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小说《先生,别招蜂引蝶》在线阅读全文

评分:10分
  • 类型:总裁小说
  • 热点:
  • 扫一扫微信看全文→
  • 编辑:空空道长
  • 评语: 先生,别招蜂引蝶小说简介:秦霏哪怕不知道林越霖的身份,也知道这样的男人她惹不起,所以她只希望今天之后不要再见到这个男人。 秦霏哪里知道,她明明是避之不及,却反而

      先生,别招蜂引蝶小说简介:秦霏哪怕不知道林越霖的身份,也知道这样的男人她惹不起,所以她只希望今天之后不要再见到这个男人。

     
    秦霏哪里知道,她明明是避之不及,却反而会因此招惹上这个男人。
     
    林越霖还没有反应过来,视线里已经没有秦霏的影子了。

    第五章走错房间
    随便拉一个陌生人来扮男朋友本来就是将错就错怂人胆的事情,林越霖如此一说,倒是让秦霏羞红了脸。
     
    不过林越霖这话完全没有说到点子上,宋泽在秦霏的眼里已经称为绝色,然而站在林越霖的面前,这个绝色也黯然失色了。
    继续阅读全文
    打开微信 → 点击右上方搜索按钮 →搜索公众号【yiduwenxue】或公众号【一读文学】点关注,关注后回复小说名字,即可阅读全文。请认准公众号【一读文学】,谨防假冒
    林越霖实在是太优秀了,在B市随便哪一条街上随便站一站都会引来无数女人围观,所以能跟他演一出恩爱的戏份也算不得勉强。不知道有多少人羡慕她的福分,能跟这样的男人亲密接触。
     
    如果她不曾爱过宋泽,一颗心还是洁白如纸的话,那么她也会为林越霖疯狂的。可是这个世界上最不会发生的就是如果的事情,如果你曾经爱过一个人,并且你在爱这个人的途中经历过这样那样的伤痛,这些伤痛足以消耗你爱一个人的能力,这也就是说会让你无法全心全意投入下一段感情,甚至可能会不再相信爱情。
     
    “霏霏已经表达了自己的立场,那我们就先走一步了。”林越霖记得刚刚那个男人就是这么叫她的,应该没有错吧。
     
    他根本就没有把宋泽看在眼里,还没有等他做出什么反应,他就已经揽着秦霏的腰转身就走。
     
    如果不是为了这个女人,他才不会跟这种连名字都没有听过的小人物打交道呢。
     
    可怜的宋泽好歹也是个房地产公司的老总,如果他知道在林越霖的心中自己是这样的地位,一定会气得呕血。不过他要是知道他是林越霖,那个十岁就掌管林氏集团,让公司市值在五年内就上升了千亿的商界奇才,他就会觉得自己被他看低,是理所当然了。
     
    林越霖这三个字本身就是神一样的存在。
     
    秦霏跟宋泽一样,也不知道林越霖的身份,她只是单纯觉得他长的好看。此刻她的脑袋埋在林越霖宽厚的胸膛上,听着如鼓声大作的心跳声,她竟然有些想笑,这男人该不会是紧张吧。
     
    他看上去可不像是没有女人的禁欲系男神,阅女无数的男人怎么可能会紧张呢。
     
    林越霖刚好看到好友的车停在面前,将秦霏推了进去,然后自己又坐了进去。车子从宋泽的身边擦身而过,他仍旧身体僵直地矗立在那里,面无表情,好像遭受了什么天大的打击。
     
    等再没有看到宋泽的身影,秦霏便让司机在路边停了下来。
     
    林越霖不知道这个女人要干嘛,却颇有耐心地等待着她的下一步动作。
     
    “我现在身无分文,没有什么东西可以拿来感谢你。不过我刚刚亲了你一下,我们就算两清了,后会无期。”说完,秦霏就无债一身轻的跳了下去,转身就跑。
     
    秦霏哪怕不知道林越霖的身份,也知道这样的男人她惹不起,所以她只希望今天之后不要再见到这个男人。
     
    秦霏哪里知道,她明明是避之不及,却反而会因此招惹上这个男人。
     
    林越霖还没有反应过来,视线里已经没有秦霏的影子了。
     
    还从来没有哪个女人没有他的允许就可以擅自离开他身边的,就算这个女人桃红艳梨李,姿容绝色也不例外。
     
    他们一定还会再见的。
     
    林越霖的嘴角勾起一抹势在必得的笑容,眸中的光芒好似整个星空的汇集。
     
    而以为自己已经获得自由的秦霏完全不知道自己已经惹上了天大的麻烦。
     
    不过她现在也着实没有闲暇去管什么麻烦不麻烦的,她现在遇到的最大麻烦就是带回来的行李在宋泽的车上,她现在身上只有孤零零的几个硬币,买一个像模像样的煎饼果子都不够。
     
    不过她倒是不用担心吃住问题。
     
    秦霏在伦敦有个朋友叫做加贝,他是她在英国认识的第一个中国人,也是“君再来”跨国酒店的唯一继承人。在回国前夕,加贝专程将一张君再来酒店的贵宾卡递给她,还说只要在全国各地的君再来酒店亮出这张卡,不仅吃喝不愁,就连受到欺负都还能受到庇佑。
     
    既然是朋友,那他的钱就是她的钱,不花白不花。
     
    秦霏根据路人的口头指引,到达君再来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了。
     
    不愧是跨国连锁的酒店,服务贴心又周到。
     
    秦霏还有些担心加贝是骗她的,?将贵宾卡递给门口站岗的侍者的时候还有些小心翼翼。
     
    “小姐麻烦你在这里等一下,我马上就来。”侍者的视线在触及到那张贵宾卡的时候,眼神里燃起炙热,态度更加恭敬。
     
    他匆匆忙忙地推门进入。
     
    秦霏留在原地,根本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儿。
     
    很快,就有一个中年男人出来。
     
    他对着秦霏谦虚有礼地微微颔首:“小姐,你好,我是这个酒店的酒店管家,跟我来吧。”
     
    秦霏在秦小小出现之前也是过的贵族生活,自然是知道一个酒店拥有私人的酒店管家意味着什么,而她凭借那张贵宾卡能够拥有属于自己的私人管家便足够说明那张卡的权限之大。
     
    秦霏跟着管家进了房间之后,就将管家打发走了。
     
    房间的装潢摆设可以用奢侈无度来形容,顶级的波斯地毯严丝合缝地铺在房间里的任何一处地方,房顶的钻石灯饰让整个房间明亮如白日。墙上挂着的全是梵高的世界名画,就连边框都是七彩宝石镶嵌而成。
     
    秦霏用手抠了抠那些蓝宝石,想着或许能够向加贝借两颗宝石还钱,谁叫她现在已经是身无分文了呢。
     
    可惜不管秦霏用了多大的力气都始终无法将那些看上很突兀,就像是直接放上去的小宝石给抠下来,秦霏又遗憾地看着宝石叹了叹气,转身走向卧室,四仰八叉地倒在那张大到夸张的床上。
     
    这张床特别软,秦霏睡在上面就像是被温暖的棉絮包围,意识一点点离她远去。
     
    秦霏在梦里跟周公下了一盘棋,她执黑子,周公白子,从棋盘上看她已经把周公杀得片甲不留,只需要最后一步就能将军,结果就被外面急促的敲门声给叫醒了。
     
    她抓了抓自己乱糟糟的头发,愤怒得眉毛都快要燃烧起来了。
     
    “究竟有没有道德呀,不知道晚上该睡觉吗,敲敲敲,敲你大爷!”秦霏一边怒骂,一边朝着门口走去。
     
    门一打开,一个身材火辣,衣着暴露,脸上浓妆艳抹的女人就出现在秦霏的面前,她没有心理准备,被吓得后退了好几步。
     
    秦霏盯着她那张血盆大口,嘴角都嫌弃地哆嗦;“你……你是谁啊?敲错门了吧。”
     
    “超豪华总统套房只有一间,我怎么可能找错了,是你走错了吧。”女人睥睨地看了秦霏一眼,嗤笑道。
     
    秦霏看着这个笑一笑都能掉半斤粉的女人直摇头。
     
    “你在嘲笑我?”女人脸上的骄傲溢于言表。
     
    “我现在没空和你闲聊,你没看我困得眼睛都睁不开了吗?我是由酒店管家亲自带来的,有什么问题你去找酒店的负责人,请不要来打扰我。”秦霏准备关门,突然想起什么似的,补充道,“你的皮肤简直像黄土高原,沟壑纵横得用多少的粉都遮不住,我为你默哀。晚安,气球妹。”
     
    女人正准备动手,秦霏已经很有先见之明地快速将门关上。
     
    关上门之后,外面的女人还不死心地敲了一会儿,秦霏也不再理睬,反正房间的隔音效果很好,将门关上。
     
    继续倒在床上,闷头睡大觉。
     
    再一次安逸睡去的秦霏当然不知道君再来酒店的员工此时正如临大敌。
     
    就在不久前酒店经理发出重磅消息,说是承包了君再来酒店的百分之七十业绩的林氏集团的年轻董事长即将入驻君再来酒店。
     
    酒店经理平日都是坐在办公室吹空调的闲人,此刻也亲力亲为地给下属的员工分配工作。打扫的打扫,布置的布置,站岗的站岗,反正酒店里几千个员工没有一个人是闲下来的。
     
    暮色正深,一辆加长黑色伯爵停在君再来酒店的门口,随后是几辆同色的兰博基尼分别将伯爵团团围在中间。明眼人便看得出来这是亚洲最好的保镖团体惯用的保护雇主的方式,不论何时何地都是最紧密的防守。
     
    君再来酒店的人早早排成两队,等在门口,最前面站着的就是酒店经理罗伊,他双手轻贴着腹部,对着那辆加长伯爵微微颔首。
     
    “林先生。”
     
    罗伊主动打开车门,从车上走下来一个西装笔挺,面容冷峻的男人。
     
    第六章有美人兮
    站在外面迎宾的都是君再来精挑细选的细腰大胸的美女员工,她们当然也没有半点不自愿的情绪,反而对这个连经理都战战兢兢的男人充满了好奇。在林越霖还没有出现的时候,她们都伸长了脖子翘首以待。
     
    如今林越霖已经跨出来,五官像是刀斧斫成,像是在烈火里烤炙出最精妙绝伦的细瓷。一身纪梵希高级定制西装完美地契合他的身材,一个眼神里都蕴含着尊贵和不可一世的高傲,浑然天成的王者气度让人甘心情愿地俯首称臣。
     
    所谓近朱者赤,就连他身边的人统一黑色西装,面目肃然地站在他左右,呈现出滴水不漏的包围姿势。
     
    所有女服务员像是怀揣着乱奔的小鹿,羞答答地低下了头,却又忍不住斜着眼睛瞟着林越霖的身姿。
     
    罗伊走向前去,无比谦逊恭敬地说道:“林先生,一切准备就绪,期望给你最好的体验。”
     
    罗伊回头,用眼神示意女服员们。
     
    之前有过排练,所有人都GET到经理的意思,不约而同地喊道:“欢迎林先生光临酒店。”
     
    林越霖不喜欢这样兴师动众的排场,不悦地皱了皱眉,却没有发作,而是眼睛都没有斜一下径直走向酒店里面。
     
    罗伊身为君再来的酒店经理,因着酒店的名气,他也算是有头有脸的人物,还从来没有被人忽略过。现下对林越霖如此低眉顺眼,但是人家却丝毫不把他放在眼里,而且还是当着他的下属的面不把他放在眼里,瞬间就有些尴尬了。
     
    “散了吧,大家都散了吧。”说完,罗伊赶紧紧随其后地跟上了林越霖的步伐。
     
    罗伊终于走在了林越霖的前头,将他们一行人领到贵宾专用的电梯口,门开了,只有男人进去,其他人全都站在电梯门外,没有要进去的意思。
     
    “你们不进去吗?”罗伊的心里话是‘你们不进去,也别挡着我进去的路,我还要去伺候林先生,好平步青云呢。’
     
    “把门卡拿出来,林先生好静,喜熟,他一个人上去就够了,我们都不用跟上去。”
     
    “你们不是他的贴身保镖吗?”
     
    “林先生一个人五分钟就能摆平我们所有人,请我们当保镖不过是懒得动手。”
     
    “罗经理。”林越霖有些不耐烦地叫着罗伊。
     
    他立刻明白他的意思,从兜里掏出门卡递给他。
     
    林越霖接过门卡,电梯门终于缓缓地合上。
     
    这些保镖赶紧从另外一个普通电梯上楼。
     
    罗伊不明白:“你们不是说林先生不用人保护吗?”
     
    “林先生不用,不代表我们就不去。这就是我们为什么会成为亚洲最强保镖的原因。”一名黑衣保镖冷面说道。
     
    这位林先生身份成谜,罗伊本来还想知己知彼百战不殆,但是只找到了他的名字其他都不了解。但是闻名不如一见,见面便让他心底发颤。
     
    罗伊突然想到了什么事儿,赶紧到处找酒店管家,找到之后,急忙问道:“那女人现在在房间了没?”
     
    “我办事经理还不放心吗,四个小时前我就已经将人带到房间里去了。”酒店管家不由得回想起今天接待的那个女人,狎昵地笑道,“经理,你去哪里找的女人,清纯里带着妩媚,妩媚里又有风情。今天晚上林先生一定会有个难忘的夜晚。”
     
    罗伊想了想,这怎么跟他见到的女人有些不同,妩媚倒是妩媚,但是哪里有清纯了。
     
    罗伊拍了拍酒店管家的肩膀,“这个林先生可关系到我们今年的分红是否能够上七个零,一定要伺候好了,伺候舒服了。”
     
    “经理安排得这么贴心,总经理一定会大大地夸奖你的。”酒店管家拍马道。
     
    “但愿,但愿。”罗伊的脸已经笑开了花。
     
    林越霖打开门之后就闻到了一股淡淡的酒味,他以为是自己闻错了,直到自己穿越宽敞的大厅,来到卧室,看见床上那个醉得一塌糊涂的人,他才确定果真是有人喝了酒。
     
    他眉头紧皱,正准备发作,就听到床上的那个人轻声地呓语。
     
    “讨厌,别舔我嘴巴,讨厌……”
     
    此时此刻秦霏梦见自己的小狗,正跟它玩儿得不亦乐乎。
     
    林越霖能够判断睡在他床上的是一个胆大包天的女人。
     
    借着月光的亮度,林越霖认认真真地盯着床上的女人。她的头发满满地铺在床上,就像一把完全展开的蒲扇,被子已经落到大腿处,腰上的衣服往上卷起,露出洁白的一截细腰和性感的肚脐。
     
    林越霖发现自己的身体越来越热,有股难以控制的力量冲向了大脑。
     
    因为他的身份地位,这些年总是会到世界各处出差工作,很多人为了谋求自己的利益都会用美人来讨好他。他见过的女人环肥燕瘦都有,但是还是第一次没有看清一个女人的脸,甚至是连身子都没有看清,就已经勾得他欲火焚身的。
     
    林越霖直觉得这女人危险。
     
    今天还真是丰富的一天,先是遇到一个有趣却嫌命长的女人,利用完他就跑了。现在又在房间里遇到一个投怀送抱的女人。相比下来,林越霖还是更想要那个跑了的女人,实施属于他林越霖的专门惩罚。
     
    想着,林越霖的欲火也一点点熄灭。
     
    林越林脱光了身子,走入浴室洗澡。
     
    从浴室出来,他就只微微系着浴袍,勾勒出他宽肩窄腰的好身材,发丝的水珠顺着脸颊流下来,滑落在脖颈。
     
    他又看了看床上的女人,身材不错,不是他厌烦的那种一捏全是骨头的骨感女人,那么他就恩赐她一个当他抱枕的机会。
     
    林越霖忘了这个抱枕是个喝了很多酒的抱枕。
     
    刚揽入怀中,他就被扑面而来的酒气惊到。
     
    他最讨厌女人喝酒,而且这女人好像喝得不是一星半点。幸亏她喝得不是什么廉价的酒,要不然他会管不得什么绅士风度,直接把她踹到床下面去。
     
    而且这酒恰好是他喜欢的康帝,味道不涩,反而有些香甜。
     
    林越霖在心里认定,这是一个有品位的女人,而且还有些身份。
     
    可这样的女人有为什么会心甘情愿地被人当做是一件物品送到男人的床上呢。
     
    林越霖的心里生出一份强烈的好奇,这个女人的乱发将脸盖得严严实实的,那么她的真容究竟如何呢。是不是配得起她瓷白细嫩如同出生婴儿一样的肌肤呢。
     
    这女人好像能够猜到他的心思一样,他的手刚朝着她的方向伸出去,就被她在空中胡乱飞舞的手给隔开,顺便还将自己的手搭在了他裸露出来精细有力的腰上。
     
    林越霖舒服地哼了一声,心里暗暗感叹这个女人对他的影响力,已经超出了他的理智。
     
    小小的人儿蜷缩成一团,像一只慵懒的猫咪依偎在男人的怀里,柔软的头发不断地在林越霖的脖颈处摩梭,可爱至极。
     
    或许连林越霖自己都未曾发现,他的嘴角扬起一抹灿烂的笑。
     
    女人,算你好运,今天心情好,先放你一马。
     
    林越霖将熟睡的女人往上提了提,放在她背后的手使了使力,她就已经紧贴着林越霖,跟他密不可分。他又抬起了腿压在女人的腿上,将她的手放在他的腰上,很是捣鼓了一段时间才安安静静地睡下来。
     
    他嘴角挂着笑似乎是对自己的摆放很满意。
     
    但是林越霖满意了,某霏又不乐意了。她被压着感觉浑身不自在,闭着眼睛扭动着身躯,无声地抗议。但是在林越霖这里抗议无效,他的动作没有一丝一毫的改变。
     
    继续阅读全文
    打开微信 → 点击右上方搜索按钮 →搜索公众号【yiduwenxue】或公众号【一读文学】点关注,关注后回复小说名字,即可阅读全文。请认准公众号【一读文学】,谨防假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