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言情小说《夜色寂寥爱无声》在线阅读全文

评分:10分
  • 类型:总裁小说
  • 热点:
  • 扫一扫微信看全文→
  • 编辑:空空道长
  • 评语: 夜色寂寥爱无声小说简介:沐小七紧紧地绷着全身的肌肉,悄无声息地深吸了好几口气,但却始终积攒不出转身去看盛子谦的勇气。   猪头男喘着粗气也爬了起来,很显然,刚才

      夜色寂寥爱无声小说简介:沐小七紧紧地绷着全身的肌肉,悄无声息地深吸了好几口气,但却始终积攒不出转身去看盛子谦的勇气。

     
      猪头男喘着粗气也爬了起来,很显然,刚才那一下他摔得不轻。
     
      他赤红着小眼瞪向沐小七背后的男人,只见他身形修长,面目英俊,再对比自己的五短身材,他毫不客气地嚷道:“喂!小白脸,你滚远点,别在这碍事!”
     
    第5章 我已经不干净了
      猪头男没想到沐小七不但猛地停住脚步,竟然还转身迎面向他跑来,一时收不住脚,两个人结结实实碰撞在一起,摔到了地上。
     
      “哎哟!”猪头男发出一声惨叫。
     
      沐小七却不顾自己也被撞的七荤八素,一咕噜爬起来刚要跑,就听见一个清润的男声带着惊讶从背后传来:“七七?”
     
      她的眼圈瞬间就红了。
     
      盛子谦的声音还是那么清和,有两个月了吧,她没有听过这个声音了。
     
      她设想过许多次与他再次相遇,却没想到是在这样的时刻,在她身子已经不干净的时候!
     
      沐小七紧紧地绷着全身的肌肉,悄无声息地深吸了好几口气,但却始终积攒不出转身去看盛子谦的勇气。
     
      猪头男喘着粗气也爬了起来,很显然,刚才那一下他摔得不轻。
     
      他赤红着小眼瞪向沐小七背后的男人,只见他身形修长,面目英俊,再对比自己的五短身材,他毫不客气地嚷道:“喂!小白脸,你滚远点,别在这碍事!”
     
      说着就要上前抓沐小七。
     
      沐小七心乱如麻,动也不动,猪头男眼见就要扯上她的胳膊。
     
      盛子谦猛地上前一把将她护在身后,看向猪头男的眼神竟在瞬间变得锋利!
     
      猪头男被那眼神煞到,咽了咽口水,一时竟不敢轻举妄动。
     
      他梗着脖子嚷道:“她刚才在洗手间鬼鬼祟祟地躲保镖,肯定是得罪了夜少偷跑出来的!我是来抓她去见夜少的!”
     
      盛子谦听到夜少的名字后,身形竟然猛地一顿。
     
      沐小七的心随之一紧。子谦肯定也知道夜少,会不会也害怕夜少?
     
      猪头男得意地继续说:“你敢救她,就不怕夜少……”
     
      一句话没说完,就被盛子谦迎面狠狠一脚,连哼都没哼出来,就一动不动地趴到了地上。
     
      子谦救她了!
     
      可是,他会救她本是毋庸置疑的,她怎么能怀疑呢?
     
      但不知道为什么,沐小七还是偷偷地松了一口气。
     
      她怔怔看着盛子谦,鼻子止不住地酸涩着,盈盈的水光在眼睛里打着转。
     
      他穿着打扮一丝不苟,还是那个完美的白马王子。而她,却是那么狼狈。
     
      他将手上的外套给她披上,让她的心也暖了一些:“七七,你没事吧?”
     
      语气竟还是那么的温柔。
     
      一句话,就让沐小七哽咽了。
     
      她红着眼睛,有一堆想说的话鲠在喉中,过了半天,才含着眼泪问:“子谦,你怎么在这里?”
     
      盛子谦帮她整理好了外套,笑容温煦:“等人。”
     
      看沐小七忽然神色一变,怕她误会,他急忙解释:“今天是想来谈合作的,但一直还没能见到人。”
     
      沐小七是真的误会了,他说等人的时候,她以为等的是一个女人。
     
      她与子谦恋爱了将近两年,子谦却因为顶不住家里的压力跟她分手,选择与一个门当户对的大小姐联姻。
     
      但,她却不怪他。
     
      没有人忍心责怪这个温和的男人。
     
      忽然,盛子谦开口:“七七。”
     
      沐小七的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里。
     
      他肯定是要问她与夜少之间到底怎么回事,该怎么回答?!她在心中设想了一百种托词,却发现自己实在说不出欺骗子谦的话。
     
      她惨白着脸,等待着被最喜欢的人揭开她最肮脏的一面。
     
      没想到,盛子谦问的居然是:
     
      “七七,昨天……你怎么没来参加我的婚礼?”
     
      沐小七瞬间就被铺天盖地的苦涩席卷了全身。
     
      昨天是他的婚礼,她当然知道。
     
      但她并没有收到他的结婚请柬。当然,即便收到,她也不会去。
     
      她还不能坦然去看他与别的女人步入礼堂。
     
      但是,她没去参加婚礼并不奇怪,奇怪的是,新婚之夜刚过,他竟然就来参加酒会,不用陪新娘子吗?
     
      她没回答盛子谦的话,反问了一句:“子谦,新婚生活一定很开心吧?”
     
      盛子谦脸上的微笑猛地一僵,眉头竟控制不住地微微跳动了一下。
     
      他也没有回答,而是从一个路过的侍者托盘里拿下两杯酒,递了一杯给沐小七。
     
      沐小七皱了皱眉头,她不能喝酒,他是知道的啊。
     
      盛子谦满面苍然:“七七,昨天的那杯酒,我最想的,是跟你喝。”
     
      沐小七呆若木鸡,一时之间无语凝噎,怔怔地站在原地。
     
      他竟然说,那杯酒他最想跟她喝,他指的是交杯酒!
     
      可是,他们两个人早已经隔着千重山万重水了!
     
      盛子谦看她裸露在外的皮肤上遍布淤痕,眼中都是怜惜:“七七,你是遇到了什么困难吗?”
     
      沐小七眼睛瞬间湿润了,她的心被盛子谦眼中的怜惜刺痛。
     
      子谦显然已经知道她的事了,当然,任谁看到她现在的模样都能猜到她已经被……
     
      但是,猜到的人是盛子谦。这对她来说是一个致命的打击。
     
      可沐小七的倔强也一如往昔,她笑的一脸坚强:“没有,我现在没有困难。”
     
      她没有说谎,她已经逃离,而妈妈的病是误诊,现在,是真的没有困难了……
     
      盛子谦的眸子里的怜惜之色更重,他皱着好看的眉头:“七七,你需要帮助可以随时找我,我一定会尽全力的,虽然我们已经……”
     
      闭了一下眼睛,似乎在隐藏着痛苦,他继而说到:“但你知道我的心里……”
     
      话没有说完,也不必说完,沐小七已经懂得了他的意思。
     
      一丝小小的愉悦之花在满腔苦涩之中还未绽放就瞬间枯萎。
     
      沐小七从没有一刻,这么痛恨自己!子谦心里还有她,可是她……已经没有资格去喜欢他了!
     
      再也控制不住心头的苦涩,她仰头一口干完了杯中的红酒。
     
      她喝的是那么的急,丝毫不顾自己酒精过敏,一滴酒都不能沾。
     
      低低咳嗽两声,沐小七的脸上带着一丝不正常的潮红,趁着酒意坦白了一切:“子谦,夜少他刚才强迫了我,现在我已经不是……而且我还差点拿了他的钱!我不值得你再……”
     
      满腔的苦涩让她再也说不下去。
     
      在喜欢的人面前剥开了肮脏的灵魂,这一刻,她觉得自己低贱到了尘埃里。
     
      正伤感着,沐小七的头猛然眩晕起来!
     
     
    第6章 那个男人是个强奸犯
      沐小七抬手揉了揉太阳穴,想要压制住这突如其来的眩晕感。
     
      忽然,她的眼前竟然略过一张寒气凌人的面具。
     
      糟糕!保镖们还在到处找她,如果等下被发现,子谦肯定会因为保护她而与他们起争执,万一再因此惹了那个可怕的男人……
     
      沐小七忍不住打了一个寒战。
     
      不行,要马上离开这里,不然肯定会连累子谦!
     
      沐小七忍着眩晕刚要道别,却脚下一软,迷迷糊糊倒入子谦的怀抱,他温柔的气息喷在她耳边:“别怪我。”
     
      这语气依旧温柔如水,却让沐小七莫名地心惊起来:“子谦,你刚才说什么?”
     
      子谦居然说别怪他,让她不安起来。
     
      他做了什么事?让她不怪他?
     
      她心慌地睁大眼睛,看向盛子谦的脸,想要通过他的表情分析答案。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他的俊脸像是蒙了一层烟雾,让她怎么也看不清楚。
     
      忽然,她身子腾空,盛子谦竟然不发一语就将她抱了起来,大步向前走去。
     
      沐小七大脑很迟钝,手脚更是没有一点力气,看来是酒精在她身上开始巨大的反应了!
     
      她早就知道喝完那杯酒会醉,但是没想到,这醉意来得这么快!
     
      “子、子谦,我们要去哪儿?”盛子谦居然抱着她进了一个黑暗的长廊,她慌张又无力地问。
     
      可是他却没有回答,只是大步走着。
     
      发现四周有些熟悉,她心惊到了极点,这条长廊,她走过两次!
     
      “子谦,你要带我去哪里?!”沐小七颤声再次问道。
     
      她的心中有个模模糊糊的答案,但她不愿意相信,她不相信子谦竟然会这么对她!
     
      盛子谦的俊脸仍是温柔的笑着,但他胸前的肌肉却紧绷而坚硬,硬的咯人。
     
      他大步走着,她的眼睛看到了长廊尽头的那道门。
     
      答案得到了证实,她整个人如坠冰窟。
     
      沐小七猛地挣扎起来,一边挣扎一边哀求:“子谦,放我走,让我离开这里好吗?那个男人是个强奸犯!我不要进去,求求你!”
     
      沐小七没求过人,可是,这次她竟声声哀求起来。
     
      那道门里面的男人太可怕了,对她毫不怜惜,像仇人一样的凶猛,让她以为自己要死在他的身下。
     
      她不要,回去再经历一次。
     
      更不要,被盛子谦亲手送回去。
     
      沐小七从没想过,这辈子她会有这么软弱的一刻,仿佛一只被人无情抛弃的小白兔,柔弱、无助、让人心疼。
     
      但是盛子谦并没有心疼,面色居然还带着从未有过的强悍,他的脚步没有一丝一毫的停顿。
     
      她挣扎了一会儿,却实在无力动弹。
     
      忽然之间平静下来,尽管盛子谦的那张脸她现在一点也看不清楚,但沐小七还是定定地看着:“子谦,为什么?”
     
      盛子谦的唇抿出一个从未有过的冷硬弧度:“怕什么?反正你都承认了,你早就被他上过了……”
     
      沐小七不知道为什么他一定要送她回去,但她现在很确定,他是早就打定主意了!
     
      一口血憋在她的胸口:“那么,你刚才说心里还有我,都是假的,是吗?”
     
      盛子谦嗤笑一声,俊脸竟有着说不出的狰狞:“我说什么了?我什么都没说啊,不是吗?”
     
      是啊,他什么都没明说,他说“那杯酒”,不是“交杯酒”;
     
      他说“我的心里一直还……”,没有说“有你”。
     
      一切,都是她自作多情。
     
      他说那些话,只是诱她喝醉,以便于这么毫不费力地把她送到地狱!
     
      看见沐小七的眼中逐渐失去了神采,盛子谦的眸子冷硬又诡异:“别怪我,谁让你得罪谁不好,偏偏得罪的人是他。”
     
      很快,两个人站到了门前。
     
      “叩叩叩”盛子谦伸手敲了敲门,不多不少,正好三下,标准的敲门礼,他整个人又恢复了彬彬有礼的形象。
     
      “进来。”一个没有丝毫温度的声音从里面传了出来。
     
      沐小七心如死灰。
     
      夜景阑穿着浴袍慵懒地坐在沙发上抽着雪茄,缭绕的烟雾让他隐藏在面具之下的脸更让人难以捉摸。
     
      看见盛子谦抱着沐小七进来,他掀了掀眼皮,却并未理会。
     
      沐小七像是一个失了魂的布娃娃,被盛子谦扔在厚厚的地毯上就一动也不动,像是死了一样。
     
      她摔得不重,但打击是致命的。
     
      现在,明明虽然全身没丝毫力气,然而大脑却又异常地清醒,她想干脆昏过去避开一切都不行。
     
      盛子谦表情有些拘谨,这是他第一次近距离见到夜少,看见那血疤面具他忍不住哆嗦了一下,垂头恭敬开口:“夜少,我刚在外面发现了沐小七,听说您在找她,我把她抓了回来。”
     
      他的表情是那么的谦恭,声音是那么清朗,却像一根芒刺戳进沐小七的心里,让她已经麻木的心竟然又疼了起来。
     
      两年了……山盟海誓仿佛还在耳边,他竟然亲手做出这样的事!
     
      他之前所有的温柔,难道都是假的吗?她心头的痛苦蔓延开来。
     
      夜景阑慵懒地喷出一个烟圈,手上正把玩着什么,淡淡开口:“你们认识?”他刚刚说了她的名字。
     
      盛子谦急忙解释,努力撇清关系:“我们是谈过两年恋爱,但从来没碰过她,我那时候不知道她的真面目,不然我肯定不会跟她在一起的。”
     
      沐小七冷笑,盛子谦不知道她的真面目?而她,何尝认清过他的真面目。
     
      夜景阑悠然地弹了弹烟灰,扫了一眼地上的沐小七,问:“她不经过我的允许就逃跑,你说,我该怎么罚她?”
     
      沐小七一颤。
     
      她是跑了,可她也没要他的钱,还白白的丢了身子,凭什么罚她!
     
      沐小七刚想抬头反驳,就听盛子谦已经回答:“其实您救她的时候,我们都在议论她的幸运呢,她竟然还给脸不要脸!像她这样不识抬举,您怎么处罚她都不算过分,最好……”
     
      讲到这,他停顿了一下,看着夜景阑笑了笑。
     
      沐小七动也不动,手指却狠狠地抠住了地毯!她倒是想听听,盛子谦会建议怎么罚她!
    继续阅读全文
    打开微信 → 点击右上方搜索按钮 →搜索公众号【yiduwenxue】或公众号【一读文学】点关注,关注后回复小说名字,即可阅读全文。请认准公众号【一读文学】,谨防假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