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总裁的诱惑全文阅读,美女总裁的诱惑小说免费完结版

评分:10分
  • 类型:总裁小说
  • 热点:小说,阅读,全文
  • 看全文→
  • 编辑:空空道长
  • 评语:美女总裁的诱惑小说全文完整版由微信公众号:禾木小说 提供,简述:小男人朱铭在酒吧滨邂逅来自浙江的美丽的女强人周丽,一次业务往来,两人成为无话不谈的知己,随后深深的

    美女总裁的诱惑小说全文完整版由微信公众号:禾木小说 提供,简述:小男人朱铭在酒吧滨邂逅来自浙江的美丽的女强人周丽,一次业务往来,两人成为无话不谈的知己,随后深深的爱上对方……那夜,喜欢的宝宝们欢迎点击

    =
    我正喝着酒,大头突然用胳膊顶了顶我:“朱鸣,快看,那有个极品。”
     
    我扭头顺势看过去,仍旧是人头参差晃动的舞池,混在一堆,踩着迪吧强有力的节奏点的男女,摇头甩发。那些露着大白腿细胳膊,胸前白花花的女人们,交错扭动的身躯让,人口水直吞。
     
    “哪个呀?”我瞅了瞅他,“到处都是女人。”
     
    大头激动的指着舞池左边,“那边,穿黑色吊带紧身牛仔裤那个。看到没,屁股翘吧?”
     
    我视线搜索了一番,最后才锁定了那个女人。她背对着这边双手举过头顶,一个人在那儿随着节奏摇摆。蓝色牛仔包着浑圆的屁股,黑色的吊带紧贴着身体,展现出优美的腰线,一时让我看痴了。
     
    “瞧你这傻样,怎么,着迷了?”大头笑问。
     
    我回过神来,咽了咽口水,“真他妈霸道,这身材不是一般女人能比的!操,不要是个背影杀手。”

    “就这身材,哪怕长成恐龙我心甘情愿!关了灯,在床上一定爽死了。”
     
    我坏笑着问:“你想搞她?”
     
    “屁话!哥俩来这可不是为了喝酒!”大头白了我一眼,“今晚要不一人带个妞走,可怎么对得起这桌上的酒啊!”
     
    说着他便凑到了我耳边,眼睛瞅了瞅旁边那群人:“你看隔壁那桌,那三个男的刚搭上去没多久,就同几个妹子打得火热了!咱们得加强攻势,找准目标立马出击!我可不想一会回去抱着枕头睡。”
     
    我朝隔壁看过去,妈的,还真是那样。之前还陌生的男男女女,现在已经男女成对的坐在一块,卿卿我我,一个女娃还笑倒在了旁边男人的怀里。看她们也不过十六七岁的样子,却个个穿着暴露,浓妆艳抹,摆首弄姿的在那吞云吐雾。
     
    这会大头故作神秘的说:“你看那光头的手在哪?”
     
    经他提醒我才注意到那光头已经把手放到了其中一个小妞的大腿上,隔着黑色的丝袜正在那肆无忌惮揉捏着。那妞一边跟大伙有说有笑,一边斜着身子往光头那边蹭过去。娘的,看得我跟大头心里火燎火燎的,下面都有点蠢蠢欲动了。
     
    大头递我了根黄鹤楼,自己先点上,吐着白气不满地说;“操蛋!这事怪了,还真没女的来咱俩旁边坐了。”
     
    我也不满:“你他妈主动出击啊!”
     
    刚说完大头立马就灌了口酒,砸着嘴,眼睛眯起来开始在舞池里搜寻。不过片刻,他就一把摁掉烟蒂:“豁出去了,你看哥们我的。”
     
    说着便起身整了整衣领,一个闪身便钻进了舞池,方向直指美臀牛仔裤女郎。
     
    我抿着酒又点了根烟,看着红黄灯下晃动着的影影绰绰的人海,等着看大头的表现,看他怎样去拿下那个女人。
     
    只见大头扭着屁股随着节奏在舞池里穿梭,缓缓靠近目标。
     
    在他离目标不到一米,正准备贴身上去时,好戏突然上演。只见一个影子刚好在大头贴上去的前一秒,插到了他跟女人之间,扭动的身子,几乎是贴着女人的翘臀在摩擦着。
     
    我有些好笑,操,被人捷足先登了。
     
    大头那小子反应倒是挺快,随着节奏身体一扭,便朝着旁边的一矮个小妞贴上去。那小妞倒也开放,双举的手,顺势下落便搭在了大头肩上,蛇形扭动的身子,也慢慢贴了上去。大头配合的挺了挺下身,一副享受的样子,玩了会便扭到小妞身后,紧贴着她摩擦起来。
     
    这时我看向旁边,那女人似乎感觉到,身后有人在不怀好意的顶着她,便有意无意的收了收原本翘起的屁股,扭动的身躯也似乎有些收敛。反倒是后边那哥们还不满足,居然主动进攻,他扭动着下身,刻意向前面顶了顶。这时美女不乐意了,回头扔给他一个白眼,让我稍微看清了她的脸。
     
    清晰的五官配上白皙的皮肤,虽然不像是二十岁出头的样子,但岁月不仅没在她脸上留下该有的痕迹,反倒给她增添了独特的韵味。
     
    我琢磨着她应该是个少妇,想到这我不自觉舔了舔舌头。
     
    灌了口酒,等我再抬头时,大头跟小妞仍在那边摩擦得带劲,旁边的少妇却没了踪影。我有些心急地朝四处搜寻,在迪吧隐现的彩灯下,我找了一圈却连个影子也没找到。
     
    这时我伸手摸了摸烟盒,却发现里边空了,于是起身去买了包烟。再回来走近时,我才看见那个女人,不知为啥坐在了我对面,见我过来她还笑了笑,那笑容真的迷死我了。
     
    这会,我心里的小鹿都快要蹦出来了,慌忙地坐下后,我都不敢去看她。
     
    “你坐这儿啊?”我抬起头,她一边微笑着问我,一边用手绾下有些湿润而贴在脸上的几撮发丝,她脸上还带着水滴,可能刚才是去卫生间洗脸了。
     
    我有些发愣:“是啊。”
     
    “我这座有人坐吗。”
     
    这时我心说,大头你不要怪哥们无视你,我现在是找准目标主动出击。
     
    于是慌忙回应说:“没,这坐没人。”
     
    这方面我还是挺知趣的,要是这点应变能力都没有,我可以回娘胎再重活一遍了。
     
    趁她抬起头,侧着脸唤服务员的空档,我又偷偷看她,那侧脸的轮廓,真是无敌了。线条干净而温和,尤其是鼻子跟下巴特别好看。雪白的脖子往下,是黑色吊带包裹着的胸脯,那两个浑圆又挺立的圆球,露出的皮肤白如凝脂。
     
    最让我陷入的,是那桃领交汇处三四厘米长的深沟,让我深深沦陷。
     
    看到这我立马打住,生怕她一个眼神过来,就看穿了我的想法。

     

    她自顾自的倒了杯威士忌喝起来,眼神偶尔经过我这边,仅这样就让我心里的小鹿乱跳。我有些腼腆的朝她笑了笑。想搭讪却又找不到理由,有些思前顾后。
     
    最后灌了口酒,我鼓起胆子,问:“美女,你一个人啊?”
     
    “是啊,你呢?也一个人?”
     
    “恩。”我说着,端起酒杯伸过去:“相逢即是缘,碰个杯吧。”
     
    她挺大方的,端起半杯酒和我轻轻碰了下,只抿了小口,眼睛却是咕噜咕噜的扫视周遭,然后扭头对我说:“怎么一个人来这了?”
     
    我叹了口气了,说:“心情不好,就来这喝酒发泄发泄。”
     
    她点了点头:“我也是啊,最近烦心的事多,就出来喝喝酒,蹦蹦迪。现在出了一身汗,心情好多了。”
     
    “美女在哪高就呢?”
     
    “我呀,来这边办点事。”
     
    她说话带有南方口音,不像是本地人,我饶有兴趣,问她:“美女哪的人?”
     
    “浙江那边的,你是西安人吧?”
     
    我点点头,“怎的跑这么远。”
     
    她用手把垂下来的散发绾到耳后,风情万种地笑了一笑,让我心里又是蠢蠢欲动。
     
    大头这会汗水淋漓,满脸得意的跑回来,见我跟这女人聊得正欢,递过来一个你小子不错的眼神。
     
    他随手就把旁边的高脚凳拉过来,还没坐下,就插进话来:“嗨美女,跳舞挺不错的呀。”
     
    “乱跳的呢。”她笑着看了大头一眼,随后扭头向我,问“你朋友吗?”
     
    “恩。”听她语气有些不愉快,我这才想起之前说自己是一个人来的,便补充了一句,“他刚过来一会就下去跳舞了。”
     
    大头反应倒也快的:“对,是。”说着倒了杯酒端向她,“美女,来,走一个。
    =
    第2章 哥先去爽了
    她很随意的和大头碰了杯,仍旧是只抿一小口,小心翼翼的,戒备心还挺大。
     
    过了会大头摁掉烟蒂:“你们继续聊,我下去蹦会。”走之前还不忘加一句,“美女,再见啊!”
     
    又聊了一会,我手机响了,一看是大头的短信:哥们你行啊,嘿嘿,再加把劲。哥们我就先去爽了,那小妞还在外面等着呢。
     
    看来,大头已经把刚才跳舞的那小妞给搞定了,晚上不知道又会去哪家宾馆啪啪啪。
     
    随后我给大头回了条短信:瞧给你心急的,悠着点,别忘了戴套。还有晚上清醒点,钱包别乱放,别明早起来只剩下一条裤衩了。
     
    刚发完短信便听见她说:“你看起来挺小的。”
     
    “二十四,你呢?”我回答说。
     
    “小弟弟,不知道女人的年龄不能随便问吗,反正比你大多了。”
     
    我讪笑:“你看着也就二十多岁。”
     
    她笑着摇了摇头,也不否定。女人被人夸年轻,心里总是美滋滋的。
     
    我们俩接下来偶尔会碰杯,聊的却是一些无关紧要的话题,时间在逝去,我跟她却没有任何实质性进展。眼看快要散场了,我琢磨着,怎样把话题引向跟她开房,却老是聊不到点子上,以往的丰富的经验,却是全都不管用了。
     
    看着身边成双成对的男女,我只能心里窝着火,干着急。
     
    散场前我和她又碰了杯,一口灌下剩余的酒,我终于鼓起勇气问她:“一会去哪?”
     
    “能去哪,回酒店啊。”
     
    我有些尴尬的笑了笑,还是不好意思直接跟她挑明,尴尬了半会我说:“留个电话吗?”
     
    “为什么呀?”她笑了笑。
     
    我说:“没什么,就觉得跟你挺有缘的。”
     
    她咯咯直笑:“有缘?哈哈,小弟弟,我都结婚几年了,别乱想啦。”
     
    “没别的意思,你别误会。”我有些慌乱。
     
    这会她看了眼手腕的表:“唉,再磨蹭天都亮了,我得走了。”
     
    我回应说:“我也得回去了,一块下去吧。”
     
    她盯着我,也不说话,若有所思的样子。
     
    几秒后,她站起来就往出口走,我跟在她身后生怕跟丢了。走到楼下,她突然停住脚步,回头看着我说:“小弟弟人还挺不错的,唉,就给你个电话吧。”
     
    我掏出手机,记了号码,随后她说:“行了,我走了,你也回去吧。”
     
    她这样说,我就知道今晚没戏了。唉,之前一直酝酿着的分泌旺盛的荷尔蒙,该如何释放啊。
     
    见我没说话,她说了声拜拜,然后踩着优雅的步子走了。看着她高挑的背影,我心说,以后只有幻想的份了,操蛋,这么好的机会就这样走掉了,以后少不了被大头嘲笑。
     
    她走出十几米开外,在一辆红色的宝马X6前停了下来。只见她打开车门后,便优雅地坐上了驾驶座,随后拉上了车门。整个过程无不显得霸气侧漏。

    我只差没张大嘴巴以示吃惊,心里不禁暗骂:操啊,真是有钱人。再想着自己一会,还得打车回去,真是自卑得想钻地。
     
    她的车在经过我前面时,靠边停了下来。摇下窗户,她探头出来,问:“小弟弟,还不走?”
     
    “一会就走,等我朋友呢。”还好我反应快,要是在宝马X6跟前拦出租车,不是丢脸丢到外省了。
     
    “那我先回了,你路上小心啊。”说完,她一踩油门车就加速上了道,最后等她的车消失在前面路口后,我才在旁人羡慕的眼神里,有些丢人的拦了辆出租车。唉,这什么世道。
     
    正当我准备上车时,那辆宝马却又开了回来。
     
    她摇下窗户说:“一起走吗?”
     
    我愣了一会,便说:“当然当然。”
     
    便乐呵呵地跑到另一边,拉开车门钻了进去。
     
    宝马开到一家酒店外面停了下来,她去前台开了间房。我兴奋的跟着她上了电梯,觉得一切好不可思议。
     
    一进房间,我就把她按在了门上,疯狂地吻着她。她扯着我的领口,舌头慢慢滑到我耳背上,那种麻麻的感觉瞬间传遍了我的全身。打了个哆嗦,我隔着衣服用力抚摸着她,把脸埋在她胸口里,享受着美妙的感觉。
     
    我听见她嗯嗯了几声,我一只手勾着她肩膀上的带子,另一只手向上一挽,她的bra就这样呈现在我眼前。我绕到她后面用舌头勾开了她的bra。
     
    “小弟弟还挺有经验的嘛。”她娇媚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混着她那温热的气流,我打了个哆嗦。
     
    “还是你更胜一筹。”这时她的手伸下去,一把抓住了我,我顿时感觉自己成了脱缰的野马,一跑起来,就只能不断驰骋,疯狂的驰骋。
     
    我抱起她就往床那边走去,把她扔到床上后,我趴下裤子,一下子就就扑了上去……
     
    她坐在我身上扭动着,我伸手过去想摸她脸,她却一把就咬住了我的手指。手指感受着她嘴里的那种滑滑的感觉,我顿时又多了一股冲劲,坐起来贴上去就含住了她。她抬起后,发出了妩媚的叫声。
     
    我吻着她脖子,问她:“爽吗?”
     
    “快点啦!小坏蛋。”她我脑袋,手指搅着我头发,开始加快了动作。我闭上眼睛,感觉这种旖旎迷乱的氛围,已经充满了这个房间,随时可能爆发……
     
    那晚我们疯狂地来了两次。结束后我躺在她旁边问:“舒服吗?”
     
    原本等着听她满意的回答,过了几秒她却说:“你可以先回去吗?我想一个人呆会。”
     
    她的话让我心里很不舒服,但我又不知道该怎样回答她。只能穿好了衣服,我下去打了车回家。
     
    到家后,我心里仍旧不爽。妈的,这女的这么年轻就开了辆一百多万的车,不是富婆就是二奶,心里不平衡的我,直接就把她归为了二奶。
     
    躺在床上望着漆黑的天花板,我想,呵,这样的女人,刚才不也在我的胯下承欢。
     
    我跟大头大学时候是建筑专业的同班同学,当时的狐朋狗友毕业后都各奔东西,就我跟他留在了西安。一块找了家设计公司混着一人吃饱全家不饿的日子,两千多的工资勉强够吃喝玩乐。
     
    作为标准的月光族,我们在这暗无天日的生活中缓缓度日。更糟糕的是,毕业才一个月,我谈了几年的女朋友也跟我分手了。
     
    第二天一大早我就去了公司,脑袋晕乎乎的,趁总监还没来,刚坐下不一会我就趴在办公桌上眯起了觉。
     
    不知过了多久,迷糊中我被人敲了一下,吓得我立马反射性的站起来,这才发现琪琪站在面前。
     
    琪琪今年刚毕业就来了我们公司,她是名牌大学招牌设计专业出生,高挑的个子配上柳眉大眼,大学时少不了被男生追。不过好在她性格开朗,能说会道,为人一点也没有美女的高傲,跟我和大头的关系还不错。
     
    这会她正朝着我咧嘴窃笑,一点也没有做了坏事的尴尬。
     
    “你要吓死人啊,操,还以为总监来了。”我没好气道。
     
    琪琪撅起嘴不甘示弱:“切,大清早就来公司睡觉,晚上干嘛去了。”
     
    “偷鸡摸狗去了哇,去去去,小姑娘不学好打扰人家睡觉。”我仗着年纪比她大开始压她。
     
    这时她递过来一个面包:“看你憔悴的模样,还没吃早饭吧,来本姑娘赏你的。”
     
    我有点感动:“谢谢啊……这我吃了你咋办啊?”
     
    琪琪笑了笑:“我舍生取义呗……诶,郑辉咋还没来,你们没一块?”
    =
    第3章 那女人是谁
    “哟,想大头啦?才几天没见啊!就是不知道人家想不想你。”我逗她。
     
    琪琪瞪着我:“朱鸣你真是狗嘴吐不出象牙来,要想也是想你。”
     
    我笑出了声:“你干嘛想我,我又不是你男人。”
     
    “就你爱乱说!”她再恶狠狠的瞪了我一眼,“我就怕总监来了发现郑辉不在,那他可就惨了。”
     
    我只顾着吃,无意间瞅到琪琪今天穿了黑色的丝袜,衬的她的双腿越发修长,真是性感。于是抬头打趣说:“诶我说琪琪,你今儿这个是来上班的的吗?”
     
    她表示不解:“怎么了?”
     
    “穿得这么性感,让我们办公室的这些男人怎么受得了啊?”
     
    她气得咬牙切齿,拿着文件夹在我脑袋上拍了两下,跺着脚气走了。
     
    我吃完面包去走廊上抽了支烟,回来打开设计软件,看到屏幕上花花绿绿的东西,头更是大了。那些拐来拐去的线条和交错的各种图形,看得我越发觉得没意思。
     
    这时电话响了,是大头打来的,我接上后立马就问:“你是不是东西全丢了,没钱坐车?”
     
    电话那头有气无力的说:“操,身体透支过头了。总监在吗?”

    我瞟了眼办公室那边:“还没来呢,你他妈收拾收拾,赶紧过来上班吧。”
     
    “操,哥们昨晚一夜五次狼,都出血,现在腿软得都站不起来。”他不知是在诉苦还是在炫耀。
     
    我不想再跟他废话:“你他妈不要命了啊。速度赶过来,要是总监比你先到,看到时候你会不会吃不了兜着走!”
     
    他忙说:“你先帮我盯着点,我立马出发。”
     
    半小时后大头才姗姗来迟,看着他脸色蜡白,双眼无神,走路都晃悠悠的的样子,我拉他赶紧坐下。
     
    他小子还不忘吹嘘:“我给你说啊朱鸣。昨晚哥们可是一连放了五炮。那小蹄子真是欲求不满,还要个不停,最后我实在吃不消了。哈,你猜她多大?”
     
    “多大?不会还未成年吧?”我挑了挑眉。
     
    他摇摇头:“未成年我哪敢碰啊,那可是犯法的。十七岁,职高的,发育得还挺不错。”
     
    “操,十七岁的你都不放过,祖国未来的花朵全被你糟蹋完了。”
     
    他一副满不在意的样子:“你说现在的小姑娘啊,真他妈的浪。”
     
    正巧这会琪琪抱着文件路过,刚好听到后面一句,停下来瞪着大头:“郑辉,你说谁呢?”
     
    大头白了她一眼:“说谁也没说你,爱咋咋去。”
     
    琪琪哼了一声,气冲冲地走了。
     
    大头看了眼那边:“她还真爱管咱俩的闲事儿。”
     
    我这会有点替琪琪不平:“人家小姑娘也是和我们玩得来,才关心我们嘛。”
     
    大头嗤了声,接着神秘兮兮地说:“你猜我刚从酒店出来见着谁了?”
     
    我佯装起兴趣问:“谁啊?”
     
    大头故作神秘地说:“昨晚跟你喝酒那女人,操,居然开了辆红色的宝马X6。红绿灯堵车时看见的。”
     
    原来大头昨晚也去那个酒店开的房,我假装不屑一顾道:“昨晚就知道了,有钱人,二奶!”
     
    大头摇头说:“我看不像是二奶,看那气质和打扮,啧啧。指不定是富婆!操,你昨晚是没搞定还是咋了?”
     
    想到昨晚她那句让我回去的话,我心里顿时又不爽,于是骗大头:“人家开一百多万的车,我们这种坐公交上下班的好意思去搞?”
     
    大头不满道:“你傻呀你,要是我肯定先推倒,推倒了她你还用坐在这天天指望那点破工资?”
     
    “妈的,那你去搞她啊。”
     
    “下次要能碰到,你看我收不收了她。”
     
    这会办公室突然安静了下来,我抬头看过去,原来是总监来了,赶紧把大头推开,他灰溜溜地蹿回了自己的座位。
     
    总监在办公室里转了一圈,然后回了自己的办公室。大头坐我前排,这时他转过头来小声说:“方案做好了吗?借我参考参考,明天就得交了呢。”
     
    “正在做呢,头都大了,看样子明儿的一顿批是少不了的。”
     
    埋头做了一个多小时的方案,眼睛都被整花了,揉揉眼伸了个懒腰,拿起手机时正巧看到昨晚那女人留给我的电话,也不知怎的,我又有点想她,想起昨晚她在身上扭动的样子,我鬼死神差的就给她发了条信息,问她现在在干嘛呢。
     
    不一会那边就回了信息:你是昨晚的小弟弟吧?
     
    我很快就回了过去:你怎么知道?
     
    她回过来说:姐姐我可是一般不把电话告诉别人,你在上网吗?
     
    我说在呀,于是把QQ发了过去。
     
    一会后验证消息发了过来。我点了通过,给她发了个笑脸过去。
     
    她说:小弟弟,在上班吧?
     
    我说:是啊,美女在干吗呢?
     
    她说:我比你大好多呢,叫姐姐。
     
    我说:我都不知道你叫什么呢?
     
    她说:周丽,你呢?
     
    我说:朱鸣。
     
    她说:呵呵,小孙好。
     
    我说:那我叫你丽姐吧。
     
    她回了个恩。
     
    我聊得正欢,键盘敲得啪啪直响,引得大头转过头来问:“谁呢?聊得这么起劲。”
     
    “网上泡小妹妹玩呢。”
     
    “哟,你还好这口。”大头露出鄙夷的眼神:“你就只能在这过过干瘾,正儿八经的事啥都干不成!”
     
    我懒得理他,自顾自的和周丽聊天。我想从她的话里套出她到底是干嘛的,一句话拐了十八个弯,她始终是闭口不答。这让我更加坚定了她是二奶的想法。妈的,要不然看上去才二十多岁,就他妈的开了量一百多万的车,谁信呢。
     
    中午快下班的时候,琪琪跑过来说:“诶,朱鸣,中午一块吃饭吧。公司对面新开了家饭馆,听他们说东西可好吃了。”
     
    “你请客呀?”我揉着太阳穴问她。
     
    “哎呀!又不是让你请客,看把你给吓得。”
     
    “你又不是不知道他,公司里出了名的铁公鸡,让他请客,你做梦吧。”尖耳朵的大头也回过身来,趴在我桌上和琪琪一唱一和的。
     
    “行了,你们这是夫唱妇随吗!”我替自己辩解说:“我都老大不小的年纪了,还指望这一个月两千多的工资攒起来娶媳妇呢,哪经得住折腾呀。”
     
    我不想同他们解释,家家有本难念的经,我又不是富二代,没钱还装大方啊。
     
    “行了,我请客,你们两位哥哥只赏个脸总行了吧。”琪琪这方面挺大度的。
     
    “绝对没有问题,您的面子我们当然要给。”大头掬起了笑容。
     
    “行,我先把文件给总监送过去,呆会等我一块下去。”琪琪说完就一溜烟跑了。
     
    我的肚子早就饿得呱呱叫了,一个面包完全不顶事,也不知那些女生的胃怎么就那么小。
     
    又挨过去了一刻钟,总算是等到了下班。琪琪一只手提着个手提袋,另一只手挥了挥手唤我跟大头下楼。
     
    去了面对新开的那家叫大食袋的餐厅,我们找了个靠窗的位置坐下。
     
    饭间突然大头捅了捅我:“朱鸣,看。”
     
    “咋了?”
     
    “看,那女的。”我顺着大头指的方向看过去,世界有时候真的很小。
     
    我暗忖道:“周丽?”
     
    可能叫出了口,大头问:“什么?”
     
    “没啥。”我眼神已经凝固在了那边。现在是午饭时间,在挤满人的餐厅里,她依然显得格外耀眼。
     
    她今天穿得并不华丽,但那高挑的个子和凹凸有致的身材却依旧扎眼。表情里的那份淡定与从容,让她尤为气质非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