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热小说《魔鬼教官当保安》全文在线阅读

评分:10分
  • 类型:总裁小说
  • 热点:
  • 扫一扫微信看全文→
  • 编辑:空空道长
  • 评语: 魔鬼教官当保安小说简介:不过他刚要拒绝,忽然察觉到秦劲向他看了一眼。冰冷的眼神好似死神的注视,冷漠的让人打颤。保安心头一个机灵,拒绝的话立即咽回了肚里,同时马

      魔鬼教官当保安小说简介:不过他刚要拒绝,忽然察觉到秦劲向他看了一眼。冰冷的眼神好似死神的注视,冷漠的让人打颤。保安心头一个机灵,拒绝的话立即咽回了肚里,同时马上将自己身上的记事本和笔递给了李大宝。

     
    李大宝拿着纸和笔一路跑回来,秦劲锁着孙洋的手也在这时松开,开口冷冷道:“写!”
     
    第5章 让他生不如死
    “你,你想干什么?”孙洋色厉内荏的吼道。
     
    秦劲目光冰冷说:“简单,十万块和一条胳膊,你选哪一个?”
    继续阅读全文
    打开微信 → 点击右上方搜索按钮 →搜索公众号【yiduwenxue】或公众号【一读文学】点关注,关注后回复小说名字,即可阅读全文。请认准公众号【一读文学】,谨防假冒
    妈的,这家伙找死吗?他竟然还想废了我的胳膊?孙洋心中咒骂,咬牙冷哼说:“我要是不选呢?”
     
    秦劲冷哼一声,抬手抓起孙洋的左手臂,冷冷道:“你不选我选。你放心,我保证让你的胳膊和我兄弟断的一模一样。”
     
    话音落下秦劲五指发力,刹那间孙洋感觉一阵疼痛袭遍全身,自己的手臂如同要被撕裂了一样,撕心裂肺。
     
    “停,停。你特么的快给我停下,我给你钱,我给你钱。”孙洋着急厉喝。感受着秦劲身上恐怖的气息,手指上如同铁钳般的力量,他感觉自己就是车轮前的那只小螳螂,无能为力。这一刻他是真的怕了。
     
    孙洋艰难的扬手将十万块交给秦劲,秦劲接到钱后并没有立即把他放下来,扭头冲李大宝说:“大宝,你去找纸和笔。”
     
    “啊?哦!我去,我这就去。”李大宝愣了一下马上反映过来,抬脚跑向金钱豹的大门。
     
    “哥,你手里的东西。”李娇连忙提醒。
     
    李大宝这才意识到自己手里还拎着扳手,他要是就这么跑过去,金钱豹的人会不会以为他是来砸场子的?一念及此他连忙扔了扳手,跑到保安处道:“大哥,麻烦借张纸和笔行不行?”
     
    保安此时已经懵了,他刚才亲眼目睹了秦劲动手打人的场景,那身手,那狠劲,恐怖的像野兽似得。他还是第一次见到有人这么猛,简直特么的比M国动作片还要好看。
     
    此时见到李大宝来借纸笔,保安想了想要拒绝,因为孙洋是他们的客户,而且在斗城名气不小,他现在要是借了纸和笔岂不是就得罪了孙洋?
     
    不过他刚要拒绝,忽然察觉到秦劲向他看了一眼。冰冷的眼神好似死神的注视,冷漠的让人打颤。保安心头一个机灵,拒绝的话立即咽回了肚里,同时马上将自己身上的记事本和笔递给了李大宝。
     
    李大宝拿着纸和笔一路跑回来,秦劲锁着孙洋的手也在这时松开,开口冷冷道:“写!”
     
    “呼~呼~”
     
    艰难的窒息感过后孙洋大口大口的呼吸着空气,此时听到秦劲的话,他转身眼神怨毒的盯着秦劲,咬着牙猛的从李大宝手里把纸和笔夺过来,愤怒的问:“写什么?”
     
    “收据。一张写你已经收了李大宝给了你十万块医药费的收据。一张写你打伤李大宝,愿意拿十万块给他赔偿做医药费。”秦劲冷声说。
     
    “尼玛的,我不……”孙洋瞪着眼开口大骂。
     
    嘭!
     
    一声闷响,秦劲一只脚直接踹了过去,当场将孙洋踹的在地上滚了几滚。
     
    “想让我帮你写?”秦劲眯眼说。
     
    孙洋咬牙切齿,身体因为愤怒不停的颤抖。他本来还想利用这十万块的事儿回头找李大宝算账,到时候他就一口咬定说李大宝没赔给他十万块钱,然后再让警察抓了李大宝。
     
    可是现在如果真按秦劲说的写了这收据,他就彻底没机会了。可是眼看秦劲凌厉如刀的眼神,孙洋又在心底一番怒骂,咬着牙终于是妥协了。
     
    很快孙洋唰唰唰写好了两份收据,秦劲检查之后发现没错,将收据交给李大宝,然后他转身甩手一巴掌抽在了孙洋脸上。
     
    啪!
     
    清脆响亮的声音好似一颗惊雷炸开,刚刚站起身的孙洋直接被抽飞了出去,鲜血混着牙齿吐了一地,他整个人当场就傻了。
     
    “这一巴掌是替我小妹还你的。你要是觉得吃亏,你可以随时来找我。可要是你敢再欺负我小妹,下次你吐的就不只是牙了。”秦劲说完转身离开。
     
    不远处的李娇看着秦劲,双眼莹润。而此时听到外面有人打架,急忙跑出来要看热闹的人,也全都齐刷刷的看着秦劲,一些女人眼睛里更是直冒小星星。
     
    秦劲、李大宝、李娇三人无视众人的目光,开着机动三轮车一路扬长而去。
     
    眼看着秦劲消失,孙洋神色狰狞的从地上爬了起来,一见门前那么多人盯着他,他当即恼羞成怒的大骂起来:“都看你麻痹啊,给老子滚。”
     
    一嗓子吼完他又猛的一脚踹翻了身旁的垃圾桶,双眼如同毒蛇般盯着秦劲离去的方向,咬牙切齿道:“查,给我查。一定要查出来那孙子的身份,不管他是谁,老子要让他后悔来到这个世界上。废物,一群废物!啊啊啊!”
     
    ……
     
    ……
     
    浓浓的夜色下,一辆机动三轮车在大街上飞快的穿过带起猎猎风声。年关的冬很冷,寒风如刀子般割在脸上,异常疼痛。但三人的脸上此时却带着笑容,很开心的笑容。
     
    “还记得不,当初咱们一起偷开我爸的机动三轮车去河里抓鱼,结果骑到一半没油了,咱俩是怎么解决的?”秦劲顶着风大声道。
     
    李大宝刚要回答,扭头看了一眼旁边的李娇,咧嘴笑了笑没有把要说的话说出来。
     
    “还好意思说呢,鱼没抓到一条,人大半夜还没回家,我妈和重叔都担心死了。全家人大半夜去找你们,你们倒好,挖了人家的红薯烤着吃的正香呢。”李娇显然也知道当年的事,撅着嘴着开口损道。
     
    “嘿,那不是一天没吃饭,饿的了嘛。”秦劲咧嘴说。
     
    李娇救了出来,十万块也还在自己手里,这显然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再加上自从长大以后,秦劲入伍当了兵,三人就再也没有在夜晚这样疯狂过了。
     
    “劲哥,你怎么……那么厉害?”想了想,李大宝终于还是问出了心底的疑惑。来之前他无论如何也没想到,秦劲能一个人挑翻十几个人,而且居然只用了不到一分钟……
     
    “当兵练的呗,换了是你也一样。”秦劲道。
     
    “劲哥,你当兵还要几年呀,这次回来还走吗?”李娇小声问。
     
    想着师傅要安排自己年后去滨海的事,秦家点了点头说:“走,过了年就走。”
     
    “哦,还走啊?”李娇的情绪瞬间低沉了下去,垂着头,秀发在风中飞扬,遮了脸也挡住了视线。
     
    “劲哥,这次真的谢谢你了,明天俺请你吃饭。”李大宝感激的说。
     
    秦劲咧嘴说:“少扯淡,先给哥整根烟。”
     
    “嗯,抽上。”
     
    二十分钟后,机动三轮车回到李大宝家中。秦劲在胡同口就跳了下来,挥了挥手向自己家跑去,“记得明天晚上准备好酒。”
     
    “好。”李大宝扯着嗓子答应道。看着秦劲飞快消失的背影,一瞬间他仿佛看见自己又回到了童年,那时候他便是整天跟着秦劲到处窜,每次都直到天黑才回家。有时候很多人都问他为什么总跟着秦劲,他每次都会这样回答:跟着劲哥,得劲!
     
    秦劲回到家,葆姨和老爹都已经睡了。静悄悄的回到自己房间,房内葆姨已经帮忙收拾好了一切,干干净净,整整齐齐。秦劲仰身躺在床、上,双眼盯着天花板,静静的感受着难得的家的温暖。
     
    ……
     
    ……
     
    金钱豹。
     
    顶层,金碧辉煌,极尽奢华的客房内。
     
    孙洋双眼喷火的坐在沙发上,咬牙切齿,身旁两个女人只穿着文、胸和内裤,一个手里拿着冰袋帮他敷脸,另一个温柔的给他按摩着后背。
     
    他脸上挨了秦劲一巴掌,现在半边脸肿的像猪头。后背挨了一脚,火辣辣的感觉让他愈发的抓狂。
     
    “妈的,老子要整死他,不,老子要让他生不如死!生不如死!!!”孙洋眼神怨毒的说,神色狰狞如同厉鬼,将他身旁的女人吓得都是一颤。
     
    “啊!啪!”孙洋一声惨叫,霍得甩手抽在了女人脸上。女人被抽的身体一个趔趄,手中的冰袋掉落在地。
     
    “你特么的手那么重,想弄死老子啊。”孙洋瞪着眼怒吼。
     
    女人捂着脸连忙求饶,孙洋却是叫骂着抬起脚猛的踹在了女人胸口,咬牙说:“这点小事都特么干不好,真是个废物。”
     
    女人低着头抽泣,不敢反抗。
     
    时间约莫过去了半个多小时,随着咚咚的敲门声,黄毛大飞走了进来。他身上受的伤也不轻,现在走路还一摇一晃,疼的呲牙咧嘴。不过很显然现在是孙洋吩咐的事最重要,比他去医院还要重要。
     
    “洋哥,打听到了。那孙子叫秦劲,高中毕业后去当了大头兵,刚回来。他家开了个家具厂,老爸叫秦重,秦家的人。”说到最后一句,大飞的眼神明显闪烁了一下。
     
    大飞真名叫黄飞,也算是斗城一个小有名气的富二代,不过比起孙洋家的地位还差了不少,甚至连秦家也比不上。所以知道秦劲是秦家的人,他难免有些底气不足。
     
    “秦家?”孙洋愣了一下,咬牙冷哼道:“老子管他是秦家还是王家,这个仇老子一定要报。真特么以为自己能打就牛|逼了?老子我特么要他生不如死。录像呢?你跟金钱豹的人要了没有?”
     
    大飞摇头道:“上来的时候我跟金钱豹的人要了,可是不知道怎么回事,今天白天门口的那两个摄像头还好好的,晚上就坏了。门口发生的事一点东西都没录下来。”
     
    听到这里,孙洋又愣了一下,窝火的大骂道:“麻痹的,怎么会这么巧?连老天都玩我?”
     
    他并不知道,玩他的不是老天是秦劲。秦劲在动手前弯腰系鞋带,其实是捡了两颗石子,抬手的时候就已经击碎了摄像头。这点小把戏对于身为炎黄铁旅教官的秦劲来说,连屁都算不上。
     
    “妈的,没了录像,不能把他抓到狗笼子里收拾,那就只能换另一种方法了。”孙洋阴沉着脸说。
     
    “洋哥,怎么做?”大飞忍不住问。
     
    “哼!白道上的力量不能用,老子就跟他玩黑的。能打是不是?七爷手下可有几个不错的好手。”孙洋重重哼道。
     
    “七爷?”提起这两个字大飞明显吓了一跳,一双眼珠子瞪的滚圆。
     
    七爷是斗城地下世界的老大,斗城谁特娘的不知道七爷?想当年七爷一人一刀砍下斗城半边天的神话传说,一直到现在都还在流传。而在七爷一统斗城之后,手下更是养了大批人手。在斗城提起‘七爷’的名号,谁不得给他几分面子?
     
    七爷出马,这事是绝对小不了了。
     
    “洋哥,不会闹出人命吧?”黄飞有点胆怯地问。
     
    孙洋冷笑一声:“怎么?你怕了?放心,真出了事也特娘连累不到你。”
     
    说完孙洋抓起手机给七爷打了过去,“七爷,我是洋洋啊。我现在遇到点事,想让七爷帮着处理一下。”
     
    黄飞站在一旁,听着孙洋和七爷对话,一个人沉默着没敢吱声。
     
    夜,在这时变的更浓了,像一滩化不开的墨,令人心悸!
     
    第6章 找茬的上门
    清晨,秦劲早早起床打拳,不大会儿功夫葆姨也起来开始准备早餐。
     
    “小劲,怎么起这么早?哎呀,你怎么穿那么少,快进屋里来。”葆姨一见秦劲只穿了短袖在院内,马上回屋拿了大衣。
     
    秦劲正好收拳,笑着进屋说:“葆姨,没事,我不冷。你看我头上还有汗呢。”
     
    “现在不冷一会儿就冷了,赶紧穿上,小心感冒。”葆姨说着不容拒绝的将大衣披在了秦劲身上。
     
    秦劲嘿嘿傻笑了两声说:“葆姨,你怎么不多睡会?”
     
    葆姨笑着说:“年纪大了,没那么多瞌睡了。倒是你好不容易放假,赶紧再去睡个回笼觉。一会儿早餐好了我叫你。”
     
    “诶,那我先回房洗个澡。”秦劲说。
     
    不知道是不是葆姨为了让秦劲多睡一会儿,早餐直到一个小时后才做好,门外传来葆姨的敲门声。
     
    “小劲,起床吃饭啦。”
     
    “好的,葆姨,我这就来。”
     
    秦劲穿衣走出房间,老爸已经在餐桌旁坐着了。
     
    秦劲拉开一张椅子坐下,伸手抓起一块煎饼就往嘴里塞,接着才拿起筷子夹了一口小咸菜,边吃边口齿不清地说:“好久没吃葆姨做的煎饼配小咸菜了,比大餐厅的味道还好吃。”
     
    “就会诓葆姨,喜欢吃就多吃点,一会儿还有粥呢。”葆姨看着秦劲幸福的笑道。
     
    “嗯,葆姨你也吃啊。”
     
    “诶!”
     
    一顿早餐吃地愉快温馨,早餐后葆姨收拾了餐桌,三人一起出门。
     
    “你开车,有你在家终于不用我当司机了。”秦重哈哈笑道。
     
    秦劲笑着接过车钥匙,发动汽车载着老爸和葆姨一起前往市中心。
     
    昨天晚上老爸和葆姨就已经说了今天去逛街,秦劲也是没办法。在商贸大厦逛了两三个小时,看着手里拎着的五六件衣服,秦劲忍不住苦笑道:“爸,葆姨,够了,真够了。咱可以回去了吧?”
     
    “成,再给你葆姨买两件就回去。”秦重说。
     
    “老秦,不用了。我家里已经有很多衣服还没穿过呢。”葆姨连忙拒绝道。
     
    “葆姨,你没听说过吗?女人的衣柜里永远少件衣服。走走走,让我老爸出钱买单的机会可不多。”秦劲连忙推着葆姨向前走。
     
    秦重笑道:“你小子,我有你说的那么小气吗?”
     
    “嘿。”秦劲咧着嘴笑。
     
    一直逛街到了差不多十一点钟,三人这才开车前往富泰大酒店。
     
    富泰大酒店坐落在斗城市中心,位于最繁华的金山街。
     
    一栋高耸的大楼在阳光下闪烁着金碧辉煌的光芒,大楼上方悬挂着几个烫金大字——富泰大酒店。
     
    张扬,霸气的字体如同富泰大酒店在斗城的地位一样,鼎鼎有名。
     
    将车停在酒店门前,秦劲、秦重、葆姨三人一起上楼。在服务员的带领下来到三楼888包厢,包厢内设有茶水间,餐厅,以及休息室。
     
    因为之前电话中已经点好了今天的菜单,所以不大会儿的功夫,色香味俱全的菜肴纷纷上桌。
     
    秦劲帮秦重和葆姨拉开椅子道:“爸,葆姨,吃饭吧。”
     
    “成,今天都是你爱吃的,多吃点。”秦重笑着坐下,接着就要喊服务员拿酒来,葆姨阻止道:“昨天晚上你才喝过,今天就不要喝了,再说还开着车呢。咱们就以茶代酒吧。”
     
    “这没酒怎么行,咱们不多喝,少喝一点。”秦重道。
     
    葆姨板起脸说:“一点也不行,你那身体自己还不清楚?医生说了让你少喝酒,都忘啦?”
     
    “没忘,没忘。”秦重苦笑。
     
    秦劲开口说:“爸,你就听葆姨的呗,葆姨也是为了你好不是?”
     
    秦重顿时笑骂道:“你小子,跟你葆姨一起欺负你老爸是不是?”
     
    “嘿嘿,哪能啊。”秦劲咧嘴嘿嘿道。
     
    “以茶代酒就以茶代酒吧。第一杯先给你接风洗尘,好不容易回来一趟,在家好好吃,好好玩,缺什么东西跟你葆姨说。”秦重端起茶杯道。
     
    “我又不是小孩子了,自己能照顾自己。”秦劲苦笑道。
     
    “在你爸眼里啊,你永远都是个长不大的孩子。”葆姨说着也端起了杯。
     
    三人轻轻碰杯后开始吃饭,葆姨给秦劲夹菜道:“这个好吃,多吃点。”
     
    秦劲笑着答应了一声,心底暖暖的。
     
    “当初赵老哥要你当兵三年,现在时间也差不多快了,接下来你有啥打算?”秦重问。
     
    “还不知道呢,等退了再说呗。”秦劲笑道,他没把自己接下来要去滨江的事告诉老爸,免得他和葆姨又担心。
     
    “不行就回来帮你爸,有你在他也能省点心。再说你年纪也不小了,也不能一直单着啊。你想找个什么样的,葆姨帮你物色物色。”葆姨浅笑道。
     
    “呃,葆姨!这个不用那么着急吧,我还没往那方面考虑过呢。”秦劲顿时汗颜。
     
    “之前没考虑是你在部队,现在也该考虑了。咱隔壁家的那个小孩,比还小一岁呢,现在他孩子都会打酱油了。”葆姨温柔道。
     
    秦劲满头黑线,苦笑道:“我知道,可我想再晚两年,先陪陪你和我爸再说。啊,葆姨,你尝尝这个丸子,真的挺不错。”
     
    “你呀,又转移话题。”葆姨笑着摇头说。
     
    秦劲嘿嘿干笑了两声,三人有说有笑正吃的高兴,这时包厢门嘭一声被人推开了,一个中年男人走了进来,满脸怒色。
     
    看年纪他比秦重略小几岁,肥头大耳,双眼狭窄细长,鼻梁宽大,嘴唇很薄,他的五官猛一看给人一种极不协调的感觉,尤其是他还挺着一个大大的啤酒肚,看上去虽然是一副老板样儿,但就算他真的是老板,恐怕给很多人的第一感觉也一定是个奸商。
     
    “阿信,你怎么来了?”秦重看着突然出现的中年男人先是一愣,接着起身道。
     
    秦劲看着中年男人,双眉一沉微微皱起了眉头。他自然认识这人,按照辈分他应该喊一声叔。
     
    他叫秦信,是秦家老二。
     
    秦家中不算被收养的秦重,秦劲的妈妈是老大,秦信次之,再下面是秦良。昨天晚上在秦劲家的秦娜是这大叔秦信的女儿,秦涛是秦良的儿子。
     
    不过虽然秦信和秦良排小,却因为他们结婚早,秦重和秦劲的妈妈结婚晚,所以秦娜和秦涛反倒比秦劲大。
     
    秦信进门之后,秦娜果然紧跟着走了进来,当她第一眼看见秦劲,眼神立即变得如毒蛇般怨毒,然后是不屑的冷笑。
     
    “哼,我怎么来了?这得问问你那个好儿子。”秦信重重一声冷哼,脸色难堪。
     
    秦重目光一沉就要开口,结果这时门口忽然传来一声尖叫:“好啊,我说家里怎么没人,原来是躲到这里来了。秦劲呢?你给我站出来,你跟我说你凭什么打我闺女,你凭什么!”
     
    尖叫中一个肥胖的,四十多岁的女人轰隆隆如蛮牛般冲了过来,她一眼看见秦劲,当即扑过来扬起手就往秦劲脸上抽。
     
    “我让你打我闺女,你敢打我闺女,我抽死你我……”女人一边动手一边厉喝。
     
    “小劲,小心。”葆姨见秦劲要挨打,马上惊呼提醒。而秦劲眼神猛的一寒,反手抓住了女人抽来的手腕。
     
    女人名叫吴丽萍,正是秦信的老婆,秦娜的老妈。
     
    吴丽萍昨天晚上听到秦娜说自己挨了打,今天发誓一定要为自己的女儿报仇,所以她这一巴掌抽的很是用力,她恨不得一巴掌将秦劲抽死才好,抽不死也得抽掉他几颗牙。
     
    可是她一巴掌抽出,猛然发现自己的手停在空中再难移动分毫,她忍不住一愣,然后瞪着眼珠子怒气冲冲地吼道:“秦劲,你想干什么?你还想打我不成?快来人啊,这里有人要打人啦,要打死人啦。”
     
    秦劲看着眼前的女人,目光更寒,五指瞬间发力,吴丽萍突然感觉自己的手腕如同被铁钳挤压一般,立即生疼地惨叫起来。
     
    “秦劲,你快放手。你打了秦娜还想再打你婶子不成?还反了你了是不是?”秦信马上上前怒吼。
     
    “秦信,你看清楚,这是丽萍要打我儿子。这是当婶子得该做的?你这个当叔得就这么睁着眼说瞎话?”秦重见秦信不分是非,颠倒黑白,也生气道。
     
    秦信脸色狰狞地冷笑道:“哼,你一个被我爸抱养的东西有什么资格在这里说我?要不是你死不要脸的入赘到我们秦家,你以为你能有今天?”
     
    此话一出,秦重得神情变了又变,既尴尬又愤怒,同时还有一股深深的无奈。
     
    秦劲听到秦信羞辱自己老爸,目光猛的如利剑般瞪着秦信,抬脚上前轰隆一声一股恐怖的气势就要爆发。
     
    “小劲,回去。”秦重连忙呵斥道。
     
    秦劲眯了眯眼,退后了一步。
     
    秦信不屑地冷笑道:“怎么?你还想跟我动手了?当几年兵翅膀硬了是不是?我问你,你昨天晚上凭什么打娜娜,你凭什么扣了厂子里的分红?”
     
    “他们不尊敬长辈,言语侮辱我爸和葆姨,该打,分红更该扣。而且我还真不知道我们的家具厂凭什么要给你们分红。”秦劲冷哼道。
     
    “哼,还敢顶嘴了是不是?分红的事连你爸都同意了,你还想反对?你说秦娜不尊重长辈?你现在就尊重长辈了吗?现在我以当叔的身份命令你,马上把分红拿出来。”秦信怒斥道。
     
    秦劲眯眼盯着秦信,冷笑说:“一个当长辈的想要被人尊重,首先得有让人尊重的本事和威望。如果他自己没本事还想靠辈分来压人,对不起,我没这种不知羞耻的长辈。”
     
    “你说什么?你有种再说一遍!”秦信瞪着眼冲上前来。
     
    “我说你不配!”秦劲一字一顿,丝毫不给秦信留脸。
     
    “你放肆,你算个什么东西?一点教养都没有,今天我就教教你怎么做人。”秦信说着猛的抬起手冲着秦劲抽了过来。
     
    旁边葆姨一见秦信动手,立即惊叫一声上前快速抓住了秦信的手,开口道:“二老爷,有话慢慢说,别动手啊。”
     
    “你特么是个什么东西,给我滚开。”秦信暴怒,猛的一振手臂将葆姨甩了出去。身娇体弱的葆姨哪里挡得住肥头大耳的秦信,她身体猛的一晃,嘭一声撞在了旁边的桌子上。
     
    秦娜站在一旁冷笑道:“活该,明明是个当丫鬟的贱命,还真当自己是小姐了。”
     
    “葆姨!”秦劲着急地惊呼一声,胸中一团火噌地窜了起来,他猛的上前厉喝道:“你找死!”
     
    声音落下,他双手骤然出击,闪电般抓住秦信的胳膊,身体一转背对着秦信,眼看就要将秦信来个过肩摔。这时旁边的吴丽萍一见自己老公要被打,马上又尖叫着冲了上来,张牙舞爪的如母老虎般挠向秦劲的脸。
     
    “滚!”秦劲爆喝,手臂迅速向前一震荡开吴丽萍的双手,然后手腕一番一转抓住吴丽萍的手腕将她的手腕扣在了手中,这一次他毫不留情,五指骤然发力,直接将吴丽萍捏的惨嚎不断。
     
    “够了!”秦重猛地怒吼一声,脸上异常难看道:“小劲,松手!”
     
    秦劲咬了咬牙,不甘心地松开了秦信和吴丽萍,然后退后来到葆姨身旁问:“葆姨,你没受伤吧?”
     
    继续阅读全文
    打开微信 → 点击右上方搜索按钮 →搜索公众号【yiduwenxue】或公众号【一读文学】点关注,关注后回复小说名字,即可阅读全文。请认准公众号【一读文学】,谨防假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