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跑,纯情小新娘在线阅读,别跑,纯情小新娘小说免费完整版

评分:10分
  • 类型:总裁小说
  • 热点:小说,阅读,全文
  • 看全文→
  • 编辑:空空道长
  • 评语:别跑,纯情小新娘小说在线阅读全文由微信公众号:好米小说 提供!简述:他一时兴起把她拉到身边,高声宣布她为他的妻子,从此,宠她,护她,惯她!可他的小妻很不乖,一逃再

    别跑,纯情小新娘小说在线阅读全文由微信简述:他一时兴起把她拉到身边,高声宣布她为他的妻子,从此,宠她,护她,惯她!可他的小妻很不乖,一逃再逃,他终于怒了,把她禁固在怀中,喜欢的宝宝欢迎点击

    =
    M国,春天。
    一场盛世豪门的婚礼将在这里举行。
     
    新郎,龙御琛,拥有千亿身家的龙氏集团太子爷,今年二十六岁,新娘,裴颜,裴氏大家族掌上名珠,今年二十岁,两个大家族的强强连手,更是轰动国际的商界结盟。
     
    婚礼在M国最大的教堂举行,一切就绪。
     
    十点,婚礼如期的按照流程进行,教堂最上方由九万九千九百朵彩红玫瑰搭建的花台,是新人交换誓言的地方,牧师已经就绪。
     
    乔依依十分激动的做为伴娘的一员,走在最后面牵着裴颜那长达六米左右的长长披纱,整个婚礼浪漫而唯美。
     
    宾客入坐,现场安静,婚曲响起。
     
    干净的红毯一路延伸至最前端的位置,而那上面,站着一个男人,他穿着经典的黑色西装,那如刀裁的西裤裤腿包裹着两条傲人的长腿,挺拔的身躯仿佛中世纪的王子,面容尤如雕刻般俊美,轮廓分明,入鬓的英挺剑眉,山峰般高挺的鼻梁,性感轻抿的薄唇。
     
    他的眸深邃如黑曜石般璀璨,眸里一望无垠,像两漂深渊,望不到底,正看着他的新娘,嘴角含着意味深长的微笑。
     
    乔依依六个伴娘在把新娘送到离台上三米之内,都往旁边的位置一字站着,准备和所有人一起祝福这对新人,见证他们最神圣的时刻。
     
    裴颜嘴角含笑,蒙蒙胧胧中,看见男人那帅气非凡的身影,她的终级梦想就要成功了。
     
    她深呼吸一口气,和他面对面的站着。
     
    现场,婚礼进行曲进行到最高潮的部分。
     
    终于,德高望重的牧师开始念誓言了,是英文。
     
    神圣而燎亮的响起。
     
    等他念完之后,望向了新娘裴颜,“请问裴颜小姐,您愿意嫁给龙御琛先生为妻吗?”
     
    裴颜几乎没有犹豫,声线中含满着喜悦,“我愿意。”

    紧接着,牧师又开始念了一遍,转头望向旁边高贵的男人,“请问龙御琛先生,您愿意娶裴颜小姐为妻吗?”
     
    所有人都在屏息凝神,等着这双人交换誓言。
     
    就在这时,一句低沉磁性宛如大提琴的男声响起,“我不愿意。”
     
    这句话即便是英文,也足够令现场的人都听懂,下一秒,全场哗啦,所有人都震惊了。
     
    裴颜猛地掀开了头纱,震愕的看着他,“御琛,你说什么啊!你不愿意娶我吗?”
     
    龙御琛并没有多说什么,他从口袋里掏出了钻戒的盒子,薄唇勾起冷笑道,“不过,即然今天是我的婚礼,那我必须完成它!只是我的新娘另有其人。”
     
    乔依依和所有人一样,都惊得目瞪口呆,她捂着小嘴,一双澄亮的眼睛瞪得大大的,天哪,新郎到底是要闹哪样?他为什么不娶阿颜?
     
    新郎的话刚落下,他一双夜空般深邃的眸光扫过座下震惊的宾客,随着,扫过四周的人,最终,落在了伴娘六人团这边,伴娘们个个都喘不过气来,一个个呆若木鸡的不敢迎视他的视线。
     
    乔依依也是,她不懂,新郎为什么看着伴娘这边?
     
    新郎迈开了两条傲人的大长腿,随着迈出的步伐带着强劲的气场,一步一步走向了伴娘团。
    =
    =
    第2章 伴娘变新娘
    裴颜无疑被这样的事情吓懵了,她看向了家人,看向了爷爷他们,发现他们也都瞪着眼,不知龙御琛在搞什么鬼。
     
    龙御琛的目光利落的扫过六名伴娘,最终,落在了乔依依的身上,她大概不是最娇媚性感的,却是气质最干净的,还有她这张透着稚嫩气息的小脸,意外的惊艳到他。
     
    乔依依瞠着眸,眨了好几下,才发现新郎那慑人的视线盯着她不放,她吓得后退了一步,有些恐惧的问道,“你……你要干什么?”

    “跟我来。”龙御琛突然伸手扣住她的手臂,将她硬是从台下拉到了台上。
     
    乔依依要吓疯了,她一张小脸涨红着,眼神更是无措得看着台下的客人,身子竟有些颤抖。
     
    裴颜看着台上龙御琛,又看看乔依依,哽咽责问道,“御琛,你这是要干什么?”
     
    “对啊!你拉我上来干什么啊!你赶紧娶阿颜吧!别误了时辰。”乔依依跟着朝这个男人叫道。
     
    龙御琛慢条斯理的从口袋里搜出钻戒的盒子,随着,抓起乔依依纤细的左手手指,就要往她的无名指上套钻戒,乔依依吓得往后抽手,一丝凉意,还是是准确无误的被套进了钻戒,下一秒,男人一手搂着她的腰,一手捏着她的下巴,当众赏了一个火辣热烈的吻。
     
    乔依依被吻得脑子一片空白,男人的唇离开了她,健臂将她搂入怀里,大声宣布,“从现在起,这个女人就是我妻子,龙氏集团的少奶奶。”
     
    低沉的嗓音,坠地有声。
     
    乔依依听完,腿一软,当场就要晕过去了,男人的手臂有力的揽住她,不让她晕倒,也不让她逃跑,就这样陪着他站在台上,接受所有宾客的注目礼。
     
    而一旁伴娘们都上来了,站在裴颜的身边,盯着已经戴上婚戒的乔依依,目光即愤怒又忌妒,什么时候,乔依依暗中勾引了新郎?
     
    这一幕令在场的宾客都吓呆了,为首的裴家长辈更是气得吼出声了,“龙御琛,你这是在干什么?你别胡闹了,这是你跟阿颜的婚礼。”
     
    冷御琛勾唇一笑,目光森冷,“现在我宣布,裴颜不在和我有任何关系。”
     
    “龙御琛,你为什么要这样羞辱我,你为什么要这么做?”裴颜一扯头纱,秀脸变得扭曲起来,完全没了一个新娘子的样子。
     
    就在这时,整个会场上都传来了手机简信的声音,彼此起伏,所有人都呆了几秒,随着拿着手机查看起来,入目的只有一张相片,裴颜和一个男人的床照,裴颜一脸享受的躺在男人的身下,而男人只露出一张线条迷人的侧脸,但这个男人绝对不是龙御琛。
     
    裴颜没带手机,但她旁边的伴娘看完,立即就递给了她,裴颜看完,脸色瞬间惨白,她咬着唇,不知是害怕,还是后悔,还是屈辱,她啷呛了一下,随着,转身愤愤的瞪向龙御琛和乔依依,甩开了捧花大步朝殿外跑去。
     
    乔依依也没有看手机,她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看见满场宾客那复杂不定的脸色,她觉得一定不是好事。
     
    这时,她低头看见戴在手中的钻戒,她暗暗用力去拔,无奈上天都和她做对,她拔了几下没拔动,倒是下一秒,男人扣住了她的手,阻止了她拔的动作,“即然戴上了,拔下干什么?”
    =
    =
    第3章 她不嫁
    “我不嫁给你,你放开我。”乔依依用力的挣扎着他的手臂,试图逃开。
     
    然而,男人的手臂仿佛铁甲钢拳,她丝毫憾不动,头顶传来男人不可置疑的话,“从现在起,你就是我的妻子,没有我的允许,不许摘下戒子,否则,后果自负。”
     
    乔依依都气疯了,大声叫道,“喂,你疯了,你多缺妻子啊!我才不要。”
     
    “由不得你。”
     
    一句冷酷的话落下,他朝旁边垂手待命的数个保镖道,“先把太太送回我的别墅,不许她乱跑。”
     
    乔依依下一秒就被送犯人一样被保镖送着出去,乔依依在门口时候试着逃跑,却被保镖无情的扣住手腕,硬是把她塞进了一辆加长的劳斯莱斯。
     
    身后,婚礼现场的客人,都已经明白,这场婚礼没必要进行下去了,客人中,有龙家的,也有裴家的,裴家的客人都哀声叹气,看来裴颜出轨在先,他们还有什么脸面再指责龙御琛?
     
    谁都知道龙御琛和裴颜在一年前就订婚了,而照片下面有日期,就是上个月的照片,大家都心知肚名了。
     
    所以龙御琛不但羞辱了裴颜,还当众拉着她的伴娘把钻戒套进那女孩的手里,宣布她成为龙太太,更是辱上加辱,这次裴颜的脸撤底给丢尽了。
     
    龙御琛完全无视任何人的目光,一如既往的从容淡定的迈出了教堂的大门,在保镖的护送下坐进了他的座驾,车子如疾风般离开。
     
    车上,龙御琛接到一通电话,那头只有一句话,“老板,如你所料,龙氏集团的所有股票已经达到数次涨停板了。”
     
    “很好!”龙御琛勾唇一笑,看来这场婚礼还是有点好处可得的,但很快,他的目光便染上了墨色,变得深不可测起来,谁也无法窃视这个男人的心里到底有何盘算。
     
    乔依依坐在车后座上,两边都是保镖,她动也不能动,像个囚犯一样被看守着。

    “几位大哥,你们放我下车吧!我真不认识你们老板,我更不可能成为他的妻子,你们放过我吧!好不好?”
     
    保镖倒是十分平静的用中文回答,“老板的命令我们从不违背。”
     
    “你们有没有搞错啊!你们也在现场,你们都清楚的,我是被逼的,你们放过我好不好!”乔依依都快要跪下求他们了,她担心着裴颜的情况,这会儿她肯定要伤心死了,她必须找到她解释清楚。
     
    车子沿着漂亮的海岸线,一路到达一栋独立的豪华大别墅,打开的车门,保镖负手等着乔依依下车。
     
    乔依依无奈下了车,看着陌生的环境,又看看冷酷无情的保镖,她咬了咬牙,纤细的身影立即就想从保镖身边钻过去逃跑,保镖自然也料到这一手,所以,乔依依直接撞上保镖那墙体一般坚硬的胸膛,撞得她头晕脑昏的,好半响都说不出话来。
     
    乔依依要疯了,她要崩溃了,谁能告诉她,为什么会发生这样荒唐的事情?
     
    “太太,请吧!”保镖对她声线礼貌道。
     
    乔依依听着直犯恶心,这是裴颜的身份,怎么能冠在她的身上,她气呼呼道,“你们别这样叫我,我不是。”
     
    “即然老板说是,你就是。”
    =
    =