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苗疆之蛊:玉妻来压寨》在线阅读全文

评分:10分
  • 类型:总裁小说
  • 热点:
  • 扫一扫微信看全文→
  • 编辑:空空道长
  • 评语: 苗疆之蛊:玉妻来压寨小说简介:沈暇玉有些不好意思,这个时候,她听见蓝远麟毫不遮拦地说,“恩,她是我夫人。” 说完之后,那些小姑娘的脸上有的有失落,有的

      苗疆之蛊:玉妻来压寨小说简介:沈暇玉有些不好意思,这个时候,她听见蓝远麟毫不遮拦地说,“恩,她是我夫人。”

     
    说完之后,那些小姑娘的脸上有的有失落,有的是羡慕。
     
    一听到夫人两个字,沈暇玉微微有些震惊,夫人是本朝三品以上的人才能对自家妻子的尊称,苗王属于亲王,按理法来说是可以这样称呼的。
     

    第五章 假装妥协
    蓝远麟住的地方是整座山最高的地方,大概是因为身为苗王的缘故,山顶上几乎没有人来。
     
    而往下,沈暇玉见到了自己在京城从来没有见到过的水稻梯田,那梯田之间还萦绕着淡淡的白雾,梯田外有一些农舍。
    继续阅读全文
    打开微信 → 点击右上方搜索按钮 →搜索公众号【yiduwenxue】或公众号【一读文学】点关注,关注后回复小说名字,即可阅读全文。请认准公众号【一读文学】,谨防假冒
    在梯田里耕作的男子女子都穿着苗族传统的服饰,只不过都是一些便装,大概是方便下田耕作。
     
    一些才及笄的小女孩们在田间嬉戏,远远地瞧见了蓝远麟就跑了过来,淳朴的脸上洋着笑意问道,“苗王,这是苗王夫人吗?”
     
    说完,都好奇地看着站在蓝远麟身旁的这位如花似玉的姑娘。
     
    沈暇玉有些不好意思,这个时候,她听见蓝远麟毫不遮拦地说,“恩,她是我夫人。”
     
    说完之后,那些小姑娘的脸上有的有失落,有的是羡慕。
     
    一听到夫人两个字,沈暇玉微微有些震惊,夫人是本朝三品以上的人才能对自家妻子的尊称,苗王属于亲王,按理法来说是可以这样称呼的。
     
    但是抬眸看去,这个男人怎么看,怎么都是个糙汉子,而且他也一直说自己是他……是他的女人,没想到他还会这样的称呼。
     
    “时间不早了,我们去苗王殿吧。”蓝远麟的一只大手占有性地放在了沈暇玉的腰上。
     
    对于这个男人霸道的习惯,沈暇玉完全没有办法拒绝,她咬了咬牙,跟着蓝远麟到了苗王殿。
     
    苗王殿并不是苗王居住的地方,而是类似于她们汉人口中的祠堂。
     
    里面摆了很多牌位,沈暇玉想,那些大概是以前的苗王。
     
    “苗王来了。”里面也站着不少苗族的男人,其中一个穿着苗族传统蓝色大褂,头缠青色包头的老者首先起身,对着蓝远麟低头示礼。
     
    祠堂里面其余的人也跟着如此。
     
    蓝远麟穿着对襟短衣,腰间带了一把苗族弯道。
     
    和这些人比起来,他要显得高大壮实许多,他把那位长者扶了扶,说道,“施药长老不必多礼,这是我夫人,沈暇玉。”
     
    蓝远麟说完之后那目光就落到了沈暇玉的身上。
     
    同时,不仅仅是蓝远麟的目光,连带着祠堂里所有男人的目光都落到了她的身上。
     
    一时之间,沈暇玉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一种微微的尴尬和窘迫感向她袭来。
     
    “还不给长老们问好?”蓝远麟也知道沈暇玉估计有些怕羞,就走到她的面前,把那些男人的目光给挡住了。
     
    沈暇玉点了点头,实际上她也不知道该如何问好,只好按照自己在侯府里向二房请安的习惯,微微福了一个身。
     
    “苗王好福气。”施药长老看了沈暇玉片刻后就笑眯眯地对着蓝远麟说,“既然苗王娶了夫人,那我们今夜要不醉不归!”
     
    “对!要不醉不归!以后才能和苗王一样娶这么漂亮的新夫人!”其中一个比较年轻的苗族男人激动地说着。
     
    蓝远麟冷睨了一下那男人,语气幽冷地说道,“大牛,你这小子不好好习文练武,大概没有姑娘会嫁给你。”
     
    “哈哈。”大牛虽然挨了批,但是他还是很开心地笑着。“属下,属下以后会努力的!”
     
    不一会儿,就有人从边上拿了村里特质的糯米酒来,蓝远麟被那些长老和村里的青壮年围着喝酒。
     
    沈暇玉见他们正热闹,就想着今天张洛儿说的话,她打量了一下这个祠堂,发现祠堂后面还有一个小门,她正准备挪开脚步往那边去的时候,肩膀上突然搭上了一只有力的大手。
     
    “来,喝酒。”一只充满浓郁酒味的碗递到了沈暇玉的跟前。
     
    沈暇玉蹙紧了眉头,她抬头看着不知道什么时候从人群里出来的蓝远麟说,“我不会喝酒。”
     
    蓝远麟没有说话,旁边那些喝着酒的人也突然安静了下来,那大牛看着蓝远麟这样子,笑道,“苗王,你赶紧喝了过来呀,怎么,还心里舍不得和新媳妇分开片刻啊?”
     
    大牛的话给犹豫的沈暇玉提了醒,她咬了咬牙,一口气把蓝远麟手里的那碗糯米酒给喝下了。
     
    她放下酒碗的时候,却看到蓝远麟蹙紧了眉头。
     
    “蠢丫头,说不会喝酒,还直接喝了一整碗。”蓝远麟的话一说完,沈暇玉是觉得自己的头有些晕乎乎的了,一时之间,她甚至连那祠堂的后门都有些看不清了。
     
    喝的时候不觉得,渐渐的,那酒意越来越上头了。
     
    她想要清醒地晃了晃自己的头。
     
    站在她面前的蓝远麟好像变了样,那头……怎么长了两个出来。
     
    她的双腿也有些发软了,她指着蓝远麟说,“你……你怎么变了样子……变得好像……好奇怪。”
     
    沈暇玉这会儿满口都是醉话了,她一边说着,那身子却有些想要往下滑,只不过还没有等她滑到地上,就直接被一只强有力的大手给搂住了。
     
    蓝远麟看着醉酒的沈暇玉片刻,然后把酒碗递给了大牛说,“你们先喝,我把她送去祠堂后面休息一会儿。”
     
    说完,直接把沈暇玉打横抱起带去了祠堂后面的休息室。
     
    祠堂后面有一个房间是作为祭祀时候苗王的休息室的,一路上,沈暇玉有些不安分,那糯米酒的烈意让她忘记自己身在距离京城很远的大山苗寨了。
     
    她伸手摸了摸蓝远麟的胸膛,搓红的脸痴笑着说,“奶娘,你的力气好大,不过这里……这里怎么平了呀。”
     
    沈暇玉的动作越来越大,蓝远麟被她这样撩拨出了一身的火。
     
    “该死的,要不是长老还在等着,今天非办了你不可!”蓝远麟暗咒了一声把沈暇玉放到床上,但是那被子一放上去就立刻被沈暇玉扯了下去。
     
    “奶娘,我不要睡觉!”沈暇玉挣扎着要起身。
     
    蓝远麟看着沈暇玉这闹腾的样子,索性一个手刀劈向了她的后颈,下一秒,沈暇玉就安静地躺在了床上。
     
    “还是不喝酒安静。”蓝远麟说完之后直接转头关上门走了。
     
    但他走了后片刻,那上了锁的门被人打开了,一个黑影走了进来,那人动作很轻,怕被人发现似的。
     
    睡在床上的沈暇玉因为刚刚的一番不安分挣扎得衣襟微微有些开,那白皙肌肤上的痕迹一下子就落入了来人的眼底。
     
    那人放在身侧的手紧了紧,她转身拿起放在一旁的冷白水。
     
    “啪!”冷水尽数泼到了沈暇玉的脸上,一瞬间,沈暇玉被惊醒。
     
    第六章 逃走
    “说什么想要逃走,这会儿还不是眷恋苗王的英姿不想走了!”看着沈暇玉肌肤上的红痕,张洛儿的眼睛几乎要喷出火来。
     
    这女人肌肤上的红痕比今天下午看到的时候还要多了!
     
    那柔和的五官因为嫉妒也微微变得有些发冷。
     
    沈暇玉摸了摸自己被水淋湿的脸,连忙摇了摇头说,“不是的,我刚刚只是喝醉了,洛儿姐姐你别多想。”
     
    刚才真的是她有点醉了,不然,她怎么可能对那个男人说出这样的话来!
     
    沈暇玉越想越着急,越想越觉得自己没脸没皮。
     
    她见张洛儿不说话,以为她还在生气,便主动下床拉住了张洛儿的手说,“洛儿姐姐,你要相信我,不然,我也不会主动说要离开苗寨的话了。”
     
    沈暇玉也有些害怕张洛儿这一生气就不带自己离开苗寨了。
     
    毕竟张洛儿是这里唯一一个可能会带她离开苗寨的人。
     
    “好了,刚刚我也有些不对。”张洛儿见沈暇玉这么着急,她的面色也放柔了几分,她巧笑倩兮地看着沈暇玉说,“我从小就喜欢苗王,一时之间着急了,也是姐姐的不对,妹妹可千万别放在心上。”
     
    张洛儿说完之后指了指门外说,“这会儿苗王他们喝得正多,妹妹就赶紧走吧,不过走之前怕苗王发现,妹妹最好给苗王留个条儿,免得苗王回头怀疑到我头上来了。”
     
    张洛儿的话似乎很有道理。
     
    沈暇玉点了点头说,“都行,别回头连累到洛儿姐姐身上了。”
     
    那情蛊的痛让沈暇玉知道蓝远麟这个男人不好相处,如果要是自己逃掉了,他知道张洛儿是帮凶的话……
     
    那后果一定不堪设想!
     
    这间休息的屋子虽然简陋,但是最边上有一张桌子,桌子上有几张白纸和笔墨纸砚。
     
    “妹妹跟着我来吧。”张洛儿带着沈暇玉到了这张桌前,她对着沈暇玉说,“我怕你逃了苗王会追来,这样吧,你就写你是跟着苏布政司走的,苏布政司是我们苗族最忌讳的人,说不定苗王看了,就不会追查了。”
     
    张洛儿的话让沈暇玉觉得有些奇怪。
     
    沈暇玉拿起那劣质毛笔的手顿了一下,她在侯府里从来没有握过这样粗制的笔,但是恰恰是这粗制的笔提醒了她。
     
    “洛儿姐姐,可是我才到苗寨一天,压根就不认识那苏布政司,这理由不是很奇怪吗?”沈暇玉想,肯定是这洛儿姐姐没想到这里,她觉得,蓝远麟那个男人看上去四肢发达,但是头脑似乎也不简单。
     
    张洛儿被沈暇玉这么一说,这才恍然大悟,笑了笑说,“瞧姐姐想的,那我们就不留吧。”
     
    张洛儿说完之后就把沈暇玉手里的纸币给拿开了。
     
    “那,那蓝远麟会不会猜到洛儿姐姐身上?”沈暇玉虽然很想离开这个地方,但是她并不是很想连累别的人。
     
    “不会的,我回头就说我在家里睡觉就好了,我的阿妹到时候可以帮我证明。”张洛儿的话让沈暇玉松了一口气。
     
    张洛儿说完之后看了看窗外的月色,这会儿时候并不早了,她连忙抓住了沈暇玉柔软无骨的小手说,“我带你出去,我们赶紧走!不然等苗王回来了,就一切都晚了。”
     
    说完,张洛儿立刻就带着沈暇玉往外面去。
     
    月光越发的明亮了,所以她们不用打灯笼也能看清脚下的路。
     
    张洛儿自幼生于苗寨,在体力各方面都比沈暇玉要离开得多,她的脚步太快,沈暇玉几乎要跟不上。
     
    但是沈暇玉也怕,怕蓝远麟追来。
     
    于是她咬了咬牙,万分不敢说让张洛儿慢一点的话,就怕自己稍微慢一点,那个可怕的男人就会追上来!
     
    沈暇玉也不知道她们究竟在往哪里去。
     
    她只感觉到自己和张洛儿行走在梯田之间,那长长的稻苗还时不时地拂过自己的裤脚。
     
    但沈暇玉自幼长在闺中,她哪里走过这么长时间的路。
     
    终于,她的脚下一软,却是差点摔到在田里,不过好在张洛儿抓着她的手。
     
    张洛儿也感觉到她的体力不支了,她转过头来对着沈暇玉说,“好妹妹,你这样慢,要是被苗王追上来了,我们两个人都会没命的!”
     
    张洛儿一边说着,一边还回头看了看已经很遥远的苗王殿了。
     
    苗王殿里应该还很热闹,但是远远地看过去,在大山里只是一个小小的亮点。
     
    一听到没命两个字,沈暇玉的面色一白,她突然想起了今天蓝远麟给自己下情蛊的事情。
     
    “洛儿姐姐……我可能逃不了了……”沈暇玉求助般地看向张洛儿。
     
    张洛儿也被沈暇玉的这句话给吓住了,她连忙关切地问,“怎么回事?好妹妹,你别害怕,刚刚那话只是我吓你的,只要我们翻过这座山就好了,前面有家汉人,你可以在那里先休息一晚上,明天就能离开了,苗王找不来的。”
     
    “不是……”沈暇玉为难地咬了咬唇,她思索了片刻后说,“我被蓝远麟下了情蛊。”
     
    “情蛊……”在听到这两个字的时候,张洛儿的面色变了变。
     
    不过她很快就恢复了,她摇了摇头说,“没事的,那蛊术不难,你把这颗药吃下去就没有事情了。”
     
    说完,张洛儿从上衣的口袋里摸出来了一枚紫色的药丸。
     
    沈暇玉听说这东西能解情蛊,也没有多想就吞了下去。
     
    看着沈暇玉吞下去后,张洛儿仿佛松了一口气,她勾唇笑了笑说,“我们走吧!”
     
    月光照在张洛儿勾起的唇角上。
     
    不知道为什么,沈暇玉总感觉有些不对劲。
     
    但是一想到马上就能逃出这个苗寨,沈暇玉也顾不得想别的事情,立刻跟着张洛儿继续往前面走去。
     
    这苗寨的路果然是九曲十八弯,沈暇玉如果是自己一个人的话,是绝对找不到路的。
     
    眼瞧着前面就是悬崖峭壁,张洛儿却生生找了一条生路出来,穿过了一片竹林之后,一所汉人民间常有的泥土房出现在了沈暇玉她们的面前。
     
    那泥土房前面有一对老夫妇正在吃饭。
     
    那对老夫妇似乎也看到了张洛儿和沈暇玉,两个人正有些疑惑。
     
    张洛儿就连忙走了上去说,“叔,我有个朋友在你这里借宿一晚,你帮帮忙吧。”张洛儿说话的时候对着那对老夫妇眨了眨眼睛。
     
    不过张洛儿是背对着沈暇玉的,所以沈暇玉看不见她这个举动。
    继续阅读全文
    打开微信 → 点击右上方搜索按钮 →搜索公众号【yiduwenxue】或公众号【一读文学】点关注,关注后回复小说名字,即可阅读全文。请认准公众号【一读文学】,谨防假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