到弟弟已经满足,聂仁凯将他的nan从我的嘴里拔出,他拉起我,让我趴到聂仁旋的身上,聂仁旋压拢我的双,包裹住他依旧肿大的nan,然后在我的双间来回抽动。

    聂仁凯将我的蜜汁大量涂抹在我的菊xue口,然后重重捣入禁闭的菊蕊深处……

    “啊……”比破身还要痛,我感觉我真的快要被他们折磨死了……

    “该死,你要夹断我了!”聂仁凯报复似地用力蹂躏着我的菊蕊,干涩的甬道经不起强力摩擦而溢出鲜血,我疼地不住抽气,他却越战越勇,强劲的力道让我如深陷地狱般痛苦……

    但是,在他长久的抽动下,我的菊蕊开始软化,渗出的血润滑了干燥的甬道,这使得他的动作顺畅起来。

    “她真是天生的尤物,好紧,夹得我好爽!啊……”耳边回荡着聂仁凯亵的吼叫声,我的意识开始模糊,聂仁旋还是在我的双间耸弄着,将我的房摩擦地红肿发热……

     最好看的小说列表 >>>>

    相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